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书楼余渖》中所见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0 08:56:00 点击:2102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国初年的小学老师
  <钱宾四先生全集 素书楼余渖>里有一部分收他写的序跋文四十三篇。书的序跋,应当也可视为是书评的一种形式。全集编者说,这些文章中前两篇“为先生早年任教小学时之作,特具纪念性。”这两篇的题目分别是“跋吾兄声一诗选”和“松江朱怀天先生遗稿序”,都是民国九年所写,是编全集时才在无锡和北京的图书馆中找到。 钱声一先生当时与钱先生兄弟二人都在无锡乡间小学教书,“兄弟同校,有作辄相唱和”。后来宾四先生换了一所学校“余自去梅村,即少作诗,今乃绝不作”。而朋友朱怀天劝他说“适性遣情,斯实尾闾,子真从此舍割邪?”钱先生写道“余亦无以报。庄生言无用之用,诗乃是邪?”有一天,声一先生带了一小册诗给弟弟看,并说这是准备刊入校友杂志的,“吾弟视之当谓如何?”宾四先生雨夜开读,“为诗仅十数首,皆旧作素见,然读不厌。数年兄弟友朋一校聚首之状,如在目前矣!我虽不作诗,顾好读诗,犹故我也,况读我亲骨肉兄弟之诗乎!”又说 “吾兄声一,教授之暇每好吟咏,兄弟友朋感时伤国,一一皆自肺腑中出。”“顾性和易率真,不修边幅好诙谐,不耐作世俗讴(女字傍)煦。非读其诗,或不得其为人之深也。”最后钱先生写“不禁援笔述此,妄附其末,作为报怀天且以告知我兄弟者焉。”有一下款“寒食前一夕穆识于鸿模学校”(后来是在梅村无锡县四高小校刊上找到这文的)。 文章虽短,钱先生兄弟和朱先生兄弟友朋一校聚首之状,虽不能如在目前,却也依稀可见了。 春天时朱怀天先生还在,夏天钱先生写第二篇序文时,朱先生已不幸去世了。
  全集编者说,这些文章中前两篇“为先生早年任教小学时之作,特具纪念性。”真是特具纪念性的文字。除了纪念性,那时学校老师的课余酬唱,他们的意兴议论,都是极富历史意义的。兹抄“松江朱怀天先生遗稿序”中一句“《留悔诗》一首,为怀天最后之作,成以寄我。我谓悔可改、可除、可灭,而不可留。悔之深痛斯改猛速,不当云留悔也。”可见一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古寺看碑不下驴 时间:2012-04-10 09:10:09
  “顾性和易率真,不修边幅好诙谐,不耐作世俗讴(女字傍)煦。非读其诗,或不得其为人之深也。”



  嫗煦,《方言》第十三:“嫗,色也” 晋 郭璞 注:“嫗煦,好色貌。”
  读上文,似乎“嫗煦”有另外的意思?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0 09:16:37
  <钱宾四先生全集 素书楼余渖>《出版说明》中说“本书为《钱宾四先生全集》正文之最后一册,主要以不易归类之零篇或前此成书失收及新得之短文,汇编而成。全书分序跋、杂文、书札、诗联辑存、晚学拾零五部分”“本书之整理工作,由胡美琦女士负责。”
  大陆九州新校本已出。定价78元。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0 11:24:58
  “嫗煦”有另外的意思?
  -------------------------------
  《辞源》上查到一个。生养抚育。煦,指天降气以养物;妪,地赋物以形体。
  《三国志》魏《高堂隆传》上疏“是以有国有家者,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妪煦养育,故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

  从例句看妪煦养育就是恺悌君子。不耐做世俗妪煦,或者就是不耐作恺悌君子?“性和易率真”就不耐作恺悌君子了。这是一种猜想。未知是否成立。
作者:高卧东山 时间:2012-04-10 13:20:03
  查字典,嫗煦,和悦之色。
  这就说得通了。
作者:古寺看碑不下驴 时间:2012-04-10 13:47:16
  仁者,非妪煦、姑息之谓也,兴教化、修政治、养百姓、利万物,此人君之仁也 -----司马光。


