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岱金红:玉堂

楼主:messiyun 时间:2020-09-26 22:27:36 点击:1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渭岱金红:玉堂

  张岱夜航船:
  玉堂
  宋苏易简充承旨,多振举翰林故事。太宗为飞白书院颜曰“玉堂”,及以诗赐之。太宗曰:“此永为翰林中一美事。”易简曰:“自有翰林,未有如今日之荣也!”
  金马
  汉武帝得大宛马,以铜铸其像,立于署门,名金马门。《扬雄传》:“历金马,上玉堂。”金马,翰林官称玉堂金马。
  赐玉堂字
  淳化中,翰林苏易简献《续翰志》二卷,太宗赐御诗二章,又飞白书“玉堂之署”四字赐之。
  树杪玉堂悬
  悬杪亭 余六岁随先君子读书于悬抄亭,记在一峭壁之下,木石撑距,不藉尺土,飞阁虚堂,延骈如栉。缘崖而上,皆灌木高柯,与檐甃相错。取杜审言“树杪玉堂悬”句,名之“悬杪”,度索寻樟,大有奇致。



  张岱红楼梦: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全冉粉: 2018-04-25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如果按照这个口气,贾府称得上科举世家。张岱家族累世科第,完全称得上“玉堂金马”,而曹雪芹家族大概和薛宝钗家族差不多,只能算皇商罢了。】

  金谷玉堂
  世外仙源(匾额)林黛玉 宸游増悦豫,仙境别红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气象新。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思宠,宫车过往频。

  薛宝钗:“我诌了一首来,未必合你们的意思。”众人笑道:“不要太谦,自然是好的,我们赏鉴赏鉴。”因看这一阕《临江仙》道: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湘云先笑道:“好一个‘东风卷得均匀'!这一句就出人之上了

  〔乐中悲)福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蒙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各色旧窑小瓶中,都点缀着“岁寒三友”、“玉堂富贵”等鲜花。上面两席是李婶娘薛姨妈坐,东边单设一席,乃是雕夔龙护屏矮足短榻,靠背、引枕、皮褥俱全。榻上设一个轻巧洋漆描金小几,几上放着茶碗、漱盂、洋巾之类,又有一个眼镜匣子。贾母歪在榻上。

  徐渭金瓶梅:
  玉堂金马,竹篱茅舍,总是伤心处【徐渭自为墓志铭:傲与玩,亦终两不得其情也。】

  1.第四十三回 为失金西门庆骂金莲 因结亲月娘会乔太太
  「细推今古事堪愁, 贵贱同归土一丘,
  汉武玉堂人岂在?  石家金谷水空流;
  光阴自旦还将暮,  草木从春又到秋,
  闲事与时俱不了,  且将身入醉乡游。」

  2.大奶奶下世,守备就把春梅册正做了夫人,就住着五间正房。买了两个养娘抱奶哥儿,一名玉堂,一名金匮;两个小丫鬟伏侍,一个名唤翠花,一个名唤兰花。又有两个身边得宠弹唱的姐儿,都十六七岁,一名海棠,一名月桂。

  3.词曰:人生南北如岐路,【张夹批:大是。】世事悠悠等风絮,【张夹批:大是,大是。】造化弄人无定据。【张夹批:是,是。】翻来覆去,【张夹批:古往今来也。】倒横直竖,【张夹批:上天下地也。】眼见都如许。【张夹批:叹尽一篇招魂赋。】到如今空嗟前事,功名富贵何须慕,坎止流行随所寓。玉堂金马,竹篱茅舍,总是伤心处。——右调《青玉案》 话说西门庆,奸耍了来爵老婆,复走到卷棚内,陪吴大舅、应伯爵、谢希大、常峙节饮酒。


  《张岱诗文集》前言
  夏咸淳
  张岱出身簪缨望族、文献世家。高祖天复、曾祖元忭、祖父汝霖皆举进士,而且学殖富赡,文章精雅,皆有著述行世。天复有鸣玉堂稿、皇舆考、广舆图考、湖广通志。元隆庆五年(一五七ー)状元及第,官至翰林侍读,是明代理学名臣,称文章巨公,有不二高文选、皇明大政记读史肤评读尚书考、绍兴府志、会县志、云门志略、山遊漫稿、搓间漫笔。汝暴有玠园文集,性喜蓄书,造园亭,又好戏曲,置家养戏班。岱父耀芳精熟举业,研习四十余年,目吒精衰,犹孜孜不休,但屡试不中,仅以乡试副榜谒选,授山东兖州鲁藩长史,后摄嘉祥县令,不久便解职回乡。他也酷好园林、戏曲、音乐、收藏,且挥霍无度,暮年竟至“身无长物”"四,从此张氏这支宗脉渐渐露出式微的迹象。凭借家庭的厚业世泽,张岱的前半生是在繁华、享乐中度过的。丰富多彩的物质文化生活培育了这位纨绔子也是文化人的广泛兴趣爱好和诸般才艺,他坦言:“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蠧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吃穿玩乐,备极奢华,又样样在行,件件求精。他和许多晚明文人一样,视“岁月如花”が,“生平贪恋光景”,珍惜个体生命,热爱美好人生,耽乐世俗繁华生活。对他们来说,物质享受不仅在于满足物欲需求,还包含精神愉悦,物质生活与文化生活往往交织在一起。他们懂得生活,也会生活,生活与美、与艺术乃至学问密切相关,故而吃能吃出文章、学问,玩能玩出名堂、艺术。比如饮食,张岱自诩,“越中清馋无过余者,喜啖方物”,“远则岁致之,近则月致之,日致之,耽耽逐逐,日为口腹谋"。非止于满足口腹之欲,还能精细地感知各种食品色香味形之美,发为妙诗妙文,又研读古今食谱、食典之类书籍,对其祖父张汝霖饔史加以精简修订而成老集一书,使饮食成为一种学问。张岱嗜茶,自称“茶淫”,深知茶理,对种植、采摘、制作、保存诸事了若指掌,辨色、辨味、辨产地、辨水泉,皆精绝人微,使当时著名茶道专家南京闵汶水収为知己:“余年七十,精饮事五十余年,未尝见客之赏鉴若此之精也,五十年知己,无出客右。“加所著茶史与老饕集正可配对为姊妹篇。对“小摆设”"即金银铜锡、玉石、竹木陶瓷等工艺制品,也都喜爱,亲之若“故友”,收藏既富,更善鉴赏,能从珍玩奇器中发现“厚薄深浅,浓淡疏密”之艺术妙理、美学意蕴,并由衷赞美制作工匠们的高超智巧。物质与文化生活的丰富体验,兴趣的广泛性与才艺的多样性,对成就像张岱这样的个性发展比较全面、创造活力旺盛的作家,具有重要意义。


