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0公里的奔波,只为许你一个美好的未来

楼主:阿甘2017519 时间:2018-10-11 13:45:14 点击:8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仿佛忽然之间,立秋后的郑州,早晨的气温突然就没有了前些日子的闷热和焦躁,但是随之而来的雾霾却比往年来得更早。从美国回来了一段时间了,每天最期望的时刻就是下班回到家,看着甜睡中的小人,轻轻的左手拦背,右手拖臀的姿势把她抱过来,安静的坐在房间里享受短暂的平静。回想起过去半年的时间里,往返近两万公里的生子历程,其中的片段如电影镜头般一幕幕的在脑海中闪现:举全家之力力拼第三胎的张哥,独闯洛杉矶的90后美女小辣妈,透支信用卡也要给孩子一个美国国籍的上海夫妇,被无良月子中心骗到半夜流落街头的浙江小夫妻,给小宝买了一货柜用品发回国内的内蒙大哥,双博士学位却给不了孩子北京户口的高知夫妻,视频直播生子过程的北京网红。。。《北京遇上西雅图》的电影情节在现实生活的剧本面前,也逊色了许多。在回国后的五个月后,当我平静好自己的心情,坐在桌前,给大家讲述这个故事,一个也许就发生在你我之间的故事。
  选择
  2016年8月的一天,在上班的妻子给我打电话说腰椎部位连续两天酸困的不行,有时候还会痛的影响走路。于是就于第二天一大早带着妻子去了东区新开的一家医院,在新盖的大楼里兜兜转转了快二十分钟,终于挂了号等到了医生。进去后,一个年轻医生简单询问了几句,让妻子做了几个判断性的动作,又让妻子躺下按了按腰部,说是疲劳性引起的病变,需要做穿刺治疗,于是就开了处方单子让我们下楼取药。我们拿着处方单子,疑惑不解,没有彩超,没有CT,完全凭手部的感觉就让做穿刺治疗,腰椎部位的穿刺是有一定风险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要去做穿刺?我们俩随即决定再找个医院的熟人好好给看看。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是不是怀孕了?!当我把想法说给妻子的时候,她也表示有可能。于是回家后迅速的买了验孕棒,果然,是怀孕了。这样的结果让我和妻子两个人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期待已久的新生命的到来,担心的是因为没有任何的准备,甚至妻子还在吃中药调理身体,会不会对胚胎有影响?要还是不要?顿时我们陷入两难的境地。最后,在均衡了各种利弊和各种可能的情况后,我们决定暂时留下这个孩子,因为之前的第一胎没有保住,而我们的年龄又在逐渐的偏大,越往后,顺利健康的生育的难度会越大,我们只能走一步说一步,密切关注胚胎的发育情况,把各种坏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每一个父母可能都有这样的体会,当我们即将为人父母,面对一个崭新的生命加入,我们都会考虑我们将来能为这个孩子做些什么,我们会给他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我们会怎么样的教会他认识这个社会,教会他立足在这个世界的品质和能力。想的越多,担忧也随即如排山倒海般的扑面而来:
  无时无刻的环境污染,雾霾肆无忌惮的摧残着小孩子稚嫩的身体,无处不在的污染,有毒食品,充斥在小孩生活中,令人防不胜防;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在有限的社会资源面前,像上紧了的发条一样,在辅导班,题海,考试中奔波;数十年的寒窗努力在不公平的分数线面前不值一提;年龄,性别,户籍,民族,甚至一个随意的政策都可以让一个孩子在选择的路口轻而易举的将命运改变。。。
  如果这个小生命2017年出生,到了他成年后,也就是大概的2035年,他是否会生活在一个稳定,和谐的社会中?再也没有雾霾和有毒食品的伤害?有着相对公平的教育机会和高效的医疗水平?社会是否会更加的尊重每一个人的个人价值?在有限的短暂的一生中,是否能有更多的机会去体验这个世界的美好和人生的多种可能?还是会和现在的我一样,被巨大的房贷和飞速上涨的房价压得动弹不得?在雾霾天除了骂娘而不得不龟缩在房间里?面对着教育和医疗的各种烂象除了忍受而别无选择? 被各种户籍,关系,编制所困,小心翼翼的得过且过着一眼看到老的生活?

