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衫马褂与鹅掌楸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26 13:39:00 点击:7199 回复:14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长衫马褂与鹅掌楸

  (一)长衫马褂

  我们现在看电视连续剧,只要看到演员身穿长衫(袍)马褂,头戴瓜皮帽,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是民国时代。笔者上学时,因为喜读五四新文学作家的作品,虽然也知道这是前朝遗俗,但知识分子的儒雅打扮,竟也在心中衍生几分亲切;至于女士的旗袍,迄今偶尔还能惊艳一眸。

  至于当年最奇特的洋相,当然要算是“文坛怪杰”辜鸿铭了,这位精通9国语言、获得13个学位的“洋博士”,以前是穿西装的,但在满清灭亡中华民国成立后,却改穿长衫。在北大教书期间,头戴瓜皮小帽,身穿长衫马褂,脑后拖着一条灰白的辫子,一副前清遗老的派头;他这副装扮也成为了当时北大校园的一道独特景观。还有“文化巨匠”胡适之,戴着一幅眼镜、露出威尔逊式的微笑,长衫下也透显出几分知识分子温文儒雅的风华。

  还有大家熟知的一段文坛盛事,即在1924年,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徐志摩的一袭长衫、郊寒岛瘦;林徽因一袭直身宽袖的旗袍,人艳如花,但与泰戈尔穿的那件衣袂飘飘大相径庭。这二位郎才女貌与白发苍苍的诗翁站在一起,被时人誉为“松竹梅”的一幅“岁寒三友图”。

  

  记得念中学时,读到朱自清写于1925年的一篇著名的回忆性散文《背影》。文中叙述作者的父亲送他到火车站,照料他上车,并替他买橘子时在月台爬上攀下时的背影,朱自清用朴素的文字,把父亲对儿女的爱,表达得深刻细腻,真挚感动。其中有段非常感人的描写:“我看见父亲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那是最早烙印般深刻留在笔者脑海中之民国时期的穿着形象,伟大父爱的身影。

  及长读了沈从文的文集,他穿着长衫的照片,玉树临风,相辉映笔下的湘西水,淌露着浓郁的人性的至真至纯与至善至美,亦是长衫留给我的美好印象。

  其实这长衫马褂与旗袍,都是源于清朝(1644~1911年)满族男女的典型服饰,而马褂就是一种穿于袍服外的短衣(它不同于无袖的马甲),衣长至脐,袖仅遮肘,主要是为了方便骑马,故称为“马褂”。古人上着衣,下穿裳,故后人称服装为“衣裳”,只不过袖子日趋发展变化,形成大袖的祛袂款式。而旗袍,源自中国清朝妇女的服装,也是由满族妇女的长袍演变而来,既然满族称为“旗人”,其服装为“旗袍”就不难理解。

  在民国十八年(1929年),当时的政府,曾经正式公文,将蓝长袍与黑马褂列为“国民礼服(Mandarin jacket),它们让中国的男人显得庄重肃穆,女人显得典雅高贵。

  但这长衫马褂,后来在民间也慢慢简化为一袭清爽长衫,少了外穿的马褂,尤其文人多爱穿长衫,多了几份儒雅与风流;久而久之,长衫对文人而言,就成为一种身份和一种尊严的象征,它最能彰显民国男子的谦恭、内敛、含蓄的素养。并与旗袍、画报、月份牌、百乐门等,成为民国的一种符号、一种范儿、一种风尚、一种美学,一道难以忘怀的风景。

  其实在当时,还流传着一则为人所津津说道的故事。话说1920那年的秋天,北京大学教室里莘莘学子默然端坐,在等待老师的到来;结果迎门而来了一位先生,穿着的长衫上居然有补丁,皮鞋上面也有补丁,如此不修边幅寒酸相,让学生大跌眼镜。他匆匆走进教室,学生都很吃惊,不过,他一开始讲课,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同学们被他所讲的内容所吸引。不知不觉中,第一堂课结束了,等到学生们回过神来,他早已飘然而去……他,就是鲁迅先生。相比同时代的其他教授,旧长衫下掩映的是鲁迅先生崇高的思想和民族的脊梁。

