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主义:一场散文观念的革命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0-27 10:04:30 点击:4504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场主义:一场散文观念的革命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散文随笔大兴。五四一代作家的散文集纷纷出笼,新一代作家的散文也争先恐后地挤在文学的羊肠小道,互相拉扯中成就了一道诡异繁荣的散文风景。然后十年之后,自由色彩浓厚的散文渐渐变为八股文,散文写作形成了固定的模式,譬如乡村散文、新散文、历史大散文等,乡村散文自刘亮程的作品一纸风行之后,模仿者如过江之鲫。一时之间,乡村仿佛成为中国独有的世外桃源,花树美丽,农民淳朴,鸡犬相安无事。然这样的乡村散文其实是一种“伪乡村散文”,与真实破败的乡村风景有一大段的距离。
  
  至于新散文,实不知新在何处。看看那些新散文的代表作家,其笔下所写,仍是散文的旧套路。或实践轻松美学,或展示阔大命题,或捍卫秘密话语,或贩卖异邦知识,或在追思中煽情,惟独缺乏对有尊严的心灵品质的吁求,以及对有风度的自由心性的训练。他们自以为是新的散文美学,仿若孔雀开屏,背后依然露出丑陋的另一面。历史大散文更是不值得一提,在伤古悼今的缠绵蜜语里,流露的是向现实的权力发出迷人的媚笑。而这种迷人的笑容,则被一般读者理解为文化本身的光芒,他们甚至感谢历史大散文用虚伪的文化光芒照亮了他们蒙昧的双眼。
  
  文学史上多是成熟的文体才会腐化,譬如唐诗宋词;散文几乎是例外,文体还没有成熟,就已经开始露出苍老凋萎的末世情调。有识者不甘散文的沦落,发出枭鸣,于是有散文的在场主义的诞生。“我们在散文的优美中相识,我们因散文的忧患而接近。我们通过‘在场主义’的命名,使我们的美学主张汇聚、升华,并作宣言式呈现。当流星划过浩瀚的天空,人们被它璀璨的光芒所炫耀。那种短暂的辉煌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在场主义’的命名,不是为一群人的写作寻求暂时的总结,而是要为中国散文的未来启动新的开端。”
  “
  这种诗意的描述,其实已经宣告了一场散文观念革命的悄然发生。“在场、散文性、去蔽、敞亮、本真”这些鲜活的词把在场主义的立体感、丰富性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散文是极容易写的。很像围棋,易学难精。有的人一辈子以散文家知名,但其文章仅仅是粉饰现实的社论而已,譬如杨朔那一代的作家。有的人一辈子没写什么正经的散文,却能以其说真话使得中国人重温语言的初始意义,那就是言为心声的人生见证,说话,而且是说真话,而且是说出真相。散文必须介入生活,必须去蔽、敞亮,这就是在场的价值与意义。
  
  然而在场主义不能仅仅只是一句口号,必须有实实在在的创作成绩为这场“散文观念的革命”鸣鼓开路。周闻道先生身体力行,他既是发起者、倡导者,也是这场革命的作品书写者。他的《七城书》即是在场主义散文的标志性写作,展现了在场主义创作的实绩。《玻璃城》写的是 的控制无所不在,《危城》写的是尘世的灾难无可逃避,《欲城》写的是欲望的极度泛滥,《皇城》写的是传统流毒的潜意识。作者深入其中,或以虚构的方式,或以变形的写实手法,揭示了我们的时代之病。让我们通过这样的写作,对我们的现实有了重新的认识。
  
  只有抵达根性的真实,才能把握世界的本真。在场主义提出的“在场、散文性、去蔽、敞亮、本真”,乃是基于目前散文创作所呈现的困境而发出的呐喊。郁达夫在《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的导言中说过:“现代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从前的任何散文都来得强。”个性是什么,其实就是在场,就是去蔽,就是敞亮,就是展现写作者的本真。这样的散文写作才能表达真实的自我、存在的真相。散文是偏激思想的美的呈现,拒绝平庸,拒绝一切无关痛痒的文字鼓噪。
  
  在场主义,向日渐平庸的散文创作领域发起了挑战。正所谓:“中国散文已经被遮蔽得太久了。厚重的阴霾堆积在散文周围,弯曲着我们的视线,使我们看不清散文的真面目。”在场主义让散文回归文章的初始,让我们重温写作的意义与价值。散文写作不是与社会、与公众无关的自娱自乐,不是与人类整体命运无关的无病呻吟;而是可以通过“去蔽”,通过在与黑暗的主动接触和冲突中无遮蔽的本真言说,揭示出“真实”、“真相”和“真理”,进而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有意义的精神劳作。
  
  法国学者罗兰·巴特曾经宣称“揭穿资产者社会制造神话的幻想”,拒绝为“胜利的意识形态”所利用。在一个遍地散文的娱乐年代里,我们也要警惕那些插着各种标签的伪散文,揭穿伪散文所制造的神话幻象。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自从这个世界有了人类,散文便如影随形,融化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真正的散文,其实就是在日常生活里发现美,发现惊喜,发现被遗忘的人与事。散文在场,只有在场,才能触摸到存在的一切事物。生活需要常识,文字需要真实。散文不是为了歌功颂德,而是写出生活里的卑微、希望、哀伤、欢喜,这样的在场文字就是好散文。
  
