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文本中的钱学幽默与钱学十六烈士墓

楼主:batsbird2008 时间:2017-12-05 00:10:55 点击:246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石头记》文本中的钱学幽默与钱学十六烈士墓

  第十六回(周思源烈士墓)
  且说宝玉近因家中有这等大事,贾政不来问他的书,【庚辰侧批:一笔不漏。】心中是件畅事;无奈秦钟之病日重一日,也着实悬心,不能乐业。【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世上人个个如此,又非此情钟意切。】【甲戌(庚辰)眉批:偏于极热闹处写出大不得意之文,却无丝毫牵强,且有许多令人笑不了、哭不叹不了、悔不了,唯以大白酬我作者。[庚辰署名:壬午季春,畸笏]】这日一早起来才梳洗毕,意欲回了贾母去望候秦钟,忽见茗烟在二门照壁前探头缩脑,宝玉忙出来问他:“作什么?”茗烟道:“秦相公不中用了!”【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从茗烟口中写出,省却多少闲文。】宝玉听说,吓了一跳,忙问道:“我昨儿才瞧了他来,【庚辰侧批:点常去。】还明明白白,怎么就不中用了?”茗烟道:“我也不知道,才刚是他家的老头子来特告诉我的。”宝玉听了,忙转身回明贾母。贾母吩咐:“好生派妥当人跟去,到那里尽一尽同窗之情就回来,不许多耽搁了。”宝玉听了,忙忙的更衣出来,车犹未备,【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顿一笔方不板。】急的满厅乱转。一时催促的车到,忙上了车,李贵、茗烟等跟随。来至秦钟门首,悄无一人,【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目睹萧条景况。】遂蜂拥至内室,唬的秦钟的两个远房婶母并几个弟兄都藏之不迭。【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妙!这婶母兄弟是特来等分绝户家私的,不表可知。】(按:宋•费衮《梁溪漫志》:造作庄田犹未已,堂上哭声身已死。哭人尽是分钱人,口哭元来心里喜。)
  此时秦钟已发过两三次昏了,移床易箦多时矣。【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余亦欲哭。】宝玉一见,便不禁失声。李贵忙劝道:“不可不可,秦相公是弱症,未免炕上挺扛的骨头不受用,【庚辰侧批:李贵亦能道此等语。】所以暂且挪下来松散些。哥儿如此,岂不反添了他的病。”宝玉听了,方忍住近前,见秦钟面如白蜡,合目呼吸于枕上。宝玉忙叫道:“鲸兄!宝玉来了。”连叫两三声,秦钟不睬。宝玉又道:“宝玉来了。”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只剩得一口悠悠馀气在胸,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看至此一句令人失望,再看至後面数语,方知作者故意借世俗愚谈愚论设譬,喝醒天下迷人,翻成千古未见之奇文奇笔。】【庚辰眉批:《石头记》一部中皆是近情近理必有之事,必有之言。又如此等荒唐不经之谈,间亦有之,是作者故意游戏之笔,聊以破色取笑,非如别书认真说鬼话也。】那秦钟魂魄那里肯就去,又记念着家中无人掌管家务,【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扯淡之极,令人发一大笑。余请诸公莫笑,且请再思。】又记挂着父亲还有留积下的三四千两银子,【甲戌(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更属可笑,更可痛哭。】(按:宋•费衮《梁溪漫志》:“造作庄田犹未已,堂上哭声身已死。哭人尽是分钱人,口哭元来心里喜。”上文脂批【这婶母兄弟是特来等分绝户家私的】证明,此处“三四千两银子”是指秦家庄田的价值,这些庄田秦业可因祖传继承而来,不需要是秦业自己挣下的。上文正文中的“老头子”或为秦府管家。
  乾隆中期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因其底本康熙时期“甲戌”本留白“落”字,抄手注意力分散而窜行脱文“又记挂着父亲还有留积下的三四千两银子”十八个字。程甲本以“甲辰”本为底本故脱文,程乙本同脱)又记挂着智能尚无下落,【甲戌(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忽从死人心中补出活人原由,更奇更奇。】(按:“甲戌”本留白“落”字)因此百般求告鬼判。
