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报》舒炜:“王彬彬式搅拌”对学术的危害

楼主:省略007 时间:2010-04-03 09:24:00 点击:10010 回复:1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王彬彬式搅拌”对学术的危害
  2010/04/03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舒炜
  
    (《反抗绝望》三联版
  
    策划编辑)
  
    编者按
  
    清华大学教授汪晖究竟是“抄袭”还是“被抄袭”?一周来,以王彬彬教授认定其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抄袭”为发端,围绕他的争论再起,且愈演愈烈。
  
    厘清真相,还需从烦琐的词句辨析入手。读者可将本文与王彬彬的文章对照,亦不妨进一步参考网上的争论,做出自己的判断。
  
    事件回放
  
    ■3月10日出版的学术刊物《文艺研究》发表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长文《汪晖〈反抗绝望——鲁迅及其文学世界〉的学风问题》,认为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存在多处抄袭,并总结出“搅拌式”、“组装式”、“掩耳盗铃式”、“老老实实式”这“抄袭四式”。
  
    ■3月25日的《南方周末》刊载王文,并加编者按斥责“学术腐败”。大众媒体开始介入这一事件。
  
    ■3月25日的《京华时报》刊发《清华大学教授汪晖被指抄袭》一文。除王彬彬观点外,亦有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理群的采访。钱认为《反抗绝望》在引文注释等方面可能“不够规范”,但“不能简单称之为剽窃”,且“需要考虑到当年的学术规范远不如现在严格”。汪晖则表示人在国外,手头没有旧作,“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
  
    ■当天,这篇报道被新浪网置于新闻首页,并被广泛转发。之后,多家平面媒体及网络媒体不断跟进报道,刊发评论,事态进一步升级。
  
    ■几乎与此同时,网上出现钟彪长文,对王彬彬举出的“抄袭证据”进行反驳。在天涯网闲闲书话、豆瓣《读书》小组、读品小组等论坛上,网友围绕“抄袭”是否成立展开激辩,并延伸到学术规范、学术伦理、“左右之争”等话题。
  
    ■一周以来,无论是纸媒还是网络,对立的观点都不断涌现。一方面不乏学者和网友认为“抄袭说”难成立,一方面网上还在贴出王彬彬文章之外的新的“抄袭证据”,认真的讨论和情绪化的骂架并行,辩论仍是进行时。此外,截至目前,清华校方尚未明确表态。
  
    王彬彬文章(见《南方周末》2010年3月25日)依次列举汪晖《反抗绝望》一共19条文字,指责前7条是所谓“文理不通”,后面12条是所谓“剽袭”。但事实是,这些指责都是以王彬彬的方式搅拌出来的。王彬彬文章的缕列方式不给出汪晖原文的注释号位置和具体注释,是有意给读者造成错觉。王彬彬文章的严重性在于其目的根本无意作严肃的学术讨论,而是以他自己随心所欲定义的“剽袭”概念来进行人身攻击。我以为,这种王彬彬式的搅拌学风对中国学术危害极大,因为这样以人身攻击为目的的指控,几乎可以把任何学者的任何写作都定义为剽窃。
  
    事实上我们马上可以看到,根据王彬彬的“搅拌式”、“组装式”剽袭概念,那么王彬彬本人的写作充斥剽窃。例如,在王彬彬本人2007年的文章《以伪乱真和化真为伪》(《文艺研究》2007年第4期)当中,王彬彬的文字(以下列出王彬彬文字时,我会同时给出他的注释号位置和具体注释),按照王彬彬的定义,全是搅拌式、组装式的“剽袭”:
  
    儒家的“真有不二”、“空有不二”、“一切众生皆有佛性”、“顿悟成佛”等观念,都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人的政治意识和政治态度,影响了中国人对人性与政治、圣人与政治、圣人与凡人之关系的理解。例如,“真有不二”和“空有不二”的观念,“与儒、道一样,都使人放弃对现存秩序的思考和改变,目的都是消除一切提‘为什么’问题的可能性。既然提问的可能性不存在,现世的一切就只能在毫无保留的条件下加以接受,而从其主要的方面说,则是用‘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观点来肯定现存秩序”[注6]。
  
    [注6]刘泽华主编《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南开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38页。
  
    这段话的前半部分文字都是在“搅拌”、“组装”刘书第437至444页的文字。刘书的这几页内容分别谈“空有不二”和佛性问题,“空有不二”颇影响当时的政治认识和政治态度;而对佛性的认识,则加深了对人性等等的讨论,这其中“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之说是引起争议的少数派学说,因为这可能导致和政治秩序的冲突。“人性与政治、圣人与政治、圣人与凡人”等等都是原书所用的名词。
  
    不客气地说,王彬彬这里的剽窃只能暴露他没有学术能力,因为他都抄错了——
  
    首先,重复了两次的“真有不二”并不是佛教之说,佛家用语是“真妄不二”、“真俗不二”。进一步说,“真有不二”根本就不是任何一家之说。那么,“真有不二”是哪里来的呢?这其实是1992年版的一个印刷错误。王彬彬的低级剽窃在于他实际并不懂刘书的意思,因此自然看不出这里是印刷错误。理解原文的人很容易知道这是印刷错误,因为这个词只出现了一次就彻底消失了。进一步的证据是,1992年版基本同样的论述内容,在1996年版刘泽华主编《中国政治思想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卷)》里就不再有“真有不二”的字样(笔者按:特别可查看1996年版第548页以下)。我们只能说,王彬彬两次“剽袭”了原文中只出现了一次的印刷错误。实际上,王彬彬的这段文字里,真正属于王彬彬自己发明创造的,只有开头的“儒家的‘真有不二’”七个字和重复的“真有不二”四字。问题是,这里开头的“儒家”二字都错,是王彬彬自己的文字,就是说,他剽窃人家,结果还错误满篇。
  
    最后,这段话的后半部分,以引号标明的直接引用文字,是在第440页。根本不在王彬彬写的第438页—— “搅拌式”和“组装式”的结合并且“抄袭”印刷错误,这样一个古怪类型应该如何命名呢?姑且命名为“王彬彬式搅拌”。
  
    ■王彬彬搅拌“参见”
  
    按王彬彬对“参见”一词的辨析,“参见”一词不含有引用的意思,只应作“参考”之意,表示读者可另看其他书或文章,也是“表明自己是独立进行了这番论述,与那本书那篇文章没有渊源关系;就表明自己的论述不是对那个作者的‘引用’,而只是‘英雄所见略同’”。按照王彬彬,“参见”不能等同于引用,否则就应定义为“剽袭”。我们暂且不论这话对错,只需指出,按照王彬彬自己的定义,他的文字又是剽窃成风。在上面提到的王彬彬文章《以伪乱真和化真为伪》当中,王彬彬的第一个注释就是:“参见”钱钟书《七缀集》。这个“参见”竟也等同于引用。
  
    钱钟书的《林纾的翻译》是大家都熟悉的名文,就举几个钱钟书用过的例子吧。《林纾的翻译》一开头,就介绍了汉代文字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关于翻译的训诂:“囮,译也……率鸟者系生鸟以来之,名曰‘囮’,读若‘讹’。”而南唐以来的文字学家,都把“译”申说为“传四夷及鸟兽之语”,好比“鸟媒”对“禽鸟”的引“诱”。钱钟书指出,“译”、“诱”、“媒”、“讹”、“化”, “这些一脉通连、彼此呼应的意义……把翻译所能起的作用(‘诱’)、难于避免的毛病(‘讹’)、所向往的最高境界(‘化’),仿佛一一透示出来了。” “译”的本意中就包含着对讹误和“不透明性”的认可。至于“翻译”的“翻”,钱钟书则引了释赞宁《高僧传三集》卷三《译经篇·论》中的几句话:“翻也者,如翻锦绮,背面皆花,但其花有左右不同耳。”[注1]
  
    [注1]参见钱钟书《七缀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按照王彬彬三年后的今天的辨析来说,王彬彬写这“参见”二字,事实上是表示引用,但字面上又表明自己的论述不是引用,只是和钱钟书“英雄所见略同”。王彬彬这篇文章的另外两个“参见”,同样如此,表明王彬彬既是引用,又不是引用,仅仅是和胡适、陈寅恪“英雄所见略同”。按照王彬彬自己定义,这简直太剽窃成习了!
  
