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作家韩寒”就是一场骗局!

楼主:此恨绵绵哪 时间:2012-02-05 22:00:15 点击:2179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坚决相信韩寒就是人造的。所谓“作家韩寒”就是一场骗局。其理由如下:
  1、韩寒在媒体上接受采访时所表现出来的对文学的极度无知和浅薄表明他不可能写出一本甚至一篇像样的文学作品,他的修养和功底离真正的文学至少相差十万八千里!任何一个具备一定文学欣赏能力,特别是有一定文学创作体会的人一眼就能看这一点出来。
  2、韩寒说自己木讷。他真的很木讷吗?请你注意他在说到赛车的时候一点也不木讷,简直是滔滔不绝。为什么一说到文学的时候就木讷?很简单,因为他不懂文学,因为他是个“文”盲!
  3、韩寒是个高产“作家”。在当代中国像他这样高产的作家有几个?哦,你要说韩寒是个天才,韩寒是个例外。大仲马高产,凡尔纳高产,韩寒为什么不能高产?可是你知道大仲马、凡尔纳是如何勤奋读书的吗?韩寒是个不爱读书的人,他凭什么高产?一个不爱读书却异常高产的作家,只能是假的。
  “作家韩寒”这场骗局,十几年来愚弄了许多善良无知的读者,嘲弄了故作高深的文学评论界和中文系里研究当代文学的教授们,侮辱了所谓的中国作家群体,文学家,文学界,作家协会,铁凝们,你们在干什么?真丢人!你们应当站出来说话!平时竟喜欢发牢骚,为什么自家后院起了火反倒没有声音了?你们不是自诩是当代中国的良心吗?
  “作家韩寒”这场骗局,也是对共产党的文艺政策的的侮辱和重弄,更是对法律的嘲弄和践踏。一个无知的高中生,加上几个并不高明的枪手和骗子竟然能畅通无阻地行骗十几年,真是悲哀!
  为此,我呼吁:文学界的作家们不要在沉默了,你们必须站出来为自己雪耻,必须戳穿这个小毛贼的真面目。这对于你们来说不难。难的是你们又没有这个勇气,有没有这个自尊心!
  我呼吁:公安和检察机关介入此事,查清真相,以商业欺诈罪起诉韩寒及其出版机构,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查清真相并不难,就看你们又没有决心和良心!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君心如兰 时间:2012-02-05 23:25:00
  应该是代表了许多人想表达的想法。
楼主此恨绵绵哪 时间:2012-02-06 08:31:00
  别字订正:“平时竟喜欢发牢骚” 应为“平时就喜欢发牢骚”;“也是对共产党的文艺政策的的侮辱和重弄” 应为“也是对共产党的文艺政策的的侮辱和嘲弄”;“难的是你们又没有这个勇气,有没有这个自尊心!”应为“难的是你们有没有这个勇气,有没有这个自尊心!”;“查清真相并不难,就看你们又没有决心和良心!”应为“难的是你们有没有这个勇气,有没有这个自尊心!”;“必须戳穿这个小毛贼的真面目”应为“必须戳穿这个小蟊贼的真面目!”
作者:lvshi_001 时间:2012-02-06 16:25:00
  我也认可楼主的说法。
  贾霆,曾任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栏目咨询律师、北京市政府部门法律顾问。现为北京孙中伟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刑事部高级主办律师,中国死刑辩护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青少年作家记者协会会员、该会全国分会维权部部长,《和谐法制网》特约撰稿人,《法邦网》特约评论员。
  自1998年从事法律工作以来, 承办过刑、民、经、行等各类案件数百件,参与过多起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诽谤等重大刑事案件的代理。代理的“档案索赔第一案”、“歌手张可可诉天涯网侵犯名誉权案”、“知名中医学家李柏松诉北京宝芝堂中医研究院侵犯著作权案”、“刘XX故意杀人案”、“戴避孕套不算强奸案”等案件曾被全国各大媒体广泛报道,多次接受电视台、报刊、杂志和网站记者的专访。“刘XX故意杀人案”还被编入《法制进行时》经典案例。“云南李昌奎强奸杀人案”曝光后,贾霆律师先后在《天涯社区》、《人民网》等主流媒体发表《云南高院要树立什么样的标杆?》、《建立“网上陪审团”之构想》、《对云南高院再审李昌奎案的思考》等谴责文章,推动了云南高院对该案再审改判的进程,维护了法律的公平和正义。
  此外,办案之余还曾在《人民法院报》、《中国律师》、《中国民族报》、《上海法治报》、《劳动午报》、《江南雨》等报刊发表文章数十篇,案例文章《推定责任不能作为定罪依据》被收入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的《信仰的力量——中国著名律师办案实录》一书; 2011年3月在“第二届中国律师原创文章大赛”中获得一等奖。 另外,著有20万字办案手记《法庭内外的较量》。
  执业格言:仗法律之剑,扬人间正气!
