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这个别样的春节生活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08 14:33:29 点击:18484 回复:5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21:47:57
  下午步行溜回家,小雨星仍是有一滴没一滴地飘着。走在乡间小路上……一路放歌。经过一个故河湾,看见柳树发芽了。
  
作者:sswxj321 时间:2020-02-26 21:55:25
  出了正月了。时间真快。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22:01:37
  在老河湾里发现一种草,是小时候常见的一种野菜,现在很少见了,我们叫拔浪鼓子的。这种野菜嫩时味微苦,但口感爽滑,适合用水焯后凉拌,我奶奶说春雷过后就更苦,不能吃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23:07:49
  不知道这种植物的学名。
  其实家乡人似乎懒得给事物起名儿。我小时候,季节没有大名儿。春天叫“过罢年儿”或“天暖和了",夏天被称为“麦罢”或“天热了”,冬天则称为“天凉快了",而冬天叫“天冷了"。时间也没正名儿,上午叫“吃了清早饭儿”,下午叫“吃了晌午饭儿”或“后晌",晚上叫“喝了汤”(我们这里吃晚饭叫“喝汤”)一一称呼就是这么直白。
  至于野草,很多常见的都没正而八经的名儿,即使有名儿,也是随便起。麦石榴叫“细面条”一一大约其叶子细长;蒲公英叫“鹅儿食”一一幼鹅爱吃;枸杞叫“田田芽”一一常栽在两块地沟中分界限的;田间有一种野草,根系特别发达,难以拔掉,被叫作“老驴拽",长大才知道叫稗子草。
  而这种野菜叫“拔浪鼓子”,不知为什么。

  不过一些野草因为长在田间,都被除草剂绝迹了。我已好几年没见过这种野菜了,今天看到,倍感亲切。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6 23:15:14
  晚饭后天黑透了,来时路太偏僻,我感觉晚上走瘆得慌,只好沿大路回住处,转了八里路。所幸出了村庄后,一路遇到几辆车呼啸而过,并没遇到人,不然又要担心了。回来后赶快洗手换衣消毒。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2:27:58
  夜里下雨了。半醒半睡中,雨声滴嗒到天亮。阴沉了几天,雨终于落下了。好雨知时节,真是一场好雨呢,小麦有些旱了,前几天见田里有人浇麦子了。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雨声中,梦都是愉悦的。
  早起有点冷。宣传车还在往来宣传巡逻着,为家乡的管理者点赞。
  今天市里没新增病例,但全省范围还有一例,正要小心。
  小雨还在下,看样子雨量很小,希望今天能下大些,把地浇透。
  杏花仍是含苞待放,微冷的天气,影响了开放的速度。不过也好,过早开花会影响果实。
  
  杏苞带雨,看上去很清新。瑞香花上也挂着水珠儿。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3:36:25
  午后熬一小锅奶茶。不大喜欢喝纯牛奶,加工一下作下午茶。
  
  用红糖炒的焦糖,又加了一些糖桂花。嗯,我做的是桂花焦糖奶茶,有奶香,焦糖的微苦,还有淡淡的桂花香。热腾腾的,喝了两杯。请那位品一下,他说是咖啡。他以为一切有苦味的饮料都是咖啡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3:52:32
  喝下午茶?你以为我的生活多小资?其实我不大喝茶的。我妈年前买了好多箱纯奶酸奶火腿肠,准备年后走亲戚用的,结果今年亲戚没走,纯奶也没谁爱喝,怕浪费了,我才出此下策的。
  一一多么俭省会过日子的人啊!
  嗯,想起小时候看到过一则笑话:出门在外的王二哥回到家,王二嫂就向他自夸:“你出去这一年,不知道我在家多俭省,饭剩了我也舍不得扔,用猪油葱花炒炒,半夜里吃。”王二哥也不甘示弱:“我在外面也省啊。我怕鞋底儿磨烂了,舍不得步行,都是雇车出门儿。”
  我是不是和王二嫂有一拼?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4:25:03
  不过要说说我的糖桂花。这一瓶糖桂花还是大前年秋天存的。院里有一棵桂花树,每年中秋前后满树碎金,芳香扑鼻。我们这里生活较粗糙,不懂得食英咀华的,只是想保留一些桂花香气。一开始,我把未全开的花摘下洗净晾干,用蜂蜜泡了,但桂花老是浮到蜂蜜上被氧化成褐色。后来我在玻璃瓶里撒一层桂花压一层白沙糖,最后密封。现在两年多过去了,瓶底两层被糖封住的桂花还是金黄色的呢。做馒头甜点,我都连糖带花地挖出两勺用上,味道不错。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8:23:00
  下午发了面,准备蒸花卷,可是没有蒸锅,临时决定生煎花卷。出锅效果不太好,又改变主意:煎包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19:12:28
  正好有洗好的荠菜,忙泡粉条,炒鸡蛋,加半根胡萝卜一起切碎拌馅。用剩下的发面,包好了包子上锅煎。
  

