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王羲之遇上苏东坡

楼主:鱼哥唱碗 时间:2017-05-28 15:35:13 点击:7987 回复:2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兰亭帖》被誉为“古今第一行书”,我其实欣赏不来它的书法境界,甚至觉得它并不带给我愉悦。但那些唐代国手们的临摩里都原样不动地保留着的错别字与涂改,让我好奇,是什么让王羲之写下此帖就如同一次李广射虎而无法复制?
  据说王羲之本人后又重写了百十遍,但都无法再达到此帖的境界。就如同李广射虎。当日李广的意念里,以为自己处在生死须臾之际,故能在刹那间将全身心贯注于那一箭,直至贯入石中;后来他再反复试射,都无法再射入石中。那么,对王羲之,是什么在他心中如酒糟般酝酿而旋舞成笔下那再也无法复制的名帖?

  

  要看懂此帖,须读懂此序。《兰亭序》意绪回环,曲折反复。从景到情,从乐到悲,再到自寻治愈。何以会如此呢?要理解王羲之的心绪,还须读兰亭诗,从诗里去看当日修禊的衮衮诸公们到底想了些什么。
  这是史上最富盛名的雅集。江东士族中的一群顶级精英,在那年暮春汇集于山阴兰亭,他们修禊、饮酒、吟诗。那些诗里,除了吟詠当日的景致与逸兴,还有巢父的颍湄、许由的箕山、孔门的舞雩、庄子的濠津这类朝向往昔的回望。舞雩和濠津作为典故在诸贤的诗中被反复用到。王羲之本人的四言诗里就有“咏彼舞雩,异世同流”。詠乎舞雩,是孔门师徒理想的人生之境。濠津则是庄子与惠施辩论的地方,那场辩论,关于乐在物我之间、他我之间能否相通。从舞雩、濠津这类旧典看,大概他们会聊到诸如游观之乐这样的乐,在人与人之间能否相通、在古人与今人之间能否相通。而触及到在生与死之间能否相通时,王羲之就顿感悲从中来。
  本来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虽是雅集于山林,但“亦足以畅叙幽情”。诸贤饮酒、吟诗,“信可乐也”。在游乐中,王羲之甚至想到了孔子的“不知老之将至”。然而,稍事吟味,心绪丕变。他想到,时间终将带走所有的快乐。“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再触念到,时间终将把人带向死亡,每个人的生命都会“终期于尽”,更是心中大恸。“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乐极何以容易生悲?时间!从汉武帝《秋风辞》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的浩叹,到李白《乌栖曲》中“东方渐高奈乐何”的沉吟,行乐者一对上时间,就败下阵来。从“信可乐也”到“岂不痛哉”,王羲之是在一个时间性的流程中体味生命。
  时间会带走享乐,而且终将把人带向死亡。轻天下、细万物、齐死生、同变化,原本是老庄的观念;那天诸贤的诗里也充满了老庄式的高蹈的逸兴,但王羲之说,“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死亡将这点逸兴也击得粉碎。
  从《列子》在魏晋时期的流行看(或如有人认定的今本列子就是伪作于此间),那是一个虚无主义流行的时代。虚无的根源在于对死亡的体认。死亡像一个冰冷的铁壁,所有的价值都在它面前撞得粉碎。虚无感像冷雾一样从那两个字里冒出来,弥漫于死之前的那个短暂的段落,也弥漫在王羲之的心头。自从心绪一变,此帖后半部分错别字明显地增多。
  时间之河,无尽流逝,让他悲从中来,也让他稍感治愈。《兰亭序》里反复地出现今与昔、后与今这种时间上的连线。他显然是将时间、将历史想像成一个朝前和朝后都无限延伸的流程,如绳索般延绵于虚无的深渊之上。个人的生死度量于其间,这样,生命就好像又被置放到了一个永恒性的背景里。“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挥毫之际,他已将那天的雅集,镶进了那条长绳里。“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他已在预想,后人再看他们的兰亭,会一如他们当日回望孔门的舞雩、庄子的濠津。

  

