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这个别样的春节生活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2-08 14:33:29 点击:18525 回复:5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1:42:10
  昨晚夜深不寐,见月色清朗,又在杏花下站了许久,落花悠然,拍出的照片还是花影团团,很繁盛的样。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1:48:48
  昨晚夜深难寐,见窗外月色清朗,索性赏月去。杏花下小坐,落花悠然,头上脚下都是花,月明花香,让人沉醉。
  

  
  拍下的照片,花影团团,很繁盛的样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1:57:16
  中午回家吃饭。天暖,宜吃捞面,手擀面还不错。
  
  因为两个小子不吃蒜汁,我改良了一下做法,没捣蒜泥,把蒜拍碎,和葱切成未,洒上白糖、盐、熟芝麻、辣椒碎,用热油激出红油来,再放生抽香醋开水调成汁拌面,效果不错。一向不吃面的大侄儿吃了一大碗。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2:06:58
  大侄儿一向不愿住乡下,这个春天被隔离在乡下,开始不太高兴,现在 惯了,每天网课后和他表哥表弟到村外走路,也结交了两个村里的伙伴,看上去挺高兴。
  我和妹妹眷恋着家乡,越住越爱,商量着凑钱盖房,多盖俩房间方便住。被否决了,我妈说平时并不住村里,没必要。
  不管她,等我弟弟回来再商量。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2:24:28
  傍晚沿着河堤到一个安静的河湾,春色渐浓,河滩已返青,野油菜开花了,羊群安静地吃草;一群野鸭水中嬉戏,见有人来,贴着水面飞走了。
  

  
  水静静流向远方,云在杨树梢悠悠舒展。

  
  一个男孩水边垂钓,他的两伙伴在河堤上柳哨。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2 22:31:02
  散步回来,那位熬红薯粥,我做手抓饼;后园里摘一把青菜苔烧了,配上腌的萝卜丁,又是一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3 20:43:16
  早上起风了,天又冷起来。
  杏树枝头杏花快落尽了。
  
  落花在地上铺了一层。
  
  这个冬春,我守着这株老杏,眼见它从冬天就育蕾,积蓄整个冬天,花盛却不过两三天的光景。
  繁华的结果就是凋零。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5 19:34:27
  杏花已经落尽了,树下的花瓣也干枯了。
  花开有多欣然,花落就有多萧索。
  昨天又降温了,有点感冒,这两天对诸事兴味索然,心情颇低落。
  今天晴好,午饭后在廊檐下喝茶晒太阳。
  这个冬春之交不少晒太阳,晒得脸手都黑了几个色号,还起晒斑。本来想着要恢复一下还可以的皮肤,但一到太阳下就慵懒得忘乎一切。管它呢,爱黑黑,爱老老,我高兴。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5 20:27:56
  晴空辽远,风轻云淡。
  

  
  治愈系的云,呆呆望天,莫名的负面情绪也随着云卷舒散尽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5 21:33:43
  二八月里看巧云。
  小时候春天跟祖母河畔挖野菜,她常带我坐在河埂上看云。云在天上变幻,我呆呆望着想象出各种物件和故事来……
  心情疏朗起来,随口一首……顺口溜:
  琼楼渐倾梅万丛,雪聚羽舒幻无形。
  凭君何法得自然,玉宇澄阔无西东。
  唔,就是胡诌,估计出韵了(平水韵我不熟)。
  减少欲求,放下繁密的心事,人就轻松快乐许多。
  很久以前,写下愿望:……冬夜围炉,春日负暄。
  (一向没出息,理想都是猪一样的哈:烤烤火,晒晒暖儿。)
  这些理想,在这个冬春,都踏踏实实地实现着,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5 21:44:17
  玉兰花也不时一瓣瓣落下。单看花落,很有诗意。
  于是我很配合地给自己沏了半壶红茶。
  只是我根本不懂品茗,我喝茶为驱寒。半壶热茶喝完,在太阳地里微微出汗了。对轻感冒,我的喝水疗法很有效。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5 22:28:02
  做晚饭去。
  红豆红薯粥闷上,和面做饼。
  为啥老做饼?家里没馒头了。
  我们这里一日三餐,中午吃各种面(面条面片烩面等),早晚喝稀饭一一水烧开,倒进面糊煮开,相当于汤,得有馒头充饥。
  没搬到城里以前,我也曾蒸过很不错的馒头。进城以后这里虽然也保留了灶具,但不常用,蒸馒头的锅找不到了一一找到估计我也蒸不好了。这段时间吃的馒头,不是我家里带,就是大姨送。没有馒头我就做饼,我有平底锅。
  我有平底锅,那人不是灰太狼,平底锅只能自己做饼用。
  今天烙了老式油馍。后园里掐一把菜苔,厨房里扒拉出一节藕,做两个清淡小菜。
  
  其实现在附近超市允许下午两点营业,可以买到各种菜的。但我不愿去超市,总觉得不安全,院子里有菜,每次都能凑合几个素菜。我对吃饭要求不高,有青菜就行。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04:53
  天天用电脑手机工作,眼都瞅花了。
  下午出去透透气,春色越发浓了。
  



  
  田园春光无限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09:20
  紫花地丁遍地开。
  
  柳树枝头拍到一只喜鹊。
  
  其实这段小柳林里好多喜鹊,它们有的飞,有的各据一枝对唱,嘎嘎嘎……声音不悦耳,但很喜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23:48
  初春的柳树真好看,其它树还光秃秃的,柳树头就青青翠翠,柳枝还在风中摇啊飘,更增加了飘逸空灵的气质。
  我们这里发芽早的还有榆树,虽然没有修长的枝,但树身挺拔,树冠饱满有型,早春时节很出挑养眼,更重要的是还有榆钱可以蒸菜吃一一不过现在村里路旁都是杨树,据说其它树不值钱,榆树呀椿树呀桑树呀都少见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26:03
  经过一个村子,这座小楼挺惹眼的。
  