  
  三鲜素煎包出锅了,味道不错。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7 21:57:24
  夜雨潇潇,听曲读书。陆游说:诗成雨声灯影里。不会写诗,脑海中忽然蹦出一首诗来: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不知为何,忽然想落泪。并不是被韦应物对朋友的体贴感动。似乎天生无志,只想乡野间简单平静地生活终老,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只愿活得自在一些,我甘心“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的清贫。
  只是,人生总难如愿,有大多责任,你必须在尘网里挣扎。有时,不由会想:到底为什么要结婚要家庭呢?蝜蝂一样活着,这是我该要的生活吗?
  这场疫情,却让我能在这个春天呆在乡下,那人也难得地消停了,似乎接近了我想要的生活。可是,还要回城,还会有一也鸡毛的日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3:09:19
  早上在喜鹊叫声中醒来,知道天晴了。喜鹊报喜也报晴呢!昨天中午雨停了一会儿,太阳刚从层云中透出一点光,四周都是喜鹊聒噪声。
  是多云天气,太阳钻进云里,还是挺冷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3:28:38
  不过,春雨初霁,万物欣然。斑鸠在田间唱着,喜鹊在枝头叫着,草芽从砖缝里使劲往外钻着,瑞香依然送香。一切都很美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3:40:13
  门前的小河水,也丰盈了一些。一只优雅的白鹭立在水边,哲人般思考着什么,我刚想靠近,展翅高飞了;几只灵动的野鸭在河中央嬉戏,我调好镜头,忽地贴着水面远去了。水面只有些余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3:49:54
  镇里宣传巡逻车仍在巡逻宣传,今天全省病例零增长,但防控仍不放松。再次为家乡的管理点赞。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4:03:35
  上午电脑办公,手被快冻僵了,赶快煮了奶茶暖暖。
  今天炒糖火候不到,奶茶有点甜。
  手痒又浪费两张报纸。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4:05:24
  午后云又淡了些,淡淡的阳光照着,暖暖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4:16:44
  沿着小河走走。
  这些年环境保护成效不错,河水又清澈了,几乎和我小时候的河水媲美了一一好像比不上,我们小时候在河边放羊玩耍,渴了可以直接捧水喝。

