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美人志——楚辞里的植物》重版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09-04 00:12:15 点击:2891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再版序言

  中国人爱恨交织的抒怀韵律,待人处世的轻重缓急,从来不是窖藏之秘,而是有着清晰的路线可循。这条闪着光的金线,一段接着一段,就像古代车马时代传递讯息的驿站。中国人心神传递的路径,历经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品,一路上尽管有着权力、道德锁链几近残酷地桎梏和束缚,但这个独属于东方的灵魂,在节奏韵律上依然用秉性里开放包容的激情,寻找到了天地与方寸之间一代接着一代循环交替的舞步,这种循环而得的果实,让每一个中国人在寻找自身生命价值的时候,始终都有稳固的基石,可以踩掠其上,急行奔走之间,不至迷失。
  几千年来一个个生于其扬死于其哀的人,生之初的惊厥敲击他,死亡时刻的豁然平复他,一点点体悟,一代代确认,才将这条曲折盘绕的大道,刻入每个人的骨血,化为自己谨记的生命源头。无数细微漂浮的灵魂,萤火虫一样在这片山河大地上游弋,山河大地也穷究它的嶙峋与奇变,反哺每一个新生的血肉,在勾勒自己命运轨迹的过程中,觉醒出一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读《楚辞》的世界,能有点滴所得,我不能说自己是幸运的。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一出生,身体里便藏有这座挖掘不尽的天然矿脉。只能说因为写作的巧合,促使我要理解这片土地上灵魂的卑微、痛苦、庄严与神秘,让重走这条路,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课堂上的老师,强制他的每一位学生读过《楚辞》。大概我正受益于这样一种强制。对世间万物反应极端迟钝的我,很难想象,日后会别无选择,走上探寻灵魂不灭的写作之路。一个孩子还不能对《楚辞》表达自己的喜与恶。但《楚辞》的力量就是那么强大,不知不觉,很自然地,它能让人收藏一个独特壮美的人格。很长时间(大部分人可能也是如此),我甚至无法清晰解读课本里选录的《离骚》的句子,但当我体会其中的唤起和悲叹时,依然能隐约察觉到如滚落的豆子一般的人性、国家和天地之间,并非各自为阵,而是被一种朦胧的秩序一次次梳理。
  直面失败的起伏和残酷的否定,便是一个人独立面对了生活本身。当一个人被逼着朝向内在反思,在审视中察觉生命的真相,得失交替的过程,会让一个人睁大双眼,去窥探世界的广大与神奇。
  读《诗经》时,能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苏醒,万木千山,一滴露水,一粒尘埃,一缕清风,一丝颜色,都含情而生。身处这个情满天地的时空,内心的琴弦会绷得紧致轻灵,耳朵可以敏锐听到一片山河在世界深处传来余音缥缈的回音。
  接下来读到的《楚辞》,却并非是一种顺流而下,《诗经》的曲调从万物身上移情感应,融进一个人内心时,回音竟然那么大,几乎能让后来的每一个倾听者感到深深不安。这种不安不是指向具体的爱恨,也非生活挤压肉体带来的焦虑和逼仄,而是破开欲念,深居灵魂内部的悚动。
  《楚辞》真是宏大又丰饶的中国悲剧史诗独立为文学的源头,屈原来自南方楚地特立独行的个性,逐渐演化为个人意志与天地变化相抗争相统一的个性。

  