  英国诗人纪伯伦说:“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一位作家这样解释这句话:“任何父爱母爱,终是要退出。”我们养育孩子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孩子成为他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不是成为我们的复制品、附属品。你可以帮他一把,但最好的办法,不是托他去摘天上的星星,而是教育他自立自强,学会制作梯子,学会攀爬的技巧,学会即使遇到艰难困阻也绝不后退,学会自己慢慢地爬高,接触天空,手可摘星辰。
  那一刻的他们,才有真正的耀眼人生。为人父母,最重要的应该是留下自己曾经在这个世界拼搏过的传奇。当你留下你的故事,你的孩子就会接着它在另一个领域发出自己的光芒。
  就这样在反复的斟酌,考虑,论证,衡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后,我做出了也许是这辈子最勇敢的决定:去美国生这个孩子,让他的人生多一个选择。就在把这个想法说给妻子,并跟家人认真沟通的时候,妻子的身体又出现了出血的状况! 这个情况让我无比的紧张,因为就在前年的这个时候因为我和妻子没任何经验,第一胎在三个月的时候停止发育,妻子被迫做了人流。为了安全起见,妻子被家人迅速劝进了人民路上以保胎而知名的医院。在办好住院手续后,按照医生的要求做了全面的检查,两天后,医生的话让我陷入绝望,医生拿着报告严肃的对我说,胚胎发育很不好,按照目前的出血状况的话,谁都不敢保证能不能保住,只能尽力,现在先服用我们开的中药,吃一个星期再去检查看看结果怎么样。就这样,16年的冬天,我和妻子开始了我们的保胎过程。每天早上五点,我从东区开车到医院,买好早饭看着妻子吃完把东西收拾好,再去单位上班,晚上去医院把一切安顿好,再返回东区的家中。身体的累可以忍受,精神上的压力让我不堪重负,尤其是医生那句“做好两手准备,尽人事听天命吧”。这句话让我陷入近乎绝望的境地,因为我知道如果再次流产的话,妻子的身体可能会形成习惯性的流产,以后的怀孕会更加的困难。不知道有同样经历的朋友有没有这样的感受,一个生命的到来是如此的艰难和不易。一周后,检查结果出来,各项指标正常,但是按照中医的理论,出血代表着身体虚弱,气血不足。这种情况下,医生建议用丹参补气血,但是同时会造成进一步的出血。对生殖知识几乎为零的我来说,没有别的选择,拿着的方子像是救命稻草一样,冲到药房,交钱,开药,拥挤不堪的人群,吵架打骂的大婶,若无其事的加队的老人家,好不容易拿到一个月的中药后,妻子要求继续躺在床上静养。大量的中药,和几乎不停的孕吐,将妻子的胃也折磨的不轻,吃不进去任何东西,但是为了胚胎的营养又要必须吃东西,就这样,吃了吐,吐了吃,看着蹲在厕所里痛苦的呕吐的妻子,我心疼的只能躲到门外装作没看见。每天晚上一到家,我就打开电脑开始查询所有关于赴美生子的信息。当我作出这个决定并告诉家人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压力也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有质疑是否合法的,有怀疑能否成行的,有担心出意外的。但是他们的担心始终没能动摇我的决心。我把所有的问题列出来,签证是否有效?从哪里入境?住哪个城市?找那个医院?医生沟通起来是否方便?四个月的生活怎么安排?生产出现意外怎么办?出现天价账单怎么办?小宝的证件怎么办理?后续的回国的的户籍,上学,医疗怎么办?如果再回美国生活有什么要求?