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汉字规范表》征求意见稿引起诸多争议(转载)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18 07:47:00 点击:2566 回复:11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通用汉字规范表》征求意见稿引起诸多争议 我省语委专家就此谈看法—— “杀”改“ ”没必要 繁体字应恢复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8月18日03:21 兰州晨报
  
  
  
  规范汉字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教育部、国家语委历时8年制定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字表》)从8月12日起征求公众意见。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学者、普通老百姓纷纷发表意见,围绕繁体字恢复、异体字存留、常见字微调、姓名用字等等话题展开各种争议。
  
    我省语言学专家称,这是一件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很高兴看到这些争鸣:“有争议说明关注的人多,是好事。”
  
    ■ 支持观点
  
    为方便起名,纳入51个异体字
  
    甘肃省语委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兰州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文轩对此次新发布的《字表》中的变化作了详细解释。此次《字表》收字8300个,较之1986年的通用规范汉字增加了1335个,这也是新中国第三次规范汉字。新增的1335个字主要是一些姓氏、人名、地名、科技术语和中小学的文言文用字。“目前收录的这8000多字除个别专业领域外,已足够各行各业的人们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为方便国人起名等用字需要,字表纳入了“喆”等51个异体字和“锺”等6个繁体字。考虑女孩子起名,特意收录了一些并不常用的“女字旁”字等。
  
    取名尽量从《字表》中选字
  
    近年来,许多家长在为新生儿取名时,取怪名、生僻字的现象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赵C”这样的中英文结合的名字。据国家公安部门透露,在换领二代身份证的过程中,使用目前通行的收字7.6万个的汉字国际编码,但全国人口的姓名用字中还有大概8000个字找不到。而据专家研究,这约8000个字中,至少有一半是错字、别字。张文轩教授感叹,用一个多数人不认识、基本没人用的生僻字起名,既不利于社会又不利于自己。“这次的《字表》将对人们的起名起到一定的规范和引导作用,新生儿起名尽量从《字表》中选择,8000多字可以有无数种组合,足够大家用了。”
  
    “火星文”应不在字表范围之列
  
    在90后等年轻人中流传的“火星文”是否被收录也引起了一定的关注,这种网民自造的文字构成复杂,日文、韩文符号、汉字偏旁,乱码符号等等组合在一起,表达一定的意思。《字表》研制工作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立军对《字表》进行解读时表示,“火星文”是各种文字、符号的掺杂,不能称为一种文字,不在《字表》的规范之内。张文轩教授认为,“火星文”是小众性的,不利于大众交流。但对盛传于网络的“囧”字等个别网络文字,或许随着时代的发展,会逐步收入以后更新的《字表》。
  
    ■ 不同看法
  
    微调44字必要性不大
  
    《字表》还对一些不符合字形规则的44个宋体字形作了微调,由于这一微调牵涉到的都是人们常用的词汇,争议较大,也引起了张教授的关注。他拿着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细细对照,发现了其中难以察觉的“奥秘”:原来,像“琵、琴、琶、瑟”四字左上“王”的末笔,原来是横形,新汉字表中,横变形,像“珠”的“王”字旁一样往上提了。对于这样微小的调整,张教授表示必要性不是太大。他举例说,如“籴”字,本为会意字,意为“往里买粮食”。但《字表》将其中的“米”字部最后一笔由捺改为点,而“米”字本身并没有作调整,这样就掩盖了原来的意义,不利于对造字结构的认识。再如“杀”的第4画,原来往上提钩的过程中顺势带出第5画撇,现在提钩被去掉也取消了书写的连贯性。对此张教授建议,像这样的微调请相关部门说明修改的依据,以便在教学等过程中进行例行的解释。
  
    希望逐步恢复繁体字
  
    近些年,一些专家和民间人士发出了“恢复繁体字”的呼声,并且争执愈演愈烈,为了维护社会用字的稳定,《字表》原则上不恢复繁体字,将类推简化的范围严格限定在《字表》以内,以保持通用层面用字的系统性和稳定性,允许《字表》以外的字有条件使用,但不类推简化。
  