  读《离骚》,读《天问》,读《九歌》,感受到的从来不是一份安宁与恬静,《楚辞》骨子里看似从容的精神波澜,一直都在不断接近人心上狂暴的雷鸣电闪。打开《楚辞》的世界,内在贫瘠荒芜的精神荒土里,总会插入一个锋利的犁头,深深开垦下去的犁头,带起日常生活冻土一样凝固生命的土层,坚硬的冻土在卷动抛起当中变得松软。想象力,个人理想,辨白的哲思,都碎为颗粒尘埃。读着《楚辞》,那些草木惊心会带着一个个独行的生命走进心灵的高原。
  不知不觉完成的《香草美人志》,是我浅尝辄止《楚辞》时心灵的呼吸。
  写完一本书时,才发觉写作时藏在心里没有察觉的惰性竟然那么深,书写完时,身心虚弱,这种虚弱,不是依托着草木我在屈原命运的原野上,在他狂想的世界里走了多深多远,而是屈原令人惊叹企慕的才华,被一种炽热的情感包裹,那种精神之像自己依然看不清。
  《香草美人志》出版后,短暂的惊喜很快就过去了,写作的注意力,一部分转移到汉赋,更多的精力转移到小说的写作和研究。跋涉《楚辞》带来的艰苦,对心志和勇气的挑战,因为仅仅走在半路上,一本书里就一直藏了这样一个《楚辞》之殇,藏了一份让写作的热情几近半道夭折的怯懦。这种怯懦总让人不安。
  2015年的夏天到西安去探望吕浩兄,那个大雨飘洒的下午,经吕浩兄荐引,与崔文川兄相识。很意外,他竟然读过我的几本小书,相谈甚欢时,他随口谈起《香草美人志》再版的事情。可以再版《香草美人志》吗?半信半疑中,要感谢他的推荐,让一本书走上它的再版之路。像世间所有的事情一样,再版之路呈现着曲曲折折,幸运的是,好像是为这些曲折增添礼物,一路上的善缘结了一个又一个。
  直到董曦阳兄最终决定出版它,一本小书地修改才得以在眼前重新展开。
  初版的修改,和再版的修改,两种修改之间,因为中间有将近六年时间的间隔,修改过程中的差异,其中渗透着一个人写作观念的进化。只要写作之路继续,语言就会一直走在寻找它的个性和灵魂,创造新主体和新核心的道路上。就文体的修改,我大概是那种永远不知满足的一类。

  

  重新修改《香草美人志》,等于重新进入《楚辞》,重新走近屈原的灵魂。终于有机会面对一本书曾有的暗殇,心里到是暗暗喜悦。《香草美人志》修改终稿时,侄女新生孩子的名字,也正好取自《诗经》、《楚辞》里字词美好音韵中所藏的精神的自强与庄重。这种悄悄地新生命的滋长让我惊喜。
  重新理解屈原,他选择的道路,他坚守的灵魂,昔日在《楚辞》里感觉到的狂风暴雨,山河为之色变的草木中,埋设下的一颗创造力的种子里,那种焦虑和不安被一颗伸展的灵魂所抚慰。瑰奇雄健博思深情的南方莽野,收纳并再造出屈原的生命观念。《楚辞》生成的世界,得益于这样厚重丰饶积聚的土层。屈原依托楚地巫的传统,得以与神灵沟通。屈原融化了此前经史典籍里积淀下来的智慧,在国家政事的参与中,得以形成他建造理想家园的家国观念。时运又给他悲剧命运的捶打,让心有不平的哀叹激发出了泉涌的文思。那种天才和禀赋创作出的灵魂的壮美,其形其色,为后世中国的文学竖立起了一道肃穆沉静的方尖碑。我就是顺着这种感觉,对已有的文字去重新感知,重新改动。凡焦躁茫然中写下的痴言妄语,尽可能地删除了。
  《一个梦:枫》里,在重写“屈原之死”的片刻,体会到一点他怀石沉江时的心境,突然让人泪花闪动。有着如此宽厚挚爱的一颗心里,一定并非全然只有绝望,那里头蜡烛成灰的期许要远远多过生命幻灭的弥散,其中延续的精神脉络,融在全身心寄托的《楚辞》里,才会演绎出那么多耐人寻味步步惊心的不朽价值。他活着时并没有《楚辞》,他写下《招魂》,全是为了召唤那个国家丢掉的魂魄。当我被这个遥远的灵魂,经由《楚辞》的词句浸染改变,一些无形的变化发生在心里,一定改变了我的生命与个性,这种变化的能力,正是来自于屈原一直到死,心中不灭的爱与思的意志。
  对“重版”两个字,以前我总有个错误的观念,认为一本书出版之后,它的命运和灵魂(任何一本真正的书,都有它的命运和灵魂)就已经注定,重版除了小小地修订,一本书的颜色和质地不会再有大的改变。正是经历了重版、重读的过程,才体会到,只要作者的写作之路没到尽头,一本书只要还有再版的价值,它的修改之路也就没有尽头。经历个人思想和艺术认识的变迁和打磨,经历社会和时间的淘洗和选择,一本书才能不断朝着它的最终姿态迈得更近一步。
  写再版序言时,似乎可以写的更加放肆一些,因为除了一本书得到又一次新生的机会之外,没有其它事情可纠结。
  真正令人纠结的依然是如深海潜流一样神秘莫测的细节,正是细节一次次揭开了灵魂的大幕,所谓通灵的活力,有趣的让人伸开双臂去拥抱的花花世界,都是细节与灵魂在深处说话。《楚辞》正是中国人性灵之舞既美且幻的前身。令我入迷的草木,时常变为细节之神的画板,一次次诱我走入《诗经》,踩着《楚辞》,踏进中国人精神变化迷宫里的这条金色路径,正是走在这条路径上,才让我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为谁而写,怎样去写。

