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宠物,让儿子学到了这些……

楼主:麻辣番茄酱 时间:2020-07-02 15:29:03 点击:16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们家的动物们,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宠物”,它们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做。狗儿需要看家护院,鸡要打鸣,鸭鹅要下蛋……哦,羊羔和鸟儿是个例外。


  菜刀

  “菜刀”是去鹤鸣山爬山时买的,准备带回家做柴火鸡。

  它是一只雄壮的大公鸡,在山上野跑长大的,身体很灵活。长嘴又尖又锋利,硬硬的上下嘴壳,象两把小菜刀。家里的两条狗子每每与它缠斗,都败下阵来,落荒而逃。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给它取了“菜刀”这个名字。
  

  儿子非常喜欢菜刀,跟我们商量想养起来。当时家里还没有开始养鸡,没有鸡棚。只好暂时把菜刀安置在工具棚里,由儿子来照顾。

  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大颗大颗熟透的樱桃争先恐后的掉下树来,铺得满地红通通——这是菜刀最喜欢的口粮。

  每天早上,儿子从工具棚把菜刀抱到樱桃树下,让它畅快的吃樱桃。傍晚时,又从樱桃树下抱着菜刀,蹬着滑板“哗哗哗”滑回工具棚,把它送回窝里就寝。

  我们看在眼里,心里犯着嘀咕:照顾这么仔细,也不知能坚持多久!

  如此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到樱桃果季结束,到三角梅开满枝头,菜刀仍然每天享受着儿子的细心照料,一天也不曾落下。

  直到5月,到大理旅行,儿子才不得不结束了这份工作。


  哪个

  一天清晨,我听到栅栏边一阵阵鸟叫。过去看时,发现是一只已经成年的土画眉。它呆在一株竹子的脚边,单腿在原地跳来跳去,翅膀轻扇,却飞不起来。

  我估摸着它是受伤了。周围的狗儿猫儿太多,一旦被它们发现,这鸟儿可就没命了。于是把它带回家,暂时寄养在笼子里,当时不认得它,就取了个名儿,叫“哪个”。

  儿子觉得我安排的笼子太小,哪个不好活动,主动承担起照顾哪个的责任。
  

  他把哪个移到了鸡棚边的大笼子里,又在笼子里挂上食杯和水杯(用矿泉水瓶改的),每天加米加水,十分用心。

  时逢天气转凉,夜里北风渐紧。儿子又多了一件事——每天傍晚盖住笼子,给哪个挡风遮雨。第二天早上再打开盖布,让哪个透气、晒太阳。

  本以为哪个可以慢慢恢复,重新飞上蓝天。

  意外却发生了……

  那天是每周的游泳时间(我们家全年坚持游泳,冬天也一样)。傍晚,我们游完泳去了趟超市,回来已近晚上9点,儿子麻溜的洗漱,上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照常去喂哪个,却见鸟儿已经冻僵在笼子里……

  儿子伤心得快要哭了??,非常后悔前一天的失误,没有在睡前去遮笼子,这才导致了哪个的离开。

  为了弥补,儿子决定动手设计制作一个鸟屋。做好后挂到树上去,好给其它需要的鸟儿们遮风挡雨。

  接下来每周的手工时间,儿子着手鸟屋的制作,从设计到材料切割,到装配,终于完成了!
  

  最后在爸爸的协助下,安装到院子里的桉树上。希望能有一只或几只需要的鸟儿入住。
  

  直到现在,儿子和我们都仍在期待着——也许某天,鸟屋里会住进几只鸟儿??。


  Snow White

  Snow White就是文前说的没有工作的羊儿了。

  原本的打算,是买一只母羊回来生产羊奶的。待爷儿俩去买羊羔时,却被Snow White的颜值所迷惑,带回来一只公羊。

  没有工作的SnowWhite和家里的鸡鸭住在一起,每天除了吃就是耍,费头子一个,着实让人伤透脑筋。

  儿子和Snow White的感情却一直很好,常在草地上架着Snow White的两只角互顶;吹笛子、拉小提琴给Snow White听;带Snow White出门溜达吃草……
  

  “怎么说,也还是一只没有工作的羊羔啊。”偶尔的,我心里还是会这样想。

  儿子的戏剧课程,其中一次是对《夏洛的网》中的一个小情节进行剧本改编。要对故事中几个角色分别进行性格分析、描写。

  我们发现,儿子对其中一只小羊的性格塑造极为得心应手:

  “我们的Snow White是一只怎么样的羊儿呢?”

  “费啊!”儿子说。

  “那它是咋费的呢?”

  “它经常在鸡棚里把鸡鸭追得满棚跑;

  它常常用角跟人顶着玩;

  我们帮它搭棚子,它在旁边捣乱。一会把榔头叼走,一会又把钳子叼走了;

  棚子搭好了,它一有空就去顶,把棚子都顶移位了;

  去棚子里喂它,它老是把我们的鞋带解开,还咬住我们的衣服使劲拉;

  棚里放那几张门板,它常往上跳,跳上去就一个劲的踩,门板都给它踩坏了;

  ……”

  角色塑造很成功,小剧本也很快就写好了。


  黄豆

  黄豆也是一只公鸡。是继菜刀之后,家里正式养的第一批鸡里的一只。

  经过近一年多的喂养,黄豆要行使它的使命了。这之前,爸爸和儿子有了如下对话:

  “你觉得被杀的鸡可怜吗?”

