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爸爸和妈妈

楼主:峨嵋吹雪 时间:2019-04-11 20:34:20 点击:7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群里和大家讨论教育子女,主要涉及我们所谓的善恶与是非。
  也许没有父母不为儿女好的,但是所能做的毕竟有限。你可以言传,更应该身教。但是,那个小生命从懵懂到觉醒,从顺从到叛逆,他(她)终究要作回他(她)自己。
  有两个力量在拔河。比如充斥耳目的各种广告,满满的都是诱惑,各种各样的诱惑,形形色色的诱惑。父母得费多大劲,花多少心思来提醒,去防范。再比如和社会、与同龄人的交往,一个人学好不易,但是沾染上各种恶 却实在不难。
  许多伟人的背后都有伟大的母亲,或者是伟大的父母。有人举例,比如岳飞,比如伯利瓦尔的老师,再比如亚历山大大帝的师傅。
  但是有人对岳飞存有异议,因为岳飞的下场悲惨,而且差点族灭。
  这时是否再回到家教作用功能有限论呢?是否可以说,部分是教,部分是养,还有部分是际遇。曾有谁说,“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但是再怎么说,作为岳飞的妈妈,毕竟比秦桧的妈妈强得多。
  让步的说法是,还是孟母好一点。
  好吧,我倒想起来苏轼的母亲,若干年前读林语堂所著《苏东坡传》,对苏母教儿一节印象深刻,曾写过一篇相关的文字,不妨转抄在这里:
  书中记载,在苏东坡八到十岁之间,他父亲苏洵晋京赶考,落第之后,到江淮一带游历,苏母在家管教孩子。她为两个孩子(苏轼、苏辙)讲读《后汉书》,母亲为孩子讲到《范滂传》的时候,苏东坡为范滂的勇敢无畏,忠贞报国而感奋,更为范滂母亲对范滂行动的理解支持而震撼。这时,他抬头问他的母亲:“妈,我长大之后若做范滂这样人,您愿不愿意?”母亲回答道:“你若能做范滂,难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亲吗?”
  读书当时,为之拍案,为之热泪盈眶。
  好问好答!母子此时,虽然温文问答,谁说竟没有激昂慷慨,大义凛然?苏东坡后来无论身在朝廷或是地方,处处公忠体国,每每造福百姓,为义忘身,可以说他母亲的教导功莫大焉。
  这说的是苏母,那么苏父如何?
  我们可以看看他的那篇《名二子说》。“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
  车轮、车辐、车盖、车轸,对车而言,各有功用。但唯独车轼(车前的横木)好像没什么作为。但是,如果去掉车轼,那还能是完整的车吗?为轼儿最大的担心,却在于心直口快,不善掩饰。
  作为苏轼,后来其所表现的才情、智慧,想来定能理解其父、其母的一片苦心,但人生际遇,有时实在身不由己。但千载而下,人们追怀他的高风亮节、光明磊落、才华横溢,以及对世间种种的一往情深。唐宋八大家,苏轼父子独占三元,超过三分之一,其中的言传身教,尤令人叹为观止、仰慕不易。
  就像东汉末年那个时代,社会一片污浊、黑暗,甚至有人疾呼“豺狼当道,安问狐狸?”。当此之时,范滂母子有所抉择,范母面对母子诀别的难割难舍,尤其是儿子对难再奉养娘亲的一片歉然,慨然言道:“汝今得与李、杜齐名,死亦何恨!既有令名,复求寿考,可兼得乎?”你现在能够和李膺、杜密这样的贤士齐名,死亦何恨。既有了好名声,再想要高寿,在这样一个时代,二者能兼得吗?
  范母此问,直问到当时执政最高层,那样的黑暗又是谁造成的呢?又要靠谁来改变?
  作为个体,所能作为当然有限。但是他们的令名记载青史,苏轼母子读来感奋。苏母的因势利导,好像在暗夜里拨亮了一盏灯,又像在火堆上加了薪。她教会儿子,在纷纭世事里,如何取,又该如何舍。那些教导大宝与二宝的人家,或许你们可以借鉴。
  2019年4月11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