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潜先生回答《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转载)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08 21:09:00 点击:8050 回复:5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长篇诗在中国何以不发达
   朱光潜
   中国诗和西方诗的发展的路径有许多不同点,专就种类说,西方诗同时向史诗的戏剧的和抒情的三方面发展,而中国诗则偏向抒情的一方面发展。我们试设想西方文学中没有荷马、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维吉尔、但丁、莎士比亚、弥尔顿和拉辛诸人,或是设想歌德没有写过《浮士德》,莎士比亚只做过一些十四行体诗,就可以见出史诗和悲剧对于西方文学的重要了。中国恰是一个没有荷马和悲剧三杰的希腊,杜甫恰是一位只做过十四行体诗的莎士比亚。长篇诗的不发达对于中国文学不能说不是一个大缺陷。
   史诗悲剧的其他长诗在中国何以不发达呢?我以为这是最少有五种原因。
   (一)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在上篇所说的哲学思想的平易和宗教情操的浅薄。史诗和悲剧不同抒情诗,抒情诗以一时一境的主观情趣为主,只须写出人生的片段;史诗和悲剧都同时从许多角色着眼,须写出整个人生、整个社会、甚至于全民族的哲学思想和宗教信仰。史诗和悲剧的作者都须有较广大的观照,才能在繁复多变的人生世相中看出条理线索来;同时又要较深厚的情感和较长久的“坚持的努力”,才能战胜情性和环境的障碍,去创造完整伟大的作品。广大的观照常有赖于哲学,深厚的情感和坚持的努力常有赖于宗教。这两点恰是中国民族所缺乏的。
   先说史诗。西方史诗都发源于神话。神话是原始民族思想和信仰的具体化,史诗则又为神话的艺术化。从《左传》、《列子》、《楚辞》、《史记》诸书看,中国原来也有一个神话时代,不过到商周时代已成过去。神话时代是民族的婴儿时代。中国是一个早慧的民族,老早就把婴儿时代的思想信仰丢开,脚踏实地的过成人的生活。孔子“不语怪力乱神”,可以说是代表当时一般人的心理。西方史诗所写的恰不外“怪力乱神”四个了,在儒教化的“不语怪力乱神”的中国,史诗不发达,自然不是一件可奇怪的事。
   再说悲剧。西方悲剧发祥于希腊。希腊人岁祀狄饿倪索斯(Dionysus 主酒及谷畜的神)时有合唱队在神坛前唱歌跳舞并扮演神的事迹。希腊悲剧便从这种祀典发达出来。近代悲剧一半是学希腊的,一半是起源于中世纪教会中所扮演的“圣迹剧”。王静安在《宋元明戏曲史》里也说中国的戏曲发源于巫蛊祭祀。这种中西的暗合可证明悲剧与宗教关系的密切。发源相同,何以后来中西的成就却不一致呢?西方悲剧不外两种:一种描写人与命运的挣扎;一种描写个人内心的挣扎。没有人与神的冲突,便没有希腊悲剧;没有内心中两种不同的情绪或理解的冲突,便没有近代悲剧。中国人民的特点在处处能妥协,“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是他们的处世方法。这种妥协的态度根本与悲剧的精神不合,因为它把冲突和挣扎都避免了。
   (二)西方民族性好动,理想的人物是英雄;中国民族性好静,理想的人物是圣人。西方所崇拜的英雄为希腊的阿喀琉斯(A-chilles)、拉丁民族的查理大帝(Charlemagne)和罗兰(Rolland),日耳曼民族的西格弗里(Siegfried)和贝奥武甫(Beowuef)都是气盖一世的伟男子,具有扛鼎搏虎的膂力,一身全在困苦艰难中过活,打过无数的胜仗,杀过无数的猛兽,如果没有他,全民族就要灭亡。中国儒家所崇拜的圣人如二帝三王,大半都是在“土阶茅茨”之中的“端冕垂裳而天下治”的君主,敬天爱民之外,不必别有所为。圣人之中只有治水的夏禹颇似西方的英雄,但是孔子称赞他,却侧重“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食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三点,这些还是“太平天子”的美德。
   中西的人生理想所以有这种分别者,也和社会开化的早晚有关。中国社会安定极早,没有很大的内忧外患,所以当时所需要的人物只是“无为而治”的“太平天子”。西方民族在文学初露萌芽时代,还在和天灾人祸奋斗,所以当时所需要的人物是“杀人不敢前,须如为蝟毛磔”的战士。这种人生理想的差异在文学上也留下很深刻的影响。史诗和悲剧都必有动作,而且这种动作必须激烈紧张,才能在长篇大幅中维持观众中的兴趣。动作的中心必为书中的主角,主角必定为慷慨激昂的英雄,才能发出激烈紧张的动作,所以西方所崇拜的英雄最宜于当史诗和悲剧的主角。在西文中“主角”和“英雄”两个名词都只有hero一个字,也可以证明西方人生理想对于史诗和悲剧的影响很大。中国“无为而治”的圣人最不适宜于作史诗和悲剧和主角,因为他们根本就少动作。
   (三)文艺上主观的和客观的一个分别固然不是绝对的,但是侧重主观或是侧重客观的是可能的。依荣格(Jung)的研究,民族和个人的心理原型有“内倾”、“外倾”两种。“外倾”者好动,好把心力支到外面去变化环境,表现于文艺时多偏重客观。“内倾”者好静,好把心力注在自己的身上作深思内省,表现于文艺多重主观。中西民族相较,西方民族属于外倾类,中国民族属于内倾类,所在通盘计算,西方文学偏重客观,以史诗悲剧擅长,中国文学偏重主观,以抒情短章擅长。
   中国诗偏重主观,所以史诗和悲剧所必要的客观的想象不发达,我们拿中国游仙派诗人所见到的仙境比较西方诗所描写的天国,立刻就可以见出客观的想象贫乏是长篇诗在中国不发达的一个大原因。“游仙派”诗人所见到的仙境大半根据道家的传说,他的意象很模糊隐约,我在上篇《中国诗在情趣上的比较》已经说过。神仙的极乐仍是清静无为,所以我们在游仙诗中寻不出动作,找不出一个首尾贯串的故事来,最多只有骑鹤乘云、持芙蓉、吹玉笙、饮琼浆、启玉齿之类做哑戏似的静止的姿势。这种仙境的意象只产生图画雕刻而不能产生史诗。西方史诗中的天国却不如此简单,例如荷马所写的巴腊斯仙山、但丁所写的天堂、弥尔顿所写的乐园,都是一座轰轰烈烈的戏台,其中神仙仍然有婚嫁宴享,有刑赏争战,开很长的会议,起很激烈的辩论。他们所居的宫殿园囿,所用的衣服器皿,也件件都写得尽态极妍。一顶冠有几种颜色的宝石,一座楼台有几根楹柱,几扇窗牖,都很明了的呈现在我们眼前。李白以“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区区十四字就写尽仙境的状况和仙人的姿态,但丁和弥尔顿却要用一部书来写。郭璞以“灵妃顾我笑,粲然启玉齿,蹇修时不存,要之将谁使?”区区二十字写尽一篇仙境的浪漫史,法国诗人维尼(A,de Vigny)写仙女爱罗娃(Eloa)钟情于撒旦的故事却铺张到七八百行。客观想象的强弱于此可见。
   (四)史诗和悲剧都是长篇作品,中国诗偏重抒情,抒情诗不能长,所以长篇诗在中国不发达。就这一点说,史诗悲剧和其他长篇诗的缺乏并非中国文学的弱点,也许还可以说是中国人艺术趣味比较精纯的证据。西方从古希腊到十九世纪都特别看重长篇诗,以为长篇才可以有“庄严体”(grand style)。但是十九世纪以来,学者的意见已逐渐改变。有两点最值得注意。第一点就是西方学者现已看出一切诗都是抒情的,悲剧诗和史诗也还各是抒情诗的一种。首倡此说者为法国美学家幽佛罗瓦(Jouffroy),近来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Croce)主张此说尤力。第二点值得注意的就是西方学者现已看出凡是抒情诗都不能长,长篇诗不必全体是诗。这一说倡于美国诗人爱伦·坡(Edgar Allan Poe)。他说:“‘长诗’简直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名词。”他以为荷马史诗和《失乐园》之类的长篇诗,都是许多短诗凑合起来,其中有许多不是诗的地方。近代考据学者对于史诗为如形成一个问题所得的结论亦颇与爱伦·坡的学说暗合。古代史诗都是许多短篇叙事诗的集成的。
   (五)史诗和悲剧都是原始时代宗教思想的结晶,与近代社会状况与文化程度已不相容。欧洲近代所以还有人做史诗做悲剧者,因为有希腊的蓝本可模仿。假使希腊人没有留下悲剧和史诗的形式和技巧,假使他们没有替史诗和悲剧在文学中占得一种极优先的地位,近代欧洲能否有这两种文学,也还是疑问。而且史诗和悲剧在近代文学中没有站得住脚。史诗已蜕化为小说,悲剧已蜕化为“问题剧”和“风俗剧”,都是由诗变为散文。这种变迁似乎可以证明人类的情趣已渐由委婉而趋直率,从前人须以诗表现的,现在用散文就够了。中国散文发达极早,像《左传》、《史记》一类的材料在西方古代都是史诗的材料,而在中国却只是散文作品,这也许由于史诗的时代在当时本已过去,而前此又无史诗可为蓝本。小说在中国发达比西方较早,汉魏六朝时记神仙鬼怪的散文极多。像《穆天子传》、《汉武帝故事》、《西京杂记》、《飞燕外传》、《搜神记》之类,都可以做长篇叙事诗的材料,但是因为史诗无蓝本而小说格式已成立,所以作者都取小说的形式,至于中国戏剧的形式的成立为时极晚,最早也不过在唐朝,悲剧的时代早已过去。最擅长戏剧的元人的作品大半仍是抒情诗,不能和西方戏剧相提并论。
   以上五种原因凑合起来,似乎可以完全解释史诗悲剧和其他长篇诗在中国何以不发达的道理。这五种原因有些起于中国民族的弱点,也有些起于中国民族的优点。如依谨严的逻辑,我们似不应把他们相提并论。不过这个问题本来还没有定论,我们正不妨列举所见,以备将来研究这个问题者的参考。
  (原载《申报月刊》第3卷第2号,1934年2月;现载《朱光潜全集》第8卷,安徽文艺出版社1993年2月版)
  
