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的老爸,好开心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20-12-25 23:44:01 点击:60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20年12月25日 星期五

  **礼物**
  我们家里是不过什么西方节日的,但小源幼儿园却借着圣诞节的由头逗小孩子开心,跟孩子们说圣诞老人会送礼物云云。那就跟着一起逗逗小孩子开心吧。于是昨天去买玩具,因为小源前一晚许愿,想要“卡拉蛋”,我不知道什么是卡拉蛋,但做成恐龙蛋样子的东西是有的。回到家悄悄藏起来,晚上小家伙睡着了,又悄悄放在他床头。今早,天未亮,小家伙便醒来,摸着黑看到模模糊糊的一个蛋,顿时小声惊叫:“哇,我发大财了!”我在一旁假寐,然后跟着惊讶。于是各得各的开心。
  当然也不能忘记哥哥丁丁的礼物。买了一套传统益智玩具,孔明锁之类的那种,共6种。本来只是怕老大觉得偏心,没有觉得他会多么喜欢。回到家的拿出来,他眼睛一亮,兴趣竟然挺大,当即便拆开玩儿起来,“哗啦哗啦”摆弄好一阵。
  其实老大为自己要了一样东西,是一本书,名字我实在没记住,只知道是将炸药的纯技术类教材,肯定是高校专业学科用的那种。在读书的事情上,我是比较纵容他标榜的特立独行,只是马上严肃对他说:“看看可以,不准按照书上的配方制作,弄炸了不是小事。”
  再说回小源。晚上爷爷告诉我,从幼儿园接小源回来,本来想按照提前预想的,带他买面包去,这是此前他要求的,但小源却说:“不用了,今天圣诞老人已经送过我们礼物了。”他所说的圣诞老人,是一早进幼儿园时,男老师装扮的。他说:“当时我以为是坏人,看清楚是男老师,才接过了礼物。”而所谓礼物呢,只是一块棉花糖。不过对于小孩子来说,一夜的期盼是值得的。

  **问题**
  爷爷告诉我,今天小源便便之后,忽然问他:“屁眼这么小,便便这么粗,是怎么拉出来的?”听到这个“生动”的问题,我天然的产生了一种要吐的生理反应。晚上,小源自己端着尿盆小便之后,裤子还没提,尿盆也没放下,就认真问我:“爸爸,为什么大人的鸡鸡有毛毛,小孩的就没有?”我对这个五岁小孩的此类问题当然是坦然自若、见怪不怪,告诉他:“这是自然规律,以后你也有。”他获得了答案,不再问了。我却绷不住想笑。
  老大丁丁当然不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或者说,平时主动问我们什么事情的时候也不那么多了,14了,青春期了,就是和父母没那么多话的时候。倒是我们会尽量找话题上赶着和他攀谈。当然不能只是“学习怎么样”“饭吃的好不好”之类没营养的问题。比如前几天,我拿近来看的一席演讲上机核网创始人的演讲给他看,然后向他了解游戏的事情,于是又知道了一种他玩过但此前我们不知道的游戏。不过,我还是没记住这游戏叫什么名字。

  **哥哥写给弟弟的诗**
  相差9岁的丁丁平时不咋爱搭理小源,小源的表现则比较复杂,有时候会像跟屁虫,但这种时候不多,更多的时候,跑到他哥屋里,撩逗一下,比如故意拿哥哥不让动的东西。得手之后,吓得赶紧跑出来,然后又难掩兴奋地远远观察哥哥的反应。
  不过前几天有件事挺有意思。那几天小源经常念叨一句“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也没有下文。问他是不是老师教的,他说不是,是听某个小朋友说的。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全家都睡下了有一阵子了。忽然我发现丁丁那边灯亮了,我以为他上厕所,没搭理。过了一会儿,一米七的少年穿个裤头跑到我身边,没点灯的情况下吓我一跳,然后他兴奋地把一张纸放在我枕边,说:“给小源写的,明天一早读给他听。”
  我好奇,爬起来到厕所开灯看,原来是几句诗:
  无题
  十五月亮十六圆,
  分时憔悴合开颜。
  古来贤士何为乐?
  疾苦在前方得见。
  下边还缀了一句“如此,‘十五月亮十六圆’确实是诗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20-12-26 22:24:06
  2020年12月26日 星期六

  **抱抱**
  下午,小源睡了几个小时,傍晚的时候才醒来。睡足了,心情就好,看到我在床边看他,不容分说抱过我的脑袋,紧紧贴在一起。小小的一个人那么用力,让我感觉幸福的小蛮横。而如今老大当然是不会主动跟我抱抱了,倒是我有时候喜欢主动跟他勾肩搭背一下,仿佛哥们。
楼主萨尔沁 时间:2021-01-12 22:43:39
  *“动什么了?动什么了?”*

  小源最喜欢干的事情之一,就是抽冷子跑到他哥屋子里,也不一定真的动什么,似乎更喜欢给他哥制造一种恐慌感。而他哥也确实很担心这个小魔头进他的房间,因为确实弄坏过一些东西。
  今天晚上,哥哥正在洗头发,小家伙又跑到哥哥的房间,找到一枚橡皮印章,那印章的外形很像是石质印章。印章两端已经刻有文字,而且是象形文字,一头是哥哥的姓氏,一头是哥哥的名字,有模有样的。
  我隔着卫生间的门问“老大,那橡皮印章是你刻的?”丁丁说:“是啊,怎么了?”妈妈说:“被你弟弟保管了!”丁丁一听:“他还拿什么了?他还拿什么了?”当我和他妈妈一再说明,小源只拿了这枚印章的时候,丁丁才放心。
  小源很喜欢这枚印章,把它好好地放在自己文具盒中一个似乎就是为橡皮准备的凹槽中,然后小心的盖上文具盒的盖子,我们看着他,感觉哥哥的橡皮印章由他保管,是很放心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