整整一个冬天里,我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逼着自己把所有可能出现的风险一一的列出来,然后自己再一一的查找对应的方案,因为我知道,任何一丝丝的风险都会对我的家庭造成难以弥补的影响。到最后,我几乎把洛杉矶地区所有的医院和所有产科医生的个人信息和资料都查了一遍,医生的涉诉情况,执业情况,医院的级别,配置,历史口碑,不同城市的生活区别,花销成本,安全级别,当把所有的问题资料码整齐时,厚度已经超过了一本新华字典的厚度。就这样,在妻子怀孕的头三个月中,我就在披星戴月的奔波在家,医院,单位之间,和夜以继日的上网查资料,电话咨询中度过了。
  三个月的医院保胎结束后,我和妻子想往常一样的上班。随着胎儿的月份越来越大,我的精神也随之越来越紧张,网上各种关于美国的新闻都会引起我的关注,尤其是签证政策,海关入境,加上各种媒体对新上任特朗普的毫无遮拦的大嘴巴的各种解读,家人的各种担心疑问,让我疲惫不堪。一度让我怀疑这样的计划到底值得不值得,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窗外浓痰般的雾霾和模糊不清的的视线让我再次坚定了我的决定。无论这条路多曲折,我也要为我的孩子拼出一个能选择另外一个人生的机会!

  启程
  当时间慢慢的临近,除了勇敢面对,我别无选择。考虑到妻子的身体情况和将近13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安全起见,买了商务舱的直达航班,我和岳母买了经济舱的头排,离商务舱最近的地方。并把出发的时间选在了4月份,也就是胚胎发育到28,29周的时候,出发时间比其它孕妇整整早了一个月,因为所有的计划安排都必须以安全为重,任何的风险后果都是不可承受的。出发那天,在首都国际机场的出发厅,发现同航班的大肚子孕妇一个接一个,大概数了下,十几个!!!我的天!!!我的心顿时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岳母也有点紧张的问我“这么多孕妇,入境时没问题吧?”换登机牌时,不知道从那里又像变戏法似得冒出来十几个!!登上飞机坐稳后,大概估算了一下,一架飞机150个乘客左右,孕妇大约30多个!!!这该怎么办??一群大肚子孕妇!!这样的情况入境时官员会怎么对待?!
  滑行,加速,起飞,飞机离地的一瞬间,我知道,无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除了面对,没有别的选择。
  飞机平飞后,趁机跟空姐套近乎,问“这个航班上怎么这多么孕妇?”空姐见怪不怪的说:“平时都这样”, “那有没有在入关的时候被禁止入境,被遣返的?”“偶尔也会有吧”。听到此话,我稍微放松了点心情,几乎两年的时间的不间断关注相关信息,整整一个冬天的功课,加之之前来过几次美国,面对边境官我对自己的准备还是有信心的。
  787梦想客机上丰富的娱乐系统抵消了大部分无聊的时间,十三个小时的飞行比预想的好对付。下降,落地,滑行,停靠,机舱里疲惫的人们慢慢的躁动起来。迅速的取下行李,与舱门外的妻子汇合,往入境的cbp处走去。排队的人群有条不紊的向前移动着,队伍中孕妇们也大多故作镇定,前面北京的母女俩估计下飞机前专门去洗手间化了妆,睡眼惺忪的眼神配上血红的嘴唇吓我一跳,为了能给入境官员留个好印象,也真的是够拼的。看着她们在和官员面带微笑的努力的沟通了四五分钟后,把手伸过去留指纹就知道她们搞定了整个生孩子过程中最挑战的环节。轮到我了,我深吸口气,走到一个金发美女官员面前,我说“下午好!”
  美女官员说“你好,你来美国做什么?”
  我说:“迎接我的第一个孩子诞生”,
  ”男孩还是女孩?”
  “希望是个女孩吧”,
  “计划在美国停留多久?”