作者:林黑 时间:2012-04-10 13:50:02
  长知识啊
作者:清扬婉兮阿湄 时间:2012-04-10 13:58:54
  课余酬酢,真是风雅,那个时候的小学教员,很多是极有功底的。
作者:豆蔻梦乡 时间:2012-04-10 17:31:03
  拜读,学习了。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2 20:52:47
  一本书的经历
  中华民国十三年,一位中国青年楼桐孙先生在法国读到印度泰戈尔著《国家主义》一书的法文本,觉的喜欢,就把它翻译成了中文,并把译本寄交上海商务印书馆何柏丞先生,谋求出版。二人通信中,楼先生说明年就将回国回到上海。何先生说,到时我会带着这本新书到码头去欢迎你。
  及到明年楼先生返沪,何先生真去码头接,但是道歉说,这书没能如约带来。楼先生问,那么这书是否已经出版?原来书是出版了,但是出了意外。发到广州的新书陈列在广州商务的橱窗中,不料被正反对“国家主义”的革命党人见到。他们就打破橱窗,取出书本,当街付之一炬。上海商务心存畏惧,不敢再把书拿出来发售,就全放在仓库里封存了。因此何先生没能取出带来。
  过了几年,九一八事变,上海商务印书馆仓库被日本飞机炸毁,书全被烧掉。这本《国家主义》中文本,楼先生就没能看见。非常懊丧之中,忽然得到一位广州亲戚来信,说当年这书在大街上被烧以前,他买到过一本,现在可以送给译者本人。楼先生喜出望外。终于拿到了这本仅存的书。可是取回家以后,一次被友人借去看,竟没有还来,而楼先生又记不得是谁借的了。得而复失。
  如此一直到一九四九年以后,楼先生到了台湾,又向商务印书馆王云五先生打听,台湾商务能不能有这本书库存。结果得知当年没有运过来过,所以现在也没有。王先生建议,是否登报征求或许有人手中会有。楼先生依计而行但是仍然没有收获。
  又过多年,已是楼先生翻译这书的五十年之后了。。忽然有楼先生所不认识的吴相湘先生来电话,问楼先生手头有否这书。楼先生说没有啊。吴先生说,我也知道你没有所以才登报征求。正巧我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买到过这样一本,当时见你广告,可是一时找不到这书,现在“偶检得,当以相赠”。于是楼先生重获此书,说:书亦如人,五十年萍飘絮飞,今又重入吾手,此真海内唯一孤本矣。
  楼先生这书,乃于一九七五年在台湾重新出版,仍用当年的文言译文,并请钱宾四先生为之写了长篇序文,现在这序文保存在《素书楼余渖》书中。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2 20:52:47
  一本书的经历
  中华民国十三年,一位中国青年楼桐孙先生在法国读到印度泰戈尔著《国家主义》一书的法文本,觉的喜欢,就把它翻译成了中文,并把译本寄交上海商务印书馆何柏丞先生,谋求出版。二人通信中,楼先生说明年就将回国回到上海。何先生说,到时我会带着这本新书到码头去欢迎你。
  及到明年楼先生返沪,何先生真去码头接,但是道歉说,这书没能如约带来。楼先生问,那么这书是否已经出版?原来书是出版了,但是出了意外。发到广州的新书陈列在广州商务的橱窗中,不料被正反对“国家主义”的革命党人见到。他们就打破橱窗,取出书本,当街付之一炬。上海商务心存畏惧,不敢再把书拿出来发售,就全放在仓库里封存了。因此何先生没能取出带来。
  过了几年,九一八事变,上海商务印书馆仓库被日本飞机炸毁,书全被烧掉。这本《国家主义》中文本,楼先生就没能看见。非常懊丧之中,忽然得到一位广州亲戚来信,说当年这书在大街上被烧以前,他买到过一本,现在可以送给译者本人。楼先生喜出望外。终于拿到了这本仅存的书。可是取回家以后,一次被友人借去看,竟没有还来,而楼先生又记不得是谁借的了。得而复失。
  如此一直到一九四九年以后,楼先生到了台湾,又向商务印书馆王云五先生打听,台湾商务能不能有这本书库存。结果得知当年没有运过来过,所以现在也没有。王先生建议,是否登报征求或许有人手中会有。楼先生依计而行但是仍然没有收获。
  又过多年,已是楼先生翻译这书的五十年之后了。。忽然有楼先生所不认识的吴相湘先生来电话,问楼先生手头有否这书。楼先生说没有啊。吴先生说,我也知道你没有所以才登报征求。正巧我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买到过这样一本,当时见你广告,可是一时找不到这书,现在“偶检得,当以相赠”。于是楼先生重获此书,说:书亦如人,五十年萍飘絮飞,今又重入吾手,此真海内唯一孤本矣。
  楼先生这书,乃于一九七五年在台湾重新出版,仍用当年的文言译文,并请钱宾四先生为之写了长篇序文,现在这序文保存在《素书楼余渖》书中。
作者:清扬婉兮阿湄 时间:2012-04-12 20:55:05
  重复了?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2 20:56:08
  《素书楼余渖》在台湾出版,后来在大陆出版,大约也经历了你二十年。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2 21:27:27
  大约也经历了二十年。(多出一个你字)
作者:Yike1982 时间:2012-04-13 02:31:10
  “嫗煦”什么意思。历代作者用此词作文表达何意我不知道。我只会凭直觉用我方言解读。不会有人说我逞能吧。

