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系列:随笔集《了就是好》、《幸福在心》再版絮语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5-10 16:16:36 点击:1039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晚了整整一年,《了就是好》和《幸福在心》两本再版书,终于出来了。
  昨天,我去邮局,从信箱里取回一小箱这两本书的样书,各八本。我想,出版社给的应该是每本十本吧,作为中介的代理出版商各留下了两本。这是情理之中的,我完全可以理解并接受。
  去年,也就是2010年2月,与代理出版人张钰良先生签订了这两本书的再版代理合同。合同上规定,两本书应在2010年4月底出版,三个月内支付版税。但是,从此后,就被一拖再拖。理由么,开始是说负责此两本书的责任编辑,突然辞职,于是就被耽搁了下来。后来,张先生在我的催问下,告诉了我出版社和对方编辑的名号电话,我直接与新的责编联系,对方态度诚恳,并一再道歉,我也就没有了任何责怪的理由。对方说,书迟迟不能出版的真正原因,是自去年开始,所有涉及佛禅、宗教类的书籍,都要经过新闻出版署或由它委托的各省新闻出版单位来审查,审查通过,才能付诸出版。这个情况,与我去年底出版的《幸福自在》一书的情况一样。所以,我相信这是实情,不要说我这个作者,即便出版社也受人钳制,无能为力。
  这样,这两本书就被审查了半年多。等审查终于通过时,已经是2010年的年底了。
  不过,即便如此,假如出版方能抓紧进行,也不至于会到现在。其中的原因,作为作者的我,自然无法知晓。本来,我已经对这两本书的出版,很失望了。却不想最终却还能够出来。也算是不幸之幸吧,免除了我再与其他书商或出版社重新进行谈判交涉的漫长过程。
  这样视合同约定为儿戏的出版界游戏规则,相信在世界范围内,也只有中国大陆的作家们才能经常无奈的遭遇到吧。
  哦,似乎应该说一下,再版此两本书的出版社,是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他们,感谢代理人张钰良先生。我们总是有缘的。
  我看两本书的版权页上,再版的第一次印刷时间,标明了是2011年4月。
  再就是,昨天我从包装箱里取出样书,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以为他们是否弄错了,将一些教科书寄给了我。大概是这个大学出版社此前一直出版的,都是教科书的缘故吧,所以两本书的封面以及内页设计,都是教科书的摸样。对此,我说不上不好,但也很难说好。记得去年秋天,张先生曾发了两张设计的封面样稿给我看,并不是这个样子。
  呵呵,其实也不用去计较什么了。已经迟到了一年,已经等了一年,其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封面和内页设计的好与不好,对我这个作者其实并没有太多影响,而我担心的是会否影响到他们的销售发行。不过,也有圈内的朋友告诉我说,这家出版社是做教材出版的,发行上自有他们的渠道优势,不用为他们担什么心。也是的,我又为他们担心什么呢?他们付我一次版税后,一切就都与我无关了,直到三年的合同结束。
  对了,也许值得一说的,是在这两本书中的《了就是好》里,我增加了“空灵之境”一辑,收入了我25篇关于现代禅诗的理论随笔,约四万多字。这对扩大现代禅诗这一新的诗歌艺术流派之影响,无疑是多少会有助益的。
  想一想,我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在一个集装箱里,偷偷塞进了一些额外然而自己很是喜爱的“私货”并侥幸成功了一样,内心有着一丝终于得到了补偿之后的快乐。2011-4-26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5-10 16:19:00
  