    至于说,强行要求学术论著进行“一岗一哨”式标注,要把任何的、所有的原书语词、直接引用的或间接引用的短语、句子及其含义都一一标注,这无疑是繁琐之极的学术镣铐。王彬彬式搅拌制造出来这些镣铐,有可能套在任何学者身上。而实质上,这些镣铐最应套到王彬彬自己身上。
  
    我们不要忘了:加上注释,其原初的、朴素的出发点,是要表示自己的论说有根据、有依凭,有更详尽的论证;而这些原有的根据、依凭、论证,很多时候不可能仅仅通过用引号的方式,直接引用一两个词、一两个句子说清楚;我们自应在不扭曲原意的前提下,予以提炼和重新表述。
  
    语词的含义也不是凭着字面就可以胡乱定义。一个语词的含义是通过大家普遍的实践来获得的。语词的含义在于实际的运用之中,在于实际运用所取得的广泛共识之中。一个词、一些做法在实际运用中已经获得了含义、具有合理性,却突然要接受一个莫名其妙号称“正确”、狭隘严苛的定义,要对已具的含义、合理性强加指责,强行改造,这是没有道理的。
  
    但王彬彬文章里的各种定义、辨析、分类、组合等等,把人搅糊涂了,搅晕了,很可能扭曲我们合理的、健康的常识,造成极大混乱。这种随心所欲定义“剽袭”概念的“王彬彬式搅拌”,违背学术常识和具有共识的学术常规,会给学术带来危害。
  
    我们下面就来看看 “参见”一词在国内学术界普遍运用之中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我以往的阅读经验以及现在特地翻查的国内中文学术书刊的情况,学术书刊大多有三种注释方式,一是直接标注出处,二是用“见”字,三是用“参见”两字。前两种都是表示明确地、直接地引用、指示;而“参见”则比较模糊,有多种含义,具体说有五种:直接(加引号)引用,间接(未加引号)引用,改写,提炼并重新表述,没有引用但可参考其他材料;也就是说,前四种都属于引用的范围。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的《中国社会科学》以及特别注重学术规范的《中国社会科学评论》等学术刊物的多数学术文章都是如此,注释里的“参见”两字极其常见。很多“稿例”也没有明确说这一点。简言之,国内学术界普遍没有注意乃至强调“参见”与引用的区别,“参见”大多等同于引用。
  
    我作为《反抗绝望》三联版的策划编辑、审稿人(笔者按:情况见三联版《反抗绝望》第449页),非常清楚此书的注释体例。全书只有两种注释方式,第一是直接表明出处、页码,第二是加有“参见”两字。这个体例是统一的,也是出版社三审三校过程中会注意的。此书注释中的“参见”同样具上述的五种含义,即“参见”大多等同于引用。
  
    现在,王彬彬提出这个所谓辨析,强调“参见”不能等同于引用,否则就应定义为“剽袭”。这显然违背我们普遍实践中形成的常识。这将对学术造成莫大的迷惑和混乱。因为,如此一来的话,国内学术界只需检查一下从九十年代初期强调学术规范以来,至今这二十年已出版的所有学术书刊,就会注意到现有注释里“参见”一词大多数都等同于引用。也就是说,按王彬彬对“参见”的字面辨析而得出的定义:国内大多数学术书刊都有掩耳盗铃的“剽袭”之嫌。
  
    这种只顾及“字面”的辨析,似是而非,胡搅蛮缠,无视事实。这就是“王彬彬式搅拌”的实质。
  
    ■不老实的“王彬彬式搅拌”
  
    王彬彬文章中还定义了一种抄袭,叫做:“老老实实式”。这主要是指文章最后提出的两条《反抗绝望》文字,王彬彬在此指责《反抗绝望》抄袭了《意义的探究》一书。这两条在河北教育版和三联版都是紧连着的两段,但王彬彬文章列出时,不标出原有的注释号位置和注释,同时还做了一处非常细致的“小手术”,并分开讨论,并以这两条的讨论作为全文的压轴段落。通过下面的分析,我将说明:这是一种不老实的“王彬彬式搅拌”。
  
    我们来看看最后的这两条。首先特别要说明一下:下面将引用的是1991年上海人民出版社版的《反抗绝望》第79-80页。王彬彬既然费心用功地写这篇万字长文来谈“学风问题”,他应该掌握了全盘正式的出版资料,他应该和我作为编辑策划、审编此书出版一样,都手握此书最早的1991年上海版作为参考。
  
    由于这里需通过一个略显复杂的技术分析来说明最后这两条的问题,我希望读者给予充分耐心。我们来仔细看一下汪晖极长的这一整段,并加上汪晖原有的注释(河北教育出版社对这一长段做了职责所在的必要分割,分为三段喘气以便阅读;三联版追随河北版)。上海版的本来面貌是这样的——
  
    ……然而,“反传统”作为一种对传统的否定性的理解方式,恰恰必须具备构成对传统进行理解的历史性前提。如果我们承认传统有其基于特定历史和社会处境的历史结构,传统文化及其创造者总是一定地处于一个世界,总有其不容忽视的历史性,那么从中得出的逻辑结论是:传统的批判者也是以自己的方式处于一定的世界上,他的历史特殊性和历史局限性也是无法消除的。伽达默尔指出,历史性是人类存在的基本事实,无论是理解者还是文本,都内在地嵌于历史性中,真正的理解不是克服历史的局限,而是去正确地评价和适应这一历史性。我们总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世,有特殊的家庭和社会的视界,有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先于我们存在的语言,这一切构成了我们无法摆脱的传统,我们必然要在传统中理解,理解的也是我们传统的一部分。理解的历史性具体体现为传统对理解的决定作用。[注1]因此,现代释义学的下述结论恰好构成“反传统”的存在模式的悖论:“不是我们的判断,而是我们的成见构成了我们的在。”[注2]在伽达默尔看来,启蒙运动在强调理性的绝对地位时,忘了理性必须在具体的历史条件下实现自己,因而也无法看到自己也有成见,自己也要接受权威——理性的权威。启蒙运动在强调理性的绝对权威时,没有看到理性只有在传统中才能起作用。传统的确是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就先于我们,而且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东西,是我们存在和理解的基本条件。因此,不仅我们始终处于传统中,而且传统始终是我们的一部分。是传统把理解者和理解对象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理解者不可能走出传统之外,以一个纯粹主体的身份理解对象。理解并不是主观意识的认识行为,它先于认识行为,它是此在的存在模式。伽达默尔指出:“不应把理解设想为好像是人的主观性行动,理解是将自身置于传统的一个过程中,在这过程中过去和现在不断融合。”[注3]五四新文化运动……
  
    [注1]参见张汝伦:《意义的探究》第175-176页。
  
    [注2] 伽达默尔:《哲学释义学》第9页,转引自同上书第176页。
  
    [注3] 伽达默尔:《真理与方法》第250页,转引并参见《意义的探究》第180页。
  
    请注意我用双线标出的两处,一短一长。短的这句“伽达默尔指出”,即受到王彬彬指责的倒数第2条。王彬彬明摆着引用了“伽达默尔指出”这个短句,却指责说“汪晖是将其作为自己的观点显示给读者的……实在欺人太甚:欺原作者太甚;也欺读者太甚”。
  
    双线标出的一长句,包括[注1]、[注2]两个注释号,正是王彬彬做细致“小手术”的地方,他完全用省略号来处理,也就是说,他把这一长句摘除了!由于摘除了一句“在伽达默尔看来”、两个注释号,按道理,王彬彬的指责语气应该更甚,更应该说“汪晖是将其作为自己的观点显示给读者的”,欺原作者极甚!也欺读者极甚!但是,王彬彬的语气恰和前面矛盾,反倒说汪晖的这一“剽袭方式,让人反感的程度就要轻些。”
  
    在[注3]之前包括注释号的一长句,即我画了单线的一句,是汪晖改订此书刊行河北教育版时自己删掉的,因此这个跟随的注释自然也删掉,所以现在河北版、三联版都看不见注释里的“转引并参见《意义的探究》第180页”。我审稿时曾比对过,认为这句引文删掉是正确的,因为它与上下文并无紧密关联,这样也利于一大长段划分成三个便于阅读的段落;但我和汪晖都忽略了:“转引并参见《意义的探究》第180页”还说明了上面几句话的出处,并不仅仅只说明伽达默尔的出处。
  
    王彬彬握有上海版,他自然找到第180页;他针对这个地方,引用的时候还特别说:“此处跳过张著引用的伽达默尔一句原话”,即汪晖第3个注释引用《真理与方法》里的话。也就是说,汪晖这里并没有跳跃,王彬彬却跳跃了,而且他还反过来指责汪晖“这回采取的是跳跃式,即抄几句,便跳过若干字、若干句、若干行”。
  
    这些自我矛盾的表现,不妨说是不老实的“王彬彬式搅拌”。
  
    ■低层次的“王彬彬式搅拌”
  
    王彬彬文章的大量引述文字,其实都是脱离上下文,割裂文本,制造误解乃至曲解。这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断章取义”。
  
    “王彬彬式搅拌”还表现在他自己所说“低层次”的语言文理不通问题上。这种表现就是,拿着一个脱离上下文的、孤零零的、残破的句子,反复拷问它的意思。
  
    我们前面已经看到王彬彬的学术理解力居然低劣到抄袭印刷错误。在他看来,不必以理解“高层次”学术含义为前提,只需凭着语文课程的分析主谓宾、分析“主体”,就可以分析所谓“低层次”的语言文理不通问题。举例来说,对于全部7条“文理不通”的最后一条,即第7条,他反复讨论到让人昏昏欲睡的地步。他以为揪着了语病,因此搅来搅去地不断分析,最后自以为对了,由此指责汪晖词不达意。但实际上,他之所以搅来搅去,三番五次设想“主体”,正暴露他自己低劣的学术理解、语文理解。他列出的引文本身,就用省略号略掉了“主体”!
  