  2017年5月8日首图图书馆

  

楼主发言:7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09-04 00:13:32
  与旧版相比,修改了很多,如同新作。
作者:良晨美景赵日天 时间:2017-09-04 03:17:16
  感觉不错噢
作者:良晨美景赵日天 时间:2017-09-04 03:18:47
  搜了下大淘宝已经有卖的了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9-04 12:25:35
  祝贺一石兄,你对文字的精益求精令人佩服!
作者:格之泡泡 时间:2017-09-04 13:03:34
  比《草木缘情》更美的名字。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09-04 14:47:47
  祝贺一石。
作者:自在女人 时间:2017-09-04 17:58:02
  石兄大喜呀:)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7-09-04 22:15:53

  

  曾购读石兄这本书,楚辞欣赏之作又再版,可喜可贺!
我要评论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09-05 00:16:51
  问好赵日天!名字炸裂:)

  问候粉,石兄,xixiange1963,这些文字都是扎根在书话,从书话里生长起来的。关于《诗经》,读诗十年,又有些新的感觉。

  问好格之泡泡:)

  自在女人,你一定是马甲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hmy繁星 时间:2017-09-05 20:13:07
  祝贺!装帧很美!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7-09-05 20:49:45
  祝贺!祝贺!
作者:小桃花庵主人 时间:2017-09-05 23:41:13
  祝贺祝贺!
作者:一衣风雨 时间:2017-09-25 15:46:00
  祝贺石头,想当年我专程从广州跑深圳去买书呢。

  往事如烟,书还在,字还在,人也还在这.......

  祝一版再版再再版......
  
作者:田桥 时间:2017-09-26 07:56:07
  祝贺一石!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13 14:29:24
  好书。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13 14:30:35
  祝贺一石兄:)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11-13 18:01:33
  感谢朴素兄的推荐!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11-13 18:15:22


  16.千里桂花香:桂花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节录《九歌•湘君》
  【注释】
  君:指湘君,湘君一说为传说中的舜(舜死于苍梧),也可以看成是一般的男性神灵。
  夷犹:犹豫。
  中州:水中之洲。
  眇:音妙,容貌美好。
  宜修:打扮的恰倒好处。
  沛:急行的样子。
  桂舟:指用桂树做成的舟,取其芬芳。古代习俗,桂舟女乘,龙舟男驾。
  沅湘:指现在湖南境内的沅水和湘水。
  参差:这里指排萧的别名。排萧大的二十三只管子,小的十六支管子,按音律排列,形状参差不齐,故名参差。
  【译文】
  湘君啊,你为什么犹豫不肯及时赶来?你是为谁留在了水中小岛上?
  我把自己装扮得比平日你所见到的更加美貌,我立在散发着幽香的桂舟上,顺着湍急的河流,我要用自己最美的姿态去迎接倦容满面风尘仆仆的你。
  我让沅水湘水不要起波澜,平稳流淌的江水让你我的心能够更亲切地相连。
  可是你啊,为什么我在江面上总看不到你的身影?我在孤独地等待中吹着排萧,萧音总被风吹乱,我的思念能向谁说呢?

