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之书——记2017年7月所购图书43册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6:07 点击:6056 回复:8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3次 发图:16张 | 更多 |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6:39
  七月之书——记2017年7月所购图书43册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13:44。这两天晚上都在看2016年获得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摄影奖的《荒野猎人》,感觉摄影相当大气,展现了自然的原始美,但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小李子几乎一直像猪一样地哼哼,弄得我心都要碎了。电影的时代背景是美国殖民期间对于印第安人的掠夺,以及后者的反抗与自相残杀,具体则是个老套的复仇故事。我承认小李子很辛苦,可是我觉得跟他演对手戏的汤姆·哈迪演得更好,更应该得奥斯卡。
  据说今天有雨,但我看过天气预报,直到这个月十五日,最高气温都在30度甚至33度以上,这简直不可忍受,但也得受。早上来到桥市,一直转到里边,八元购《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eonix》(J.K.Rowling, Bloomsbury Publishing Plc, First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2003, £16.99),此即《哈利·波特和凤凰令》的英国版精装本,但家里只有美国版的平装本。然后没啥可买,就往回转。转到桥下,有人在那里卖一大堆杂书,早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只是懒得翻,反正基本没有我需要的。发现一个眼睛总是冒着精光的书贩子蹲在那里翻书,就停下脚步,看他翻出了什么。他不愧是专业人士,翻得严肃而又果敢,下手则符合稳准狠三字诀,嘴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似嘲讽似得意的微笑。总之,尽管他连《韩美林画熊猫》之类的东西都夹走了,我依然毫不动心,直到他那无比专业的手指翻出来一本……可是我依旧不动声色,因为我知道,就算不给他催眠,他也会不屑地把那本书甩到我的脚边,而事实果然如此。那个专家离开以后,我以三元钱的价格购得二书:《王子与贫儿》(精装本,[美]马克·吐温著,张友松译,江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初版)、《中国历史故事 南北朝》(少年百科丛书,朱仲玉等编,封面:林继勋,插图:刘汉宗,茅盾题字,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1980年初版),前者正是那个专家甩出来的垃圾。
  回去的路上,一不小心就读完了一页《哈利·波特和凤凰令》,因为这书的语言实在太流畅太生动了。唉,别的译者运气咋就那么好呢。此书的美国版平装本书是870页,每章开头有一幅题图,今天买到的这个英国版精装本无插图,只有766页,看起来却好像2000页,因为用纸很厚,但纸质一般,现在就已经泛黄了。翻书时发现,里面还有个书签呢。把它拿出来,竟然还是特制的真皮书签,闻起来有一股牛羊皮的香味,底部边缘切割成几条,弄成穗子的模样,书签正面印着三行金字:
  The Shakespeare
  Birthplace Trust
  Stratford-Ppon-Avon
  这三行字的意思是“莎士比亚出生地信托基金会,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德”,可见这本《哈利·波特和凤凰令》真的来自英国,它的原主人大概参观过莎翁出生地,即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德。那本《中国历史故事 南北朝》是少年百科丛书之一,没啥可说的,插图和故事都挺好,不次于《上下五千年》。
  至于书贩子看不上眼的《王子与贫儿》,却是今天的意外收获。全书263页,版权页被撕。所谓的精装,其实就是硬纸壳外面贴了张彩纸,如今的封面贴纸已经磨得不成样子。扉页有“学生读书社专用章”,其中有大量精美的黑白插图与彩色的水彩画。从孔夫子查,这本《王子与贫儿》是江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初版。此前的张友松译马克吐温是由人文社在50年代陆续出版的,江西人民出版社的80年代版应该是第二次出版,之后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90年代再版,而我买到的多半是这个百花洲版的精装本,因为便宜——可以打五折甚至四折。遗憾的是,百花洲版的封面更差劲,塑料压膜往往脱落,里面也没有彩图,好像连黑白图都没有了。张友松先生花费那么多心血,为我们翻译出马克·吐温的幽默作品,他的结局却令人沉默:一只眼被打瞎,最终穷困而亡——因为他是右派,不右之后,单位没有了,工资也没有了。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7:45。用了三个晚上的时间,总算看完了2005年拍摄的二战电影《Colditz》(逃离科迪斯)。作为普通电影而言,《Colditz》乏味之极。作为二战电影而言,它让我大跌眼镜——纳粹德国的外国士兵战俘营好像夏令营,除了不许逃跑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好;一个军官参战的目的是为了找女朋友,另一个则是为了越狱夺回女朋友。由于看了英剧《禁忌》,才想看看汤姆·哈迪在《Colditz》里面的表演,但那时他实在太年轻了,跟现在比就像换了一个人。电影里的反派我倒一眼认出来了,他不就是《国土安全》前几季的那个被策反的卧底吗?此人名为戴米恩·刘易斯,在《国土安全》里,他的眼睛总是贼溜溜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在《Colditz》里也是一样。据说汤姆·哈迪和戴米恩·刘易斯都出演过《兄弟连》,但我基本不看那种正面反应甚至讴歌战争的片子。
  然后不小心在网上看到一条2009年的旧新闻,题目是《中国首例环境记者诉专家(张博庭=水博)案终审胜诉事件》,说的是化名“水博”的张博庭在其博客上撰文《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攻击《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分社记者章轲的事,此事闹上法庭,终审结果是章轲胜诉。查百度百科,那里这样写:“张博庭,男,1953年9月,生于北京市,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教授、高级工程师。曾经在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数十篇,并曾获得过国内、外的优秀科技论文奖,部分论文被收录进《中国科学技术文库》。”那么这位张教授兼高工兼副秘长是怎么攻击章轲的呢?网上刊出了他在那篇文章里的部分名言,我觉得很好看,所以摘录一下:
  “一看他的经历就是那种数理化打死也学不会,靠死记硬背考上文科大学的残废。”
  “现在这种脑子不好使,胆子非常大的活宝,靠恬不知耻的胡说八道,居然还真是容易成名。就这样一个可怜的糊涂虫,还能当选所谓的绿色人物。(实际为提名)”
  “真是有点无知者无畏、恬不知耻的味道。”
  “非要靠这样一个连眼神都不好使的科盲出来卖弄?”
  “难道我们中国的环保事业,还真是要为弱智人成名的事业?”
  以上的话都很好懂,所以我想问个问题:中国的教授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7:22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7:28。昨晚看完了2014的法国电影《小淘气尼古拉的假期》。记得《小淘气尼古拉》的结尾提到,尼古拉有了小妹妹,在这部《小淘气尼古拉的假期》里,尼古拉的妹妹消失了。尼古拉也是,因为演员换了,不如原先的那一个漂亮。尼古拉的那些朋友们也都换了,更是令人遗憾,但尼古拉的父母都在,而且大出风头,而他们的风头实在出得太大了,几乎让观众忘了,《小淘气尼古拉的假期》应该是一部纯儿童片。虽然比不上前一部,《小淘气尼古拉的假期》里却有两个值得回味的细节。在这一部里,尼古拉告别女友,与家人去海边度假,遇到一个冷酷之极的女孩,彼此渐渐产生好感,于是那个女孩逼着尼古拉给家里的女友写信:“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已另有所爱,她的名字是……”假期结束以后,尼古拉才知道女友没收到他的信。尽管如此,她还是知道了尼古拉的秘密,于是逼迫他给度假时认识的女孩写出内容几乎相同的信。这个细节会给人什么启示呢?见仁见智吧,我就不多说了。另一个值得回味的细节是,尼古拉去的度假地,有一个带家人前来销闲的工程师,虽然其貌不扬,却有真正的建筑天才。一次,他在沙滩上看见孩子们在玩沙子,就说可以给他们搭建沙堡玩,孩子们齐声说好。不久以后,一座精致的沙堡出现了,孩子们兴高采烈地问:“现在可以玩了吗?”得到回答以后,孩子们一起跳上沙堡,把它踩为一堆散沙,这才快活地跑开了。影片的最后,趁着孩子们不在,那个工程师在沙滩上搭建了更大更美的沙堡,可是他刚刚完工就发现孩子们正在呐喊着跑过来,于是他干脆自己跳上去,把沙堡踩烂,然后才知道孩子们其实是跑向别处的。这个细节让我想到艺术家与他们的观众、读者乃至评论家。艺术创作总是个人技艺与生命感悟的体现,有知音自然好,如果注定要被不懂欣赏的暴徒毁灭,那还不如作者亲自动手。遗憾的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有勇气将其作品亲自毁灭的艺术家简直是凤毛麟角,因为他们被利欲熏坏了眼睛,早已创作不出真正有血性的东西,自己却不知道,又怎么会有自我毁灭的壮烈精神呢?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7:10。