  后来,在他笔下就冒出了《孔乙己》这样的一个人物形象,小说里面是这样描述的:“孔乙己是(咸亨酒楼)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学者张晓勇在《孔乙己“长衫”的文化象征意义探析》一文中,就非常精辟总结说“长衫俨然成了一道独特景观,它承载着文人历史文化意蕴,把文人的人生命运理想都浓缩在这块布上。长衫这一标示符号上,有形无形的文化积淀通过器用传达出来”。小说中的孔乙己是个读书人,但他没有钱,既不能像“长衫客”那样“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又不愿混同于“短衣帮”,他就成为咸亨酒店乃至鲁镇的一道独特景观。张晓勇还进一步分析说:这些符号表征全面综合了孔乙己的精神实体,“长衫”对应其虚伪的身份,因为在口语交际中,孔乙己几乎完全使用书面语,而且沉浸在儒家文化的教条里不能自拔,受人取笑时痛苦不堪,言不达意,不仅无法与人交流,同时也没有自我的思想与话语,完全表现了某种文化牺牲品的人格内涵;相比较而言,“长衫”的符号性具有更大程度的包容作用,“长衫”的背后没有血肉,没有思想,没有真正的“人”存在,“长衫”是鬼魅的尸衣,是外强中干的传统文化的遮羞布。

  

  所以,在时代的洪流巨浪里,我们看到了‘长衫马褂’在五四破礼教破四旧的全盘西化的呼声中,隐然退到历史舞台背后。后来取而代之是中山装(Chinese tunic suit),它是在广泛吸收欧美服饰的基础上,综合近代中国革命先驱者孙中山先生,吸取了日式学生装与中式服装的特点,而设计出的一种直翻领有袋盖的四贴袋服装,被世人称为中山装,更由于新中国开国领袖经常在公开场合穿中山装,西方就习惯称呼中山装为“毛装”。它一度盛行于在1960和1970年代,直到8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西装和其他时装逐渐开始流行,但国家领导人在出席国内重大活动时,依旧习惯穿着中山装。

  至于民国惊艳绝世的旗袍,那就得看看现代电影中的《花样年华》,女主角苏丽珍的24套旗袍,还仅在婉约含蓄地表达着暧昧,而最惊魂动魄的,还是《色,戒》里头王佳芝的27套旗袍,已将民国女人能有的性感,肆意放射为无处不在的挑逗。研究学者深入地指出:“旗袍款式的飙进与嬗变,表征着那个时代的某种妥协姿态,不仅在守旧与鼎新、东方与西洋之间,更是政治斗争向日常审美趣味的自然妥协”。

  网络上有这样的报道说,上海女作家陈丹燕对于文革抄家提到旗袍的一幕,有段略具戏剧性的情节,她追忆母亲装满旗袍的大箱被打开,女红卫兵用手揉搓着,一件件抖搂开,嘴里不停地骂:这都是人民的血汗!“可她母亲的手指,还是不住地摩着不同质料的旗袍,就像在布店里买布的时候一样。母亲不作声地站在一边,好像并不真正生气,而有一点点骄傲似地看着她。”就这样,当其他“封资修”被统统一扫而光后,这箱旗袍却奇迹般地被保留了下来。或许旗袍所代表的资产阶级的女性魅力,便如此这般越过了阶级和时代。

  (二)鹅掌楸(马褂木)

  这鹅掌楸突然引起我的兴趣,固然是因为它的树叶形状像马褂,缘起楼盘开始启动园林绿化工程的时候,当时树刚种上,由于园林绿化的师傅为了确保其存活率,在进场时,把枝叶都给摘除掉了,场地一片狼藉,只能看到一排三三两两粗大光秃秃的笔直树干如街灯,我满脸不悦和抵触情绪就冒了出来。夏过秋去春来,大片大片的翠绿叶子冒长了出来,两略微弯,仿佛是马褂里伸出的两只袖,又如马褂的两腰下摆,我开始有了一种莫名的惊喜。

  

  据网上介绍,这鹅掌楸又称马褂树,它的叶子有十几厘米长,与一般植物的叶子不同,其前端是平截的,或微微凹入,而两侧则有深深的两个裂片,极像马褂,又似鹅掌,因而得名。马褂木的花外白里黄,极为美丽,因其叶形奇特、花朵美丽,而成为中国著名观赏植物,它宜作庭园树和行道树,或栽植于草坪及建筑物前,与其他树种搭配,点缀效果更好。

  马褂树的树姿雄伟,树干挺拔,树冠开阔,枝叶浓密,却长得很慢,似乎永远都是胳膊粗。但到了春天,开起花来,一点都不怯场,怒放得漂亮,花大而美丽,花杯状黄绿色,开花的时候,花被片9枚,外轮3片萼状,绿色,内二轮花瓣状黄绿色,形似郁金香。每年的四五月间,暖风吹拂,楸树的树冠,高高伸过墙头,恰似碧盖翠伞。一阵细雨过后,那阔大叶片,更显得苍翠欲滴,枝叶间,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开满了花朵,与嫩绿的新叶,交相呼应,相映成趣。微风拂动,馨香满院,高树繁花,颇耐观赏。

