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这个别样的春节生活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08 14:33:29 点击:18485 回复:5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39:35
  各项数据都在增加。高兴地看到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增加幅度减缓了,治愈人数增长幅度正上升。祈望拐点早日出现。
  
  钟老全程英语接受外媒采访,提到李文亮医生,老人哽咽了。我也流泪了。
  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44:49
  天依然很好,桂树中似乎又来了新客人,早上听到更婉转的歌唱。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47:33
  去后院拔菜,看见草丛中开出一朵蒲公英花,蜜蜂嗡嗡。春天真来了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49:59
  旁边米粒大小的蓝色花儿,是婆婆纳,太阳一照,就开花了。
  来两张特写。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50:40
  蜜蜂也进了镜头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51:30
  蒲公英花像不像菊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52:21
  仔细看,荠菜花也是美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1:55:14
  杏树花苞越发鼓起来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2 16:16:37
  中午饭下午吃。一天两顿饭。
  手擀蒜面,原来擀面也不是特别难。西红柿鸡蛋臊。西红柿放少了,非常时期,蔬菜能省就省吧。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0:41:22
  今天早上起雾上。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1:39:44
  院外高杨上有两个喜鹊窝,每天早上都听到喜鹊喳喳叫,今儿叫得更欢了。喜鹊叫,好事到。是不是疫情到拐点了?
  打开手机看资讯,好像并没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1:45:10
  雾渐渐散了,沿着门口的河堤出去走走。
  天依然很蓝。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1:47:14
  河对岸一棵老杨树上栖着好多白鹭。决定跨过小河去看看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1:50:53
  冬季河水很少,在河滩里分有若干小溪,轻易就跨过去了。水很清,水里流着水草,有小鱼逆流而上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1:53:09
  草丛中有一些这样的螺丝。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2:04:27
  河边长着大片淮草,这种草经霜后变红色,在衰草连天的冬日显得很艳丽。
  
作者:wasp1123 时间:2020-02-13 14:41:07
  赞一个很朴实 读着很回味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9:10:56
  下午忙得头昏脑胀,每天忙一些意义不大的工作,渴望正常上班。
  本来准备晚点吃中饭呢,结果接到通知开始忙活,顾不上做午饭了,随便吃点茶点。

  
  这是我们这里特有的点心,酥软甜腻,偶尔佐茶还不错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9:18:25
  晚饭后在门口透透风。暮蔼沉沉,对岸的村庄上灯了。
  https://img3.laibafile.cn/p/m/315051925.jp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3 19:19:04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16:37:31
  天气预报说今天降温,早上果然起风了。
  北风在院后的杨林梢呼啸,把枯叶卷得院里乱转,鸟儿们也不唱了,两只麻雀在门前的樱树枝上缩着脑袋。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16:40:38
  可是毕竟春天了,院里的杏树、玉兰还有丁香,好像并没受影响,准备开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16:46:50
  形势正向好的方向发展。
  
