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头长啸李树身日记(26)

楼主:u_110047581 时间:2020-08-25 21:50:41 点击:11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处暑”季节虽已过去了相隔两天,但查看天气预报,不仅家乡自贡的气温仍高达32°C,就连现在移居避暑的成都崇州街子古镇,气温也同样的高达32°C 。如此看来,“暑”天与其它人事是一个样,“要来的都会来”,我想“避暑”也是枉然。

  尤其为了“避”被那个“新冠”传染,数月足不出户......不,出过两次小区大门。

  前一次步出小区大门,是约在晚春时节。为的是下山到街子古镇,去买那“爱国”式的“华为”牌新款大屏智能手机。还戴着口罩,以防遭受病毒偷袭。

  今天——2002年8月25日,因头发蓄的太长了,不得以第二次下山到街子古镇上去修理。

  街子古镇,是国家5A级风情旅游名地。去年,我经常去镇上的大街遛上一圈。那时,游客如织,穿街过巷,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大街小巷,所到之处,为游客吃喝、住宿、穿戴、玩乐服务的各类商家店铺无不生意火曝,一派生机盎然景象......

  可是今天去到街子镇,往年的繁华景象不再。只见到稀稀拉拉几个游客在大街雕塑景点拍照留念,鲜见游客吃喝、购物,各类商铺门可罗雀。而且不少关着门的店铺,门面上还贴着“出卖”、“转租”之类的招商贴纸,一派见之令人不爽的箫条冷清景象......

  最令笔者吃惊的是,自己走过的几条街巷,居然不见有戴口罩之人。怕被乡梓视为异类,我便决然地摘下了口罩,且飞快地塞进衣袋。当然是怀揣着冒险心理,闯进几经周折才找到一家开门营业的理发店,刚落座便对理发师说:“只要给我剪短了就行,不必洗头......我回家洗澡时,自己洗。”

  心怀忐忑,怕被传染,只得如此不顾体面地叨叨一番。10分钟便搞定。付了费,便头顶烈日,气喘咻咻地落荒而逃。回到山上家中,已是浑身大汗淋漓。

  冲洗毕,打开电脑,屏幕上正彰显着有关七夕节的“ 七夕如愿,盼今朝红叶香残怨可消,朝朝暮暮图永久 ”之类的祝福语。这才记起,今天已是2020年农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这一中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七夕情人节。

  然而对于本老龄笔者来说,如今已没有了昔年也曾浪漫过的那般情调,反而这闷热的天气,弄得个心烦意燥,情绪低落。于是似乎正生发起几许因有感而发、欲吟诗填词的兴致。惜乎!突觉才思枯竭,如同牛吃大南瓜——难以开口。

  踯躅再三,忽地记起在自己青年时代读过并喜欢过的,那与时下自己心情十分吻合的,宋朝著名词人范大成的代表作《鹊桥仙·七夕》。便急忙从社交网站上搜来重读,果然感慨万千!

  鹊桥仙·七夕:“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

  轻吟浅唱罢此词,笔者掩卷凝思。 范成大在《鹊桥仙·七夕》词中,着墨于重点强调“相聚的短暂与离别时的愁绪”;强调的是“长期不在一起的怅恨与遗憾”。不仅其感情表达十分细腻,且侧重于“相见前后的悲伤”的倾诉。虽说显得有点儿消极情绪,这反倒与笔者时下的心境“相映成趣”。岂不妙哉?

  于是,笔者好一阵的唏嘘嗟叹不已。之后,留下此篇《 狼头长啸李树身日记(26) 》存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