    对于繁简之争,张文轩教授希望有关部门持续关注,广泛论证,寻找恰当的时机逐步恢复。他说,学术界和社会上呼吁恢复繁体字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汗牛充栋的古代文献都是繁体,繁体与简体存在着许多差异,年轻一代不认识繁体字,就会逐渐对古代文学产生隔膜,把它看成是少数语言文字工作者或者专家们的读物,不利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年轻人文化修养的提高,长此以往,对我国的传统文化必然产生消极影响。此外,港澳台地区的通用文字仍然是繁体字,这就呈现出一个国家两种通用字的局面,不利于文化的交流与亲和。因此,随着时代的发展,教育部门应当考虑逐步恢复繁体字。
  
    本报记者 魏娟 实习生 刘琰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18 07:52:48
  通用汉字表引热议 对待繁体字:最好识写分离
  
  http://www.huanqiu.com 来源:新民晚报 网友评论条 进入论坛 2009-08-16 14:50
  
    《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引来诸多评说——
  
    由教育部、国家语委推出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目前正在征求全社会的意见(见本报8月12日A1版报道),其中颇为引人瞩目的是,这次恢复了51个异体字,还有“剋、锺、蘋、、濛、硃”等6个繁体字纳入了汉字表。那么,这是否预示着繁体字会“卷土重来”?增加繁体字会不会对现有的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考试带来影响?
  
  
    被疑“投石问路”
  
  
    尽管《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宁教授强调说,不能因为恢复了6个繁体字就意味着国家固有的语言文字政策会发生变化,在我国“基本上不恢复繁体字,现在恢复的繁体字都是必须恢复的”。但坊间包括语文界出现了一种微妙感觉,这6个繁体字的恢复会不会是带有一种“投石问路”的性质,考量一下大众的“承受能力”?
  
  
    上海师大附中语文特级教师彭世强说,这次将6个繁体字纳入《通用规范汉字表》其实是很谨慎的,例如“锺”字,作为姓的话,代表了一个家族,如果都简化成了“钟”字,其实那是硬将两个家族变为一个了,很容易在使用和理解上产生偏差。
  
  
    不妨“识写分离”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中文自修》主编李锋说,一旦《通用规范汉字表》正式通过公布,即代表了一种国家意志,在日常教学和人际交往中就必须坚决执行,但就目前来看,尚没有证据表明繁体字会大量出现在我们的书面语言和规范文件中,因此,中小学教科书也没有必要人为地“改简就繁”。李教授进而提出,为了便于祖国内地与港澳台等华文地区的交流,适当地让中小学生识别繁体字,也有其合理性与必要性。对此,彭世强说,在语文教学中对待繁体字的态度不妨采用 “识写分离”的办法,即不求会写但求认识,条件具备的学校还可增加繁体字的选修课。
  
   学什么考什么
  
  
    目前我国中小学语文教材所使用的汉字大约有3500个,因此,这次在整理《通用规范汉字表》的征求意见稿时,对3500个常用字做了优化。国家语委副主任李宇明说,将来制定语文课程标准和编写教材时,都应融入汉字表的精神,也就是说“学什么考什么”,语文考试的用字当然不会突破这3500字。
  
  
    华东师大语文教育中心副教授、上海高考语文阅卷中心组组长周宏说,在多年的语文阅卷中几乎没见有上海考生写繁体字的现象,但阅卷组并没有对繁体字说 “不”——如果是用错字或写不对笔画,那肯定要扣分;对使用繁体字则不会扣分,因为只要书写正确且用字恰当,就没有扣分的理由。
  
  
    本报记者 王蔚 实习生 卜惠琼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18 08:00:27
  《规范汉字表》昨起公开征求意见
   ·收录6个繁体字、51个异体字
  ·给孩子取“怪名”将不愁上户口
  