  同样是写游观之乐,王羲之的郁结回环,让我想起苏轼的豁达洒脱。于是,对照着重读了《前赤壁赋》。
  两人的文章,开篇起式完全一样,都像扎猛子般一头扎进时间之河。只是王羲之差点淹死,而苏轼兀自逍遥。
  当日苏轼与吹箫客泛舟于江上,主人扣舷而歌,客人吹箫和之。但箫声呜咽,悲从中来。苏轼问其故,吹箫客从吟诵曹操的诗,想到八百年前那个酾酒临江、横槊赋诗的曹操,“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无论是流逝的时间之河,还是眼前无尽的江流,都衬托出此生的短暂与有限,所以,“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吹箫客的悲感是王羲之式的,也是在一个时间性的流程中体味生命;苏轼则不是,他是对时间性的克服。他说,“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打个滥俗的比方,“自其变者而观之”,一朵花的生命只是“曾不能以一瞬”的短暂;“自其不变者而观之”且“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那花若能自为己身之主,尽情地绽放,那么,绽放的那一瞬里,自己便如天地般“皆无尽也”,伸向无限、绝对与永恒。
  王羲之在时间性里体味生命,悲感来于斯,治愈来于斯。《兰亭序》的开篇是时间,结尾——“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还是时间。苏轼则不是。《赤壁赋》的开篇是时间,但结尾——“不知东方之既白”——则恰好抹消了时间。
  苏轼好像随时能抽离出自己再俯看自己,生命就如那绽放的花,或寂寞沙洲上的鸥鸟。孤芳自赏也好,顾影自怜也好,他置放生命的背景里没有时间性。克服时间性,这本身即打开了一道窥望永恒的缝隙。
  苏轼喜谈佛,宁不知“诸法无我”?又岂不知世间何曾真能“物各有主”?肉身的个体生命终是渺小的、有限的、相对性的。但苏轼式的人生可以是一种生命的态度。我师姐说,“对于人类来说,永恒是妄念,又是执念。知妄破执还是存执守妄,不过是每个人的生活经验与个性意志。”我说,“若真曾妄念过执念过、且妄而不觉其妄执而不觉其执,那么,生命就是一种绽放的动姿——朝向永恒与无限飞跃的动姿。”
  苏轼对吹箫客开解此理,“客喜而笑”;若王羲之遇上苏轼,不知道会不会也转悲为喜,两人洗盏更酌,醉饮酣卧,不知东方之既白。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7-05-28 15:57:22
  好!:)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7-05-28 16:03:06
  自从心绪一变,此帖后半部分错别字明显地增多。
  ——————
  这见解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5-28 18:46:55
  说悲者未必悲,或许只是气氛热烈喝高了发两句空谈而已。言喜者未必喜,或许只是处境窘迫事事不由己的嘴硬而已:)

  对生死的态度,只有真的到面前时,才能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和性情。隔得还远,说什么都是假的。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5-28 18:55:53
  《兰亭序》给我的感觉是前面写得很好很紧凑,后面累了,不知怎么收场了,老在重复几句话,把个死啊生的来回地讲,啰嗦拖沓,是半篇好文。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7-05-28 22:01:31
  @草桥关 2017-05-28 16:03:06
  自从心绪一变,此帖后半部分错别字明显地增多。
  ——————
  这见解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
  鱼哥唱碗:
  有道理不?

  鱼哥唱碗:
  另外,请教草桥兄,苏轼的这种时间观,是不是来源于佛家?
  ————————
  第一问:有道理,这是一种贴近王羲之内心情绪变化而作出解释,其基础,则是度之以情或揆之以情,很不错。:)
  第二问:苏轼的时间观主要是是道家的,尤其是庄子的。他说,“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这是典型的庄子式语言。也有佛家的成分,如“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一句,便带有僧肇《物不迁论》的痕迹,但僧肇虽是僧人,其语言与思辨特征,仍然是老庄与玄学的。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01:55:35
  我跟鱼哥学习中国精华,受我的拜师礼:)我特别喜欢这些有错别字的大字贴。好玩极了。
我要评论
作者:小桃花庵 时间:2017-05-29 02:03:06
  《兰亭序》稍微修改,就是一篇祭奠死去夫人的墓志铭。
  “夫人之相遇,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唔言一室之内”……
  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02:07:22
  @石中火

  小石头不懂了,要的就是这种啰嗦!

  ------------------

  《兰亭序》给我的感觉是前面写得很好很紧凑,后面累了,不知怎么收场了,老在重复几句话,把个死啊生的来回地讲,啰嗦拖沓,是半篇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02:42:30

  写手如果真的能够让文字像鱼一样游于海中,在语言的游弋处,那些微妙变幻的情绪。 让读者感受微妙的身体内在反应,自由地在心的世界里放纵,达到高潮。

  中国有很多的工笔跟仕女画。唯独没有精细的人物面部表情跟身体。不仅精妙的美人身体没有,残缺不完美的皱巴巴的身体更没有,甚至都没有写错的美术字。我们为什么那么害怕内观我们的身体跟思想呢?它们真的那么恐怖吗?为什么要去掩饰这些惶恐?
  • 石中火: 举报  2017-05-29 08:38:14  评论

