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底层老百姓的无力控诉

楼主:douchaocheng 时间:2014-04-26 19:08:01 点击:2095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桑易三组鬼投毒,斩羊压农警不出
  魔王手里藏鬼符,邪气冲天正气无
  人不毒死不为罪,是非颠倒心无愧
  魔鬼串通藐法律,蒙蔽百姓奔钱途
  法外施恩鬼舒服,扬言死完才满足
  不信人间真理无,捉鬼驱魔造民福
  我是彭水县桑柘镇易家村3组村民豆文炳,原本以种地为生,收入微薄。近年政府大力发展养殖产业,于是凭着自己不服输的性格我于2013年10月向信用社借贷3万元,亲戚朋友借贷2万元,在家里干起山羊养殖,今年年初数量已达到200多头,我起早贪黑,每天5点钟起来,晚上8点多收工,,一心扑在这200多头羊身上,就是图能够赚钱养家,壮大后,还能慢慢扩大规模,在我们乡村里走出一条养羊致富的路。

  正当事业有起色的时候,一场噩梦降临了,桑柘镇易家村3组村民谢松高,报复投毒行为令人发指,多次明目张胆上山投毒,毒死我家山羊,由于前几次羊吃的量少,羊没有被毒死(但凡吃过的都留下了后遗症)2014年3月5日中午,我发现有3只羊倒在谢松高家的林地里,(全是待产的母羊)发现时羊已经完全死亡,嘴角上还有白沫,肚子鼓鼓的,在羊的四周我发现放着三盆像脸盆大小的磨碎的玉米粒(后来才知道,玉米粒里面拌有毒药,谢松高自己承认的)在另一块空地的路坎上面也放着一盆拌有毒药的玉米粒(其他地方放没放不知)在现场我还发现了有大量老鼠药的袋子和甲胺磷的袋子,看到这些,我想羊一定是吃了这些伴有毒药的玉米才死的,怪不得昨天有五只羊回家呕吐不止,幸好及时打针 才保住了性命,(但也全部留下了后遗症,目前全都站立不起,现在是杀又不能杀,卖又不能卖,医又医不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 一头头死去,案发至今没有一个人去看过)有专家说老鼠药和甲胺磷这两种药毒性极大,且无特效药,中毒死亡率可达95%以上,目前已被20多个国家禁止或者严格限制使用,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羊吃了,吃了这种药的羊基本上没得救,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将会全部陆续死去,想到我呕心沥血的成果即将打水漂,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看到这些我便迅速通知谢松高,当天谢松高也在周围放牛,谢松高赶到现场,对自己的投毒行为供认不讳,不但承认玉米粒是他放的而且也承认里面拌有毒药,还说,我周围草丛里都打了药的,谁叫你养羊的,这是我的林地,你的羊吃了就是你倒霉,与我无关,想赔,分都不可能,态度非常恶劣,当时我非常气愤,无比的悲伤,但想想是邻居,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大,能够和解是最好的,于是晚上我叫上队长去他家调解,我想只要他们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赔不赔钱倒无所谓,没想到的是他们的态度任然没有任何改变,特别是他家的孩子更是变本加厉,还口出狂言辱骂我,说你爱咋咋的,我奉陪到底,叫队长也不要给我们调解,就这样,调解未果,回到家,我睡在床上,辗转难眠,难道我就这样忍气吞声,第二天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选者了报警。


