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晚一年上学不可取

楼主:量子度量器 时间:2019-07-23 18:53:15 点击:21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近几年,什么男孩身心发育比女孩迟缓,什么男孩日益衰微、男孩危机是男孩发育比女孩迟两年造成的,什么“错龄入学”、“让男孩子晚一年上学是送给他一生的最好的礼物”等等屡见不鲜,并声称这是国外的“先进经验”。事实真的如此吗?《小趋势:决定未来大变革的潜藏力量》一书的作者美国著名学者马克·佩恩从综合角度对此现象进行了分析。

  大多数关于延后入学学生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从长远来看,延后入学的孩子的学习成绩并不比比他们小的同学好,而且到三年级的时候,所有短期优势都不存在了。

  我最喜欢的上世纪90年代的电视节目之一是《天才小医生》,它反映了美国梦理智的一面——如果道奇聪明到10岁就能完成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学业,那么不管常规如何,他都可能成为一位少年外科医生。美国曾聚集过一些冲破教育制度的束缚而突然冒出来的天才少年。卡尔·萨冈在16岁就读完了高中。斯蒂芬·霍金在20岁就从牛津毕业了。莫扎特才6岁,就开始巡回演出了。

  唉!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今天教育的最大发展趋势是相反的:抑制孩子的发展。而且他们“越聪明”(或者从统计学的角度说,他们越有可能获得成功),他们被耽误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种做法被称作“延后入学”,这种做法就像是推迟大学生运动员学程一年,等他们再长一岁时再上场参加比赛。美国教育部在200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将近10%的美幼儿园学生实际上可以提前一年入学。

  这种做法在私立学校和富裕家庭中尤为普遍。对康涅狄格州教育资料所作的一项分析表明,富裕地区延后入学的比率上升到了20%,而低收入地区的比率是2%到3%。

  从发现趋势的角度来看,只有重视美国富人和穷人之间正在扩大的差距,晚上学的聪明孩子才会引起人的兴趣。过去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在与享有特权的学生的竞争中似乎不具有足够的挑战性,现在这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比他们的同班同学整整小了一岁。

  但事实是,同天才儿童相比,晚上幼儿园的孩子是一种更大的趋势。除了父母因个人原因而推迟入学的孩子外,还有一个学生群体的人数正在稳步上升,他们就是因制度原因被学校推迟入学的学生。如果推迟入学意味着故意不让5岁的适龄儿童上幼儿园,那么学校一直在悄悄做的事情就是改变学生的入学年龄。

  在过去的25年中——各州对联邦政府在上世纪80年代大胆提出的新标准(新标准的目标是对美国小学进行更严格的规范)都作出了反应,几乎每一个州都把幼儿园的报名截止时间从12月份提前到了9月份左右,这样就可以保证刚满5岁的孩子在来年进入幼儿园。

  因此,在没有联邦政府统一规划或认可的情况下,美国一直在推迟正规教育的开始时间。《芝加哥论坛报》将这称为“幼儿园的老龄化”。过去,几乎没有6岁的孩子还在上幼儿园,而现在,6岁的孩子在幼儿园有的是,每5个孩子中就有1个是6岁。

  “英国也是9月1日入学,研究证明9—12月份出生的孩子,进牛津剑桥的比率比其他月份出生的孩子高25%”“英超联赛大部分球员都在9~12月出生,加拿大著名的青少年曲棍球联赛的成员出生月份几乎都集中在1~4月”。

  从来没有相关权威研究表明,8周岁的男孩会比7周岁的男孩在学业、事业、家庭等方面表现地更出色。相反,男孩晚一年上学,还很可能有如下不好的影响。

  第一,入学政策发生变动,孩子不能上原定的热点学校。

  第二,晚一年上学,孩子身高比同学们高,很有可能坐在后排。

  第三,家长和孩子的心理压力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量子度量器 时间:2019-07-23 18:53:42
  培养男孩的五条禁忌