  深圳宝安区石岩水库的入口种了两排不起眼的桂花树,桂花树很久没人修剪,长的很杂乱,那股不显山不露水隐藏在桂树里的暗香,悄悄溢进周围的人群里,风把淡淡的香气吹散,水库门口聚拢离散的人群,蠢蠢欲动,全不知被这股暗香逗引。

  我意兴阑珊,和朋友朝水库的入口走去,鼻息中突然闻到的清香又让我回头四下寻找,这香味让我察觉到好像有什么人在朝我走近。我问同行的友人:“这附近有花园吗?”
  “哪里有花园?”他莫名望着我,然后又把目光扫过散乱的人群和眼前的灌丛。“嗳,有点香,一点点一点点的,很好闻啊!”他自己也寻找起来。

  记不起来那天进入水库看了些什么风景,人群涌动,共分湖光树影降下的阴凉,瘦削下去的水汽中间显现出来广阔湖面上连绵的水波。近水使人温柔,荷花幽幽,垂柳倒浮。挣脱开城市的繁杂,在连天的水边随性走,到好像睡眠一样。离开水库宁静地安抚时,想到忙碌嘈杂的工作又要把一个人填满,隐隐又有一种失落。唯独桂花香,记得那么清楚,让人心里一热,试图穿过嘈杂,分开一切干扰,找到它隐藏的地方。

  记得在南方第一次见到桂花,纤巧的细枝中间,白中带着乳黄的小花,开成微小的一簇,花朵绿豆般大小,开得散漫自在,香气幽幽而浓缩。它好像懂得风向,也可能懂得大自然心绪地起伏。我惊奇于这种闻起来一时浓郁、一时轻淡的花香的变化,它曾经是我想象中知心爱情的嗅觉与色泽。“风送轻香人送暖”,桂花香有如此神秘的通道。“悲莫悲兮生别离”,桂花香还有如此依依不舍的悲怆。
  摘了一点桂枝上的小花,花在手心里散开,掉落在地上。摘过桂花的手指,余香似要散尽,暗香却留存了下来。这记忆里不舍的刻痕会保留多久,谁人又能知道?
  把几片碎花夹到常读的书里。在安静的下午,不问因果只问心神的引导,随意翻开书页,书页上的那些话里,桂花香好像还没有完全散去。那些很多年前写下的句子,就像刚刚读到时那样,依然击中我。繁忙的深圳,读书时间奢侈而短促,几经搬迁,这些书差不多都散失了。

  在北京,我开始驱除一切嘈杂,专注于读书、写作。写不再是后院里独赏的昙花,也不是我逃遁生命的一个黑匣子,它成了我对人生价值庄重的一个许诺,在文字面前我也不准备再让自己羞涩。我像个无畏的勇士,任何花海都无法阻止我跨越浅滩、河流和沼泽。我感觉到了眼前展开的一个新世界。我成了我自己的孩子。
  有段时间,我住在十三陵水库近旁的一个小区,夜晚,常能看到皎洁的明月挂在南窗上。有一天,从书架上翻开一本旧书,书很奇特在中间夹了它物的章节展开来,一点暗香,从夜晚的灯光里像是逃逸,又像是复活。我有几秒钟记不起来书页间夹着的杏黄色的枯萎花瓣来自什么花,但猛得有什么东西跳出了记忆。这点香气的幕角撩起了记忆的舞台,过往生活的片段,在并不起眼的桂花香里复活过来。我重读那几页,旧日的感动不再那么突如其来,也不再那么坚硬到想提笔将它雕刻。我的彷徨与固执,把我的旧日和现在衔接。低头去闻桂花香的残余,之于想象的桂花香和真实存在的桂花香,那一刻变得具体而清晰。我自以为闻到了一点流进时光从未散去的暗香浮动,这香气一直都在激活着纸页上文字里孤独的灵魂。那个夜晚的月色,从山野静湖的周边朝我围拢,让我的独坐格外显得游离。