  入秋后,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犹显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流露出深情依依不舍的眼神。南朝梁代鲍泉《秋日》诗云:“露色已成霜,梧楸欲半黄”。南朝宋代王微亦云:“衡若首春华,梧楸当夏翳。鸣笙起秋风,置酒飞冬雪”。

  

  或许由于对五四文人穿着长衫马褂儒雅气质的着迷,爱屋及乌,我进而也喜欢上马褂树,不时绕道去观察它成长的情况。

  日以续月,我渐渐看出了一些被岁月醮磨出来的味道,就是这些风里飘荡的马褂树叶,怎么就荡出了五四启蒙新文学作家们穿着长衫的样子,枝叶骨子里透出来的,尽是文人的高傲,他们就像孔乙己从长衫马褂中,汲取动力而有了精神优越感,或许唯有如此,才能真切地感受中国千百年的文化传统基本确定的,文人应有的精神地位和作为文人的价值,即便是一介寒士。 "五四"文人因时代环境的局限,不可能像陶渊明真正远离浊世,在幻想的世外桃源,度过实实在在的自耕自食的生活,但精神的疲倦、情绪的焦虑,同样驱使他们去寻求宁静温馨的憩园,寻求内心的平衡。

  他们当中,朱自清的《绿》写出"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俞平伯的《孤山听雨》于暑热之中游西湖,在林逋昔日隐居处看葛岭晨妆,望远山晓日,听雨听雷,“凉随着雨生了,闷因着雷破了”。钟敬文在《西湖的雪景》感谢西湖的雪景所给予的“心灵深处的欢悦”,他们流连忘返在山水花木之间,在对自然的体悟中感受个体生命的意义。

  而国学大师如陈寅恪、钱穆等在当时一头钻进书斋中,在做学问中度过这个芜杂不堪,难以把握的世纪。我们也读到郁达夫在《沉沦》与《茫茫夜》的放浪之态,显然是明中叶之后放荡文人的一个接续。林语堂的幽默文章,梁实秋的雅舍笔墨,钱钟书的闭门著述,以及沈从文的边城心态,艾芜的流浪冒险,都是这个时代隐逸精神的一种表现吧。到了周作人,他在失望之余,感到“过去的蔷薇色都是虚幻的”。啊,既熟悉又远去的一代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大家们,我仿佛从马褂树丛看到了你们亲切的身影。

  后来我也阅读了一些相关的文字,得悉马褂树的楸木,质轻而文致,古人多选来做棋具。唐朝温庭筠有诗云:“闲对楸枰倾一壶”;郑谷 《寄棋客》诗云:“松窗楸局稳,相顾思皆凝”。元朝王恽亦云:“怡然一笑楸枰里”。还有古代的斫琴师,也有用楸木来制作古琴,这古琴的韵味虚静高雅,讲究弹琴者的心境和外部环境达致人琴合一,几回抹挑拂逗,犹如海浪汹涌澎湃地拍打着岩石,发出的涛声,久久回荡。这让我对这马褂树,又产生了几分文人风雅的眷念。

  后来再读到,成书于宋绍兴十七年(1147年)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立秋》一文中有云:“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明代李时珍 《本草纲目-木二-楸》亦云:“唐时立秋日,京师卖楸叶,妇女、儿童剪花戴之,取秋意也”。

  我就是不明白唐宋时期的老百姓,在立秋时节,采择楸叶,究竟要把它裁剪成什么样子?难道‘马褂’的样子不好吗?

  我怀着几分虔诚的敬仰之心,再回到林间,去看看鹅掌楸(马褂木),或许选择远观而不敢冒犯,没能领悟到北宋理学家程颢的“却凭纹楸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也没有看到宋朝诗人写的情景:“淡薄已无俗,秋高真出群。峨峨揭翠藻,漫漫缀红云。远色天街尽,余香省户闻。狂风晓来剧,惆怅落纷纷”。

  我望着不远处几株风里的马褂树,不禁想起《楚辞-哀郢》有云:“望长楸而太息兮”。唉,岁月里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经已流逝在午后的阳光里,即使几抹影子,也是轻微无声。

  连这个鹅掌楸又叫马褂木,也少有人知道或问津。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4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指難 时间:2016-08-26 13:52:16
  写得真好。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6-08-26 19:59:18
  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Zhu森屿 时间:2016-08-26 21:37:52
  鲁迅很优秀,但同时代有更多优秀的作家。鲁迅只不过是他的粉丝比较强大的无与伦比而已。民国时优秀又有思想的人物层出不穷。鲁迅并不那么突出,去世的也比较早。红烧肉原本很平凡,但食客赋予了它不平凡的意义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26 21:46:06  评论