  嫗ōu:母抱子可以叫“挐rú”子抱母就叫“嫗ōu”。煦:勖的假借。用力往怀里钻。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3 05:21:30
  《辞源》上查到一个。生养抚育。
  嫗ōu:母抱子可以叫“挐rú”子抱母就叫“嫗ōu”。煦:勖的假借。用力往怀里钻。

  这《辞源》和方言解读的意思基本一致?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2-04-13 10:29:23
  顶
作者:Yike1982 时间:2012-04-13 11:11:01
  先生是说方言还是《方言》。杨子《方言》“嫗,色也”也是对的。广东色鬼就叫“摳女”。
作者:Yike1982 时间:2012-04-13 11:45:07
  我们岭背比岭南用词还早一点,我们不说“嫗女”,说“嬗颃”。诗曰: 燕燕於飛,頡之頏之。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3 16:55:38
  过了几年,九一八事变,上海商务印书馆仓库被日本飞机炸毁,书全被烧掉。

  ---------------------------------------------------

  这是照钱先生序言里写的,但是或许又点错日本飞机炸上海商务,当是一九三二一二八事变,不是九一八事变/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13 16:56:43
  或许有点错。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24 16:41:57
  官常
  什么叫“官常”?想来就是做官的常理吧。
  “今之从政者,一登仕籍,辄欲以官终其身,有进无退,更不复作他想。于是社会百业之中有官业,命为官,则无官不可为。一旦暂失其官,则更无他业可转,唯有复起为官,故其途甚隘而险。古之为官者则异乎是,逆则有乡里可隐,有祖宗坟墓祠堂可守,有田园家宅可以送老而待终,今乃一切无之。古有吏,刀笔簿书,职类既分,业有专攻,位卑而俸薄,不为人重视,如是而欲终其身则可耳。若夫仕途颠踬,贬放边远,穷荒蛮陬,此之谓待罪,则益勤益勉以冀自赎,此犹之为吏,虽久不迁,人亦谅之。若显贵矣而无所建树,小有失,则群攻之,能全身乞退,则自幸不置。自非权奸大嬺,媚于上而党于下,盘结自固,而祸发亦不可救。否则朝政坏而国运随之倾,众口所诛,亦终于身败而名裂。史笔又从而追伐之,恶迹常昭,子孙亦受连累,遂能悬为炯戒,使为官者人有所警惕。故虽称一君专制于上,而政局国运终赖以维持达于数百年之久,而此一历史传统,乃亦绵亙两千年而未有所大更张。此亦自有以致此,非尽如今人所想像云云也。官常之既败,于是失其官则群目以为不幸。不得儕显要,则为不幸之大者,不得毕生据显要,则又大不幸之至。心怀愤郁,乃有翻云而覆雨,朝秦而暮楚,美其说曰自由,张其帜曰革命。民国肇造逾五十载,国事之未臻宁定,政途之未见清明,而循至于当前之大祸,官常不立,要其一因。”(《素书楼余渖 陈著四书道贯序》)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4-25 19:43:06
  《辞源》有官常的词条。官常,居官的职责。《周礼》之《天官 大宰》说以八法治官府,其四就是官常,有注说官常,谓各自领其官之常职。
  有一个例句“无忝官常自贻公让。”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5-09 19:43:28
  钱先生和新亚研究所
  致严耕望书九月十八日民国五十四年在马来亚
  然穆返港只拟杜门作朱子研究,不拟参加学校任何工作,吾 弟前在台时,学校来信欲穆在研究所担任一名义,穆已复函拒绝。并誊副本遍寄出席所务会议校务会议诸人。兹附上一份,虽是明日之黄花,然 弟试细读一过亦知穆纵有意仍与新亚保持一接触其事亦不易。故穆亦并无此想法也。 来书提及研究所未如理想,此亦无可奈何之事。穆自美归后学校行政杂务日益有增,即不再在研究所任课,亦少与研究所诸生有私人之接触,虽心知其日趋下流,然竟少精力顾及,今则更所不论耳。
  从此信(摘录)看,感觉就是“无可奈何”。学校请的是“担一名义”,被拒绝了。这通拒绝复函,好像全集里没有收。但是其大意,从这信也能见其一二。研究所的不理想不自今日始,从美国回是四十九年,已是五年前的事了。“今则更所不论”了。
  在全集其他书信中,还可找到一些此前此后的相关内容。(待再找)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5-10 08:59:19
  还有一通同年在马来亚写的信(不过是由“美琦代笔”的,因为钱先生眼睛开刀写字不适)给余英时的。