  希望一切好起来,赶快能上班吧(虽然并不喜欢回城里)。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16:52:18
  冰箱里没馒头了,这里也没有蒸馒头的锅(平时吃的馒头不是从家里带就是大姨送),自己发面做了千层饼,还不错。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16:54:01
  熬了红豆百合粥。
  这个点吃的什么饭?你说午饭也行,晚饭也没错,反正一天两顿饭。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21:26:04
  风似乎更大了,使劲地拍打着后窗,还卷着个易拉罐在院里东滚西跑,哐啷哐啷。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乡下的冬夜,在古诗中有种烟火气的和暖、家常的亲切。
  年前回家时,父亲买了个火炉放在堂屋,带烤箱,可以烤食物。我们吃着烤红薯,围炉闲聊,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冬晚经常下雪,祖父在堂屋里烧着了火盆,一家人围着火盆边烤火边做事。祖父冬天经常为我们拧芦花鞋,一边拧着草鞋,一边给我们讲那些古老的故事。我坐在奶奶的怀里,听着故事,母亲的纺车在一旁嗡嗡着……
  火盆,好久远的物件啊,和祖父祖母,一起消失在时光里。可回忆里,还像昨日一样清晰。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21:29:29
  这里连火炉也没有。 我也不会喝酒。
  天冷,红茶还挺香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21:43:03
  其实,冬夜适合读书。陆游冬夜不出门,肯定不只是逗逗狸奴,他更多时间应该在读书。"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就是冬夜读书所得。
  手边这本书,春节回乡下时带回来的,可到现在也没读几页。
  越发浮躁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4 22:30:00
  不知什么时侯开始落雨了。此刻风声渐小了,雨点簌簌打着后窗玻璃,房檐下滴水声越来越急。
  雨下大点吧。一冬无雪,春来多雨也是好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5 11:16:09
  一夜风雨声,把梦搅得七零八落。早上风停了,雪纷纷扬扬,但落地就融化了。现在风停雪止,喜鹊又喳喳起来。
  起床晚,网上办办公,一上午一忽而就过去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5 14:23:51
  天冷,吃热汤面驱寒。做了粉浆面。
  粉浆面条是我们这一带的风味主食之一,要把扁豆或豌豆泡胀,加水磨成浆汤,然后熬开下面条,出锅时加上葱花和香菜段,用辣椒和香油提味,再用腌黄豆或熟花生碎佐餐。
  小时候要吃粉浆面,往往邻里齐动手,用小石磨把泡好的豆子反复磨成汁,用水桶接了,一桶桶的提回各家去煮。
  不过我祖母说她小时候吃的粉浆面条不是这样的。那时更穷,村里卖凉粉的人家,做凉粉剩下的豆浆舍不得扔,有时放发酵了,分给左邻右舍,大家做酸浆面条,改改口味。
  这里既没扁豆碗豆,更没小石磨。因材制宜,用蒜臼把生花生捣碎熬浆汤,下手擀面。昨天二妗送来了泡好的干菜(野雪里蕻),我把它切段,和葱花姜丝一并用热油炒了呛锅了。没有腌黄豆,我有自制的辣椒油和酸豆角。
  山寨版的粉浆面条出锅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5 14:51:09
  和胡辣汤一样,粉浆面颜值差,不能引起人的食欲。
  我们这一带的传统饭食,在“色”上往往有欠缺。可能因为这一带千年来灾荒兵乱,人穷心乏,只想填饱肚子,顾不上讲究吧。
  不过,家乡的饭虽其貌不扬,但实惠,足够美味,值得细品。就像这粉浆面条,底味是豆子醇厚微涩的香,加上香油的清香,辣椒油的香辣,腌菜的微酸……吃上一碗,暖胃驱寒,回味幽长。
  嗯嗯,自吹自擂,让人笑话啦。
  不过,味道这东西,本来就凭人的主观感觉。各地气候物产不同,人的口味也有别,不应该有高下优劣之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5 15:21:30
  吃饭时又一阵小雪,现在雪停了,太阳云层中透出脸来。杏树枝头是这样的。
  