    他列出的第7条是:
  
    ……正史固然涂饰太厚,如密叶投射在莓苔上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碎影,不易察出底细,但野史杂记却了然得多。
  
    汪晖实际的完整文字是(见上海版第107-108页,三联版第161-162页):
  
    鲁迅对历史与现实的这种“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重复感,确实触及了中国历史文化的深层结构。比之于他对价值理想的追求,他的认识倾向更趋向于对“历史”和“经验”的依赖。“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 [注1] ,正史固然涂饰太厚,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碎影,不易察出底细,但野史杂记却了然得多。“试将记五代,南宋,明末的事情的,和现今的状况一比较,就当惊心动魄于何其相似之甚,仿佛时间的流驶,独与我们中国无关。现在的中华民国也还是五代,是宋末,是明季”[注2],“‘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用了这许多好材料,难道竟不过老是演一出轮回把戏而已么?”[注3]
  
    [注1][注2][注3]《鲁迅全集》3卷第17、17、18页。
  
    注意我画线的那句,汪晖的问题在于脱落了“通过”二字(笔者按:我用〈 〉标在文中),即使如此,总体看文意仍非常清楚。而王彬彬无视了一个小小逗号。他抓住“通过”二字大做文章,甚至认为即使补全这两个字,仍然“莫名其妙”,于是搅拌式地不断曲解。但无论如何,这都不能无视一个简单事实:这里其实是鲁迅的文字。
  
    这段文字就是汪晖注释指明的《鲁迅全集》第3卷第17页的一段话,即《华盖集·忽然想到·四》,鲁迅的完整原话是:
  
    先前,听到二十四史不过是“相斫书”,是“独夫的家谱”一类的话,便以为诚然。后来自己看起来,明白了:何尝如此。
  
    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正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的碎影。但如看野史和杂记,可更容易了然了,因为他们究竟不必太摆史官的架子。
  
    秦汉远了,和现在的情形相差已多,且不道。元人著作寥寥。至于唐宋明的杂史之类,则现在多有。试将记五代,南宋,明末的事情的,和现今的状况一比较,就当惊心动魄于何其相似之甚,仿佛时间的流驶,独与我们中国无关。现在的中华民国也还是五代,是宋末,是明季。
  
    写过不少所谓鲁迅研究文章的王彬彬,在此却表现得对鲁迅文字毫无感觉、肆意曲解。不妨说,他在第7条的所有折腾,都是“搅拌式”地找鲁迅的语病。
  
    ■结语
  
    以上我分析了“王彬彬式搅拌”的实质和表现,以及“王彬彬式搅拌”的学术和语言文字理解力。这种实际目的在于人身攻击的王彬彬式搅拌学风,这样的“搅拌”竟然还来夸夸其谈什么“学风问题”,实属荒谬!这种低层次“搅拌”,只能毁坏正常的学术批评,把学术讨论风气给劣质化。
  
    王彬彬还用了相当多的文字来暗示《反抗绝望》一书存在严重问题。实际上,他想指出的仅是《反抗绝望》不同版本之间的某些差异。三联版除最后28页,内容与河北教育版一样。它们与上海版的差别在于,删去了上海版第四章论述不成熟的大部分内容,汪晖写作此书在八十年代末期,当时二十几岁;另外的差别是,对个别字句、段落划分做了改动和调整;删落了与八十年代文化讨论中“传统与反传统”等问题有关的一些句子,因为其论辩色彩较浓,21世纪的读者大多已不熟悉当时语境、氛围以及耳熟能详的一些语辞概念;但全书仍保有当时的论辩气息。因此,由于论辩对象的变动、历史时期的交织,就在字句段落划分、一些注释的去取等等方面产生了差异——这些细微差异,我相信还有很多,而且有些确实会造成某些问题,但这完全并且应该由正常的、建设性的学术讨论来批评指正。
  
    二十余年的鲁迅学史业已证明,《反抗绝望》得到了中外鲁迅学界的肯定和赞同。著名现代文学史家严家炎在3月30日答《中国青年报》时说:“汪晖的博士论文是有学术深度的,是扎实的。论文的主体部分属于汪晖的原创……这篇论文的主体至今看来还是立得住的,确实属于他自己的,不是抄别人的。”我想这一判断是中肯客观的,代表着学术界对《反抗绝望》一书价值和意义的基本判定。河北教育版和三联版也都受到了读者的欢迎和好评,《南方周末》的编者注里也特别提到河北教育版“该版曾多次印刷”。
  
    最后,我要感谢《南方周末》把三联版编辑牵引到这次讨论当中。王彬彬文章本不涉及三联版。《南方周末》特地加上了三联版书影、页码。这对我个人是一种提醒、一次学习提高的机会。而且我要指出,和其他正式发表版本不同,《南方周末》的编辑做了某些文字恢复和处理,工作认真深入;文章所加的小标题,也颇具效果;“编者按”文字尤值诵读。这些都值得职业编辑来学习。
  
    2010年3月31日于北京东外
  
    ■本版对部分引文有删节
  
    ■《反抗绝望》书影自上至下依次为上海人民1991年版、河北教育2000年版、北京三联2008年版。漫画选自捷克漫画集
  
    ■供图/小小
  
  
  
  
  
  
  
  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64627386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省略007 时间:2010-04-03 09:25:46
  最后,我要感谢《南方周末》把三联版编辑牵引到这次讨论当中。王彬彬文章本不涉及三联版。《南方周末》特地加上了三联版书影、页码。这对我个人是一种提醒、一次学习提高的机会。而且我要指出,和其他正式发表版本不同,《南方周末》的编辑做了某些文字恢复和处理,工作认真深入;文章所加的小标题,也颇具效果;“编者按”文字尤值诵读。这些都值得职业编辑来学习。
  
作者:Josehaha 时间:2010-04-03 10:10:25
  事实上我们马上可以看到,根据王彬彬的“搅拌式”、“组装式”剽袭概念,那么王彬彬本人的写作充斥剽窃。
  
  ——这回看王彬彬教授如何回应了。
  
作者:某山某水迷姓氏 时间:2010-04-03 10:44:55
  
  真富于戏剧效果。
作者:小香ABC 时间:2010-04-03 11:31:23
  顶一下!
作者:yiping1914 时间:2010-04-03 12:39:55
  此文被重复转载,按照先后秩序,删去后发表的一篇并将跟帖转移到此,论坛欢迎原创,不反对有内容的转载,只不过请不要重复转载。
  
   作者:老俞说事 回复日期:2010-04-03 11:15:43 
    这一篇,版主是否也该给个重点推荐,以示公正?
    
  
  
  作者:Josehaha 回复日期:2010-04-03 11:19:40 
    这篇文章为什么素来标榜自由、公正的《南方周末》却不登呢?
  
  
  作者:老俞说事 回复日期:2010-04-03 11:43:57 
    试看接下来的某周刊,如何继续“自由”与“公正”,希望不再继续瞒天过海!
  
  
  
    
作者:yiping1914 时间:2010-04-03 12:42:06
   另外,很抱歉,老俞先生,推荐不是斑竹的职权,且斑竹在这件事上不发表意见,只维持争论的秩序。
  
作者:小香ABC 时间:2010-04-03 13:00:04
  再顶一下!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3:22:50
  咦,那篇抄袭证据补遗,被加粗了,不是斑竹,难道是楼主?那也教教我,如何把自己的帖子变成粗体字、颜(色)体字?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3:24:26
  谢谢把跟帖搬来。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3:54:48
   请看《南方周末》的编者按:“近年来,国内的学术泡沫、学术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已引起社会各界包括教育行政部门的注意。学术研究是求真知求新知的高尚事业,自有其伦理底线,容不得弄虚作假、抄袭剽窃。学术界的因循苟且,助长了学术腐败现象。单靠“自律”,恐怕已经没什么指望了。”
  
  抄袭网友的翻译版:警察呢?警察在哪儿?我们来接管了!
  