   本报讯(记者李佳)“喆”、“堃”、“淼”,这些字你认识吗?有人名字里就有。但根据1988年公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这些字不在其中;也就是说,这些字都不是规范字,用于人名会在户籍管理中造成不便。
  昨日,教育部公开《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这些字都被收录其中,今后可能成为规范字。 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是这次《规范汉字表》后期研制工作的专家组组长。昨日,她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她说,《规范汉字表》的编制工作前后历时8年,最终收进8300个字,包括6个繁体字、51个异体字。与1988年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相比,征求意见稿增加了1300个字。 她介绍,51个异体字是从1955年12月22日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释放”出来。当年,全国出版的报纸、杂志、图书一律停止使用表中括号内的异体字。而《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里,有很多字还是有用的,一旦被废除,会给国人带来很大的不便。异体字是形体不同而音义完全相同、古代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互相代替的字。 考虑到国人对部分字用于取名的现实需求,专家组参考了1982年全国人口普查抽样统计的姓氏人名用字,以及公安部提供的部分姓氏用字和人名用字等。 如“喆”字,专家学者们经过调查发现,全国有2万多人的名字中选用了这个字。而《现代汉语通用字表》里却没有这个字,在电脑里打字时也常常找不到。像这样的字还有“堃”、“淼”等,“到银行取钱、邮政局寄东西、买保险、登机,都会遇尴尬”。
   很少有人知道,“氾”、“仝”、“谿”、“缐”、“甯”,这些字曾被视为“泛”、“同”、“溪”、“线”、“宁”的异体字或繁体字,它们其实原本也是姓氏。 据悉,经过20天的征求意见后,这些“怪字”将“转正”,成为《语言文字法》认可的规范字。《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将根据《规范汉字表》进行改动和更正,中小学教材常用字范围等方面可能面临变化。 王宁还透露,在不久的将来,它们有望进入公安系统字库,您家未来给孩子取“怪名”将不再为难上户口而发愁。 让您先睹为快部分“怪字”有望“转正” 昨日,记者搜集了《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稿中部分仅用于姓氏人名的字。
   仝:tóng,仅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同”。 说到这个字,大家可能最先会想到《水浒传》里的美髯公朱仝。实际上,“仝”还是一个姓,根据民政部颁发的全国姓氏排序五百例,仝氏排在第397位。仝氏大部分是金朝完颜阿骨打的后裔或夹谷氏的后代。
  邨:cūn,用于姓氏人名。 《色戒》中男主角的原型就是汪伪特务头目丁默邨。
  昇:shēng,用于姓氏人名、地名。其他意义用“升”。 活字印刷术始祖叫毕昇。
  陞:shēng,用于姓氏人名、地名。其他意义用“升”。
   堃:kūn,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坤”。
   喆:zhé,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哲”。
  甦:sū,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苏”。
   淼:miǎo,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渺”。
   犇:bēn,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奔”。
   缐:xiàn,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线”。
   锺:zhōng,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钟”。
  濛:méng,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蒙”。
  龢:hé,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和”。