    你可以看看任伯年的人物画,人物精致多变的面部表情和掩藏在衣服下面的具有张力的身体,以及从中透露出来的强烈的思想感情,都是极其丰富的。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19:07
  古代读书人,无不追求内心世界的和谐。借以自慰。常言说,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怎么办呢?善待自己,宽慰自己。否则,就会像贾谊那样,早逝。这个道理,不复杂,差不多人人都懂。所以,苏轼在这一点上,也不能算多么聪明。苏轼有才,是真的。

  很多文人,都写过这类自慰文字。表达很巧妙,实际上,是牵强附会。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08:26:00
  @zhongguoxuezhe 2017-05-29 08:19:07
  古代读书人,无不追求内心世界的和谐。借以自慰。常言说,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怎么办呢?善待自己,宽慰自己。否则,就会像贾谊那样,早逝。这个道理,不复杂,差不多人人都懂。所以,苏轼在这一点上,也不能算多么聪明。苏轼有才,是真的。
  很多文人,都写过这类自慰文字。表达很巧妙,实际上,是牵强附会。
  -----------------------------
  呵呵,者妹这个回答不错,在我看,苏轼更会用文字掩饰而已,让我们后人有这样的错觉:)生活里也许相反,那些整天吃斋念佛的,恐怕是内心最不清静才要弄形式:)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29:28
  自从心绪一变,此帖后半部分错别字明显地增多。
  ——————
  写文章,往往最初是四平八稳,像一首乐曲的主音;进入高潮时,注意力集中;投入愈深;写字之事,不再那么“重要”。于是容易出错。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33:34
  濠津则是庄子与惠施辩论的地方,那场辩论,关于乐在物我之间、他我之间能否相通。
  -------------------------------------------------------------------
  这个典故,理解有误。庄子的本意,应该是表达他与惠施,谁对谁错。他当然认为自己是对的。实际上,惠施的观点是错的。惠施偷换了概念,属于诡辩。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40:15
  同样是写游观之乐,王羲之的郁结回环,让我想起苏轼的豁达洒脱。
  --------------------------------------------------------------------
  洒脱,是无奈。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41:18
  两人的文章,开篇起式完全一样,都像扎猛子般一头扎进时间之河。只是王羲之差点淹死,而苏轼兀自逍遥。
  ------------------------------------------------------------------
  精神胜利法。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46:30
  苏轼对吹箫客开解此理,“客喜而笑”;若王羲之遇上苏轼,不知道会不会也转悲为喜,两人洗盏更酌,醉饮酣卧,不知东方之既白。
  ----------------------------------------------------------------------
  毛主 :在我们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47:54
  他说,“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打个滥俗的比方,“自其变者而观之”,一朵花的生命只是“曾不能以一瞬”的短暂;“自其不变者而观之”且“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那花若能自为己身之主,尽情地绽放,那么,绽放的那一瞬里,自己便如天地般“皆无尽也”,伸向无限、绝对与永恒。
  ---------------------------------------------------------------
  毛主 :在我们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08:50:44
  《兰亭序》的开篇是时间,结尾——“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还是时间。苏轼则不是。《赤壁赋》的开篇是时间,但结尾——“不知东方之既白”——则恰好抹消了时间。
  ------------------------------------------------
  鲁迅语录: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作者:游荡的者 时间:2017-05-29 09:04:48
  王的大字写的好,苏的诗不错。
作者:1起联想 时间:2017-05-29 09:39:46
  讨论半天也改变不了它价值连城。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10:14:53
  刚对比看了任伯年的人物画,其实你们在中国看中国画,远没有我这远处看有效果。老华侨才更喜欢中国的旧东西。

  隔着年代,我还是觉得过于繁复了一些。人体更无法与西洋人物比,人物依然缺乏性格。
  • 鱼哥唱碗: 举报  2017-05-29 12:43:56  评论

    那玛雅女神应该会喜欢陈洪绶的人物画。
  • 鱼哥唱碗: 举报  2017-05-29 12:45:19  评论

    陈笔下的人物,高古、奇拙,,,,总之吧,看着有点怪怪的。怪怪的东西,从来都是符合玛雅女神的口味的(重口味啊)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10:16:22
  说到豁达,看看这位任老兄,丢了钱财就这样丧志...哎

  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十一月初四日(12月19日),因绍兴资产丢失之心痛及吸食鴉片引发肺炎,死去,享年56歳。
作者:专业刷YY人气 时间:2017-05-29 10:21:17
  时间,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上下五千年,多少文人骚客留下诸多大作!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楼主鱼哥唱碗 时间:2017-05-29 12:22:47
  @石中火
  小石头不懂了,要的就是这种啰嗦!
  ------------------
  @玛雅咖啡 2017-05-29 02:07:22
  《兰亭序》给我的感觉是前面写得很好很紧凑,后面累了,不知怎么收场了,老在重复几句话,把个死啊生的来回地讲,啰嗦拖沓,是半篇好文。
  -----------------------------

  谢谢石斑加绿脸!

