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五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7-10-19 17:23:24 点击:3704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父亲不信鬼神,每到农历七月十五,总是母亲记着给逝去的亲人烧点纸。

  七月十五,为佛道两教共有的节日,在道教称“中元节”,在佛教称“盂兰盆节”,民间俗称又叫“七月半”、“鬼节”、“烧纸节”。古时候,这个节日颇受重视,也很有些内容,唐韩鄂《岁华纪丽》和南宋周密《乾淳岁时记》皆有记载,申士垚、傅美琳编著《中国风俗大辞典》以及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也都有详细的介绍。

  1949年后,我们是越来越没有文化了,昔日很有内容颇受重视的节日在我们这些没有文化的人手上也严重缩水,七月十五也就真的只剩个“烧纸节”,好像只不过是给冥界故人烧送点纸钱这么点事,却不知对另一个世界来说,这个日子未必不可以算作母亲的节日。《乾淳岁时记·中元》载:“七月十五日,道家谓之中元节,各有斋醮等会,僧寺则于此日作盂兰盆斋,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例用新米、新酱、冥衣、时果、彩缎、面棋,而茹素者几十八九,屠门为之罢市焉。”

  盂兰盆斋,也称“盂兰盆会”、“盂兰盆供”,通常称之为盂兰盆节。盂兰盆,梵语音译,意为“解倒悬”、“救倒悬”,出自佛教《佛说盂兰盆经》。经中载,释迦牟尼十大弟子之一摩诃目犍连的母亲死后堕于饿鬼道中,不得饮食,瘦得只剩下皮连着骨头,摩诃目犍连发现后非常难过,以钵盛饭送给他的母亲,母亲拿到后,左手遮蔽住饭钵,右手攫食,饭还没有吃进嘴里,却已化成火炭,还是不得食,摩诃目犍连大恸,悲号涕泣,回来见佛祖,向佛祖求救,佛祖却没有亲自动身代替摩诃目犍连去救他的母亲,而是对摩诃目犍连说:你虽孝感天地,但你母亲的事情严重,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得了的,须在七月十五日陈设供品,得十方僧众诵经祈祷,方能使已故的亲人甚至七世父母得到救赎。佛祖对摩诃目犍连说过后,就按所说布置了,“时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皆大欢喜,目连悲啼泣声释然除灭。时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这个故事后来搬到戏剧舞台上,就演变出“目连救母”等各种“目连戏”。

  从《佛说盂兰盆经》上看,并没有交代目连母亲所犯何事,何以事情就会非常严重。有人就《盂兰盆经》所写“母得钵饭,即以左手障钵,右手搏食”,视为“母亲看见儿子送来一钵饭,心里急得不得了,赶快用左手护钵,右手去抓饭”,进而认为其悭贪之习未改。我却不这样看。“障”字虽有保护之义,但也有遮蔽的意思。《说文》:“障,隔也。”唐慧琳《一切经音义》卷十引《考声》:“障,蔽也。”目连救母心切,匆忙之间送去一钵饭,经文之中却不见有任何勺箸之类的东西,目连母亲虽被打入饿鬼道中以至皮骨连立,却不忘尊严,在没有勺箸的情况下,只能以一手遮住,而以另一只手攫食。

  从小受父亲影响,加上后来又读了点书,我对鬼神也是不信的,亦不信形谢神在,对烧纸的事也就不以为然。因为不信鬼神,不信形谢神在,曾激赏范缜《神灭论》中“神之于质,犹利之于刃;形之于用,犹刃之于利”和“舍利无刃,舍刃无利”之喻,并感叹范缜以一人之力辩倒齐、梁君王士僧一片,终使他的“形存神存,形谢神灭”得以立住。齐竟陵王萧子良和梁武帝萧衍却也只是率大批信佛的僧士与范缜进行了大论战,并没有用手上的权力杀掉范缜,焚掉他的《神灭论》,诚如钱锺书所说倒也难能可贵,但也可能因为萧子良和萧衍毕竟是主张信佛的,如果他们把范缜杀掉,把《神灭论》焚掉,他们的信佛也就成笑话了。

  但我于《神灭论》到底没有通读过,不知道后面还有这样一段:

  问曰:“形神不二,既闻之矣,形谢神灭,理固宜然,敢问经云‘为之宗庙,以鬼饗之’,何谓也?”答曰:“圣人之教然也,所以弭孝子之心,而厉偷薄之意,神而明之,此之谓矣。”

  有人译为:

  问:“形体精神不可分离,这个道理我已经听说了,形体凋谢,精神也就消减,按道理本来就应当是这样。那么请问经书上说‘为他建立宗庙,用对待鬼神的礼仪祭奠他’,这是指什么呢?”答:“圣人的教导是这样,这是平息孝子思念亲人的心绪,激励浮薄心意的方式,使死者成为神而摆在显著的位置,指的就是这一点。”

  周作人注意到了这段话,感叹道:“这一节话说的很好,据物理是神灭,顺人情又可以祭如在,这种明朗的不彻底态度很有意思,是我所觉得最可佩服的中国思想之一节。从这样的态度立脚,上边只说的是人死观,但由此而引申到人生观也就很容易,因为根本的意思还是一个也。”范缜自有观点,但他不是个不近人情的人。

  虽然不信鬼神,不信人死后还有魂灵,父亲在祭奠逝去的亲人时,纸却是烧的,即使在大破“四旧”的“文革”期间,给奶奶上坟的时候,父亲也悄悄地在怀里藏些烧纸,他不是敬鬼神,他是敬他的母亲。鲁迅也不信鬼神,也不信形散神在,但他在怀念他的保姆长妈妈的文章里深情地写道:“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现在确乎可以这样说,故去的人是有魂灵的,这魂灵,在活着的人心里,而我现在恨不得人死后真有魂灵,所以现在的我对火化有一种深深的厌恶,感觉它破坏了一种冥冥之中有可能的形神一体的归来。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郑午然 时间:2017-10-19 17:30:08
  写得很好。赞。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7-10-19 17:44:19
  @郑午然 2017-10-19 17:30:08
  写得很好。赞。
  -----------------------------
  载午然兄之誉,弄晚饭去。
作者:咫尺一二 时间:2017-10-19 22:00:41
  现在的人都没有灵魂了。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0-19 22:35:24
  老孟写文越来越老道
  想来是老了:)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7-10-20 10:02:40
  @关粉儿 2017-10-19 22:35:24
  老孟写文越来越老道
  想来是老了:)
  -----------------------------
  老道没有,老了是肯定的,回乡已是客从何处来,两不认识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