  媒体接管学术界,媒体自充警察,——老鼠上了秤台。
  
  “容不得弄虚作假”,王文在材料上大动手脚,某周刊不是强盗说自己再三核实了吗?自己弄虚作假怎么讲?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4:01:27
  转来杨先生之文,方便“参见”。
  学界批评之乱象
   杨念群
    
     前几天,又有一位“名人”被擒斩于舆论界而变成人人喊打的“厉鬼”,这可不是一般的名人,据说是二十一世纪有可能影响中国的一百个人之一,使刀下专斩有名之将的媒体从此多了份自豪与荣耀。托媒体发达之福,这会儿可不比晚清时候,榜单上每挂出一具名人“尸体”,围观行刑的大众肯定比当年要多出几十倍乃至数千数万倍,加上报上早已悬挂出被杀者的画像(肯定是最憔悴的一张),就差如“文革”时在脸上打个红叉,可让大家在怀旧的情绪中尽情品赏辨认这“死囚犯”的无耻尊容。
     网民更是可能击掌庆幸,大呼过瘾,暗想又扳倒了一座心中的“伪神”。看客们则可以放心大胆地围观,直至如酒足饭饱般一路唾骂着放心地散去了,因为这被斩的“名人之头”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既不会化成“厉鬼”夜间报复,也不会有能力再发一声,真真是为民除害,快哉快哉!此番开刀问斩的另一奇效,是学界个个噤若寒蝉,冰彻刺骨,真真收到杀鸡儆猴之效,由不得我们不动情欢呼,我们的舆论监督水平又上一层楼啦。
     列位看官!你道是观看这次判罪行刑的意义缘何重大?容我一一列举出来:
    其一,所谓“学术不规范”终于罪加一等,攀上了“剽窃抄袭”的高端罪名。如开学术法庭定案,“学术不规范”乃指写作时对所引著作文字的改写和引伸,尽管成为作者进一步发展思路的起点,却没有充分予以标示,如以此行为作为“不规范”立说判案当然可以成立,但“剽窃抄袭”乃指成段引述他人成果而不加注明。此次“法官”判罚故意使两者混为一谈,表明我们的舆论监督日益向着简化便利的方向发展,不但有利于发动全民识别那些知识分子“剽窃抄袭”的丑恶嘴脸,而且有利于多快好省地揪出这些不法之徒。别忘了,《炎黄春秋》上曾披露过一条史料,说当年为了跟上“大跃进”的生产节奏,镇压“反革命”都是按县布置枪毙人数才完成指标的,如此下去,既然凡是“不规范”的人都可算作“抄袭剽窃”,那超额完成纠正学风的“大跃进”指标,真可以说是指日可待了。
     其二,媒体监督社会舆论的水平这次得到充分展现。近些年,网络不断网住贪腐的大鱼,把他们纷纷送上舆论批判的平台,“明星”搞绯闻玩诈捐,也逃不过舆论警惕的眼睛,学者成了“名人”就如“贪官”,如“明星”,要一体对待,昭示平等,自然也不能搞特殊化,你没看见吗?女明星一旦显出单身寂寞,就立刻失去票房;男明星则正好相反,经常到处澄清自己的独身身份,以免女粉丝伤心跳楼。这给人很大的启示是,以后学者出名要趁早,出名的捷径,就是用最快速度把自己包装成一名“抄袭剽窃”专家,这样成名最快只需短短一日。学者要想保住名声,还得不断地提高“剽窃”生产力,犹如女星不断制造绯闻。举报“剽窃”者更是成为媒体的义务监督员,他们从此可以不写论文、不发真正的学术文章,面对报纸上那行刑待判的憔悴面容,人们会纷纷发出感叹:搞学问有多累呀!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东西,不但动辄被指责“不规范”,一不留神就升格成“剽窃”,何不直接指责他人“剽窃”来得容易,而且当“城管”肯定比当“小偷”风光得多,于是在舆论的有效监督下,我们终于解决了一大批学者再就业的问题,媒体有功于学界从此可见一斑。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4:03:08
  其三,千万不要相信“学者上网络就成了垃圾”这句落后于现实的混账话。我们要坚定树立这样的信念,学者讨论学问从“私域”走向“公域”绝对是一大进步。明清时,因为印刷业还不发达,私人通信完全靠毛笔书写,邮驿传送,既不经济,也不迅速。尤其是学界普遍中了钱钟书所说一句名言的毒太深——— 他说过,学问只不过是荒江野屋之中二三野老切磋之事,这不明摆着是把学术当个人私物欣赏的小众心态发作吗?现在媒体这般发达,学问成了天下之“公器”,你还标榜古人那套私人交往切磋的伎俩,还争辩说,只有在相互尊重个人人格的基础上,才能形成所谓“诤友”,实在是迂腐之见。
    其实我自己在这方面也觉悟不高,缺乏悟性,这里拿出一件事做个检讨。有一次,我发表了一篇讨论清代“文质之辩”的文章,有一位湖南的老编辑给我亲笔写来一封长信,他只能用钢笔写信,就其中他认为文中的错漏之处一一指点讨论,我则在即将出版的著作序言中赞其此举颇具古风,心中一直荡漾着感佩之情。自从这几天一不留意成了围观问斩“剽窃抄袭”的一员,看了行刑示众的整个过程之后,自己深受教育,觉得那老头哪有什么“古风”,完全不会与时俱进,早知如此,我也应该把自己五花大绑,头上插根木牌,上书“抄袭罪人”绑到刑场问斩,至少应该把自己的大头像寄到报社,挂在榜上,自己最好给画像上提前打上红叉,以示自己罪大恶极。唯一的担心是自己够不上“名人”的级别,这般鲁莽地把自己送上门去,也许会石沉大海,因为在这个出“恶名”也能获利的年代,想把自己搞臭也是需要很高的公关技巧的。
    以上是我把自己权当看客而获得的一点观感。目前,张榜示众攻伐“剽窃抄袭”的震撼效果已经不仅能促使人争当看客,且使那些曾有信念撑着想当“知识分子”的清高人动了凡心,老想绑架几个“名人”试试自己宰杀异己之刀的锋刃到底锋利几许。学术从此走下神坛,让人触手可及地就能扬名立万,这也算是“学术规范化”后意想不到的一个新景观吧。   (题签:吴瑾)
    ◎杨念群,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著有《再造病人》等。
  
楼主省略007 时间:2010-04-03 14:03:30
  指望闲闲书话诸公对汪晖公平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们读书的趣味和汪晖是南辕北辙。当然主持书话毕竟是读书人,还是维持了一份起码的公平,没有无故的删帖和封贴。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6:02:21
  南周扮演学术“城管”,为学界所不耻。
  
  “很抱歉,老俞先生,推荐不是斑竹的职权,且斑竹在这件事上不发表意见,只维持争论的秩序。”
  
  希望闲闲书话不要拉偏架。
作者:巷说 时间:2010-04-03 17:02:21
  起码的公平,笑话,呵呵,不过,本来书话已经基本上是个笑话了……
楼主省略007 时间:2010-04-03 17:10:45
  比关天还是强点
作者:巷说 时间:2010-04-03 17:15:51
  所以说啊,什么东西,裹上层糖衣,就会好入口得多……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3 17:39:08
  作者:邝海炎 回复日期:2010-04-03 17:29:14 
    杨念群先生不妨评论下沈登苗的批评再说吧,光尤在耳,何必出来装比!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647
  
  
  作者:邝海炎 回复日期:2010-04-03 17:31:42 
    杨在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属于才子型研究者,高见顾然不少,基本功方面的谬误也很多。江湖传言,杨20多岁就敢跳出来和杜维明吵架的,9几年的时候还跟朱学勤吵,刻薄张狂得很。可沈登苗的《评《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兼论世纪之交的学风问题》和《问君乾嘉是何时?——读杨念群<章学诚的“经世”观与清初“大一统”意识形态的建构>不惑》两文一出,学界轰动,杨念群却不置一词,心虚可见一斑。
    《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是杨的博士论文,当年出版时找一堆人造势,俨然是新史学的掌门人。杨对待批评的态度从从下面两个故事可推知一二:1、《再造病人》一书出版前,在一次由黄宗智先生召集的学术会议上,杨先生拿出书中的某一章来宣读。中间休息时,一位比他稍小几岁的同事,很小心地提醒,说文中有不少错别字,是不是要改一下?杨大手一挥,似乎有点不耐烦,说:“那是编辑的事!”那位可怜的同事噤若寒蝉,悄悄遛到一边去了。后来,那本书出来了,不知道杨先生看过校样没有? 2、杨的成名作——《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问世后,学术界推波助澜,一片叫好之声。只有极小的声音显得不和谐。如雷颐先生认为,杨著最明显的缺欠是“观念大于史实,有些非常生搬硬套的东西”,“近代史的史实更多的是大量的‘反证’”,可杨氏对雷颐“观念大于史实”的批评,回敬为“不是在同一层次上讨论问题” 。这样一来,谁还敢批评?
    沈登苗对杨的批评当然是出于学术公心,但也未必就没有民间学者对体制性学术权力的反感,“我读中国人民大学杨念群教授的文章,往往有两大感受:一是杨教授具有史学理论的天赋,这使他的作品在天才断层的当代学界显得登高望远。其论文一出手就往往震撼学界。这不,他最新发表在《社会学研究》2008年第5期(第1-42页)上的《章学诚的“经世”观与清初“大一统”意识形态的建构》一文,旋被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明清史》2009年第2期(第64-87页)全文转载。这可是整整四万字的篇幅呵!即使近水楼台的人民大学的其他学者,也大多不能享受此殊荣的。据网上搜索,杨教授还拿着去日本东京大学演讲呢①!二是细品杨念群论史的具体内容,不难发现,时间概念模糊,颠过来,倒过去是其风格。这些问题虽大都能自圆其说,但苦了读者 ②。”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杨背靠人大清史所享尽便利,学界再无蔡元培,沈登苗真可惜!沈后来为谢泳进厦大叫好也估计有这层心理。看来,在学术体制外做学术确实很不容易。沈登苗不能进大学当教授,是中国学术界的悲哀。
  