  传说中的田园别墅?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33:45
  经过一个偏僻的河湾,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在路上哭。四周并没人,不放心下车问原因,小家伙只顾哭,不说话。那人嫌我多事,说大人肯定在旁边。
  环顾四周,又跑到河滩看,至少两百米内不见人影,目测三百米外有较三轮车,问小朋友是不是他家的,小朋友只哭着摇头。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6 22:42:01
  正准备去三轮车那里问问呢,三轮车上飞奔过来一个大孩子,一路喊着跑过来,后面跟着个年轻女孑。原来小朋友路上闹脾气,妈妈吓唬他把他放在路上,并没走远。
  那位妈妈很不友好,大概把我当成拐子了。
  有点尴尬,那人幸灾乐祸:没报警抓你就行了,多管闲事。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7 13:43:30
  还没起床,二妗就送过来一袋面粉。昨天她淘麦子晒,今天一早就去几里外一个村子打面,方圆十来里,就那一台打面机了。这些年大家都把麦子卖掉,买面粉吃,自然加工面粉很少见了。
  二妗坚持自己打面吃,她说自己打的面好吃(的确是)。早些年生意忙,自己的地租给别人种,不要租金,只要给她家麦子;这几年生意搬到城里,她倒腾出手来,把地又收回来种了。
  二妗不爱做饭爱种地。以前没种田时,她天天扒拉着刨地,河坡、沟沿、人家墙根她都刨开种红薯绿豆。门市上有人买东西得靠喊(做建材生意都是大宗买卖);该吃饭了二舅找不到人做,饿得直转圈一一二妗只顾开荒呢!
  二妗的劳动人民本色直接惠泽了我一一长长的一春,面粉都是二妗供应的,还是纯天然绿色面粉。
  投桃报李,我常常连他们家饭也做了。今天暖和,又擀了捞面条,喊二妗过来吃饭。
  捣了蒜泥,我又调了料汁,一种捞面,两种味道:不过水的热面,泼上料汁吃;捞出过水拔凉的,调蒜泥醋吃。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7 21:46:58
  其实上图第二碗才是我们这里标准的捞面。捞面条又叫蒜面条,是我们这一带常见的主食,多在夏天吃。
  擀捞面条的面要和硬一些,有的主妇和面时还放一点碱或盐,面条更筋道。面擀好后切成韭菜叶宽的面条,滚水下锅,加上菜码煮熟捞出过凉,泼上捣好的蒜泥和醋调味。
  擀捞面是我们这一带考量主妇厨艺(我们这里叫“茶饭”的标准之一。以前夏天的饭场里,大家会评论谁家的面条的长且匀。话说俺妈擀面手艺颇获好评的,她也以此为傲的。
  我祖父爱吃捞面条,他在世时,每逢吃捞面条,必亲自剥蒜捣蒜。他不喜欢蒜里掺藿香食香,说那些东西遮味。但必要掺熟芝麻,捣得碎碎的,真正成泥状,再浇上小磨香油。
  捞面条要有菜码。夏天蔬菜丰富,苋菜、豆角、韭菜都是现成的。祖父爱吃倭瓜丝,俺妈常把倭瓜丝用醋拌拌,等面条翻一滚下到锅里,再煮翻滚一起捞出。倭瓜丝脆脆的,带着甜味,用蒜泥调味,夏天吃非常爽口开胃。
  煮面条的水,我们叫“白汤”。祖父吃完面条必要喝一碗的,也要我们喝。他说喝白汤易于消化捞面条,这叫“原汤化原食"。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7 21:56:06
  傍晚时发现院里飘散着花香。结香花香前两天已渐淡了,是丁香花开了吗?忙到丁香树下看,真是丁香香气。丁香花小骨朵还没绽开,但香气先溢了出来。
  

  
  查了一下记录,比去年早开十来天。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7 22:08:40
  下午发了面,烙了一筐白饼。
  

  
  中午二妗说她家没馍了。知道她懒得做的,送那么多面,我也不愿表弟和二舅饿着。
  也给大妗送去一些饼。大舅家开超市的,自从隔离以来,我都没敢去过大舅家,虽然只隔一条马路。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7 22:19:04
  那人从冰箱里扒拉出一些猪头肉来,加热掺青椒剁碎了,用饼夹了当肉夹馍吃。
  我自己烧了青菜,又捞了泡萝卜丁,一不小心吃撑了。腰能不粗吗?都不敢上秤称体重了。唉,我那也曾不盈一握的腰呀……
  跑步减肥!围着院子转得气喘吁吁,总算一万步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1:35:42
  这两天工作较忙,电脑手机屏把眼睛差点刺瞎,唉,感知道“老眼昏花”怎么回事了。不承认老不行了。
  下午沿着河堤溜了一转。
  桃、梨都开花了。今年果树开花都过早,往年桃梨都在清明前后开,而今天在春分前都开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1:47:58
  春暖花开,处处是景。我们这里一马平川,缺山少水,好像没有风景可以欣赏。在春日里,平畴铺绿,菜花堆金,也绚烂如画呢。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1:58:45
  田园如画,也引了许多人沿河踏青、野炊。河堤上到处是车,到处是捉鱼的、挖龙虾的、挖蒲公英的,河沿被挖得到处是窟窿,河滩里随处可见垃圾,野鸭被惊得贴着水面乱飞,管理宣传车驱赶也不顶用了。
  人太闲了,赶快复工复产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2:09:05
  在一个还算安静的河湾停了一会,听见青蛙叫了,真担心青蛙也会被人发现。想起我们小时候,河湾里野鸭成群,蛙声阵阵,水里鱼苗蝌蚪成群,一切安然,哪有这些饕餮?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2:21:23
  又转悠到这个小村子旁。这里是我们的县界,偏僻安静,村前桃花红,院里梨花白;羊儿河坡上安静地吃草,鸭鹅水中嬉戏。
  有没田园牧歌的即视感?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2:57:27
  回来时经过一片竹林,竹丛中有一座老瓦房,房前桃花开,房上炊烟正升起。
  时常经过这里,经常看到房前一把藤椅,坐着一位老者,而他的老伴院里忙活。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多清幽的环境,多安逸的生活!一次经过这里,我的一位朋友极羡慕这位老者,说他坐在春光里,超然物外。
  其实老人是中风后行动不便才长坐的。我说出了实情。
  朋友埋怨我破坏了她心中的美好。
  我们走马观花,眼中看到风景。而风景中的生活,总会有艰辛和不堪。
  今天没有见到老者,目光在那院里搜寻,也没看到藤椅。好像一年多没来过了,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心中空落落的。