  
  河叉的夹角里,就是我们村子的田地。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14:29:09
  小时候河边放羊,经常草地上玩耍。那时春天,向阳的草坡上开满了苦菜花,漫坡嫩黄。我和小伙伴们常躺在草坡上,嚼着茅茅针,闻着花香,不知有多惬意。
  现在的草坡,嫩草正从枯草丛中泛出绿意来。如果能在老家生活,我也要养两只山羊,闲了就来这里放羊,困了就睡在花香中……呵呵,就算做个梦吧。
  有人在对岸撒网,不知撒到鱼没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20:48:53
  晚饭后又看见一只白鹭立在河边,仪式优雅从容。拿出手机想拍它,却飞向对岸去了,镜头里是它展翅的身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8 20:58:44
  回到院里,抬头一看,新月升上了杏梢头。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又想起这句诗。
作者:失向来之烟霞啊 时间:2020-02-29 10:18:00
  喜欢你的文字,请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zxb661119 时间:2020-02-29 15:57:19
  尾尾道来,文采满屏。
我要评论
作者:hongtushang 时间:2020-02-29 16:35:06
  @淡月半帘 2020-02-08 23:05:23
  其实,学做饭,这位大娘也不少教我。少女时,我妈嫌我手笨,也是一心让我学习,不愿教我做饭,倒是大娘常指点我。这位大娘,脾气硬,个性强势,但对孩子极有耐心。
  -----------------------------
  文字之间能看出楼主是饱读诗书之人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9 22:15:46
  天晴得不错。气温回升,杏花萼已裹不住花瓣了。
  
  全省病例零增长,希望越来越近。宣传车仍在宣传着,防控不放松。
作者:丁香空结雨中愁77 时间:2020-02-29 22:31:44
  楼主很雅致的人呐,文笔甚佳,娓娓道来,很是吸引人。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9 22:42:27
  又回家了。小路泥泞,开车从大路回去的。到村口卡点登记就放行了,可见是有点松口气了。
  家里三个小伙子,两个小的学习,大的监督,挺和谐的气氛。
  市里已经十余天无新增病例,大家开始串门聊天,孩子们在街上玩耍。因为疫情,还有大部分青壮年人留在村里,这个春天,村子里少见的热闹充实。
  妹妹带着小外甥女从省城回了来,一是怕外甥在老家学习不自觉,更是想趁机在老家呆一阵。平时父母也住城里,每次回家她也只能到县城。她说:不回村里,就感觉没回过家一样。
  一一和我一样,父母在县城小区里的家,只是房子,村里,才是老家。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9 22:49:14
  其实房子破旧,院落简陋,可是恋乡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29 22:57:28

  
  傍晚时分,东邻西舍炊烟袅袅,街上传来孩子们嘻闹声。家乡,似乎还是梦里模样。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1 18:47:13
  今天一大早回城处理工作上的事,在大街上忙到下午四点。饭店都没开张,午饭没得吃,一直撑到回到乡下家中吃晚饭。
  城里卡点管控挺严,出入必须登记,若非必须,不许通行。但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不知从哪里来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1 18:56:50
  任务一完成,回城里家中拿几件薄衣服,又赶回乡下。
  路边有两棵桃花正开了,柔和的夕照下,灿然怒放,绚烂无比。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1 19:43:22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眼前情景,正好是一首杜诗。
  陶醉中,那人说:这哪里是桃花?毛李子罢了。
  嗯?毛李子什么玩意儿?
  趁机给我普及了果树知识:没经嫁接的李子,叫毛李子;没嫁接过的桃树叫毛桃子;没接过的梨树,叫棠梨子。这些树花期较早,花普遍较小,结果少且小……
  这是科普吗?
  唉,煞风景。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1 21:09:40
  回到往处,赶快做晚饭,早上七点到下午六点没吃上饭,饿坏了。
  
  我不太爱吃豆腐,豆腐却是那人的命。尽量满足不同的口味,豆腐煎黄后加上我爱吃的小白菜炖。另一个是蘑菇炒粉条。那人弄两兜菌种忘在储藏室里,春节期间陆续采了几次蘑菇吃,这几天没管它,没想到今天发现蘑菇长得跟猪耳朵似的,老了。用红薯粉拌过煎炒粉条,味道不错。
  呃,其实是我饿了,不挑食。
作者:艾篮子 时间:2020-03-01 21:52:48
  楼主文笔流畅,看着特别舒服。
我要评论
作者:夜色微凉2019 时间:2020-03-02 08:54:12
  同为河南老乡,很多语言习惯和风俗很相近,倍感亲切。语言优美而朴实,猜楼主定是语文老师一枚。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09:27:10
  抱抱老乡哈。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1:07:13
  终于闲下来,听曲发帖。

