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幸免于普惠金融风险的同胞们:

楼主:琬琰2020 时间:2020-09-21 14:07:32 点击:3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正在我国发生的普“惠”金融风险,使占全国人口约四分之一的出借人(含家人)沦为血本无归的灾民,无数家庭一夜返贫。多年辛劳节俭的积蓄被洗劫一空的我们,心在滴血,眼在流泪,仰面苍天,一声声撕心裂肺地呼喊:“政府啊,救救我们!祖国啊,救救你的灾民!”

  面对死寂般的沉默,无奈和绝望中的我们,有必要讲明真相,自证清白,企求世人对这场金融灾难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说。

  我们不是钱多。我们几万元、几十万元出借款,都是辛勤劳动、节衣缩食几年甚至几十年积攒下来的血汗钱。为了全家人生计,为了多挣点钱,我们有的一人做2份甚至3份工作,一天工作12个小时甚至更多。有多苦,有多累,我们自己知道;再苦再累,我们默默承受,咬牙坚持。为了节省点钱,许多人舍不得花钱坐公交车,步行数公里回出租屋;为了节省点钱,许多人多年不添一件新衣裳;为了节省点钱,许多人无论寒冬酷暑,总是舍近求远到价格相对低些的菜场采购……我们仅有的这些出借款,每1分钱都来之不易,每1分钱都有其用处。我们指望用这些钱买房还贷、结婚成家、养育子女,赡养老人,现在都化为泡影。特别是众多已经丧失挣钱能力的老人,指望靠一辈子的这点积蓄,维持晚年生活、求医治病、养老送终,失去毕生积蓄,晚年生活非常凄苦,十分艰难。普“惠”金融,毁了无数家庭。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借钱度日,有些人没能挺住打击走上了绝路。 年仅31岁的杭州市网络借贷出借人王倩 ,留下血泪遗书,丢下年幼孩子,含恨自缢身亡。镇江市75岁网贷出借人朱女士,承受不了晚年生活难以维继的压力,割颈自杀,落下严重后遗症。这样的悲剧不胜枚举,令人心碎。

  我们不是心贪。人是有欲望的。谁不希望收入再高一些,财产再多一些,生活再好一些?只要不触碰法律和道德红线,都是无可非议的。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多元化的出现,民众愿意把钱存在银行,或是放在余额宝,还是放在网贷平台上出借,只要是国家允许的,都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网络借贷行为属于民间借贷范畴,受合同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和相关法律解释规范。网络借贷年回报率在10%左右,与国有银行1989年年利率11.3%,1990年年利率10.08%,1993年年利率10.98%基本接近,虽然比现时银行利率高,但在国家规定的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24%的范围内。正因为此,多年来没有任何职能部门提出疑义、提示风险、出面纠正。有人散布“他们心贪,被骗活该” 的流言蜚语,其实是失职监管者为甩锅、无耻老赖为赖账而泼向出借人的污水。

  我们不是脑残。普“惠”金融网贷出借人中,有众多受党教育多年的政府官员、现役、转业军官、高级知识分子和各行各业精明能干的从业者,有曾经参加过制订法律的老专家和政法系统的新老工作人员。我们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在决定将多年积蓄交给网贷平台出借前,慎之又慎,反复考量。当我们看到普“惠”金融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列入国家5年发展规划、各级领导大谈政策扶持、职能部门发给网贷平台的各类合法证照,以及央视、《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做的广告后,我们相信政府推进的普“惠”金融肯定是利国利民的,相信网贷平台取得职能部门颁发的证照肯定是合法合规的,相信关乎国计民生的普“惠”金融监管肯定是严格的,相信主流媒体大力推介肯定是言而有信的。正是因为这些诸多的“相信”,我们信心满满地参与普“惠”金融,企望助力小微企业发展的同时,分享改革红利。岂料普“惠”金融成了“普毁金融”,我们莫名其妙的成了金融难民。至今也不明白,我们到底错在哪?