  第二十四回(梁归智烈士墓)
  贾芸心下自思:“素日倪二虽然是泼皮无赖,却因人而使,【庚辰侧批:四字是评,难得难得,非豪杰不可当。】颇颇的有义侠之名。若今日不领他这情,怕他臊了,倒恐生事。不如借了他的,改日加倍还他也倒罢了。”想毕笑道:“老二,你果然是个好汉,我何曾不想着你,和你张口。但只是我见你所相与交结的,都是些有胆量的有作为的人,似我们这等无能无力的你倒不理。【庚辰侧批:芸哥亦善谈,好口齿。】我若和你张口,你岂肯借给我。今日既蒙高情,我怎敢不领,回家按例写了文约过来便是了。”倪二大笑道:“好会说话的人!我却听不上这话。【庚辰侧批:“光棍眼内揉不下沙子”是也。】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按:P541。正文中的“相”字庚辰本为旁添。此字却处在“沙子”与“是也”之间,故知庚辰本的旁改为原改而非盗改,但并非所有的原改都是照底修改。
  此处“朱笔侧批让墨笔旁改正文”,与第二十六回中的“墨笔夹批让朱笔夹批”一起,证明庚辰本的正文和朱笔批语是同时制作的。庚辰本是听抄,抄批者作报手,他的工作量小,基本上没出过错;正文抄写中的个别错误,报手还用朱笔修改过。
  因朱让墨和墨让朱的存在,故只要证明了庚辰本的正文是原版文本,我们就可以推出其脂批为真。这不以弄懂脂批为必要条件)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庚辰侧批:如今不单是亲友言利,不但亲友,即闺阁中亦然,不但生意新发户,即大户旧族颇颇有之。】既把艮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闲话也不必讲。既肯青目,这是十五两三钱有零的银子,便拿去治买东西。你要写什么文契,趁早把银子还我,让我放给那些有指望的人使去。”【庚辰侧批:爽快人,爽快语。】贾芸听了,一面接了艮子,一面笑道:“我便不写罢了,有何着急的。”倪二笑道:“这不是话?天气黑了,也不让茶让酒,我还到那边有点事情去,你竟请回去。我还求你带个信儿与舍下,叫[他们早些关门睡罢,我不回家去了,倘或有要紧事儿,叫](按:庚辰本窜行脱文22字)我们女儿明儿一早到马贩子王短腿家【庚辰侧批:常起坐处人,毕真。】来找我。”一面说,一面趔趄着脚儿去了,【庚辰侧批:仍应前。】不在话下。(按:《易•艮卦》:“彖曰:艮,止也。时止则止,时行则行。”艮子是银票,有限额的支票。艮子和银子有联系但不是一回事。带有“文艮”字样的银块或银质物品就是艮子对应的标准银,类似于如今期货标准仓单所对应的现货商提供的符合交割标准的货物。艮子是能指物,银块或银质物品是其所指物。在“酒池肉林”的商周时代,酿酒业已非常发达,医家把酒看成是“万药之王”,将不同的药物浸泡在不同的酒里,可以医治不同的疾病,为了区别不同酒罐中的药剂,古人分别将配方及其咒语(所对病症之名),用古文字卜刻在骨甲之上,压在酒缸盖上作为药签。汉唐之后,熬药之法盛行,有的晚辈医家把古代的药签当成“龙骨”,同草药一起水煮,这“药签”居然成了一味药引。将艮子当银子,如同将药签当做药引。《石头记》借倪二之口称支票为艮子用“艮”字,谐音修辞描述倪二的醉态,可与【如此称呼,可知芸哥素日行止,是金盆虽破分两在也】之“行止”对看。诸版本中,只有康熙时期庚辰本有“艮”字,“艮”字可一字证伪所有盗版)
  第二十五回(廉萍烈士墓)
  【甲戌眉批:“点头思忖”是量事之大小,非吝澁(同“涩”)也。
  日费香油“四‘十’”八斤,每月油二百五十馀斤,合钱三百馀串。为一小儿,如何服众?太君细心若是。】【庚辰眉批:“点头思忖”是量事之大小,非吝“澁”(同“涩”)也。壬午孟夏,雨窗,畸笏】(按:从庚辰本落款看,此批是畸记而非狭义脂批。而丁亥春起抄的最後整理版的“甲戌”本上又追加了具体计算,故知此追记为校书人畸笏叟于丁亥夏所记,现代读者可用康熙丁亥夏安徽桐城的粮油价格对其复核。