  “弟函率直述及校内人事,人心诚伪,人情冷暖,读之感慨万千,久久难以提笔,亦因曾覆 尊大人函,报导宾四近况颇详 , 弟可读此释念也。 弟来函所提某君,宾四原谓其是小人,不足令宾四为此气伤双目;宾四之受气,乃有比受之于某君更甚十百倍者。此等事甚难详述。今来马已一月余,宾四身心均有进步-----此事最堪告慰。(以下略)
  此信日期八月六日,比上引一书早一个多月,而上引一书则是钱先生亲手所写的了。
  此等事甚难详述,又过了四十多年,当事人不在了知情人也少了,则更难详述是很自然的了。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5-10 15:34:33
  五十五年十一月,钱先生已在香港,有一给余英时长信,谈朱子新学案和章实斋的。写完之后,又加一节关于新亚研究所的:“新亚研究所×、×两君竞欲作大师,竞相拉拢研究生,必欲出其门下为快。故以前所中诸生亦相戒不敢来沙田。怪事如此,聊以相闻。穆亦借此杜门。惟目睹青年有为之士,如此窒塞其前进之途,则于心不能无憾耳。 又及”
  这是直接讲研究所事的。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2-05-10 16:17:53
  上面引的各信,多说研究所的事不能管了。但是往前推几年,信中讲到研究所,是很想为研究生多所致力的。民国四十九年给杨联陞先生的信(一月十一日)这样说:“穆在新亚十年,实感心力交瘁,亟求转换环境稍资修养。此间在人事上已有新安排,甚望能于漫游后再返新亚,可减轻职责,俾能重温旧业,并于研究所方面多所致力,栽培出几个青年学者,庶于将来学术界稍有贡献,私心所拳拳想望者在此。如能于年力就衰之前,新亚研究所亦能薄具规模,则心愿已毕。”下面还有“则个人之一生亦庶可谓有始有卒”等等。到了五十三年,中文大学成立,钱先生已经以休假名义离职九月廿九日致杨联陞书中仍提到研究所,说“尤其是新亚研究所粗有基础,甚望兄能为此一事业多有指示,穆虽有此心,而短于人事应付然实不忍视其夭折也。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03-31 21:00:12
  大陆九州新校本已出。定价78元。

  近在网上买这书,75折样子。
作者:茶屋碗茶士 时间:2013-04-01 01:00:47
  好帖,MARK。
作者:要命一条 时间:2013-04-01 12:50:31
  书太贵了,现在。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12-26 10:42:14
  姑提一下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7-09-22 07:30:02
  还是几年前就沉下去的老帖。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20-06-17 09:36:14
  已经提过几次,几年一次,好多年了!这书还是愿向各位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