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算(1)

楼主:刘洁成2 时间:2021-03-01 14:19:16 点击:399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胜算(1)
  文/刘洁成
  我科有位前辈退休了,他原负责的金属薄板采购业务,领导令我接手。这是我厂最重要的包装物料,占全厂最大额资金的原材料成本。该板材当时完全依靠国外进口,由国家某部驻沪办事处(简称:“部办”)外购供货,美元结算。
  前任只留给我两样东西:两本手写的采购纪录和庞大的库存积压,然后他挥袖而去。这项业务的采购员必须了解复杂的进口程序,规格型号和到货日期永远不确定,最后还得像小狗一样去求人……我最先的疑问是,究竟是谁趁我出差在外,把这种没人敢接的硬活儿甩给我?国营大企业总是有这几种人:累死的人,没事干的人,说人坏话的人,溜须拍马的人……我知道有人在等着看我笑话。
  上任不几天,接到上海“部办”的加急电报,称去年我方结欠50万美元,要我立刻拨还。我从财务科调来付款资料,发现去年我方的20万剩余款竟然被对方抹掉,没有结转到今年账下,这太夸张了。我警觉起来,赶紧调阅了所有原始记载,果然不仅于此,又发现另有五单错误,均为“部办”向我方多收款项,包括违规多收或重复收取附加费用,共计外汇折合人民币300多万元。这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隐性错帐,这种糊涂账如果事后没人追查,将会不了了之。因为当时进口物资的国内到岸费用五花八门,除了具体经办人,没人知道每一单到货价格的合理性。我那位退休的前任给我的答复是:不可能有错,是你不懂。我将电话通往上海“部办”,对方只是一味的大声呵斥,令我快点汇款还钱——摆明了欺负我是刚上路的新手。在多次电报沟通无效后,我带着所有错账的复印件飞往上海。
  “部办”的物资调拨由一位姓林的30多岁年轻人全权主管,林养得白白胖胖,他正在忙着接洽一大帮赶来求他供货的各地客户,独独不理睬我。下班时,他冷冷的丢给我一句:我不可能搞错帐,你赶快把欠款汇来,不要废话!
  在坐完第三天冷板凳后,我投诉给他们老总,林终于装模作样的拿出账本,假装核对了一下,归还了我方那笔上年的结存,但拒绝查核其余5笔错帐,坚称他是对的。并威胁:不还钱就对我断货。
  当时厂里大生产季节在即,急需要货,再加外汇缺口。回家后,我迅速把厂里所有不合理尺寸的库存积压铁卖掉,换回数千万元,再转换为美元,作为订购新货的应急资金。
  我又飞返上海,我带来资金,但也重提查账,林这才很不情愿地退给我两笔错帐。此后,我在厦门和上海来回飞了十多趟,就为了讨回原该属于我们被错误拿走的三笔钱。林对我这种打死不退的死磕很是吃惊,明白之前是小看了我了,他因此更恼羞成怒,多次在全国订货会上公开怒斥我,像是辱骂街上的小瘪三。我一次次遭受了屈辱,但我一次次平静的对着他。我始终相信两个字:等待!
  我终于决定祭出大招:我暗示林,如果再不把错款还给我,万一我的全国采购同行们知道了你们的敛财黑幕,到时你要付出的将是几十倍的天文数字……林听完后呆住了几秒钟,终于低头认输,把余下3笔乱收的款子全部吐了出来。大功告成,我就这样追回了300多万元。此外还确保了本厂包装物料的及时供应,领导给了我一本奖状和1万奖金,这笔奖金在当时是巨款。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东野圭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