  吒:zhā,用于姓氏人名、地名。其他意义用“咤”。
   飏:yáng,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用“扬”。
   迳:jìng,用于姓氏人名、地名。其他意义用“径”。
  迺:nǎi,用于姓氏人名、地名。其他意义用“乃”。
  勣:jì,用于姓氏人名。
  砦:zhài,用于姓氏人名。其他意义同“寨”。
  本报讯(记者李佳)王宁接受采访时表示,新收录51个异体字是出于各方面考虑。
  ●珲(huī)——回顾历史 王宁说,有些地名用字已经规范了,但谈到古代地名时,仍需用古字,比如说瑷珲的“珲”,《瑷珲条约》是很著名的历史文件,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的掠夺中国领土的条约。当我们查历史典籍时,就找不到这个名字了;因此,这个字被恢复。
  ●剋(kēi)——正在使用 剋,义为训斥、打人,读kè时简化作“克”。这个异体字在实际使用过程中,正字不能替代它,一旦用正字替代它,在理解意义方面就会产生一些问题,不得不恢复。所以,这51个异体字,一是字形进了《规范汉字表》,进了表就可以进入计算机,进了计算机就可以用了;二是采用的时候是有一个适用范围的。
   ●噁(è)——科学需要 噁,仅用于科学技术术语,如“二噁英”。其他意义简化作“恶”。 再如“劄”(zhá),仅用于科学技术术语,如中医学中的“目劄”。其他意义用“札”。
   ●锺(zhōng)——户籍管理 王宁说,“锺”和“鐘”以往常被认为是“钟”的繁体字,其实不然,这两个字都是姓氏,比如古代著名书法家锺繇。但目前在字库里常将这两个字混为一谈,给户籍管理带来了麻烦。目前,将“锺”“释放”出来,以示区别。
  “怪字”为啥受欢迎专家解读:图吉利求个性
  本报讯(记者李佳 实习生贺达源 曾培培)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宁昨日说,通过查阅户籍管理部门资料发现,一些“怪字”很受欢迎。 她举例说,比如“昇”(shēng),从字形上看,普通人认为有“日升”之意,非常吉利。“喆”(zhé)也是如此。有些人讲风水,五行缺水的孩子叫“淼”(miǎo)。还有人求个性,取名“犇”(bēn)等。 她表示,出于人文关怀,此次《规范汉字表》将这些受欢迎的字都从《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释放”出来,并规定仅用于姓氏人名。 办证登机费周折“怪字”带来烦恼多 本报讯(记者李佳 实习生饶思锐)昨日,记者试着将此次《规范汉字表》新收录的一些字放进百度搜索栏,点击后却出现了该字的异体字;这些出现的字更为我们所熟悉,如搜索“甦”(sū),搜索后却只出现“苏”。 这些曾被废弃的字,部分仍在使用,给人们的现实生活造成麻烦。中南民族大学工商学院新闻专业2006级学生周喆告诉记者,“这个‘周喆’啊,真是费周折,一点都不吉!” 她说,有一次她坐飞机去四川,换过登机牌后去安检时却被拦下来。原来,办理登机牌的工作人员打不出“喆”字,就打了个空格。她只好重新排队办理登机牌,用手写代替电脑输出,并盖上机场的印章,最终登机。前后多花了十多分钟。 还有一次,她在武昌水果湖办理手机卡,工作人员一时找不到“喆”字,就在相关单据上打出了“哲”。之后,她在学校附近办理业务时被拒,她只好又坐了1个多小时公交车去水果湖更正。 在天河机场售票处工作的彭女士告诉记者,这次“转正”的不少字,如“喆”、“堃”、“淼”等,订飞机票时都名列最棘手“榜单”,很容易打错。 记者了解到,不少新输入法能保持每日更新,人名中较常用到的“喆”、“堃”等字也能通过电脑输入,但在登机、银行办卡等业务时仍会遇到无法输出的难题,需要手写。
  《通用规范汉字表》简介
  《通用规范汉字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配套规范,是现代记录汉语的通用规范字集,体现着现代通用汉字在字量、字级和字形等方面的规范。 字表收字8300个。根据字的通用程度划分为三级: 一级字表收字3500个,是使用频度最高的常用字,主要满足基础教育和文化普及层面的用字需要。 二级字表收字3000个,使用频度低于一级字。二级字与一级字合起来共6500个字,主要满足现代汉语文本印刷出版用字需要。 三级字表收字1800个,是一些专门领域(姓氏人名、地名、科学技术术语、中小学语文教材文言文)使用的未进入一级、二级字表的较通用的字,主要满足与大众生活和文化普及密切相关的专门领域的用字需要。
作者:yiping1914 时间:2009-08-18 12:26:00
   得看用的什么汉字系统,以前我认识一孩子名“彧泓”,中间那个“彧”字公安局电脑里打不出这个字,结果他的身份证就用手写,呵呵。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18 13:51:30
  彧,一般的輸入法都能打出來的,公案的系統也太差了。
  
