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玩不过他乡遇“知己”,从化溪头村一日游

楼主:西格玛雅 时间:2017-11-16 21:07:32 点击:7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
  参加工作以后,难得有长假感受“慢生活”,于是借着今年“双节”长假,我打算让一直没法停下来的自己,回味下”慢”的滋味。原本约了高中同学去爬广东第一峰,临时变故遂改了计划,改道去了溪头村,改变的还有同行的人,大学好哥们:老剑以及他的女友西瓜。

  
  
  
  (从化主城区风光)

  这次出行的主旨,并不是去游览什么祖国热们的名川古迹、大好河山。你懂的,十一黄金周,往这些地方跑,等待你的是:长长的车龙、乌乌央央的人头、贼贵贼贵的旅馆,那不是自找没趣吗?所以我选择了哪里冷门哪里跑,时间不长不短的、太远的地方也没法去了,最后还是决定去溪头村,最后也证明这是明智的选择了,在这里遇见了一心想感受的“慢”。溪头村我并不是第一次去,可以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已经相当熟悉,因为并不是怀着看好山好水的期待出发,而只是想去过过几天与城里不一样的生活,因此这趟出行倒蛮乐在其中。


  
  
  (出发头一天晚上,吃了顿惬意的农家饭)

  出发当日,风和日丽、初秋气爽,从小城中心上了空空如也的巴士,一路“山清水秀清风,三三两两人家”,沿着笔直的105国道,行驶了约1小时,在一个叫“流溪香雪”地标下了车,名字很诗意,朴素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心意荡漾,杠杠的村味!阳光、森林、山道、古村,我来啦!

  一行三人,沿着进村的山路,一路“朔游而上”,我们的暗号是“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
  初秋的阳光,散发着炎夏的余威,一心要我们感受到来自几百光年外的温度,这诚意在下服了!还好,我们是驾驭自然的智慧生灵,各自折了芭蕉叶以遮阳蔽日,别说,这芭蕉叶阔大绿又凉,遮光纳凉好神奇,却是天然遮阳的好物。多亏了这顶芭蕉叶,老周我才没在去往“溪头”乐土的路上,被烤成人炙。


  
  (纳凉的芭蕉叶)

  徒步路上,还有一件好玩的事,一只不知哪里来,又去往的单身汪,锲而不舍地跟了一路。此处必须澄清,这是一直货真价实的汪,4脚走路、哈喇着舌头那种,至于见到美人是否会两眼放光,这个还有待考察。我心想:跟着就跟着呗!正好徒步路上乏味,有只活蹦乱跳的汪在面前晃荡,倒也有个乐趣。谁知这是个蠢萌的主,净瞎往路中间去,几次差点被来往的车子碾到,害得我们时不时停下关心下这个智障,“宝宝,你还好吗?”。

  
  (徒步路上,经过的小溪流)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只汪突然就消失在苍茫的草堆中,估摸着是跟了我们一路也没捞到半点好处,遂遁形而去,留下了怅然若失的我们。再见了,汪,这年头养活自己,已花光所有运气,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告别了汪,我们继续赶路,一路山峦叠嶂、郁郁葱葱,却分毫凉意也不均,真吝啬的大山!搞得老周我,只好灌点毒鸡汤:终点就在前面,坚持就是胜利。这年头,鸡汤常备,有助身心健康。

  日居方天时分,一行三人总算是摸到溪头村的口了,只见那“天碧云淡成一色,小楼水秀各相宜。”,果是一座半山的好村,旅游度假好去处。


  

  (天碧云淡成一色)

  然后,我们在村口的小楼阁小憩了一会,老剑和西瓜到处摆拍,开启疯狂虐狗模式,此处省略800字。说说这小楼阁吧,这里发生了好多故事,关于我和旧友。那些个日黑风高的夜晚,你们年轻人能想到的户外露营、篝火晚餐、夜观星河等等一系列刺激又好玩的事,对不起,都是我们玩剩下的。所以,你能想像我回到这里时,内心是多么地波澜壮阔吗?此时只吟诗以表心怀了!

  赋诗一首: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旧日好友今何在?槛外秋水空自流。”

  是不是觉得很耳熟,对不起,我改编的。诗瘾爽过,顿觉肚子空无一物,“额,我滴主子,是在找个地方吃饭了吧!”“是的,肚子君”。三人便抽身前往一个叫“竹篱笆”的农庄。

  没成想老板娘还记得老剑,于是他两如他乡遇故知,诉说着昨日的这些那些。叙罢上菜,今天的菜是“酸笋炒五花肉”、“爆椒山坑鱼”和“忘记了叫什么的青菜”,饭进三碗,茶过三巡,凉风穿堂,睡意袭来,辞了“竹篱笆”,径往旅舍去了。旅舍名字也很诗意--山水一程。先是“流溪”、再是“篱笆”,后是“山水”,一切都那么文学范,总之,符合我这个伪文艺青年的口味。

  问题来了,溪头村虽小,但我愣是绕是半天,也找不到那个叫“山水一程”的所在。无奈只好致电,老板声音热情态度热切,爽快答应来接应,说好了碰头大概位置。不到1刻钟,老板沿着村巷,自高而低,笑意盈盈走向了我:“初次见面,幸会幸会!”