  什门四圣指後秦时在长安逍遥园、大寺(即草堂寺)帮助鸠摩罗什译经的四位著名高僧。此批中【四十】之十通“什”,【四十】指有什门四圣辅助的鸠摩罗什(意译是“童寿”),即《石头记》所谓的大光明普照菩萨。今草堂寺所存的《逍遥园大草堂栖禅寺宗派图》碑中以罗什为中心,其两侧紧靠者各二人,他们是:道生、道融、僧肇、慧观。此碑的记载与《高僧传/慧观传》所载相同。“四十八”拆词修辞格,“十十”故复修辞格,重不见重,特犯不犯。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甘肃武威鸠摩罗什寺又有过一次大型的修缮,这是明永乐元年以後又一次比较大的修复工程,据《重修罗什寺碑记》记载,经过这次重修的罗什寺“前後三院焕然一新,乃五凉之福地。壮丽改观,诚河西之胜地也。"有人评价鸠摩罗什的翻译文采出众。不妨来感受一下:"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出自鸠摩罗什所译的《金刚般若波若蜜经》,是他所译经文中最广为人知的一段,被称为"六如偈"。他的译作中有诸如"大千世界"、"一尘不染"、"粉身碎骨"、"回光返照"、"心猿意马"等大量新造名词和音译名词。
  梁慧皎撰《高僧传》卷二的《晋长安鸠摩罗什》“西域诸国,咸伏神俊。每至讲说,诸王长跪高座之侧,令什践其膝以登焉。什道流西域,名被东国”中,简称鸠摩罗什为“什”。
  数学上,畸笏叟对数字的处理使用的是四舍五入九尾神狐三因素分析——是谓高等畸学。八斤实为七点五到八点四斤,畸笏叟按最大值八点四斤计算,算得每月油二百五十二斤;每斤油1.2串钱,合钱302.4串钱。
  俗云:一斤芝麻四两油。1707年夏四月(【丁亥夏】)粮油价(高邮、镇江简单算术平均价格)为:一石(即120斤)芝麻一两一钱八分(约1.2两银子),也就是说一斤芝麻十文钱,1斤香油25文钱(另:芝麻价格是粮食价格的1.2倍)。已知1斤香油1.2串钱,故知1串钱=20.83文钱。这是选样实算,且未计从芝麻到香油的加工费。若按畸笏叟(张英,1637~1708)所在地安徽桐城(相对闭塞一些)的价格算,一串钱也就是二十文钱。(参考了李国文《康熙年间的粮价》一帖))
  第二十五回(欧阳健烈士墓)
  马道婆见他如此说,便探他口气说道:【庚辰(蒙府)侧批:有隙即入,所谓贼婆,是极!】“我还用你说,难道都看不出来。也亏你们心里也不理论,只凭他去。倒也妙。”赵姨娘道:“我的娘,不凭他去,难道谁还敢把他怎么样呢?”马道婆听说,鼻子里一笑,【庚辰侧批:二笑。】半晌说道:“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有本事!——也难怪别人。明不敢怎样,暗里也就算计了,【甲戌(庚辰、蒙府)侧批:贼婆操必胜之券,赵妪已堕术中,故敢直出明言。可畏可怕!】还等到这如今!”赵姨娘闻听这话里有道理,心内暗暗的欢喜,便说道:“怎么暗里算计?我倒有这个意思,只是没这样的能干人。你若教给我这法子,我大大的谢你。”马道婆听说这话打拢了一处,便又故意说道:“阿弥陀佛!你快休问我,我那里知道这些事。罪过,罪过。”【甲戌(庚辰、蒙府)侧批:远一步却是近一步。贼婆,贼婆!】赵姨娘道:“你又来了。你是最肯济困扶危的人,难道就眼睁睁的看人家来摆布死了我们娘儿两个不成?难道还怕我不谢你?”马道婆听说如此,便笑道:“若说我不忍叫你娘儿们受人委曲还犹可,若说谢我的这两个字,可是你错打算盘了。就便是我希图你谢,靠你有些什么东西能打动我?”【甲戌(庚辰)侧批:探谢礼大小是如此说法,可怕可畏!】赵姨娘听这话口气松动了,便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糊涂起来了。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那时你要什么不得?”马道婆听了,低了头,半晌说道:“那时候事情妥了,又无凭据,你还理我呢!”赵姨娘道:“这又何难。如今我虽手里没什么,也零碎攒了几两梯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下剩的,我写个欠银子文契给你,你要什么保人也有,那时我照数给你。”马道婆道:“果然这样?”赵姨娘道:“这如何还撒得谎。”说着便叫过一个心腹婆子来,耳根底下嘁嘁喳喳喳说了几句话。【甲戌(庚辰、蒙府)侧批:所谓狐群狗党大家难免,看官着眼。】那婆子出去了,一时回来,果然写了个“五百”两欠契来。(按:这里用典王莽改制所发行的“契刀五百”典故,“契契”故复修辞,隐意赵姨娘“改制”。“五百”两欠契就是两倍的五百枚五铢钱即一千钱,价值相当于一两银子。赵姨娘支付给马道婆的银子是碎银,共有好几两。欠契银只是一个零头而已)
  第二十八回(郑磊烈士墓)