  派出所来看了现场,拍了照片,提取了证物,说这家人心太毒了,多么好的羊,死的实在太可怜了,这件事情回去后得严肃处理,当天是星期五,派出所讲星期六星期天不上班,星期一我们再来处理,老实巴交的我一直相信公安机关就是给寻常百姓保驾护航的。可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他们站在人民警察的立场上所说的一句公道话,第二次,派出所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据说投毒者有亲戚曾在该派出所工作过)。说药是放在自己地里的,你的羊去吃了,是你没有看管好自己的羊,自己的责任较大,这不属于刑事案件,这个事情本不该由我们管,给你赔500元,如不愿意你们只有走司法程序,但即使赢了官司也输了钱,又说他家穷,赔不起等等之类,我们且不论他家到底是否真穷,难道穷人就可以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穷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调解未果,派出所丢下一句话,500元都不愿意,那你们只有走司法程序,于是我们又到司法所,找了向所长,宁主任,董书记,向他们交了投毒者的犯罪证据和起诉书,最开始他们说,派出所给你调解的,我们即使去调解也只有按照他们派出所的意思,其后我先后又去找了他们多次,最后他们干脆说你们再次去找派出所给你们调解,后来我又多次去找派出所,但是办案警察只是走走过场,我们每次去派出所找他们,派出所民警都为犯罪分子开脱罪责,
  我们一直等着处理结果,期间跑了不下30余次,派出所一直以案件正在办理为由迟迟没有结果。羊毒死事件发生后,一度引起了当地村民的恐慌与一些养殖户的担忧,他们担心照此纵容下去,还将会有第二起、第三起。。。。投毒事件的发生。如果这件事情得不到严肃处理养殖这条路我们是干不下去了,周围的老百姓和养殖户对这件事情很是关心,现在目前只是毒死几只羊,如果毒死了人……想想都让人后怕,我们要问桑柘镇派出所,你们的职能是什么?你们是在保护谁的利益?人民的血汗钱就那么好拿?你们是在犯罪!你们纵容投毒者就是纵容犯罪,就是对人民犯罪。投毒事关人民生命安危,算不算大案.要案?该不该立案抓人,派出所的职能本来是保护人民的利益,保护人民的身体健康,保一方平安,而桑柘镇派出所如此行为,桑柘人民还能寄予你们多大的期望,案情其实很简单,投毒人也承认是他投毒,并承认是多次投毒,前几次投毒因为所购老鼠药效果不好,还有拌的量不大,而这次他重新购买大剂量老鼠药投放。派出所把涉嫌刑事案件定性为普通治安,是你们不懂法还是有法不依,是你们能力不强还是有其中的利害关系,也或者是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们都尚且知道,这种投毒行为已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4条“放火,决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破坏工厂矿厂……公共建筑物或者其他私有财产,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我想,这么简单明了的案情恐怕连小学三年级的学生都能断,难道真把你们受过高等教育的派出所给难住了,案发至今已有40来天,我们多次给派出所的讲过,其实我们的目地很简单,并不是要求对方得赔我们多少,也没有要求派出所要抓捕犯罪嫌疑人,我们只想讨回公道,分清是非,唤醒正义良心,把投毒的这种歪风邪气给打压下去,不然会民怨冲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投毒,弃百姓的生命安全于不顾,破环公共治安横行乡里,明目张胆,连装毒药的袋子都敢放在作案现场.甚至口出狂言,药就是我放的,你能把我怎样..如此嚣张,正义公道何在,这是在破坏国家财产啊试问没有我等受害人为国为民发展养殖业,人民何时才能走向致富,案发以后,投毒者为了逃避责任,一直在外躲避,期间我多次找到派出所,要求找到此人,直到案发20余天后才告知联系到了投毒者,(前面派出所调解都是找谢松高老婆,并没有找投毒者本人),找到了投毒者,我想按正常情况来看,这时候应该可以立案了,因为投毒者在派出所亲口承认自己投放的毒药,。。。但至今为止,投毒者依然逍遥法外,生活未受任何干扰,居然还在周围口出狂言,毒死三只算什么,把整群毒死更好,人不毒死不为罪。

  现在我们遇到一件很无奈的事情,明明是受害者,跑断腿却无处伸冤,此案一直悬而未决,谢松高实施的这一投毒案造成我家直接经济损失1万余元姑且不论,更重要的是,对公共场所投毒可能造成不特定人群生命安全受到危害,属于性质极端恶劣的刑事犯罪行为。现在派出所又以化验胃为借口,(结果出来,派出所讲不是中毒而死)开始使用“拖”字诀,真是滑稽,滑天下之大稽,明明投毒人已亲口承认,现场也有证据,羊死亡也为中毒现象,投毒人都没有怀疑是自己毒死的羊,派出所的竟然还怀疑是否为中毒而死,当然我没有质疑派出所的办案手段,不知道是我少见多怪还是派出所自成一派,听别人讲当地派出所一惯就是这样找借口给拖着,拖到不了了之事情就结束了,要想快处理除非“上面有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派出所告知化验结果显示不是中毒而死,逼我签不予立案通知书,而且通知书上说没有犯罪事实,投毒害人 天理难容,民生何安,难道真要弄出人命,石头丢上天总有落地!冰雪再厚也过不了六月,我们坚信,邪不胜正,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因此长埋,因为以天下苍生为念的中国共产党是绝不会会容忍那些故意投毒.有意破坏他人公共安全.无视法律存在,弃老百姓生命安全于不顾的犯罪者逍遥法外的。
  我们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所以我们没有再继续找他们闹,我们恳请一切主张正义的人们给予关注,望苍天有眼!永不甘心,绝不放弃,恳求各位领导高度重视此案,责令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案件的事实真相后,真正做到“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责任追究制,依法秉公公开处理解决问题,还我一个公道,给老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确保一方平安,请求政府,纪检委,政法委,公安机关领导能够公正公平公开的处理此案,惩恶扬善,我作为一个受害人,就是要讨回公道,谢松高的投毒犯罪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这种决心我至死不会放弃,直到解决为止。

  反映人:豆文炳 电话:15823637621 15823639736

  以上我所说的情况属实,我愿意为此负法律责任

打赏

13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鸣则绛闵殃帼惑 时间:2014-06-29 10:21:00
  邻居在家练飞刀,你探脖儿看热闹。刀脖相抵命儿飘,其中奥妙谁人道!
我要评论
作者:无权无势小老百姓 时间:2014-07-24 10:34:00
  紧急求助!警察打我妈肾出血住院 家里瘫痪爷爷没人照顾 警察还否认回避 能不能帮忙转发一下
作者:精疲力倦2013 时间:2016-01-24 19:14:00
  司法腐败
作者:伏妖驱魔 时间:2019-05-27 19:10:40
  邻居给我家投毒‘警察也不管。也不立案,我是辽宁省朝阳县胜利镇的,街霸横行霸道。政府无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