  “大概四五个月”,
  “你这次带了多少钱?”
  “我带了四万美元的现金和两张50万的信用卡,所有的生孩子的费用我会全部现金付清,不会占用美国一分钱的福利”我边解释说明,边把我之前准备的一大摞资料从包里拿出来给她看,没等看完,咣!咣!美女官员在护照上盖了章,说祝你一切顺利,大拇指按在机器上,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我,妻子,岳母依次盖章,留指纹后,推着行李又来到入境申报通道。三四十人的队伍,除了个别国家的旅客,剩下的全是上飞机前见到的孕妇们。挨个箱子打开检查,现金申报精确到个位数,又对孕妈带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物品的检查,一直在排队了两个小时后,才轮到了我们,被安排在一个长相酷似奥尼尔的黑人哥们面前,黑人哥们认真的看着申报单,掰着指头数了数上面的数字,又问了都带了些那些东西,有没有带燕窝,红枣什么的,把单据递给我说,把名字和内容再填一张,我拿过表填写,趁着我填表的空,岳母和旁边的一个翻译聊天,这个华人大姐四五十岁年纪,说“CPB(美国边境官员)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一定不要说谎,生孩子的话一定带上所需要的全部的资料,不要像墨西哥人说谎,骗人,耍小聪明,他们生孩子一分钱都不会付的,blabla。。。。。。”。从机场出来,重重的松了口气,第一关过了。
  找到摆渡车,到租车公司取了车,前台小哥一个劲的推销保险,忽悠我目前的租车合同不带保险,一旦出了意外,天价的账单,blabla一大堆,我实在没心情听下去,不耐烦的说,你就按照我的订单执行就好了,其它的我都有考虑到,谢谢你的提醒!小哥一看没戏,悻悻的把钥匙递给我,我没等他把话说完拿钥匙就去楼上找车子。开上车驶上拉斯维加斯的街头,看着这座沙漠中拔地而起堪称人类奇迹的城市,所有的收入都需要来此旅游的人的消费来产生,相比其他城市,这的服务人员更需要提成,更需要小费来支撑收入,养家糊口。我刚才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给一点小费是不是更好点?从北京出发到在拉斯维加斯开上车,已经二十多个小时,心情已经疲惫烦躁到极点,去求吧,好赖就这了,先睡个觉,好好玩两天再说。
  倒时差的赌城两日游很快就过去,保胎时医生的话让我一直惴惴不安,尽快见到预约的医生看看到底胚胎的情况如何,这个念头从出发就一直占据我紧张的神经。于是,一大早,开着车驶出酒店,加满油冲上15号公路往洛杉矶方向驶去。一路上,美国西部荒凉戈壁的景色驱散了部分的倦意,也让思绪随着无尽的公路蔓延开来。从两年前第一次妻子怀孕,保胎,流产,到这一次差点误诊,保胎,一路跋涉到现在,硬撑着还没有倒好时差的身体,开着车行驶在离郑州万里之外的公路上,虽然孩子还没出生,我们已经开始体会做一个父母的不容易。人满为患的医院,学校挤破头的录取线,被口罩憋得脸通红的小脸,小心翼翼的眼神,焦虑不堪的家长,每一个画面那么遥远,但是又如此之近。也许,这才是让飞机上三十多位妈妈勇敢的选择了赴美生子这条路,她们承受着极大的经济成本和未知的风险,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一路无言,平时四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一直开了快七个小时,找到住的公寓,彻底安顿好后,极度的疲倦让我倒在沙发上就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按照预约的时间来到医生的诊所,一屋子的孕妈几乎全是来自大陆,偶尔会有其它肤色的孕妈进来,一切按部就班的安静,有序的轮流进出,微笑点头示好。轮到我妻子了,岳母和妻子进去后,我就在等候室无聊的翻杂志。过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人出来,起身想去前台问问,后来想想还是再等会。从拉斯维加斯下飞机开始,在商店,在奥莱,在餐厅,已经有不下四五个美国人问我,是不是每个中国人都很着急?为什么中国人总是那么着急?我只能无奈的笑笑。