  
  时常经过这里,每次都能看到房前一把藤椅,坐着一位老者,还见过一位老妇人院子忙活,看样子是老两口。
  今天院子里没见藤椅和老者,不知道炊烟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3:02:26
  刚才加了张图片,找不到写一半的字了,只好重新诌,没想到发上去,才发现原来的字打图片中间。颠三倒四,我也不会删贴,很尴尬。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19 23:23:42
  沿着竹丛中的小路,经过一口大旱塘,就是一座村子。竹林老人,就是这村的人。
  
  这个河湾小村,曾经盛产萝卜和瓜(香瓜和甜瓜)----这里种的萝卜不但个大,还特别水灵脆甜。在还没解决温饱问题的年代,算是富庶的村庄了。我们这里曾有儿歌:有女还嫁河湾(此村名)家,冬吃萝卜夏吃瓜;水大吃鱼,水小吃虾。
  以前他们村以种菜种瓜为副业,每年清明前,村民们地里种瓜点豆忙得热活朝天,也是我们这里一景了。
  这些年,年轻人都到外地发展,已很少人种菜种瓜了。
  传统的生活,正随着一代人的老去,慢慢消亡。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0 15:59:07
  今日街上热闹起来,超市都开门了,看来形势极好。工作群的通知,似有复工迹象。
  可是我不想回城。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1:39:33
  今天经过一个陌生的村庄。
  北方平原上的村庄,大都差不多的模样。
  闻一多先生曾在《唐诗杂论》中评价中原农村:一切都单调、平凡,青的天笼盖着黄的地,每隔几里,绿杨荫着人家,白杨翳着坟岗,分布得驿站式的呆板……
  我的家乡一马平川,土厚尘重,不及江南农村水秀山明,潋滟明媚。但这些驿站式分布的呆板村子,一旦走进去,就会体味出不同的韵致来。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1:47:22
  就像这个小村庄,因为村中有池塘和沟涧,住户相对分散,家家房前屋后长着杂树,开着菜花,溜达着鸡鸭,有种古朴的味道。
  村前的沟畔菜花盛开,春分的艳阳下,灿烂无比。
  
  水边还残留着秋天的芦花,枯苇丛中栖着水鸟。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1:55:54
  一位老人坐在门槛石上择菜,大门口开着红艳艳一村桃花,两只小狗慵懒地伏在地下睡得正酣。
  老人家对门还放着这样一件老物件,认识吗?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2:00:36

