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市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逼得我走投无路

楼主:陈少强22 时间:2012-03-01 22:26:33 点击:254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逼得我走投无路
  本是一件医疗过错证据确凿,有双方共同封存的病历为铁证的医疗过失事件,本是一件普通的患者依法唯权案件,但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为了唯护个人威信,利用強大的集体经济,广泛的人际关系和专业知识,利用人民给予的权力,国家的钱财,利用司法鉴定领域的腐败,神通广大的通过鉴定. 再鉴定,一步步在司法程序的掩护下推卸责任,人为地增加患属的唯权成本,更为甚者,利用患属的贫穷,将患属无奈放弃治疗后的费用对患属进行反诉,更是创造了迫害弱势群体的奇迹。官官相护!司法腐败!弱势群体有寃无处伸!生难安宁!死难安息!只能借网上一角,请广大网民关注!顶贴!爆光!声讨医赖!
  一. 普宁华侨医院在杜协斌和蔡新隆管理下医徳恶劣,红包小不予诊疗
  我女儿2008年7月22日出生,23日出现拒奶尖叫,由于我家穷红包小,多次反映患者症状无人理,拖到24日在患者家属的再三干涉下,才有儿科医生进行诊疗,确诊时患者颅内出血量已达120ml,造成新生儿脑损伤不可逆转、最终死亡。(封存病历可以证明这个事实)
  二. 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设置陷阱,利用揭阳医学会推卸责任,诬陷患属。
  发生医疗过失后,由于患属封存有医院的病历,普宁华侨医院不是积极抢救患者,而是伪造病历,利用患属的紧张心理,设置陷阱,利用患者家属按医院惯例签名为证据,把婴儿的死亡原因归罪于患者家属选择经(阴)道分娩,并诬陷亲生父亲不配合抢救自已的亲生女儿。患属于2008年8月21日向普宁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华侨医院提出医疗事故鉴定,揭阳医学会鉴定避开了患者的出血时间和医院予以诊疗时间的关联性,把普宁华侨医院的观点合法化。
  三. 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对我予以精神推残和经济迫害。
  普宁华侨医院为推卸延误治疗责任,向卫生局、城北街道、大洋尾村发函,诬陷我不配合治疗导致延误治疗,并天天让我到外面药店购买人血白蛋白和免疫球蛋白,当小孩用药后病情继续恶化,脑外科叶主任告知我婴儿确无治疗希望,任何治疗都只是延长婴儿生存时间,患属为减轻婴儿痛苦和经济负担,无奈签字放弃治疗时,医院说救死扶伤是医院的职责,必需继续救治,婴儿死亡后,医院将我放弃治疗后的费用对我进行反诉!
  四. 进入司法程序后,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用赖和拖对付患者家属
  我按照省卫生厅和信访局领导的指示,坚持走依法唯权的正路,我省吃俭用,东筹西借,凑足了再次鉴定费用,申请广东省医学会对该医案进行再次监定,当省医学会监定意见指出普宁华侨医院“存在没有遵守对病理新生儿监护制度的违反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的医疗过失行为” 时,2009年8月3日,普宁人民法院首次开庭,普宁华侨医院无法举证,又再次提出医疗过错司法鉴定,2009年8月24日,经医患双方和普宁人民法院一致同意,委托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该医案进行司法过错鉴定。
  五. 司法腐败,普宁华侨医院,人民法院和司法鉴定中心罗斌共同踢皮球,拖延鉴定时间。