    再次相遇,问好致意。谢谢分享看法,上文提到鲁迅主要是引申孔乙己之长衫影射的文化象征意义,笔者非常同意民国时代优秀又有思想的人物确实层出不穷。
我要评论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16-08-26 21:43:26
  嗯,多写。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26 22:01:59
  问好@深圳一石 谢谢你的鼓励与支持。
作者:灰格格 时间:2016-08-27 07:28:35
  楼主深厚的文化功底实在让人汗颜!长马卦,鹅掌楸,说不好什么意味,只是突然联想想起来从前祖母晒梅时捧出来嫁时衣,绵长的樟脑香,穿越时空的艳丽,彼时老人稀有的深情………
  不得不说,没有能力评价,只能感谢您勾勒出来的沉静气息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6-08-27 10:54:12
  好文,写衣服和形同衣服的植物,穿插古今文人和文化,娓娓道来,耐读。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百无一用是黄叶 时间:2016-08-27 12:17:09
  长衫马褂,只在影像中看到,若在现实中看到某人长衫马褂,该有多惊艳,或者又是刺眼呢。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27 12:50:48  评论

    长衫马褂现代少有人穿,但旗袍还是能看到。
  • 百无一用是黄叶: 举报  2016-08-27 13:45:00  评论

    为何大街上有人穿旗袍,而长衫没人穿呢?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毕明迩 时间:2016-08-27 15:52:15
  我家对面有一个大苗圃。中有多种树木,包括一片马褂树。无论春秋,都很好看。好几年了*之前是农地和村舍*。可是新区发展,这块地被拍卖,而且成了地王。现在多幢楼房正建造中,林木都挖到什么地方去了。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27 16:41:21  评论

    问好@毕明迩 谢谢分享。是的,高度的城市化发展,改变了我们周边的很多景象。笔者曾为文‘消失的泡桐树’它高高竖立在这个城市旧城区的街头巷尾,如同亲人朴实无华之永恒守候和爱的期待,但随着城镇现代化的发展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一起消失还有那个时代特殊的集体记忆和情怀。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28 20:55:49
  记得念中学时,读到朱自清写于1925年的一篇著名的回忆性散文《背影》。文中叙述作者的父亲送他到火车站,照料他上车,并替他买橘子时在月台爬上攀下时的背影。那是最早烙印般深刻留在笔者脑海中,民国时期的穿着形象,还有伟大父爱的身影。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29 08:13:42
  我望着不远处几株风里的马褂树,不禁想起《楚辞-哀郢》有云:“望长楸而太息兮”。唉,岁月里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经已流逝在午后的阳光里,即使几抹影子,也是轻微无声。连这个鹅掌楸又叫马褂木,也少有人知道或问津。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6-08-30 00:37:10
  “孔乙己是(咸亨酒楼)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
  -------------
  当年,我要是看到这样的人,得悄悄付酒钱:)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30 08:12:06  评论

    敬仰先生慷慨正气,“悄悄”而为,意在对人格的尊重,而非不屑避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8-30 16:38:46
  谢谢@化成大明 赏读推荐

  您好!您的文章《长衫马褂与鹅掌楸》已被推荐至"天涯日报_日报-头条区"栏目,感谢您对"天涯日报_日报-头条区"栏目的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6-08-30 20:00:44
  @薛依云 第一张照片的人,像纸人,挺吓人的。还好薛老师的文章好看。支持啦。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30 21:02:08  评论

    问好@葡萄牙月桂 谢谢来访。听你这么比喻也挺吓人的,其实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诸多人物,对后人来说,都是书上纸上的先人,没有不敬之意。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6-08-31 00:51:33
  不过是奇装异服而已。辜鸿铭正是得西人真传,敢于与众不同,奇装异服。

  徐志摩那身衣服,沪语说最贴切:)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31 08:10:57  评论

    谢谢@玛雅咖啡 来访留言,看来大家对“服装”还是蛮感兴趣的。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9-05 09:32:59
  成书于宋朝绍兴十七年(1147年)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一文中有云:“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