  只不过给你一丝灿烂
  你便含着泪水一一微笑
作者:u_112569057 时间:2020-02-16 00:13:45
  文字很美,读起来像散文一样。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3:52:52
  家乡的天空倒是澄澈无云,只是风很冷。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4:27:46
  雨雪过后,后园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菠菜和大青菜明显蹿高了;前几天栽种的生菜苗也精神了,应该是扎下根了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4:45:09
  午后找个背风向阳的墙根,窝下来晒暖儿。
  记得小时候的冬日,常见村里老头儿们蹲在土墙根儿晒太阳。他们靠着墙,叼着烟,抄着手,聊着天,十分惬意的样子。
  我很向往那样的生活,经常也学他们,靠着南墙根,和小伙伴们晒着暖儿“挤油油”(小时候我们这一带的游戏),常把衣服在土墙上蹭脏蹭破,被母亲骂没出息。
  一直胸无大志,没有出息。
  现在好像实现了愿望,过上了向往的生活。嗯,再穿个大裤棉裤就齐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4:48:10
  风摇着樱树枝,太阳却用它们在东墙上作画。
  嗯,是抽象画还是国画?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4:52:34
  天这么蓝,不多仰脸发发呆对不起这样的时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7:50:40
  红豆和紫薯干闷在砂锅里,又做了两个大饼。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7:58:23
  夕照下,杨树微醺,梢头酡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8:14:47
  我的晚饭,真正的清粥小菜。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6 18:51:54
  晚饭后出去走走。太阳已沉下平芜尽头,只留下一段灿烂的暮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7 16:14:03
  市里连继两天没有新增病例,好现象,拐点就要出现了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7 16:19:25
  天气一如既往的好,阳光明媚,天空碧透深远,明净如拭。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7 16:32:57
  院子里洒满阳光,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特别说明:这朵蒲公英不是前几天拍那朵,那朵已蔫了,马上就变小绒球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7 16:42:40
  涯叔大约怕眼馋,我拍的菜死活不让传。菠菜、黄心菜、大青菜长得郁郁葱葱,鲜嫩可人。
  中午就吃的菠菜捞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7 17:36:30
  今天中午擀了好多面条,有些累。
  上午两个表弟溜到这里玩,想得瑟一下厨艺,于是给大家做手工打卤面。
  和面时用水多,面软了,就又加面粉掺一下,结果面和多了。
  想起我们乡下的一个笑话:
  有一家三口人正在各行其事。
  正和面的女儿厨房里喊:“妈,面和软了,咋弄?”
  母亲边缝被子边摇控指导:加面。
  一会儿,女儿又喊:“太硬了,擀不动,咋弄?”
  母亲:加水!
  一会儿女儿又喊:又软了!一一加面!
  ……
  不一会儿,女儿喊:妈,坏了,面块大得盆盛不下了!
  母亲大怒:你这个没材料的!要不是我把自己翻进被子里出不去,非打你不可!
  父亲更恼火:要不是我垒猪圈忘了留门儿,出不去,我打死你们这没材料的娘儿俩!
  “没材料”在我们这里指没头脑,做事缺少规划。
  唉,我就是那个没材料的傻闺女啊!只是我妈,自恃甚高,常嫌我塌她的台,责备我:也不知随谁,这么笨!
  随谁?俺爹呗!
  偷说个我父亲的轶事吧:
  许多年前,父亲连着干了两天活:第一天,锄了油菜地里的草;第二天,给油菜追了肥。我的祖父去地里察看,才发现我家油菜被草掩了一一他把功都用在邻家地里了!
  一一我没材料是有原因的哈。
  父亲不太喜欢务农,退休后他们就进城住了,只是逢年节才回乡下一一这点儿,我倒不随他。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4:12:18
  县里已经四天无新增病例,但是全市又新增了一例,还不能放松警惕。
  天依然很蓝。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4:21:32
  今天到表妹家喝茶。
  
  表妹的养殖场离我们这里只有千余米。她们住在场里,院子大,除了养殖,还有大片空地种菜。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13:50
  表妹喝茶比较讲究,她说用玻璃杯品不出茶香。
  我一般这样喝茶。
  
  《红楼梦》中妙玉对品茶有妙论:
  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了,三杯便为饮驴饮骡了。
  唉,我这样喝茶算什么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31:06
  表妹还养了很多肉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32:47
  院里的菜很丰富。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39:34
  蒜地里还长了肥嫩的荠菜。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48:46
  下午妹夫杀只鸡,留我们晚上蒸鸡吃。田居的日子虽然辛苦,但也足够富足愜意。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16:53:50
  院子里石榴上有只小鸟,见人也不怕。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8 22:28:55
  晚饭大家在一起做了荠菜蒸饺和蒸鸡。表妹善做蒸鸡,家族中一绝。新挖的荠菜做馅,蒸饺味道鲜美极了。
  晚饭后又聊了好一会儿,回来已经很晚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9 14:51:34
  今日市里和县里都没新增病例,小道消息说再过十天就能解封了。希望就在不远处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9 15:43:12
  一会不玩手机,工作就落了后。
  工作群里又有了新的学习任务,别人都完成了。赶紧学习完毕,截屏发到群里。
  中饭做了疙瘩汤。
  