  许多年以后,再回想起来,为什么自己的文字能有一点点进步,心里冒出的那句话一定是:感谢书话诸贤们的鼓励!


我要评论
楼主鱼哥唱碗 时间:2017-05-29 12:40:38
  @石中火 2017-05-28 18:55:53
  《兰亭序》给我的感觉是前面写得很好很紧凑,后面累了,不知怎么收场了,老在重复几句话,把个死啊生的来回地讲,啰嗦拖沓,是半篇好文。
  -----------------------------

  石斑待见,给俺绿脸,所以无论如何,俺得跟石斑认真地讨论一下。

  石斑所说的累,显然不是那种歇会儿就能缓过来的累,而是心累,是王羲之内心被一种东西伤到了的累。
  这篇文章,是想从兰亭帖里的错别字和涂改入手,看王羲之的心绪;从他的心绪变化,看他如何面对时间。王羲之观念里的时间,带走了享乐,也终将把人带向死亡。《兰亭序》里那种时间性非常突出。起始是时间,终篇还是时间,里面反复地出现今与昔、后与今的时间连线,他在时间的迷宫里,没法出来,又无法打败时间。
  作为对照,非常鲜明地,苏轼与之相反。他起始也是时间,但末尾抹消了时间。他克服了时间性。
  所以,王羲之郁结回环,苏东坡逍遥洒脱。

  这是我此篇文字所想探讨的。大家的讨论,可以帮俺看看,这个理路,是否成立?
  • 石中火: 举报  2017-05-29 13:05:46  评论

    你的帖子很热闹,文章选题不错,赞!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7-05-31 10:22:04  评论

    前后赤壁赋是一体,试观后赤壁赋,何尝不悲,乃知前言戏之耳,东坡右军若合一契。另,附图是徐渭书,东坡先生自有写本传世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5-29 12:59:23
  这几日书话被顶贴机狂轰乱炸,各位还能在这里畅谈文艺,视炸弹如无物,真是虎狼屯于阶前尚谈因果啊!:)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5-29 13:03:50
  @玛雅咖啡 2017-05-29 10:14:53
  刚对比看了任伯年的人物画,其实你们在中国看中国画,远没有我这远处看有效果。老华侨才更喜欢中国的旧东西。
  隔着年代,我还是觉得过于繁复了一些。人体更无法与西洋人物比,人物依然缺乏性格。
  -----------------------------
  若如此说,你在西洋看西洋画,也不如我们在中国看有效果啰?:)

  看了你几个回帖,我觉得你不怎么懂绘画。中国画,西洋画,都不懂,对否?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5:15:58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5-28 18:55:53

  《兰亭序》给我的感觉是前面写得很好很紧凑,后面累了,不知怎么收场了,老在重复几句话,把个死啊生的来回地讲,啰嗦拖沓,是半篇好文。

  举报 | 4楼 | 打赏 | 回复 | 评论(2) | 赞

  鱼哥唱碗: 2017-05-29 00:27:39 评论
  后半篇,心绪大乱啊

  石中火: 举报 2017-05-29 08:26:48 评论
  评论 鱼哥唱碗:我觉得是累了,凑不出连贯的句子来:)
  -----------------------------------------------------
  兰亭序
  扣题:10分;
  文采:10分;
  品质格调:10分;
  行文结构:10分;
  总分:10分。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29 15:53:03
  @鱼哥唱碗

  能有啥反应,不鄙视也不性冷淡。小石头毕竟小几岁,见识浅的要让着他们一点,他们再错也是对的。说我看不懂画,就看不懂呗,原本就是谁也不懂谁。听你叫我女神,他难受了。

  ------
  俺准备安静地坐下来,看玛雅女神被石斑激将后如何反应……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游荡的者 时间:2017-05-29 17:45:38
  以前不是有个女的撕毁了一张大字,是某省级干部写的,据说价值五万,数额巨大,结果女的被捕。我在想,这个干部还当什么省级干部,直接辞职写大字,写一张五万,写一张五万,比印钞还快呢。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23:17

  克微豪: 举报 2017-05-29 17:44:14 评论
  施蛰存写过一篇《批兰亭序》,可参看。

  石中火: 2017-05-29 17:46:46 评论
  评论 克微豪:好的,谢谢介绍!
  ----------------------------------------------------
  资料:
  施蛰存先生《批》之我见_教师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2012年2月5日 - “对名作、名人的再认识,再评价,是每一个时代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对一代人智慧的考量。施蛰存对《兰亭序》的批判,让我们懂得了对文化经典需要持什么样...