  
  这样的青砖墙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2:22:12
  我们的村子,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重新规划建设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场特大洪水把我们河湾小村冲垮了,没留下一间房。洪水退后,据说一位志愿军老兵做了我们村支书,他在我们村废墟上,规划出一个方方正正棋盘式的村庄,并带着大家自力更生,建了一座整齐划一的排房。
  老支书见识卓远,我们村排房近年来更显示出规划优势来,整齐、出行方便,比城里社区毫不逊色(当然,只比规划,房子不能比)。
  然而,就如看惯了穿制服的干练美女,偶尔见到穿着民族服或休闲服的美女,会觉得她更摇曳生姿,颇具风情……
  当然,我的村庄,是我的挚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1 22:29:54
  以上五层是我昨天发的贴子,不知为啥被删了,今天再发上,明天看还在不在。
  为什么删贴呢?我违规了吗?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2 22:50:52
  昨晚发的帖子还在,看来我没有违规。只是不明白,同样的贴子,前天发的为什么被删。
  昨晚补前天的帖,今晚记录昨天的事。
  昨天是我姥爷的忌日。我妈姊妹三人集聚我大舅家,准备烧周年纸。
  十八年前,我还在乡下上班。那个春天,小镇上的二月春会正热闹,路上赶会的人群络绎不绝。一大早姥爷笑呵呵地坐在三舅家门口,和过路人打着招呼,准备看马戏去。然而马戏票还没买回来,姥爷倒下再也没能起来。
  那年姥爷虚岁八十二,距我姥病逝一年半时间。
  我们这里有句俗话:老伴儿老伴儿,三年里边儿。意为老两口里有一位去世,另一个也不会久活。
  我以前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两人相依为命一辈子,一人先走,另一人会思念成疾,追随而去。
  但我的姥爷脾气暴,一辈子对我姥没有一句温言,经常大打出手,六十多岁时,还把我姥打得投池塘自杀(当然未遂)。又极悭吝,自己做着小生意,收入颇丰,只想把钱攒起来分给儿子(当时我大舅二舅已是我们当地有名的富户),我姥买碗豆腐都会恼火……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2 23:19:19
  当然,这些都是我姥讲给我的。
  我所知道的姥爷,慈善和蔼,勤劳能干。他和我姥经营着一个小摊位,卖水果花生瓜子之类,七八十岁了,独自进货,上千斤的货,独自扛出搬进……
  我儿子小时候,我姥爷抱着他坐在摊位前,逢人就问:“你看俺重外孙,像半岁的人吗?”(言外之意,他重外孙长得壮,个子高),人家只好附和:呀,才半岁?都像十个月了……
  有两年我一直生病,姥爷一见我就叹气。记得有一次下班回家,姥爷佝偻着腰站在桥头,等着我走过长长的桥到他身边,我以为有什么事,他低声问我:这几天好些了吗?
  俺姥说他看我脸色比原来好一些,很高兴,在桥头等我,就想问一下。
  我不是他唯一的外孙女,我有姨表姐,也有姨表妹,都离得不远。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2 23:52:48
  尽管我觉得姥爷慈爱,但他对我姥的确有点冷漠。
  我的姥姥能干要强,养六个孩子,纺花织布做衣服,样样在行;蒸馒头炸油条也是全村有名,据说每年过年都帮半截庄子人家和面一一她是个热心人。
  也许年轻时干太多活透支了身体,姥姥一身病,几乎每个月都要挂十天的吊瓶,我姥爷从来不管不陪,有时还赚她输水不能帮忙做生意。那一年夏天西瓜大卖,姥爷进了好多西瓜,我姥称西瓜卖,都累得抬不动胳膊了,到晚上发烧呕吐才停下来。姥爷对姥姥生病一向无动于衷,大姨听说后让大表哥过来看看(大姨天和表哥开诊所的),表哥让赶快进城。县医院转到市医院,急性尿毒症。市医院里透析两次就被建议拉回家了,儿女孙子一大群,眼睁睁地看她离开。那年我姥七十七,虚岁。
  丧事办得很热闹,歌舞琐呐齐上阵。姥爷在灵棚前、舞台下逡巡,不时点头微笑,很欣慰的样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3 01:12:24
  姥姥去世后,姥爷一个人,生意没法做了,只好歇着。
  三舅舅轮流养,姥爷离开了他和姥姥共同生活过的小屋,跟着儿子们,每个月换一个地方。姥姥生前没享受过的清闲,姥爷享受到了。
  然而,姥爷的精神越发萎糜了;乡下老头,本来话不多,现在更沉默了。不久,本来铁打似的姥爷病倒了。
  舅舅们生意忙,我妈姐妹三个都过来侍候。一段时间后,姥爷能起床活动了,女儿们也回家去。只是才过不久,姥爷就离世了。
  姥爷思念姥姥吗?他从没提过。
  那一次姥爷生病时,有一次我妈她们忙着给姥爷拆洗被褥,留我陪姥爷。姥爷躺在二舅旧席梦思软垫上,低声说:看着好看,不得劲。
  我井玩笑说:姥爷,这可比你那个破板床好多了呀。
  姥爷叹了口气说:老了,和年轻人不一样,吃住都搁不一块儿。
  沉默片刻,姥爷又言自语似的:恁姥的茶饭,没人能比。
  他唯一提到我姥,是吃。
  姥爷去世后几年,我的大姑也去世了。大姑一生命苦,从小没有了亲娘(我奶是她后妈),我大姑夫老实得近乎傻呆,不懂半点关心她。我们到大姑家,姑夫坐在他们门口,没事人一样。
  大姑去世后,大姑夫跟二儿子过。幸运的是我那位一向不孝的二表哥,竟在失去娘之后孝顺起爹来。据说大姑夫很得意地向邻居说:比他娘在世时日子好。我妈我大娘听说后都非常生气。
  就在我大姑去世第二年,大姑夫也去世了,七十出头,也没大病。
  大娘说:再不顶用的老伴,也知冷知热,知道你该吃啥该咋穿,猛地离了谁,单个都不好过。

  关于老伴的问题,我曾以为是琼瑶式的情感问题,其实,这是实实在在的生活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andrea6bc 时间:2020-03-23 21:47:00
  楼主的故事朴实动人!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3 22:34:37
  这几晚上气温很高,晚上蛙声阵阵,更有种春尽的感觉。
  昨天去省城接妹妹和外甥小外甥女回家。
  妹妹他们上周被妹夫接回去住了一周,发现外甥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又想回乡下住。她说像今天能春天住乡下的机会不太多,尽情享受下乡下的生活,尽管妹夫说小外甥女在乡下晒得非洲人似的。
  儿子和他姨父留省城了。

  前天我小姨和表弟媳带着三个孩子(四岁姐姐,两岁的双胞胎弟弟)来乡下透气,结果三个小孩死活不愿回家了。妹妹一回来,大大小小六个孩子,家里成了蛤蟆坑,这个哭那个叫,热闹得很。
  照例回家帮忙做饭。
  上午买到一只鸡,做地锅鸡肉面片。
  柴火炖柴鸡,手擀面片,味道棒极了。
  双胞胎小哥俩,喂着这个,那个跑了;追上这个,那个把碗打翻了。四岁的小侄女吃饭要哄,一岁的小外甥女不能吃偏哭着要吃……一顿饭下来,鸡飞狗跳。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3 22:51:34
  饭没吃完,院外响起吵闹声。
  我那位糊涂堂哥和莉嫂子干架呢。
  堂哥家东侧有两间空宅基地,原是莉嫂子近门的,但这家人都不在了,莉嫂子想盖房子和儿子分开住。
  我那位堂哥开始挺支持的,不知为啥人家扎好根脚(垒地基)又改变态度,以人家压了他家“飞砖"为由,阻止盖房。
  莉嫂子一向强势,当然不服,两人开战。
  村庄的深处,其实也有许多不堪。是情怀的滤镜,让我只记得这里的美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4 22:09:03
  下午小姨一家回城了,因为带来一桶牛奶已告罄。车离时小宝哭了,半截身子探出车窗,眼巴巴地望着我们,走出好远还探着小脑袋,真让人心疼。