  这是一种小众面食,即使在我们县里,也只有东部几个乡镇常吃,所以又被称为“东乡疙瘩汤”。
  疙瘩汤顾名思义,就是煮的面疙瘩,我们这里一般是夏季常吃的。
  做疙瘩的面要和得非常软,还要多醒一会,把面醒得极有韧性,能扯出丝来。
  疙瘩汤的标配是茄子、青辣椒、番茄、苋菜和荆芥。茄片沾上面粉煎黄备用,炸辣椒丝,炒番茄丁出汁,锅中加水煮开,开始扯疙瘩下面。
  扯疙瘩是个技术活,不小心会扯成大面块,手巧的主妇能把面扯得薄如蝉翼。面在沸水中煮开,再下煎茄子、苋菜,出锅时放荆芥,滴香油。
  我扯的面疙瘩太大了。没有苋菜和荆芥,就用青菜和芫荽代替。辣椒油远没有夏天的青椒辣味正。
  不过,面疙瘩挺筋道,味道也凑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9 15:53:07
  多云天气,但午后还挺暖和。
  黄瑞香在开花,院子里有了淡淡的花香。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19 15:55:40
  再看看杏树,枝头变化似乎不太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0 16:25:05
  我们正一天天地向春天靠近。
  
  用手机记录一枝杏花的开放。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0 16:28:04
  昨日雨水,春更近了。
  柳树芽苞欲展。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0 21:36:12
  天公未能行雨,人间幸得春风。
  钟老昨天的笑容,扫去了一冬的阴翳。
  今早一看新闻,希望更近了。
  云淡风轻,天天都是好天气。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0:52:43
  今天道路解封了,但通往各村的路依然没有撤卡。
  据说县里又增加了疑似病例,不知真假。又有点担心了。
  上午忙着报表,不小心把原始表格删了,重新造了一个,打了一上午电话核实情况,忙得头晕,中饭随便吃了一点。
  下午想透透气,步行回家看看。

  
  麦子已经起身了,很多喜鹊和斑鸠在麦田里飞落,温暖柔和的午后阳光下,田野里生机盎然。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1:00:39
  小路旁的冬青树,发出了殷红的嫩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1:11:51
  村里倒是一派祥和,还有人在家门口聊天。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1:14:46
  我家的大樱桃枝上,花骨朵很多,看来今年要结果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1:19:32
  暮色中回来。
  
  倦鸟归林,被我们惊扰了,在稍头乱飞。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1 21:51:44
  今晚院子里弥漫着花香。不用看,应是黄瑞香开了。昨天去看,它只是零星地开几朵,有了淡淡香气。只是一天不注意,花香就散满了院子。春天真的来了呢。
  这安静的夜,风不太冷,还带着花香;星光闪烁,夜空也显出幽蓝色来。碧空如水夜云轻。能让人萌生一点诗情来。

  哪里有世外?这俗世里的片刻安稳,不知有多少人付出艰辛的努力,甚至生命。
  只有祈祷疫情快点过去。到那时,山河无恙,所有人岁月安稳。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2 10:39:11
  今天的黄瑞香,快开满朵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2 14:41:03
  中午炸了油条和糖糕。
  