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妻子和岳母出来了,我赶快迎上去,问怎么这么长时间?检查结果怎么样?之前保胎的各种药物对胎儿有没有影响?之前的出血到底是怎么回事?急切的心情,让我连珠带炮的问了一大串问题。她们说,张医生把带过去的在国内所有的医院的检验结果一张一张的看了一遍,时不时的问了一些问题,也做了第一次的细致的检查,最后,又和岳母妻子坐下来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告诉她们宝宝是个女宝,一切发育都很良好。但是按照美国对婴儿生产的标准,最好将婴儿体重控制在6斤左右,超过7斤就是巨大儿,不利于顺产。达不到剖腹产的标准的话,长时间的顺产过程,会对产妇的身体造成损伤。并告诉妻子每天不低于10000步,从现在开始不要吃碳水化合物,尽可能蔬菜和牛肉为主。医生知无不言的回答各种疑问,耐心讲解,看得出来让岳母很满意,也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是国内医生那句保住保不住,听天有命,让我一直心有余悸,又专门问岳母,那有没有问前期出血的情况,岳母说,张医生看了全部的检查结果,说这种情况是胚胎在向子宫着床的过程中,子宫壁轻微的毛细血管出血形成的,出血量因人而异,这种情况属于常见情况,而且各项数据都很不错,这种数据的胚胎流产的可能性很低。
  压在心头大半年的石头终于落下!
  待产的日子,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去周边的公园和海滩散步。每天在优美的环境中,心情自然也就明朗了许多,时间过的飞快,离我回国的时间还有三四天时间。有一天岳母说,去旧金山的卡梅尔小镇玩两天吧。于是,收拾好衣物,去超市买了些食物,第二天一大早就往旧金山方向开去。作为加州南北向最大的洲际公路,5号公路从墨西哥一路向北直到加拿大,一天24小时都保持着川流不息的车流,也见证着整个加州乃至美国强劲的经济活力。
  旅行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两周的时间很快就到,尽管千万个不情愿,我还是得先返回国内一个多月的时间,等妻子快生时再过来。这趟的航班是洛杉矶直飞长沙,一夜无眠,凌晨长沙落地,把行李托运,买了高铁票就一路睡回了郑州。
  回来后,象往常一样上下班,时差倒不过来,凌晨两点起来打扫卫生。回国后的第一个周五,约上几个朋友,晚上火锅走起。农业南路的火锅店,停好车,上楼,好友已经等候多时,寒暄,落座。,点菜期间,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老婆从洛杉矶打过来的,一看时间,郑州下午六点,洛杉矶那边才凌晨3点左右,这会打电话是怎么回事?接通电话,老婆语气明显有点慌乱,但还是故作镇静的说,老公,刚才羊水破了,估计是早产了!!!
  我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
  我的头嗡的一声,眼前火锅店里热闹的人群,只看到他们在热气腾腾中各样式的表情,却听不到一点声音!过了一会,在旁边哥们的提醒下,慢慢的回过劲来,颤抖着把电话拨过去,老婆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安慰鼓励老婆了一番,挂了电话,赶快改签机票,最快的航班飞回去!!于是,在回郑州后的第五天,又从郑州转机上海浦东飞回了洛杉矶。
  等到了洛杉矶的医院,小宝的出生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被医护人员带进病房,老婆还在躺在床上睡着,满脸的倦意。听见我进来,老婆睁开眼无力的朝我笑笑,我走过去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我来了,我们三个在一起,什么都不怕。
  妻子看出来我的心思,挣扎着起身,挪下床领着我来到医院的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走到保温箱前,看着这个35周早产,不到四斤的小人,我顿时手足无措,一时语塞,

  这就是让我日夜思念的小人儿!
  这就是给我爸爸称号的小人儿!