  
   二、中国文学之未开辟的领土
   朱光潜
   中国文学演化的痕迹有许多反乎常轨的地方,第一就是抒情诗最早出现。世界各民族最早的文学作品都是叙事诗。希腊文学渊源——也可以说西洋文学渊源——是荷马的《伊利亚特》(lliad)和《奥德塞》(Odyssey),这两卷诗都是杂糅神话与历史而成的。印度的《吠陀》(Vedas)也是叙述宗教典礼与战征勋绩的诗歌,写在贝叶上当作历史相传授。其余如英国的《贝奥武夫》(Beo-wulf)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Nibelungenlied)法国的《武功歌》(Chanson de Gestes)芬兰的《卡勒瓦拉》(Kalevala)都是叙述原始时代的英雄故事。这些诗发生大半都在有史有文字以前,先只在民间以口授流传。到了文化粗定的时代,诗人们才把这些民歌搜集来成一种诗史。中国的《诗经·国风》原来也是这样先以口授而后笔之于书的。然而《国风》的性质与荷马诸人的著作绝不相同,其内容十九是抒情短诗。中国最长的叙事诗为《焦仲卿妻》,全篇只有一千七百四十五字。衡其性质,不过是一种短篇叙事歌(ballad),而不能称为长篇叙事诗(epic)。到现在我们还找不出一个长篇叙事诗的例子,左丘明的《春秋传》,司马迁的《史记》,原来用诗家的方法比用史家的方法还要多,但是没有原始叙事诗有韵的条件,究竟不能说是诗。
   长篇叙事诗何以在中国不发达呢?抒情诗何以最早出呢?因为中国文学的第一大特点就是偏重主观,情感丰富而想象贫弱。文人大半把文学完全当作表现自己观感的器具。很少有人能跳出“我”的以外,而纯用客观的方法去描写事物。《国风》不消说得是“言志”之作。就是《楚辞》,古乐府诗以及后世五七言和词曲,除了少数短篇叙事诗以外,哪一首不是诗人站在第一人称的地位,描写自家怀抱?中国民性素来以深沉有含蓄著名,不像西方人欢喜把情感表现到一泄无余。可是做抒情诗,中国诗人比西方诗人却要高明些。许多人自然反对这种论调。我最初研究西诗,第一个感想就是以为他们诗人最擅长言情。读了济慈(Keats)的诗集,几乎让他迷着。研究渐久,西诗初见面的新奇诱惑力逐渐消失以后,再回头翻阅中国诗,才觉得西诗最擅长是叙事状物,在抒情方面,中国诗远非西诗所及。大概诗文有两种风格,一种是自然流露,简单混厚的;一种是极意刻划,精细深刻的。论自然流露的,西诗很难比《国风》古乐府,因为过于深刻;论极意刻划的,西诗比不上温李小令和许多五七绝之上乘者,因为过于混厚。比方英国最大的爱自然而主张以简单语言为诗的诗人要算华兹华斯(Wordsworth),他的集中——连《听湍寺歌》和《独刈者》在内——哪一首诗比得上陶渊明的《时运》或《归田园居》?英国诗中的情圣要算济慈,他的集中——连《圣安格里司之前夕》和《紫苏花盆》在内——哪一首比得上温飞卿的《菩萨蛮》和李后主的《虞美人》或《相见欢》?
   但是谈到想象,谈到用客观方位作的叙事诗,我们不能不汗颜了。因为缺乏客观想象,戏剧也因而不发达。西洋方面,亚理斯多德的《诗学》(Poetics)——西方第一部文学批评专著——就把悲剧冠各类文学之首。西方最大的文学家都是戏剧作者。希腊的索福克勒斯(Sophocles)和欧里庇得斯(Euripides),英国的莎士比亚(Shakespeare),法国的莫里哀(Moliere),德国的席勒(Schiller)和歌德(Goethe),挪威的易卜生(lbsen)诸人最好的著作都是戏剧。西方民众多数人能感文学的兴味,也就大半因为他们文学家看重戏剧而戏剧又是民众的重要消遣。中国人向来过于拘墟严重,游戏本能不十分强烈,所以优伶和娼妓同为社会所轻视。优伶的职业既卑贱,而充优伶的人尽是一些流氓无赖,丝毫没有文学修养。他们编出来的剧本,结构如何能不粗疏,词调如何能不鄙俚?中国文人未尝没有留意戏剧的。但是向来传奇弹词,如《西厢记》、《琵琶记》、《桃花扇》、《燕子笺》等等,大半是可歌而不可演的。严密说起,其中诗的成分多而剧的成分少。我们可以说传奇弹词是长篇叙事诗和戏剧的混合物,而其性质又不似西方诗剧。这种文学作品一方面掩盖了中国文学两大缺乏,而另一方面也可说是中国文学的一种特别贡献。
   长篇叙事诗的近代作者已渐少,但丁(Dante)的《神曲》(Di-vine Comedy)、弥尔顿(Milton)的《失乐园》(Paradise Lost)以后,没有什么可称道的著作。不过这类文学在中国究竟还是新境界,很值得开辟的。尤其要加意研究的是戏剧,因为要提高民众的文学兴趣,非先从此下手不可,中国历史上有许多悲剧材料,可惜没有人去利用。流行剧本故事如《伍子胥过昭关》、《霸王别姬》、《马前泼水》、《明妃出塞》、《杨四郎探母》等等大半都是经毫无文学训练的优伶编来表演的,已足令一般戏迷叫好不绝,倘若经过文学家的陶铸,其影响不更大么?