  
  天微冷,挡不往杏花要开的欲望。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1:30:08
  回家哄小外甥女。四个破小子,就这一个女孩儿,一大家子的宝贝。一提到她,心都是软软的。
  我妈又炸了萝卜粉条丸子。话说我妈嫌弃我笨是有底气的,她做事用心,我们这一带的家常饭她都能做得比较好吃些。就说炸素丸子吧,她独创烫面和萝卜丝粉条,丸子炸得表皮香酥,里面软糯,非常可口。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1:54:26
  午饭后抱着小外甥女在大门口玩耍,西院的龙龙爷过来逗孩子玩。
  由于封村,一个月以来,老人的女儿不能常来,大部分都是他一人生活。
  一开始我挺担心他的,电话让弟弟和父亲每天去他家看看。父亲和弟弟去上海后,有次和我妈电话时问及他,妈说:他身体好着呢,每天早早起床开大门。有天站在平房顶上看他家没开门,忙喊你大娘一块去看他,喊了一歇子门,前后院出来几个人忙找他。原来一早戴着口罩出去锻炼了。八十多了,还讲究着呢!
  看来老人心态不错,没有被老年失伴的打击击倒,仍是满面红光,腰板硬朗。就是耳背了,问他能做饭吗,他大声说:会,我根本会做饭!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11:00
  傍晚回来,夕阳西下,荠麦青青。
  

  https: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12:01
  新月也升上了中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18:18
  路上长出了许多车前草。
  
  这种草不怕踩踏,田间小路上随处可见。它是清热利尿的良药,也是野菜。记得小时候,李花开时,奶奶常带我挖嫩车前草,回家蒸菜吃。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19:42
  过桥时太阳已经落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32:38
  刚到家,二舅家的小表侄儿就跑过来玩。
  小侄儿快一岁半了,因为封城被困在老家,反倒不生病了,表弟他们索性解封也不回城了。
  这一个月来特别爱找我家那位玩,一天不见都不愿意。二妗说,一看见我们亮灯(他们家二楼后窗正好对着我们院子),就闹着要找姑夫。
  小家伙在院子里跑得可欢了,虽不会说话,各种肢体语言表情达意,我家那位都能理解,总能满足他。怪不得他们爷俩好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2 22:38:11
  小侄儿玩了一阵子被哄回去睡觉了。我回到屋里,发现瓶里的杏花开了。
  
  忙到后院去看杏树,月下花苞欲裂,真比早上膨大了许多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3 13:57:35
  今儿个天阴沉沉的,微冷。但向阳的杏枝还是绽开了花瓣。
  
  全市十五天没新增病例,胜利在望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3 15:39:02
  忙活一上下,中午包韭菜饺子。
  我不爱吃饺子,也不善包饺子,但那人特别爱吃。我擀面皮,他包。很糙的手工呵。
  
  韭菜、荠菜、豆腐、鸡蛋混搭馅,味道还挺鲜美。
  
作者:zbswdc001 时间:2020-03-03 22:14:44
  生活的流水账,好贴!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10:44:13
  林外鸣鸠春阴散,屋头初日杏花疏。
  斑鸠的咕咕声此起彼落,田间林梢唱和着。天晴得真好,杏树朝南枝头杏花绽开花瓣了。
  
  背阳的枝上还是这样的:
  
  但让人沮丧的是,花刚开,就有花瓣飘零了一一这花期也太短了!
  
