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市博爱县人民法院指鹿为马、张冠李戴胡乱判案,法官徇私枉法有新招

楼主:黄河第一覌 时间:2012-07-31 12:30:32 点击:282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申 诉 状

  各位领导你们好!
  我是焦作市博爱县金城乡王保村的农民。2008年,因为农村电网改造,我们村东的一座小电房废弃不用了,经村两委研究通过,乡土地部门同意,我以1000元的价格买下了小电房和小电房所占用土地的临时占有权。村委会给我出具了相关的手续。2009年,因为需要用小电房上的砖,我将小电房推到,把地面上的砖拉走用了,地基下的砖和房顶上拆下的瓦还在原地堆放着(现在房子的地基还在,有部分被埋在土下)。有一天我发现小电房地基上有人垫上了土,我就打听是谁占用了我买的地。后知道是本村的王某私自垫土占用了。我让家人找到王某问,王某说:“我看地在空闲着就垫上土想种点菜,你什么时候要用的话我给你腾出来就是了。”因为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暂时也用不上,就没有再说什么的了。2011年春,因需要,我找到王某向他要地,王某说:“我现在种着洋葱的,等洋葱收了就给你丢下。”可收获洋葱后找他时又推拖说“我种菜时拉了两车土的,等我找时间把土拉走就给你”。就这样又拖到了秋季,再找他要地时就耍起了无赖说“这是公家的土地,谁占了就是谁的了。不会给你的!”对此我找了村里有点影响的人带着村委给我的手续去协商,王某先是同意归还我土地的。后没几天就又反悔了。又经村委协调,再经乡政府、乡司法所处理,王某都不再理会就是不丢,并对前去协商的人及对外到处扬言说“我就是不给他丢,看他有多大本事,看他能把我怎样?”我无奈之下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2012年5月15日,博爱县人民法院金城法庭给我下发了立案通知书,6月17日给我下发了2012年6月20日9:00开庭的传票。6月5日,也就是立案后的第21天,本案审判长杨新富通知我说“起诉状副本今天才刚送达到被告,法庭要保证被告有15天举证答辩期的诉讼权利,所以原定的6月20日开庭不能按期开庭了。具体开庭时间等待法庭的另行通知。”金城法庭对自己下发的司法传票看的如此随便的。我也只能把此次传票当做无用的垃圾,然后很无奈的等待着。2012年7月10日,我按金城法庭第二次传票通知的开庭时间准时赶到法庭应诉。本案的审判长杨新富却又告诉我,被告没有向法庭提交答辩,也没来法庭应诉,今天又不开庭了。被告又拿法律当儿戏耍了!博爱县人民法院金城法庭也又把自己下发的传票当废纸了。我气愤之极,强烈要求开庭并向法庭领导反映了情况,金城法庭最后以被告经依法传唤未到庭而缺席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结束后。在被告缺席审理结束的次日(7月11日)。一大早本案审判长杨新富就对此案做起“补救完善措施”。在金城法庭的其他工作人员还没有到的情况下,本案的审判长杨新富就一个人将“他认定的”本案应诉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关着门和“应诉人”做起案件笔录。我到金城法庭推开本案审判长杨新富办公室的门刚走了进去看到了这一切,他就让我出去了。我随即将此情况向金城法庭的厅长吴本宏打手机举报反映情况。随后,我要求看了他们做的询问笔录。并当即向审判长杨新富和金城法庭庭长吴本宏声明了我对庭审结束后补充所做的所有案件笔录不予认可。我对杨新富询问的王锡洪的应诉人身份因为没有经过法庭质证,不予认可。可事后,杨新富还是将庭审结束后自己一个人私下做的询问笔录装入我诉讼的案卷中。并依据此次私下补充的、没有经过质证认可的笔录中,本来就不是本案被告人身份的王锡洪的否认自己是本案被告人王习红身份的证词。认定了我起诉书的被告主体不明确,给我下达了《河南省博爱县人民法院(2012)博金民初字第11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了我的起诉。
  下面请看博爱县人民法院裁定书中的认定内容,是无中生有、自相矛盾,让人啼笑皆非。裁定书中这样写到:“本院认为,原告起诉的是王习红,应诉人是王锡洪,原告无证据证明王习红与王锡洪是同一人,原告起诉的被告不明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王润的起诉。”
  1、裁定书中为什么没有写清楚被告在法定时间内没有向法庭提交答辩意见。经依法传唤没有到庭应诉,法庭按被告缺席开庭审理了此案这一关键的庭审过程?