  这就是我想把全世界都给她的小人儿!
  三十多年的防备在她撅着屁股熟睡的表情前,瞬间崩溃的一塌糊涂!我的手抬起来,放下,抬起来,又放下,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放,一直搓着裤子!护士小姐把她送到我面前,试着让我和她skin to skin的触摸,我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害怕抱不好她”,虽然护士小姐一再的鼓励我,我还是不敢伸手去抱,生怕弄疼了这个小生命。
  直到妻子把小人儿喂完一瓶水奶安顿好后,回到病房里。我的脑海中还是在回忆着刚才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细节,对老婆说的话也答非所问,紧张,激动,一周内的两次将近23000公里的长途飞行,最后终于扛不住倒在陪护沙发上沉沉的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医院专门送了庆祝餐到病房,他们夸张兴奋的表情比我们这亲生父母还幸福,看着上面放的冰块和香槟,他们建议开启香槟庆祝一下,我苦笑着说,真的很抱歉,我想我们还是来点温水和点心更好一点。
  送走了护士大妈们,我跟妻子终于可以平静的交流一下小人目前所处的状况。35周早产,体重3.8斤,在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里观察和照顾。具体出院时间需要第三方的儿科诊所的医生的签字允许才可以出院。进入NICU的第一天是三级护理,5000刀一天,接下来是二级护理,平均4000刀一天。
  尽管对生产过程中的意外情况有所准备,但意外真的降临的时候,还是有点不知所措。在国内做准备工作的时候,错过了买国际孕产险的时间。这也就意味着,意外产生的费用必须我自己现金付清!
  因为是顺产,48个小时就要出院。到家后,一想到还在NICU的小宝,一家人坐立不安,吃饭睡觉都心不在焉。为了能随时去探视小宝,我连夜在租车公司的网站上租了辆车。一大早催促朋友把我载到租车公司的门店,把手续递给前台,这个前台敲了会电脑说,你需要再买一个全险,我微笑,给她说我在预定的时候已经购买了必须的保险了。可能看出来了我的焦急,前台说,这个是必须买的,blabla理由说了一大堆。租了那么多次的车,前台的推销见过了不少,我继续耐心的说,我在你们公司网站租的车,提醒的保险我都买过了。无论我怎么给她解释,这个前台必须要求我再买份保险,最后竟然说,这个保险你必须买,不然你不能把车开走。他妈的!碰上个不识抬举的!我强压着气头,打电话把情况给朋友说了下,朋友已经开车跑出去了二三十公里远,我就算重新预定车辆最快也要第二天才能提,想想医院里的小宝,我咬牙忍住怒气,重复了一遍她说的话,如果我不买你刚才说的那份保险,我就不能把车提走,对吗?是的!前台面无表情的说,我顺手用手机把她的胸牌上的名字和pad上推荐给我的保险拍了下来。妈的,帐回来再算!先把车开走再说。开上车,看了下付费的小票,租车费用150美金,要求我买的保险500美金!!!
