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原南巡酒楼肖老六丧心病狂殴打,差点命丧黄泉

楼主:ty_甲壳虫519 时间:2019-10-21 08:32:08 点击:132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在租我家门面开打印部里学习电脑,原值班员周海涛串缀老板叫我值夜班,我刚睡不久,迷迷糊糊正要进入梦乡,一阵很急的打门声把我惊醒,是找周海涛的。我刚翻身起来,那铺板门却被踢得震天价响,我赶紧说:“不在!”可那踢门声却不停。我起身开灯,可是那开关不灵,一闪一闪的,而外面的踢门声却不停,响声越来越大,屋上的石棉瓦都听到瑟瑟的响动。我不住地给说:“不在!”外面踢门声却不停。我赶紧说:“等一下!”踢门声还是不停,我在里面不停地叫等一下,外面却不住地踢。

  好不容易才把电灯拉亮,走到门边拉开小门,踢门声才停止。踢门人看了看我,确定不是他要找的人时,说了一声对不起,就匆匆走到门前街上三轮车旁正要上车,不知为什么,我一股无名火起,就说:“妈的屄,跟你讲不在,叫等一下,你踢毬哪样?”这样就激怒了这人,正当我和他剑拔弩张时,电三轮后走出一人亲切地叫我:“臧哥”我一看这人,并不认织,一问,介绍是小贵祥家弟。小贵祥和我大兄弟是要好的朋友,小贵祥家兄弟把他劝走了,他走时放了狠话,叫我等到,我也不客气回应他。

  迷迷糊糊正要入睡,一阵打门声又把我惊醒。门外有人不断:“海涛,海涛……”又是踢门人。我起来开灯,打开铺板下小门,让他看清楚屋里没有周海涛,他还是神经质地不断:“海涛,海涛……”喊个不停,我给他说,叫他不要踢门,就开着灯,让门开着和衣躺下睡觉。

  这人在门外喊了周海涛一阵,见我不理踩他,又猛踢我的门,我起来和他理论。谈了一阵,他说:“我和小贵贵玩得好很。”我不明白他意思,以为他指的是后面夜市房东小贵贵,曾开过保安公司,群众中口碑极坏,以为他拿此人吓唬我,就说:“小贵贵,我怕他个毬。”他显出了惊疑的神色,我才意识到他说的小贵贵应是刚才把他劝走的小贵祥家兄弟。这下激怒了他,似如疯虎,跳起抬腿猛踢我的门,我再三警告他,他置若罔闻。

  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迫不得已,伸出左手,抓住他衣领用右手狠扇了他一耳光;换成右手抓住他衣领,用右手狠扇了他一耳光。

  他随即用右手对我左太阳穴两拳,反应还快,我当即用右手向他左太阳穴回击了两拳。

  就这样他两拳,我两拳的互相击打着。几个回合后,他加大了力度,我也加大了力度。他跳起一下窜到我背后,弹跳力很好,我赶忙转身面对他。他比我年轻,我虽然没有他那么好的弹跳力,但力量稍胜一筹。

  我竭尽全力,争取把他击败,好结束这场战争。

  正当我胜券在握,对方快要落败时,铺子前窜出一个矮瘦的男子,应该是他事先找来的帮手。

  这帮手伸出双手在中间隔开,双方都停止了打斗。

  这帮手用左肘把我向后推,不住地用眼神向对方示意,这是准备向我突袭的暗号。

  我顺着这帮手推来的力道向后退,帮手看到我放松了戒备,用左肘抵着我,用右手打了一个手势,对方心领神会,跳起飞快地向前窜,拳头雨点般向我砸来,我赶紧举拳回击,我举起的拳头正要向对方砸去,帮手慌忙伸出手掌挡着无法打出,对方却一鼓作气,雨点般的拳头不断向我太阳穴击来,我只得赶紧后撤。

  对方的攻击,我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直到帮手伸出右手示意,对方才停止向我攻击,帮手赶紧声明,他是劝架的。