  “可怜。”

  “那做了菜你吃吗?”

  “吃。”

  “让你去,你会杀鸡吗?”

  “我不杀!”

  “那如果都不杀鸡,人又需要吃鸡,怎么办呢?”

  “呃,这……这确实是个问题。”儿子想了半天,说道。


  吃与不吃,这是个问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也不知道为啥 时间:2020-07-04 16:41:43

  自由的灵魂

  阿杰

  孩子,我们给了你生命,还应该给你一个自由的灵魂。——题记

  学校复学,但妻子还是决定不送儿子去幼儿园。

  关于儿子的一切,向来都是妻子说了算。“前幢朋友家的儿子上乐高编程课,班级里有同学正在学围棋,隔壁家的已经会骑自行车了……斜对面家的孩子,一本《唐诗》都背完了,你作为语文老师,儿子会背的古诗没几首,还磕磕绊绊,太失败了。”因为她的消息总是比我灵通,谈起教育总能“一针见血”,头头是道,自然一切由她说了算。
  曾曦作文系列全套,需要的加薇【xxinjyzl】
  
  
  疫情期间,妻子早早就制定了儿子的课程表:周一剪纸画画,周二识字跳绳,周三积木拍球,周四围棋跳棋……周末也排得满满当当;特别规定:每天必须背一首唐诗。虽然不是参加培训机构,却胜似培训机构,只不过是教师自任,学费全免,终于深深地领会到望子成龙的煎熬与期待。

  几个月下来,最明显的效果就是他复读机式的说:“我不出去,不出去,我就在家里要玩!”每当无可奈何时,妻子就会把难题抛给我,“我们去新天地买冰激凌。”一听到冰激凌,他顿时耸起肩,缩起脖子,嘟着嘴,含着笑,右脸的小酒窝戳得更深了。“我们还可以去新天地广场上攀岩。”他急匆匆地穿上运动鞋,飞出了家门,站在单元门口大喊:“妈妈,你能不能快点。”

  冷清的新天地,临街的商铺零星开了几家。中央广场的儿童游乐区一个小朋友都没有,攀岩的绳索孤零零的垂挂着,儿童滑梯上还积满了水,钓鱼池依旧披着“军装”,不见了钓竿。

  “我们还是去锦屏公园逛逛吧?”妻子提议道。

  雨过天晴,经过石溪处,凝聚在柳枝上的雨珠还不住地往下滴,滴落在石雕的虾蟹上,和着鸟儿清脆的鸣叫声,儿子硬要到“蟹群矶岛”去抛石子,抓龙虾。“我们去看荷花吧!”不管妻子如何劝说,他只顾一次次地捡起水边的小石子,向不远处扔去。荷花是非看不可的,我双手扶在桥栏杆上,像是撑着讲台桌,问道:“昨天教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还会背吗?”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我,愣了几秒钟,又结巴了。在妻子的提示下,他勉强背了出来。妻子马上接着说:“我们去看看荷花到底红不红?”“肯定红色的呗,书上不都画着吗?”一脸嫌弃的表情。我只得拿出杀手锏,说:“去看看刚才雷雨有没有欺负荷花,如果荷花受了伤,我们就去安慰安慰它吧!”我也只能在成人世界里,编织一个似是而非的童话故事。其实,我只为了让他跳出昨天的书本,感受所谓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景象。但愿水天相接的宏大,能让他走出书本的禁锢和图文的束缚,感受到生命的力量和天地的壮阔。

  走进“飘台飞舞”,荷花顿然出现在眼前,他不停地念叨着这两句诗。在木簟中穿梭,他不时的拂过荷叶,轻触花尖,双手掬水。时而挤眉弄眼,故作深沉;时而抓耳挠腮,顽皮可爱;时而大呼小叫,兴奋不已。突然一本正经地说,“爸爸,你看,我在安慰她们呢!她们都受伤了,都被风吹倒了。”只见他正准备捡起团扇般漂浮在水面的荷叶。夏日的风情,在孩子的眼里有了一丝忧伤,此时飞过来一只红蜻蜓,俏然立在他的眼前,绿叶相衬,池水荡漾。多么动人的美!他惊地站立起来,我马上说:“有没有想起哪首诗?”他脱口而出:“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妻子在一旁不停地拍手叫好。

  当我正准备拿起手机,去拍立于荷尖的蜻蜓时,他突然趴在我背上,说到:“爸爸,你背我回家吧!”

  “回家?你看这小荷,这蜻蜓,多漂亮啊!”

  “我知道啊,可是我已经会背古诗了呀?我们可以回家……”我打断他的话。

  “我们回家做什么,孩子,是拼乐高搭积木,还是跳绳拍球?”我又不敢问出口,只能扪心自问。

  孩子,原来束缚你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书本图文,而是我们。我不知道给了你一个怎样的成长信号?原来是我还不知道怎样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爸爸当然希望你在古诗中快乐成长,但更希望你的生命能像诗一样自由。

  你可以是小荷,立在悠悠的水中,安静而高洁,自然天成。

  你也可以是蜻蜓,立在亭亭的荷尖,深情而执着,渴望飞翔。

  我背起儿子,不自觉地背出:“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