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题跋》是黄庭坚的书学之魂

楼主:文锦书屋 时间:2016-06-03 17:04:00 点击:28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山谷题跋》是黄庭坚的书学之大作。黄庭坚,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县)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与杜甫、陈师道和陈与义素有“一祖三宗”(黄庭坚为其中一宗)之称。与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游学于苏轼门下,合称为“苏门四学士”。生前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黄庭坚则是这个时代诗坛、书苑革新中的开派者。《山谷题跋》收集黄庭坚平生所作的大量题跋,包括诗、文、书、画等各个方面,其中以书跋为多,是我们了解黄庭坚书法渊源和书学思想,以及北宋书法发展状况的重要资料,《山谷题跋》也是黄庭坚的书学之魂。

  众所周知,题,指写在书籍、字画、碑帖等前面的文字;跋,指写在书籍、字画、碑帖等后面的文字,总称“题跋”。题跋,一般乃指书、画、书籍上的题识之辞,内容为标题、品评、考订、记事之类,体裁有散文、诗、词等。题跋中除了标明书画家的年龄、籍贯、作画时间、地点、得画人称呼、名号外,还有文章或诗词。这些题跋,不一定完全针对画面的内容,而是广泛涉及到天文、地理、人事、岁时、节令、风俗、物产、景观、历史、哲理等各种内容。文人画家提倡的就是既题出画中之意也题出画外之意,包括画家的感触、心绪、想象及作画经过情况,对画史、画论、画法的心得体会,以及生活趣事、各种见闻等。在我们现在所见存世的宋、元、明、清及近现代的书画上,同时有书画家本人的款题和他人在书画上的题跋是十分自然的事,但从书画上无款题到有款题到同时有他人的题跋,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书、画的“题跋”是作品的一部分。其内容与形式及位置要与作品密切配合。书、画,题跋、印章之间互相联系,互相增益,使之成为统一的整体。北宋在我国文化史上是探求创新的历史时期,哲学、诗词、绘画、书法等,都开一代新风。北宋以后的中国各个朝代,许多书法家、书法史研究专家学者都曾采摭过他的书法论述,以荐前贤。数百年来,书法论者都众口一词,“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此语似是而非,其实书法“尚意”,不自宋初始,而自苏轼、黄庭坚始,已是北宋末年,去其开国逾时百载。虽然宋初诸帝都雅好书翰,山谷《题太宗皇帝御书》;熙陵“文治之余,垂意翰墨,妙尽八法,当时士大夫皆亲承指画。”对于书法之好尚,宋之太宗犹唐之太宗。”黄庭坚由他开创的“江西诗派”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黄庭坚也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的草法直逼张旭、怀素,行楷书也自成一家,与本朝的蔡襄、苏轼、米芾并称“宋四家”。黄庭坚精书画鉴赏,其题跋文字有着很高的理论价值和鉴赏价值,对后世影响很大。

  《山谷题跋》共录题跋436篇,其中卷四至卷六为书跋,卷七至卷九及《补遗》亦有大量的书跋。其跋或考辨帖真伪,或评论书家书作,或记述法帖流传,或自述学书历程,为我们了解北宋书家与书学,研究帖学的发展历程,考察黄庭坚的书法渊源、学书历程、书学思想提供了丰富的素材。黄庭坚善行草书,学问文章与苏轼并称。其题跋文字是中国古典艺术理论的重要著作,理论价值和赏鉴价值兼具。黄庭坚早年受禅宗临济宗黄龙派宗风的熏染,得祖心禅师之衣钵,以至《五灯会元》卷一七列山谷为祖心禅师之法嗣。祖心圆寂之时,特托付其主持后事,因此其题跋还受佛教之影响,如他的《黄龙心禅师塔铭》、《为黄龙心禅师烧香颂》等几首,这些都是他事佛和其衣钵之归总的证据。

  黄庭坚《山谷题跋》卷七“书草老杜诗后与黄斌老”条目说:“予学草书三十余年,初以周越为师,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晚得苏才翁子美书观之,乃得古人笔意;其后又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这是山谷晚年贬谪西南、回忆自己学书经历时的一段著名论述。山谷晚年屡遭贬斥,于世事渐渐看淡,交接之禅僧如惟清、惠洪等等或为祖心禅师的弟子、或为黄龙派之嫡嗣,皆为“有缘之人”。自绍圣二年(一○九五)开始贬谪西南贵州、四川一带,至元符三年(一一○○)十二月改知舒州,离川,山谷此次的贬谪遭遇共有五年的时间。从山谷与黄斌老诗歌酬唱的情况来看,写下“书草老杜诗后与黄斌老”条目的大概时间应在元符二年(一○九九)至三年(一一○○)之间,地点是在戎州。此前的元符元年(一○九八),山谷以避外兄张向之嫌,由涪州别驾、黔州安置改为戎州安置。一贬再贬、居无定所的折腾使垂暮之年的山谷“身如槁木、心如死灰,但不除鬓发,一无能老比丘,尚不可耶”(《书遗道臻墨竹后与斌老》),唯于禅理却参之愈深、持之愈坚。所以,这则题跋以佛语入书论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它体现了山谷晚年务在超越的心态。