  当代汉语的写作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散文的辉煌有赖于写作者自身人格、人性、艺术的全面提升。散文是最开放的写作文体,它的容纳量非常之大,一切打破常规的写作都可以在散文的大旗下生存。在节奏迅速的时代里,我们需要从容不迫的慢思,在慢思中达到散文的大美。在场主义所倡导的散文革命,并非是惟一的散文写作方式。但它指明了真正的散文所书写的方向,它昭示着散文的多种可能性,“在场、散文性、去蔽、敞亮、本真”不是什么大词,而是实实在在的散文写作的经验之谈。
  
  鲁迅先生针对男女平等、女性解放曾经质问过,娜拉走后怎样。在场主义已经构成了一场散文观念的革命,那么我们同样可以质问:革命之后怎样。散文写作新的可能性,如何在具体的作品里表现出来,这是未来在场主义能否继续保持敏感性、革命性的关键。现在,是需要有好作品来说话的时候了。任何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只有带着个人的记忆、心灵、敏感和梦想进入此时此地的生活,并学习面对它,也许才能发现真正的时代精神:一种来自生活深处、结结实实、充满人性气息的时代精神。在场主义散文也不例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月转妆楼 时间:2011-10-27 10:14:00
支持老大!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1-10-27 10:21:00
  散文写作需要真性情,而这种真性情又需要好的文字来表达。缺一不可。
作者:月转妆楼 时间:2011-10-27 10:21:00
任何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只有带着个人的记忆、心灵、敏感和梦想进入此时此地的生活,并学习面对它,也许才能发现真正的时代精神:一种来自生活深处、结结实实、充满人性气息的时代精神。在场主义散文也不例外。
作者:渢僷 时间:2011-10-27 10:26:00
  什么是在场主义散文?还没搞明白哦。
作者:叶贵先 时间:2011-10-27 10:29:00
  散文源头的梳理,好事情。散文确实到了重新定位的时候了。支持周闻道、朴素他们做的这件事。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0-27 10:39:00
问好各位,欢迎讨论。
作者:lxyact 时间:2011-10-27 10:55:00
文学艺术
  
作者:百宋一尘 时间:2011-10-27 11:35:00
  散文,我的最爱。不过好散文太少。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1-10-27 13:30:00
  只有抵达根性的真实,才能把握世界的本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作者:那个书精灵 时间:2011-10-27 13:31:00
  有作品计划出版的朋友可以与我联系,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1914858290@qq.com
  在线联系QQ:1914858290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419588061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网址:www.bookhk.com
作者:白耘 时间:2011-10-27 15:39:00
  看看再说。
作者:炫紫炫紫 时间:2011-10-27 23:50:00
  “在场、散文性、去蔽、敞亮、本真”——在场主义散文观念宗旨。
  
  去过了青藏高原东麓几个经典原生态美丽景区之后,我的“裸游”生涯开始升华到了思维层次上,今日看到朴素先生的帖子,更让我有心写一篇长点的漫游记,在场主义所谓《眼睛里终见曼妙——青藏高原东麓漫游记》。
作者:我是奔哥 时间:2011-10-28 13:36:00
踢一脚:)))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0-28 14:24:00
在这个版,难得看见奔哥:)
作者:beijinglxh 时间:2011-10-31 12:36:00
  朴素先生您好!《耳朵在跳舞》拟选入2011《中国散文年选》,希望知道您的邮编、地址,请与我联系:beijinglxh@263.net
作者:王新旻 时间:2011-11-01 10:36:00
  呵呵,问好朴素。
  虽然也写点散文、随笔,但却没有深入思考过这方面的事情。
  记得几年前曾编过一本《菩提树下——现代禅诗散文选》出版,其实也没有一个很严格的标准。
  这几年,甚至连“散文”也不写了,只写点随意随性的随笔。
  不过,我觉得所谓的“在场主义”,也有点说不清楚。想一想,写作文字的人,谁不在场却能写作?又有谁写出来的东西又是“在场”的?
  “在场、散文性、去蔽、敞亮、本真”这几个所谓“在场主义”的口号,其实也是经不得推敲揣摩的。读来很有点“人类一思想,上帝就发笑”的感觉。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1-01 10:41:00
王兄好,对散文的命名,其实与真正的散文关系不大。没有被命名的好散文依旧是好散文。
作者:唐伯虎瞎画画 时间:2011-11-01 15:00:00
个性是什么,其实就是在场,就是去蔽,就是敞亮,就是展现写作者的本真。
  
  在场主义让散文回归文章的初始,让我们重温写作的意义与价值。散文写作不是与社会、与公众无关的自娱自乐,不是与人类整体命运无关的无病呻吟;而是可以通过“去蔽”,通过在与黑暗的主动接触和冲突中无遮蔽的本真言说,揭示出“真实”、“真相”和“真理”,进而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有意义的精神劳作。
  ========================
  是否将传统抒情记事写景的散文,揉进杂文时评的特性,扩展文体的张力,赋予更多个人对社会、伦理价值、美的判断或批驳?
  如是这样,在场应该是个广义的在场,而非是身在场。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1-01 16:04:00
唐兄所言甚是。欢迎常来此地。@唐伯虎瞎画画
作者:陈剑晖 时间:2011-11-02 22:37:00
  学习
楼主朴素 时间:2011-11-03 08:50:00
陈老师好。
作者:林尤超 时间:2011-11-30 01:59:00
掷地有声。始终认为,灵性和真实性才是散文的命脉。脸谱化的散文发展需要回归素颜之旅。艺术化的多样性无可厚非,但灵魂的东西不可丢。在场主义或许呼唤的是返璞归真这一根基性的需求。顺致朴素兄大安:)学习哈:)
作者:a989899999 时间:2012-01-28 10:14:00
  在场主义:一场散文观念的革命

作者:顽固迷途 时间:2014-08-01 03:04:00
  @天涯问答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