   中国文学另有一个特点,也许是缺点,就是偏重人事而伦理的色彩太浓厚。艺术应否含有道德的教训,在西方已经成了二千五百年的悬案。现在多数艺术家虽一方面承认艺术与人生关系密切,而另一方面却郑重声明“为艺术而攻艺术”(art for art’s sake)的原理;不特意去讨论是非道德问题。中国学者向来主张“文以载道”,于是言之无物的诗文,都被人骂为雕虫小技。譬如《焦仲卿妻》诗在艺术上位置自然很高,而谈到最后,还是“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以李太白那样放荡不羁的人物也发起“大雅尽作,正声微芒”之叹。孔子批《诗》以为“《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那时候他当然没有想到《桑中》、《溱洧》《墙有茨》诸篇。中国伦理极力提倡忠孝,说到男女之爱,总现出若干羞僧。所以许多最好的言情诗,都被郑玄、王逸一般训诂大家贴上忠君爱国的徽帜,说《离骚》是屈原思念楚怀王而作,还能言之成理;说《九歌》也纯粹是忠诚之流露,就未免令人怀疑了。说《十九首》里“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是感慨邪臣蔽贤之作,已经有些牵强;说温飞卿的“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那十四章纤丽缠绵的词是摹仿《离骚》感士不遇之作(张惠言先生的话)就似乎牛头不对马嘴了!尤其可发呕的,是宋神宗,他读到苏子瞻“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几句词,便叹息道,“忠君爱国之情溢于言表!”这样曲为之说,曹子建的《洛神赋》不也可以用解《离骚》的话去解释么?
   惟其偏重人事伦理,所以在哲学方面玄学不发达,(替中国夸玄学的人只是道听涂说!)在文学方面,神奇诙诡的成分很少。东方人本以爱自然著名,不过印度人能由爱自然而达于超自然(supernature)的意境,中国人太爱自然而为自然所囚囿。诗文中立除了很浅薄的迷信色彩以外,没有深厚的超自然的观念。所以像柯尔律治(Coleridge)的《古舟子咏》和《库里斯特白》(Christabel)同性质的诗,在中国文学里简直寻不出例子。在散文方面,庄、列书中很有些超自然的境界,这是可以差强人意的。艺术贵能引动想象,所以神秘也是美的条件之一。中国诗词做得太滥熟了,应该极力另辟新境界,在许多新境界中,超自然是一种很重要的。
   与超自然相关的问题,神话(mythology)研究也是一种。中国文学演化的痕迹多反乎常轨的地方,在神话发生方面,更容易证明。世界各民族大半先有神话,后有文学,上面说过,各国最早的叙事诗,都是从原始时代的神话蜕化来的,从《诗》、《书》、《礼》、《易》、《春》《秋》里面所看见的当时生活状况,已经是文化大定的样子,看不出原始生活的痕迹,而神话大为稀少。但是中国神话也很丰富,最奇怪的就是许多神话不发生于原始时代而发生于文化已定之后,汉魏晋三朝可以说是神话极盛时代,例如《山海经》、《列仙传》、《神仙传》、《抱朴子》、《搜神记》等书,大半都是那个时代的作品。也许是这些神话早已流传人间,到了葛洪、干宝诸人才搜集成书,不过《六经》中除《春秋传》以外很少有神话痕迹,总是一大疑案。各国神话对于后世诗文,尝有极大影响。中国神话有许多是上品的文学材料,(近来郭沫若君似乎很能借助于古代神话。)我相信这方面还有许多宝藏。我们的文学超自然色彩太淡,尤其要提倡神话研究。现在许多神话都还是七零八乱的散见群籍,我们应该把它们搜集聚拢起来,成为专书,这种工作决不会徒劳无补的。
   (原载《东方杂志》第23卷第11号,1926年6月 现载《朱光潜全集》第八卷1993年2月第一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08 21:22:38
  老金兄:
   兄台所嘱小弟整理朱光潜先生旧作一事,现已基本办妥!希望朱先生的这两篇美学论文,能给你和其他参与当日《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的热心网友以启示!
   当然,这里是朱先生在1926年和1934年的观点。时与境迁,今天这方面的资料已更翔实,可立的观点也可更全面、深刻一些!但是一代美学家的治学精神足可为后世学人作典范!其中的学养资源亦可以
  为后辈学子作继承和发扬!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8 21:24:41
  好!先提一下!(众:好像已经在最上面了……方:没关系,灌一下再说!)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08 21:35:28
  提一下,收藏,再细读。
  楼主真有心人也。
作者:忡忡 时间:2002-08-08 21:45:13
  读。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8 21:47:25
  《九歌》是有史诗影子的,可惜了。
  《六经》过了孔子的严格把关,应该剔除不少“怪力乱神”吧~
  最可气的当然是《诗经》,一个时代一种解法,不是忠君爱国,就是奴隶控诉奴隶主(顶多告诉你那是朴素的爱情——现在的爱情好了,不朴素了)。
  音韵特点没有提,我倒是觉得这点因素需要考虑考虑。
  