  [中]田科武

  不与孩子交流沟通。如果成人,尤其是家长不与孩子交谈,他便很难自在地与他人交谈。家庭中的沉默会给他的自尊、自我价值感以及他对未来婚姻家庭关系的信任产生不良影响。

  拿孩子与他人作比较。对有些孩子来说,经常与其他孩子作比较,有时可能毁掉一个孩子的自豪感,扼杀其雄心壮志。其实,这些讥讽之语根本不能激励人,相反,它们给自己明媚的童年生活蒙上了阴影。

  动不动数落孩子。成年人不经意说出的话,有时会对孩子造成巨大的伤害,而他们自己却浑然不知。甚至偶尔以玩笑形式说出的生硬的话都会让孩子埋下自我怀疑的祸根。

  对孩子抱有过高期望。设定过高的目标同设定过低的目标一样都没有什么好处。目标太高会导致失败,动摇你孩子的信心,并让他觉得唯有获得成功才能得到你的认可。

  将自我价值感建立在孩子的成功之上。如果父母只是在孩子成功时才会自我感觉良好,他们其实是窃取了孩子的成功,这会让他觉得被利用,感到迷惑和空虚,而不会有成就感。
楼主量子度量器 时间:2019-07-23 19:02:35
  学校需要更多合格的男教师

  [澳]史蒂夫·比达尔夫

  当今社会,离婚率越来越高,单身母亲日益增多,这种不健康现象导致的直接后果是,1/3的男孩见不到爸爸。对于男孩而言,6岁-14岁这个年龄段正是他们需要得到男性的鼓励和男性榜样的时候。因此,小学应引进大量的男教师,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是男性就可以,他们必须是合适人选。

  我曾询问过很多老师,让他们解释什么样的男老师才适合和男孩子在一起。很多老师的答案中都会出现这两点:

  严厉而不乏热情。有些人就是喜欢和男孩们在一起,并在适当的时候鼓励他们。他们并不一定要成为男孩中的一员,但是需要表现出些微的粗鲁,但绝不能粗俗!这意味着秩序优先。这样,男孩就能完成作业,快乐地旅行,积极地运动,等等。但是,他必须为人热情,幽默感十足。

  不放弃一个男孩。男教师不仅要负责看管男孩们,还要注意不放弃任何一个受体内睾丸激素驱使的男孩。老师不必证明什么,也不必害怕那些精力旺盛的男孩们的威胁。

  一位聪明的女教师说:“在我任教的学校里,受到男老师排斥的男孩将会一直被排斥下去,下一位男老师还会和他发生冲突。这是一场意志之争,一旦闹僵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男孩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会故意制造麻烦。通常没有父亲管教的男孩会在学校出现纪律问题。得不到父爱的男孩会在不知不觉中想吸引男人的注意,向他们诉说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但是他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女孩会请求别人的帮助,而男孩通常是给予她们帮助的人。

  如果我们让男教师参与到这些得不到父爱的男孩(最好在他们陷入麻烦之前)的生活中去,这些男孩的生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男孩还是陷入了困境,那么男教师应该和他们一起解决出现的具体问题,给他们明确的指导。

  近期的研究表明,学校里有些男孩看似什么都不在乎,而实际上他们也非常渴望成功,渴望融入集体生活,只是我们对他们太苛刻了。我们惩罚他们,却没能指引他们。指引并不只是乐队指挥给整个乐队的提示,孩子的成长同样需要指引。

  可悲的是,太多胆小怕事的人掌管着学校,他们一直在压制男孩们的活力。男孩们旺盛的精力对他们造成了威胁,他们不得不压制孩子们。体罚是他们常用的武器,此外,他们还通过无聊乏味的工作来消磨男孩的意志。现在,他们要么制止,要么就是让孩子自己反思,要么就用官僚式的长篇大论来教育孩子。

  曾经有一位老师这样对我描述他所在学校的纪律体系:规定繁多,缺乏说服力,丝毫不为学生着想。这样做就在心理上疏远了孩子,而不是更贴近他们:“如果你表现不好,我们就孤立你。”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如果你急需帮助,我们将满怀热情地帮助你。”