  王夫人又道:“既有这个名儿,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庚辰眉批:写药案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闲文也。丁亥夏,畸笏叟[张英]】宝玉笑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庚辰侧批:只闻名。】人形带叶参,(按:人參,藥名。本作薓。又作“葠”)三百六十两不足;(按:宝玉自己出一部分银子,只需要王夫人添加三百六十两)龟、【庚辰侧批:听也不曾听过。】(按: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刊汪昂《本草备要》论龟板:“昂按∶《本草》有鹿胶而不及龟胶,然板不如胶,诚良药也。合鹿胶,一阴一阳,名龟鹿二仙膏。大者良。上、下甲皆可用。酥炙或酒炙、猪脂炙,灰用。洗净槌碎,水浸三日用。桑柴熬膏良,自死败龟尤良,得阴气更全也。恶人参。”《神农本草经》:“药有阴阳配合……有单行者,有相须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恶者,有相反者,有相杀者,凡此七情,合和视之。”相恶即两种药物合用,一种药物与另一药物相作用而致原有功效降低,甚至丧失药效。如人参恶莱菔子,因莱菔子能削弱人参的补气作用。龟板恶人参,故脂砚斋云听也不曾听过)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按:《本草图经》:“何首乌......秋冬取根大者,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大何首乌”即“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的何首乌,这是指生何首乌且是整根不切片的,须等上半年,秋冬才能得。
  《淮南子》:“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菟丝。”唐代李贤等注《後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第七十六》:“《博物志》曰:松脂沦入地千年化为伏苓,伏苓千岁化为虎魄(按:即琥珀)。今太山有伏苓而无虎魄,永昌有虎魄而无伏苓。”“茯苓”藏词修辞指琥珀。按照十二经脉中药归经理论,宝玉所用琥珀是归入“胆经”大类“化石”小类的,故称“茯苓胆”。由此可知,“千年”实为两千年,省“两”字。《石头记》中,第二十八回“茯苓胆”、第四十一回“鸡瓜”、第七十七回“芦须”都使用了中医术语後置表达,故十分令人费解。梦稿本“松”字写得变形。列藏本“招”字当是误认己卯本“松”字而致。
  诸盗版在此有各种异文,独程甲程乙与原版相同,故知程本参考了郑藏本)【庚辰眉批:写得不犯冷香丸方子。】【庚辰眉批:前“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己卯冬夜】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庚辰侧批:还有奇的。】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宝钗听说,笑着摇手儿,道:“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王夫人笑道:“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宝玉站在当地,听见如此说,一回身把手一拍,说道:“我说的倒是真话呢,倒说我撒谎。”口里说着,忽一回身,只见林黛玉坐在宝钗身後抿着嘴笑,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庚辰侧批:好看煞,在颦儿必有之。】
  第三十六回(萧河东烈士墓)
  这日午间,薛姨妈母女两个与林黛玉等正在王夫人房里大家吃东西呢,凤姐儿得便回王夫人道:“自从玉钏儿姐姐死了,太太跟前少着一个人。太太或看准了那个丫头好就吩咐,下月好发放月钱的。”王夫人听了,想了一想,道:“依我说,什么是例,必定四个五个的?够使就罢了,竟可以免了罢。”凤姐笑道:“论理,太太说的也是。这原是旧例,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呢,太太倒不按例了。况且省下一两银子也有限。”王夫人听了,又想一想,道:“也罢,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不用补人,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没个好结果,剩下他妹妹跟着我,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了。”凤姐答应着,回头找玉钏儿,笑道:“大喜,大喜。”玉钏儿过来磕了头。王夫人问道:“正要问你,如今赵姨娘周姨娘的月例多少?”