  
  中国的神话我一定要提一下《上古神话演义》,民国钟毓龙老先生所著,从三皇五帝(主要情节从帝喾开始)一直说到夏启建国,写得天花乱坠,我从小就特别喜欢读这套书。可以不夸张地说,我可以在这里做神话答疑了,但当然只是针对这本书:)
  
  另外再灌点水:高中的旧作:)给《孔雀东南飞》画蛇添足,补写仲卿回房一段:
  府吏怏怏回,临户独垂泪:“吾今以死胁,阿母犹推诿。夫妻将相背,不死复何为?”太息复太息,和衣乃浅睡。
  忽而兰芝至,报君不相违。太守使悔婚,阿母亦不恚。三日复箕帚,生死永相随。欢欣手足舞,万象倏而退。阖目南柯间,黄昏没日晖。
  捶胸兼顿足:“尔曹何其忍?梦中喜如天,梦醒哀不胜。使我为草木,悲喜自何如!”
  仰头一长叹,低首湿两颊。熠熠梳妆台,曳曳一短烛,独忆此于昔,夫妻泛巢湖。仲卿笑掖妻,兰芝立编竹。日待黄昏后,相扶始还庐。促膝至人定,脉脉不他顾。朦朦梳妆镜,斑斑龙凤枕。哽咽不能言,饮泣对旧物。
  “物在人将亡,吾心实彷徨。兰芝将殉情,吾义不独生。此生无兰芝,夫复何苟活!”仲卿意已决,绝笔致阿母:“阿母将毋悲,儿死犹胜生。愿母常保重,四体康且直。愿与兰芝葬,九泉始得安,幸请如所愿,儿死当无憾。”
  “死而则死矣,吾与兰芝共。”有泪当轻弹,仲卿拾情怀。窗明兼几净,白绫梁上悬。仲卿自推窗,怅然候唢呐。
作者:千古兴亡 时间:2002-08-08 21:51:29
  说得有些道理!
作者:shidi 时间:2002-08-08 22:48:00
  难得有心人!下载。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09 00:15:07
  《上古神话演义》,民国钟毓龙老先生所著。
  老金曾有专文论及。也发在这个坛子上,找不到了。但此书甚好。
作者:晓暮_马甲中 时间:2002-08-09 00:19:24
  上古神话演义,这东东俺看过。很小的时候看地,尽找那些“黄段子”看地。西西……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9 00:48:14
  上古神话演义里的黄段子不多,只有三苗国、裸人国比较“煽”一些,还有盘觚和马头娘娘那段有点变态的暗示。
  我帮老金兄提上来了,我们在那里聊~
作者:牛肉粉 时间:2002-08-09 01:59:59
  朱光潜先生的观点基本上都是错的,还不如老金对的多
作者:rockelen 时间:2002-08-09 02:44:46
  昏~
作者:钟亮 时间:2002-08-09 13:55:57
  我看朱光潜大抵不错。比如欧洲人都是侵略者的后裔啊,荷马史诗中怎么都是战争,而不是生产,是享乐而不是劳作,因为他们是征服者,他们的祖先应该是印欧语系的游牧民族,入侵爱琴海等地,使得米诺斯文明,苏美尔文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希腊文明等。中国古代这样入侵式的战争就没有啊,我们内战而已。所以中国很快就进入依靠耕种而不是掠夺的社会了,诗经中有很多农事的记录。加上史诗音乐是用来说故事的,中国人音乐细胞本来就少,无论工作还是祭祀,时间上总是有限定的,唱歌当然短一点了。蒙古有自己的史诗啊,他们一天到晚在马背上和欧洲那些家伙倒是很像的。欧洲这些史诗是用来祭祀的吗?我不是很清楚…………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9 14:10:45
  有道理。克里特的诺萨斯和迈锡尼毁灭到荷马时代,阿卡亚人也是征服者(尽管希罗多德说他们是土著),最后是多利亚人。无怪乎有伊利亚特奥德赛埃涅阿斯纪那么多浩大的战争场面了~不过印度怎么说?
  不过说中国人音乐细胞少那是扯淡中的扯淡~几时见过外国人有乐府诗有词曲小令了?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9 14:13:35
  欧洲的史诗与祭祀基本无关
  内战也可以写史诗啊,以后世的描述来看,涿鹿之战完全可以夸张一下~
作者:harie 时间:2002-08-09 14:19:03
   《上古神话演义》,民国钟毓龙老先生所著,全书四册。内容很是丰富哦。不过那是我以前当启蒙读物看的,只觉前两本有趣,后面便重复了。看来应该重新认识一下。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09 14:57:52
  方连辛兄:
   你和老金兄以及harie所说的民国钟毓龙老先生所著《上古神话演义》,我确实没有见过,也就不可能拜读了,惭愧还是我们浙江的出版社的书!
   你们说说朱光潜的原作,怎样?
   我个人还是以为他在第一篇论文中所列举的最大的原因——中国哲学思想的平易和宗教情操的浅薄,这一点讲得很好!可惜我没能找到他所说的“上篇”(可能是专门用来分析这一点最大原因的)!所以,我用第二则文章(节选)来弥补不足!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9 15:18:19
  对对对,创作者的思想是最重要的因素,想不到这里当然写不出来了。朱光潜先生的《西方美学史》我以前翻过,可惜未曾细读,还好我最近刚买了《西方美学史》的上册,回校时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老金兄买的就比较早了,相信他的意见一定比较中肯。
  天气真好,我又要去踢球了:)呵呵~~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09 15:19:45
  周兄,老金兄《上古神话演义》那个帖子你得看看,和我一起督促老金兄把他的鸿篇巨制写出来:))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09 15:46:44
  方兄:
   我一定跟你配合,督促老金兄把他对朱光潜原作的读后感写出来!他现在肯定在家呆着,抱着 pumpkin 给他的半个大南瓜,一边啃,一边想着哪?!:)
   我现在就去看老金兄《上古神话演义》那个帖子!
   你读书、身体两不误!又去踢球了!我们这边可是大雨倾盆,真是难得的及时雨啊!
作者:痒痒挠儿 时间:2002-08-09 15:58:37
  这是摘自《诗论》里的吗?
作者:栗子头 时间:2002-08-09 16:10:00
  收。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09 17:19:06
  痒痒挠儿:
   我知道朱光潜先生有一本单行本《诗论》,但我没有!
   我这两篇文章是从《朱光潜全集》第八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3年2月第一版)中摘抄并自己打印下来,稍稍对于个别字词(与今天的翻译不同之处)做了修订!其中第一篇是全文,第二篇是节选前半部分!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10 00:29:48
  朱先生认为“史诗悲剧”类的“长诗”在中国之所以不发达“最少有五种原因。”依次如下——
  