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明哈尔滨最高气温35度,刚才又说今天最高气温是34度,其实都一样热,差几度也无所谓,我在乎的只是:为什么哈尔滨会出现30度以上的高温?为什么最近五年以来,每年都有人在网上抱怨哈尔滨热得要死?很遗憾,科学家不研究这个,因为它既非国家课题,又无经济利益,而科学家只是……真的,中国的科学家究竟是什么呢?他们的研究与我们的关系是怎样的呢?我们是否需要这种神秘无解的人来干涉我们的生活呢?带着这个疑问,用两个晚上的时间,看完了Alec Guinness主演的具有科幻色彩的黑白电影《白衣男子》(The Man in the White Suit,1951)。年轻时的Alec Guinness,无疑具有喜剧天才,但他主演的《白衣男子》,除了笑,还让我们有所思考:一个科学家,发誓要研究出永不洗涤且永不破损的布料来,而资本家的大小姐的支持让这位穷困的科学家取得成功,利用他的研究成果做出一套白衣白裤,穿在身上。那么说,他的发明将会造福人类了?不,他的发明导致的第一个奇迹是:无产者第一次真诚地与资本家握手言和了。然后,那位科学家周围的各界人等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抓住那个发明狂,不许他公布将要把我们的生活毁掉的可怕发明。此事的最后自然是喜剧收场,因为人们发现,那位科学家的发明并未取得成功——材料并不稳定,一撕就碎。于是,人们兴高采烈地把那位科学家的白衣白裤在大庭广众之下撕成了一条又一条,在场的每个人都在狂欢,好像在庆祝什么美好的节日。可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电影的结尾,那位科学家黯然离开时,看着他的发明笔记,突然悟出了什么,高兴地说了一句:“I see!”看到这里,我想起了克隆、纳米、转基因、阿尔法狗,以及一切以科学的名义发明出来的东西。科学究竟是人类的敌人还是朋友?难说。在这个时代,没有人会无条件地反对科学,因为科学代表着进步,而进步总是人见人爱的,就像所谓的高考状元。可是,一直往前就是先进吗?黄河有九曲十八弯,长江也有几个大弯,却不妨碍它们养育了无数的中华儿女,更不妨碍它们奔流入海的决心。我觉得,有时候,原地徘徊甚至倒退,反而更有利于长久的发展,更符合多数人的利益,假如所谓的科学差不多只能带来粗暴的破坏。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7:49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17:08。最高气温35度,连续两天。对哈尔滨人来说,几乎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直到今早才有了希望——大雨总算浇灭了高温的一点点气焰。8点左右,雨停了,趁机去桥市。卖书人被大雨浇走了不少,可买的书反而更多。先是买下《安徒生的故乡》(陈大远著,百花文艺出版社1960年初版,1978年3印)与1980年第2期、第3期《民间文学》,每本一元。我交钱的时候,旁边有个老头问:“一块钱两本怎么样?”卖书老头听了,把脑袋转向我,一边收钱,一边慈眉善目地说:“一块一本他还嫌贵!”然后,卖书老头把脑袋转向买书老头,金刚怒目地说:“走!你给我走!记住了,以后别来,我不卖你!听好了,我——不——卖——你!”我忍住笑,转身离开。卖书老头岂是可以轻易得罪的?你要随时察言观色,关键时刻还要勇于自责,否则没好果子可吃。前些年,我从一个脾气更暴躁的老头子那里买到一本民国的《植物学大辞典》,就费了不少力气,因为老头子要通过交谈对我进行考察,看我配不配买他的书。如果过不去这一关,书明明在那里,你也拿不到手。其实,只要你用心跟他们交谈,他们的态度总会变好的。
  《安徒生的故乡》是“百花小开本”之一,这套书常见,但往往比较破旧,内容也不喜欢,以前随便买过一本1962年初版的《北欧行诗话》,也是陈大远的著作。1980年第2期、第3期《民间文学》的封面与封底都有漂亮的民间剪纸,其中还有一只猫呢。第2期有纪念李星华的文章和李星华回忆李大钊的文章,看了更觉得李大钊的可敬与张作霖的可恨,那个家伙被炸死也是恶有恶报。以前只知道周作人大力救助过李星华,如今知道,李星华还整理出版过《白族民间故事集》,她的丈夫是贾芝,贾芝的弟弟是贾植芳。
  回头再说桥市。一元购《外国文学作品选读》之三(范文瑚编,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1981年初版),可是以前买过了,另外两本怎么总也看不到呢?然后3元购《名山游访记》(高鹤年著,福建莆田广化寺印),5元购《异邦暗影》([苏]西蒙诺夫著,梁彦译,时代出版社1954年初版)与《杜甫陇右诗注析》(李济阻等注析,缪钺题字,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
  《异邦暗影》是西蒙诺夫的戏剧,内容提要说,本剧说明“为科学而科学”的“纯技术观点是非常有害的东西”。我喜欢这个说法,因为我无法忍耐那些以科学名义干出来的勾当,比如转基因甚至克隆人。查孔夫子,大众书店1950年出版过苏菲亚译《异邦暗影》,那么这个苏菲亚能不能就是梁彦呢?查不到线索。《杜甫陇右诗注析》是一部专题著作,包括120首诗,每首都有简注和长篇解说。
  买《名山游访记》,因为网友戈多买过,但以前并不清楚作者的情况。查了一下,高鹤年(1872~1962)的经历挺复杂,似乎不仅仅是居士那么简单。此人竟然在哈尔滨生活过,曾任哈尔滨京剧院一团团长,还参与创编过什么革命样板戏,这也忒时髦了。不管怎样,他的《名山游访记》似乎挺有名,他本人则因之被称为徐霞客第二。翻了一下《名山游访记》,感觉文字不错,简洁而美,比如第九篇的这一段:“饭毕,同游莲花峰,……至莲花峰顶,平周数丈,如花叶形,岩壁皆有万年松,尺许至数寸不等。峰中有峡,石凳为梯,仅受足尖,奇险非常,盘折而登。是时白云弥漫。一无所见。下山腰,有莲花庵,久圮,师于此购杉板遮盖其上,邀余同住,余喜甚,约朝罢即来。师引登百步云梯,循壁行,下临绝壑,缓步出鳌鱼洞,叠巘环抱,其中旷荡,周约十数里,在绝顶上,辟一平陆。”遗憾的是,虽是线钉竖排,正文却是简体且小,断句也不太准确。去网上查,此书有多种版本,一种是分卷的,而我买到的这个则分为五十三篇,之后是外编和附编。此书的书前有十几页黑白图片,内容则是名山图形、高鹤年行脚图之类,书后无版权页,故不知刊印时间。
  此外不想再买什么,尽管还有可以挖掘的东西,于是离开桥市,去吃烧麦。这一次,那个其实从不活动的餐车里只有一个客人,一个老头子,面前的桌子上有一盘菜,两瓶啤酒。他的脸上爬满了无聊,所以我认为他再也喝不下去了,除非……我刚想到这里,老头子就掏出手机,开始约酒友。“我在这儿吃饭呢,你来吧!”年老孤独,这是个问题。我家附近有个老太太,每天的多数时候都坐在同一处地方,试图与任何过路人搭话。我的那些亲戚们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浑浑噩噩地过了一辈子,养了一堆可以赚大钱的孩子,最后闲得五脊六兽,就开始琢磨我,认为我是放弃金饭碗的傻子,有钱不赚的蠢货。我确实又傻又蠢,可是我永远也不会像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一样百无聊赖,只知道浪费一生只有一次的生命。
  吃过饭,来到车站,看到一个低调的老尼姑,头戴雪白的鸭舌帽,一袭白衣,打着干练的绑腿,先是去西点店买了些点心,然后跟着我一起上车。今早来的时候,我在车里瞧见了一个不太低调的老道士,不知道跟那个老尼姑有没有关系,但他们都是白衣裤白绑腿的。老道士没戴帽子,发髻盘成白菜疙瘩形,中间插着一根金簪,看起来好像丘比特之箭。他的眼睛射着异样的光,让我想起《画皮》,他的手腕戴着金表,不知道是不是劳力士。其实以前就经常见到他,但都是在回去的车里,而他一般总是坐着,一手捋胡子,一手玩手机。为什么,最近开始流行道士甚至尼姑呢?或许他们信够了佛祖和耶稣,打算开发新项目吧。
  下了车,就快走到家的时候,一个胖男人从对面走过来,说:“你能给我一根儿烟吗?”我看看他,什么也没说,掏出一根烟递过去。他接过来,说声谢谢,继续前进。为什么?我总会遇见如此奇怪的人?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8:17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14:14。今天的最高气温降低到31度了,我的电脑显示器跟前依然有着34度的高温。我的宝贝们自然也觉得热,躺得满地都是,四肢向天,尾巴一动也不动。刚刚收到沈胜衣寄赠的《耕读》夏季卷,这一期的主打是鸡枞。翻到里面才知道,原来广东也有鸡枞,名为荔枝菌或五月菇。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6:52。这些天的最高气温还是在30度以上,所以每天只能译一两页书。昨晚第一次在十一点之前睡觉,半夜却给没胆子在白天露面的大雨惊醒。接着睡到早晨四点,阳台那边连哭带嚎的,显然绝非两军对峙那么简单,只好过去劝架。这次对打的还是小猫咪之子和圣诞猫,即父子之战,而双方的战斗意识都不强烈,只不过嚎给我听而已。小孩打架往往也是这样,希望用哭喊声引来家长,帮他们结束战斗,双方谁也不丢面子。可是,他们两个分开以后,我还听见有谁在哭叫。原来是小西,他被战斗吓坏了,眼睛都红了,呜呜地哭着,开始怀疑猫生:“太可怕了!猫与猫之间难道不是永远相亲相爱的吗?强者难道不是应该维护甚至容让弱者的吗?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再也看不懂这个世界了!”看着小西那受伤和疑惑的表情,我感到内疚,好像我让他看到了社会阴暗面似的。于是把小西抱起来安慰,他还在哭,但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干脆跳下地,挨个去亲吻那几个好战分子,告诉他们应该保持一颗纯真无邪的心。然后小西又过来找我,躺在我的怀里撒娇,踢我咬我又舔我,就像从前那样。唉,小西无疑依然保有天真,这自然是好事,可是永远留在象牙塔里对他的成长并无好处,海燕还需要风雨的磨炼,让孩子——不管是猫的还是人的——适当见证生命的丑恶,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长、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10:50。昨天在孔夫子订购了几本书,今天就收到一本:《清宫风云》(《新村》通俗文艺丛书,汪佩琴、徐赋葆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之所以收到这么快,是因为卖书人也在哈尔滨,与我家仅隔一个区,要是亲自去取,昨天就可以拿到呢。此书的内容提要说,“本书曾在1984年《新村》杂志连载,前十六回由汪佩琴同志执笔,后四回由徐赋葆同志执笔,得到读者好评。根据广大读者要求,对全书做了一些修改,并增加了四回,作为《新村》通俗文艺丛书出版……”这正是我要购买此书的缘故,因为当年的《新村》杂志似乎都让我扔掉了,而我很想再看看这部讲述吕四娘刺雍正故事的《清宫风云》。