  在江西赣州阳明山上的兰溪度假村里,也曾闻到过一棵桂树的香气。我们的住处在阳明山的半山坡上,缓缓的山溪被密林环绕,潮雾拥着花开。众人经过那棵桂花树时,被扑面的浓香薰到,我们离开好远,那熟悉的微香好像亦步亦趋。夜晚,大家坐在兰溪流经的石头中间,泉水的清冽增添了“上下千年事,惶惶论古今”的兴致。听到有些疲倦,独自转向灯光逐渐掩住路径的暗道。桂树的迷香又一次在我心里复活,牵引我走入山道深处。我摸着夜色,一路走向暗香漩涡的中心,对寻觅流坡而泻的香味源头,让人一路上心砰砰直跳。一直走到将近那棵高大桂树身旁时,不知为何,脚步停住,突然有了一种近乡情怯的徘徊。夜色几乎把树的影子笼罩住,虫鸣在耳边此起彼伏,星光把桂花树刻进空间惊人的塌陷里。被这香味浸染的幻觉频生。我静静站着,心中竟然毫无惧意,升起想让山妖树怪把自己乘着夜色抓走的奇怪想法。

  屈原写到湘水上急行的桂舟。桂树本就不是巨大的树木,用桂树做成的大船去迎接,该是一种怎样的尊贵和炽热。站在船头的人,带着炽热的爱恋,因彻骨的思念,心里涌出一个个妄念。担心爱人会不会被蛮族的野人尸解,担心他行在水上是否碰到毁灭性的巨浪,担心他会不会太过疲劳,病怏怏地独自躺在无人照料寒风肆掠的地方。排萧的乐音,在桂舟旁飞溅的波涛里被卷碎,高高低低的音符和水浪的深浅相互拍击。飘散出去的音符没有得到回音,浩渺水波上无数恶兽会吞噬掉那个急匆匆赶路的人吗?施上微薄的法力(这又让人想到巫师,屈原的另一个隐藏身份),在爱人经过的航道上,风平浪静。世界安静的可怕,内心如暴风雨在肆掠。
  这些文字里的画面感如此强烈,就像电影大师镜头里复调一般复杂宏大的镜头语言的叙事。读《湘君》的时候,我甚至想象屈原作为一个编剧,该是怎样一位富有声色的编剧,该是怎样一位爱情史诗剧的导演?
  《楚辞》研究的大家林庚说,《湘君》、《湘夫人》是中国文学史里最美的爱情诗之一。这场山河草木为之动容的爱,写下了依恋、渴慕、忠诚和熔岩一样的热烈。林庚先生说最美,经过了很久,我才能理解,这些文字留在心上凄凉中空落落的温柔是如何与美这样一个字发生关联的。

  【植物档案】
  桂花,木犀科,桂花原产华南,又称岩桂,引种到华中、华北一带,因花期和花色不同,有“金桂”、“银桂”、“丹桂”和四季桂的划分。常绿灌木或小乔木,叶对生,革质,椭圆形或椭圆披针形,幼叶有疏齿,大叶全缘,两面光滑无毛。花3-5朵,聚伞花序。花有浓郁香气。


  