凤姐道:“那是定例,每人二两。赵姨娘有环兄弟的二两,共是四两,另外四串钱。”(按:明•何良俊《四友斋丛说•史八》:“是日十三位道长,每一个马上人要钱一吊。一吊者千钱也”。一吊铜钱与一两银子交换价值相等,但“使用价值”有所不同,银子可以储蓄升值,铜钱则可用于零花。四串钱就是八十文铜钱,主要用于零花打赏。)王夫人道:“可都按数给他们?”凤姐见问的奇怪,忙道:“怎么不按数给!”王夫人道:“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吊钱,是什么原故?”凤姐忙笑道:“姨娘们的丫头,月例原是人各一吊,从旧年他们外头商议的。姨娘们每位的丫头分例减半——人各五百钱(按:现在的情况),每位两个丫头,所以短了一吊钱。这也抱怨不着我,我倒乐得给他们呢,他们外头又扣着,难道我添上不成?这个事我不过是接手儿,怎么来,怎么去,由不得我作主。我倒说了两三回,仍旧添上这两分的。他们说只有这个项数,叫我也难再说了。如今我手里每月连日子都不错给他们呢。先时在外头关,那个月不打饥荒,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王夫人听说,也就罢了,半日又问:“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凤姐道:“八个。如今只有七个,那一个是袭人。”(按:鸳鸯、鹦鹉、琥珀、珍珠、翡翠、玻璃、玛瑙、晴雯。其中,晴雯、袭人(珍珠)、紫鹃(鹦鹉)三人借调伏侍二玉)王夫人道:“这就是了,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凤姐笑道:“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不过给了宝兄弟使。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如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裁了这一两银子,断然使不得。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这个还可以裁他的。若不裁他的,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才公道均匀了。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按:顺治八年“钱千准银一两”),佳蕙等八个小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五百,还是老太太的话,别人如何恼得气得呢。”
  第三十九回(李明劼烈士墓)
  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见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这么三大篓,想是[每篓]有七八十斤呢。”周瑞家的道(按:这里“周瑞家的道”五字为窜行添文):“若是上上下下,只怕还不够。”平儿道:“那里够,不过都是有名儿的吃两个子。那些散众的,也有摸得着的,也有摸不着的。”
  刘姥姥道:“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 (按:
  1两=10钱=100分。
  作书人创作这段文本,用了“半斤八两”的深层表达技巧,即周瑞家的八两,在刘姥姥这里就是半斤。首先,周瑞家的说的是每篓的重量,而非总重量,她是估计;其次,刘姥姥是庄稼人,凭经验判断每篓不多不少正好50斤,或者说,刘姥姥知道市场上螃蟹的进制是五十进制即五十斤一个“打捆”,或者说,周瑞家的说的每篓七八十斤是容量,满装有七八十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意思是每篓2.5两银子,“三五一十五”说的是三篓总共[7.5两银子]。酒、[其他]菜、螃蟹各用7.5两银子,总计22.5两银子。就像第六回脂批【伏二递“三”】指的是枣子、倭瓜并些野菜三样东西一样,刘姥姥这里算的也是螃蟹、酒、菜三样东西的总价格。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贫苦人家与富贵人家经济上有天壤之别。这段小学算术文字是为第四十回“怎么得也到画儿上去逛逛”作铺垫的。如果说焦大的名言是“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的话,那么,姥姥的名言就是“怎么得也到画儿上去逛逛”)