  明代李时珍 《本草纲目-木二-楸》亦云:“唐时立秋日,京师卖楸叶,妇女、儿童剪花戴之,取秋意也”。

  我就是不明白唐宋时期的老百姓,在立秋时节,采择楸叶,究竟要把它裁剪成什么样子?难道‘马褂’的样子不好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0-08 10:50:24
  谢谢运营领导@天涯文学 雅赏,推荐本文至"论坛置顶_文学_闲闲书话"栏目,介绍给更多读者朋友。
作者:小妹99 时间:2016-10-08 13:30:13
  很长时间没有静下心来这样细细的读一些安静的文字了,学到了很多东西,谢谢!
作者:憨憨w 时间:2016-10-08 17:28:06
  信手文章,难及项背。
  学习了!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0-08 22:20:11
  问好@小妹99 @憨憨w 谢谢来访,留言鼓励。
作者:外婆的酸菜鱼 时间:2016-10-08 22:42:26
  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顺江冬夏 时间:2016-10-09 10:32:47
  文章有时光味,恰适秋季小炉煮水,静心阅读。
  学习了,写得好
作者:江苏的庐山 时间:2016-10-09 15:57:56
  涨知识了!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0-09 17:16:38
  问好@顺江冬夏 @江苏的庐山 谢谢来访。

  这马褂木,树姿雄伟,枝叶浓密。春天来时,开起花来,一点都不怯场,怒放得漂亮。到四五月间,暖风吹拂,繁花树冠,高过墙头,恰似碧盖翠伞;一阵细雨过后,更显得苍翠欲滴。入秋后,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流露出深情依依不舍的眼神。唉,岁月里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经已流逝在午后的阳光里,即使几抹影子,也是轻微无声。连这个鹅掌楸又叫马褂木,也少有人知道或问津。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16-10-10 09:32:10
  这好
  这个植物,我见过,确实很你马甲
  • 薛依云: 举报  2016-10-10 09:35:58  评论

    问好@独庸生 谢谢来访留言支持,这马褂木确实很像有袖的马甲。
我要评论
作者:cyd_516 时间:2016-10-11 07:55:10
  哈哈哈.............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0-11 11:07:31
  问好@cyd_516 博取老乡一璨,不负秃笔漏痕。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1-02 11:06:43
  入秋后,这马褂木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犹显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
作者:寒窗哭读 时间:2016-11-12 11:33:19
  @指難 2016-08-26 13:52:16
  写得真好。
  -----------------------------
  赞!!!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6-11-24 17:17:56
  那天在苏州古运河步道上看见鹅掌楸,都黄了,乍一看真像梧桐树,感觉那叶子是把梧桐树形同手掌的叶子剪掉了三个手指,而且是人工剪的,才那么整齐:)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1-25 23:13:43
  问好@石中火,一般上,由于我们对马褂木不熟悉,误以为就是梧桐树,其实他们长的不一样。

  

  秋天哀伤的马褂木,像五四文人的高傲,飘在风里。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4 16:32:36
  @寒窗哭读 谢谢来访留言顶帖。
作者:夜雨宿巴山 时间:2016-12-04 16:35:36
  @石中火 30楼 2016-11-24 17:17:00

  那天在苏州古运河步道上看见鹅掌楸,都黄了,乍一看真像梧桐树,感觉那叶子是把梧桐树形同手掌的叶子剪掉了三个手指,而且是人工剪的,才那么整齐:)
  —————————————————
  读此文前,我一直当梧桐。因为多年前,一南京人告诉我是小叶梧桐。我当真了。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4 17:02:16
  南京、苏州与上海等城市路边常见的是法国梧桐树。其树叶形状如下:

  

  

作者:夜雨宿巴山 时间:2016-12-06 14:21:50
  @薛依云 34楼 2016-12-04 17:02:00

  南京、苏州与上海等城市路边常见的是法国梧桐树。其树叶形状如下:

  
  ...
  —————————————————
  苏州园林里多青桐。
  反而很多人把这种铃木科的法国梧桐当真梧桐。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6 15:52:02
  除了鹅掌楸(马褂木)外,也有朋友对青桐,泡桐、与法国梧桐看来相似,其实属于不同树种。

  真正意义上的梧桐亦称青桐,也叫中国梧桐,另有碧梧、青玉、庭梧等名称,为梧桐科梧桐属落叶乔木,高可达20米。树冠卵圆形,树干端直,树皮光滑,绿色。小枝粗壮,翠绿色。叶互生,有长柄,掌状3至5裂,基部心脏形,裂片阔卵形,全缘。花淡黄绿色,无花瓣,顶生圆锥花序。

  

  而泡桐也有人把泛称它为梧桐,实际上它属玄参科落叶乔木,高可达27米,树冠宽阔,树皮灰褐色,平滑,单叶对生,心状卵圆形至心状长卵形,全缘或微呈波状。春季先花后生叶,花冠唇形,白色或淡紫色,内有紫色斑点。现今主要品种有楸叶泡桐、兰花泡桐、毛泡桐、白花泡桐、川泡桐、兰考泡桐等十余种。