  有了车,每天的主要事情就带着妻子去医院看望小宝。看着躺在暖箱的小人儿,自己无能为力,妻子每天非要坚持拖着还没有恢复的身体在家和医院之间奔波,心里的焦急与日俱增!到了第三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找到儿科医生,问到什么情况下可以出院,儿科医生说只要同时满足一下三个条件就可以出院,一是体重不在下降,二是自己可以保持体温,三是每顿可以喝进去40毫升的水奶。后来,我观察发现,达到第一二个条件已经没问题,但是每顿40毫升水奶的条件,对于有经验的护士来说,喝够40毫升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如果碰上新手护士,就有可能喝不够40毫升,这就意味着,如果护士有经验并且用心喂的话,可以每顿都喝40毫升以上,如果护士没经验并且不是太用心,喝不够40毫升,就得重新一天时间的计算!!对于脑子一根筋的美国人来说,一天八顿水奶,一次喝不够40毫升,就要重新多住一天!关键是在美国的医院中,医生属于绝对权威,任何对医生的质疑或者放弃治疗,强行带走小孩,都会被医院毫不犹豫的报警。之前就有个爸爸不认可医生对其小孩肺部炎症的判断,强行抱起孩子离开,结果还没出医院就被警察带走的例子。
  为了能早点出院,我给医院提议尽量用有经验的老护士照看小宝,只要时间允许,水奶我都尽量自己来喂,于是,每天在洛杉矶405高速上,我每天像上班一样的开车去医院,就为了能亲自给小宝喂水奶!保证每顿能喝够40毫升!终于到了第五天,护士通知可以转入一级观察区,准备出院了。第六天,在给小宝喂完奶后,我和妻子被护士长叫到一个房间里,护士长大婶先是一大堆热情洋溢的恭喜赞美之词,然后话锋一转,开始各种拐弯抹角的询问,我在家是否表现正常,能否协助妻子分担照顾小孩的工作,是否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有没有对妻子使用家庭暴力等,在我一番解释说明,并表态会爱妻子爱孩子爱家庭的保证后,护士长终于在一个表格上签了字!第七天,终于可以带小宝出院回家了,一大早来到NICU,逢人就say hello,对NICU的每一位护士挨个的夸赞。到了小宝的护士那,我无比的感慨说,终于可以带上小宝回家,我老婆这些天已经快焦虑的要发疯了!blabla一大堆。话刚说完,周围几个护士都抬头盯着我!坏了!一定是说错话了!!护士长走过来,直盯盯的看着我,问,你确定你老婆的情绪现在不是很好?我立即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赶快圆场说到,我老婆是因为太想见小宝了,只要小宝能回家和她一起,她就没有任何问题的!护士长并没有善罢甘休,又问,你妻子的情绪到底怎么样,现在把孩子交给会不会对小孩子产生影响 ?这个时候我恨不得抽自己一把掌,没事说那么多干嘛!!我故作轻松的说,是这样的护士长,我妻子是因为每天见不到孩子,所以每天很想念孩子,她的情绪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孩子能跟她一起回家生活,她的情绪很好,没有任何问题。护士长看着我,将信将疑,说小孩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把安全座椅拿过来,你们把CPR(心肺复苏术)课程学完后就可以办出院手续了。CPR以前在国内学过,坐在电脑前年看教程演示,心里还是在不停在骂自己刚才的傻逼嘚瑟劲。
  从医院回到家,把小宝从安全座椅里抱出来放到早已准备好的床上,一切安排妥当,我又开上车返回到医院,找财务经理把生产的费用结了。接着又找了财务经理的领导,一个二十多岁的黑人小姑娘,一双大眼看着我把各种砍价理由的充分性和必要性的陈述了一遍,在请示了她的上级后,同意NICU的费用按照五折支付。
  医院的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在家里安心的照顾小宝。得益于岳母在身边的照顾,我和妻子在月子里并没有慌乱了手脚。日升月落,见了无数次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偶尔的下楼出门,看到满院子的绿色,才发觉已经有很久没有看花草的心情了。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着,累并欣慰着。那段时间里,一个亚裔老者被航空公司扭打,血流满面的被强行拖下飞机,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最后以数亿美金的天价赔偿而告终。看了这个新闻,我他么的也不服气!!被租车公司前台强行“勒索”500美金保险的事情,让我一直咽不下去这口气!