作者:dabingwcb 时间:2017-11-13 18:51:27
  留名一下
作者:王-立 时间:2017-11-14 08:53:28
  常销书,还会再版:)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14 14:01:24
  草木札记,我的最爱。
作者:老瓦2017 时间:2017-11-14 23:50:18
  珠玑文字!学习了!
作者:李七儿 时间:2017-11-15 00:26:13
  美
作者:Kyraqq 时间:2017-11-15 09:36:38
  不错啊,马上去某宝搜索了一下
作者:wx6665666 时间:2017-11-15 19:41:29
  偶而造访,恰遇《楚辞里的植物——香草美人志》“重版”之喜,岂吝点赞?
  一石的“双璧”享誉多年,对于《诗经》《楚辞》的专类解读雅俗共赏,以一种别开生面的姿态,怡情悦性美颜暖心,为读书人所宝爱,一版再版理应如此。
  这个贴子,申明了一石的心迹:“正是经历了重版、重读的过程,才体会到,只要作者的写作之路没到尽头,一本书只要还有再版的价值,它的修改之路也就没有尽头。经历个人思想和艺术认识的变迁和打磨,经历社会和时间的淘洗和选择,一本书才能不断朝着它的最终姿态迈得更近一步。”
  被这样的文字深深感动,“真正令人纠结的依然是如深海潜流一样神秘莫测的细节,正是细节一次次揭开了灵魂的大幕,......都是细节与灵魂在深处说话。”在我内心深处,萌动出一种醉心作者签名的渴望:)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11-16 17:09:50
  @wx6665666 2017-11-15 19:41:29
  偶而造访,恰遇《楚辞里的植物——香草美人志》“重版”之喜,岂吝点赞?
  一石的“双璧”享誉多年,对于《诗经》《楚辞》的专类解读雅俗共赏,以一种别开生面的姿态,怡情悦性美颜暖心,为读书人所宝爱,一版再版理应如此。
  这个贴子,申明了一石的心迹:“正是经历了重版、重读的过程,才体会到,只要作者的写作之路没到尽头,一本书只要还有再版的价值,它的修改之路也就没有尽头。经历个人思想和艺术认识的变迁和......
  -----------------------------
  久不见,问好:)
楼主深圳一石 时间:2017-11-16 17:16:53
  写屈原之死是最难的,或许下次再印时,还会重写。


  37.一个梦:枫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节录《招魂》
  【注释】
  朱明:指太阳初升的景象。承夜:太阳接着黑夜升起来,指日夜永不停息的循环。淹:停止。
  皋:音高,指水边的高地。渐:掩盖,遮蔽。
  湛湛:湛的本意有两层,一指精湛深邃,二指清澈。这里则是将这两个意思综合起来的一种意象,指水清澈幽深,形容江水之美。
  枫:槭树科的高大落叶乔木。《尔雅•释木》注:“枫树似白杨,叶圆而歧,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也。”《埤雅》言:“枝善摇,故字从风。叶做三脊,霜后色丹。”自汉以后,宫殿周围常植枫树和槐树,成为王室宫禁的景观指标。
  春心:宋朝洪兴祖《楚辞补注》中说:“言湖泽博平,春时草短,望见千里,令人愁思而伤心也。”但未必一定是指伤春之心。春心,实指暗流涌动,心潮起伏。
  江南:一说泛指楚国。苏雪林在《楚辞新诂》中认为:“江南”即陵阳一带处于长江以南的土地。或者即屈原沿江东下时所经历的千里沃壤。
  【译文】
  黑夜刚刚过去,太阳又冉冉升起,时光的波浪浩浩淼淼,永无停息,流经这片大地。
  绵延伸向水边高地的小径,逐渐被兰草的绿色所覆盖。久无人烟的地方,将要在萧疏荒芜中被人遗忘。
  走过江边,低头去看清澈幽深的江水,这如蓝的江水用它纯粹神秘的美统慑了我;抬头时,江边大片大片秋天霜染的枫叶把山野和江水染成一片金红。及目远眺千里山河萌动一片生机,想到将要失去眼前这美丽丰饶的山河,心上的悲凉使我冰彻骨寒。
  那些迷入鬼道的灵魂啊,请你们清醒过来吧;那些死去的威武的灵魂啊,请你们回到生养过你们的故土,让我们一起来哀悼这美丽江南的四季,哀悼这美丽江南将要从我们身边失去的时刻。