  &
  附:禅系列?再版序言2篇
  
  
  &
  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生命
  ——《幸福在心》再版序言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刚一转身,五年就过去了。
  这本书初版于2005年初,那时我还在成都。但在一年后,我又重新踏上旅途,开始了新的不断变换的旅居生涯。先是皖南黄山的太平湖,在那里待了一年;然后是上海,在那里又待了一年。接着,离开上海,在故乡河南停留了一个来月,再次南下,到了昆明。昆明是个我喜欢的地方,特别是那里的阳光、蓝天和白云,以及四时不断的鲜花芳草。但由于因缘所致,我在昆明也只待了八个月,就又离开,到了目下所在的苍山下,洱海边。
  现在,我在距离大理古城几里地一个叫下鸡邑的临海村落里,面对着夕阳映照下的苍山,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着我的这篇文字。
  五年中,作为一个独立写作者,作为一个在路上的人,我在时空的变换中,也在不断的改变着自己。而这本书,它的情况想必也和我一样,在经历着自己的命运历程。喜欢它的人,将它置于案头枕边;不喜欢的,或许匆匆一瞥,甚至连看一眼都嫌多余。
  书和人一样,相识相从,各自都有各自的缘分。
  但是,我知道,无论我和书的命运如何,这“幸福在心”四个字,却已经不胫而走,不但在网络上,而且在现实中,被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和重复。我不知道在我写作《幸福在心》和出版它之前,是否有人说出过相似的词语和意思,但这四个字并非从别人那里抄袭,而是发自我的内心,却是可以肯定的。
  但你不抄袭别人,却不能不让人家抄袭你。
  就在去年11月,一个国家级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书,也叫《幸福在心》。当一位读者朋友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结果用谷歌一搜,竟然是真的。想想,笑了。这实在也算不得什么。这本书从它一问世,里面的文章被抄袭,整个书被盗印盗版的事情,就一直发生着,何况一个书名!在我们世界里,文章的题目或者书名,似乎并不是版权保护的内容。人家觉得这几个字好,就拿去用,你有什么办法。又过几个月,也就是今年的3月份,又有一家国家级的大出版社,再次大张旗鼓的用这四个字,而且不是出版一本书,而是一套。我看到了,再一笑。
  幸福在心。
  一句话,一种思想,如果真的能够成为公共流行语言,成为人们日常的一个行为标尺,那么,也就算是你没有白白的去说,去创造它。只是,但愿大家都能真的知晓这四个字的真实含义,并且在自己的生命中去展开它,实践它。
  我知道,每本书都有它自己的生命,都有它自己的因缘和命运。又因为各自的承载不同,际遇也就各异。
  我五年前出版的这本书,在合同刚刚到期的时候,就有了再版的机会,我想,这是有它自己的道理的。你可以说这是市场的作用,也可以说这是读者的需求。当然,你还可以说,这是作者的运气好。但我却认为,一本用心写作,有思想含量的书,才是它能够不断在世上存在下去的理由。它会比作者的生命更长,在作者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还独自远行。这,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心气的相通。读者和作者,这个时代和另外的一个时代,尽管很多东西会变,但人之为人的那些基本追求和认定,比如慈悲和爱,比如真诚和美,比如宁静和幸福,应该是一致的,无异的。
  变与不变,正是这个世界矛盾着又统一着的基本法则。
  在即将再版的这本书里,我进行了一些增订的工作,增加了“旅居与隐居”和“山水行踪”这两辑。在这些新增的文字里,呈现的是我五年来的步履和身影。在路上,独自的行走和停驻,一份对于梦想的寻觅,一份生活方式的设计和实践。很多人羡慕我这样的自由和行走,但那在路上的苦行者的况味,却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品尝的。
  禅,或者诗歌,从来就不是一种天真和浪漫,不是一种纯粹的游戏。它只有发自于心,才会落实到足下,才会化为身后的风景。
  我用趔趄的双足,不断的涂写和实践着“幸福在心”这几个字。对于我,这不是文字,不是图画,也不是书,而就是生活本身。
  
  南北
  2010-4-9,大理-下鸡邑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5-10 17:03:00
  &
  简单点,再简单点
  ——《了就是好》再版序言
    