  唉,惜花常怕花开早,体会到辛弃疾的心情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10:58:09
  昨晚的担心也被明媚的春光驱散了。
  昨晚发热,37度2。虽然感冒发烧是常事,但这个时期意义非常。又惊又怕,各种担心。马上回顾两周以来活动规迹以及保护措施,好像并无漏洞。但就是刚才不久抱着小外甥女在门口站,几个邻居过来闲聊,我基本保持了距离。但一位老嫂子(年龄比我妈还大)太过热情,劝我要二胎(大嫂你也不知咋想的,我和你女儿差不多大小,你女儿都是做奶奶的人了),一再往我身边靠。但这位大嫂自封村以来也没接触过可疑人啊!
  一夜担心。今早再量体温,正常。嗯,才想起来自己穿薄了,本来爱感冒。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10:59:14
  天真蓝,一只白鹭飞过天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21:52:46
  从中午忙现在,忙得头晕。
  本来中午一个人吃饭,煮点昨天包的菜饺,准备简单吃点饭,下午煮茶,晒晒太阳喝茶驱寒气呢。饺子才煮好,还没顾上吃,电话来了。我二舅急吼吼地告诉我,城里饭店都没开张,公司来了几个外地客户没地儿请人吃饭,只好带人家回来吃。要我帮二妗擀捞面呢!
  哪里是要我帮忙?分明要我做饭呢。我忙问:你们走到哪里了?二舅说还有十多分钟到家。
  我一下慌了神,和面擀面我可不在行啊!
  刚放下手机,二妗就过来了,各种抱怨,什么面条铺关门了啦,什么轧面条机坏了啦,什么二舅一张嘴就知道吃饭啦。知道她也指望不上,我乎忙脚乱地和好面,又把木耳金针菜泡上。让她去择菠菜,剥蒜。
  其实我也不善做饭,但是我二妗还不如我。自结婚后和外祖家相邻,头几年外祖母在世,二舅家待客靠外祖母;外祖母去世后,基本上来客就要我和大表妹做了。后来我搬到城里,只要节假日回来,我二妗就不想做饭。
  我不胜其烦,但不能眼见影响我二舅生意啊。面块太大了,分成三剂擀。面没饧好,手腕累得疼。擀第三剂时,那位开会结束,也从城里回来了,自结奋勇帮我擀面(其实他更不会擀,只是想赶时间),我腾出手做卤,可是出去一看,二妗菜没择,蒜没剥,不知回去忙啥了。我叹了口气,择菜,剥蒜,洗菜,切面,做面卤,一锅锅端他们家去。
  刚坐下喝口水,电话来了。原来好友见我没在微信工作群里回复,提醒我开会的。好吧,赶回城里开会。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21:58:23
  开会,工作任务更重了。唉,网上办公天天头昏脑胀的,以后更要头晕了。
  电话打了几十通,信息发了无数条,同组讨论各种工作方式……现在还没完,歇一会儿来发帖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4 22:06:23
  虽然这样的工作形式忙乱,但弊中取利的是可以回老家办公。月下的瑞香,花香馥郁,让人沉醉。
  
  嗯,这是白天拍的,花球已全绽开了。
  这是月下的杏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5 21:28:40
  今日惊蛰。微雨众卉新,惊蛰春雷始。
  春和景明,鹭飞鸠鸣。
  只是从早忙到晚,没来及欣赏春光。每天做些毫无意义的工作,不知什么时候能实实在在上班。我留恋乡下,但更愿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国泰民安,物阜人丰。
  疫情什么时间结束呢?
  昨天去开会的路上,看到通往村子的主干道上卡点仍在,党旗飘扬。防控依然没有放松。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5 21:36:14
  中午回家吃饭,经过小河,河水清浅,成群的幼鱼在水中游动。
  
  沿河很多捉鱼人,滞留乡下,大约也是无聊。可是鱼这么小,现在不是休渔期吗?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5 21:45:31
  地锅炖鸡,炒糖色时电话来了,一慌神,炒焦了。我妈有点不悦。
  鸡炖得黑乎乎的,不好拍照。儿子侄儿直撇嘴,倒是小外甥吃得欢,满满两大碗。
  想着明天再买只鸡来做,将功补过吧。
  饭碗刚放下,电话又来了。赶回来电脑办公。小外甥女探着小脑袋往车窗里看,有点不舍的样子,也顾不上抱抱她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5 21:48:27
  忙到晚饭,活没干完,头晕眼花,歇会儿看月亮。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14:12:44
  上午阴天,有点冷。
  忙到中午顾不上吃饭,那人煮了一小盆粉,等闲下来,粉都坨成一团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14:18:17
  午后天放晴了,鸟儿喧哗起来。杨树梢上有两只什么鸟对唱特别嘹亮悦耳,大概是八哥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14:22:22
  杏花盛开,蜜蜂嗡嗡成韵。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14:24:41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14:29:19
  只是,花又落了许多。让人可惜。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6 21:49:21
  晚饭抽点空回家吃,又在七点整匆匆赶回忙活。
  累了,月下看看杏花。
  