  另外,学校的学习环境看上去似乎是专门为老年人营造的,而不是为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服务的。一进学校,每个孩子都要安安静静、优雅得体、温顺听话。激动、兴奋与这种环境格格不入。(不过一些出色的教师想方设法地使课堂充满活力,充满乐趣,一些孩子也领会到了这种精神,因此能很好地配合老师。)

  学校要求的这种顺从恰恰与男孩的本性背道而驰。青少年时期正是活力四射的时期。男孩(和女孩)渴望在他们敬佩的男老师的带领下,充满激情、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不仅跟着他们学习知识,还能认识、了解、走进他们的世界,从而扩展自己的知识面,增长本领并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如果孩子们早上不想起床,就这样对他说,“哇,今天上学!”这样,情形就大不一样了。

  男校长或者年长的男老师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占居着特殊的地位。他们具有象征意义,孩子把他看作某种化身,介于父亲和神灵之间。知道了这一点,他就必须责无旁贷地了解孩子,对于那些玩世不恭、惹是生非的孩子,他更要格外关心,一定要在他们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之前制止他们。如果校长或男老师给予孩子足够的关心和爱护,已经赢得了孩子的信任,那么当孩子遇到问题时,校长或老师就可以直接和孩子谈,这样沟通起来就容易多了。
楼主量子度量器 时间:2019-07-23 19:05:57
  杜绝女权主义的毒害

  [美] 詹姆斯·杜布森

  美国女哲学家克里斯蒂娜·霍夫·萨默斯,在其杰作《反对男孩的战争:走火入魔的女权主义怎样伤害着我们的年轻人》一书中指出,指出我们的教育制度中对男孩的偏见,美国男孩正面临着艰难的时刻。这种敌意在1992年由激进的美国大学妇女协会(AAUW)撰写和发布,导致多年来对男孩的歧视。

  美国教育家詹姆斯·杜布森在《培育男孩》一书中阐明,因为部分女权主义者的举动和言论,使男孩们对性别的模糊化,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男孩危机。书中指出,男孩和女孩是不同的。令人遗憾的是,对大多数孩子和成人来说是很显然的问题。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成为了人们激烈争论的焦点,当时一种可笑的想法冒了出来。一小撮闹闹嚷嚷的女权运动分子坚持说什么男女除了生殖器官以外,其他方面是一样的,任何气质或行为上的特点都是由父权制的文化偏见所造成的。这种激进的观点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它是有缺陷的。但是,这一运动影响了整个文化。极端女权主义者们鼓吹完全按照抚养男孩的方式来抚养女孩,以及抚养女孩的方式来抚养男孩,以至于很多孩子的性别意识从小就被刻意模糊了。

  杜布森一针见血的指出:斯泰纳姆、格里尔等女权主义们大多数一直没结婚,不喜欢孩子,很讨厌男人,然而她们却对千百万妇女发出劝告,指点她们怎么来抚养孩子,尤其是怎样养育健康的男孩。没有证据表明,斯泰纳姆或格里尔有过实在的养育男孩或女孩的经验。

  如果把女权主义观点推至极致的话,女权活动分子就是想消灭传统的母亲和父亲的作用,到头来,把这一类词语全都消灭,如妻子、丈夫、儿子、女儿、姐妹、兄弟、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男性气质、女性气质等等。这类标明性别身份的词语正在被表示中性的词语所取代,如重要的另一个(significant other)、配偶(spouse)、家长(parent)、孩子(child)和同胞手足(sibling)等。很显然,这对父母是有很严重影响的。

  杜布森敦促你们要保护自己的儿子免受这类提倡后现代观点的人的影响。要保护你的儿女,别让他们接触极端性别女权主义者的思想,不要去接受那些搞混人的性别身份的人的蛊惑。要保护男女各自的性别气质和特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