  (一)最大的原因是哲学思想的平易和宗教情操的浅薄。
  (二)西方民族性好动,理想的人物是英雄;中国民族性好静,理想的人物是圣人。
  (三)中西民族相较,西方民族属于外倾类,中国民族属于内倾类,所在通盘计算,西方文学偏重客观,以史诗悲剧擅长,中国文学偏重主观,以抒情短章擅长。
  (四)史诗和悲剧都是长篇作品,中国诗偏重抒情,抒情诗不能长,所以长篇诗在中国不发达。
  (五)史诗和悲剧都是原始时代宗教思想的结晶……中国散文发达极早,像《左传》、《史记》一类的材料在西方古代都是史诗的材料,而在中国却只是散文作品,这也许由于史诗的时代在当时本已过去,而前此又无史诗可为蓝本。
  
  但朱先生所论的五个原因,前面三个或可视为“原因”,后面两个实在是“结果”,不能囫囵算在一起的。
  
  但朱先生这个理由仍然是具有启发性的。
  
  “哲学思想的平易和宗教情操的浅薄”,“西方文学偏重客观……中国文学偏重主观”云云,尤其分析精当,可以见出先生进入历史纵深时的洞察力,的是不同凡响。再考虑到先生这些话说在七十多年以前,尤其不能不令人对先贤富有成效的深思刮目相看。倘作这类题目,朱光潜先生嘉惠后学是一定的了。
  
  但是说“西方……理想的人物是英雄;中国……理想的人物是圣人”云云,固然有其道理;将这一结果归之于“西方民族性好动……中国民族性好静”,云云,就觉得不稳。果然是“西方民族性好动”,而“中国民族性好静”吗?这个从历史文献中就可以看出,中国先民,哪里有个“静”的时候?论起上古先民的折腾来,不说“黄帝战蚩尤”,“炎黄阪泉之战”,“共工与颛顼争为帝”,“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舜囚禁尧”,“禹放逐舜”,“大禹治水、铸鼎、南巡、伐三苗、伐有扈、兴九韶、作刑罚、会诸侯于涂山、平水土划九州、荐皋陶、举伯益、斩防风氏”,这类未必可靠的神话传说,就说从夏王朝到西周吧,那“动”的事实,知道一点儿中国古史的朋友,就当明白,是一点儿也不比西方少的。这个“好动”与“好静”,似乎不能成为理由。“圣人”,“英雄”,似也不是“好静”或“好动”的结果。朱先生此说可以讨论。
  
  说起中国(实际是汉族)为什么没有史诗,或者为什么没有长篇叙事诗来,我曾经提出的两个理由:家族式管理和朝代更迭,还是可以继续坚持的。
  
  朱光潜先生的学术成就有目共睹,但在讨论“中国(实际是汉族)为什么没有史诗,或者为什么没有长篇叙事诗”这个问题上,还不能是解释的终结者。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10 03:45:49
  我这两篇文章是从《朱光潜全集》第八卷(安徽教育出版社,1993年2月第一版)中摘抄并自己打印下来,
  zhoura兄辛苦啦!
欢迎光临老金在线个人主页欢迎访问老金在线个人主页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10 07:40:46
  老金兄:
   为兄台帮忙,是小弟应该的!更何况现在是在解决这一个很大的学术问题!
   你对“西方民族性好动……中国民族性好静”的分析,我赞同,实际上在初民时期或先秦时期,上古的祖先确实也没少打仗,这真说不上“静”!你的两个观点——家族式管理和朝代更迭,一从政治制度层面,一从历史流变角度,言之有理,自然可成一说!
   你的《上古神话演义》帖子,我已经到你的个人主页一阅,很有启发!现在将你的主页也一并放到收藏夹了!
作者:钟亮 时间:2002-08-10 11:37:31
  方兄:印度文明也是如此。古印度文明首先是哈拉巴文明。此后,公元前1500年雅利安入侵的第一阶段,史称吠陀时代与史诗时代。史诗时代是由于此时出现的两部重要的史诗而得名。这两部史诗名《摩诃婆罗多》(又名大战诗)和《罗摩衍那》。
  