  2009-8-24日我在法院签名同意华侨医院申请并委托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医疗过错鉴定之后,该案件便如石沉大海,2010年6月8日下午,因距患者同意委托鉴定已近10个月时间,我到中山大学找罗斌教授询问鉴定进展时, 罗教授是这样说的: 我刚出国回来,很忙,该医案已受理,但还欠部份病历资料需要法院补齐,你们放心,我会很快安排时间作出鉴定的。但最后鉴定书的委托日期却是:2010年7月16日。这和罗斌6月8日下午说的话时间又不相符,6月8日已受理,7月16日才委托,未有委托,那来受理,实奈漏洞百出。
  2010年6月至12月期间,原告方律师多次向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经办联系人罗斌了解鉴定进展时,罗斌均表示由于医方尚缺少部份应提交的文件,鉴定中心在2010年的5、6月份曾致函普宁市人民法院通知医方补交资料,但医方至今仍没有向鉴定中心提交,所以致今仍因医方不配合提交资料导致无法做出司法鉴定。期间,原告方律师曾致电普宁市人民法院,要求敦促被告医院补交资料,但人民法院经办人说未收到罗斌的通知。
  人民法院和司监中心皮球踢来踢去,2010年12月14日,原告方向普宁市人民法院递送了<关于司法过错鉴定的说明>,并再次要求中山司法鉴定中心发函普宁市人民法院:敦促普宁市华侨医院补交资料。
  2010年12月至2011年5月份期间,原告方律师多次找罗斌了解鉴定进展,罗斌总是说普宁市人民法院还未交来鉴定必需病历。
  2011年6月份,原告方律师要求罗斌出具普宁华侨医院拒不补交病历材料书证材料时,罗斌却说,快了,鉴定已进行,医方有过错。
  2011年7月份原告方律师再次向罗斌询问鉴定进展时,罗斌说: 快了,鉴定结论出来了,医方有过错。
  2011年8月份原告方律师再次向罗斌询问鉴定进展时,罗斌又说: 鉴定结论已交领导审批签章。
  2011年9月5日,原告收到了和被告杜协斌<民事答辩状>如出一辙的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中大法鉴中心{20103254}医鉴字笫Y0102号)鉴定意见书,并且鉴定委托日期是:2010年7月16日。
  2011年9月26日,罗斌到庭接受质询回答“未有委托,那来受理” 问题时回答:你们是那天到中山医询问的,我记不清了。.
  综上所述可以证明,普宁华侨医院和中山医罗斌相互勾结,人为拖延鉴定时间,当患属要求罗斌出具普宁华侨医院拒不补交病历材料书证材料时,两个医赖无法赖了,这个社会,代表司法公正的鉴定机构変成了医院迫害弱者的帮凶!
  六. 违背科学依据和医患双方共同封存病历依据,严重违反司法部令第107号《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的鉴定结论成了判案的唯一标准。
  (中大法鉴中心{20103254}医鉴字笫Y0102号)鉴定意见书在罗斌的策划下,完全避开了医患共同封存病历: 患者2008年7月22日出生,23日出现拒奶尖叫, 拖到24日上午10时多 才有儿科医生进行诊疗,25日下午16时才有神经科参加会诊,确诊时患者颅内出血量已达120ml,造成新生儿脑损伤不可逆转、最终死亡这个事实, 把延误治疗造成婴儿死亡说成是 “家属不配合支持治疗(多次未按医嘱提供支持药物-白蛋白和免疫球蛋白) ,最终因免疫功能低下导致感染(切囗. 颅内). 营养不良等致多器官衰竭而死亡” 的荒唐结论。普宁华侨医院在提供给普宁人民法院的病人结算清单上,甚至明目张胆的把患者7月22日在普宁华侨医院出生改成7月24日入院。