  
  作者:邝海炎 回复日期:2010-04-03 17:37:35 
    自己因学风问题被人家批评过,难怪对所有批评学风不当的都如此怨恨,典型的怨妇。丢死人啦!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3 17:40:41
  关于参见的用法,楼主就别嘴硬啦,见这帖就是http://www.douban.com/note/65202440/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03 17:51:59
  事实上我们马上可以看到,根据王彬彬的“搅拌式”、“组装式”剽袭概念,那么王彬彬本人的写作充斥剽窃。
  ------------------------------------------
  手持“学术规范”鸡毛令箭、神气活现的王彬彬,我看你如何回应!
  还有挺王污汪的家伙们,也把你们的文章晒一晒,看剽窃程度几许?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03 17:55:39
  楼上的邝二逼,你上蹿下跳有些日子了,早有人在关天叫你把自己的论文晒出来供汪晖和大家学习“学术规范”,你至今躲闪不敢,却又跑到这里企图搅混水。
  王大规范自己的文章剽窃充斥,贼喊捉贼,你这小喽啰跟着起哄,当心先把自己赔进去!
作者:hzcgh_ 时间:2010-04-03 18:09:18
  舒文很值得一读!
作者:尘土荣华 时间:2010-04-03 18:44:23
  杨念群还是有水平的,李贽所言,非狂狷者不能为真学问, 说的正是杨念群,呵呵,雷颐就算了,实在不在一个层次,看文风,气度就可知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9:00:45
  
  
    凡是站出来说公道话的,必然会遭受与汪晖同样的污名化攻击,从钱理群先生到杨念群先生。恨恨,看谁还敢站出来?!
    
    这是什么逻辑?什么强权?
  
   叫嚣要置死钱先生的狂言,犹在耳边。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19:04:26
  "置汪晖钱理群于死地,很简单的事情。" 某牛人语录。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3 20:37:06
  作者:dys1888 回复日期:2010-04-03 17:55:39 
    楼上的邝二逼,你上蹿下跳有些日子了,早有人在关天叫你把自己的论文晒出来供汪晖和大家学习“学术规范”,你至今躲闪不敢,却又跑到这里企图搅混水。
    王大规范自己的文章剽窃充斥,贼喊捉贼,你这小喽啰跟着起哄,当心先把自己赔进去!
  
   ----呵呵,老子还没开骂,这孙子就开骂了,那爷爷就教训你一下。
  老子又不混学术圈,哪有什么论文啊,画几个字贴在你妈%%5逼上,你要不要看下啊。
  “贼喊捉贼”的意思是,被抓的人本身不是贼,抓贼的人却是贼。可主帖的逻辑无非是要说汪是贼的话,王也是贼。也就是说,要么A)两人犯了一样的错误,要么B)两人都没犯错误。但不管是A)还是B),也都没有到“贼喊捉贼”的程度,所以,你说你是不是不要脸啊!
  你要说“贼喊捉贼”,不但要洗白汪的错误,而且要找出王有汪不存在的错误。可你这种单细胞动物有这种能耐吗?你有本事像我转那帖子里的V兄那样找出一段一段的剽窃证据吗,贱人!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0:40:46
  整一个黑社会。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0:42:01
  还忙着封自己为老大。
作者:有码不下纯支持 时间:2010-04-03 21:15:32
  作者:巷说 回复日期:2010-04-03 17:02:21 
    起码的公平,笑话,呵呵,不过,本来书话已经基本上是个笑话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这个回帖靠谱一点......
作者:dys1888 时间:2010-04-03 21:28:33
  邝二逼,你既然是个跟学术不沾边的杂碎,为什么要来这么起劲地掺乎?原因我不妨透露给大家,你妈妈酷爱兽交,逼让王叫兽搞烂了,也搞爽了,可又付不起王叫兽的工钱,所以你这做儿子接着舔王叫兽的屁眼,聊充王叫兽搞你妈妈的劳务费。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1:48:32
  楼上,保持冷静。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3 22:09:11
  dys1888贱人,你爷爷我骂人是为了教训你,指出你对“贼喊捉贼”的乱用,证明你低下的汉语能力,以及侏儒一样的逻辑。可你的骂呢,那是什么啊,没点干货,跟腹泻一样,很符合但细胞动物“吃什么阿什么”的特点啊,呵呵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2:11:38
  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
  
  鄙夷之。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2:13:43
  好吧,搬到这里来。
  
  作者:老俞说事 回复日期:2010-04-03 21:45:23 
    真是斯文扫地。
    不过与“南周”的行为倒是配合得恰到好处。
    
    这些伎俩总结起来,不外两条:
    1,喷粪术。谁敢站出来,先兜头一喷。有些洁癖的人,就必然避之唯恐不及。谁都不愿被无赖缠着。
    2,性器官暴露术,这种道术其实历史很悠久,属于黑巫术之一种。拉下裤档,正人君子必定掩面而去。
    
    回到学术规范的话题。所谓学术规范,就只剩下上面两条了。
    
    权作为杨先生“学界乱象”一文的证据补遗。
    
    并向不惧“喷粪”,不惧无赖的杨先生致敬!
  
作者:林黑 时间:2010-04-03 22:52:10
  作者:省略007 回复日期:2010-04-03 14:03:30 
    指望闲闲书话诸公对汪晖公平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们读书的趣味和汪晖是南辕北辙。当然主持书话毕竟是读书人,还是维持了一份起码的公平,没有无故的删帖和封贴。
  
  
  作者:老俞说事 回复日期:2010-04-03 16:02:21 
      
    希望闲闲书话不要拉偏架。
  
  
  作者:巷说 回复日期:2010-04-03 17:02:21 
    起码的公平,笑话,呵呵,不过,本来书话已经基本上是个笑话了……
  
  
  ——————————————————————————
  其实有劳你们垄断视听了。一时间可以黑云压城的。
  虽然“南辕北辙”的事,你们怎么哭也改变不了。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3 22:58:55
  同理,向舒炜致敬。
作者:hzcgh_ 时间:2010-04-03 23:08:00
  某教授因为钱理群为汪辩了几句,就说钱是“无耻”。让人觉得连起码的礼貌都不讲,钱教授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前辈。
作者:xuecger 时间:2010-04-04 00:35:10
  都冷静点,咋弄的跟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似的 幼稚
作者:darwin2051 时间:2010-04-04 09:47:53
  
  不错,问题讲得很清楚了。有些地方点到即止,颇有意味。
作者:darwin2051 时间:2010-04-04 09:49:31
  全文版
  http://www.eduww.com/Article/201004/27250.html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0:22:52
  全版的结尾不同。看来是被报纸删去了,怕得罪某周刊。
  
  “我尤其欣赏《南方周末》所加的、妙趣横生的“编者按”文字,我这几天再三诵读:
  近年来,国内的学术泡沫、学术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已引起社会各界包括教育行政部门的注意。学术研究是求真知求新知的高尚事业,自有其伦理底线,容不得弄虚作假、抄袭剽窃。学术界的因循苟且,助长了学术腐败现象。单靠“自律”,恐怕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南方周末》在知识界有很多读者,我们愿意为学术、文化批评提供一个平台。
  我指望《南方周末》的“自律”了!”
作者:yiping1914 时间:2010-04-04 10:39:59
  老俞先生,看来你对天涯网站的管理太不了解了,这样吧,你如果觉得斑竹版务处理不公正,可以到用户投诉版去提出。
   我再一次告诉你:聚焦推荐的权限不在斑竹,第二,不是只有版主才有漂色的权限,第三,在此问题上,书话哪位斑竹发表了“拉偏架”的言论,请你指出,我们会在内部提出批评的。
  