  最關心的還是恢復繁體字的事,長痛不如短痛,否則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試想,一個國家採用兩種文字符碼印刷,在全世界大概也就獨此一國吧。將來如果統一了,我們能夠讓臺港澳都採用簡化字嗎?況且還有海外華人分佈世界各地,文字統一到簡化字,比國家的統一更難更難,唯一可行的就是恢復過去的繁體字。使用繁體字的人數可能不如簡化字多,但使用的範圍可是遠遠超過簡化字的。
  
  锺,是繁體字嗎?
  
  據說,閆和閻都成了兩個不同的姓氏。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18 13:57:08
  阿城:小学的体温
  
  ----------------------------------------------------------
  
  【时间: 2009年08月13日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阿城 】【编辑: 蒙卫芝 】
   8月13日至19日,2009上海书展将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这是今年上海市的一项重大文化活动,更是上海读书人的一次盛会。为向广大读者的愉快阅读提供富有意义的选择,本报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SMG联合推荐十本好书,这些书中既有抓人眼球的畅销读物,又有深具社会人文关怀的精品力作。主办方将围绕这些图书在书展期间举行讲座、演讲、签售、作品展等活动,以满足社会对书展的多元需求。
  
   一九九二年我在台北结识张大春,他总是突然问带他来的朋友,例如:民国某某年国军政战部某某主任之前的主任是谁?快说!或王安石北宋熙宁某年有某诗,末一句是什么?他的这个朋友善饮,赤脸游目了一下,吟出末句,大春讪讪地笑,说嗯你可以!大春也会被这个朋友反问,答对了,就哈哈大笑;答不出,就说这个不算,再问再问。我这个做客人的,早已惊得魂飞魄散。
  
   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目录上看起来无一字不识,翻开来是父亲教儿女认字,但其实是小学,即汉代的许(慎)郑(玄)之学,再加上清朝的段玉裁。章太炎先生当年在日本东京教授小学,鲁迅、周作人兄弟趋前受教。对于中文写作者来说,汉字小学是很深的知识学问。如果了解一些其中的知识,千万不要像前面张大春那样考别人,如果别人反考你,即使是最熟悉的字,也有你完全想不到的意义在其中。
  
   所以这是一本成人之书,而且是一本颇深的成人之书。但很有意思的是只要你翻看这本书,就会一直看下去,因为这里有两个小孩子,一个叫张容,一个叫张宜。是的,你会认为两个小孩子的名合起来是“容易”的意思。大春当然也很谦虚地称这本书为“认得几个字”。把那么不容易的内容讲给大春自己的一儿一女,他们的反应是读者最关心的,也是这本书最吸引人的地方。说实在,我认为这两个小孩子相当慓悍,原因在于初生牛犊不怕虎。
  
   读这本书时会疑惑,究竟我们是在关心汉字文字学,还是在关心父、子、女的关系?读完了,我告诉自己,这是一本有体温的书。文字学的体温。当年章太炎先生教小学,也是有体温的,推翻帝制的革命热血体温。
  
   不过令我困惑的是这样一本繁体字的书,如何翻印成简体字而得让不识繁体字的人读得清楚?
  
   绝大多数拥护简体字的人说出的简化中文字的理由是方便书写,这意味着这部分人将中文字仅视为工具。我认为这是一大盲点,既是盲点,早晚是要吃亏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提倡使用简体字的人是陆费逵,1909年(到今年正好一百年),他在《教育杂志》创刊号上发表《普通教育应当采用俗体字》。一直到1956年1月28日,《汉字简化方案》经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审订,由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31日在《人民日报》正式公布,在全国推行。这一年,我上小学一年级。
  
   如果说上述旨在文字简化,就错了,文字简化只是阶段,最终目的在文字拼音化。1950年,毛泽东说过:“拼音文字是较便利的一种文字形式。汉字太繁难,目前只作简化改革,将来总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但早在上世纪初,对于中文罗马字母化,赵元任就曾做一篇《石氏弑狮》讽刺过。
  
   对于中文作家来说,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辈们,积极推动白话文,推动简体字,推动中文拉丁字母化,还有一项现在不提了,就是大众语,也就是“我手写我口”。鲁迅先生是积极的支持者。当时还有世界语运动,我小时候甚至也接触过世界语,因为自己笨而失望,中断了。
  