  萍水相逢,首次见面,老板留给我的画风是这样:短寸头,黑皮肤,中个子,小胖脸,一脸憨厚,足登英伦风皮靴,穿一式短袖格子裤,村味里带点潮。虽是首次风云际会,然而有些人就是磁场很对。厌倦了城里的虚与委蛇,顿时就对这张憨厚的笑兮兮带点天然萌的脸产生了好感。


  

  (笑容可掬的山水一程旅舍老板:聪哥)

  一路三言两语间,便到了“山水一程”。这名字多有意境,一路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一个心灵休憩的居所,既有抽闲意义又有具体意义,好名好名!当然,名好那是表,里子更重要。且看这旅舍如何?门前院落花草三五,单摆茶桌二三;门后庭院迎客松开,青墙土瓦斑驳;中庭左右阁房有二,地是红砖隔凉;土香土色,别有意味!与流水线式的宾馆装修风不可同语,可见主人家是个爱捯饬,有格调的人。

  老周旅行,图的就是这种亲近自然,与众不同的感觉,“山水一程”,是你了!


  

  (山水一程前院背景是悠然见南山,推荐去溪头村旅行的人住这里)

  安置妥当,洗了个惬意的热水澡后,感觉肩膀的每个细胞都累得嗷嗷叫!一路顶着诚意满满的太阳,背着个西瓜重的包,踢着双沙滩拖鞋,蜿蜒曲折了11公里,是该睡个好觉了!躺在散发清香的被褥上,如鱼得水,说不尽的惬意,不久便入了眠,做了个幻化为蝶,与庄周飘然归去的梦。

  梦醒,已是日落半空,余晖折过百叶窗,温柔可人,嗅觉可闻,空气中有淡淡的快乐气息,太阳君总算弱势了!

  想起和老剑约了5点会合,试着抻了抻脖子,听到“哔啵”两声响,就像任督二脉被打通一样。一个鲤鱼打挺离了床,套上短袖踢着拖鞋,用摇井打了盆山水洗脸,这山水真个凉快!透彻肌骨凉入心扉,顿觉神清气爽!

  洗刷罢,和老剑西瓜于村头鲤鱼池边会合,尔后村后的园圃小道,径往溪畔去了。行走于园圃小道,路只羊肠宽窄,小心保持着平衡,不经意望远天,日已沉西山,余晖穿云,漫射金山,与一色翠绿辉映;桃树次第站开,野花也挥舞着双臂,歌颂着如痴如醉的美景。这群山合为之下,形成一个诗情画意的盆地,人类在此修建家园,并给它起了母亲般意味的名字:便是溪头村。溪头,水之源头,河之发端,孕育万物,幻化生机,没有这源头活水,也就没有这美丽的一切。(嗯,这个逼装得很满意,给自己满分。)


  

  (溪头村夜景,夜色下很迷人)


  沿着人工修葺的河岸,朔溪而上,很快就到了一处山塘,无名无姓,隐匿于幽谷之中,但它却也变了。五年前,它还是一渊由透及碧,由碧渐蓝的深潭,最里七尺男儿伸直双臂够不着水面,让人心生畏惧;如今,却像一个暮气沉沉的老朽,深不过人半腰,七岁小孩都能自如嬉戏。仔细一看,多了很多鹅卵石,不像是人为填充致浅的,倒像是一场巨大的溪流地质运动所为。

  旧地重游,留下些感怀,物如此人亦然,于是对着这莽莽群山发了发感慨:沧海桑田才是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律,在此必须严正声明一下:这是老周说的,鲁迅他没说过!!!

  游毕,三人饭于园圃上的一处酒家,此处挨着桃园,从岸基伸出楼台,台下是数十根木头支着,对着群山,迎着圆月,沐着山风,颇有点“酾酒临江,横槊赋诗”的意境。在这里吃饭,那是吃嘎嘎香,喝嘎嘎爽,大大滴好啊!


  
  (“山水”茶会)

  酒足饭饱后就想吹牛,于是就往“山水一程”去了。谁知聪哥已摆好了茶局,还多了两个他的朋友,没成想也是两个资深驴友,便备言前事,相谈甚欢。其实老周觉得吧,旅行,更重要是途中遇到的人,其次才是景。人在途中,会放下素日那些戒备,彼此敞开了聊个痛快,,互相得到些温暖的慰藉,从而忘掉城里的那些冷漠,这是我认为旅行之于人最大的意义,也是旅行之于我最大的魅力所在。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