  第四十回(张佳玮烈士墓)
  正说着,只见贾母等来了,各自随便坐下。先着丫鬟端过两盘茶来,大家吃毕。凤姐手里拿着西洋布手巾,裹着一把乌木三镶银箸,敁敠人位,按席摆下。贾母因说:“把那一张小楠木桌子抬过来,让刘亲家近我这边坐着。”众人听说,忙抬了过来。凤姐一面递眼色与鸳鸯,鸳鸯便拉了刘姥姥出去,悄悄的嘱咐了刘姥姥一席话,又说:“这是我们家的规矩,若错了我们就笑话呢。”调停已毕,然後归坐。薛姨妈是吃过饭来的,不吃,只坐在一边吃茶。【己卯(庚辰、戚序 、蒙府)夹批:妙!若只管写薛姨妈到“来则吃饭”,则成何文理?】贾母带着宝玉、湘雲、黛玉、宝钗一桌,王夫人带着迎春姊妹三个人一桌,刘姥姥傍着贾母一桌。贾母素日吃饭,皆有小丫鬟在旁边,拿着漱盂麈尾巾帕之物。如今鸳鸯是不当这差的了,今日鸳鸯偏接过麈尾来拂着。(按:第二十九回鸳鸯“鹦鹉”、琥珀“珍珠”字样证明,鹦鹉、珍珠转伺黛玉、宝玉後,其职为鸳鸯、琥珀所袭。也就是说,鸳鸯、琥珀升职为了大丫鬟,以前的大丫鬟名鹦鹉、珍珠就抽象化,成了准职位名,故须用勾引号勾引起来)丫鬟们知道他要撮弄刘姥姥,便躲开让他。鸳鸯一面侍立,一面悄向刘姥姥说道:“别忘了。”刘姥姥道:“姑娘放心。”那刘姥姥入了坐,拿起箸来,沉甸甸的不伏手。原是凤姐和鸳鸯商议定了,单拿一双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与刘姥姥。刘姥姥见了,说道:“这叉爬子比俺那里铁掀还沉,那里犟的过他。”说的众人都笑起来。
  只见一个媳妇端了一个盒子站在当地,一个丫鬟上来揭去盒盖,里面盛着两碗菜。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贾母桌上。凤姐儿偏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怔,後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按:化用了歇後语“老牛喝水——不抬头”。“‘老母猪不抬头’”乃汉语预备句法造词法,可与第六十二回“‘奶子抱巧姐儿’”类比。“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乃除法反切修辞格。双声反切修辞格双因素分析表达式为:
  l•ao(老)/l•iu(刘)= l•ao(老)/n•iu(牛)÷l•iu(刘)/ n•iu(牛))
  史湘雲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还只管让刘姥姥。刘姥姥拿起箸来,只觉不听使,又说道:“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我且肏攮一个。”众人方住了笑,听见这话又笑起来。贾母笑的眼泪出来,琥珀在後捶着。贾母笑道:“这定是凤丫头促狭鬼儿闹的,快别信他的话了。”那刘姥姥正夸鸡蛋小巧,要肏攮一个,凤姐儿笑道:“一两银子一个呢,你快尝尝罢,那冷了就不好吃了。” (按:刘姥姥用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即叉爬子肏攮鸽子蛋,肏攮成功赏银一两。刘姥姥没弄成功,故没有领到赏银。
  “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是鸳鸯设计的语言服务游戏,让刘姥姥肏攮鸽子蛋是凤姐设计的行为服务游戏,一笑复一笑。其中,前者是无奖游戏,後者是有奖游戏。
  鸽子蛋大小如同成人睾丸,故文本中设计刘姥姥用“肏攮”一语,世无此词,乃作书人相景生造。鸽子蛋服务价格其计量单位是复合计量单位两/个•次,只有鸽子蛋产品价格的计量单位才是两/个。凤姐的“一两银子一个”意思是一次一两银子一个。若刘姥姥肏攮成功,凤姐会把乌木三镶银箸作为纪念品送一双给她代替一两银子,支付银两不得体)刘姥姥便伸箸子要夹,那里夹的起来?满碗里闹了一阵好的。好容易撮起一个来,才伸着脖子要吃,偏又滑下来滚在地下,忙放下箸子要亲自去捡,早有地下的人捡了出去了。刘姥姥叹道:“一两银子,也没听见响声儿就没了。”众人已没心吃饭,都看着他笑。贾母又说:“这会子又把那个筷子拿了出来,又不请客摆大筵席。都是凤丫头支使的,还不换了呢。”地下的人原不曾预备这牙箸,本是凤姐和鸳鸯拿了来的,听如此说,忙收了过去,也照样换上一双乌木镶银的。刘姥姥道:“去了金的,又是银的,到底不及俺们那个伏手。”凤姐儿道:“菜里若有毒,这银子下去了就试的出来。”刘姥姥道:“这个菜里若有毒,俺们那菜都成了砒霜了。那怕毒死了也要吃尽了。”贾母见他如此有趣,吃的又香甜,把自己的也都端过来与他吃。又命一个老嬷嬷来,将各样的菜给板儿夹在碗上。