  bbs.tianya.cn/post-140... - 百度快照 - 3155条评价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26:23

  天涯论坛 > 教师 > 教师文苑 [我要发帖]


  施蛰存先生《批<兰亭序>》之我见
  http://bbs.tianya.cn/post-140-616458-1.shtml
  楼主:张子衿 时间:2012-02-05 12:29:09 点击:1201 回复:2

  守护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施蛰存先生《批<兰亭序>》之我见

  ——兼与张瑞田先生商榷

  甘泉子 张全义

  张瑞田先生在《书法报》(2011年12月28日)发表《施蛰存如何批评<兰亭序>》一文,转引施先生文章的观点及主要论述,提出:“对名作、名人的再认识,再评价,是每一个时代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对一代人智慧的考量。施蛰存对《兰亭序》的批判,让我们懂得了对文化经典需要持什么样的态度,又需要从什么角度进行解读。”

  对于张先生的上述意见,笔者完全赞同,但对于张先生所认同的施先生的批评意见,笔者颇不认同。
  从《兰亭序》进入高中教材以来,笔者已经与学生有过四次深入的交流。以下就施文的主要观点,逐一予以辨正。

  其一,施先生据许梿的《六朝文絜》、王文濡的《南北朝文评注读本》,以及曾国藩的《经史百家杂钞》都不选此文,认为《兰亭序》并不入文章家的法眼,进而指出,“这篇文章在近代的盛行,作为古文读物,还是姚惜抱的《古文辞类纂》和吴氏昆仲的《古文观止》给它提拔起来的”。
  笔者以为,诗文集的选编,受多种因素制约,文本水准、历史评价、时代风尚、选家的文学观念是其主要因素。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使得某文本的选与不选,与其水准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钟嵘无疑是古代最有影响的文学理论家之一,其《诗品》作为经典的文学理论著作,选梁代之前五言诗人一百二十余人,分三品九级评价,为后世所公认的大诗人陶渊明仅列中品,而诗艺平平的张协却名列上品。这样的情况,在后世的各类选本中屡见不鲜。一些影响较大的作品,在权威选本中的落选,留给时人与后世的,往往是争议与启示。钱钟书先生的《宋诗选注》不选文天祥的《正气歌》即是一例。

  其二,施先生评价《兰亭序》“七拼八凑,语无伦次,不知所云”。说: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这是说人生短促,一瞬之间,一切都过去了,使人不能不感伤。底下接着却说:‘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这是说:何况寿命长短,都随大化(自然)决定,归根结底,都是同归于尽。这一节的思想是和上一节对立的,既然知道人寿长短,同归于尽,为什么还会感伤于人生之短促?这个‘况’字怎么加得上去?”
  这两节文字文意上根本不存在施先生所谓的对立。联系上文,两节文字是说原先所欣喜者俯仰之间变为陈迹,尤且不能不让人因此产生感慨,更何况个体“终期于尽”。“尤”与“况”用得极为精准,它们的呼应,使两节文字逐层推进且环环相扣。

  之后,施先生对“死生亦大矣”提出质疑,以《论语》中的“未知生,焉知死”为例指出:
  孔子在生死之间,更重视“生”。他要解决、求知的是人的生存问题,而无暇考虑死亡问题。“仁者寿”,可见孔子并不以为“修短随化”,人的善良品德可以延长生命。颜渊早死,孔子哀恸道:“天丧予。”天使我大受损失。可知人的生与死,有时也是一个重大的得失问题。把“死生亦大矣”这一句的意义讲明白,就可以发现这一句写在“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之下,简直无法理解作者的思维逻辑。底下还加一句“岂不痛哉!”我们竟不知道他“痛”的是什么?
  紧随上文的“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同样紧承上文,逻辑清晰。这儿的“死生”属偏义复词,偏于“死”。人不免一死,焉能不痛!施先生之所以面对此句“简直无法理解作者的思维逻辑”,“我们竟不知道他‘痛’的是什么?”是因为忽略了这篇文章产生的独特时代背景与思想世界。
  魏晋时期战乱频仍,瘟疫流行,使得生命极其脆弱。“建安七子”之中,竟有五人因传染病于同一年英年早逝。司空见惯的非正常死亡,使得生者对于死亡,既痛且惧。这就像同样是丧亲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要远胜于黑发人送白发人;经历过灾难的幸存者,对于死亡的惧怕,要远胜于常人。
  施先生论文忽略了知人论世的原则,所以才会脱离文本,花较多的笔墨去阐发“孔子重视‘生’”,“孔子并不以为‘修短随化’,人的善良品德可以延长生命”。

