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鞋丁春妹

楼主:女娲之子叫郑天 时间:2020-09-21 22:55:02 点击:44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发布了图片

  



  破鞋丁春妹:
   
  关于最近的网剧《沉默的真相》,观众还是有很多感慨的,主要的是正义执行的太艰难,太痛苦,可古往今来正义假如都是一帆风顺,就没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说法了。剧中有一个女性叫丁春妹,她是一个破鞋,成天勾三搭四,大家都觉得她晦气,是扫把星。剧里她和黄毛鬼混,黄毛是个流氓,经常强行把未成年少女拉上车,送到县城里给高官辣手摧花,自己也经常沾花惹草。丁春妹当然不会是他唯一的女人,可是黄毛也不可能是丁春妹唯一发生过关系的人,想必也是人尽可夫,最后还真被黄毛的花言巧语锁住了魂,死心塌地的给黄毛办事,一块陷害文质彬彬,富有正义感的支教老师侯贵平。可黄毛当她不过就是便池,发泄一下而已,当她被杀人灭口,黄毛也没有搭救,视若无睹。
  只要是需要支教的地方,几乎都是很落后,像三不管的地带,流氓、破鞋也就形成风俗,当地长时间缺失文教,斯文丧尽,野蛮成风。侯贵平是个高材生,算是个才子,他的女朋友李静就是个佳人,才子佳人,确实是很般配的一对。可惜,因为正义感,因为单纯的书生气,因为当地的犯罪,让这对新人不能连理,侯贵平最终死于非命,客死他乡。《论语》里说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话正好可以形容黄毛和丁春妹,小人自古以来就很多,君子和小人的区别就是小人私心、私利严重,还会污染到周围人。破鞋在古代也有,一些小说就可以看到端倪,比如《西游记》里唐僧的母亲,《水浒传》里的潘金莲,卢俊义老婆等等。现在的破鞋更多,结婚了在外面还有几个床友,古代还有一些礼法,一些青楼还是卖笑不卖身,而且多才多艺,琴棋字画样样精通,也心高气傲,不随便接客。现在世风日下,都愿意为钱出卖肉体,六亲不认,即使结婚了也是朝秦暮楚,两夫妻都是这样。
  古代的爱情悲剧有听过梁祝,现在的爱情悲剧居然会因为娘家彩礼太高,一怒之下把女朋友割喉,似乎,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这么多年来,我还是见过不少破鞋的,曾经我住在城中村,房东是个混混,所以他房子也住了一些道上的人,房东两夫妻都很年轻,特别是女房东,长的好看,一些人看了心里就喜欢。女房东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有一次,她居然和老公的一个江湖兄弟睡上了,这个兄弟没什么正经职业,是在夜场带小姐的。我见过一个偷自行车的,不怎么熟,不过见面也会点头打招呼,说些江湖上的客套话,有次他偷车被联防抓住,于是把之前的偷车史都招供了,老公被判刑后,老婆立即和老乡眉来眼去。
  我在夜场做过服务生,很多女生晚上喜欢到夜场里玩,跳的士高,也很大方,别人请喝酒她们也愿意,结果被人下药,就这样失身了。曾有一次,一个失身的女性,挺着肚子被父亲带到夜场找人,又找不到人,看场的也要赶他们走,父亲只好朝女儿发火,骂人的话很难听,都是叫女儿去死的话。我也在大学周围的城中村里住过,学校门口总停着很多轿车,都是老板或高管,认识了女学生后就开房去了,一些女生怀孕后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真不知道和多少人发生过关系。别看他们是学生,好慕虚荣不比社会上的人差,交际圈很现实,谁有利谁没利用价值,该怎么交往,他们心里都一清二楚。当年我有个习惯,喜欢和中文系、文学系的人接触,当是以文会友,对方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是普工,对方嫌弃我的样子就显而易见,如果我说假话,说自己有房,工作是管理,或是做生意,对方热情的样子也是显而易见的。
  我也被破鞋算计过,那时我还在帝都,住在金盏乡附近一个的雷庄的村子里,这个破鞋是四川口音,有人开着一辆有军牌的黑色轿车送她过来,特意住到我的隔壁。也许是我的嗅觉灵敏,我就觉得他们来者不善,不愿理会他们,连正面看他们一眼也没有,都不知道他们的长相,不过听到两个人的窃窃私语,经常讨论到我。一段时间后,我也就明白了他们的诡计,破鞋是被人安排来的,就像黄毛安排丁春妹,我防御性很强,他们一直没有得手,最后男的鹊巢鸠占,和那女的睡上了。女的经常会给另一边打电话,交代我的近况,让对方错觉的以为,我们已经在一块了。房间隔音很差,隔壁有什么动静都能听到,不仅是说话声,他们做那事的时候,我会开音响听歌。由于预感到这两个人的威胁,我决定离开京城,正好当时没什么钱,我在网络联系到南京的一个修佛居士,又去找新京报的朋友帮助,他给了我钱,我也告知房东离开京城。
  当天晚上,房东夫妇特意敲了隔壁的门,跟那神秘女子说话,大概说的是,他要走了,你看着办吧。房东离开后,我听到那女的打了很长电话,我当然不知道她打给谁,不过说了一些话,其中就有他走了,我们不怕他等等。经此事变之后,我在思寻这个女的是谁,早前认识一个四川乐山网友,很喜欢文学,对我很热情,有一次还跟我表白说喜欢我,我听了毛骨悚然,她还只是一个高中生。应该不会是她长途跋涉跑到京城来,问题是,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位置,应该不是她,是另有其人,而且后来她告诉我自己去深圳读书了,为了不被她打扰,我直接把她的QQ号删除了,我更喜欢早年认识的一个江南知己。不过我一直也觉得有股势力在幕后作祟,不让我在诗情画意的地方呆下去,不让我有诗情画意的爱情。以我现在寸步难行来看,幕后凶手多少跟福州有关系,假如日常有人到处对我流言飞语,甚至冒充,或是诽谤,这些人不是真凶也是帮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