  油条是我们这一带家庭常做常吃的,一般都会做。今天我做的油条剂子大小不一,下锅又把压好的两个剂子炸散了,若是我妈看到又要批评我了。
  倒是糖糕做得很成功。
  总结一下经验:烫面后加植物油和面,晾凉后再做,小火慢炸。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2 21:16:47
  今天的糖糕很受好评。我烫面做糖糕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五十,这次成功也算瞎猫逮住个死老鼠。用糯米粉做炸糕成功率挺高的,但从口感上来说,还是烫面粉好吃一些。今天烫面时用桂花糖代替冰糖,馅料中又加了熟黑芝麻,咬一口外酥内糯,又甜又香,还有桂花香气。
  小时候爱吃甜食,是受了祖父的影响。祖父爱吃各种甜点心,尤其爱糖糕。那时一般家庭不会做这个,每次赶集,父母常捎回几个糖糕给祖父。祖父总会分给我和弟弟吃。糖糕又酥又软,咬一口掉碴,同时那浓甜的糖汁流到下巴上。祖父用粗糙的大手帮我擦去糖汁,眼睛里溢满慈爱……
  曾暗下决心,长大了每天都给爷爷买点心,做糖糕。可我还没学会做,祖父就离开了我们。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2 21:24:49
  刚才外面响起防疫宣传车的鸣嘀声,似乎还在驱赶路人赶快回家。形势又紧张了吗?今天市里和县里都没新增病例,道路解封了,打工的人已经开始离家了,才舒了一口气。千万不要再有新增病人啊!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3 12:42:23
  天依然很好,有风,但不冷。市里和县里都没新增病人。但据说几十里外邻市一个村庄有人感染了,防控还是挺紧张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3 21:11:28
  上午去看杏树,发现杏枝被剪掉了许多,好多未开放的杏花蕾呀,心疼了一阵。准是被我家那位修剪了,他说过要“疏果”的。
  找了几枝插水中,不知还能开花不。
  
  我天天拍那根杏枝,也被剪掉了。重新找了一枝观察,深红的花萼襁褓中,已微微露出胭脂色的花瓣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3 21:17:57
  不愿去超市,眼看储备的食材消耗怠尽,饭桌上快断荤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3 21:33:11
  扒拉冰箱盘点一下,只剩下一些牛蹄筋和几块咸鱼,真得硬头皮去采购食材了。
  其实我本来就不爱吃荤,后园里还有一畦菠菜,一片大青菜,半垅黄心菜,大姨送的白菜还有两棵,完全可以应付一阵子。但那位不太乐意。
  明天去超市,压力还挺大的。疫情紧张以来,除了从僻静的小路溜回家去两三次,我还没敢出去过,更别说去人流量大的地方。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4 21:42:44
  今天二月二,龙抬头节。
  一大早,周边的村子就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我知道,这是为离家的人送行的。
  我们这一带的习俗,过年后有人要出门,家里要放鞭炮讨吉利。往年从正月初六开始,青壮年们开始外出打工或做生意,短暂的热闹后,村子里又渐渐冷清起来。正月十六是好日子,最后一批打工者离家了。寥落约村街上只剩下满地的鞭炮碎屑,空气里满是离愁。
  这场疫情,阻止了游子的脚步,家家却难得地团圆一个多月,村子里仿佛回到二十年前,祥和、热闹。
  但生活还要继续,呆在家中钱从哪里来?前两天交通恢复了,大家又纷纷要离家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4 22:04:34
  我们这里的风俗,二月二,撒墙根,煎馅食,剃龙头。用草木灰撒墙根,引龙虫;煎萝卜丝馅饼,据说能煎掉蚰蜒等毒虫的爪儿;一个正月不兴剃头(据说正月剃头死舅舅),二月二大家争着剪头发。
  早起没找到刮刀,萝卜丝是切的,粗细不一,口感大打折扣。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4 22:16:57
  头发长成了鸡窝,也不敢去整发型。不过理发店也不开业。
  没有草木灰,也没撒墙根。祖父在世时,对撒墙根儿非常看重,头两天就从灶膛底搜集好一箩头的细灰,二月二一大早,把家里里所有墙根儿都认真撒个遍,还要到场里去撒麦秸垛根儿。邻居毛大爷更认真,撒完墙根儿,还要在场里撒几个大圆圈,里面用灰撒出“麦”、“玉米”等字样来,代表各种粮仓。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4 22:24:30
  今天是大侄儿生日。一转眼,小家伙长成十五岁的大小伙了。特殊时期,没法订蛋糕,超市买了一些鸡腿回家做饭去。
  还是家里像过节,家家屋根都撒了灰。我妈没存灰,大娘一大早把我们家屋根儿都撒了一遍。早上我妈还炸了萝卜丸子代替馅饼,萝卜丸子外酥里嫩,好吃极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4 22:37:11
  一进二月,真是进春天了呢。天空阴沉欲雨,气温却回升了。该换春装了,可我从城里回来时只带了冬装。只好脱掉羽绒服,把毛衣当外罩穿。
  回家路上,看到油菜开花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5 20:58:23
  今天管控很严,宣传车来回巡逻。
  市里连续六天没新增病例了。胜利在望,更不能松懈,镇上从前天要求大家七天内不许上街。
  阴天,有少许降温,也不太冷。黄瑞香开满朵了,满院香气。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5 21:02:26
  杏花快开了。前几天我搞错了,以为深红的花萼下那层胭脂红是花瓣,原来是又一层花萼,今天裂缝里露出这层白色的才是花瓣。
  