作者:胡汉四 时间:2002-08-10 12:14:37
  朱先生的说法不能解释何以更“内倾”的印度产生了世上最宏伟的史诗。我
  曾看过一份考古报告,介绍迈锡尼(即《伊利亚特》中阿迦门农的国土)古
  城遗址出土的贵族骸骨。据分析,这些贵族身材高大,相貌粗犷(用法医的
  话说是“暴徒”),因为常年背负沉重的铠甲,挥舞沉重的剑矛,他们身体
  的部分骨骼已严重变形。这提醒我产生史诗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存在一个贵族
  兼武士的团体。一个民族在其史诗产生的年代,一般都有类似武士的阶层,
  高级武士一般同时也是统治者。他们是终身接受武器和军事训练,擅长征战
  的阶层或集团,他们和佣兵普通士兵的差别一则在于他们更强调个人的战技
  和勇气;一则在于他们有信仰,注重荣誉。一个较低级的武士如果晚于自己
  的首领战死会被视为奇耻大辱。
  
  对于《上古神话演义》,老实说我很不欣赏。我曾说过:希腊神话的魅力在
  于“美丽而糊涂”。中国的神话本不够美丽,钟老先生又强行组织,务求严
  密,糊涂也不存,神话之魅力尽矣。其实希腊神话的糊涂和相互矛盾之处也
  是它原始的活力与生命力所在,就如同萨宾娜通过画布上类似裂缝的线条领
  会到艺术的魅力。希腊神话的种种缺憾为从索福克勒斯弗洛伊德的众多大师
  提供的源源不断的灵感。《上古神话演义》似乎致力于涂抹远古神话的裂缝,
  这等于在尽力掩盖一个民族童年时的灵性。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10 13:35:39
  zhoura先生:
  惭愧!
  谢谢先生抬爱!
  
  
  胡汉四兄:
  又见!!!
  
  兄谓“朱先生的说法不能解释何以更“内倾”的印度产生了世上最宏伟的史诗”,这便是“证伪法”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兄论铁证如山,大可以一破匍匐名人光环不敢仰视的思维迷障矣。
  
  关于产生“史诗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存在一个贵族兼武士的团体”说,也颇新颖;在下觉得可以接受。
  
  关于希腊神话“美丽而糊涂”说,不知有何所本(因为兄打了引号,故有此一问)?但这个说法由“繁星似尘1”提出的时候,感觉有些突兀,虽然也很欣赏。现在想想,仍然欣赏。
  
  但是关于“《上古神话演义》似乎致力于涂抹远古神话的裂缝,这等于在尽力掩盖一个民族童年时的灵性”说,觉得还可以讨论。我想,这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一个是神话,也就是原文本,它的性质在与原创;一个是改编,是一种会通或综合,学术或演义。二者的文本意义有不同。即是从接受者角度看,一般也不会混淆原创与演义的质的规定性。或者“远古神话的裂缝”赖此而遭遇“涂抹”,但“一个民族童年时的灵性”,是不会因此而被“掩盖”的,——因为,原文本在。我想,钟先生弄这个《演义》,大概也不会陡然升起抹煞或替代原初神话的野心的。这个与篡写历史还是有区别的。老金所论,或有不稳,批评就是,兄其勿辞。——质疑兄的立论,于我,是一件战战兢兢的事儿。但是兄的批评,于我却是真实的精神收获……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10 14:54:02
  胡汉四兄:
   你好!:)我是第一次遇见你,非常高兴!你的“史诗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存在一个贵族兼武士的团体”说,确实新颖,言之成理,我很赞同!
  
  老金兄:
   你称呼我先生,实在太客气了!
   其实,你的个人主页,在与你在你那个“中国为什么没有史诗”交流前,我就去看过了!现在是收藏起来!《上古神话演义》,我没有看过,还是我们浙江的文艺出版社的书,我一定去找来!
作者:胡汉四 时间:2002-08-10 15:31:18
  希腊神话基本上是一笔糊涂账,其中的内容可谓矛盾百出,里面的情节和人
  物关系有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希腊人很少想弥补这些缺陷,因为一定意义上
  这正是希腊神话的魅力所在,后世的学者也能从中解读出大量的信息。比如
  潘多拉的盒子中的东西就有五花八门的版本,我最欣赏的一个说法是:潘多
  拉最后关上盒子,把最可怕的恶魔留在了盒子中,这恶魔就是预知未来的能
  力,因为如果人们都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将会终生生活在痛苦之中。从这种
  说法大体上可看出希腊人的心智较之其他民族高超的一面。另一个希腊神话
  可以作为印证:阿波罗向特洛伊公主卡珊德拉求爱遭拒。为了报复,阿波罗
  赐予卡珊德拉预知未来的能力。结果卡珊德拉的余生完全是地狱般的梦魇,
  而且人们都把她当作疯子。
  
  因为种种原因,我个人以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原始的中国神话未能脱离神兽同
  形的阶段,原始的道德观又和后世的道德观冲突太厉害,古代中国人对自己
  祖宗的神话纪录大多感到别扭。结果真正的中国神话遭到历代读书人的涂抹
  和篡改,后来神话成了诸子们说理的工具,神话的真实面目和含义更是面目
  全非。比如帝俊本来大概是外来的殷商人的主神,其身份类似于印加人的太
  阳神欧克罗。到了太史公的时代,帝俊终于被收编入少典氏帝系,成了黄帝
  的曾孙帝喾。上世纪的中国神话学者已发现,中国神话中越是古老的东西,
  出现的时间越晚,也就是后人捏造的成分越大。比如最古老的盘古,在南北
  朝时期才出现,显然是对梵天(Bonten,Brahma)创世神话的粗陋模仿。
  
