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的边界上行走——4月20日植物活动笔记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1:15:00 点击:594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去冬到今夏,读书了,除了摘录些碎片,写得很少。但还是记了些游山玩水的流水账。每来书话,看读书的种子不断在发芽,心里总有说不出的安慰。



  在北京的边界上行走——4月20日植物组活动笔记

  深圳一石

  早晨7:30赶到地铁6号线海淀五路居集合点,要5:30起床。5:30时天光已经亮了,能够呼吸到夏天。集合的有五个人,胡队,水果,于老师,自堃和我。胡队雇了一辆小面包车,确定好的路线和要寻找的物种我一无所知,领队、指导老师会安排好一日行程。记录新旧植物物种的种类,便成了私人职责,一路上我会默默记录下京郊4月山水的流势、声音和色彩,自己的情绪也会附着在这种变化的节奏里,对我,这是本能吧。这种特别的节奏,让人沉进去,便会感觉到大自然的呼吸和人肺叶的呼吸同步,心胸和自然一起一伏,人活着,山峦活着,小径溪流山花活着,山水深处大自然的轰鸣与沉寂也活着。
  坐在车里,心想,车会开到某个地点,然后爬山,一路被花草拌住脚步,走走停停,一天就会这么过去。想到逐渐退却的雾霾,想到等着我们的山水,想到不期而遇的花朵,心上一些无奈慢慢放下来。

  车从海淀进入昌平,贴着八达岭高速的辅道前进,车窗外山水变化,在不时闪过窗口的花海里,听于老师说起巧龄花、榆叶梅……
  昨日山间下过急雨,车经过佛峪口水库时,能看到远处官厅水库的一角笼着薄雾,车子绕着佛峪口水库边缘的半圆弧攀缘而上,远处石崖边稍低于正常吃水线的水痕,水面上天光划过,波光卷着翠绿,清澈丰盈,这样的水色涌入眼帘,让人有胸吐一口浊气的舒畅。
  经过佛峪口水库不远,就是北京西北边界上的松山自然保护区,这个季节正是看白头翁的季节。遗憾的是,山间花一年少似一年,花海成了花溪,花溪成了河床。
  毁自然时,人心冷硬如铁。人不必为自然哀。

  海拔高一点的地方,城里开过花的植物,那里花儿正在盛开,斑叶堇菜、裂叶堇菜在路边沙土里翠翠的,总忘了独行菜的名字,满地都是,每次问水果,他到不厌其烦,回答干脆,“这是俗货”。独行菜在西北乡下俗名“辣辣”,根辛辣,叶可当野菜,这些小时候我都吃过。每一次,辣辣的名字会很快将独行菜这个名字在脑海里格式化,所以这次又闷着头问水果:“这是什么?”听到水果说“独行菜”三个字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奇怪,这名字我分明知道啊。
  五月一日封山期才结束,我们刚好来得早了几天,因为于老师,山警才放我们进了山,但一辆巡逻车跟着我们。我们走进草丛,于老师驻足的地方,就是白头翁盛开的地方。一丛丛的白头翁就像“紫气东来”炼成的花,未开的花朵成筒状,含紫的花瓣背面披着长长的白色绒毛,新叶肥嘟嘟的,细裂。散落的杂草里,小龙胆也开了,像会跑的兔子在枯黄的芒草缝隙里跳跃,又像蓝天上掉下来的星辰。正要开花的小叶悬钩子,缘难一见,没有于老师,怕是见了也未必会相识。一棵矮紫苞鸢尾,花已凋零,叶子蓬乱,不再以笑脸迎人。
  封山期来得好处是,山林清净,鸟儿飞的悠闲,草木长的野性勃发。难处是可能进不了山。

  在松山呆的时间很短,半个小时不到,之后车拐上110国道,经过土木堡遗址,从北京拐向河北张家口边界的一刹那,北京一面清风骄阳细柳风,张家口一面是杨花如雪铺天扬。
  车赶往沙城(也就是张家口市怀来县,县域新旧名称的混用,让第一次到来的我有点犯晕),经过慈禧逃难的鸡鸣驿,接着又赶往古战场涿鹿。北京边界上,历史的余波散落下来的水洼在风尘仆仆的路途中镜子一样明晃晃的亮着。
  胡队要过把车隐,车从涿鹿县拐入北京七环,让人有幸第一次见到传说中七环的样子,也第一次知道,现在的北京七环就是北京的边界。七环有个怪异的地标,远处看如九条昂头的巨蛇仰头拱着一颗坠落的星体,造型抽象又现代,路旁有拍摄电影遗留的原始部落帐篷,四周太行余脉的褶皱左支右突。道路空空,难得见到行车,路中间偶尔有马车晃晃悠悠经过。于老师发现方向不对,原路返回时,胡队把小小面包车开到120公里/小时,时空境遇,飞驰电掣,让人觉得有点不真实。