  承接全国各地大案要案。
  电话: 13552876488 。
楼主此恨绵绵哪 时间:2012-02-06 20:28:00
  网传韩寒在松江二中演讲的题目是:“1、写作有风险,装B需谨慎。2、以我为戒,以B为耻。3、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装文化。4、装B装B,世人全欺。5、装B装得像,电视不能上。 6、拼官不如拼财,拼财不如装B。7、装B装得像,老爹跟得上。8、一江春水向东流,装B装得像马猴。9、两岸猿声啼不住,B也只有半瓶醋。10、神奇的国家,装B的沃土。”如此酷爱下流的语言,是任何一个有一点点文化修养的人说不出口的,即使是孔庆东,怕也说不出口!什么人能说出口?骂街的泼妇,地痞流氓,街头混混。真实的韩寒就是这样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作家!他只是一个无知无识的街头混混!
楼主此恨绵绵哪 时间:2012-02-08 18:35:00
  方舟子:韩寒自证《书店(一)》和《三重门》是别人代笔写的2012.2.8.

  前几天湖南卫视记者来采访我时,说他们也将去采访韩寒,问我有什么问题要问韩寒,他们可以代为询问,这样可以通过剪辑形成“隔空对质”的效果。我让他们代问了三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韩寒是什么时候开始读钱钟书的?
  12月5日湖南卫视“新闻当事人”播出的节目,果然有韩寒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大意是:他是在初一时开始看《围城》的,但是看不懂,初二初三时又看了一遍,还是觉得钱钟书“文笔太难”“太学贯中西,有太多的英语”,他更喜欢当时开始读的林语堂、梁实秋。(视频见(第11分开始):http://www.imgo.tv/clip-201202-51-2510-229453-240574.shtml )
  韩寒和节目编导可能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编导剪辑我对韩寒回答的反驳并没有击中要害)。其实在我问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发了《“天才”韩寒〈书店(一)〉分析》,如果仔细看过我那篇文章,就知道我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了。我还担心韩寒会针对我这篇文章编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结果却没有。他没有我想的那么聪明。
  《书店(一)》一文号称是韩寒在初二下学期刚开始时(1997年3月)在一个月内创作的十几篇小说、散文之一。正如我已在《“天才”韩寒〈书店(一)〉分析》指出的,《书店(一)》的文风模仿钱钟书,而且几处化用了钱钟书《围城》等作品的句子:
  《书店(一)》:“英文情书的最大好处莫过于信的开头便可以直称‘亲爱的某某某’”
  《围城》:“只有英文信容许他坦白地写‘我的亲爱的唐小姐’”
  《书店(一)》:“企图躲在英文里兴风作浪,鬼鬼祟祟地好比政治犯躲在国外活动”
  《围城》:“不然真想仗外国文来跟唐小姐亲爱,正像政治犯躲在外国租界里活动”
  《书店(一)》:“还有《男人如何博得女人欢心》,其实就等于把‘怎么调情’说得更加含蓄,就仿佛植物有它的学名一样。”
  《围城》:“据说‘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学名,说起来庄严些,正像玫瑰花在生物学上叫‘蔷薇科木本复叶植物’。”
  《书店(一)》“想必与‘幽默’(humour)最初在英语里解释为‘体液’十分切意,眼泪鼻涕当算体液,流眼泪便是流‘幽默’。”
  《说笑》:“我们不要忘记幽默(humour)的拉丁文原意是液体,好象贾宝玉心目中的女性,幽默是水做的……”
  可见《书店(一)》的作者是一个极其喜爱钱钟书作品的人,要对钱钟书作品烂熟于心,才能如此这般对钱钟书作品中的句子信手拈来地化用(而不是简单的抄袭、模仿),而《书店(一)》写作的时候,韩寒自称才读过一、两遍《围城》,而且读不懂、不喜欢,《书店(一)》怎么可能是他写的呢?所以韩寒对“你是什么时候读钱钟书的?”的回答,自证了《书店(一)》是别人代笔的。
  《三重门》更是公认模仿《围城》写的,里面的人物、情节、用语大量地化用《围城》,只有熟读《围城》的人才写得出。而据《儿子韩寒》的说法,“韩寒从进入松江二中读高一不久,也就是1998年的下半年起,开始了他的长篇小说《三重门》的写作。”那么,在韩寒开始一次性定型写作《三重门》时,他最多才读了三遍《围城》(也可能是只读了两遍,看怎么理解“初二初三时又看了一遍”的说法,既可以理解为初二、初三各看一遍,也可理解为初二、初三总共看一遍),而且还读不懂、不喜欢,怎么可能写出处处模仿《围城》的《三重门》?所以韩寒对“你是什么时候读钱钟书的?”的回答,也自证了《三重门》是别人代笔的。
  韩寒父亲韩仁均是知道写《三重门》必须熟读钱钟书的,所以在《说说我自己》中说:“家里的一本《围城》不知被他翻过多少遍,第一本翻烂后我又买了一本。因为喜欢,所以他后来在第一本书《三重门》里刻意的模仿他的偶像钱钟书《围城》的风格一点也不奇怪。”但是现在韩寒自己对着镜头承认在写《三重门》之前只在三年内看过两、三遍《围城》,而且看不懂、不喜欢,那么把《围城》翻烂的,恐怕是韩仁均吧?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