  
  个人以为:中国原始神话中最优美,最少被涂抹的神话是《九歌》。《九歌》
  的神系出现的很晚,跟中国原始神话基本无关。它是完全的神人同形神话,
  大约源自西北亚,其中的神大体在源自北亚的神话中找到对应的神。比如《
  九歌》中的主神太一,似乎跟印度的提婆,古波斯的台瓦,希腊的宙斯等等
  来自同一个古词语,含意大约是“时间”。
  
  
  
作者:老金在线 时间:2002-08-10 21:25:22
  再翻一下。
作者:钟亮 时间:2002-08-10 21:33:25
  “史诗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存在一个贵族兼武士的团体”一说有点意思。欧洲中世纪史诗也是如此。不过中世纪的史诗的创作者不是骑士,而是游呤诗人。
  中国的汉朝恐怕是篡改神话最厉害的时期,都是为了政治目的。
  
作者:胡汉四 时间:2002-08-11 00:09:15
  除波斯外,几乎所有史诗的最初创作者都是游呤诗人(Barde)。
  不过史诗的主要角色都是兼有贵族和武士身份的人。史诗和神话
  最好区别开,史诗关注的主体依然是人。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1 02:44:41
  俺以为准确点说,史诗关注的主体是“神化”或“英雄化”的人,一个没有了英雄梦想的民族,很难想象会产生出真正的史诗,过早政治化伦理化的民族,即是所谓的“老大民族”,政治上的早熟,伦理道德上的循规蹈矩,在在皆为扼杀梦想的因缘。
  另一个原因:乱世出史诗。大一统之下,不容异端存在,而史诗所歌唱的,往往是无畏的叛逆,蔑视习俗宗法道德伦理的异道之徒,即使其思想意识不出社会基本伦理之外,但其行为方式定有不同凡俗,甚或惊世駭俗之处。所以<楚辞>,<史记>近于史诗,然而皆成绝响,不复为一种传统是也。
冷眼看云酒醉抛书
作者:钟亮 时间:2002-08-11 08:27:36
  关于内倾和外倾的问题:印度的史诗《摩诃婆罗多》(又名大战诗)和《罗摩衍那》产生于雅利安人入侵之后,在这个时候不能算作内倾的印度吧。
  史诗的产生应该有多元的原因,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地域产生史诗的原因可能不同。疏慵自放的乱世说我也同意,因为在荷马时代和印度史诗时代,中世纪史诗都是乱世。中世纪英雄史诗在经济和宗教战争中产生(随后我贴一篇我的论文)。文化或经济的冲突产生史诗是一种可能,巴比伦史诗《吉尔加美什》也反映的文化冲突。但是印度随后也有抒情长诗(这时候应该内倾了吧),但已经没有英雄了。是不是可能有一种遗传性,后代文学作品的样式是从前面继承而来的,整个文学史的作品样式应该有逻辑上的继承关系。所以,一旦有史诗的传统,后代产生长篇诗歌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这点同样可以从中世纪史诗上验证。
  但是思想上是否有异端似乎不足证明,至少在中世纪史诗中都是同样的赞颂基督的。
  中国的《木兰辞》倒是准史诗样式的,长篇(相对而言),英雄人物,传奇故事,甚至战争,都有了。北朝也是可能产生史诗的一个时期。
  我手头只有一本王向远的《东方文学史通论》关于印度和东方文学的,不知道诸位先生手头还有什么?在这本书中作者认为中国没有史诗的原因是“汉民族过早地确立了以高度理性,智性为基础的文明,因而也过早地结束了信仰的文学时代”。并且引用黑格尔的话“因为他们(中国)的关照方式是散文性的,他们的宗教观点也不适宜艺术表现……”(《美学》卷3,下,170页,商务,朱光潜翻译)不过我已经说了,中世纪已经是中古时期了,同样产生了史诗,可见理性,智性之类的不足以说明问题。
作者:钟亮 时间:2002-08-11 09:03:28
  作者:胡汉四 回复日期:2002-8-11 0:09:15
    除波斯外,几乎所有史诗的最初创作者都是游呤诗人(Barde)。
  
  叶舒宪在一书中把史诗分成文人和原生两种。原生史诗作者皆不可考,算是群众创作。
    不过史诗的主要角色都是兼有贵族和武士身份的人。史诗和神话
    最好区别开,史诗关注的主体依然是人。
  
  同意把史诗和神话分开。
  
作者:胡汉四 时间:2002-08-11 10:17:15
  看看《摩诃婆罗多》中的《薄迦梵歌》,便可知道古印度人内省的
  深度。一般认为《薄迦梵歌》成书较晚,不过也不会晚太多。
  
  关于史诗的作者,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大意):他们是熔炉,
  能够把民间神话传说之类的粗陋矿石提炼成纯金。要做到这点,群
  众创作是不可能的。根据目前的研究,也没有证据证明哪部史诗源
  于群众创作。比如从文笔和思想上看,《Beowolf 》的作者几乎肯
  定是位精通古丹麦语和斯堪的纳维亚传说的修士。《王书》的作者
  菲尔多西就更不用提了。
  
  不过我也承认:“群众创作”说较符合主流意识形态。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11 12:55:48
  史诗产生的必要因素:
  一、具有特定才能和身份的作者
  这里又可细分为作者的文学才能、思想境界、创作条件、流传途径(不然无法激励作者继续创作)
  