  2、裁定中认定“应诉人是王锡洪,原告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王习红和王锡洪是一个人,所以,起诉的主体不明确,驳回原告的起诉。”本案中我起诉的被告人是王习红,有明确的被告指向,起诉状副本和对被告人王习红的传票已经依法送达到对方并签收了回执,被告收到传票和起诉状后并没有在法定的时间内对自己的被告人资格向法庭提出异议,没有将案卷退回法庭说明自己不应该是本案的被告人,也没有按时出庭当庭说明自己不该是本案被告人的有效依据。我的起诉中有明确的被告人,被告人对自己的被告资格没有向法庭提出异议。法庭怎样能够认定我的起诉主体不明确?在我起诉的被告人王习红对自己的被告身份没有向法庭提出任何异议的前提下,法院为什么无中生有的要我来证明王锡洪和王习红是一个人?有什么道理?法院这样做是作为本案的裁判者、法官的身份要求我来证明和本案无关的王锡洪?还是在代替被告人对被告王习红的被告资格提出了质疑?法庭可以代替被告人来否认自己的被告人身份吗?法庭能够代替被告人表达自己不同意应诉本案吗?王锡洪和王习红是不是一个人,这本应该是来本案应诉的王锡洪要自己承认或能够证明自己和王习红是一个诉讼主体后才有资格来本案应诉的。法院怎么会要求我来证明这一事实?我起诉张三,你法庭却让李四来应诉?还要求我必须能够证明李四和张三是一个人?否则就认定被告主体不明确驳回起诉。天下会有这样道理吗?庭审前,被告没有向法庭提交答辩,没有对自己的被告人资格向法庭提交任何的异议。在被告缺席开庭审理中,法庭也没有向我出示被告人身份有异议的证明材料。也没有让我对被告以及法庭认可的应诉人的身份进行当庭质证。法院凭什么否认了我的被告人王习红的被告身份?又为何认定了王锡洪成了本案的应诉人?我的案件是被告缺席审理的,何时在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应诉人?既然法院裁定书已经认定了王锡洪就是本案的被告应诉人,又为什么会认定我的案件中被告主体不明确而驳回我的起诉?法院的裁定不是自相矛盾的吗?如果法庭认为王习红和王锡洪不是一个人,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关系,那法庭又是凭什么来认定王锡洪就是本案的应诉人?让不是本案被告的王锡洪来本案应诉?我起诉的被告人王习红是正常的成年人,应该知道法律的严肃性,被告应该承担自己不按时到庭应诉的法律后果。否则,若人人都抱着本案被告这样侥幸的心理,找借口不答辩、不应诉,拿法律当儿戏,可以不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那法律将以何存在?法律的严肃,法律的权威将如何得以保障?
  3、法庭审判人员可以单独一个人和当事人私下做询问笔录吗?博爱县人民法院金城法庭为什么会这样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的胡乱判案。真让我想不明白的。可仔细看看本案中的细节,答案也就不难想明白了。本案被告人经法庭依法传唤拒不到庭应诉。而在庭审结束后的第二天,在别的法庭工作人员都没有到场的情况下,法庭认可的应诉人却能够很配合、很听话、很顺从的一大早就来到法庭,关起门来和主审法官做询问笔录。这足以证明被询问的对象对法庭公开的依法传唤可以拒绝或不于理会,但对本案审判长杨新富的询问可是言听计从,绝对配合默契的,大清早的一叫就到的。本案审判长对本案被告人的权威或者是私交要比法庭的正常依法传唤管用的多了。本案审判长和被告的关系很值的探讨!
  在此我想请问各位领导:
  1、主审法官可以单独一个人和被告当事人私下做案件笔录吗?
  2、被告缺席开庭审理的案件,庭审结束后,法官还可以和被告当事人私下做询问笔录,不经过原告的质证,就作为判案的依据吗?
  3、在案件当事人没有对自己的被告身份向法庭提出异议的前提下,法庭可以否定被告的资格来认定被告主体不明确吗?

  我在此恳请有关领导在百忙中能关注一下此事,希望能够对此问题给我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解决!并希望有关领导能够对此案中的不法现象给以严肃处理!让不法者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让侵权者、让赖诉者承担起相应的法律责任,对社会中存在的一些不良的现象起到惩恶扬善警示作用。

  此致:



  博爱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会



  申诉人:王 润

  电 话:15978798666


  2012年7月28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路不平6027 时间:2013-01-26 19:57:00
  顶!
作者:镇江高资人 时间:2013-01-27 07:02:00
  有意思
作者:成功FO 时间:2016-03-31 08:04:00
  司法腐败。无人监管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