  《山谷题跋》不仅记录评述了大量古代的书家书作,其对北宋书家文人的书法亦有详细记载,包括王著、徐铉、李建中、宋绶、林逋、苏舜钦、欧阳修、蔡襄、周越、王安石、司马光、苏轼、米芾等。特别是对苏轼的学书历程有详细的记述,卷九《跋东坡自书所赋诗》便是。苏轼和黄庭坚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山谷题跋》涉及对苏书的具体品评、整体风格的阐释和苏书审美价值、地位等的评价,是研究苏书的重要文献之一,对研究苏书具有重要意义。在宋代书画题跋中苏轼、黄庭坚的题跋甚多,苏、黄皆为饱学之士,题跋精警,慧眼独具。明代收藏家毛晋于汲古阁书跋·东坡题跋中说,凡人物书画二经二老指苏轼、黄庭坚题跋,非雷非霆而千载震惊,足见二人题跋影响之深远。

  黄庭坚擅长行书、草书,楷书也自成一家。学书尤为推崇王羲之《兰亭序》。其有一首赞颂杨凝式的诗可以说明他对《兰亭序》习练体会之深:“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阳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栏。”这其中不能没有其对王羲之书法学习的深悟。绍圣初年,黄庭坚似乎对草书颇有感悟。蜀中归来以后,黄庭坚终于大彻大悟,书法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山谷题跋》卷八《跋此君轩诗》描述得十分清楚。无疑,黄庭坚对草书笔法的深刻认识和掌握,当是“得张长史、僧怀素、高闲墨迹,乃窥笔法之妙”的。他在《跋此君轩诗》中写道:“近时士大夫罕得古法,但弄笔左右缠绕,遂号为草书可,不知蝌蚪、篆、隶同法同意。数百年来,唯张长史、永州狂僧怀素及余三人悟此法可。苏才翁有悟处而不能尽其宗趣,其余碌碌耳。”黄庭坚草书的成熟还得益于其书外功的参悟。除其上述“于燹道舟中,观长年荡桨,群丁拔棹,乃觉少进,喜之所得,辄得用笔”外,他还有一段自道可说明因缘:“余寓居开元寺夕怡思堂.坐见江山。每于此中作草,似得江山之助。然颠长史、狂僧皆倚而通神入妙。余不饮酒,忽五十年,虽欲善其事,而器不利,行笔处,时时蹇蹶,计遂不得复如醉时书也。”张旭、怀素作草皆以醉酒进入非理性忘我迷狂状态,纵笼挥洒,往往变幻莫测、出神入化。黄庭坚不饮酒,其作草全在心悟,以意使笔。然其参禅妙悟,虽多理性使笔,也能大开大合,聚散收放,进入挥洒之境。而其用笔,相形之下更显从容娴雅,虽纵横跌宕,亦能行处皆留,留处皆行。黄庭坚所作《诸上座帖》等佛家经语诸草书帖,乃真得其妙理者。也正由此,黄庭坚开创出了中国草书的又一新境。他曾将张旭与怀素作对比,见《山谷题跋》卷四《跋张长史千字文》。尽管黄庭坚集中未有草书优于怀素之言,所言也未必是符合事实,然而亦可见黄庭坚数十年临池不辍,终于水到渠成,取得极高的艺术造诣,他本人亦颇为自负。

  《山谷题跋》完整地体现了黄庭坚的学书历程,也较全面地记录评述了大量古代的书家书作,黄庭坚自己本身也不断地从古代的书家书作中吸取“养料”,丰富和充实自己的书学功底,使其书艺大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所以说《山谷题跋》是黄庭坚的书学之魂,而且还有很高的文献价值。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王-立 时间:2016-06-04 09:36:36
  读。
楼主文锦书屋 时间:2017-05-17 15:13:16
  @王-立 2016-06-04 09:36:36
  读。
  -----------------------------
  谢谢朋友的品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