  二、表达力很强的语言文字
  音韵,逻辑性,抒情功能
  
  三、必要的素材
  史诗的故事情节
  
  
  大概就是这些了,我现在感觉中国最薄弱的环节是一
楼主zhoura 时间:2002-08-12 12:31:23
  方连辛:
   我也觉得作者的才能是关键所在!而老金兄所说的家族式管理和朝代更迭是其外在原因!中国要厘清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有时想想,真觉得有些颓唐!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14:48
    (二)西方民族性好动,理想的人物是英雄;中国民族性好静,理想的人物是圣人。
  疏案:(将希腊作为源头看)与其说西方民族性好动,不如说其更崇尚自然天性,纵是放纵的行为亦不无不可原谅的合理性,此诸种行为嗣后为尼采归为酒神精神推崇备至。当时虽有柏拉图亚理士多德等人努力纳于理性,但对其理论对社会现实的影响不宜高估;而中国早期发展时期,家族宗法即过早伦理化而至于成为社会理想,民众梦想遂桎梏为“大同”(大一统?)下之种种,底层民众迫于生计(可参看《中国大历史》中关于中国格局形成的自然因素分析部分),现实大过梦想,即使求神拜佛,笃信之宗教和西方宗教的“伪理性”“超拔感”截然不同,而表现为一种贴近现实的功利性,中国的古时神话既乏纵深之想象,又不能开创出一种全局性系统性的格局,将之纳入史诗显然缺乏一些必要的东西(《九歌》中即有反映) 。知识阶层情形复杂些,经孔孟至董仲舒,儒学渐成主流,“子不语怪力乱神” 呈一种显性条令,史诗的产生虽然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民间素材的口口相传,但必须有一位知识阶层的代表来作总结性发言,而在儒教之下产生这样的作者显然不太现实,除非他能够稍稍脱离开主流思维方式。很显然,思维方式的现实伦理化和功利化过于强大,没有神话和传奇的襄助,史诗的产生是受了很大的打击的。而在游牧民族或者其他开化较晚的少数民族中,史诗则是存在的,如前已提到的《格萨尔王传》等,但这只是口头流传或只有少量文字记载,很多都是进入现代以后才整理出来的。
  所以,不是中国没有史诗,而应该断为汉族没有真正的史诗。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18:58
  小方说得太简略,来点儿酒了胡说行不?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32:34
  胡乱想想:和祖先崇拜有没有关系呢?西方好像更多的是“社会型态”英雄,中国则只有很古很古时才有吧?大禹当然算一个,后羿也算,但是不是只是神话中人物?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12 22:37:40
  史诗的产生虽然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民间素材的口口相传,但必须有一位知识阶层的代表来作总结性发言,而在儒教之下产生这样的作者显然不太现实,除非他能够稍稍脱离开主流思维方式。
  
  简略归简略,万变不离其宗,你看你这段不是可以归结为作者的思想境界和创作条件吗?
  记得故乡的曲风兄有一篇《神童中国》发在国学纵横版,也提到过史诗问题。
  不敢胡说,大家正儿八经研究问题,万一被我拐跑题就不妥了,忽忽~~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50:47
  所谓乱世出英豪,正是史诗产生的环境,但不一定就在乱世产生,可能只是口头流传一段时间,而后由某个或几个后世作者归纳整理,爬梳出一个较为定型的本子来,但这也并非铁定的事情,比如《三国志演义》《隋唐演义》《杨家将演义》等,这就不仅仅是形式上的问题了,而该归入史诗精神的缺位所致。窃以为史诗精神很重大的一个方面在于:虽然可能不悖于主流,然而绝对容忍异于主流的思维方式或者行为方式存在,歌颂英雄,神化人物,可以悖于常理常识(夸张的必要)。因为叛逆精神本来即是任何民族精神中必有的东西,而尤以乱世表现最为突出,史诗于一个民族的精神发展必有提升的功用,史诗精神,惜夫不传久矣。
  单以“乱世”言之,恐是坐实之论,国史上分分合合是常事,而并没有产生出真正形态的史诗,恐怕应是史诗精神的的过早断绝所致吧。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53:57
  呵呵,小方,俺只是觉得你可以再说得详细一点,你可不要问俺:有必要吗?:))
冷眼看云酒醉抛书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2:58:41
  小方,能否将曲风文中关于史诗部分转来这里啊?
冷眼看云酒醉抛书
作者:方连辛 时间:2002-08-12 23:11:20
  疏慵:)我觉得我说出来也只是一家之言,想给大家梳理一下思路(可能多此一举),按图索骥,不亦轻松乎?这个是有必要D~
  
  曲风兄新上任故乡史海钩沉斑竹,大家可以来看看他的文章,我看得眼都花了:)
  http://www.guxiang.com/forum/topic.asp?TOPIC_ID=44812&FORUM_ID=71&CAT_ID=19&Topic_Title=神童中国&Forum_Title=国学纵横
  疏慵到故乡来看吧,我不好侵犯人家版权,而且文章也忒长:))
作者:疏慵自放 时间:2002-08-12 23:32:38
  收到
冷眼看云酒醉抛书
作者:alistonlin 时间:2008-12-15 12:21:16
  看到这个问题我想问问提这个问题的人,为什么外国没有绝句,律诗呢
作者:zhang903100580 时间:2010-08-27 21:59:14
  仔细阅读了,受益良多啊~~~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13:02
  朱光潜相当无知。
  
  西方根本没有“历史”这个概念,没有记载历史的传统。
  
  西方在史学的位置上,摆放的只是神学和文学。
  
  西方“古典历史”几乎全属伪造。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19:17
  西方把史学混同于文学的恶劣做法被百年前提倡所谓“新文化”的那伙无知之徒盲目引入,致使如今中国史学一塌糊涂。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23:11
  史唯求真
  
  诗以抒怀
  
  史诗算啥玩意?
  
  哪个智障发明“史诗”这词?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33:40
  “我们始终低估了古人发明故事的能力和他们相信故事的能力。”
  
  —— Moses I. Finley(1912-1986。古希腊历史学家)《古代史:证据与各个模式》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35:25
  “直到波斯战争时的古典历史,以及后来各个时期依据传统建立起来的有关这段历史的结构,本质上是一种神话思维的产物。”
  
  —— 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1880-1936。历史学家)
作者:号啕大哭 时间:2010-08-28 05:37:15
  “甚至到了恺撒时代,有关前汉尼拔时期的罗马史还在被臆造。公元前250年之前的罗马历史,正如恺撒时代的人们所了解的,实质上是捏造的,我们现在所知的那一点点东西,其实是我们自己编造出来的,后来的罗马人根本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
  
  —— 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1880-1936。历史学家)
作者:chaozai3 时间:2011-07-01 09:46:18
  这样看来,是不是可以说目前刚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7万行叙事诗《在河之洲》创造了历史 了。http://blog.163.com/chaozai3333
  
作者:tata360 时间:2011-07-01 09:50:07
  照片名:金刚控股 全体同仁两天游~ 
  照片描述:金刚金属全体同仁的各种表情姿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