  一下子走了五口人,院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有点儿冷清。我妈拿起扫把开始收拾,这几天两个小家伙把所有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屋里院里一片狼藉,纸巾玩具都扔到了大街上。
  我妈说:走了清净一下。其实她很舍不得小宝走,没回乡下过年前,她经常去小姨家帮忙,小宝特别粘她;这几天小宝不时会扎到她怀里撒娇。妈只要烧火,大宝小宝都会争着帮忙填柴,小宝烧填得最卖力,扫把都烧了两把。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4 22:32:05
  晚饭蒸构树穗。这是构树的雄性花穗,我们这里叫“构不揪”。
  
  我们这里喜欢蒸菜吃,春天蒸菜天然食材非常丰富,初春有荠菜、麦石榴,仲春有枸杞芽、榆钱儿、车前草、紫花地丁、构树穗,晚春有槐花。
  其实有点惭愧,我们这里对事物的称呼太直接,缺少点文化内涵。就像蒸菜,陕西一带也爱吃,但人家叫“麦饭”一一似乎比较文气了。
  不过吃起来一样好吃哈。拌面蒸过的“构不揪”,泼上蒜泥香油,干湿度正可口,我恨不得吃上一碗。然而还是忍住了,只是象征性地尝几口。中午做的蒸鸡,还给我们留一盘(中午回城了),没敢碰,都进那人肚里去了。
  必须管住嘴,不能再胖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4 23:04:48
  昨天干架的俩人经调解暂时偃旗息鼓,建房的继续奠地基。村子又恢复了平静,傍晚时分,夕照村巷,炊烟升起,新燕归巢,家乡还是温情脉脉的模样。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4 23:11:14
  我家的大樱桃开花了,一树香雪;石榴树也发出嫩红的小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4 23:15:19
  回到住处,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开始走路,每天坚持一万步。
  院外河里蛙唱咯咯,院里丁香花香气扑鼻。乡下静夜,有无尽韵致。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5 13:13:51
  昨夜春雷滚滚,黎明时分下了一阵雨。雨一停,各种鸟儿开始唱歌。
  阴天,并没有明显降温。
  丁香全开了,花穗颜色越发浅淡起起来,枝头如笼了粉紫的雾。
  
  昨天的丁香是这样子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5 13:16:31
  樱花快开了。
  
