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黛玉葬花,为的是我的心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7-07-13 15:41:52 点击:4843 回复:49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文:林泠烟

  昨儿二哥哥过来玩的时候,该死的说了几句轻薄话儿,让我禁不住又气又恼,哭着作势要告诉舅舅去,偏巧袭人就过来传话,说舅舅叫他去,他就急匆匆地去了。舅舅一向对二哥哥甚是严厉,要么考诗文,要么责罚一顿,二哥哥每次听说舅舅唤他去,都如雷轰霜打的一般,心里百般不受用,这一次叫他去,也不知道又有什么事。

  这里二哥哥走了,我悬着个心 ,也不想再看《会真记》了,也无心睡眠,也不想找谁去玩,闷闷地过了一日。晚饭过后,才听说宝玉回来了,我就想去问问到底有什么事没有,可曾受了委屈。

  远远地看到宝姐姐走进宝玉院子里去了,我也加快了脚步。走到沁芳桥上,满天的彩霞映着,一池的灿然,桥下很多斑斓的水鸟在戏水,有的在互相帮忙梳理羽毛,有的在水中翻筋斗,煞是可爱,我便站住看了一会,然后才往怡红院继续走去。

  天还早呢,夕光刚刚暗淡下去,怎么就关了院门了,这些丫头嬷嬷们倒也谨慎。我忙用手轻轻地拍着门,拍了好一会,没有人来开,却听到门内一个丫头高声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哎,这可是哄我呢,明明看到宝姐姐才刚进去了,肯定还没有睡觉,想必他们以为是别的丫头来了,大家逗着玩呢!我只好高声又道:“是我,还不开么?”不料门内应到:“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

  这是怎么说,为什么让宝姐姐进去不让我进去?!我才不信宝玉会这样对我!心里气闷 ,待要跟丫头们问个清楚,细想又觉得自己如今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依栖在此 ,虽然舅母说在这里既同自己家一样,但说到底自己并不是这里的正经主子 ,若只管认真起来,没的惹人厌烦。倘若父母在世,自己何曾要受这种委屈。不觉滚下泪来。此时又听到院内传来宝玉和宝姐姐的欢声笑语,不觉更添了几分烦恼。

  左思右想,越想越伤心。站在墙角边的花阴之下,悲悲戚戚呜咽起来。初夏的夜晚,尤有些寒气,花阴之下更是冷露森森,耳边除了隐约的笑语声 ,四周静寂,附近的花木枝摇影动 ,有几只鸟儿扑棱棱的飞远了。

  忽听院门吱呀声响,一阵笑语声喧,原来是袭人和宝玉一干人送了宝姐姐出来。我原想上去问问宝玉如何不让我进去,又恐当着众人问,他也羞,我也尴尬,赶紧闪到树影里,待宝姐姐走远了,宝玉他们关了门,这才无精打采地慢慢走回潇湘馆。

  心里很多委屈与疑惑,也无个人可诉。倘若娘亲在世,我便不用背井离乡到别人家依栖,心里有了委屈,也可在娘亲跟前诉诉苦,撒撒娇。来到这里几年了,我总是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能任性不说,不能失了礼数,让别人耻笑自己无父母教养,毁了父母名誉,这也是唯一能孝顺爹娘的地方了。

  宝玉和我,原是从小一处长大的,彼此互相了解,如今一年大似一年,往后终身果然能遂了愿,最是称心如意的。家里从上到下,无人不认为将来我俩是一对好姻缘的,前儿凤姐姐还打趣我说,既吃了他们家的茶,如何还不给他们家做媳妇;连宝姐姐也跟着凤姐姐学坏了,宝玉魔魇好起来的时候,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这丫头也学会打趣我了。他们这样打趣 ,我听着虽又羞又恼,心里却也莫名欢喜的。

  可自从宝姐姐来了,无人不说她好的,宝玉也时常跟她一处玩笑,显见得把我给冷落了。这次更过分,连门都不让我进了!既这样,从今往后,各人玩各人的罢了。这样倚着床栏,两手抱膝,左思右想,心里悲伤烦恼,无心睡眠。到三更天才迷迷糊糊睡了,半睡半醒中,听得窗外潇潇落了细雨,风摇动竹子,飒飒地响,有一只布谷鸟在远处一声一声孤孤单单的叫着。做了些杂乱的梦,梦里依稀听到娘轻轻地唤我。

  次日,是芒种节,这一天之后便是夏日,众花皆卸,花神退位,园中姐妹们照例是要祭饯花神的。我起床的时候,就听说姐妹们都已在园中作饯花会了。原本是没甚么心情去玩的,但如若不去,那起贫嘴恶舌的丫头们恐怕会笑我痴懒呢!