  杏花繁,月下如一树春雪。花月两相宜,乡下春夜,真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3:25:21
  天晴得真好,还没起床,晨光把窗子染得通红。
  杏花怒放,引来许多不知名的鸟儿。
  
  这种小鸟,和麻雀大小差不多,体形纤巧,腹部嫩黄,叫声清脆悦耳,在花间欢唱,可爱极了。
  查一下,原来这就是柳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3:57:30
  今日休息,回家吃饭。
  中午手擀捞面,做了一小锅小酥肉粉条汤,捣了蒜汁,妈还炸了芝麻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4:41:44
  春和景明,村子沐浴在明媚的春光里。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4:45:41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4:49:29
  草木欣欣,时光安闲。
  
  墙根的蒲公英
  
  大娘院中的菜
  

  
  村头的楝树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7:45:20
  踏着夕晖回住处,回望村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屋头春鸠鸣,村边杏花白。
  幸而疫情没有太大影响,乡邻们仍怡然自乐。
  家乡的春天,平静而美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7:56:03
  今天气温回升,春意更盛了。
  柳醉春烟,杨梢泛青。

  

  
  月上柳梢头。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7 18:02:08
  一进院门,就见玉兰开了。
  
  早上出门时还含苞待放呢。
  
  杏花开得更恣意。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8 11:49:44
  今天那人一早去局里值班,独享满院春光。
  矇眬中就被鸟叫声催醒。麻雀和喜鹊等鸟的聒噪中,一种流丽宛转的啁啾声叫醒了耳朵,是什么鸟儿呢?音脆如黄莺,但比莺声还要宛转富变。静听它嘀哩啁啾一会儿,竟又做了一个满眼花开的晓梦。
  踏踏实实地睡个懒觉,深得孟诗意境。
  起床已日上三竿,不好意思吃早饭了,自己煮了一小锅奶茶在廊檐下边晒暖儿边喝一一小饿小困喝奶茶嘛,广告里都说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8 11:55:27

  
  去后院看杏花。
  昨夜无风雨,仍是花落满地。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8 12:13:02
  花开太美,美好得让人心疼。
  这个春,我用手机忠实地记录了这一树杏花的开放,现在,它要谢了,只希望花谢的过程不要太快。
  其实,院里的花,开得最早的是结香,所幸,它还在簇着花团儿。
  
  花香依然浓郁。蜜蜂、土蜂都在采蜜,嗡嗡嘤嘤,颇成阵势。
  正想拍蜜蜂呢,忽然发现一种奇怪的……昆虫,正在用它长长的针一样的嘴吸花蜜,它像一般飞蛾的样子,但尾巴扇形似有黑白相间的纹,它并不停在花上,身体悬空,它双翅振动幅度太快,以致于我以为它用针一样的嘴支撑身体呢!
  这是什么?蜂鸟?闪过这个念头,赶快抓拍。


  
  没等拍清,它惊觉飞走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8 12:18:29
  我陷入浓厚的好奇中。
  知道亚洲并没蜂鸟出现过,这种东西也不像鸟类,是什么呢?查百度才知道,原来是蜂鸟鹰蛾,果然是蛾类,一种害虫,在中国也是罕见的一种昆虫。
  百度有一张图,和我所见非常像。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8 12:21:56
  这个发现让我惊喜不已,百度百科上列举了全国各地近年来发现蜂鸟鹰蛾的一些事例,哈,我是不是也上报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虾儿山 时间:2020-03-09 00:15:34
  好文采,片片真实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1:58:11
  终于处理好俗事,却静不下来读书了,更贴。