  去年清明时樱花盛开,前年清明时樱花正这个状态。今年花期提前十天左右。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6 21:17:50
  今天小雨,降温了,下午又起了大风,现在风还在窗外呼啸。
  不知道这场风雨后,枝头还有多少花。杏李早已谢了,风雨后,梨花和桃花也会落尽。前天还能望见桃花一团团绯红,把村落装点得几分妩媚。
  一直在乡间,却没能好好看花,觉得辜负了这个春天。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6 21:38:46
  风在窗外东奔西突,檐下雨声住了。
  乡下风雨夕,若没有人一同围炉夜话,实宜读书。
  网购了一套王立群诗词系列,拿回来几天了,还没读完。
  记得几年前,哪怕得到新一期《读者》,也会有欣悦感,当晚必读完再睡;而现在几乎不读书了。
  我都为自己的浮躁担心。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6 21:51:04
  曾经也一段心清欲淡的日子。
  那时还在乡下,闲暇的时光似乎较多。那些春日,赏花看云,读书画画,带孩子去田间放风筝……那些日子,人和春光两不负。
  回不到从前了。即便是赖在乡下,也难见满眼春色。
  心中一团乱麻,日子一地鸡毛。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7 22:43:35
  其实我上学后,和哑巴姐见面极少。记得堂伯母去世那年冬天,我刚上班不久,在单位得到消息,匆匆赶回家中,祖父见我穿着红上衣,指着我怒骂。我不敢申辩,赶紧换了衣服去后院,刚进门,哑巴姐扑过来,抱着我大哭。她泪眼里的悲伤,让我很久不能释怀。那个冬天,经常会想起大娘的面容,哑巴姐的泪眼……
  她虽然不能说话,但心里很通透。听她儿子说,昨天她女儿回家给父亲烧纸,她马上也要回娘家,于是就开着电三轮带她来了。
  又想起她的伤痕,她的泪眼……
  我赶紧躲进房间,擦了泪。再出来时,哑巴姐已坐上三轮车,笑眯眯地向我们告别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08:26:44
  天涯真讨厌,动不动吞贴子。昨晚的又被删了一层。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1:33:05
  今日晴好,风微凉,这正是仲春的天气。前几天过的是初夏,阳光过炽,各种春花都烤蔫了。
  丁香还枝头已稀疏了些,杨树发芽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3:58:55
  午后,碧空云起。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4:17:51
  云淡风轻,春阳柔和,春天正好的样子。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4:53:03
  在天涯发帖太被动,不能修改,不能自己删帖,还动不动被删得面目全非。
  嗯,昨晚又一次被删帖,对天涯有点小意见。
  本来一直在天涯潜水,为了支持一住涯友注册。
  开贴的初衷,是想记录一下春节期间蛰居生活,也见证一下我们战胜病毒的过程。后来得以春居乡间,又想用帖子记录春天到来。现在,纯粹是我的日记,想借天涯记录我在乡下生活的见闻,以备记忆衰退的自己翻阅。
  删了再发,反正今天休息,闲着也是闲着。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5:14:46
  补昨天的帖子,看还删不删。
  今天(3月27日)见到哑巴姐姐回娘家烧清明纸。
  我们这里的风俗,出阁的闺女要给去世的至亲上坟烧纸(送纸钱),清明(寒食节)前,十月初一(寒衣节)后,每年两次。
  这个哑巴姐姐,是后院那个糊涂堂哥的亲二姐。
  我那位可爱可怜的伯母,嫁给我堂伯后养活了三个孩子:
  她大女儿比我父亲还要大几岁,嫁到七八里外的一个村子。这个大姐生养了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家境不太宽裕。我那个堂哥跟他表哥白干十年一无所获后,又跟着我们同村人出门掏苦力,两三年后攒了六千块钱。其时我伯母已去世了,老姐当母,堂哥把钱给大姐存着。转年大姐拿兄弟的血汗钱给自己儿子寻了媳妇,只认帐,不还钱(当时没能力还),我堂哥又傻了。我娘和东院的大娘为此和大姐争执过,现在还疏于来往(好像大姐很少回娘家烧纸。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15:49:34
  哑巴姐是大娘的二女儿,比我父亲要小几岁,今年也有六十岁了吧。
  因为很少在家,好多年没见过面,她现在明显老了,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给父母上过坟,她还知道踽踽到我们前院,看望两个婶子,看到我仍能一眼认出,大眼睛放着光,做着各种手势,很亲热。大娘和我娘在一旁充当翻译,看得我小外甥女一愣一愣的。
  记得她年轻时的样子:肤白,大眼眼忽闪着,两根乌黑的辫子垂在肩上,若不开口,很娴静漂亮。
  奶奶说,她是两岁上发烧致聋不会说话的。
  那个年代医疗条件差,发热导致幼儿残疾的事太多。我二姑也是发烧成聋哑人的。当然,二姑快八十了,那时还没解放。
  哑巴二姐嫁给了十里外的一个剃头匠。剃头匠人长得不错,年龄也不比二姐大多少,因为太穷才娶了哑巴二姐,大约心中不愤的。
  记得小时候,常见二姐步行回来,泪汪汪地靠着后院那棵老枣树,掀开衣袖裤腿,露出青紫黑紫的伤痕来……
  二姐生了三个孩子,大女儿不到一岁夭折,后来又养活了一儿一女。好容易儿女成家了,剃头匠也知道心疼她了,都说她苦尽甘来,不曾想剃头匠病逝了。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8 22:39:32
  提到哑吧堂姐,我又想起我二姑了,二姑也是聋哑人。
  大姑和二姑都是我祖父的第一个妻子的孩子,我父亲和我三姑才是我祖母的孩子。
  我的那位大奶奶被贫病夺去了生命,撇下我那年幼的大姑和二姑。旧时贫困,没有田地,我祖父常年在外奔波才能糊口,我祖父他们也是幼年丧母,大姑她们也没有祖母,无奈祖父把孩子交给他的光棍二哥(即我二爷爷)照顾。二爷爷还要给人家富人做长工,能把侄女儿照顾好吗?
  年幼的二姑生病没钱医治,捡回条命,终是残疾了。
  后来我祖父续娶了我同样苦命的祖母,算是给俩孩子又找到了娘。
  但我祖母较为任性,也做不好后母。祖母本来比祖父小十七岁,大概穷鳏夫能讨到年轻又漂亮的媳妇儿不容易,祖父也没能改变孩子继续失怙的命运。
  大姑和二姑是苦大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0:38:19
  昨天傍晚开始转阴,夜里又听见小雨淅沥起来。
  雨滴嗒到午后渐渐停了,风冷飕飕的。
  倒春寒了。春天气温易反复,老话说:要想天气暖,椿口大过碗。意为等到椿树的嫩芽头展开有碗口大时,气温才能稳定回升。
  我特意看了看院里的香椿树,芽头才有鸡毛毽子大。嗯,正好吃的时候,明天摘下香椿芽炒鸡蛋。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0:48:59
  昨晚的帖子又被删了一层。
  我反思了一下,可能因为帖子太长了。好吧,我分层再发。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1:13:31
  接着说我两个年长的姑母。
  大姑人老实木讷,嫁给更木讷又穷的大姑夫后,吃尽苦头,养大了两男两女四个孩子,东拼西凑给大儿子成了家,又牺牲大女儿幸福,为二儿子“转亲”成了家。二儿子媳妇极其不孝,曾经见大姑一脸血痂来我家,问吧怎么摔那么重,大姑轻描淡写地说:二媳妇打的。语气甚至没有情绪,仿佛被打是司空见惯。
  她和姑夫本来和二儿子住一个院。在一个春节前,二儿子和媳妇干脆把大姑的锅碗瓢盆扔到大门。
  在亲戚邻居调解下,大儿子发扬风格,收拾出自己家大门口一间闲房子收留了父母。又过了几年,大儿子借口自己要娶儿媳妇,把大姑老两口又赶了出来。
  几经周折,几个孩子凑钱买了砖,在村外菜地头盖了一间小房,大姑总算有了窝。
  可是平静没几年,在一个端午节前,大姑突然去世了。
  苦了一辈子,总算不再受了。想起她,仍是泪。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1:38:52
  哑巴二姑,据说年轻时身体苗条,五官清秀,心灵手巧(我父亲说她二姐会“写”好多字,墙上标语她只要看到,都能用小棒在地上“写”出来)。
  二姑嫁到我们东边十里外的一个村庄。二姑父秃头,弟兄多,家里当然也穷。巧的是,二姑父也有个后娘。
  二姑嫁过去后,后婆婆看不起哑巴儿媳,经常怂恿二姑父打二姑。后来我祖父不愿再让二姑受气,带了人把二姑父教训一顿,接回了二姑。打那以后,二姑父一家才有收敛。
  二姑共生养了七个儿女。那个年代,缺吃少穿,后婆婆不帮,后娘不管,丈天不疼,难以想象,一个哑巴女人怎么把一窝孩子拉扯大的。
  只知道二姑家老二是个男孩,因为疏于照顾,小孩子自己拿锭子(纺棉花的工具,两头尖锥子一样的东西)扎到眼睛,没有救过来……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2:30:05
  好在二姑父能说会道,头脑活络,集体解散后做小生意,家里逐渐殷实起来。大表哥随他爹,也挺能干,早早出去打工,成了家立了业。几个表姐表妹也能干又孝顺,把二姑照顾得挺好。大家都说二姑熬到了好日子,祖母也欣慰地说:恁二孃总算苦到头了!
  祖母晚年,对两个继女也有感情。