我始终觉的被强行购买高价保险这个事情虽然小,但是就是得有一个说法,不为别的,就是觉得每年来美国旅游的中国人几百万,消费上千亿,不能让她们觉得中国人就是“人傻钱多”。好多时候,即使权利受到损害,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也让很多人忍忍就过去了。在美国这个全世界各人种聚集的土地上,所有的尊重和权利只有靠自己去争取。咨询了几个在美国的朋友后,深夜打开电脑,理了理大概的思路:我来美国很多次,虽然每次在提车时都会遇到前台推销各种产品,但是只是推销的标准话术而已,可能会反复的提示,但是绝不会死缠烂打,更不会以不买保险不让提车的这种理由来威胁客户。对于在国内天天在被各种理财经理的话术,套路浸润了多年的我这个金融屌丝来说,这个前台有点小儿科,并且显然已经超出了促销了界限。如果我坚持投诉下去,公司或者律师调查的话,我有和朋友当天的通话内容,当时拍的照片,租车合同的内容,和最后提车前跟前台又专门确认的对话,(作伪证是重罪),所有的证据都能说明我是以“不买保险不让提车”这个要求而被迫买的保险,而且保险的价格他妈的远远超过了车辆租金的价格。于是,我给租车公司发了一份邮件,为了把有些措辞用的更准确一些,又上网翻下词典,邮件大意如下:我是一名来自中国的游客,每年都会来美国一两趟,每次租的都是贵公司的车辆,对贵公司的租车条款内容以及前台服务都非常熟悉。但是,前些日子的某天的某个时段,我在你们公司在JW机场的门店提取我在网上预订的车辆的时候,在我已经购买了足够的保险的情况下,被你们公司一个叫瓦伦西亚的女士强行要求购买一个比租金价格高许多的一个保险,这个保险的内容和我预定车辆时购买保险的内容高度的重合。并且在我给前台解释了很多遍的情况下,依然强行要求我购买,并且说出了“不购买保险不能提取车辆”这样的话。我认为这已经超出了促销的范围,这是近似欺骗,敲诈或者勒索的行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充分的人证和物证,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出示给你们公司。我会非常重视你们公司对此事的调查和处理态度,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向专业的律师寻求帮助!邮件发出去后,气不打一处来,灌了一瓶啤酒,合上电脑,躺在床上,计划着如果租车公司推脱责任,死不认账,我接下来一步的行动。第二天一大早,手机提示有一封新的邮件,我打开看了一下,是标准内容的回复邮件,大概意思就是您的邮件我们已经收到,非常感谢您的邮件,我们已经把您的邮件交给某某来处理,她调查后会与您联系,blabla.我心想,我就等着看你们有什么调查结果,大不了跟你死磕一下。到了下午,正准备下楼去游泳,手机短信提醒提示500美金退回我的账户!迅速打开邮件,果然是租车公司的邮件,大概意思是我是租车公司的某某,很荣幸与您联系,你提示的问题我们已经处理,并把保险费用退回到您的账户。非常感谢你使用我们公司的车辆,并期待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公司。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收到这个某某的邮件,内容无非就是祝我有美好的一天,一大堆的客套话,然后附送几十美金的租车代金券,或者是送免费的车辆的免费升级券,又或者是邀请参加新车试驾。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不再理会,开着新换的大车,在回国之前,抓紧时间四处采购。牛逼的代购们已经能做到热销的产品当天清空货架的水平,回国前的日子每天不得不开数百公里四处买买买。
  回国的日子转眼就到,抱着小宝再次坐在拉斯维加斯麦凯伦机场的候机楼里,四个月前落地入境的情景历历在目。四个月中,经历一周内绕地球一圈的飞行,迎接新生命的诞生,在医院NICU的焦心的七天,与租车公司的斗争,从一个男人升级为一个父亲。有个作家说,有了孩子,你会变得无所畏惧,因为你是孩子的天。在离郑州一万多公里的洛杉矶的这四个多月里,我体会了这句话。也因为孩子,让我有机会经历了闻所未闻的生活,眼界的拓展,也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思考了我的工作,生活和人生。到底是父母成就了孩子,还是孩子成就了父母,我想,赴美生子的四个月,我们是彼此成就了对方。

  见过世界的孩子会更勇敢!
  谨以此文,
  向所有为了孩子而倾其一生的爸爸妈妈们致敬!!!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