  

  笔者现在楼盘项目所在的南方城市之旧城区的泡桐,过去多是成排成群,它高高竖立在旧城区街头巷尾,就如亲人朴实无华之永恒守候和爱的期待,后来开始见得少了,孤零零的身影显得突兀;这些泡桐树悠闲而宁静,它们并不属于精致的城市,也不属于繁华和尘嚣,并随着城镇现代化的发展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就像带着紫色的忧伤渐行渐远的背影,一起消失还有那个时代特殊的集体记忆和情怀,残遗的几分乡土味也淹没在稀落的文字里。。

  上海苏州南京地区常见的法国梧桐,实际上是悬铃木科的落叶大乔木。其得名因为其叶似梧桐,从国外引进,又始植于上海法租界内,故称法国梧桐。树干可高达30米,树皮深灰色,薄片剥落,内皮绿白色。嫩枝被黄褐色星状绒毛。总柄具球形果序,果序径2至2.5厘米,花柱刺尖,长3至4毫米花期5月,果期9至10月。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6-12-07 16:14:42
  好文.顶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6-12-07 16:16:12
  好文.顶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8 09:33:52
  问好@春江沐雨 谢谢顶帖支持。
作者:彭燎 时间:2016-12-08 12:50:11
  好文章,欣赏了,问好文友!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6-12-08 21:06:31
  我说:“给你读一篇文章。”正泡脚的他回答的欢:“读吧。”
  “长衫马褂与鹅掌楸。”
  “这篇我读过,写的挺好,信手拈来就是文章。还有一张照片。”

  于是我省了唾沫,默默地看了一遍,确实写的好!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9 20:21:02
  问好@彭燎 谢谢来访,顶帖鼓励。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12-09 20:27:33
  谢谢@春江沐雨 和他,也喜欢树叶如马褂的鹅掌楸,另谢谢酋长在抬头(1)还加上副题“文人的高傲”,确实添增了几分文化的情趣。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3-01 09:17:11
  我怀着几分虔诚的敬仰之心,再回到林间,去看看鹅掌楸(马褂木),或许选择远观而不敢冒犯,没能领悟到北宋理学家程颢的“却凭纹楸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

  望着不远处几株风里的马褂树,不禁想起《楚辞-哀郢》有云:“望长楸而太息兮”,唉,岁月里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经已流逝在午后的阳光里,即使几抹影子,也是轻微无声。连这个鹅掌楸又叫马褂木,也少有人知道或问津。
  • 薛依云: 举报  2018-03-01 15:31:54  评论

    @tendays2023abcTY 谢谢来访,留言分享《楚辞*哀郢》。
  • 薛依云: 举报  2018-03-01 16:46:31  评论

    @tendays2023abcTY 问好先生,原来是从事专业翻译,失敬了。还请指正拙作:[残荷/ 禅荷之外] (Beyond Withering Lotus) http://blog.tianya.cn/post-3155598-43442790-1.shtml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3-04 02:08:37
  观察和叙述角度真特别。不读不知还有马褂木。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8-03-04 09:27:38
  问好@若啬 谢谢夜读留言。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9-09-15 10:24:58
  成书于宋绍兴十七年(1147年)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立秋》一文中有云:“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

  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木二-楸》亦云:“唐时立秋日,京师卖楸叶,妇女、儿童剪花戴之,取秋意也”。

  我就是不明白唐宋时期的老百姓,在立秋时节,采择楸叶,究竟要把它裁剪成什么样子?难道‘马褂’的样子不好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9-10-14 15:13:20
  入秋后,这马褂木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犹显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

  


作者:tendays2035abc 时间:2020-05-10 02:55:22
  @薛依云 2019-10-14 15:13:20
  入秋后,这马褂木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犹显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
  
  -----------------------------
  话说马褂木真很漂亮啊,我特意找了一张图片呢, ^_^

  
  • tendays2035abc: 举报  2020-05-10 02:56:32  评论

    话说我觉得楼主你写的文章很美,所以想复制一下→“我们现在看电视连续剧,只要看到演员身穿长衫(袍)马褂,头戴瓜皮帽,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是民国时代。笔者上学时,因为喜读五四新文学作家的作品,虽然也知道这是前朝遗俗,但知识分子的儒雅打扮,竟也在心中衍生几分亲切;至于女士的旗袍,迄今偶尔还能
  • tendays2035abc: 举报  2020-05-10 02:57:32  评论