  我们都为二姑高兴。直到某天,我妈在集上遇到了二姑庄上的邻居,拉住我妈说:你们是不要哑巴老姐了吗?我妈大惊,才了解到因为二姑吵吵表嫂,表哥从外地回来把二姑打了。
  这时才想起,几个表姐出嫁的出嫁,打工的打工,二姑父也不常在家,没有人照顾保护她这个不能说话的人了。
  在我们这里,舅舅妗子在外甥面前很有权威,教训外甥(当然是讲道理的外甥)那是现成的。
  我妈虽然没办法管大姑一一大姑二儿子不通理表,没法沟通一一但决不许这个哑巴姐再受气,要拿出做舅母的威严,为二姑主持公道。
  我妈当天中午就冒着大太阳,蹬自行车赶到二姑家。二姑一见娘家人,放声大哭。我妈一检查,二姑头上有疙瘩,正验证了邻居的话(表哥拽着二姑的头往墙上撞),顿时大怒,指着表哥脸骂,历数二姑为养他受的苦。
  这个表哥极要面子,之前一直摆孝敬父母的人设,再加上我妈的确不少帮他们(听说我妈嫁到我家后,就开始为他们兄妹做鞋做衣服),所以不敢强,一直赔不是。等到我妈消了气,才诉自己的难处。表哥说我二姑极不讲理,表嫂稍有得罪,就跟着闹,闹得表嫂要离婚……说到动情处,表哥捶头痛哭。
  我妈,也是个会换位思考(没有主见)的人。一见表哥哭,又同情起表哥表嫂来。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29 23:10:01
  我妈为哑巴姑姐出头,却带着迷茫而归。
  我父亲放学回来,才知道还有这一出,他一向不爱管事,不置可否。那时我祖父早已离世,没法再保护女儿;祖母虽然有点心疼,也不知怎么办。
  倒是东院大娘和婶子愤愤不平,大娘说:哑巴娘咋样把他(表哥)养大,他咋养老就行了!他从小就懂事能干吗?没气过他娘吗?他娘舍得用他的头撞墙吗?
  大娘一向立场坚定,不像我娘墙头草。
  我父亲一咬牙,把二姑接我家住了。
  再后来,嫁到外地的二表姐听说了,二表姐十分泼辣,牙尖嘴利,几百里外赶了回来,骂了表哥好一顿。
  最后,二姑父也回家来,表示不再出门挣钱,由几个女儿凑钱养老。
  二姑父病逝后,二姑就周游于几个女儿家,养得白白胖胖,气色很好。比起大姑,她晚景不错。
  一一论女儿多的重要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3-30 21:34:23
  天阴冷,樱花还是开了。
  
  丁香紫色完全褪了,有些花朵先枯了,花穗有点脏兮兮的感觉;海棠花也就要凋零。
  
  院里的花,渐次开落,只希望樱花开得慢一些。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2 22:16:24
  下午下了一点小雨,小村子沐浴在春雨中,很水润的感觉。
  
  大樱桃花还热闹地开着,花团团簇簇,已经开了十来天了。
  
  往年春天,我们都不在家,这一树繁花,开落无人观赏,花瓣和院里的青苔一起干枯成尘。
  我妈还说它:种了几年,也不结果,连花也没见着开,砍了吧。
  我们这里没人栽种大樱桃,估计难以授粉,大樱桃栽了几年,还没见挂果。
  可是,这花难道不香吗?
  晚饭时,小院里清香脉脉。有花的院落,才叫春光满院啊。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2 22:56:36
  倘若我祖母还在,定会坐在廊檐下望着一树花微笑。我能想象她漾着笑意的面容,慈爱而恬静。
  乡下爱花的穷人极少,我的祖母却一生爱花。
  我小时候,祖母在院里用树枝栅个小园子,用来种花。
  那时乡下能见到的花实在太少,园子无非就是些指甲草和紫茉莉,但祖母就是宝一样看着,不许鸡飞到园中破坏。
  祖母还把重瓣的凤仙花种在旧搪瓷盆中,把它放在门前矮墙上,经常望着花微笑。那满脸的慈爱,让我都有些羡慕花。
  跟着祖母,我也爱看花。
  春天时,祖母带我挖野菜,教我认得好多花。鹅儿食花嫩黄嫩黄的;紫花堇紫莹莹的;苦苦菜开得最盛,一片片白,一片片黄……
  祖母告诉我,最好看的花是洋月季,花朵大,颜色深红,比牡丹好看得多……
  可那时,村子里最好看的花是百日草,我连月季花都没见过呢!