  《招魂》里的几片枫叶,经霜后一直不落,鲜红如血,一直挂在枝头。
  北京的冬天,霜冻后,地气枯燥,城市的雾霾幽灵一样填充在街道和楼宇中间。走在香山枫叶满径的小道上,山岭上的彩叶如梦中勾兑出来的颜色,那种浓烈奔放,好像要极力摆脱某种捆绑和束缚而不得。前两天刚刚飘过雪花,满世界的洁白,在街道上已经化作车辙下的污渍和步行道上一片片闪亮的冰渣。远离车流的山间,避开人流汹涌的步道,踏过枯草上硬脆霜花的雪层。薄雪遮掩的枫叶上,筋脉更加鲜明凸突。穿过山林,绕过枫叶笼罩的寒气。独行的人突然想到正读的屈原《招魂》里吟唱的哀江南。霁雪初晴日,枫血染眉梢。真有一种走进屈原最后踏入汨罗江梦境的奇妙:

  船在江上飘了好几天,屈原感到身心具疲,这种疲惫不只是来自肉体,更来自灰烬一样的内心。噩耗不断传来,城池陷落,军队败退,妻离子散,国破家亡。世界在破碎。
  夜色深处,迷雾的潮气几乎渗进船舱里。耳边尽是水波相互拍击发出的“哗哗”声。船上其他人都已睡去,辗转反侧的屈原轻轻起身,走出舱外。苍穹下的星空洒下穿透迷雾的光辉,银河横贯头顶,双星驾驭这淡淡的灰白,从中可以想见飞马,可以想见扇动翅膀的孔雀。他依靠着船边护拦的桅杆,呆呆伫立,不知不觉,黎明的曙光掠过肩头,江面水鸟的鸣叫把他从半梦半醒的状态里唤醒。清晨江面上,寒气浸透人骨,让屈原打了一个冷战。新一天的到来,又会添加多少悲愁?
  一阵困倦覆上心头,想小憩一会儿。他回到舱内,合衣而卧,微微闭上眼睛。
  舱外正被一片橘红的光辉笼罩。闭上眼睛的屈原,又觉得自己在一片漆黑中不断下沉。国家内政日益衰败,虎狼一样的秦国天天都在蚕食鲸吞,疆土在日益缩小。力不能伸,智无所用,内心的煎熬又一次如岩浆一般喷涌,把屈原卷入五内具焚中。身体如此疲惫,内心的琴弦几乎要绷断了。睡意全无,只能紧紧闭上眼睛。想要极力控制,身子却微微颤抖起来。
  他忧愤而彷徨,想到不断地放逐,写下《怀沙》。
  原本强盛富饶的国家,却一次次向着诡诈的敌人委曲求全,弱智小人,为个人私欲,无尽贪婪,弃国家利益不顾。有朋友自远方来,读过《怀沙》,难掩叹息。两人对坐饮酒不语,长久地沉默。朋友知道屈原的心结,最终还是忍不住规劝:“这是个黑暗没有希望的朝廷,卑鄙小人把持着权力,根本容不下聪明有识的忠诚,没人想听忠言逆耳的话,也没人记挂有你这样一个人。你写的这些,如果传到那些视你为眼中钉的人耳朵里,除了增添他们的忌恨,还会让你性命不保。以你的才华,以你的智慧,以你曾经的地位,天下如此之大,还担心遇不上赏识你的人吗?”
  他回想这些发自肺腑的话,他相信友谊的澄明。如果离开,就可以一了百了,不再遭受内心如火如荼的折磨,不再为这个国家叵测的命运日夜牵挂。
  船在岸边临时停靠。前线战事不断失利,能看到人们成群结队,陆续向着更安全的地方转移。两岸大片的田园荒芜了。
  下了船,屈原走上岸边。水边有一条通往远处高地上的小路。他顺着小路走上一个土丘,以便舒展一下酸麻的筋骨。小路两边是疯长的泽兰,这么幽静的芳草,极力寻找着合适自己生长的地方,却在荒野的劲风里长得如此茫然,如此疯狂,它的生命力的旺盛到让屈原更觉得难受。他由原路返回,步履匆匆。
  风胀满了帆,船急行在江中,天上的灰云像狗舌头一样倒卷。长途的辛劳,那些拖着病弱残躯的人,被突如其来的苦境,思念的悲伤,击溃了身体,崩溃了灵魂,人也就死在了船舱里。哭泣声由小到大。让原本飘摇的大船更加颠簸起来。
  屈原附身看着江面上的流水,浊黄的江水里,无数漩涡扎出水面,水流显得深幽,船被不可见底的力量扯动着。