   拉杂写这些,是由张大春的《认得几个字》出简体版而发。我认为文字,中文字,只将它视为工具,是大错误。中文字一路发展到现在,本身早已经是一种积淀了,随着文化人类学的发展与发现,这种积淀是一笔财富,一个世界性的大资源。这一点,在大春的这本书里,体现得生动活泼,让我们和书中的两个小孩子一起窥视到中文字的丰富资源。一个煤矿,一个油田,一亩稻子,我们知道是资源,同样,中文字也是资源,不可废弃。
  
   只有将中文字视为一种资源,我们才能从繁简字的工具论的争辩中摆脱出来,准备成为现代人。
  
   感谢大春写了这样一本书。(阿城)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20 17:04:23
  《認得幾個字》明天下午將在三聯書店舉辦首發儀式。
作者:悄悄说一句 时间:2009-08-20 17:12:29
  折腾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22 20:00:31
  星島環球網消息:《通用規範漢字表》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王寧昨天解釋說,《通用規範漢字表》中對44個字的字形進行微調只是針對印刷宋體字,這些只是供人們閱讀的字體,或者供電腦和機器使用的字形,而不是針對教學用字描寫對象楷體字的。
  
    筆形細微變化不影響閱讀
  
    《新京報》報道,昨天做客新華網時,王寧解釋說,社會上有人認為“專家擬定一些規則隨便改了一些字形”,這是對漢字字形微調的誤解。
  
    王寧說,這次調整的只是印刷宋體字,是針對電腦用字,而在教小學生寫字時用的模倣對像是楷體字。電腦用字四大主用字體分別是宋體、倣宋、黑體和楷體,其中楷體多用於手寫,其餘三種一般用於印刷。王寧還表示,楷體字要跟書法家和小學教師們商量後才能決定要不要調整。
  
    她認為,細微的筆形變化不會影響閱讀。而且這次微調所佔的數量不到《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中漢字的千分之六,因此大家沒必要重新學習漢字。
  
    王寧表示,這次字形微調的原則考慮到中國傳統書法習慣,以及已形成的一些字的筆畫變異情況。因為電腦用字本身是供閱讀的,因此電腦用字在各方面需要一致。
  
  字形調整借鑒繁體字
  
    王寧稱,一個字改還是不改,恐怕不是以多數投票為主的,而要看它合理不合理。但她也表示,這次是真誠地徵求意見,不是說堅決不改或說和大家頂著幹。
  
    王寧還介紹說,這次微調字形在一些方面也參考了台灣的繁體字形,比如你看繁體字“琴”字上面就是“提”,再比如“條”下面的是用“大木”還是“小木”,倒不在乎是點還是捺,因為老師教字的時候都說這批字不帶鉤,那個要帶鉤,這樣會造成很多學生去死記硬背。
  
    小學老師:課本用楷體 學字無影響
  
    廣西柳州駕鶴路小學語文老師王佳瑜昨晚在電話裏說,在教學上,一年級練字仍根據課本來練習,而課本上的字體都是楷體字,所以按照這個教學生不會有太多的問題,考核孩子們練字也是按照這個標準去做。比如“琴”中上方左側的“王”最後一筆仍按“橫”而不是按“提”寫。
  
    比如“條”字比較常用,課本上的印刷體(楷體字)最後一筆是“捺”,而其他印刷體則是“點”,可能會有一些細心的小朋友拿著其他的印刷體跟課本上對照,會發現二者不一致。“這還是會有一點點困惑的”,王佳瑜擔心這跟小朋友解釋起來會比較麻煩。她希望無論是楷體字還是其他印刷體,“像‘條’字,不管最後一筆是‘點’還是‘捺’,”但在字體書寫上都能統一。
  