    (接上文)→ 当时北大校园的一道独特景观。还有“文化巨匠”胡适之,戴着一幅眼镜、露出威尔逊式的微笑,长衫下也透显出几分知识分子温文儒雅的风华。还有大家熟知的一段文坛盛事,即在1924年,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徐志摩的一袭长衫、郊寒岛瘦;林徽因一袭直身宽袖的旗袍,人艳如花,但与泰戈尔穿的那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0-05-10 12:15:41
  @tendays2035abc 谢谢赏读,顶帖支持。无巧不成书,远在南京的朋友,前几天也在群里分享鹅掌楸林荫一片花开盛景,我心里一直称它为“马褂木”,见树如同欢愉见到熟络的友人。

  

  这马褂木,树姿雄伟,枝叶浓密。春天来时,开起花来,一点都不怯场,怒放得漂亮。到了四五月间,暖风吹拂,繁花树冠,高过墙头,恰似碧盖翠伞;一阵细雨过后,更显得苍翠欲滴。入秋后,叶色变黄,掺杂在银杏树丛中,金黄一片,如一只只翻飞的黄蝴蝶,编织着斑斓的秋梦,它们渲染着喧嚣的缤纷,像挥舞的纱巾,衬托着湛蓝的天空,流露出深情依依不舍的眼神。唉,岁月里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经已流逝在午后的阳光里,即使几抹影子,也是轻微无声。连这个鹅掌楸又叫马褂木,也少有人知道或问津。

  

  

作者:d3zhang1212 时间:2020-07-30 18:56:25
  服饰是文化,习俗,生活的综合体现。说到長衫,记得,上小学时我也穿过,蓝色。我几乎要天天換,害得家長多有埋怨。可能是人小,外面没有马褂。至于鹅掌楸,我到没什么特别印象。
  文人,现在在服饰上已分别不大,但多可从气质上看岀端倪。如您所言,文人应有自己的精神地位和作为文人的价值。个人觉得,孔乙己只是经济窘迫与周围环境的不容,造成他的窘态。与那些巴结权贵,不分是非,甚至为虎作倀的文人,有本质的不同。

  边城,2018年9月初去旅游过。有专门的“边城”主题公园。在园中,游人极少,有暇思念,让人感慨。回来后,在网上搜索,把电影“边城”看了一遍。片尾,翠翠在积雪的小渡船上,孤独地等待着恋人的归来,让人感动。下面放上几張图片,不知您可喜欢?
  
  
  
  
  
  • 薛依云: 举报  2020-07-30 23:14:10  评论

    @d3zhang1212 兄台显然是书香门第,小时候穿过长衫,还每天换一件,惊讶这样的经验。中学时读过沈从文写于1934年的中篇小说“边城”。兄台精彩的图片或可补充些少没去过湘西的遗憾。这部小说向我们展示出湘西边陲特有的清新秀丽的自然风光人间,尚有纯洁自然的爱,在中国近代文学史有其独特的地位。
  • 茗缘斋主: 举报  2020-07-30 23:48:36  评论

    到处都在消遣古人,不知道是不是今人太过聪明了。什么事情都坐实了,反到没什么趣味。重庆那边洪安打着刘邓大军指挥部的旗号揽客,湖南这边就打着沈从文的《边城》揽客。宗旨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来赚钱。当然,这无可厚非。记得当时和一个茶峒镇老人聊天,老人跟我说起当年人们斗地主,听了令人唏嘘……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白丁2016 时间:2020-07-31 00:00:12

  
我要评论
作者:d3zhang1212 时间:2020-07-31 13:47:21
  芙蓉镇:
  
  
  
  
  
  
  

  凤凰古镇:
  
  
  
  
  
  
  
  

  張家界: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02 11:14:25  评论

    谢谢@d3zhang1212 在楼上介绍一首石刻题诗(原题《重访湘西有感并怀洞庭湖区》),那是他于 2001年4月初考察湘西返京后题写发表于6月的份《中华诗词》杂志。“湘西一梦六十年,故地依稀别有天。吉首学中多俊彦,张家界顶有神仙。熙熙新市人兴旺,濯濯童山意怏然。浩浩汤汤何日现,葱茏不见梦难圆”。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02 11:17:16  评论