  第五十一回(苏芩烈士墓)
  彼时,李纨已遣人知会过後门上的人及各处丫鬟回避,那大夫只见了园中的景致,并不曾见一女子。一时出了园门,就在守园门的小厮们的班房内坐了,开了药方。老嬷嬷道:“你老爷且别去,我们小爷罗唆,恐怕还有话说。”大夫忙道:“方才不是小姐,是位爷不成?那屋子竟是绣房一样,又是放下幔子来的,如何是位爷呢?”老嬷嬷悄悄笑道:“我的老爷,怪道小厮们才说今儿请了一位新大夫来了,真不知我们家的事。那屋子是我们小哥儿的,那人是他屋里的丫头,倒是个大姐,那里的小姐?若是小姐的绣房,小姐病了,你那么容易就进去了?”说着,拿了药方进去。
  宝玉看时,上面有紫苏、桔梗、防风、荆芥等药,後面又有枳实、麻黄。宝玉道:“该死,该死,他拿着女孩儿们也象我们一样的治,如何使得!凭他有什么内滞,这枳实、麻黄如何禁得。谁请了来的?快打发他去罢!再请一个熟的来。”老婆子道:“用药好不好,我们不知道这理。如今再叫小厮去请王太医去倒容易,只是这大夫又不是告诉总管房请来的,这轿马钱是要给他的。”宝玉道:“给他多少?”婆子道:“少了不好看,也得一两银子,才是我们这门户的礼。”宝玉道:“王太医来了给他多少?”婆子笑道:“王太医和张太医每常来了,也并没个给钱的,不过每年四节大趸送礼,那是一定的年例。这人新来了一次,须得给他一两银子去。”宝玉听说,便命麝月去取银子。麝月道:“花大奶奶还不知搁在那里呢。”(按:明代王佐《新增格古要论•银》:“银出闽、浙、两广、云南、贵州、交阯等处山中,足色成锭者,面有金花,次者绿花,又次者黑花,故谓之花银。”明代中、后期,银两通常分“金花银”、“白银”和“纹银”,安徽地区主要使用金花银和白银。古代银铤主要出现在唐、宋、金时期,因其形状类似猪的肾脏,地方百姓俗称“猪腰银”。常见形状有圆首束腰、平首束腰和弧首束腰。元、明以后的类似银块,称为银锭。《石头记》中,麝月因花袭人而谐称束腰金花银为“花大奶奶”,也就是说,“花大奶奶”能指于花袭人,所指于束腰金花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batsbird2008 时间:2017-12-05 00:11:45
  康熙时期成本的庚辰本中为“花大奶奶”。诸盗版无论是乾隆时期盗版脂本还是程高印本皆改作“花大姐姐”,这是甄别原版与盗版的重要标志之一)宝玉道:“我常见他在螺甸小柜子里取钱,我和你找去。”说着,二人来至宝玉堆东西的房子,开了螺甸柜子,上一格子都是些笔墨、扇子、香饼、各色荷包、汗巾等物;下一格却是几串钱。于是开了抽屉,才看见一个小簸箩内放着几块银子,倒也有一把戥子。麝月便拿了一块银子,提起戥子来问宝玉:“那是一两的星儿?”宝玉笑道:“你问我?有趣,你倒成了才来的了。”【庚辰墨眉批:写痴公子毕肖。鉴堂】麝月也笑了,又要去问人。宝玉道:“拣那大的给他一块就是了。又不作买卖,算这些做什么!”麝月听了,便放下戥子,拣了一块掂了一掂,笑道:“这一块只怕是一两了。宁可多些好,别少了,叫那穷小子笑话,不说咱们不识戥子,倒说咱们有心小器似的。”那婆子站在外头台矶上,笑道:“那是五两的锭子夹了半边,这一块至少还有二两呢!这会子又没夹剪,姑娘收了这块,再拣一块小些的罢。”麝月早掩了柜子出来,笑道:“谁又找去!多了些你拿了去罢。”宝玉道:“你只快叫茗烟再请王大夫去就是了。”婆子接了银子,(按:北师大本自银子开始,抄漏整两页600字)自去料理。
  第五十三回(刘心武烈士墓)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一面说,一面瞧那黄布口袋上有印,就是“皇恩永锡” (按:通‘赐’[cì],通假修辞格,与下文“赐”避重)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又写着一行小字,道是——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
  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按:“贾”字故复修辞,重不见重。“贾[gǔ]法”意思是按商业规矩以市价计:本应恩赏实物祭品,现按市价折成银两)
  [某]年月日
  [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
  值年寺丞[某人]。
  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按:P1231。诸盗版在此处均有异文,此可证明庚辰本是原版。