  船转过一个大湾,水流越发湍急。他双手抓住护栏。
  他如此的高傲,朋友所提的选择,那个最终的答案,虽犹豫过,但很快就心知肚明。他自然可以远离战火燃起的楚国,他的忠爱和赤诚也可以变作水中的浮萍,风中的飘蓬。但一个心死的人选择苟活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他在夙夜未眠中写下《惜往日》,写完后,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空荡荡的,整个人如同山洪暴发后的峡谷。他信马由缰,不怕一头撞上山岩,他一路狂奔,不担心坠下山崖,他想着走到激流之上,不在乎漩涡把自己吞没。他那么坚定地向着这个昏愦的国君毫不犹豫地辞行,就如同朝着自己人生的德行希望辞行。他在最悲哀的心境中写下了《悲回风》,他几乎不忍写下天地日月、山川江河对自己生命的塑造和滋养。他怀念草木大放悲声的温柔,他怀念龙游云溪引他产生深爱楚国的昼夜,他怀念那些使他容颜整肃、智识绽放的大自然的芳园灵窍。他写下那些言辞,终于发觉自己和这片山河的联系从来无分彼此。离别故土,就如同离别了自己生存的人世。
  他知道这个国家终将毁灭。
  他的手紧紧抓住船舷,在心里问:“这算不算是自己最后的旅程?”
  风吹散云层,远山中间突然闪出大片大片的火红,火红中还藏有流苏一样浮动的金黄。那是阳光从阴沉沉的云层缝隙里泄下。火红的阳光里,江岸边上闪现出一层层枫林的海洋。他的心一阵颤抖,许久之前,那时候他虽然形色枯槁,但依然心怀希望,他还想着把自己失掉飘散在大地上的魂魄召回来。他记起《招魂》,记起一片霜中带红的枫叶对他的指引: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他脸上浮现出凄凉的微笑,他在哀痛中发出悲声的江南,透过眼前烂漫的红叶,像是要给予他一个大大地拥抱。
  那个时常紧跟在他身旁的仆人,正被船上的嚎哭声吸引过去,并未注意到屈原的异动。屈原抱起一块光滑的压舱的青石,朝着眼前红光闪现的裂口静静走去,那一刻,天地的一切,迅疾又缓慢,永恒而疏忽。
  等到仆人转身来寻屈原时,云层又压住了天地,四周灰蒙蒙,雾沉沉……

  钻出山顶的冷光,好像从一个梦里走出来。看着脚下积雪中的脚印,听到周围慢慢透出的人声。枫叶之味在山道中间如同简练的水彩画。北京的西山在眼前腾起几个波浪。我不能确定屈原之死真正的样子。看红叶时突然一震,难道在人生里我也失去了魂魄,我也需要招魂吗?
  不能确定读《楚辞》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没有人能预料几乎字字惊心的文字,有一个人能把它们汇聚到一本书册里。
  行走在山道上的我,眼望枫叶,恍如饕餮。
  《楚辞》是什么?枫叶的四季又是什么?

  【植物档案】
  枫树,槭树科。古代宫殿旁常种枫树和槐树,入秋霜降,枫树叶变红,为秋日一景。枫树为落叶乔木,树皮纵裂,单叶互生,掌状三裂,阔卵形,基部心形,边缘有小锯齿,叶柄长10厘米左右。花单性,同株,雄花成穗状,雌花头状花序,花无瓣。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17 11:01:50
  提一下。
作者:小桃花庵主人 时间:2017-11-17 11:08:56
  沾花惹草的不是坏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