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继续挣扎了几天,还活着

楼主:女娲之子叫郑天 时间:2020-12-01 08:50:58 点击:4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又继续挣扎了几天,还活着:
   
  最近仍然没能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只能做些兼职,虽是兼职,也有它的好处,就是拿钱方便,不过和自己理想的工作、工资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前几天又做了几天兼职保安,头两天是去银行做保安,其实是过去给人替班,某个人请假有事,所以我就被叫过去替班。这家银行工作很简单,有两个保安互相轮流休息,中午还可以睡觉,傍晚只要等运钞车一把钱取走,保安就可以换衣服下班。我刚把电影《除暴》看完,然后自己就到银行做了保安,心理倒是有一些恐惧,幸好不是在九十年代初,否则就像电影里的桥段,驶过来一辆小面包车,下来几个蒙面劫匪,拿着AK进来,那么肯定先打我们这些保安,然后他们又是一阵狂扫。很多年前我还在福州,当时五一广场就发生过一起类似事件,一批人抢劫了运钞车,双方还发生过激烈枪战,福州不大,新闻和消息立刻传遍了大街小巷,据说其中一个劫匪被打伤,他们也是蒙面,大家就用电影来解释,那个受伤的人可能被自己人杀人灭口。
  银行里有个即将退休的老员工,我觉得他属于极端分子,或是守旧派,他把社会上发生的一系列罪恶归咎于舆论,他觉得新闻一旦去曝光,就有人会去效仿,然后接连发生不幸。他觉得新闻不该报道凶案,包括电影也存在传播犯罪,似乎,应该没有新闻,没有电影,没有一切能让大家思考,看得见的东西,如果是这样,大家和死人就差不多了。他聊到女人出轨,他觉得国外的一些做法很不错,对出轨,不洁净的女人,大家会把她包围住,向她砸石头,把她砸死也是罪有应得。对新闻里报道一个男的因为偷情,被大家关进猪笼,沉到水中惩罚,这属于封建社会的刑罚,他却极力支持。他又举证了过去在毛时代,没有色情,没有贪污,没有出轨,没有阶级架子,社会井然有序,大家礼尚往来。我们聊天的时间不长,我觉得他属于守旧派,一些想法还是很极端,在现在已经不合时宜,在过去或许可以被人接纳。
  接下来几天我到了某处商场做了几天兼职保安,是一场展会,很多台商在这里卖东西,有人质疑他们可能不是台湾人,或是会说闽南话的闽南一带的人,就像一些会说粤语的人就称自己是香港人,会说朝鲜话的就称自己是韩国人。摊位不到两百个,可雇佣的保安的就超越了几百人,只是一个商场门口的展会,并不是什么历史性大会,也没有什么瞩目的人物要来,有几个区级领导在和我们讲话,就怕他们朝我们喊同志辛苦了,那么我们不就得被迫喊首长好。现场有几个貌似台商的人,在推销自己的狗皮膏药,不断吹嘘自己的灵丹妙药,一些积极上去了解的人,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认识的人,互相在那里出老千。正好我最近在看影印版的书籍,就拿一些字去问他们,我想一些古字,生僻字,内地不了解,他们台湾人,香港人肯定了解,我问了他们一些人,他们也是不知道,不知道是身份冒牌,还是读书太少。工作是否轻松还是看自己被安排的岗位,假如是站岗就辛苦多了,可能没人轮换休息,我第一天就被安排在车库出口,这里没地方可坐,当天太阳又大,第二天就迅速降温了,算是煎熬了一天。第二天我被安排去巡逻,很简单,就是拿着盾牌、钢叉,去巡逻一圈,做个样子,然后就到休息点休息,玩着手机。
  昨天又联系了一家展会的兼职,是给他们发门票,这类兼职曾经我在帝都做过,门票有展会的一些介绍,就是鼓励市民去购物,现场除了卖衣服的,还有很多农产品。想不到现场居然邂逅几个曾经在帝都一块干活的兼职朋友,有几个还认识我,我却陌生了他们,有几个我还能认出他们,只是名字都忘记了。当年在帝都,有过一段时间我和他们一块做着这类兼职,后来和带队的意见不合,多少是他们给钱偏低,而我也在很多QQ兼职群里找到轻松,或钱多的兼职,也就没必要忍受那些带队的,分道扬镳到现在,一眨眼有十年了,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过去我们都有青春,现在,我们都一副曾经沧海的样子,我也老了,长了很多白头发,他们也憔悴了许多。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离开帝都有五六年了,我离开的时候租房还是三百块,曾经我住过的地方,那些民房现在都要一千多,小的也要八九百,邂逅的这些人为了节约房租,都搬到燕郊住。我是一个到处颠沛流离,无家可归,自小就被闽人弄得家破人亡,在福州也没有朋友,能让我邂逅帝都故人,我还是很激动,很开心的。我对福州很陌生,无论我来过多少次,呆了多久,似乎,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可是像帝都,或是南京、杭州,我对那里的经历,人事却记得很牢,毕竟这些地方能让我接触到文艺激情,人文精神,在福州,我总是被人驱逐和防控,像一个犯人活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