  对方退到前面打开的铺板下的小门边,很是得意。这小子,太狠毒了。

  看他那副得意神情,我不由怒火中烧,骂了一句“妈的屄!”举着右拳向他冲去。

  他反应还快,刚到他面前,他抬手就给我左太阳穴两拳,我随即回了他左太阳穴两拳,接着他又给我两拳,我正要回击,那帮手赶紧把我推开。

  我握紧右拳拼命向他冲去,帮手站成弓步左肘顶着我的胸部把我向后推。我愤愤不平,向他诀骂。帮手不断把我向后推,看到他有帮手,今天吃亏定了,准备放弃,就放松了警惕。对方却瞅准时机,冲上来给我几拳。我赶紧举拳还击,帮手慌忙伸手把我举起的拳挡着,使我举起的拳无法打出去。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无法向对方进攻,只能是白白挨打。我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抱着。对方却仗着有人帮忙,不断向我头部敲打。他那有恃无恐,得势不饶人的挑衅行为,我无可奈何。我用双肘护住头部,向前冲,想进入铺子里去,帮手赶紧把我拦着,对方慌忙冲上来向我头部猛击,跳起不断向我腿部踢来。我咬紧牙关,拼命往前冲。帮手站着弓步,竭尽全力把我向后推,加之对方向我头部拳打和下身脚踢,使得我向后退了两步。帮手站在中间,两手前伸把我和对方隔着。对方半举拳头,做着向我进攻的架式。我用手摸被击中最多的左太阳穴,觉得没事,还可以再挨几下,就双手抱着头部弯腰90度向前冲去。帮手赶忙把我拦到,对方拳头雨点般向我头部砸来,虽然我用手护着,但不知为什么,还是被他击中了很多。我大惊,赶紧后退,但是帮手却把我右腿紧紧抱住,前进不得,后退不得。这是我意料不到的,原以为向前冲不过去就赶紧后退。在对方雨点般的拳头下,我实在招架不住。我放开双手,对方却停止了攻击。帮手捏着我后衣摆,拉着不放。我腰弯着,头朝下倾,瞥见远处一帮人在观战。我怕对方向我进攻,用双手护着头部,准备站起身,雨点般的拳头又向我砸来。我大惊,赶紧向前冲,想挣脱帮手拉着我衣摆的手冲进铺子里。帮手却快速把我右腿抱着,无法前进。我赶紧向后退,帮手紧紧抱着,也无法退。虽然用手护着,但我感到头部左侧拳头不断击中。渐渐地,我快要不行了。在这紧要关头,帮手松开了我后腿。我赶紧向后退,周围黑压压一群人。对方慌忙向前面街上跑去,帮手面对黑压压围观群众赶紧声明他是拉架的。我感到受击打的左侧头部很是疼痛,走到前街从巷道向我家后屋走去,走到门口正要掏钥匙开门感到不对,赶快走了出来。对方和帮手跑得无影无踪,黑压压的人群散了一些,有人走上前向我看了看,不认识,人群就逐惭散了。

  我进了铺子,灯光下一看,左腿裤脚全是踢上去的泥巴印,脱了裤子,左腿大面积瘀青。关灯睡觉,头部左侧疼痛越来越厉害,用手一摸,左太阳穴至耳上部肿起一个很大的包。赶紧起身去家里找了一瓶消肿止痛酊来擦,擦了以后躺在床上。但是怎么也睡不觉,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左太阳穴处就象一根东西插入,疼得厉害,又起身到后面家里找了两片扑炎痛吃下,才勉强好转。

  第二天,起床后头部左侧受击打部位针刺样疼痛,找得一本《常见头痛》开了一付脑瘀血偏头痛的药方到药铺捡来熬喝,才逐渐好转。

  半月以后的一天,我坐在电脑铺练习打字,有一个人在铺子外和周海涛打招呼,我偶尔向那人看了一下,晃眼那人就走了过去。感觉那人眼熟,不就是和我打架的人吗?就给周海涛说:“那就是我打架的人。”周海涛说:“他叫肖老六,怕不会吧!”说着跑出去拉着那人的手进了铺子里,说:“你看好,这是我的朋友肖老六,从来不打架的,你是认错了人。”我说:“就是他。”那人笑了笑,坐下后很快起身走了。周海涛女朋友陈英说:“肖老六是乖得很的那种男孩,是不会打架的。”我问周海涛:“你的朋友中有长得象肖老六的吗?”他说:“没有!”

  到了秋季,天气逐渐变冷,一日晚上我从大十字回文星街宿舍,经过熟人王忠电子玩具店,本想进店坐会儿,突然看到一帮人在里面围着火炉聊天,其中那晚和我打架的人及其帮手在里面的,开电三轮的和小贵祥家兄弟也在的,另一位不认识,店前停有一辆电三轮。

  第二天晚上,我照原从大十字到文星街宿舍,走到王忠玩具店,看到头晚上不认识的那位在店里。我走进店里,王忠赶忙给我让座,那火炉正旺,很是暖和。我坐下后听他们谈论什么事,就赶紧起身告辞向外走。走了几步王忠说刚进来怎么要走了,留我多坐会儿。他们谈话停止后,王忠问我有什么事没有。我说昨晚有一帮人在他店里,有一位是不是小贵祥家兄弟,他说是的。我又说还有一位是不是叫肖老六,他说是的。我说我和他打过架的。他说我不是不和人家打架的吗?我就简略把那晚打架的事说了。那人听了说,这事他听肖老六说过的。我说现在都还在吃药治疗。那人说要叫他医。我说他不承认。那人说他知道的,那晚打架的事不怪我,责任在肖老六,并说不管谁的责任,打伤人就得医。那人说他可以带我到肖老六家,叫肖老六给我医。王忠说,关了门一起到肖老六家叫他给我医。我说可以,但那人要我拿十元钱给他买包烟吃,说这是表示我的诚意。我说考虑一下,他说考虑好了随时都可以找他的,我就告辞走了。我是想确定和我打架的人是否肖老六。他和周海涛打招呼我认出他是和我打架的人,知道他姓肖后,就猜到是南巡酒楼的人。因我知道南巡酒楼有一个叫肖鼐的,长相太象肖老六了,应是他哥。

