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诗坛8大丑闻

楼主:没事找苏扒 时间:2017-01-05 22:37:06 点击:696 回复:10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排列无先后

  1、诗坛的官方诗歌奖之火越烧越旺。诗官通过这种合法形式谋私似乎不违党纪,不犯国法。前些年,他们手法比较隐蔽,自2015年底《诗刊》社和苏州科技城合办诗歌奖,商震携手荣荣亲自动手,理直气壮拿走了头等奖之后,开创了“自办自拿”的官方诗歌奖先河。于是,李少君紧步后尘。

  李少君旗下的一年一度的“三月三诗歌奖”,2016年4月第十二届开奖,李少君亲自动手,拿走奖金(不敢公布多少)。商震只拿钱走人,不立牌坊;李少君拿了钱,还写有拿奖理由(授奖辞)。

  2016年11月,李少君又从“三月三集团公司”再拿一次奖,改改名称,叫“人文艺术奖”。奖金不宣布。

  2、四川遂宁日报《华语诗刊》陈子昂诗歌奖,于2014年设立,已进行两届。这是地方力量不用纳税人的钱开设的一个名正言顺的诗歌奖。可是,《诗刊》社扛着国刊的牌子,找遂宁地方政府要了纳税人的钱,2016年4月也设了一个同名的陈子昂诗歌奖。

  这是宣誓诗歌奖“主权”归《诗刊》社所有?还是广开财路,抢占诗歌奖市场?

  3、据读者准确统计《人民文学》自2013年第9期至2016年第9期近30期发稿作者的比例是:在发表作品的101人中,诗歌权威和官刊编辑,以及名人和“老客户”的发稿占据90%,新面孔作者仅占10%。而中国当今写诗队伍的情况是,民间无名诗人占有90%以上,真正的实力诗人也90%在民间,他们一辈子难上《人民文学》发一首诗。

  4、2016年10月,由《人民文学》与天水主办的“李杜诗歌奖”五万元头奖评给了吉狄马加的诗集《我,雪豹......》。他的《我,雪豹......》早两年已获过《人民文学》诗歌大奖(奖金不公布,应该可观),作品完全相同,形式略不同,《人民文学》两次给上级领导评给大奖,实属罕见。

  《人民文学》属中国作协下属单位,吉狄马加身为中共党员,任中国作协党组要员和行政高官。中共中央关于《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早就明确提出:“领导干部不准把分管工作、分管领域和地方当作‘私人领地’”。

  5、2016年10月,青海省作协和不干净的个体户谭五昌合办首届昌耀诗歌奖,也属奇闻。该奖为忽悠群众,自吹公平、透明,主动公布初评计名投票全过程。终评揭晓与初评结果基本上面目全非,但是,怎么说也不公布终评实名投票全过程。如果公布,获奖名单就会改写,丑行败露。

  暗箱操作,内定获奖名单,当然不是昌耀诗歌奖一家,也不是从他们开始,而他们的作法为官场诗歌奖暗箱操作提供了最有说服力的现场证明。

  6、2016年7月,重庆晚报和重庆诗歌一些名流搞“创新”,正式发起所谓“了体诗”大奖赛,头奖高达五万元。很快受到诗人质疑和嘲讽。何谓“了体诗”?比如这首《趣事》:

  早早辞别热被窝,雨中登山趣事多。

  两条花狗林中配,一旁观战是鹩哥。

  “了体诗”赛不了了之。有人评论“是一场文学骗局,还是一起文学流氓事件?”

  7、2016年4月,唐诗获“(四川)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的作品《在暮色中赶路》曝出抄袭金铃子作品的特大新闻,诗坛江山一时暴风骤雨。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金铃子,火速占领舆论制高点,接受媒体采访,写谴责,发通辑唐诗令,高喊上法庭。当事另一方唐诗坚决应战金铃子,准备好了应诉材料。结果,金铃子自己给自己搭梯子下台。上演了一场贼喊捉贼闹剧。

  颁奖单位调查情况后,继续认可唐诗获奖有效。水落石出。

  8、年龄、职业、学历、作品造假的当红女诗人施施然,倚仗后台李少君权力,肆无忌惮追名求利。2016年3月18日,她公然造假石家庄电视台对她采访,把自己吹捧自己的长篇博文冒充为她答记者问,四处散发,并被推荐到新浪网热门博文,骗得不少人相信,捞得不少名气。由此可见,诗坛“当红”者的背后有多少虚假,有多少肮脏。

  网络诗选用证据及时戳穿了她这一造假后,她才“忍气吞声”收场。

  ( 编写人:郑正西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霹雳擎天吼 时间:2018-03-24 01:22:42
  路过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