  至于施先生对《兰亭序》之后语句的指摘,因为种种原因,尤其是因对前文的误读,使得这种指摘完全没有道理。笔者以为,在之前的关键问题厘清之后,再理解后面的文字,其实并不困难。鉴于篇幅,这里不再赘述。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学史上,越是经典的作品,越容易引起争议,这正是经典文本的魅力之一。鲁迅先生有言:“一本《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意大利思想家安伯托?艾柯(Umberto.Eco)更有极端的说法:“一切阅读都是误读。”
  “尽信书不如无书。”只有不盲从成见,不迷信权威,独立思考,严谨治学,才能有所发现。对于经典文本的解读,我们非常欢迎论据充足、论证严密的新颖观点,但这种观点的产生,应该立足于立论者严禁的治学态度,忠实于文本,而又能够知人论世,以历史的观念去阐释,否则,很容易流于误读、过度阐释,甚至是恶搞。时下许多所谓的惊人之论,之所以经不起时间的考量,其原因正在于此。

  施先生治学宏福,学贯百家,而又以长于属文、立论严谨著称。这样的大学问家,不轻易立论,一旦立论,往往很难有所纰漏,所以容易为学界信服。但是,智者千虑,或有一失。在独立思考的道路上,不盲从质疑权威的权威,更能考量一个思想者的智慧。

  2012年2月1日初稿,次日定稿。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27:53

  楼主:张子衿 时间:2012-02-05 13:31:00

  附:

  批《兰亭序》

  施蛰存

  王羲之的《兰亭序》,尽管它来历不明,聚讼纷纭,至少在唐朝以后,总可以算是古文名篇了吧?不过,这一名篇,还是靠唐太宗李世民的吹捧,在书法界中站住了脚,在文章家的观感里,它似乎还没有获得认可。许梿的《六朝文絜》、王文濡的《南北朝文评注读本》都不选此文,可知这两位六朝文专家,都不考虑这篇文章。曾国藩的《经史百家杂钞》也不收此文。可知这篇文章在近代的盛行,作为古文读物,还是姚惜抱的《古文辞类纂》和吴氏昆仲的《古文观止》给它提拔起来的。
  我在中学时,国文教师已经给我讲过这篇文章,可惜我早已记不起老师如何讲法。自己当国文教师时,也给学生讲过几十遍,也记不起当时我如何讲法。大约都是跟着各种注释本,一句一句地讲下去。讲完之后,赞不绝口地,对学生说:“好!好文章!”
  解放以后,我没有讲过这篇名文,不过,我学会了用思想分析的方法来讲古文。 “文化大革命”期间在嘉定劳动,住在卫生学校。一天,有一位卫校语文教师拿这篇名文来问我,她说:“这篇文章上半篇容易懂,下半篇难懂。特别是其中一句:‘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到底是什么意思?”经她一问,我把全文又读了一遍。禁不住发愣了。怪哉!怪哉!从前讲得出的文章,现在讲不出了。
  从“向之所欣”到“悲夫”这一段文章,是全文主题思想所在,可是经不起分析。我和那位女教师逐句讲,逐句分析,结论是对这段名文下了十二字评语:“七拼八凑,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请看:“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这是说人生短促,一瞬之间,一切都过去了,使人不能不感伤。
  底下接着却说:“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这是说:何况寿命长短,都随大化(自然)决定,归根结底,都是同归于尽。这一节的思想是和上一节对立的,既然知道人寿长短,同归于尽,为什么还会感伤于人生之短促?这个“况”字怎么加得上去?
  再接下去,却说:“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这个古人是谁?是孔仲尼。不是真的孔仲尼,真的孔仲尼没有说过这句话。“死生亦大矣”,见《庄子?德充符》,作者抬出一个假设的孔仲尼来和一个跛脚驼背的王老做论辩的对立面。王老的思想代表庄周,对于人的生命认为无论寿夭,同归于尽。孔仲尼却认为人的死生,关系很重大,尽管长寿和短命,同是终尽,但这是从同的现象看,如果从不同的现象看,死生的意义就不同了。
  “死生亦大矣”,虽然不是孔仲尼真的说过,但在一部《论语》中,也可以找到注释。“未知生,焉知死?”可见孔子在生死之间,更重视“生”。他要解决、求知的是人的生存问题,而无暇考虑死亡问题。“仁者寿”,可见孔子并不以为“修短随化”,人的善良品德可以延长生命。颜渊早死,孔子哀恸道:“天丧予。”天使我大受损失。可知人的生与死,有时也是一个重大的得失问题。
  把“死生亦大矣”这一句的意义讲明白,就可以发现这一句写在“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之下,简直无法理解作者的思维逻辑。底下还加一句“岂不痛哉!”我们竟不知道他“痛”的是什么?
  更奇怪的是,接下去又来一句:“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我们再看上文: “俯仰之间,已为陈迹。”这是一种兴感之由。“修短随化,终期于尽。”这是又一种兴感之由。
  “死生亦大矣。”这也是一种兴感之由。明明是三种兴感之由,至少包括庄、孔两派的人生观,怎么会“若合一契”呢?
  再读下去,见到一句“不能喻之于怀”,刚才读过一句“不能不以之兴怀”,只隔了一行,就出现重复句法,亦是修辞学的毛病。前半篇文章中有“丝竹管弦”,已经被宋朝人批评过,这里一句,还没有人指出,顺便在此批一下。不过,这不是大问题,姑且存而不论。
  下面来了一个惊人的句子:“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为妄作。”上文“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二句用的是肯定语气,这不是“一死生,齐彭”的观点吗?隔了二行,却说这个观点是“虚诞”和“妄作”,岂不是自相矛盾?
  接下去,又避开了上文的论点,说道:“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我们无法揣摩作者“悲”的是什么?因为今昔二字在上文没有启示。今是什么?“已为陈迹”吗?昔是什么?“向之所欣”吗?或者,“今昔”指“死生”吗?一般的注释,都说:今是今人,昔是古人。那么,作者所悲的是:一代一代的人,同样都有“前不见古人”的悲哀。大约作者之意,果然如此,不过应该把今昔释为今人今事与古人古事。但这两句和上文十多句毫无关系,连接不上,依文义只能直接写在“向之所欣”四句之下。因此,这中间十多句全是杂凑,迷乱了主题,岂非“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我和那位女教师讲完之后,她也同意我的讲法。她说:“我就是觉得‘死生亦大矣’这一句上下都接不通。你一分析,挑出了整段文章的杂乱。以后怎么办?怎样讲法?”我说:“照老样子讲,不要改变。这些文章已成权威,碰不得,只好人云亦云地讲,明哲保身。”
  这件事,已过去二十多年了。今天看神龙本《兰亭帖》,忽然想起旧事。因略有空闲,故秉笔记之。反正我已快要“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用不到再“明哲”了。
  1990年9月20日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30:12
  施蛰存出丑。就像黄裳,周汝昌,等人一样,文革时期,红学家们,都是水平不高的。一点都没冤枉他们,更不论那些妇女,比如,吕启祥。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35:32
  资料:
  施蛰存_百度百科