  车行过海拔2420米的灵山和海拔2303米的东灵山之间的省道,车速渐渐放缓,海拔的提升,显出植物分布的差异,华北落叶松林成片出现在眼前。裸露岩石的苍灰灌丛中间,山杏如雪,就像阳光照过水面的银点。4月底,在1000米左右的海拔高度,山杏铁黑的树干上盛开的花朵如同人心里缀出的绢花,绿野在悄悄遮蔽坡面之前,杏花是这个时节满山弥漫的光晕。一路上于老师说起山中榆叶梅的美,让人疑惑。城市的街道花园里,榆叶梅即使开到锦簇,即使让人心动,要让人久记不忘也难。山林的杏花海里,榆叶梅的粉红大就像少女的脸颊,是这个季节红晕浮上脸颊的山中记忆。车快速经过山麓,整个山林因花海生成一种磁力,吸引人时不时想停下车来,看看季节的颜色如何染到说不尽的人生里。迎红杜鹃还在开,花儿的粉紫带着一点俏皮的滋味,轻快一跳,跳上岩间眉梢,引着人的眼睛既迷恋又跳跃。如果有画师画下4月花海里自然活的青春,哪一个画家能使这样的画在记忆里不老?

  水果眼尖,路边靠近路基的岩缝里,一丛盛开的白头翁惊到水果,之后惊到一车人。

  从省道经过蟒石口、黄金坎,上108国道,是通往野三坡的路。看到野三坡,才知道这里离百草畔不远了。车在太行山脉里盘旋而行,阳光下,太行山脉就像翠绿的盆景,而我们成了景中人。山坡和山顶上能看到有长了几百年的野生古柏群落,如雕塑的翡翠。偶尔能看到几个错落有致的小村庄散布在山坡的台阶上,人烟稀疏,仿佛古代的遗迹。

  蒲洼乡里藏这蒲洼湿地自然保护区,地图上看,是拒马河的一条支流马鞍沟的起始部分。巧遇了热心的蒲洼乡队长,没有他的带路,藏在山间沟壑里的蒲洼,靠我们自己将难已找到入口。蒲洼沟的地貌有点象昌平的虎峪,植物的分布也类似。这个季节,蒲洼沟中,小河干枯了,山形地貌保持着原始的风貌。山沟里有野生猕猴桃,藤蔓缠绕着核桃楸的枝桠,叶子刚刚泛绿,沟渠的苔草腐土上,很多野葱,西北俗语叫小蒜,可以用来炒鸡蛋,这东西我最喜欢生吃,拔出根,根部是小小的白玉一样的鳞茎,剥了皮,入口微辣,口齿间会留下鲜鲜的腥味,余味绵长,让人贪馋。让自堃吃,他吃过说后味发甜。人的味觉真是奇特,轻辣而鲜和甜也有互通之处。蒲洼走个来回,大概花了一个小时,也算走的意兴阑珊,秋天来的话,沟里乌头、日本续断、水杨梅会开的一片一片的。

  回程经过十渡,车子一渡一渡驰入黄昏,有幸见到三花莸、角茴香以及房山紫堇。夜色深沉,手电筒的光扫过沟渠、沙滩,如灯光扫过舞台。
  舞台上,歌唱的主角是谁?

  2014/4/26日首都图书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8张 | 更多 |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1:24:53
  延庆松山自然保护区拍到的白头翁

  
我要评论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1:29:29
  小龙胆
  
作者:东化村 时间:2014-05-08 11:30:17
  一石好久不来。以后你可以带我看看京郊的花了。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1:43:02
  紫花耧斗菜,4月北京山野正在盛花期,满山沟都是,到6月就要让位给华北耧斗菜。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1:50:13
  长在远离人迹的悬崖上的独根草,是我最喜欢的植物之一,秋天只剩下一片叶子,个性独特极了。

  
作者:清扬婉兮阿湄 时间:2014-05-08 11:56:03
  这个紫花耧斗菜真美,居然没见过,确实像耧斗。一石请继续!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2:00:17
  角茴香,北京零散分布,不算常见。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2:02:54
  房山三宝之一的房山紫堇,这个珍稀。

  
作者:林泠烟 时间:2014-05-08 12:09:27
  紫堇为何是白花?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2:19:10
  @林泠烟,紫堇科紫堇属,是一系列植物,和色彩无关,黄色,紫色,白色都有。我再贴一个紫堇属的本种,就叫紫堇,在房山的蒲洼拍摄的。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4-05-08 12:23:56
  白头翁盛开了,只觉得喜人。
  
  。
作者:wx6665666 时间:2014-05-08 15:58:22

  问好一石。
  之前真不知道北京有七环。
作者:青花瓷 时间:2014-05-08 23:23:49
  南北差异真大,这些植物全部都没亲眼见过。
作者:林泠烟 时间:2014-05-08 23:56:59
  @深圳一石 10楼 2014-05-08 12:19:10
  @林泠烟 ,紫堇科紫堇属,是一系列植物,和色彩无关,黄色,紫色,白色都有。我再贴一个紫堇属的本种,就叫紫堇,在房山的蒲洼拍摄的。
  
  -----------------------------
  这个紫堇的叶子怎么像艾草,是它的叶子吗
作者:小卦I 时间:2014-05-09 16:45:07
  北方紫堇花期比南方长三角这里迟一个月,我们这里紫堇已结实,种子也成熟落下。
作者:yiping1914 时间:2014-05-09 20:01:59
  照片真漂亮!那些野花可能本身不很显眼,不过一石把拍出了它们的精致之处。
作者:三叶草阳光 时间:2014-05-09 20:51:04
  好漂亮啊,白头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