   另外,吵架骂人的请注意,这个事斑竹会来管的。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0:56:52
  多谢相告。看来我们的斑竹会保持公正,再谢。
  
  “聚焦推荐的权限不在斑竹”,那么偏见来自别处。
  
  但是欢迎我们斑竹的民主作风。
  
  
作者:darwin2051 时间:2010-04-04 13:45:58
  
  呵呵,这个贴下没有人过来吵架,当然很难火起来
楼主省略007 时间:2010-04-04 14:07:57
  一锤定音,吵不起来了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4 16:56:10
  2010-04-03 10:07:43 tootoo 这个舒炜就是汪的《兴起》的编辑。据陆兴华揭露,此人将倪梁康的德译本《XX现象学》的封面上的三个字里抄错了,因为封面肯定是编辑抄给美编看的,这么大的字放在封面上,他都没看出来,或不认真到没看见,你说三联的编辑是什么水平。汪晖的四卷本他是编辑,你认他真的读过一遍?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4 16:57:28
  2010-04-03 11:08:14 江南布衣
  
  舒炜兄我曾经算是比较熟悉的。他在三联也做了几本好书。不过Ph&auml;nomenologie der Welt这本书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如果舒炜是这本书的责任编辑,是早该下岗了。 http://img2.douban.com/lpic/s2321091.jpg
  
  舒炜、冯金红算是三联的招牌编辑了。前些年有不少好的选题和书,也确实做得不错,但这几年来的成绩,无法让人欣慰,甚至有义愤填膺之感。我手上的《钱锺书集》和《陈寅恪集》翻得比较多,不时发现编校错误。真是很失望。
  
  前几天提到汪晖主编的《文化与公共性》里的编校错误已经是很泛滥的了。作者对自己的著作不尽心,编者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都很明显。是不是三联工资发少了?还是成了名编就很diao了?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473304/?start=200
  
  这次读舒炜兄的文章让我相当失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没想到舒炜兄颇有点面目可憎了。当年勤奋、博学、认真、专业的舒炜不见了。只有乡愿、伪善,策划了一本本来没什么价值的书,现在这本书出了问题,不做自我反思,还来说三道四,殊不知路上行人口似碑,只能越抹越黑。睁着眼睛说瞎话到这种程度,我都很后悔曾将他作王大三月柳悬望多时。舒炜兄文章从码字而言还是颇通的,但是学术良知已然泯灭,很可惜啊。
  
  
作者:邝海炎 时间:2010-04-04 17:03:44
  2010-04-03 11:27:14 江南布衣
  
  刚刚找来Ph&auml;nomenologie der Welt这本书的电子版,进一步发现并证实了舒炜兄编辑工作的粗疏马虎是无可狡辩的,封面的这个错如果推给封面设计人员是不公道的,因为版权页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把Ph&auml;nomenologie印成了Ph&auml;nomonologie,由此可知,舒炜兄的校对工作很不过关。他一定是知道这本书的书名是怎么写的。却如此马虎,真不可原谅。三联的“学术前沿”,题目确实好,但是贻误学林可能要比嘉惠学林更多更厉害更深远,这一点舒炜兄难辞其咎。一件事情要么就不做算了,要做就该尽全力做好,错误不是不能容忍,但常识性的错误还是不要犯吧?即使有,偶尔就好了,不要每本书都有编校的错。就事论事,还不谈胡乱草率操作的策划。错了就错了,白纸黑字在那里,任赌服输的精神至少也要一点吧?竟然还不知羞耻地文过饰非,我都觉得我以前的敬重颇有羞耻感了。
  
  2010-04-03 12:22:46 江南布衣
  
  汪晖先生的书(最重要的)都是三联出的,他跟三联算是渊源颇深了。是三联造成了汪晖先生的错乱与横行(不择道而行,明明是堂堂之鼓正正之旗,却要东拼西凑东拉西扯东食西宿[为什么来这么多说东道西?因为东边借一点,西边抄一点,都是惯常说法。似乎日本人吾妻虫二曾经在中国公开说汪晖先生抄了他的东西。])?还是汪晖先生们(为什么要用个“们”,是今天读了舒炜兄的大作而有所感。)的聪明英武造就了三联的学术堕落?到底是一个人的错乱,还是一小撮的精神分裂?突然想起金庸《天龙八部》的篇目: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回首舒炜、钟彪辈,钱理群、孙郁诸公。不是正好切题?又想起孔夫子的几句话:斗筲之人,何足算也。乡愿,德之贼也。老而不死,是为贼。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2010-04-03 16:51:19 Rossonero (掛豆瓣,盼米蘭城小組早升三級)
  
  客观地说, 这篇文章比之前钟彪什么的写的还是要好的. 有一些澄清也是合理的. 可惜时候不对. 在现在vivo, 欧文新提供的抄袭证据已经出现的情况下, 还满足于仅仅回答王彬彬原文中的质疑, 以及论证王彬彬也犯过类似错误 (实际上他指出来的那些错误性质远不如汪晖的严重), 或是无知, 或是鸵鸟
  
  另外本文使劲强调 "参见" 可以等于 "引用", 却避而不谈汪晖大段照抄其他作品原文而不用引号括起的行为, 不知道是有意忽略, 还是国内大出版社的编辑也不过就是这个水平?
  
  010-04-03 17:01:33 Rossonero (掛豆瓣,盼米蘭城小組早升三級)
  
  这位编辑对汪晖抄袭张汝伦的一段话的解释逻辑上倒是可以自圆其说的, 但是却恰恰暴露了一个问题
  
  之前汪粉们都爱说, 直接引用是否用引号括起来是无关紧要的, 是繁琐规矩
  
  但事实证明, 在没有括上引号的情况下, 连编辑都无法鉴别哪些话是汪晖自己的原创或总结性提炼, 而哪些是照录别人的原文, 读者就更无法鉴别了. 这个例子恰恰说明了那条看似繁琐的规矩的重要性
  
  编辑同志想给汪晖解套, 却无意间扇了汪粉一巴掌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7:53:57
  开始抹黑舒炜先生了。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8:03:04
  转来“参见”。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thread-20474-1-1.html
  
  豆瓣读品究竟在做什么?
  本来无意参与王-汪之事的讨论,但看到讨论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学术批评,是以将有关讨论帖子从思想论坛的讨论区转移到学术批评区,以示本论坛在导向上不参与“学术与思想”之外的过当(如宗派、人身攻击等)讨论。但没有想到,本论坛在豆瓣读品小组(好像又被称为毒品小组,开始不知为什么得名,现在明白了)那里遭到攻击。对此我倒要质问毒品车间主任,毒品究竟要做什么?
  
  毒品车间主任陆兴华公开声明要置汪晖、钱理群于死地。毒品同时也挑衅中国思想论坛。居心何在?
  毒品车间在挑战什么?
  
  毒品贩子所为早就超出了汪晖《反抗绝望》是否抄袭这一问题。毒品车间主任有两句名言:(1)汪晖的整个写作都不能成立;(2)汪晖的现代思想一书每句话都有毛病。
  
  这表面上是在挑战汪晖,表面上看车间主任针对的是它的天敌汪晖,但实际上是针对的是三十年来泰半的“中国学术”与“中外学术界”。何以见得?
  汪晖的现代思想一书,不说是十年一剑这样的话,就说此书出版后众多学者对该书的评论吧!从李欧梵、王德威、甘阳、高全喜、慕唯仁、石井刚、伍国、。。。。。。一大串中外学者的名单,对汪晖的大作做了积极的评价。固然不能说他们代表了学术界,但是却也不能不说这些评论,仅仅是一个小圈子的意见。如果说对汪晖此书的评价乃是一个共识,应该公允。
  
  但毒品车间不太理会学术界的声音,而是公然否认这一大学术群体的判断与眼光,不无自信地宣称:(1)汪晖的整个写作都不能成立;(2)汪晖的现代思想一书每句话都有毛病。
  
  依据我的判断,这根本不再是挑衅汪晖,而是挑衅学术界,进而挑衅学术。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8:06:09
  毒品车间的工人宣称,用数据库来查找汪晖现代思想的抄袭问题,这个令人大为震惊。毒品车间宣称,欲置汪晖甚至为汪晖说了话的钱理群于死地,置为汪晖辩护的某某人于死地。虽然这个我们管不了,但我这才明白了毒品车间为什么攻击中国思想论坛。因为在这个论坛,有人敢于站出来说出了不同的声音。所以中国思想论坛连同其主办者都受到了毒品的攻击。不光是中国思想论坛,谁要是说了不同的声音,毒品车间都要置其于死地。这就是毒品所要做的。
  毒品主任用什么展开对学术的挑战、对于学术界的挑战、对于汪晖与钱理群的挑战?无非就是用数据库,用抄袭的判定,来“学术规范”。数据库与学术规范可以判定汪晖是否抄袭,这是一个问题。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即便以违背学术规范的方式,能够宣判《反抗绝望》甚至《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甚至钱理群个人、甚至学术界、甚至学术本身的死刑吗?
  