  第一次看到《新村》杂志,应该是在初中时代,记得是双月刊,32开,封面庸俗,里面却有些好看的内容,尤其是《清宫风云》这样的长篇连载,通过它,我第一次知道了吕四娘刺雍正故事。从网上查,《新村》杂志创刊于1981年,好像在1989年之后就无声无息了。列入《新村》通俗文艺丛书的,除了《清宫风云》,还有《蒸骨三验》(陈长祥演讲,李颖、王志整理,吉林人民出版社1985)、《梁山轶事》(张青山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6)。
  至于吕四娘刺雍正故事的原创,应该另有其人,因为《清宫风云》不过是评书之类,肯定有其祖本。清末评书家常杰淼(约1875~1929)在1915年编著《雍正剑侠图》,后来在报纸连载,又在电台播出评书,按理说最后应该讲到吕四娘刺雍正的,其实却没有。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整理出版的《雍正剑侠十三部》(此外还有他人整理的各种改编、缩写本),应该是《雍正剑侠图》的全文,但那显然没有写完。单田芳把《雍正剑侠图》大加删改,改名《童林传》,在电台播出,最后说此书续集是《吕四娘刺雍正》,可是他从来也没有播讲过。连丽如播讲过更为接近原貌的《雍正剑侠图》,但不知道她有没有播讲到最后,其中是否有吕四娘刺雍正故事。张少佐在1989年播讲过评书《神剑惊天刺雍正》一百回,又名《吕四娘刺雍正》,不知底本为何。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1986年出版过《吕四娘别传》上下册,韩汝城著,这书竟然提到吕四娘与王尔烈的爱情纠葛,显然传奇成分更多,与我看到的《清宫风云》大不一样。
  查来查去,吕四娘刺雍正故事的原创也许是孙剑秋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所著《剑侠吕四娘》,也许是顾明道(1896或1897~1944年)的《剑侠吕四娘演义》(益新书局,1939,据说此即《剑侠吕四娘》)。吉林出版集团2008年出版骆彬慧著《吕四娘演义》,应据顾明道的《剑侠吕四娘演义》改编。此外,台湾第一代武侠小说家海上击筑生(本名成铁吾)曾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台湾出版《年羹尧新传》、《吕四娘别传》、《江南八侠列传》等,遗憾的是,这些作品大陆基本没有出版过。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14:15。自六月的最后一周至今,最高气温几乎总是在30度以上,中间还有几天是35度,而我家的温度总在33度上下。有人说可以安装空调,但我不喜欢调节过的空气,何况空调还会使大气变暖,危害他人。电风扇的风我也不爱,因为那不自然。有人说可以去图书馆,但印象中的哈尔滨图书馆是个超级危险的地方,总会让我想起诸如“横眉冷对”、“令人发指”、“你死我活”、“有来无回”之类的词汇。所以我必须忍受,外加抱怨。不管怎样,布鲁斯·威利斯的电影似乎可以让我假装酷热并不存在,所以最近一直在看他的电影《虎胆龙威》一到五、《火线反攻》等,几乎都是动作片。另外还看了他主演的《夜色》、《整九码》之类,却不怎么喜欢,后者更是看了几眼就删掉了。我喜欢动作片,因为那里的主人公往往在追求公平与正义,好像王尔德童话里的快乐王子。快乐王子虽然不能移动一步,直到悄然逝去,但他一直在为大众受苦,所以天使认为,他那颗裂为两半的铅心是城市里最珍贵里的东西之一。可是,在童话之外呢?看不到快乐王子,更无法为逝去的快乐王子献花。所以我爱看动作片。
  今早起来,不过六点。到达桥市之前的早市,也只是七点左右。看到有个老太太在卖托盘,一小盒五元,就买了一盒。有些东西需要常吃,有些东西一年吃一次也就够了,尤其是托盘这样美好的东西。所谓的托盘,就是南方的覆盆子一类,由无数的红色聚合果攒成,味道不太甜,甚至有些酸,但另外还有阳光、山泉、森林、鲜花、云霞、清风、梦想融合在一起的味道,所以不能多吃,否则就会受不了尘世间的污浊与罪恶的。
  吃完那盒托盘,也就进入了桥市。25元购《History of the World》(Revised Edition,By Marvin Perry,Houghton Mifflin Company,1988),1元购1982年第4期《民间文学》,1元购《观叶植物》(家庭花卉精品,王意成编著,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初版),最后发现一堆《儿童时代》,20元买下22本,分别是1984年1~12期,1985年1~6期、8/9/11/12期,另有几本1987年的没有买,因为看起来太糟糕。然后迅速逃离火热的桥市,回到我家附近,去喝生啤酒。到家之后,邮局送来了上次45元在孔夫子订购的司马长风著《中国新文学史》上册与下册。
  今天所购诸书之中,《History of the World》可译为《世界史》,精装16开,900多页,铜版纸,全彩,插图极多,应为美国中学生历史课本或课外读物,语言本就浅显,书后还有词汇表,看来并不费力。我在喝生啤的时候看完了第一章的第一节,讲的是史前文化的考古内容与相关知识。作者认为,因为出土的那个时代的工具与武器多为石制,故名石器时代,而这一节结尾向读者提出的几个问题之一就是石器时代的得名由来。此书由美国霍顿·米夫林出版公司出版,一直写到现代,网上还有1994年的新版,封面甚至内容都不太一样了,看起来新版似乎更好。此书作者马文·佩里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国内翻译出版过他的《西方文明史》(商务印书馆,1993)。
  司马长风著《中国新文学史》,多年前买过中卷,另外两册始终买不到,只能求助于孔夫子。我买到的上卷是香港昭明出版社1980年第3版,下卷则是1978年初版,正合我意,因为上卷的初版本没有收入《答覆夏志清的批评》,只有再版本里才有。司马长风还有一本《新文学丛谈》,国内也不曾出版,孔夫子又卖得太贵。
  至于今天所得其他诸书,现在没什么可说。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8:37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10:33。刚才收到最近从孔夫子订购的最后两本书:《外国文学作品选读》(范文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78年初版)、《外国文学作品选读》之2(范文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79年初版),实付9.5元。送快递的男孩显然也是爱猫的,隔着门缝就欢喜地说:“有猫!那么多!”是啊,上帝早就说过,要有猫。于是我让他进来看,反正我打算给广东的朋友寄几本书。“把你家地板踩脏了怎么办?”他不好意思地说。“没关系,进来吧!”我告诉他。于是他走进来,蹲在那儿就数:“一、二、三……太厉害了,还有……四……”他一直数到七,我却一声不吭,不告诉他正确答案。等我管他要快递单时,他惊讶地说,现在都用手机完成一切了。“既然你没有,我可以回去替你填写,把地址给我就行了,”他惊诧地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没有智能手机!”最后,他拿着我的书和地址离开了,边走边中邪一般地说:“好多猫!好多书!”
  我觉得,中国的儿童小说虽然多,佳作却少,翻译过来的外国儿童小说佳作则更少,而其中最少的还是短篇。如今,翻译过来的外国儿童长篇小说渐渐增多,短篇却依然少见。印象中最好的一套外国儿童短篇小说集是少年儿童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外国儿童短篇小说》上下册,可爱的28开小方本,由《少年文艺》编辑部编选,但上册收入了不少教育痕迹太重的无聊作品,其中的《万卡》《最后一课》《西蒙的爸爸》等,无疑是质量上乘的名篇。少年儿童出版社还在1987年出版了朱铭善编选的《当代外国儿童小说》,但仅仅查到目录,不知内容如何。
  此外值得注意的,或许就是范文瑚编选的三本《外国文学作品选读》了。我在几年前买到第三册,却一直碰不上前两册,所以干脆在孔夫子配齐。这套书的前两本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三册改由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后两册都是可爱的28开小方本,封面设计也跟少年儿童出版社的《外国儿童短篇小说》差不多,或许《外国儿童短篇小说》学习了《外国文学作品选读》的创意吧,因为《外国文学作品选读》的出版在先。
  虽然叫做《外国文学作品选读》,这套书显然是献给青少年的,只是内容更丰富,除短篇小说之外,还有诗歌、散文、寓言等等。第一册只是普通的32开本,170页,封面设计不同于后两部,其内容包括:《国际歌》《一百个哈斯维尔男子》《海燕》《致西伯利亚的囚徒》《西利西亚的纺织工人》《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最后一课》《项链》《琉森》《变色龙》《竞选州长》《麦琪的礼物》《摩诃摩耶》《寓言三则》《老鼠会议》《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皇帝的新装》。看到这些目录,第一册的内容也就基本可以知道,因为其中的每一篇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名篇。第二册,261页,内容包括《红石竹花》《哀希腊》《刽子手》《良心》《阿基米德之死》《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快乐王子》等,内容更加丰富,几乎不受极左思潮影响,这是难能可贵的。至于第三册,以前已经介绍过,这里不再重提。总之,我认为,不管对于孩子还是平时很少看书的成人来说,这套《外国文学作品选读》都是很好的东西,可以让你用最少的时间感受到外国文学之美。