  这本书的初版,也是在2005年元月,是与《幸福在心》一起作为“禅系列”同时面世的。
  在这本随笔集里,“说理”的味道比较浓些。当然,我说的是佛禅之理,或者也可以说是自然之理。我不是用那种“我注六经”的方式,而是“六经注我”。
  我这个人忘性大,很多东西读过了也记不住。所以,即便在写评论或“说理”性质的文字时,也不喜欢去引经据典,用别人的思想言语来证明自己,即便这个人是大师,是权威。再就是,以禅的精神旨趣来观照世界万物,一切现象,用一种平常心也就够了,无须更多。至于那些权威,那些大师偶像,在禅者的目光中,是基本不存在的。所谓真理或道理,无非自然之道,发乎自我内心者最好。与其摘取别人的花朵枝叶来装饰自己的庭院,还不如自己养上几盆小花小草,纵是不名不贵,却总是自家的,看着亲切,闻着也入心。
  再就是,我认为我的文字,不是给那些学问高深的人读的,而是给那些尘世中劳动奔波的人。如人止渴,他们不必像贵胄雅士那样,非要花上一堆钱,进大殿堂,弄出许多无用的排场花样,而只需将一杯清新透亮的绿茶,端起来一饮而尽就行。
  所以,我这本书里的文章,基本都短小,每篇里面,也都只说一点小小的事例感悟。
  我对于写作,和对于生活的主张一样,就是简单点,再简单点。尽量的舍弃那些也许看上去雅致,但却无用的东西。世界上的事情,只要是人为故意弄得很深奥复杂的,大都是为了蒙人。因为,所谓的真理,总是很朴素,很简单,也很透明。
  学会去繁就简,这是一门真正的生命学问。
  在这本书里,我增加了“湖边漫步”和“空灵之境”两辑。
  2006到2007年,我在皖南黄山的太平湖边旅居一年,晨夕徜徉在寂静的山水之间,是一生中最为受用的时光。我是一个写作者,当然会用文字记录下那里的山水样貌,以及在这样的漫步中内心所思。我想,所谓的思想,从来不会是空穴来风。它必是从具体的事物中生发出来的。
  另外的一辑“空灵之境”,则是在另一种“山水”中徜徉的记录。我对于现代禅诗的写作,始于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于今已经十多年了。而对于这一诗歌流派实施倾力倡导并在基本理论上进行探讨,则始自2006年。我一直认为,现代禅诗是生命之诗,是自然之诗。这和我对于生活的主张一样,都应该也必须是简朴的,明亮的,健康的。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或必须成为诗人,但每个与文字结缘的人,都不可能不侵润过诗的花香雨露。诗者,心之音也,是一个人精神世界最深层也最动人的振响。
  如果,一个读者在读了这些所谓的现代禅诗理论随笔后,还又生发出寻觅或写作现代禅诗的愿心,那我说,我们不但有缘,而且已经行在同一条路上了。
  最后,我对《了就是好》这个书名,做一点说明。当初我给这本书起的名字,是集子里面的一篇文章,名《佛无语,佛流泪》。后来出版者认为不太好,甚至说不定还会惹出点什么麻烦,就给否定了,而自行取名为《了就是好》。我想,这大概是借《红楼梦》里“好了歌”的意思,来概括我这本书的文字表达。虽然,我并不认为这个书名真的切合了我书的内容,但还是愿意让它继续存在下去。
  一本书和一个人一样,名,在很多时候不过就是一个标识符号罢了。
  
  南北
  2010-4-10,大理-下鸡邑
  
作者:李昌镐 时间:2011-05-25 14:35:00
  不错。祝贺一下。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5-27 19:25:00
  问好楼上。
作者:朴素 时间:2011-06-03 11:04:00
  祝贺兄弟。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6-06 09:51:00
  问好朴素。谢谢。@你的好友能给他开传送门^_^,如:@天涯论坛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1-06-06 09:53:00
  呵呵,怎么自动发上去了那些字啊
作者:夏末的午荷 时间:2011-06-06 10:53:00
  封面还好啦,嘻嘻。起码比较清爽滴,祝贺南北大作再版发行:)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9-07-22 18:34:09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9-07-22 18:35:32
楼主我是南北 时间:2019-07-22 18:37:32
  这两本小书,从2005年出版,一晃十四年就过去了。之间虽然再版多次,但也经历了大多中国作家都经历过的与出版商的愉快或不愉快。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