  昨天下午回家哄小外甥女,几个邻居在院里说论,气氛不太对。原来大家都在讨论头一晚上的事儿。
  头天晚上莉嫂子教训儿媳小芸,演变成吵架,大家劝架拉架闹腾了半夜。
  莉嫂是我一个远房堂哥的妻子,人精瘦能干,脾气大,很强势。一家人在几百里外一个县城开废品收购站,据说收入可观。她有两个儿子,都已娶妻生子,大儿子大旗的家庭是她一块心病。
  大旗今年也三十出头了,早在十二年前经人介绍娶妻结婚,现在一双儿女都上小学。可他的妻子小芸,看上去还挺漂亮的一个人,婚后越发显现出智力问题来,更让人担心的是,两个孩子都有些问题。据说大旗很后悔这门婚事,近两年,大旗几乎不愿见小芸,非要离婚,都被莉嫂挡住了。大旗负气不愿跟父母,前几天跟同村的伙伴去上海打工,把妻子儿女扔给了父母。
  可能也是对小芸不满,莉嫂子前天晚上骂了她,没料到她强了几句,这下捅马蜂窝,莉嫂子非打她不可,被大家拦下。莉嫂子撒泼打滚,闹腾到半夜,最后以小芸挨打后赔礼道歉告终。
  这些事非,本来就是妇女们的谈资。大家议论纷纷,似乎都可怜那个小芸。我抱着小外甥女在家院里玩,她们绘声绘色地讲当时情景:婆婆多么厉害,公公多么窝囊,媳妇如何可怜……如一场大戏。
  我有点不解:“当时大旗他们也谈一年多恋爱,不了解小芸情况吗?”
  大娘说大旗婚前就要退婚,但被他妈强逼着结的婚。他妈怕送出的彩礼退不回来,也没想着这么严重,会影响后代。
  俩孩子这么大了,造成这后果,该谁负责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2:34:41
  其实莉嫂子也不容易。
  她是“换亲”娶来的。
  我的这个堂哥,姐弟四个,他老二,上面一个大两岁的姐姐,下面还有弟妹。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妈,到他十六七岁时,父亲又病逝了,姐弟四个成了孤儿。在亲邻的主持下,由他姐姐为他“换”了亲。
  许多人不了解“换亲”这种奇葩的婚姻形式,在二十多年前,这种结亲方式并不少见。一些有儿女人家(或穷困,或儿子残疾),为了给儿子成家,会找另一家有相当年龄儿女的人家,把自己女儿嫁过去,“换”回一个儿媳来。女儿嫁过去过得怎么样?管不了。为了儿子,女儿只是交换的工具。
  我那个堂姐换亲结婚后如何暂且不提(很不如意,她又没娘家人可诉苦,弟媳妇就是小姑子),但说莉嫂子吧,嫁过来时才十八九岁,家贫不说,又没长辈操心,也吃了不少苦,幸而上我堂哥人老实肯干,她也强势持家,日子越来越好。但也因为她的强势,又一手造成了大儿家庭困境,心里应该也是后悔的,所以迁怒小芸。
  可是,小芸又错在哪里呢?她想做个傻子吗?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2:43:39
  晚饭后经过她们家,小芸正站在门口,向我打招呼:“孃,你走吗?”
  她眼睛还红红的,我说:“小芸,好好听你妈的话。”
  她点点头,勉强笑了一下。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3:11:54
  唉,上天有太多错乱的安排。可悲的悬,有时候,明明知道幸福的方向,偏偏只能沿着那安排好的、未知的路走去。
  谁又能挣过命运的束缚?