  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8:08。前天晚上突然腹泻,一直折腾到昨天上午,或许是中暑了。今早总算基本痊愈,来到厨房,却发现了一件足以把我气病的事情:我的南洋杉倒在瓷砖地上,上半截已经折断。我试图把南洋杉包扎起来,却怎么也弄不好,只能将其上半截剪掉。唉,我都养了五六年了。幸好屋里还有一棵。当初本来有三棵的,但我的宝宝很快就弄死了一棵。昨天几乎一直阴,气温也就30度左右,今天的天气预报却说有35度,而我不相信。从昨天起,我家室内的气温就降低为30度,此刻甚至不足30度,可见今天的气温不会有那么高。
  19:16。下楼转了转,回来时发现,一小群燕子正在绕着花坛里的丁香飞着玩,就走过去瞧热闹。我的到来不但没有吓着他们,反而为他们增加了新的游乐项目:用最炫目的方式绕着我飞。有的左飞,有的右飞,有的平飞,有的斜飞,有的甚至假装从空中掉到我的面前,却在转瞬间挥起翅膀,唧唧地笑着飞走了。他们玩得兴高采烈,我却一动不敢动,因为他们飞得离我太近也太疯狂。不过,我也有难得的收获,那就是看到了好多平时看不到的细节。燕子的墨色脊背下面,有着灰白色的肚皮,他们的尾巴是黑白相间的,仿佛一把扇子,只是两头有分叉而已。遗憾的是,其余的细节实在看不清,因为他们飞得实在太快了。我们最爱的往往也是如此:他们在身边的时候,我们看不清他们;他们远离以后,我们才明白,他们的一举一动,无不饱含着人世间最深切的爱意,只是当时我们却不能够懂得。想到这里,内心突然决堤,爱的洪水再一次将我淹没,在这个冷酷的夏天。再见吧,燕子,谢谢你们,让我再一次懂得:生活是为了爱的寻觅,更是为了爱的记忆。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8:24。今早终于下雨,最高气温终于下降到29度,很好。最近又看了几部布鲁斯·威利斯的电影,包括《勇闯16街区》《白昼冷光》《火线对峙》等,昨晚看的是《哈特的战争》,今晚可以看完。这些电影都没什么意思,不能与虎胆龙威系列相比。不过《哈特的战争》里有一个光芒四射的大明星,虽然我不知道她的芳名,她的出场时间也不多。哈特进入士兵战俘营的第一夜,他悄悄地爬下床,以为没有人注意,她却轻轻地扭过头,无声地盯着他。我看不到她的身体,因为她躺在一个士兵的怀抱里,而且盖着被子。哈特与一个白人士兵争吵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她,还在那个士兵的怀抱里,享受着被抓挠脊背或者下巴颏的快乐。这是《哈特的战争》里最令我激动的两个场面,不过一般人或许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她不过是一只猫。可是,她是多么美丽的小猫咪啊,导演显然也承认这一点,不然不会邀请她出演的。
  12:13。中午出去吃饭,然后回家。坐在电脑跟前,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苍翠的草叶,悠悠的蝴蝶,穿梭的燕子,清醇的日光,淡蓝的天空……什么都那么美好,却又那么令人绝望。是的,猫妈妈,没有了你,一切都不再有意义。可是,我究竟怎么样才能找到你呢?告诉我,你现在是一朵云,还是一片雪?告诉我,我要往哪个方向走,才能再见你那美丽的容颜?按照物质不灭定律,你总归在什么地方等着我,只是我还没有猜出谜底而已。据说有一种东西,冬天是虫,夏天是草,而我相信,纵使千变万化,你仍将是我心灵深处最柔软的疼。时光是一把又一把的刀,每一刀都在砍削着无用的皮肉,直到露出爱的骨骼。然后我将植根于大地,把你的美说给泥土听,把我们的爱写在绿叶上。然后我将颓然倒下,用黑色的手指捧起黑色的泥土,再捏一个我,再捏一个你。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8:55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9:48。昨晚看布鲁斯威利斯的《太阳之泪》,一直看到今天凌晨。电影其实没那么好看,不过是讲非洲人之间种族屠杀,美国海豹小分队前去救援的故事,但电影展现了非洲的自然风貌,让我们看到怪叫的狒狒、谨慎的变色龙,傻乎乎的野猪等可爱的动物,更让我们感受到震撼人心的非洲音乐,那如泣如诉的吟唱是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忽略的。电影的最后,屏幕上出现一句话:“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Edmund Burke”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句话的大意应该是:“好汉旁观,恶人得胜。”用这句话来概括《太阳之泪》的剧情,倒也合适。今早去网上查,有人将其译为:“恶魔得逞的必经之路就是让好人无所事事。”那个Edmund Burke,中译名是埃德蒙·伯克(1729年~1797),爱尔兰政治家、作家、演说家、哲学家。然后找到《太阳之泪》的原声碟,此刻正在下载。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13:40。今天不到五点就起来了,然后继续睡到八点半,进入桥市已是十点。天还是热,卖书人也无精打采。4元购《有毒的野生植物》(黑龙江省卫生教育所、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61年初版),只是个58页的小册子,每页一幅彩图,共收入57种植物,画得相当好,印得也不坏。继续往前走,没看到什么,准备返回。有人在身后问我:“跟你打听一件事!”我转过身,看到一个癞蛤蟆般的男子,不知道是不是《杨柳风》里的蟾蜍显灵,但那个人除了恶心还是恶心。“你听说过三退……”他翻着癞蛤蟆眼睛继续说,而我听到这里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挥起手臂,给他指了个方向,而他灰溜溜地朝着那边去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看起来像是需要退出的吗?从来就没想过要进去。回去的路上,顺手2元买下《开明国语课本》第一、二册(小学高级学生用,叶圣陶编,丰子恺绘,开明出版社2011年初版),这应该就是前段时间流行的民国学生课本的一种了。缺少后两册,但光是前两册已足以给我惊喜。难怪现在的许多中国人语文不好、书法差劲又不会欣赏艺术呢,因为他们小学没有学过这样完美的课本。此书后记说,这套书“基本按当年初版时的内容和样式原样进行翻印”。那么我的理解是,此书或许是影印之後又进行了局部的挖改之类,这未免有些遗憾,但有些出版社出版的所谓“开明国语课本”根本就是用简体字重新排印的,与原貌的距离更远。
  然后决定去吃冷面。随便找了家小饭店,要了一碗冷面,却开始后悔,因为怎么看这都是一家“黑”店,里面阴暗得跟黄昏似的,那盏鬼火般的灯却显出店内的阴森气氛。再看那些店员,个个满脸横肉,女性也五大三粗的,可与孙二娘媲美,幸好我没要包子也没要酒。就在这时,呼啦啦闯进来七八个大汉,外加一位飒爽英姿的女性。蝴蝶迷?钻山炮?都不是。原来他们也是来吃饭的,这让我放下心来,不然还得说黑话,而我连一句也记不全。“先上大绿棒子!”他们喊着,在大桌子旁边坐成一圈。“打卤面多少钱一碗?什么……七元一位,管够?那好,上打卤面!”不久,他们每个人的跟前都摆上了一瓶大绿棒子,即传说中的夺命大哈啤,其实就大瓶的哈尔滨啤酒而已。他们一边咕咚咕咚地举着瓶子喝,一边聊天。“咱们屯而的老郑有四个丫头呢,就是没儿子……什么,你住旅馆?多少钱一宿?……二十也太贵了!那没办法,附近没别的住处……”听起来他们是附近的建筑工人,应该来自哈尔滨附近的农村,说话却基本没有口音。我用挑剔的耳朵继续听着,还是没听出什么毛病来,感觉他们稍加训练就可以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至少比中国之声请来的那几个说着杂拌普通话的评论员强几倍。为什么还有人认为哈尔滨人说的不是普通话呢?就连哈尔滨附近的农村人都可以说得这样标准。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哈尔滨人如今太穷吧,而穷人是什么都应该低富人一等的,哪怕是普通话水平。这时,服务员给我端来了一看就抽头而且难吃的冷面,又给他们端去了……大盆,里面是几斤手擀面。于是他们喝了吃,吃了喝,居然连卤子都不要,这是怎样的战斗力啊。我离开的时候,听见他们当中的一个说:“这地方挺好,管够!以后就来他家吃。喂,你们晚上几点关门?什么,24小时营业?那太好了……”