  毒品车间是站在什么角度对学术界与学术进行攻击?当然不是学术。看看车间主任的宣称:
  
  关于汪晖的抄袭(五):我们系和我们学院已被我成功策反,从此成为解放区
  昨天系里院里开会,副教授以上的人士都到场了,众人见到我都冲过来向我表忠心,表扬我对汪晖这个学术骗子和理论骗子的揭露,连我们学院的总书记大人也当众高声表扬了我对汪晖的揭发。我们系和我们学院已被我成功策反,从此成为解放区。
  
  为什么要来说这个呢?因为大家需要鼓励。因为年青,不明白大学系科里的行事规矩,大家会以为各系科没有什么反应就是大家不在乎了,其实一个举手表决一分钟就让结果出来了。花一万元经费,派调查队到全国五十所大学的人文学院取得表决结果,就可置汪晖钱理群于死地,很简单的事情。我认为全国各大学文科现在就有这样的表决的必要,因为这种关系到:我们应该拿什么样的学术研究来做榜样,我们的研究必须以什么为目标的问题:很多年青人都以汪晖这种写作来做进身之押了,这是很可怕的。
  
  所以,汪晖,你放心好了,这一次学术界一定会来帮你澄清的了,我会让它发生的!
  
  
  只引用上面一段,就可以看出毒品车间在做什么?毒品车间主任说:我们应该拿什么样的学术研究来做榜样?毒品主任正在拿的榜样,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既然毒品车间攻击本论坛,那么我们就有理由将毒品车间做什么,让人们来看看。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8:08:30
  昨天系里院里开会,副教授以上的人士都到场了,众人见到我都冲过来向我表忠心。。。
  ————————
  這是什么會啊,我怎么不知道?
  
  总书记大人也当众高声表扬了。。。
  ————
  黨員生活會?我作為群眾自然是無與了。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8:10:02
  禁止心岳发言通知 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thread-20321-1-1.html
  回心岳。你的讨论方式严重违背本论坛宗旨,本论坛对是非有自己的判断:不希望推波助澜、助纣为虐式的言论。本论坛通知你,关闭你的发言功能。你太嚣张了,不仅叫嚣让汪晖先生说话,而且直接处处针对汪晖的学生(这哪里叫讨论问题,分明是公开挑衅)。明确地告诉你,这里给汪晖说话的人并不是汪晖的学生,而是为真理说话的人。你严重玷污了本论坛的形象,本论坛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也不可能成为你手中的刀枪棍棒。本论坛对你的IP禁止将是永久性的,你的心岳、xinyue、余心岳等几个马甲同时封闭。
  
  心岳的帖子举例:(1)期待汪晖的学生们保持冷静,新一代学者需要更高的教养。 (2)期待汪晖的学生们保持冷静,新一代学者需要更高的教养。
  心岳 发表于 2010-3-25 13:23 说早了,还要说一遍。 (3)15# 随风东西 呵呵,够不到你的上(你能接受到来自上面的指示)。(5) 更期待汪晖本人的回应文章,就王文指出的问题,细细说说博士论文的生产过程和生产背景。我们也好长见识,学招术。 按民间的说法,是好是臭(念qiu,宁波人说的次和差),拿出来遛遛。(6)汪晖说:“我很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不明白啥意思,希望熟悉他的人或他的学生或他本人解释一下。 (7)人家也许会说,汪的学生如此下作。 (8)请把你记得的讨论过程另外发贴说明,否则,网友们会认为你是同谋。(9)逼得我只能转些让这里的汪晖的学生们不高兴的言论了,生态自然,而且平衡。等等。
  其他心岳转帖的污蔑汪的帖子兹不例举。
  心岳在儒学联合论坛上的帖子:
  (1)因为论坛目前由汪晖的学生把持。(2)中国思想论坛的汪门弟子发火了,把我永久封了。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 ... 9&replyID=36499
  
  我已经声明,本论坛与汪晖无关,据我所知,讨论的人也没有他的学生,更没有上面的指示。至于你告别本论坛的宣称,我个人对你的回应是:期待你找到适合你的论坛,或者说你找到你自己的论坛。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4 18:11:28
  以上搬自中国思想论坛。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thread-20321-1-1.html
作者:诚然2004 时间:2010-04-04 20:13:55
  这哪是什么学术之争,完全就是黑帮找茬挑事。
作者:zz13zzABC 时间:2010-04-05 09:23:25
    “我尤其欣赏《南方周末》所加的、妙趣横生的“编者按”文字,我这几天再三诵读:
    近年来,国内的学术泡沫、学术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已引起社会各界包括教育行政部门的注意。学术研究是求真知求新知的高尚事业,自有其伦理底线,容不得弄虚作假、抄袭剽窃。学术界的因循苟且,助长了学术腐败现象。单靠“自律”,恐怕已经没什么指望了。《南方周末》在知识界有很多读者,我们愿意为学术、文化批评提供一个平台。
  呵呵,逮了一个贼,却受到如此的攻击,中国的学术界还有什么希望,在事实面前都能如此理直气壮,我这个胸无点墨的人都感到汗颜!如果抄袭者不是汪晖,是一个无名小辈,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说话吗?大段大段的抄袭已经是事实了,还总是转移视线,质问动机,这样下去,以后名人都可以随意抄袭了,谁还敢站出来指责!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5 10:33:56
  哎,你怎么就不反过来想一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惜被抹黑的威胁,站出来说话呢?就因为汪晖是“名人”,思维太简单了吧。
  
  不要认为替汪晖说话的人都是“利益共同体”,这样就丧失了理解问题的能力。
  
  可以去看看中国思想论坛的申明。
作者:木子一十八 时间:2010-04-05 10:54:16
  中国的反导试验达到了预期效果,不针对任何国家.
作者:吊客 时间:2010-04-05 12:19:52
  :)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05 12:39:54
   针对舒炜之“‘王彬彬式搅拌’对学术的危害”一文,陈明写道: “这个舒炜有点搞笑。指出别人身上的污点并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谓一针见血,而且很有常识。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05 12:43:53
  
  呵呵,中国思想论坛公关到此地了。
  
  好在世界很大。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05 13:01:14
  [作者:老俞说事 回复日期:2010-04-05 10:33:56]
  
  你可以去看我在读品的帖子,那是我的申辩。
  
  闹了如此大的笑话和丑闻,还想遮盖,那就越陷越深。
  
  
作者:我是我的倒影 时间:2010-04-05 13:19:13
  王彬彬”汪晖的学风问题——以《反抗绝望》为例“一文中找出的证据我以为足以指控汪晖学术剽窃的罪名,可汪汪汪的一帮走狗依然以各种弱智理由百般狡辩,于是无聊之际我检索了几句话,发现了汪晖剽窃难以抵赖的铁证。
  
  王文中提到:
  
  【先抄一段《反抗绝望》中的话(第61—62页):
    
  《新青年》开始出版正是在袁世凯极力巩固其卖国统治,准备扮演帝制丑剧的时候。辛亥革命在人们心里点燃的短暂的虚妄的希望已经幻灭了,建立了四年的“中华民国”不仅没有真正走上富强之道,连“民国”的招牌都岌岌可危。于是,《新青年》的第一个结论是辛亥革命并没有在中国建立起民主政治,还需要大张旗鼓地宣传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争取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性结论直接引导了“五四”知识者对思想文化的重视。袁世凯称帝前便已在提倡祭天祀孔,以便从思想体系上为帝制作张本;《新青年》在袁世凯称帝时发表的文章中也便开始具体地反对儒家的“三纲”和“忠、孝、节”等奴隶道德。1916年秋,保皇党康有为上书黎元洪、段其瑞,主张定孔教为“国教”,列入“宪法”,《新青年》便陆续发表了许多文章,从反对康有为扩大到对整个封建伦理道德的批判。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复古逆流确与帝制复辟的阴谋有关,而更重要的是当时进步的思想界有一种比较普遍的认识,即认为要想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便必须有一个思想革命,或者如当时所说的“国民性”改造,从而断言“伦理之觉悟为最后之觉悟”——从“中体西用”到“托古改制”,从政治革命到文化批判,“传统”的各个层面至此被想象为一种具有必然联系的整体而遭到彻底的否定,其标志便是普遍皇权与社会文化传统的内在关联得到深刻的揭示,而“中庸”的思想模式,“折中”、“公允” 的生活态度被激烈的、否定性的、整体观的思维模式所代替。 】
  