    开句既有对少年故地的眷眷思念与沧海桑田变化的殷切期望。起句湘西泛指湖湘江以西地区。其中衡阳花垣是他初高中刻苦求学的地方,离别近六十年了,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多次在梦中寻觅故地,如今已是古稀老人。‘张家界顶有神仙’赞赏张家界险峻旖旎奇峰争立,景色瑰丽独特;置身其间如诗如画神仙留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山林居士2018 时间:2020-07-31 14:25:23
  好文,佩服!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08-01 16:54:57
  长衫首先从服饰上区分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又因为文人多穿,反过来又带上了文化味。长衫区分了中服和西服,传统保守和现代激进,很多人着长衫以明志(比如辜鸿铭等许多)。后来的长衫是民国改款,比清朝的马褂还儒雅些,算礼服,不分身份地位过节都可以穿。五十年代基本绝迹,现在只有相声界,戏剧界,评书界等还讲究。
  我们现在缺有特色的全民礼服。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01 21:56:01  评论

    @酒醉扶墙走 谢谢分享对长衫与国服文化的高见,其实鹅掌楸(马褂木)也蛮有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08-02 13:49:00
  读过此文,行路时发现身边也有几棵鹅掌楸,已有花苞,未开。高兴,又识别一树。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02 16:37:40  评论

    @绿竹安安 当年初识鹅掌楸(马褂木)也是惊艳不已,及后辨别其与梧桐(34楼图示)和泡桐(36楼图示)的不同。
我要评论
作者:山林居士2018 时间:2020-08-02 14:45:09
  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d3zhang1212 时间:2020-08-02 20:28:11
  诗中提到吉首-----湘西州府所在地,下面发几張吉首照片: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03 09:46:17  评论

    @d3zhang1212 谢谢分享美景,让我们画中畅游:湘西的张家界,芙蓉镇,凤凰古镇及吉首等。
  • tendays2040abc: 举报  2020-08-07 21:21:09  评论

    评论 薛依云:话说今天我在腾讯新闻上看到一篇文章叫《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其中就提到了古代妇女和儿童在立秋这一天有“戴楸叶”的习俗啊!顺便说一句,原文是→“两宋时,立秋日民间有戴楸叶为饰的习俗。《东京梦华录》卷八:”立秋日,(汴梁)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0-08-10 11:58:06
  今天(8月1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有篇特别报道题为【建筑师莫玮玮与张永和建筑是造好房子】。文章大篇幅提到张永和,他是首位也是目前唯一担任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的中国人。

  我在这里转载这篇报道,主要是因为好友@d3zhang1212 在楼上提到湘西的吉首,而张永和设计的【湘西吉首美术馆】既是桥也是馆,深层的人文体现让世界哗然。特别介绍给《闲闲书话》爱好艺术欣赏的朋友们。

  

  张永和说:在艺术家黄永玉先生的推荐下,我们为湘西吉首设计美术馆。文化设施应该尽可能地方便居民使用,我们将美术馆设计成人口密集的乾州古城里一座横跨万溶江面的步行桥。人们不只是专程去欣赏艺术,在上班上学或购物的途中,也可以与艺术邂逅。我们同时将美术馆嵌入现有的城市肌理中,两岸桥头部分与万溶江畔的排屋紧密相连,从而融入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我们的设计在保持传统廊桥的交通与歇脚功能的同时引入新的艺术内容,并将风雨桥的形式语言加以现代化。结构上,美术馆以桥上桥的形式构成。下层钢桥是开放的桁架结构,为行人提供一个带顶的街道,同时也助于疏导洪水;上层的现浇混凝土拱桥内部设有画廊。两桥之间是一个由玻璃幕墙和筒瓦遮阳系统围合而成的大展厅。美术馆的服务空间如门厅、行政办公、商店和茶室安置在两端的桥头建筑内。人们可以从任何一侧河岸进入美术馆。
作者:d3zhang1212 时间:2020-08-10 13:36:04
  @薛依云 2020-08-10 11:58:06
  今天(8月10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有篇特别报道题为【建筑师莫玮玮与张永和建筑是造好房子】。文章大篇幅提到张永和,他是首位也是目前唯一担任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的中国人。
  我在这里转载这篇报道,主要是因为好友 @d3zhang1212 在楼上提到湘西的吉首,而张永和设计的【湘西吉首美术馆】既是桥也是馆,深层的人文体现让世界哗然。特别介绍给《闲闲书话》爱好艺术欣赏的朋友们。
  http://img3.laibafile.cn/p/m/318237938.jpg......
  -----------------------------
  可惜,没有去看看别具一格的吉首美术馆。您在文中提到了黄永玉,据吉首大学百度介绍,他是该校知名校友。在吉首,張家界我去吉首大学转了转,现发照几張,以凑趣:


  
  
  
  
  
  
  
  
  • 薛依云: 举报  2020-08-12 10:59:33  评论

    @d3zhang1212 谢谢老友介绍,您不说,很多朋友或也不知道有这样环境优美的地方和大学。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