  走出“黑”店,毒辣的阳光扑面而来,还有比阳光更毒辣的汽车尾气。当空气被汽车尾气烤焦,当高层枯臂般地直指天空,当土地偷偷地在没有人性的水泥下面哭泣,这个城市里还剩下多少美好的东西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纵使这个世界是他们的,我依然保有我的心,我自己的心,纤尘不染的心——渺小而又强大,就像在《老子》的字里行间流淌的水。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9:46。总算远离了30度以上的高温,所以昨天一气译了七页书,速度是此前的几倍。刚刚收到网友天爸寄赠的四本《译文》杂志,包括1953年12月号、1954年4月号、1954年12月号、1956年9月号,其中的1953年12月号与1954年12月号都失去了封皮,而我需要的恰恰是这两本。负责邮递的是顺丰快递,我问邮费多少钱,回答说自己用手机填单10块,他们给填单则是23。这不是歧视非智能手机用户吗?以前是歧视现金使用者,现在又歧视非智能手机用户,好像他们已经进入了高科技的新世界,好像所谓的新四大发明有多么了不起似的。如果兜里没钱,就算一切都是新发明,那又有什么用呢?我认为,中国的手机发展是不理性甚至非人性的,这使人与人之间起码的交往也变得冷冰冰的且毫无人味。长此以往,人变机器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在这个懒惰得势的时代,大家都想偷懒,谁去亲手创造呢?谁去辛苦付出呢?送外卖的?开发手机病毒的?在这样的时代生活,真是一种不幸。当无人售货地售卖的不仅仅是性用具,当实体店一家家地被网店逼停,当去公厕也要手机预约,当儿童的作业也要通过电子设备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将会降低到不能再低的限度,冷漠、误解甚至仇恨将会从地球上悄悄地蔓延开去,渐渐毁了我们的心灵乃至我们自己。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9:17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7:46。昨晚看了布鲁斯·威利斯的最新电影《重装上阵》(Once Upon a Time in Venice),画面挺美,也挺搞笑,但只是为了搞笑而搞笑,所以看过就删除了。然后去看他在1998年的老片子《水银蒸发令》(Mercury Rising),却一下子被吸引了,这才是我想看的东西呢。片中有一个自闭症男孩,这使我意识到,《水银蒸发令》也可以算是侧面反映自闭症的电影,同类的电影看过的不多,却都是精品,比如《阿甘正传》、《雨人》、《心灵捕手》、《会计刺客》。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16:00。据说今天最高气温只有28度,我却感觉至少30度,早上来到桥市就热得不行,2元购《漫长的告别》(午夜文库·口袋本·第一辑,[美]雷蒙德·钱德勒著,宋碧云译,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3版1印),4元购大塑料薄膜唱片四张(外国音乐资料唱片ZDB-81-9、外国电影音乐会ZDB-81-11、阿诗玛选曲DB-0054与DB-0055),然后急忙去吃饭。坐车回家,吃了一斤冰糕,还是感觉全身都在冒火——天天35度的那半个月,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呢?真是不堪回首啊。
  今天买的四张唱片,其实都已买过,但当时忘了那两张《阿诗玛》是否买过,又记得编号ZDB-81-9或者ZDB-81-11唱片是弯曲的,需要重买。回家一查才知道,其实只需要重买编号ZDB-81-9的那一张,即里面有《草帽歌》和《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主题音乐的。反正每张唱片才一块钱,多花三块也无所谓。
  《漫长的告别》是雷蒙德·钱德勒的侦探小说之一,我很喜欢他的侦探小说,感觉它们与严肃文学的界限比较模糊,具有真正的艺术水准。路上就迫不及待地看了半章,可是看得稀里糊涂的,所以回家又去查《The long goodbye》的原文。
  根据原文,小说第一章的开头发生了一件小事:特里·雷诺克斯(Terry Lennox)在The Dancers酒吧里喝醉了,准备坐着女友的劳斯莱斯银色幽灵牌汽车回家。酒吧的服务员事先把她的劳斯莱斯开到了酒吧门外的马路上,拉开车门没有松手,等着他们上车。他的女友先上了车,他上车以后,却把一只脚放到车外,服务员没法关门(he was still holding the door open because Terry Lennox's left foot was still dangling outside),也就无法因为这个服务拿到小费,所以感到恼火,于是他说:“would you mind a whole lot pulling your leg into the car so I can kind of shut the door? Or should I open it all the way so you can fall out?”(能不能劳驾你把腿收到车里,好让我关门?还是我该让车门就这么一直开着,等到你从车里掉出去再关门?)
  不久,有人开着跑车进入停车场,下车走开,而服务员需要把那辆跑车开进车库,没时间跟特里耗下去,自然也拿不到小费,于是悻悻地松开了手。因为喝得太多,特里实在坐不稳,恰在此时从座位(应该是前座)上滑出去,摔到马路上(He let the door swing open. The drunk promptly slid off the seat and landed on the blacktop on the seat of his pants.)。
  以上应该是这件小事的大致经过,《漫长的告别》里的有关译文我却没有看懂。《The long goodbye》第一章的第一句是:“The first time I laid eyes on Terry Lennox he was drunk in a Rolls-Royce Silver Wraith outside the terrace of The Dancers. ”《漫长的告别》的译文是:“我第一次看见特里·伦诺克斯时,他喝醉了,坐在舞者酒吧露台外的一辆劳斯莱斯银色幽灵上。”其实,特里当时不是在汽车“上”,而是在汽车“里”。你当然可以说“坐在汽车上”也等于“坐在汽车里”,但这个“上”字还有“上面”的意思,容易引起误会,不如“里”字合适。
  后来,服务员恼火地对特里说了一句话:“would you mind a whole lot pulling your leg into the car so I can kind of shut the door? Or should I open it all the way so you can fall out?”《漫长的告别》的译文是:“你能不能把脚缩进车里,好让我关门?还是我干脆把门打开,让你滚下来?”这句译文也不对头,因为根据译者前面的译文“停车场的服务员把车子开出来,一直扶着敞开的车门等着,因为特里·伦诺克斯左脚悬在车外”可知,当时的车门已经是打开的,又何谈“干脆把门打开”?具体前面已经分析解释过,这里不必再提。
  说到有人开着跑车进入停车场时,原文有这样的描述:“A low-swung foreign speedster with no top drifted into the parking lot……”《漫长的告别》的译文是:“一辆外国敞篷跑车减速掉头开进停车场……”。可是,原文里的low-swung没有译出,而它的意思大概是“低底盘的”。原文中的drifted into,不知道是不是“减速掉头开进”,但drifted也许有飘移的意思。
  看到那辆跑车停下来,服务员对特里说:“I've got to put a car away.”《漫长的告别》的译文是:“我得去停一辆车。”这里又比较奇怪了,那辆车明明已经停下来,又何必再停呢?我想,服务员的意思是:“我要去泊车了。”也就是说,他要替客人把那辆车开到专用的停车位去。
  由于服务员想去把跑车开走,所以“He let the door swing open. The drunk promptly slid off the seat and landed on the blacktop on the seat of his pants.”《漫长的告别》的译文是:“他放手让车门荡开。醉汉立即滑下座位,一屁股跌坐在柏油马路上。”这里的“He let the door swing open”,应该是“他任凭车门就那么敞开着”,因为他不能关门,又要去开走那辆跑车。
  至于后面的译文是否有难懂的地方,我还不知道,因为今天就看了这么几页。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7-31 16:09:36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16:01。今天最高气温又到了30度,可恶。更可恶的是,小小猫咪和小兔子最近又恋爱了,把西门庆们勾引得大呼小叫的,噼里啪啦地狼奔豕突,而我只能假装啥都没看到。不管怎么说,今年最热的一个月总算熬过去了,希望以后再也没有35度的可怕高温。
  16:03 17-7-31 肖毛