  姓名:施蛰存

  生卒:1905年12月3日-2003年11月19日

  简介:施蛰存(1905年12月3日—2003年11月19日),原名施德普,字蛰存,常用笔名施青萍、安华等,浙江杭州人。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1923年考入上海...

  人物简介 人物经历 人物评价 人物著作

  baike.baidu.com/ -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29 18:37:16
  这件事,已过去二十多年了。今天看神龙本《兰亭帖》,忽然想起旧事。因略有空闲,故秉笔记之。反正我已快要“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用不到再“明哲”了。
  1990年9月20日
  --------------------------------------------------
  1990年,施蛰存85周岁,仍然是这个水平。可见,文革时代,学者们是什么水平。
楼主鱼哥唱碗 时间:2017-05-29 20:28:38
  @玛雅咖啡 2017-05-29 02:42:30
  写手如果真的能够让文字像鱼一样游于海中,在语言的游弋处,那些微妙变幻的情绪。 让读者感受微妙的身体内在反应,自由地在心的世界里放纵,达到高潮。

  中国有很多的工笔跟仕女画。唯独没有精细的人物面部表情跟身体。不仅精妙的美人身体没有,残缺不完美的皱巴巴的身体更没有,甚至都没有写错的美术字。我们为什么那么害怕内观我们的身体跟思想呢?它们真的那么恐怖吗?为什么要去掩饰这些惶恐?
  -----------------------------

  玛雅的前一节话说得多好啊!玛雅就往这个方向努力吧:)
  • 玛雅咖啡: 举报  2017-05-30 11:24:59  评论

    我上面一段主要是对比西洋的人体画与中国的春宫画,为什么人体难描难画?因为裸体展现人性-美与丑。
  • 鱼哥唱碗: 举报  2017-05-30 11:39:55  评论

