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纪事之西瓜

楼主: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0-07-02 09:40:06 点击:26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夏天到了,又到了西瓜上市的季节,圆溜溜的外形、绿莹莹的条纹儿,有的商家为了吸引人,还特意切开几个,红彤彤的瓤、黑珍珍的籽儿,煞是爱人。
  西瓜古已有之,五代后晋胡峤《陷虏记》:“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
  家乡乃是黄河故道,说白了就是黄河曾经泛滥过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沙土,特别适宜种植西瓜。碧蔓凌霜卧软沙,年来处处食西瓜嘛。
  儿时关于西瓜的记忆,总是和炎热与麦收联系在一起。
  闷闷的午后,愣头愣脑的起来,还带着午睡未醒的懵懂,母亲已把在井水中冰镇的西瓜洗好,拿多时不亲近西瓜的菜刀切了,切之前照例要先切下瓜蒂一侧的一小片儿,反复擦去菜刀上的黄锈。西瓜一分为二,又细细的切成月牙状,矮桌上已经淋淋漓漓的流了不少西瓜汁水。几个小朋友围坐一旁,早就等不及了,待大人一声吩咐,就迫不及待的吃起来,正是: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西瓜甘甜,西瓜汁儿流到手上,一会连手指都粘乎乎的,似乎要粘连起来了。
  勤劳节俭的农人们总是物尽其用,西瓜籽不能浪费,收集起来用水冲洗干净,找个不用的簸箕,摊在里面,放在太阳地儿地,过段日子就有西瓜籽儿可以嗑了。
  西瓜皮也可以利用,用小勺仔细的刮掉没啃干净的红色瓜瓤,再用刀切掉外面绿绿的硬皮,就剩下了肥厚的瓜皮,那时的西瓜品种,皮都是比较厚的——切为细丝,加入盐、醋、蒜汁和香油,就是一道开胃爽口的凉菜,如果不嫌天热,还可以爆炒,脆中带韧,美味可口,是家里老爷们下酒的好菜。
  挑西瓜是一门儿学问,攒几个钱不容易、吃一回西瓜也不容易,要仔细挑选,不仅仅是西瓜方面,买其他东西也是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农人们几乎个个是处女座附体。要看瓜蒂、要托起来拍拍敲敲,要听声音,还要再换一个试试,其仔细适度不亚于选女婿。说来也怪,那时家长挑的西瓜没有一个不熟的,没有一个不是沙瓤儿的。
  难道就没有手潮的吗?也有,挑了西瓜回家切开一看是一多半儿是白籽,那就比较闹心了。后来流行一种西瓜,叫三白瓜,白皮、白瓤儿、白籽儿,似乎很是时髦了一阵,不过最终还是销声匿迹了,西瓜嘛,吃得就是个红绿分明。
  托大姨的福,我也曾经像闰土一样当过看瓜人。大姨出嫁在一个名为曹庄的小村,彼地沙土多,种花生西瓜的也多,每年暑假,我都托名帮忙看瓜,实为吃瓜去也。当时我们村里没有通电,大姨家通了电,在电灯下写暑假作业,那种新奇的感觉,至今难忘。
  西瓜地里往往会搭有一个草棚,离地面数尺有个简陋的板铺,因地面上太潮且容易有虫蚁之类。那时乡人淳朴,很少有偷东西的,防的就是专业人士。有次回家听说某人所种红薯被人收割殆尽,不禁骇然,偷偷挖几个吃吃也就罢了,驱车而去、满载而回,除非有什么仇恨,再不就是专业人士所为了。
  和表哥一起,拿着大号手电筒,有时在地里巡视一圈,有时也会大喊一声:看见你了!用来吓唬人且给自己壮胆,多半时间还是在窝棚里睡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自己吃的多些,防贼少些,对于大姨而言,我这外甥性价比不高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0-07-02 09:41:05
楼主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0-07-02 10:13:53
  写给明天的信

  最近还好吗
  可有找到你珍惜的人
  梦想会成真吗
  在这条路的尽头
  你还记得吗
  麦穗摇曳的那片晚霞
  地平线那头 延伸的天空
  我们始终都在寻找
  在挣扎中描绘我们的明天
  现在朝着梦想
  将那无形无影的光辉
  轻轻地轻轻地紧拥入怀
  决然前行
  你有在微笑吗
  和那一天一样 以天真的眼神
  寒冷的夜晚 下雨的清晨 也肯定曾经历过吧 如果故乡的街道就是你的归宿 一直都在这里哦
  无论何时都一如当初 静静等待着你的归来
  不要停止描绘明天
  现在朝着梦想
  重要的人的那份温暖
  永远永远不要忘记
  毅然前进
  人们在迷惘中 在动摇中
  毅然前进
  时不再来的光芒
  想要始终凝视
  扎中也要去描绘明天
  现在在梦里
  将那无形的光辉
  轻轻地轻轻地紧拥入怀
  毅然前进
楼主北国之春2020 时间:2020-07-02 14:48:06
  ^_^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