  附
  2017年7月购书43册目录

  2017年7月1日,实付11元
  1.《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eonix》(哈利波特和凤凰令),精装本,J.K.Rowling, Bloomsbury Publishing Plc, First Published in Great Britain in 2003, £16.99,8元购
  2.《王子与贫儿》,精装本,[美]马克·吐温著,张友松译,江西人民出版社1983年初版,精装定价1.78元,2元购
  3.《中国历史故事 南北朝》(少年百科丛书),朱仲玉等编,封面:林继勋,插图:刘汉宗,茅盾题字,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1980年初版,定价0.29元,1元购

  2017年7月8日,实付12元
  4.《安徒生的故乡》,陈大远著,百花文艺出版社1960年初版,1978年3印,封面设计:陈新,定价0.33元,1元购
  5~6.《民间文学》,1980年第2期,1980年第3期,2元购
  7.《外国文学作品选读》(3),范文瑚编,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1981年初版,封面设计:刘民超,定价0.7元,1元购
  8.《名山游访记》,高鹤年著,福建莆田广化寺印,3元购
  9.《异邦暗影》,[苏]西蒙诺夫著,梁彦译,时代出版社1954年初版,定价4300元,2元购
  10.《杜甫陇右诗注析》,李济阻等注析,缪钺题字,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定价1.25元,3元购

  2017年7月13日,实付6元
  11.《清宫风云》(《新村》通俗文艺丛书),汪佩琴、徐赋葆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定价9角2分

  2017年7月15日,实付92元
  12.《History of the World》(Revised Edition),By Marvin Perry,Houghton Mifflin Company,1988,25元购
  13.《民间文学》,1982年第4期,1元购
  14.《观叶植物》(家庭花卉精品),王意成编著,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初版,定价10元,1元购
  15~36.《儿童时代》,1984年1~12期,1985年1~6期、8/9/11/12期,20元购
  37~38.《中国新文学史》(上册、下册),司马长风著,香港昭明出版社1975年初版1980年3版(上卷),1978年初版(下卷),45元购

  2017年7月16日,实付9.5元
  39.《外国文学作品选读》,范文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78年初版,定价0.4元
  40.《外国文学作品选读》(2),范文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79年初版,封面设计:刘民超,定价0.64元

  2017年7月22日,实付6元
  41.《有毒的野生植物》,黑龙江省卫生教育所、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61年初版,定价4角8分,4元购
  42.《开明国语课本》第一、二册(小学高级学生用),叶圣陶编,丰子恺绘,开明出版社2011年初版,定价78元,2元购

  2017年7月29日,实付2元
  43.《漫长的告别》(午夜文库·口袋本·第一辑),[美]雷蒙德·钱德勒著,宋碧云译,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3版1印,定价15元

  2017年7月购书总付:138.5元
作者:wozainidexinli 时间:2017-07-31 21:38:55
  好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7-07-31 21:56:51
  纵使这个世界是他们的,我依然保有我的心

  其实,世界不是他们的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7-31 23:33:49
  《漫长的告别》是雷蒙德·钱德勒的侦探小说之一,我很喜欢他的侦探小说,感觉它们与严肃文学的界限比较模糊,具有真正的艺术水准。路上就迫不及待地看了半章,可是看得稀里糊涂的,所以回家又去查《The long goodbye》的原文。
  -------------
  我很喜欢这本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7-31 23:34:25
  肖毛兄谈了很多布鲁斯威利斯,他现在太老了,拍的片子没法看了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7-31 23:39:59
  7:45。用了三个晚上的时间,总算看完了2005年拍摄的二战电影《Colditz》(逃离科迪斯)。作为普通电影而言,《Colditz》乏味之极。作为二战电影而言,它让我大跌眼镜——纳粹德国的外国士兵战俘营好像夏令营,除了不许逃跑之外,似乎没什么不好;一个军官参战的目的是为了找女朋友,另一个则是为了越狱夺回女朋友。
  --------------
  不能一概而论,肖兄看过《逃离索比堡 Escape from Sobibor (1987)》和《大逃亡 The Great Escape (1963)》不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1 07:48:06
  我喜欢集中看一个人的电影,而最近轮到了布鲁斯维利斯。昨晚看了一会儿《12只猴子》,感觉还行,虽然我不喜欢看科幻电影。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1 07:52:31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1 07:56:59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1 08:00:55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1 08:03:53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01 12:28:00







  Edmund Burke(埃徳蒙· 柏克)代表作《法国革命论》中译是较晚才译介过来的(1998年初版),商务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半个世纪林林总总出了370种欧西人文、科学著作(至2000年底),不泛收罗了民国时期伍光建译基佐《1640年英国革命史》、徐梵澄译尼采《苏鲁支语录》、水天同译《培根论说文集》。柏克是著质疑法国大革命,持保守的盎格鲁撒克逊立场,挨过革命导师的批评,中国学术界亦小心翼翼地直到九十年代“自由主义”讨论论辨,才推祟柏克的思想价值不亚于托克维尔,最新的“公共论丛”第8辑《社会理论的两种传统》,更是深入探讨英伦启蒙传统与欧陆革命传统之差异及给予社会的影响与意义。
  不多说了,天涯闲闲的文化宪兵没有打盹,睁着警惕的眼镜在行动。



















  
作者:克微豪 时间:2017-08-01 16:57:55
  肖先生好。

  要是再多弄点书摊的照片就更好了。
作者:克微豪 时间:2017-08-01 17:03:02
  我以前就看过一本《新村》,绿色或蓝色封面,我记不清了,32开,书比较厚,大约在三百页以上。里面有好些民间故事和奇闻异事,是很有趣的书。原来那么早就“无声无息”了,挺可惜的。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03 22:03:44
  下午听了一会评书,也就是个念想,想来俺小时候也电台听过不全的《西游记》《说岳》《瓦岗寨》,还有《希腊棺材之谜》推理小说,那时候的“美国之音”播过《汤姆 索亚历险记》。现在倒是便利,评书机、评书卡随便能买到,“单田袁刘”四大评书演播家几张卡就能收齐全慢慢听。————因此,下午一边听这老掉牙的传统故事,一边顺便拆修了两只罢工的电源插线板,拆开一瞧,只是内部电线接口端烧断断线,不用万用表排查故障,只是用了下电烙铁。————很负责地说:连丽如《雍正剑侠图》377回,很臃肿啰嗦的绿林好汉比武情节,一点儿没涉及到吕四娘刺雍正的传奇;倒是张少佐《神剑惊天刺雍正》100回,直到最后一回才刺雍,真是掉足了胃口!当然,“童林”也在里边出没,所以这“剑侠图”又名“童林传”。平心而论,这儿时颇感趣味的评书,现在只是茶余饭后或干杂活时听听,东北说书艺术家的口头功夫还是佩服得紧!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4 07:27:36
  我想,民国时应该有人写过,只是一般人现在看不到那些书。
作者:忽然过客 时间:2017-08-04 10:30:49
  大概是为响应伟大领袖“一根针、一把草”号召,1970年前后各省、地市县忽喇喇出版了各自的中草药手册,大多数为64开本黑白线描画,堪称是《本草纲目》后最全面系统的中国全境中草药动植物大全,连新疆、青海这些西北省份都有搜集,————但有那么三、五种全彩版草药手册,如今在孔网售价贼贵。其实如今的全彩摄影版草药书也不赖,然当时这些手绘图,亦实用亦有欣赏价值,可见画工技艺高低。平心而论,此“工艺美术”匠气多而灵气少,唯取其细节真实、刻画入微。————倒是西顿笔下那些动物速写素描,因其熟稔于心,虽为黑白画,颇见灵性。