    评论 玛雅咖啡:中国古代的春宫画,不是为了展现人性的美与丑。这类画一直上不了大雅之堂,而只能私密地流传。主要是为了激发人情欲,所以,春宫画里对性爱的环境极尽渲染,或者营造一种偷窃或被偷窃的视角,以激发人想象而唤起情欲。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7-05-30 02:24:27
  我的太极老师用英文讲过《兰亭序》。他讲的中国字笔法,讲得最妙
我要评论
作者:zhongguoxuezhe 时间:2017-05-30 09:03:46

  克微豪: 举报 2017-05-30 08:58:07 评论
  评论 石中火:算我不该提施蛰存。我知道现在有的作家一点也批评不得,想不到连某些文章也不能批评。不过这倒跟当下的环境很契合。
  zhongguoxuezhe:
  2017-05-30 09:03:11 评论
  评论 克微豪:学术研究,不是发牢骚。发牢骚,不是搞学术。学术成果鉴定,高级专家委员会,投票表决。
作者:美丽三亚之浪漫 时间:2017-05-30 09:29:29

  
  仔细看与扫一眼还是有区别的,不光说的是书法。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吴刚捧出桂花醋 时间:2017-05-30 10:56:18
  兰亭序帖哪有真迹呀?全是后人模的。
  我不喜欢兰亭序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不管别人怎么吹。我够土,我无知,我有罪。
  我怎么感觉王羲之其它的贴,都比这个兰亭序好。哪怕是那个单个字组起来的圣教序,也比兰亭序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吴刚捧出桂花醋 时间:2017-05-30 10:59:08
  苏东坡的那个字更别提了,一团一团的墨,就一“墨猪”。我老土、我无知、我有罪。
  • zhongguoxuezhe: 举报  2017-05-30 12:20:50  评论

    要相信群众,相信党。如果你群众不相信,党也不相信,那么,应该相信高级专家委员会。
  • zhongguoxuezhe: 举报  2017-05-30 12:21:55  评论

    高级专家裁判委员会。由N名委员组成。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尚人坚 时间:2017-05-31 14:24:48
  到底书法该什么样去欣赏?
作者:吴刚捧出桂花醋 时间:2017-05-31 16:51:17
  @玛雅咖啡 2017-05-29 02:42:30
  写手如果真的能够让文字像鱼一样游于海中,在语言的游弋处,那些微妙变幻的情绪。 让读者感受微妙的身体内在反应,自由地在心的世界里放纵,达到高潮。
  中国有很多的工笔跟仕女画。唯独没有精细的人物面部表情跟身体。不仅精妙的美人身体没有,残缺不完美的皱巴巴的身体更没有,甚至都没有写错的美术字。我们为什么那么害怕内观我们的身体跟思想呢?它们真的那么恐怖吗?为什么要去掩饰这些惶恐?
  -----------------------------
  @鱼哥唱碗 2017-05-29 20:28:38
  玛雅的前一节话说得多好啊!玛雅就往这个方向努力吧:)
  -----------------------------
  看到这个发言很感慨。
  那样的东西中国很少有过,但也确实有过。就是在唐前后,从吴道子的画、和壁画飞天里能看到。就那样一瞬,光彩四射,随即消失。朱熹理学控制下的极端压抑,渗透了一切。
  虽然今天似乎开放了,但与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那种艺术精神完全不同,纵欲、占有与艺术欣赏根本不是一回事,走到哪一步中国还差的远呢。那不是美术学院培养几个学生就能解决问题的,那是文化的基因、全民的自觉。贝尼尼的雕塑、高德的女性人体绘画,那样的人体艺术在中国确实就没产生过。遗憾。我经常看到论坛里,不知天高地厚的贬低西方艺术,我就感觉我们虽然经济在发展,但艺术教育没跟上,这个欠缺总有一天会影响到可持续发展,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人文主义精神、人文关怀和人本思想的问题,这个问题与经济发展是密切关联的。
作者:义坑 时间:2017-05-31 19:17:45
  碑不如书,书不如告。
作者:悦山堂 时间:2017-05-31 23:35:07
  “若真曾妄念过执念过、且妄而不觉其妄执而不觉其执,那么,生命就是一种绽放的动姿——朝向永恒与无限飞跃的动姿。”
  大梦不觉即永恒么?但究竟是梦啊,兄弟。
我要评论
作者:悦山堂 时间:2017-05-31 23:45:00
  四美具、二难并的兰亭集会,让时光凝固而浑然不觉其流逝。但逝者如斯了,怎不叹息?人如能在交配中死去,也可算得上永恒。但人一生让其忘却时光的时光又有几何?
作者:饭后钟声 时间:2017-06-01 03:25:00
  好帖留名
作者:铅山汪二 时间:2017-06-01 12:02:53
  感觉兰亭集序更真实一些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