  且认为【“脱胎”于林毓生的相关论述】,其实这段话更主要的剽袭来源是李龙牧1958年发表于《新闻战线》第1期上的文章【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刊物——“新青年”】,整句整句抄,一字不改,还原模原样大摇大摆抄袭人家的尾注,好像自己挨着读过《青年杂志》、《新青年》辛辛苦苦找出来的材料一样,真是恬不知耻。这篇文章的第一页以及脚注部分我已经传到网上,请大家观赏:
  
  
  李龙牧: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刊物——“新青年” 第1页
  
  http://imagesocket.com/view/56ee8.jpg
  
  李龙牧原来的尾注(不是取自1958年的资料,而是来自《中国新闻事业史教学参考资料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上册》重刊的文章,1981年版,第39页)
  
  http://imagesocket.com/view/39209.jpg
  
  
  【更新】
  
  1、为节省网络空间,我删去了最初给的一页PDF文件,李龙牧“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重要刊物——‘新青年’”全文已经可以在iAsk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215338.html
  
  
  2、汪晖《反抗绝望》(三联书店2008年7月第1版)全套图像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240174.html
  
  
作者:诚然2004 时间:2010-04-05 14:40:04
  作者:心岳 回复日期:2010-04-05 12:39:54 
     针对舒炜之“‘王彬彬式搅拌’对学术的危害”一文,陈明写道: “这个舒炜有点搞笑。指出别人身上的污点并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谓一针见血,而且很有常识。
  ----------------------------------------------------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你只对汪晖气势汹汹,而对王彬彬大量搅拌式抄袭视而不见?按照常识,怎能不叫人怀疑你到底跟王彬彬是个什么关系?
  
作者:心岳 时间:2010-04-05 16:16:46
  [作者:诚然2004 回复日期:2010-04-05 14:40:04]
  
  请注意:我对汪晖本人没有什么评论,我关注事件本身。
  
  陈明认识汪、王,我不认识。
  
  进入公共领域的事件是观察学界生态的好机会。
  
  我对某些挺汪的做法,实在看不过去。当然,我很注意区分。汪晖是汪晖,学生是学生,汪粉是汪份,此汪粉不同彼汪粉,诸如此类。每个人,都代表自身,除非明确授权。
  
作者:北京制造 时间:2010-04-05 18:58:59
  真乱,看了《南周》的文章,觉得作者是有心人
作者:北京制造 时间:2010-04-05 18:59:02
  真乱,看了《南周》的文章,觉得作者是有心人
作者:老俞说事 时间:2010-04-05 19:03:19
  当然是“有心”人,看是什么“心”了。
作者:龙业 时间:2010-04-05 19:35:58
  王彬彬同志应该指责罗贯中同志抄袭剽窃了陈寿同志的知识产权。
作者:橘花馋 时间:2010-04-05 19:59:18
  感觉学术和利益关系越来越密切了
作者:zhuiminyuan 时间:2010-04-05 20:20:02
  狗屁文人最喜欢打群架!
作者:我是拉姆 时间:2010-04-05 20:44:32
  文人相轻啊
作者:狗咬狗活该 时间:2010-04-05 20:59:17
  舒炜的意思是,汪晖抄袭,你王彬彬也抄袭。
  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耻啊,抄袭抄成了教授。
  
作者:诚然2004 时间:2010-04-05 21:06:48
  嘿嘿,楼上,你咋就抄不成呢,郁闷吧?
作者:狗咬狗活该 时间:2010-04-05 21:14:37
  作者:诚然2004 回复日期:2010-04-05 21:06:48 
    嘿嘿,楼上,你咋就抄不成呢,郁闷吧?
  ————————————
  就是,我好郁闷。你给我开开心吧。唱首歌?还是跳只舞?嘻嘻。见到你的柔软身段我就很开心啦。
作者:狗咬狗活该 时间:2010-04-05 21:18:05
  活活,我闪人了,您老继续为汪晖站岗放哨。
作者:令狐-无皮 时间:2010-04-05 22:34:44
  靠,一个贼还tm这么神气!
  什么世道?!
作者:yjf373686 时间:2010-04-05 22:51:10
  路过,学术腐败是事实,有时候矫枉过正也是有必要的
作者:陈布雷2009 时间:2010-04-05 22:57:07
  整到现在没有意思了,纯粹的进行人身攻击了。思想如果一句话都没有抄袭,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就该申请文字的专利权了。如果按照严格的文章抄袭说法,一句话都要有出处的话,那这文章不写也罢。在说,20年之前的文章还真的不能拿今天的标准来要求。如果当时没有这样严格的标准,现在对作者当时按今天的标准要求,说不过去。除非当时没有写作的人可以,他不会犯错的。
  不知道圣经和成语引用的时候用不用标准。
作者:疯了疯了疯 时间:2010-04-06 00:41:36
  说得太好了,我双手赞成
作者:疯了疯了疯 时间:2010-04-06 00:45:58
  说得太好了,我双手赞成
作者:疯了疯了疯 时间:2010-04-06 00:46:41
  说得太好了,我双手赞成
作者:东佘山83号 时间:2010-04-06 07:45:41
  都不是好东西,不见你们做学问,只见你们狗咬狗!
作者:重庆厨师 时间:2010-04-06 08:47:56
  呵呵,这么热闹啊。我不喜欢读汪毁,但要说他抄袭,王彬彬的文字没能说服我。
作者:laborc3 时间:2010-04-06 09:28:40
  都是瞎机巴扯。
作者:yzwww123 时间:2010-04-06 11:04:33
  0000
作者:张玉富 时间:2010-04-06 11:25:27
  马克
作者:联合传媒 时间:2010-04-06 14:23:35
  而且只和楼主发贴时间相差一秒··
作者:S3355 时间:2010-04-06 14:46:51
   大家好!我们是安溪铁观音发源产地种植户,我们有自己的茶园,自己生产的,比较优惠,而你们当地市场上的茶叶,是经过二手三手商业的价格的浮动会比较大,价格不很低,所以我们才通过网络平台向您推广。源地产农家茶,我们的铁观音是最正统原汁原味的铁观音。
  
   以质量求发展,以信誉求生存,共创互惠双赢,质量有保证的,斤斤都是批发价。您只要告知我们您需要档次香型,我们会实行,全回配送。货到付款,欢迎您前来订购。一定拿最纯正的安溪铁观音与朋友一起分享那不是更能体现您的热情与尊贵吗。
  
   我是安溪铁观音茶农网上直销,有意者,请我们联系QQ:1442425967
  
   联系电话:13599942592 (苏小姐)
  
  茶名 茶农价格:元/斤
  
  普通清香型 原价:135 现价:80
   
  
  高山清香型 原价:160 现价:100
  
  高山浓香型 原价:210 现价:120
  
  高山观音王 原价:280 现价:160
  
  韵香观音王 原价:340 现价:210
  
  三级观音王 原价:398 现价:258
  
  二级观音王 原价:530 现价:380
  
  一级观音王 原价:678 现价:468
  
  精选观音王 原价:868 现价:588
  
  极品观音王 原价:998 现价:688
  
  五府茶魁 原价:1158 现价:720
  
  五府茶魁(蓝魁) 原价:1378 现价:888
  
  五府茶魁(青魁) 原价:1558 现价:988
  
  五府茶魁(红魁) 原价:1768 现价:1088
  
  铁观音茶王 原价:1988 现价:1288
  
  我们是通过快递送货,货到付款
  
  我们的宗旨:以茶为媒,诚交天下朋友,茶生意不是一次性,以茶为友,长期生意合作。
  
   欢迎茶友前来订购。
  
作者:Dominic1987 时间:2010-04-06 15:40:19
  学术规范古已有之,但现在所谓的规范也不过是期刊标榜学术却各搞一套的混乱场面。用脚注还是尾注,提及名言熟语要不要标明出处,外文摘要是否必须,正文几号字,引文加不加粗,都是某种程度上的自说自话,还是等有了自己的《芝加哥手册》再来说吧。
作者:食色性也 时间:2010-04-06 15:44:59
  中国从来没有抄袭,只有抄写,只有挪用~~
作者:食色性也 时间:2010-04-06 15:48:45
  这样的帖子猜都不用猜,100%是抄袭教授汪晖的培养的无良的徒子徒孙写的!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徒!
作者:食色性也 时间:2010-04-06 15:50:57
  我记得北大还是清华有个教授评论此事,说当时的论文写作规范还没现在这么严格.这个理由勉为其难能站住脚!假如抄袭教授汪晖后来不是一再重新印刷的话!
作者:食色性也 时间:2010-04-06 15:52:37
  从写这个帖子的人来看,文人要是不要脸起来,其不要脸的程度,可是比屠狗之辈可是不知道要几千倍几万辈起来!
作者:食色性也 时间:2010-04-06 15:54:36
  从这个帖子来看,网络发贴实名制,也是有一定意义的,至少是对不要脸之辈!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