  我们不是非法集资参与人。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把贷款人明确定位为出借人。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在个体网络借贷平台上发生的直接借贷行为属于民间借贷范畴,受合同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规范。” 我们通过依法建立的网贷信息中介平台,将资金出借给政府设定的小微企业,这是政府倡导和政策扶持的民间借贷行为,受合同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保护。我们与网贷信息中介平台签订合法、有效的服务协议。网贷平台经营者擅自挪用出借人借给小微企业的资金,并非法进行资金归集,出借人既不知情,也未参与,更没有分赃获利,与网贷平台经营者违法犯罪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不应受株连而改变合法身份,也不应为其买单。然而,政法机关在查处这类案件时,罔顾事实,漠视出借人的合法权益,滥用被法律界称之为“口袋罪”的“非法集资”罪名,把出借人与网贷平台经营者“一罪搞定”,强行将合法出借人“污名化”为“非法集资参与人”,让我们合法财产失去法律保障,又一次受到精神和财产双重侵害。 这如同盗窃者用盗来的钱贩毒,被盗者成了“贩毒参与人”一样荒唐可笑。一个“非法集资参与人”的污名,否定了合同法,否定了民法,否定了宪法第三十五条,让法律法规蒙羞,让社会诚信倒退,让契约精神崩溃,让无辜百姓伤心,让执政基础动摇。

  我们不是无理取闹。我们深知,安定团结、和谐稳定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何等的重要和珍贵。但这种和谐稳定必须基于社会的公平正义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约守,而不是有人贪赃枉法,巧取豪夺,让我们一声不吭,默默忍受。我们的血汗钱不明不白人间蒸发,当初的鼓动者们集体静默,任由政法机关收拾残局。政法机关办案过程中,将出借人资金去向“隐形化”,自始至终讳莫如深,守口如瓶;追赃追债力度不够、效率不高、成效不大,致使出借人本金大都损失80%左右。我们饱受悲伤、焦虑、困苦和绝望的煎熬,度日如年。在政府迟迟不出手救灾的情况下,老百姓去找政府,表达诉求,寻求救助,顺理成章,无可厚非。况且,普“惠”金融是政府力推、政策扶持、官员站台、官媒宣传的,融资项目、出借对象是政府设定的,政府主导的金融创新项目理应由相关部门严格监管的,普“惠”金融风险的形成与这一新型业态没有配套的行业法规和监管形同虚设不无关系。人民政府是人民的靠山,解铃还需系铃人,人民有难有冤,不找政府找谁?政府内的公仆,难道不该俯下身子倾听民声,了解民意?民意似水,水可疏不可堵,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水能载舟亦可覆舟。本息不回,我们将维权不止。

  沉默不是金。美国知名的历史学教授、社会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丁·路德·金说过:"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 邪不去,正不扬;不为正义呐喊,必为邪恶买单。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的沉默。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普惠金融风险处置的一点偏差,会给百姓或许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命运的带来逆转。

  尊敬的同胞们, 我们国家正在继续着建国以来波及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殃及人员最多、恶劣影响最大、伤害程度最深的金融大劫难,到了最艰难最危急的时候。把事情真相告诉世人,是一种正义;把目睹的罪恶告诉世人,是一种良知;把识破的谎言告诉世人,是一种善念;把面临的风险告诉世人,是一种责任。我们衷心感谢全国人大代表马兰院士、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李扬理事长、工行前行长杨凯生、知名时评人郭一平等有识之士为3亿多普惠金融灾民仗义执言!我们热切期盼党、政、军各级新、老领导,急切吁请各级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新闻界、法律界、文化界、金融界等各行各业的有识之士不再沉默,勇敢发声,为普“惠”金融灾难中苦苦挣扎的同胞,为我们这个命运多舛的祖国扶匡正义。

  谢谢
  聚爱财被任衡诈骗坑害的同胞们,所有P2P的受害者我们一定要维护自己的权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