  这个夜里,提到“换亲”,我又想起我的表姐。她是“转亲”嫁出去的。
  这个表姐实际和我同岁,是我大姑的女儿。大姑有两个儿子,我大表哥好不容易成了家,二表哥婚事搁下了。大姑一生愁苦,实在无力,于是,比二表哥小两三岁的表姐成了“转亲”的工具。
  转亲更复杂:要有三个有儿女的家庭,甲家女儿嫁给乙家儿子,乙家女儿嫁给丙家儿子,丙家女儿嫁给甲家儿子。这样三家都娶到媳妇了,一旦一家离婚,其余两家即使有感情也要分手。
  表姐转亲时我还在上学,结婚前曾来我家住几天,夜夜蒙头痛哭。我大姑大姑夫老实得近乎木讷,不会也不懂关心孩子。我妈劝表姐说:你实在看不上那个(她未婚夫),别太难为自己。表姐说:我愿意。我不能看着俺二哥一个人过。我就是想哭哭,在家不敢……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3:27:22
  还是不提这些了。

  屋檐下淅沥声渐渐没了,看来雨停了。
  在城里怕夜雨,一回到乡下就喜欢听夜雨。
  昨夜听雨,断梦里都是花开,好像去了林芝,遍地桃花。
  不能出去,眼中的花开是院里这几株。杏花春雨,花下才真正懂得这个词有多唯美。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09 23:42:08
  中午回家包好多韭菜饺子。
  
  包饺子时,妈又和我们讲起了小芸挨打的事。我和妹妹都有点担心小芸。妈说:你嫂子虽然打她,也疼她。她花钱大旗不管,都是你嫂子给的,还偷偷给她存了钱养老。
  我和妹妹异口同声反驳:这就是疼她吗?
  妈说:她亲娘都不管孩子死活,婆子养着还不能打骂两句吗?
  我想反驳,却无话可说。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0 16:23:04
  昨晚雨,今朝风。杏花落了一地。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0 22:07:51
  这个春,囿于院里,日日盼花开,花开了,就是这个结果。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0 22:30:47

  

  

  

  
  我只会用手机拍拍拍,想留住花影,古人早就用诗词表达心情: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嗯嗯,李后主早在千年前就把我的心情写出来了,咱不用写诗填词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0 22:45:52
  再看看院子里春色吧,别还没留意,都散了。
  

  

  
  玉兰、迎春和结香都开过,快要落了。
  
  丁香吐出了花穗,希望别开得太快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0 22:57:31
  天晴得很好。小河边走走,一群麻头鸭在浅水里嬉戏,
  
  阳光下,婆婆纳花开了,小蓝花米粒大,花儿多,也显得颇有阵势,草丛仿佛氤氲在蓝色的雾里。
  
  发现紫花地丁也开花了。
  
我要评论
作者: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0-03-11 17:28:12
  写得好~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1 22:27:28
  今天好友带着孩子来玩。好久未见,痛痛快快聊了一下午,工作耽误了,晚饭后补上。
  二十多年的朋友了。许多年前,我们是同事,大家在乡下工作生活,一起享受悠闲而平静的时光。后来,我调到城里,但假日里,我都会回到乡下,经常到她那生机盎然的小院,一起种菜,一起做饭喝茶;她也常来我的住处,陪我赏花听曲,谈天说地。享受有友情的日子,深深赞同:人生,几本书,一个朋友足矣。
  只是,前几年她城里买了房子,又要了二胎,节假日赶着进城住了,而我假日只想回乡下。这样,我俩如参商相错,难以见面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1 22:50:39
  我是个懒人,生活工作交谊,都只愿沿初始的路线,习惯地进行下去,不想有改变。
  怀念那些日子。春日廊檐下,一杯茶,两人消磨一个下午的光阴;雪后乡路上,为赏雪两人来来往往踏雪到上灯……
  我们都慢慢老去,俗事缠身,那些日子恐怕不会再有了。只怕友谊也如嚼过的甘蔗,只剩下回味。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1:37:39
  又被鸟啼唤醒。这几天院里来了新客,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枝间跳跃吹唱,黎明时桂树上真是千啭百声,令人心情也大好。
  只是杏花落了大半,枝上稀疏许多。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