我们的日子

楼主:刘洁成2 时间:2021-01-15 14:53:38 点击:5573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们的日子
  文/刘洁成
  话说前年,飞机运来了两位北方朋友,一位是商场老总,一位是他太太,那年,我千里迢迢飞过去,在他们的盛大婚礼上发表了精彩绝伦的贺词,我的地瓜话,为婚礼现场带来了热烈掌声,当然了,没有人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今天就陪两位上街走走。这两天的阴冷天气逼退了不少游客,但街上还是有不少成双结对的男女朋友。
  骑楼中央趴着一位发呆的乞丐,快过年了,他正在努力工作。他面前放着一只小铁桶,里面有几张一块钱的货币。一位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的年轻人停下脚步,他掏出几张钞票,弯下腰把钱郑重地摆放进那只桶内(他没有像多数人那样把钱随便扔进去),然后挺直腰板,双手合十,对着乞讨者尊敬的鞠了个躬,这才快步离去。
  路边那位街头艺人正在吹笛子,他天天都在这里吹,儿子在一旁帮他贩卖他的演奏专辑CD。我能看出这位老兄谋生的不得已,以及他的表演破绽:他屡屡吹出怪音破音,还口水四溅,这功夫充其量就跟我一样,就是个“吹竹子的”。我7岁就开始就吹这玩意儿,还参加市里比赛,我们十几名小同学统一穿着白衬衫和蓝短裤,老师在我们脸上涂上厚厚的油彩,把我们们弄成互不相识,认不出谁谁。演出时上台站成一排,有人小声喊一二三开始,然后大家整齐吹起来,具体吹的什么我忘了,只记得当时还拿到奖。那时一支笛子两毛,母亲在给我钱的时候,是犹豫了片刻的,她不是不舍得,但她知道儿子吹破天都吹不出钱来。果然,我那支破竹筒很快被蟑螂天天爬进去拉屎。
  不远处站着一位卖水果的大嫂,担子上放着一些满脸皱纹的苹果。这是一位来自乡下的个体流动售货员,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她占据着有利地势:面对着闹街,背靠着小巷口,警惕的观察着周围。万一“市管的”来了,她就会撒腿往巷子里狂奔……我曾经跟这些挑贩买过几斤红柿,回家后发现我刚挑的好柿子变成了烂柿子,我分析她是在我专注掏钱的几秒钟,玩了一次大师级水准的掉包。
  说话间,已到了午餐时间,客人在老家已经上网熟读了厦门旅游攻略,他们甚至了解这周围的大街小巷,他们想尝尝地道沙茶面,但我知道越是传统老店,环境就越是简陋。最后我们走进一家有本地小吃、宽敞舒适的酒楼。
  吃着,最后一道鸡汤上桌了,只见这位公鸡先生整个趴在汤里一沉一浮,鸡眼睛观察着两边情况——我从来不敢吃鸡鸭的头,因为上面有眼睛在盯着,我感觉惭愧和心虚。我以为至少在吃头之前,须要先沐浴更衣,以示庄严!
  可今天这家伙大约是百年老鸡,它硬邦邦的肉死死缠住骨头不放,你别想吃到它的肉。我跟朋友商量说:你先把这态度强硬的公鸡摁地上,然后用皮鞋踩住它,然后弯腰用手揪住鸡脚,使劲撕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