    44個漢字如何變
  
    “琴、瑟、琵、琶”的上左和“徵”的中下部件“王”最後一筆橫變提
  
    “魅”的右部件和“糴、汆、褰、衾”的下部件的末筆捺變點
  
    “巽(撰、饌、噀同)”的上左部件“巳”的最後一筆豎彎鉤變豎提
  
    “親(櫬同)、殺(剎、脎、鎩、弒同)、條(滌、絳、鰷同)、茶(搽同)、新(薪同)、雜、寨”下部件“木”的豎鉤變豎
  
    “恿”的上部件和“瞥(弊、憋同)”的上左部件中橫折鉤變橫折
  
    “蓐、溽、縟、褥、耨、薅”中的部件“辱”以及“唇、蜃”由半包圍結構改為上下結構
  
    “轂”的左下部件“車”上添加一短橫
作者:北落师门2008 时间:2009-08-22 20:06:25
  吃饱没事干
楼主白马寺 时间:2009-08-26 17:47:52
  “汉字整容”何以成了难啃的“硬骨头”?
  
  (2009-08-26)
  
  
    “汉字整容”就是“穷折腾”!最近,对于“汉字整容”,专家学者、网民纷纷表示反对,多数人表示“汉字整容”将在教育、日常生活等方面造成诸多不便,甚至还要为此付出巨大的成本。
  
    昨日下午,教育部正在征求意见的《通用汉字规范表》再起波澜。我国30多位著名的文字学家聚会中国社会科学院,集体对《通用汉字规范表》科学性表示质疑并呼吁叫停。《通用汉字规范表》对“琴”、“亲”、“魅”等44个汉字的字形拟进行调整,此外,还恢复了51个异体字。此次意见征求将截止到本月31日。(8月26日《北京青年报》)
  
    如此声势浩大的“叫停声”,再加上近日一些专家学者和网民的“反对声”,不知教育部和国家语委等部门作何感想?之所以要对汉字进行“整容”,国家语委曾表示只是为了让汉字变得更美观,这难道有错吗?诚然,国家语委和教育部的初衷值得肯定,毕竟,把汉字整漂亮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然而,“汉字整容”为何成了难啃的“硬骨头”?国家语委和教育部错在哪里?
  
    先从专家学者质疑“汉字整容”的观点说起,大多数专家认为对汉字“整容”是一种人为地制造新的文字混乱。目前,我国汉字信息处理技术已经成熟,计算机输入和处理简体汉字和繁体汉字并无差别,没有必要用改变字形或者简化汉字“割裂带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烙印”的汉字。同时,为了两岸文化交流、为了国际的汉字教学,必须保持汉字的传统,任意“改造”汉字会削弱中华民族的统一性。
  
    显然,专家学者是站在人类文明发展和国家民族统一的高度去看待“汉字整容”,观点颇具说服力和建设性。同时,“汉字整容”所带来的资源浪费也是巨大的。“汉字整容”后,所有电脑里的字库软件势必全部要大动,所有学生的教材和书籍也要重新改动,全国大多数书店的书籍可能需要重印,因为有“错别字”嘛。笔者认为,需要改动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如此浩大的工程需要耗费多少民脂民膏?尚未可知,但至少可见一些印刷厂、软件开发商和书店都将因此带来丰厚的利益,大多数人将为可能出现的“错别字”而烦恼!
  
    “汉字整容”本意是为了让汉字变得更美观,却变成了劳民伤财之举,这恐怕是国家语委和教育部怎么也想不到的结果吧?很显然,在提出对汉字“整容”前,国家语委和教育部对“汉字整容”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估计不够。在公开征求意见期间,竟然还制造一份与民间相左的调查结果试图让“汉字整容”合理化,面对专家学者和民众对“汉字整容”的“反对声”时,只是简单表示“意见政府已经知晓”来敷衍公众。
  
    窃以为,对汉字是否进行“整容”,政府部门应该充分考虑公众意见,以及正视“汉字整容”后可能带来的成本浪费。与其劳民伤财让汉字变得更美观,倒不如维持其现状。毕竟,汉字的实用性更为重要。笔者认为,国家语委和教育部的做法有欠考虑,因此,“汉字整容”会成为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便不是件奇事。
  
    禹海君
作者:flyzhu88 时间:2009-08-26 19:18:32
  应该算算经济账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