  刚梳洗了走到院中,宝玉就进来了。不管他对我说了什么,我充耳不闻,也不管他对我打恭作揖的,我正眼也不瞧他,自顾出了门找姐妹们去了。

  走到园子里,看到宝姐姐和探丫头在那里看仙鹤,我就跟她俩站着说话儿。只一会儿,宝玉也赶上来了。昨晚打定主意今后再不理他,这会儿他来了,觉得怪没意思的,待要不理他,又怕姐妹们跟前羞了他不好。可巧他一来,探丫头就拉着他过一边说话儿去了。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仍旧和宝姐姐略站了一站,终究觉得无趣 ,就别了宝姐姐回家去了。

  满园的花木处处显出残败的景象,凤仙花、石榴花、紫薇、蔷薇、芍药都已经谢得差不多了,更不用说海棠、郁李,桃花等等开得更早的花,落花锦重重的堆叠满地,昨夜落了些雨,加上往来的行人践踏,有些花已经发黑变烂了,发出一种腐败的气息。

  我蹲在一棵蜀葵前,捡了几朵落花捧在手上细细端详,心里满怀怜惜。这些花儿本质如此清雅高洁,直至落了,任由人们践踏,或陷于污泥沟渠,总是被玷污了。还得我来收葬它们呵!

  回家取了花锄、秀囊、花帚等物,我穿花拂柳地来到沁芳闸附近上回跟宝玉葬花的花冢那里 ,默默地收拾落花。

  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虽然年年再发,但却不是去年的花了。我和宝玉,也是一年年长大,长大了人变心也变,也不是去年的人了。真正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忽然又想起前儿在梨香院墙外听到那些女孩子们唱的戏文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凭你再怎么美丽的风景,若没有一个合适的人共赏,这良辰美景终是虚设!跟宝玉共读西厢,同葬落花,才过了没几天,怎么宝玉就如此薄情了!

  我身世飘零,也如同这落花一般,开的时候明媚鲜艳,落了红消香断有谁怜惜?落花啊,我们惺惺惜惺惺,我不忍心你们被践踏污玷,今天你们死去我来收葬,我的未来扑朔迷离,他日葬我的,又知是谁人?

  这样想着,伤心着,我禁不住抽抽咽咽随口念了几句: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帘中女儿惜春莫,愁绪满怀无处诉。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柳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岁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把香锄泪暗洒,洒上花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落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冷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奴收葬,未卜奴身何日亡?
  奴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我这里正自悲伤,忽听得山坡上也有悲声,心下诧异,难道也有人像我一样有痴病不成?抬头一看,原来是宝玉,不觉失声嗔道:“呸,我当是谁,原来是这个狠心短命的……”,话刚出口,自觉失言,连忙掩了口,不说了,但也不想见他,长叹一声,顾自走了。

  走了一会,那个讨厌的宝玉从后面赶上来了,听到他在背后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以后撩开手。”好嘛!撩开手就撩开手,横竖各人过各人的去!只说一句话,我倒要看看他说什么。

  那家伙又嬉皮笑脸地说:“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还是没个正经,我听了回头就走。听到他在后面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我立刻站住回头问他:“当初怎么样?今日怎么样?”那家伙叹道:“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玩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我心里想着:姊妹们从小儿长大,亲也好,热也好,和气到了头,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也大,不把我放在眼里,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放在心坎上,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我和你是独出,只怕同我的心一样,谁知是我白操了这个心,弄得我有冤无处诉!”说着他竟然滴下泪来。

  开始我听到他说我人大心也大,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着实气恼,我还没说他呢,他反派起我的不是来了!直至听完了,又见他这个样子,想起从小儿的情分来,也不好说什么了,不觉也滴下泪来。