  吊倪文贞废宅
  张岱
  骑箕归天府,攀髯去故乡。
  国事已如此,臣家敢不亡?
  青蒿埋碧血,衰草没荒塘。
  板荡承天运,流离见侠肠。
  有魂追旧主,无语问穹苍。
  碎是平泉石,幻为白玉堂。
  灭门成义烈,画墁毁文章。
  应作笑旧主,肯留瓦砾场?
  惟嗔陶靖节,犹自守柴桑。
  【校】〔-)吊倪文贞废宅原题作“吊倪鸿宝先生废宅”,复改今题。又题下原有小注“和沈天石韵”,复删去。
  〔二)板荡:手稿本原作“残劫”,复改如今文。
  〔三)流离:手稿本原作“掀翻”,复改如今文。
  〔四〕嗔:手稿本原作“惭”,复改如今文。

  吊倪文贞废宅
  李尚飞译
  你已经去世回归了上天,追随帝王回到了故乡。
  国事已经成为了这样,大臣的家怎么会不败亡呢?
  那青色的草中埋着碧血,那衰败的草埋没了荒废的池塘。
  国家覆灭那是上天决定的,而在流离中却看出了侠义的衷肠。
  有你的英魂追随着旧主,没有语言来询问苍天。
  就像平原石一般碎了,变为了白玉堂。
  灭门的祸事成就了你的忠烈,劳而无用毁去了文章。
  应该去作芙蓉主,哪肯留下瓦砾场呢?
  只有嗔怪陶渊明,你怎么还守着柴桑呢?

  倪元璐(1593—1644):字汝玉,一作玉汝,号鸿宝,浙江上虞(今绍兴市上虞区)人,明末官员、书法家。明天启二年(1622)进士,历官至户、礼两部尚书,书、画俱工。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陷京师,元璐自缢殉节,卒年五十二。弘光时,追赠少保、吏部尚书,谥文正,清廷赐谥文贞。著有《倪文贞集》。



  徐渭书法
  释文:敝裘短策去翩翩。昨奉离觞似隔年。目送浮云悲远道。心随飞鸟遥向天。(应该是“向遥天”)河流绕岸纷成渡。马骤将尘踏作烟。客里自甘如此景。不堪持赠玉堂仙。天池
  冉粉按:《徐渭集》818页有此诗《徐州道中寄诸、陶两翰君》(南明、念斋),徐州的纸张就差不少。
  《徐州道中寄诸、陶两翰君》(南明、念斋)中的“诸南明”和“陶念斋”分别指“诸大绶”和“陶大临”,两位都是浙江绍兴人。嘉靖三十五年(1556丙辰科),诸大绶是状元,陶大临是榜眼。他们两位争状元的故事,就是《金瓶梅》中蔡状元和安进士的原型。
  《绣像金瓶梅》看 官 听 说 : 当 初 安 忱 取 中 头 甲 , 被 言 官 论 他 是 先 朝 宰 相 安 惇 之 弟 ,系 党 人 子 孙 , 不 可 以 魁 多 士 。 徽 宗 不 得 已 , 把 蔡 蕴 擢 为 第 一 , 做 了 状 元 。

  玉堂:天庭
  参同契》的内丹系性命双修而较重性功,为内丹学奠定了一整套理论框架和名词术语,被后世内丹家尊为“万古丹经王”。魏晋时期成书的《黄庭经》,是道教上清派的早期经典。上清派擅长于存思气功,借存想身神(发神、脑神、眼神、心神、肝神等)调动人体器官的功能,通过咽津固精、积精累气进行气功修炼。《黄庭经》中指明了三丹田的部位,论述了它们在真炁运行中的作用,并将元炁称为“玄丹”,说明经中包含了早期的内丹功法。《黄庭内景经》云:“三田之中精气微”,“若得三宫存玄丹”,将人体的黄庭三宫称为“三田”或“三房”。《黄庭外景经》云:“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关前命门,呼吸庐间入丹田,玉池清水灌灵根,审能修之可长存”,强调了丹田在炁功中的重要性。实际上,《黄庭经》中的“玄丹”就是内丹,《黄庭内景经》云:“
  若得三宫存玄丹,太一流珠安昆仑。
  重中楼阁十二环,自高自下皆真人。
  玉堂绛宇尽玄宫,璇玑玉衡色兰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