  

  

  

  

  

  

  
作者:忽然过客 时间:2017-08-04 10:32:48
  

  

  

  

  

  

  

  

  

  
作者:忽然过客 时间:2017-08-04 10:34:58
  

  

  

  

  

  

  

  

  

  
作者:忽然过客 时间:2017-08-04 10:50:27
  网络时代就“娱乐性”而言,一大好处是便利,基本上找啥物事一逮就准。同样一首“Stand by your man”,其他人再怎样翻唱,就是不如Tammy Wynette饱含感情、略带“悲腔”的原唱版本,也许,不可复制的人生经历决定了our queen of stone is the one and one only ; 至于Skeeter Davis,她的歌更接近民谣而非乡村,“The end of the world”实在太有名,乡村精选合辑基本不会漏选它,以至于手头有四、五张原盘皆撞上她!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4 11:31:35
  那些手册很好看的,我也买过一些。Tammy Wynette和 George Jones,我觉得分别是最纯正的乡村女声和男声。美剧《音乐之乡》不知你是否喜欢看,如今第五季快播完了,每集都有些原创的乡村歌曲,尽管好听的不多。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05 06:35:21  评论

    Music of Nashville,这美剧没看过,瞅冷子去瞧瞧,剧透好像是一生活化的喜剧/家庭伦理剧。上个月淘宝扫货时碰到过一张第三季原声碟,不到4元钱,临发货店家缺货遂阙如。乡村音乐尖货不多,大多数卖得便宜,稍贵点如Carter Family,也就20元上下。天热,很多还没听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05 06:35:21  评论

    Music of Nashville,这美剧没看过,瞅冷子去瞧瞧,剧透好像是一生活化的喜剧/家庭伦理剧。上个月淘宝扫货时碰到过一张第三季原声碟,不到4元钱,临发货店家缺货遂阙如。乡村音乐尖货不多,大多数卖得便宜,稍贵点如Carter Family,也就20元上下。天热,很多还没听
我要评论
作者:王-立 时间:2017-08-04 16:06:18
  问好肖兄:)
作者:ty_126985827 时间:2017-08-04 18:05:25
  肖先生,哈尔滨旧书真便宜!在长沙旧书店十元以下旧书很少。肖先生退休了?不然有这么多空余时间买书看书。我看瞿秋白<<饿乡纪程>>二几年哈尔滨很荒凉,只有一二家书店,俄侨很多。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4 19:19:05
  如果继续上班,现在我离退休还早着呢。于是有那么一天,我离开单位,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二几年的哈尔滨,现在说不定也比不上呢。那时候的哈尔滨是国际化大都市,现在呢?就像用过的旧货。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05 06:36:46
  《东坡七集》“杂志 医药”有短文《苍耳录》:“药至贱而为世要用,未有若苍耳者。……其花叶根实皆可食,食之则如药。治病无毒,生熟丸散,无适不可。多食愈善,乃使人骨髓满,肌如玉,长生药也。……” 苏子瞻跌宕起伏又愈挫愈勇的这六十多年人生,以其诗文书画、渗透“释儒道”的复杂心态,千载之下为士林津津乐道、咀嚼再三。坡公于医药、养生颇有得,以致后人托名撰集《苏沈内翰良方》以广之。翻阅其尺牍、题跋、杂记类小品文,可考其苦楚于眼病、痔疾、滑精等顽疴久不愈。或以读书勤奋刻苦、久视伤肝血致;或以久坐阅卷、气血淤滞致(后人浅见者流以子由言兄黄州前后耽于《庄子》《华严经》以为致学秘笈,岂如此简单!以坡公于《汉书》烂熟于胸举字能诵背如流计,足见东坡于学问一途用力之勤之深!);或以十八、九岁即娶妻,破身太早;中年后更有韶齿红颜朝云相伴,宋人素以岭南为蛮瘴之地,无欲则刚、足以当之,以坡之诗酒风流,盍不致病乎?!
  苍耳一物为路畔滩地常见野草,常蓬生为丛或单独一两株茕茕孑立。细索手头一、二十种南北各地中草药手册中“苍耳”条,谓其无毒、量大鲜品可用至一、二两者有之;亦有谓其有毒/小毒,内服过量可致恶心呕吐腹痛低血压低血糖者有之,且苍耳子实所含甙硷于肝肾有毒性,惟高热处理过可解除毒性。————但苍耳全草、子实确为一廉价良药,尤以子实研末治鼻渊鼻塞鼻炎为佳。
  坡公以文士涉猎医药事,不免有所短,无可厚非。古人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姑为一辩。
  又, 明人谢肇淛《五杂组· 物部》载:“子瞻兄弟南迁,相遇梧藤间,市饼粗不可食,黄门置簕而叹,子瞻已尽之矣。二苏之学力识见、优劣皆于是卜之。” 可见 “耐粗饲”的东坡公岂为“无肉不欢、日啖腥荤”辈!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05 06:38:03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05 06:41:04
  这些手册在扉页部分基本上都被撕掉了一、两页,有幸见识到惟一一本未被撕了的,见识到了庐山真面目: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5 11:52:21
  其中的一部分我也买到了,没有被撕过。除了64开的,还有32开的,还有上下册的,还有纸质封面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5 15:31:55
  就叫 Nashville,我来义务宣传一下吧。这部剧从2012年开播,每季22集,至今播出了五季,下周将是该季最后1集。起初说第五季会腰斩,可以这一季不但全部播出,据说还预订了第六季。能够走到第六季,这本身就是激动人心的事情。情节什么的其实都无所谓,想想里面的歌曲吧。翻唱的老歌不算,每一集都有几首为这个剧集新创的乡村或者流行歌曲,而一季有22集呢。更棒的是,这剧里的一切歌唱演员,多半是歌手本人扮演,所以你就好像在看有情节的乡村歌曲现场演唱会,尽管有些歌曲并不好听。此外,每一季都会至少出两张原声碟,在圣诞还会搞一场圣诞演唱会,同时有影像版推出。所以我爱死这部剧了。
作者:不再掩饰 时间:2017-08-05 19:59:58
  少年儿童出版社还在1987年出版了朱铭善编选的《当代外国儿童小说》,但仅仅查到目录,不知内容如何。
  ==========
  这本书如果需要,请给个邮箱地址,可以发给您pdf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17-08-05 20:21:23
  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Edmund Burke”我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句话的大意应该是:“好汉旁观,恶人得胜。”用这句话来概括《太阳之泪》的剧情,倒也合适。今早去网上查,有人将其译为:“恶魔得逞的必经之路就是让好人无所事事。”
  --------------------------
  我觉得这句话应该译成:好人袖手旁观是恶魔得逞的必由之路。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06 06:49:46
  谢谢不再掩饰兄,如果需要,我就去麻烦你。


  好人袖手旁观是恶魔得逞的必由之路。——这个差不多算直译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2 22:16:59
  现在的网络资源越来越少,下载书,一般只能去新浪爱问检索。微盘已不能检索,但可以在百度里查到。
  • 克微豪: 举报  2017-08-23 16:39:57  评论

    谢谢肖先生。现在网络资源确实越来越少了,本来重视版权是好事情,不过好些不再重版的书连电子书也看不到,也很可惜。
我要评论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7-08-23 12:45:43
  这么便宜的书价,那些卖书的收入想来也不高,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坚持的?真成了一群大无畏的文化传承人,致敬了!
  • 克微豪: 举报  2017-08-23 16:47:02  评论