  根据司法部令第107号《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6条规定“司法鉴定机构应在30个工作日内完成委托的鉴定,涉及到特殊疑难的技术,延长鉴定的时间不得超过30个工作日……”本医案2009年8月24日已三方同意委托鉴定,鉴定书出具时间是2011年8月31日,患属签收时间是2011年9月5日。根据鉴定证据提交的相关法律规定: 医患双方共同封存质证的病历作为鉴定依据最具备法律效力,但该鉴定书从头至尾都避开了患者的出血时间和诊疗时间所产生后果的关联性这个要点,却依据普宁华侨医院<民事答辩状>所陈述的推卸责任理由作为鉴定依据,把患属按医生的口述要求和医院惯例写下“要求经(阴)道分娩后果自负”这几个字把婴儿死亡责任推给患属。
  根据病历记录:婴儿出生后有“股无力、窒息”,根据相关护理条例,对于出生发现有窒息的婴儿,需要视临床症状进行一系列的检查和严密监护,包括“血气分析、CT等”,而本例婴儿出生时有“窒息”,但普宁华侨医院并没有做到“严密的监护”,也没有做关于窒息方面相应的辅助检查“血气分析、CT等” ,在患属的再三要求下,诊疗时,自发性胪内出血量已达120毫升,由此可见, 对窒息未做监护和处理,不符合医疗规范。总之,该鉴定书从头至尾都是杜协斌《民事答辩状》的翻板,如此荒唐的鉴定结论却被作为审案判决的依据,普宁市人民法院依据该鉴定结论作出了偏袒普宁华侨医院的民事判决书。
  七. 弱势群体的合理诉求在医赖的干预下有寃无处伸
  本来一起医疗过失事件,如果医院能够正视事实,积极抢救患者,安慰患属,改正错误,考虑到疾病的因素以及当代医学的局限性,不是什么病人都能救活,我们可以谅解无意的过错医生,但杜协斌和蔡新隆为了维护个人威信, 在发生医疗过失之后,不是尊重法律和事实,而是利用強大的集体经济,广泛的人际关系和专业知识,利用人民给予的权力,国家的钱财,利用司法鉴定领域的腐败,在司法程序的掩护下,来对付与之唯权的患者家属,人为的增加患属的唯权成本,让患者家属既忍受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又让患者家属在唯权的道路上煎熬!2008年3月20日,普宁华侨医院患者陈尸大门口唯权,院长接受了时报记者的采访称,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家属此举纯属“医闹事件”, 时隔5个多月的时间,患者通过法律唯权,有封存病历为铁证。院长同样称:医院没有任何责任,婴儿死亡是“家属不配合支持治疗 ,最终因免疫功能低下导致感染 . 营养不良等致多器官衰竭而死亡” ,并且能让司法鉴定专家罗斌把这个荒谬的不符合事实和常规的观点合法化。弱势群体医闹唯权是犯法,法律唯权在医赖的干预下行不通,钱明奇十年依法诉讼未果,难道弱势群体为公道讨个说法就这么难?
  八. 请政府为弱势群体依法唯权主持公道,严惩医赖
  我是一个尊纪守法. 靠打工养家糊囗的农民工,四年多的辛酸唯权是为讨公道说法!我虽穷,但并不是为钱而来的刁民,我们相信法律,我们的医疗纠纷准备要走的是法律唯权的正路,但法律和司法在医赖的干预下,法律唯权使我生者不能安宁,死者不能安息!我再也无能力和无胆量通过法律程序上诉讨回公道!我只能恳求政府有关领导,能够“以政府之力,维护弱势人群的表达权,使他们的利益能够通过制度化规范化渠道正常表达”;减少钱明奇式唯权悲剧的重演,恳求政府能够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特泣血恳求 :-.恳请党政部门彻查此事!追究普宁华侨医院杜协斌和蔡新隆迫害社会弱势群体依法唯权的责任!二. 严查中山司法监定中心罗斌作出的(中大法鉴中心{20103254}医鉴字笫Y0102号)鉴定意见书和杜协斌是否存在违纪违法的猫腻!三.责令杜协斌解释新生儿自发性颅内出血量120 毫升以上医院为什么见死不救?四. 责令杜协斌和蔡新隆对迫害患者依法唯权所造成的经济和精神伤害作出赔偿。
  伏笔泣首,我期盼拨开乌云见青天之日!
  患属(死者陈汶敏父亲): 陈少強 2012-2-25日
  身份证号码: 445281197604160310 : 手机:1382293771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