  从此后,我经过南巡酒楼都装作不经意向里面飘一眼。一次我经过时看到一个很象肖老六的在收银台旁站着,我用眼睛盯着想确认是否肖老六,肖家老奶赶紧拍了他背一下,他向外看了我一眼赶紧向收银台后跑去不见了。我返回再次经过南巡酒楼时,猛然转头向里面望去,有一个男子,突然把脸侧过去,深怕我认出他。和这男子坐一张板凳的小学同学肖泽云望着街上的我说:“老同学!”我两眼望着里面,不搭里她。我是想看一看,那把脸侧过去的男人是和我打架的肖老六吗?站在收银台旁的肖家老奶发现了我,惊慌地大叫:“老六,老六,快跑去躲到,那天你把他打得不轻,他是不是听人说,来找你要医药费的。”那男子赶忙起身,飞快地跑去躲起不见了。我两眼盯着里面,肖家老奶惊恐地望着我说:“老六,老六,来不得,还在的。”看到我不走又说:“老六,老六,他是不是听到人说什么。我知道,那天打架的事不怪他,责仼在你。”肖泽云说:“老六,老六,来不得,还在的,他走了我再喊你出来。”我知道我不走肖老六是不会出来的,就向前走,直到看不到里面才停下来,里面也应该看不到外面的我了。肖家老奶惊恐地说:“老六,老六,吓死我了,还以为他听什么人说,来找你要医疗费的,那天你把他打得有点重的。那天打架的事不怪他,怪你。”又说:“差点就让他认出了你,他认出你不知问你要多少医疗费。”接着号啕大哭:“爹,爹,我怕你喽!你少出去给我惹祸。”肖泽云说:“老六,老六,想不到你的反应这样快,差一点就让他认出你。那个人我是知道的,和我是同学,是不惹祸的,打架的事我听说过,不怪他,是怪你。”又说:“老六,不要出去惹祸啦。”

  我的头部,被肖老六打肿起一个很大的包,太阳穴处差点爆裂,命悬一线。幸亏众多围观群众看到情况不对,围了上来,帮手才把紧抱着我腿的双手放开,我才得以脱身,捡回一条命。

  我受伤头部,吃药好了,过了一段时间又复发,经常都要吃药。受伤部位偶然撞上什么东西;或者遇到不顺心事,情绪波动等都要复发。2015年我到县人民医院做了脑CT,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留下了后遗症,目前还在治疗中。

  自从那次在街上看到南巡酒楼和肖泽云坐在一起的怕我认出他把脸侧过去,肖家老奶石禄芬吓慌了喊他跑去躲起的男人后,知道是肖老六。年余后的一个大热天,我穿着冬天穿过的独一件长袖内衣到县政府厕所出来,肖老六家哥肖鼐和郭贵祥、吴贤龙、朱建军来找我大弟。四人和我大弟是多年的好友,我大弟当时在临街打印部和一个叫陈健的修复印机,四人远远地盯着我,走近了,四人吃惊地瞪着眼睛说:“妈的屄,在经打得很。”当时我隐约感到是说我被肖老六殴打的事。现在我知道了,四人是暗中调查我,他们认为我不死也是半死不活。那天我弟问他们说什么,改口说:“高耐毛,耐高温。”过后我弟对我说,大热天的,我穿这么厚,让他们嘲笑我。其实我没穿外衣,他们穿外衣。我穿的,并不比他们厚,是怕泄露机密,用这话搪塞。

  那天站在街上向南巡酒楼里看那侧过身和肖泽云坐一起的男子,在他母亲石禄芬的指使下,赶忙跑去躲起。看到我走后,那老奶号啕大哭,不忍心再次吓着她,想缓一段时间去他家,突然失去了记忆,只知道殴打我的是肖老六。经过这么多年的医治,被肖老六伤得不轻的脑外伤慢慢恢复,失去的记忆回来了。

  那时我是下岗职工,没有经济来源,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用来买药吃,父亲有退休金和简易门面的租金,但认为我是心里作用,不给我钱医病。因没钱去医院好好医治,使我耽误了最佳医治时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赵梅照江 时间:2019-10-24 10:29:46

  这个肖老六多年未见了,大概是死了,活着也同死了差不多,老子文革中是造反派头儿,老妈患上“会议恐怖症”神经失常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