  宝玉又凑近了说道:“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了,但只凭着怎么不好,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便有一二分错处,你倒是或教导我,戒我下次,或骂我两句,打我两下,我都不灰心。谁知你总不理我,叫我摸 不着头脑,少魂失魄,不知怎么样才好。就便死了,也是个屈死鬼,任凭高僧高道忏悔也不能超生,还得你申明了缘故,我才得托生呢!”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的气全消了,便说到:“你既这么说,昨儿为什么我去了,你不叫丫头开门?” 宝玉诧异道:“这话从那里说起?我要是这么样,立刻就死了!实在没有见你去。就是宝姐姐坐了一坐,就出来了。”还算老实,我已经都看见了。要是再敢胡说,看我理不理你!这么说来他倒像是完全不知情的,还真是冤枉了他了?我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待动,丧声歪气的也是有的。”宝玉道:“想必是这个原故。等我回去问了是谁,教训教训他们就好了。” 我心里乐了,但还是不忘打趣他几句:“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只是我论理不该说。今儿得罪了我的事小,倘或明儿宝姑娘来,什么贝姑娘来,也得罪了,事情岂不大了。”说着抿着嘴笑。宝玉听了,又是咬牙,又是笑。

  闷了一天的心情,此时才算是放晴了,看宝玉言语, 他竟是没变。可我如此认真,不过为的是我的心罢了。就算宝玉真不理我了,我也仍然是我。
  。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7-07-13 17:13:23
  可我如此认真,不过为的是我的心罢了。就算宝玉真不理我了,我也仍然是我。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积分电路 时间:2017-07-13 18:27:43
  中国意淫红楼梦的人太多

  谁是罪魁祸首?!


  
作者:乌鸦爷2017 时间:2017-07-13 18:48:48
  红楼
  
作者:怀乡病者 时间:2017-07-13 19:59:24
  泠烟写得好。情思绵密。这么长的文,能让人逐句看完,不简单。阅书无数,许多字看几行就不愿看了,这两年对视力格外爱惜,眼睛快花了。泠烟也尽早做好眼保健,休息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7-07-13 20:34:28
  @葡萄牙月桂
  好像是故人?
  
作者:谁谓尔无羊 时间:2017-07-14 00:58:44
  《红楼梦》,我的感想,读懂之后就该把它忘了,没有忘记的人其实都是没有真正读懂它的人!
  • 林泠烟: 举报  2017-07-14 06:17:48  评论

    这个观点比较独特。那所有红楼研究者全都是读不懂的。
  • 谁谓尔无羊: 举报  2017-07-14 12:41:14  评论

    评论 林泠烟:所以说,那些所谓的红学家们都是靠《红楼梦》混饭吃的!哪里就能看出他们真的读懂了呢?我觉得他们的《红楼梦》水平也许都比不上天涯网友!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怀乡病者 时间:2017-07-14 15:19:18
  @商角徵羽
  @衣雪
  @巷底臭椿
  @郑午然

  几位可否抽空一读,点评一下。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域外木 时间:2017-07-14 22:08:45
  宝玉又凑近了说道:“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了,但只凭着怎么不好,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便有一二分错处,你倒是或教导我,戒我下次,或骂我两句,打我两下,我都不灰心。谁知你总不理我,叫我摸 不着头脑,少魂失魄,不知怎么样才好。就便死了,也是个屈死鬼,任凭高僧高道忏悔也不能超生,还得你申明了缘故,我才得托生呢!”

  好
作者:怀乡病者 时间:2017-07-15 01:23:20
  为什么把标题改了?
  • 怀乡病者: 举报  2017-07-15 01:56:37  评论

    梦里依稀听到娘轻轻地唤我。不如用这一句,改为《梦里听到娘轻轻地唤我》
  • 林泠烟: 举报  2017-07-15 08:51:42  评论

    你帮我拟一个合适的题目呀!总觉得题目不好。 你这样改也有道理。更恳切。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丽春院的柳下惠 时间:2017-07-15 14:47:38
  呵呵
  
作者:于明谣 时间:2017-07-15 16:56:16
  写得很好,一字不错,看完。
我要评论
作者:涯旅-思多得 时间:2017-07-18 08:30:20
  @林泠烟:留名帮顶:)
我要评论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7-07-19 21:33:30
  提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