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姨

楼主:piaopiao2007 时间:2019-04-26 14:37:51 点击:102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在动物园看一只白孔雀开屏时,旁边一个母亲正教导着她的小孩子仔细观察,回去后要写一篇作文,那小孩子嘟着嘴很不情愿的样子,很好玩。笑看他们的同时,我想起了我的大姨,当年我也那么小时,她抱来一只长着雪白羽毛大红冠子的大公鸡,让我对着这只大公鸡,写一篇作文。我当然也是极不乐意的。物换星移啊,大姨去世都有九年了。

  九年了,我经常会想起大姨。大姨小时,重男轻女的外公在她上完小学三年级后逼着她退学,但她却在背地里写信给已经工作的我的大舅,在大舅的支持和资助下,重新上了学。因为聪明,还跳了一级。考虑到家里经济状况,大姨后来上了南通师范,成了一名小学教师。

  我的幼儿园和小学基本上都是在大姨家读的。对于我的成长,大姨是煞费苦心的:她把我安排在普通话说得最好的老师班上就读;她让我去学校图书馆做小管理员;她带我去听于漪的课;她让我在学校大多数兴趣班都转悠了一遍;她逼着我在公开课上发言;她要求我背成语词典;她鼓励我参加各类竞赛……
  我当时是很怕大姨的,大姨在学习上对我很严格,没考到第一名,她就不乐意在试卷上签字;竞赛的名次不佳,她一定要我查找出原因;若哪位老师对我有微词,她一定会严厉训斥我……


  

  (没考好时的惶恐——选自小学日记)


  

  (好成绩时大姨的态度——选自小学日记)

  大姨在生活上对我也很严格,她要求我打扫房屋,洗碗,自己洗衣服……我偶尔买点零食吃,她知道了一定会骂我;我吃饭时掉了米粒或没把饭吃完,她就得要我背《锄禾》;每晚八点,我必须得上床睡觉……
  但我终究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星期天会和同学跑到荒僻的江边搞野炊,让当地村民告到学校来;经常会在上课时看小说,还不服老师管教;偶尔还会和同学跑到影院,逃票看电影;元宵节打着灯笼和小伙伴走灯串巷,玩得开心,全然不知夜深;经常包庇和我关系好的同学,帮他们在作业上蒙混过关;有一次我甚至跑到一个有精神病的老伯伯家中,帮他浇花种草,听他讲各种养花经……

  在大姨家的那几年,她为我担了好多心,费了好多神。成年后的我回想起这段日子,心头会涌上许多许多小细节小场景,像一个个回放的慢镜头:
  有同学骂我,大姨的反应是:骂回去!我说我不会骂,她还教我如何骂,不可思议的是后来那同学居然和我处得特好;
  我在家中看小说正带劲儿,大姨就会叫我的小伙伴来拉我去打羽毛球,去跳皮筋,去跳房子,丢沙包,踢毽子……
  我身体的柔韧度不是很好,不敢在单杠双杠上翻跟斗,大姨就鼓励我要勇敢,要克服这个心理障碍,她陪着我练单杠双杠,直到我能自如地学会那些动作;
  我坐车去表哥公司玩,大姨要问我沿途经过的每一个车站名称,她说这是锻炼我的记忆力;
  大姨的婆婆没工作,在街道捏镙丝为生。我经常和大姨一起帮着她捏镙丝;
  图书馆的高老师特别不喜欢我,经常当众训斥我,我很生气,不想再当管理员,但大姨不同意。她说:不能因为讨厌一个人,就放弃自己看书的便利吧?

  
  

  (高老师是我小学时惟一和我过不去的老师,许是当年太爱看书,借书还书太过频繁,扰了她的清闲吧?不过我小时候也是气性大,一个月竟写了三篇日记控诉她!)

  同学的祖父去世,大姨要求我去他家吊唁并安慰他,以尽同学之情;
  大姨说她教过的学生最大的有我妈那么大,我不信:你十一岁就当老师了?因为她和我妈差十一年。大姨白了我一眼:你见过刚生下来就背着书包上学的婴儿吗?我恍然大悟;
  晚上八点,大姨命令我上床睡觉,她却打开我床头柜上的电视机看《阿信》,看得泪水涟涟。我被剧情和她的叹息搅得睡不成觉,但也只能乖乖装睡;
  表哥单位的几个同事要去杭州玩,我吵着闹着要跟他们去,表哥去请示大姨,大姨居然同意了,还帮我请了三天假;
  冬天时我拉了一帮小伙伴一起晨跑,跑了没几天,大家都贪恋热被窝,只剩我这个光杆司令。我很气馁,也想放弃,但大姨却不允许,她要求我坚持,说做事要有毅力;
  …… ……
  大姨很少表扬我,印象中似乎只有两次:
  一次是我为了要在爬杆测试中得满分,每天傍晚去练,一直练了一星期,把脚背上的皮都蹭掉了,疼得要命。大姨找来校医给我上药,校医觉得为了一个爬杆的满分这么拼,不值。但大姨却说她特别欣赏这种努力和拼劲。
  姨父学校的图书馆重建,以前的很多书籍无处存放,他就拿回家中。我如获至宝。我把《少年文艺》从1953年的创刊号一直看到了1983年,因为看得太快,大姨疑我没仔细看,从中随机抽了两篇,考问我内容,看我没答错,她笑着说:“我现在真相信你是能一目十行的了!”
  …… ……

  在大姨家读书时,我一直觉得大姨太严厉了,心里很有抵触情绪,偶尔还会顶撞她,惹她生气。离开她家时,我起初还觉得是终于脱离了魔窟。但随着年事渐长,我终于明白了大姨严厉背后的苦心和期望。

  回望我的童年时代,我对大姨充满了深深的感激。因为这感激,工作后第一次拿到工资,我就把四分之一给了大姨,大姨当时笑得特别开心。

  然而因为早年生活的艰苦,大姨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退休后开了两次大刀,其中有一次是在华山医院。因为离我家较近,术前术后一直在我家休养。

  大姨的晚年很幸运,我的表姐很孝顺,疾病缠身的大姨一直住在表姐家中,表姐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让人艳羡。离开人世时,表姐也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大姨生命中最后的日子,已经不认识我了,她执拗地认为我是她的孙女,口里一直念叨着她的名字。只是她的孙女忙着学业,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她。她的儿子,也因为种种原因,没赶上给她送终。我想,这应该是大姨生命中最后的遗憾吧。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piaopiao2007 时间:2019-04-29 14:03:58
  顶
楼主piaopiao2007 时间:2019-05-10 15:59:00
  赞
楼主piaopiao2007 时间:2019-06-13 13:40:23
  顶
楼主piaopiao2007 时间:2019-10-14 15:16:58
  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