    好多年以前,小县城里也可以偶尔看到在街上摆书摊的,印象中卖书不是他们的主业,也就是说他们的家人有别的工作。或者他们有别的收入,卖书只是副业,甚至是随便“玩玩”,单靠卖书维持生活肯定是不行的。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3 16:10:25
  他们的收入是有的,因为他们收书一般很便宜,就像收废纸一样。尤其是前些年,各单位图书馆还在的时候,只要他们有路子认识单位图书馆的,就可以廉价获得大量书籍。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3 16:12:48
  此外,那些卖书人每次都带一些贵重的书,来了就卖,专门有人抢的,但一定要趁早,甚至过了清晨六点半都不行。那些所谓的贵重书,往往是民国或者稀有版本,多半是中国人写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3 17:17:28
  @肖毛 2017-08-22 22:16:59
  现在的网络资源越来越少,下载书,一般只能去新浪爱问检索。微盘已不能检索,但可以在百度里查到。
  -----------------------------
  跟版权没啥关系。那些民国书甚至古籍早没版权了,为什么不给大家看呢?前几年他们曾把高校图书馆的民国书放到网上公开,我还下载过一些呢,后来那些书却神秘地消失了,只能在少数网站或者大图书馆的网站看到目录,要就掏钱,尽管我怀疑扫描制作电子书的费用都是国家出的。
我要评论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3 18:04:34
  说到“文化传承人”,以“买您买不到的书”为口号的“孔夫子旧书网”可能要哑然失笑了。这家商业性的旧书网是全中国乃至海外淘书人猎书客的最爱之一,堪称网络上的查令十字街84号,新书不贵、旧书更勾胃,虽说当当、京东、亚马逊也能买到中文外文图书,且时有折扣优惠,但那浩如烟海的新书阵营,俺一见就犯头晕目眩,选择性困惑,因此自打六、七年前涉足过中亚当当一二后即禁足,还是这孔网亲切,作为一有十二、三年历史的孔网老会员,孔网最大的淘书乐趣可能是无期待的意外之喜,在某些书店书摊浏览,突然一些久闻未见的图书蹦出来,且价格便宜实惠。(新近才翻阅的董桥文本书,才知晓他亦爱淘旧书)
  上个月底,大概是中央军委联合民政部财政部,给俺发了一小红包,150元,到外边搓一顿一想就俗,那就干点雅事罢,从王船山《读通鉴论》开始,故态复萌,一气淘了一堆书,也算体会到了吸烟者戒烟后瘾发复吸的滋味儿。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3 18:07:26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3 18:08:45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3 19:04:57
  这次的照片拍得很清楚啊,换手机了?最近上海书展去了吗,沈胜衣出了新书。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23 20:33:33  评论

    以前用的联想手机,500万像素,图片有点象隔了层玻璃,也像VCD效果;今次用华为荣耀5X,能有1300万像素,图片清晰度大幅提高,尤其是拍书里边的文字文段。上海书展没去,倒是两三年前在亚马逊买过舒飞廉编的一书《芳菲已满襟————草木小品赏读》。
  • 关粉儿: 举报  2017-08-24 10:17:16  评论

    沈胜衣前几年编的谷林的《觉有情》不错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卑鄙的我2006 时间:2017-08-24 18:18:34
  肖兄还在更新呢,真是锲而不舍,赞一个!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4 20:53:46
  更新?我更新什么了?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4 21:49:31
  哦,买了就要写啊。最近发狠,在孔夫子买了全部狄更斯长篇的英文版,这几天每天都收到几本砖头一样厚的书……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10:58:27
  “凡事不宜贪,若买书则不可不贪。”(《幽梦影》)“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曾国藩)————淘洋书到孔网,正得其宜。语言之间的译介,有些微妙之处只可在原文中悟得。象“Scarlette O'Hara was not beautiful, but men seldom realized it when caught by her charm as the Tarleton twins were.”(“Gone with the Wind”),这美国南方大妞野妮子的名字,中译好像是叫“斯嘉丽”吧,可谓粉饰了她,实际上这Scarlette一名化自scarlet,暗示意味很浓,与金瓶、红楼取名有得一比。————孔网淘狄更斯最划算,比上译社中译全集便宜实惠许多,我也是老狄的小说没购到中译本的,用英著代替,也攒了一堆,预备用上十来年业余时间阅读,老狄的英文行文不晦涩,故事也讲得好看,有嚼头!抱着了解西方文化艺术的目的学习英语,兴趣与动力也许才会滋生。犹记廿多年前,政委在台上照本宣科地作思想品德教育,咱坐在最后一排一角落大啃"The Godfather",当时虽不能全部看懂,也读得津津有味,各得其所。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11:01:25
  洋书的封面装帧设计值得借鉴。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11:04:27
  况且,有好些洋书,限于版权,无中译本,只能读原文。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11:08:13
  有些则是偏爱,看了中文,再看英文是如何写的。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8-25 11:35:46
  不喜把影视剧人物做封面,比如上面的教父,恶俗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25 13:12:29  评论

    “I'll make you an offer you can't refuse, Mr. Fen'er Guan.” Don Corleone said at sneer. :-)
  • 肖毛: 举报  2017-08-25 16:11:48  评论

    我也不喜欢,很多人都不喜欢,所以某出版社过去出的外国文学书当时大受诟病。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5 11:44:12
  这么多啊。我喜欢勒卡雷。中国出的英文书不行,字体印得总是不对劲。我觉得狄更斯比《教父》难读多了。乍看起来,狄更斯并不难,可是其间总会出现一些难读的字句。那本赵元任的爱丽丝最好,现在也很贵了吧,其余的译文都不如那个。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25 13:18:48  评论

    赵译阿丽思还是咱读高中时买的,早知道如今炒得乍贵没买两本!————关于勒卡雷咱有个精彩评论在洗闲阁老程那儿,没留底稿。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5 11:47:31
  上译的《狄更斯文集》我多年前就买到了,精装本的,六折。不幸的是,我是在离家几个街区的书店买的,然后才知道那书有多沉。拎到车站,下了公共汽车,又走了好久才到家,把我的手勒出了一道道血痕……
  • sound1973: 举报  2017-08-25 13:21:46  评论

    这真象乔治· 吉辛在《四季随笔》里描述自己扛着大包书走回寓所的情形。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5 15:48:32
  对了,我也订购了一本狄更斯的鬼故事,但封面跟你的不一样,估计是更早出的,但也是Wordsworth Classics版。此外,你看过的外国童书里面,觉得有好看的却没有翻译过来的吗?如果有,请推荐一下。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21:15:59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8-25 21:16:44
  七三兄拿老爹吓我:)
  电影我是喜欢得很呐
  多年后拍摄的第三部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

  我最喜欢的两个男演员帕西诺和罗伯特德尼罗都有出色的表现
  马龙白兰度更是老而弥坚

  肖毛兄好像也很欣赏罗伯特德尼罗
  看电影的,又有谁不喜欢他啊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8-25 21:23:31
  我想把我的《教父》找出来让两位看看,结果也是白兰度,我印象中就是乌黑的封面,什么也没有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7-08-25 21:23:46
  外国儿童文学作品,以我自个购读过的与观察图书馆儿童部藏书中的近几年的新书,(图书馆新书多来自公立大型书店,又与省城图书部门有密切联系,成人部的新书更新得较好。)客观地讲,我所在的这个南方小城,中学少年与小学儿童阅读层次并不高,以我有限的观察。感受力、想象力、灵性…这些少儿很宝贵的素质,我个人以为,多接触一些优秀的东、西方文艺作品,多少有所帮助。但称得上优秀杰出的童书,还真是不多。以稚儿为例,他欣赏的、能一口气读完或随翻随读不厌的童书,譬如说西顿的动物故事、洋葱头、《虎啸鸟》、《红色羊齿草的故乡》、所有的淘气包故事(皮皮、尼古拉、小飞人等等),以及李逵寿张县坐衙审案那段。“有趣”,是他的判断标准。至于说到我自个的判断,《小坏蛋》(Rascal),Sterling Rorth这本出版于1963年、关于一只可爱的浣熊宝宝Rascal的故事,好像还没有中译。由于不很清楚目前国内童书中译本的详尽出版情况,我推荐的也许有“撞车”的可能。以手头几种童书阅读指南内容考量,象“The Incredible Journey”(by Sheila Burnford)、“Harriet the Spy”(by Louise Fitzhugh)似值得中译,只是,当今的少儿是否对异域儿童故事充满憧憬想象好奇,仍值得怀疑;毕竟,卡通片、电子游戏包围下的少儿,异域风情究竟是隔了一层。更多的信息,请参考参阅以上两种图书:《朗读手册》(全三册)、《给孩子100本最棒的书》(此书附录英文书目有较大参考价值、中文版童书书目可了解一下出版界现状)
楼主肖毛 时间:2017-08-25 21:31:40
  谢谢,只是你推荐的那几个人的东西还是有版权的,所以不能随便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