  嗯,我都忘了,这是一棵白杏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5 21:16:16
  看来花真的要开了。
  不过,我们这里有农谚:九尽花不开,果实堆满街。大约是说冬至八十多天(冬至交“九”),也就是惊蛰过后,气温回升才会稳定,不至于倒春寒。果树过早开花作果,往往会因倒春寒果子受损。
  大概因为暖冬,现在刚到“八九”,杏花就要开了,杏子不知能不能躲过春寒。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5 21:22:41
  上午把煤炉生着火,用砂锅把新买的羊肉煮了,中午就做了羊肉汤。感觉超市里买的羊肉不如在市场里买的本地羊肉,膻味重,肉质发泡。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5 21:48:18
  下午去挖了荠菜。晚饭后择洗干净了,准备控干水明早蒸吃。
  我们这里喜欢蒸菜。和湘菜中蒸下饭菜不同,我们这里蒸菜算是主食。这大概也是源于以前穷困,家乡人不得不用野菜拌面蒸熟代替馒头充饥吧。和许多风味美食一样,蒸菜现在也是家乡人爱吃的一道美食了。
  我们这里一年四季都有应季菜可蒸。冬春时节荠菜正好,用面拌了,隔水蒸熟,加蒜泥香油拌均,吃起来非常味美。不过,我觉得蒸荠菜稍嫌干,面条菜(麦石榴)蒸出来干湿度正好合口,但面条菜藏在麦苗中,量也少,不及荠菜随处可见。我从后园里拔了几棵老菠菜。菠菜水份大,单独蒸容易粘,用来综合荠菜正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14:04:51
  早上在鸟叫声中醒来。四野里到处是斑鸠的叫声,是不是又到了它们求偶的季节?
  今天市里没有新增病例,继续保持啊!
  天阴,比昨天冷,但没有到上冻的程度。有小雨星飘到
  脸上,凉凉的,但地上没有雨的痕迹。
  路上有了机车的呼啸鸣嘀声,好怀念刚过去的正月里的安静啊,没有机动车的喧嚣,生活安静、怡然,天蓝云白……打住!这是多么反社会的念头!武汉人民咋过的?全国人民咋过的?
  呃,我坚决抵制病毒,支持经济发展,但我也想要美好的环境一一是不是要求太高了?那就不用理我痴人说梦了。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14:12:54
  院子里环境还不错的嘛,瑞香花香怡人,杏花玉兰含欲放,丁香枝上也缀满花蕾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14:22:49
  午饭一个人吃,简单点,蒸荠菜。雪沫乳茶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苏轼是美食家,大概是黄州猪肉吃腻了,此番经过泗州,偶尔吃一次野菜,味觉一新,遂道出人间真谛:有味是清欢。
  嗯,对于我这样的乡野人来说,深以为然(只从吃上说)。
  
作者:ab龙的传人 时间:2020-02-26 21:10:00
  好顶!楼主是驻马店吗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