我要评论
作者:ty_云卷云舒912 时间:2020-04-02 23:06:35
  楼主继续上面的故事呀,文笔很好,赞??
我要评论
作者:家有黄花菜 时间:2020-04-02 23:31:17
  行文中略见早期散文的韵味,简单朴实无华又回味无穷,类沈从文汪曾祺
  • 淡月半帘: 举报  2020-04-03 08:35:19  评论

    评论 家有黄花菜:你的夸奖惊着我了。我读书不多,只读过汪曾祺的几篇好像写美食的文章……只是想记录一下乡下一些人和事,能有人看,非常高兴。再握手。
我要评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3 22:41:19
  回家的小路旁开满金灿灿的菜花。每天穿花而过,走回家里,这个春天,一直徜徉在花间。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3 22:47:53
  天晴了,今天村里的车辆多了些。明天就是清明,村里多了许多回来祭祖的人。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1:50:21
  是鸟窝,鹊巢。非雀巢哦。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1:56:13

  青天来月有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1:57:31
  又是月明之夜。昨天开始放晴,仿佛一个中午的时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2:04:12
  樱花全开了。花好月朗,蛙声咯咯,诗情画意。可惜不会写诗,就把李白的《把酒问月》又了背了一遍。
  据网上说后天晚上的月亮最亮,今晚月色已经够好了。乡下的月夜,总让我沉醉。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2:13:41

  
  这几天没发贴,手生了。
  清明节过去,春已暮。
  希望所有悲伤都随着这个伤感的节日结束。
  但愿世间花月常好,岁月不惊。
  你笑我痴人说梦,但,不许人许愿么?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3:25:10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
  清明后,花儿也该下种了。
  小时候,祖母这时会在院子的小园里种丝瓜眉豆,也种指甲花百日草。
  到夏天,丝瓜眉豆秧攀缠着矮墙和桐树,蓊蓊郁郁,丝瓜花黄灿灿,眉豆花紫莹莹。园里的各色的百日草伸着长长的茎,顶着一朵朵艳丽的花儿;桃红的指甲花躲在枝叶下;傍晚时草茉莉展开黄的紫的小喇叭……我家小院里五彩缤纷。祖母看着花微笑,脸上满是慈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6 23:57:58
  祖母的花,我妈一向不屑一顾。当我妈红头胀脸地从田里扛着锄回家,看见祖母侍弄花时,甚至还会偷送一个白眼。
  奇怪的是,东院的二奶奶和大娘,还有邻居们来串门,好像也无视我家的花儿,她们只会说:丝瓜结得怪多哩!只有后院的大娘,偶尔会说:这是啥花?真好看!

  清明过后,祖母还会拿自己家母鸡下的蛋,一个个対着太阳观察后,选一些放在用麦秸做成的窠里,找一只老母鸡或老公鸡卧在上面孵小鸡。二十天后,小鸡出壳,祖母煮小米喂它们,一个个抚摸它们,脸上也满是慈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7 00:23:03
  我小时候,祖母还收养过一只小狗。
  她对小狗的照顾,似乎一点不比对我差。八十年代初,我们也刚得吃纯小麦面粉没几年(那时称小麦面为“好面”),她说小麦面馒头不利于小狗消化,专门为它做了玉米面饼(类似现在特色饭店吃地锅鸡时那种贴饼)。记得有一次她做的狗粮,被我偷吃了一半,玉米面饼的香,到现在还回味着……

  然而,我若据此说我的祖母是个慈爱和善的农村老太太,显然不太正确,尤其是对我妈不够公允。我妈这一生,估计没有得到过祖母一口好气儿、一个好脸儿一一无论她如何做。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7 18:39:03

  
  院子里樱花是雏菊樱。花朵大,花开满树绯红,很是艳丽。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7 18:52:34
  住处的院里那人几年前种过一垅韭菜,也不曾好好管理,今春又发出嫩叶来。
  
  农历三月,头茬韭菜正好吃,割了韭菜做韭菜盒子,味道不错哦。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7 19:17:17
  下午回家,感觉村里冷清许多。
  外面的防控渐渐宽松,清明节也过去了,村里许多在外地做生意的人出门了。我们邻居,有好几家空无一人,大门紧闭。
  大娘有些伤感地说:又都走了,庄儿上快没人了。
  前几天大娘大儿子两口回来上坟,陪了大娘几天。大堂哥和大嫂都活跃健谈,这几天我们两个小院都热热闹闹的。今天上午,大哥大嫂也回省城了。
  大侄儿已接到通知,十三日开学,我们也要回城里去。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06:05

  

  这两株樱花,昨日才花开满树,今天就开始零落了。
  繁华的尽头只是凋零。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06:53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16:20
  傍晚步行回家吃晚饭。路旁的油菜花结荚了,小麦也开始抽穗。
  

  
  有一段沟畔被勤快的人开荒种了一大片蚕豆,正开着黑白相间的花。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28:58

  

  
  满眼田园风光,似乎丰收在望。
  只是今天冬春温度比较高,果树和庄稼花期都提前了,又有些春旱,不知道会不会减产。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33:13
  晚饭后步行走大路回住处。
  村头广场上放电影,还挺热闹的。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2:39:47
  路上正好欣赏到平野月升。一路踏着月光,闻着花香。
  

楼主淡月半帘 时间:2020-04-08 23:00:08
  回到住处,月亮已升到高杨枝丫间,月色溶溶,一团团樱花在月光下色调柔和润泽,比白天更具朦胧美。
  

  
作者:莫力庙嘎查村 时间:2020-04-09 17:20:30
  太好看了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