  庚辰本:
  宁国公贾演等国公贾(GǓ)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列藏本:
  宁国府贾(GǓ)法恩赏永远春祭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梦稿本、“甲辰”本、程甲本、程乙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蒙府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锡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戚序本:
  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赏二分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第六十回(张秉旺烈士墓)
  可巧又有家中几个小厮同他侄儿素日相好的,走来问候他的病。内中有一小伙叫唤钱槐者,乃系赵姨娘之内侄。他父母现在库上管账,他本身又派跟贾环上学。(按:用典《百家姓》“赵钱孙李”。 钱槐姓赵名钱槐)因他有些钱势,尚未娶亲,素日看上了柳家的五儿标致,和父母说了,欲娶他为妻。也曾央中保媒人再四求告。柳家父母却也情愿,争奈五儿执意不从,虽未明言,却行止中已带出,父母未敢应允。近日又想往园内去,越发将此事丢开,只等三五年後放出来,自向外边择婿了。钱家见他如此,也就罢了。怎奈钱槐不得五儿,心中又气又愧,发恨定要弄取成配,方了此愿。今日也同人来瞧望柳侄,不期柳家的在内。
  柳家的忽见一群人来了,内中有钱槐,便推说不得闲,起身便走了。他哥嫂忙说:“姑妈怎么不吃茶就走?倒难为姑妈记挂。”柳家的因笑道:“只怕里面传饭,再闲了出来瞧侄子罢。”他嫂子因向抽屉内取了一个纸包出来,拿在手内送了柳家的出来,至墙角边递与柳家的,又笑道:“这是你哥哥昨儿在门上该班儿。谁知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一个外财没发,只有昨儿有粤东的官儿来拜,送了上头两小篓子茯苓霜,馀外给了门上人一篓作门礼,你哥哥分了这些。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所以单取了这茯苓的精液和了药,不知怎么弄出这怪俊的白霜儿来。说第一用人乳和着,每日早起吃一钟,最补人的(按:明•张介宾撰于1624年的《本草正》:“茯苓,能利窍去湿。利窍则开心益智,导浊生津;去湿则逐水燥脾,补中健胃,祛惊痫,厚肠藏,治痰之本,助药之降。以其味有微甘,故曰补阳。但补少利多,故多服最能损目,久弱极不相宜。若以人乳拌晒,乳粉既多,补阴亦妙。”);第二用牛奶子,万不得,滚白水也好。我们想着,正宜外甥女儿吃。原是上半日打发小丫头子送了家去的,他说锁着门,连外甥女儿也进去了,本来我要瞧瞧他去,给他带了去的,又想主子们不在家,各处严紧,我又没什甚么差使,有要没紧跑些什么。况且这两日风声,闻得里头家反宅乱的,倘或沾带了倒值多的。姑‘娘’来的正好,亲自带去罢。”
  第六十一回(王巧林烈士墓)
  忽见迎春房里小丫头莲花儿走来【己卯(庚辰)夹批:总是写春景将残。】(按:P1429。五代齐己《江寺春残寄幕中知己》诗之二:“社莲渐与幕莲同,岳寺萧条俭府雄。”南宋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莲花儿是狗头参谋,正文中的时间行将进入六月)说:“司棋姐姐说了,要碗鸡蛋,炖的嫩嫩的。”柳家的道:“就是这样尊贵。不知怎的,今年这鸡蛋短的很。十个‘钱’,一个还找不出来;(按:这里的“钱”指以钱华领头的买办。买办行中出门的只有十分之九的人能买着鸡蛋。
  《金瓶梅》第三十五回:“那小厮打了个佥(同“签”)儿,慢慢低垂粉颈,呷了一口。余下半钟残酒,用手擎着,与伯爵吃了。方才转过身来,递谢希大酒,又唱了个曲儿。”《石头记》中“打千儿”化用了《金瓶梅》“打佥儿”,其意为代表众小厮或众门客。千同“仟”, 仟佰,谓千人百人之长也。请安是一种礼节,但打千儿并非是什么礼节。第八回中,钱华是买办行的领导人,代表买办行全体工作人员向宝玉请安,故称打千儿请安。
  第八回中钱华段落是伏笔,第六十一回十个“钱”段落是应笔。伏笔处“钱”有定性强,特指钱华本人;应笔处“钱”无定性强,泛指以钱华为代表的买办行子们。三段论中,中项在大前提中处于主词的地位,有定性强;在小前提中处于宾词的地位,无定性强。
  章法是宏观逻辑,逻辑是微观章法。第十七回妙玉出场回为妙玉伏笔,谈的是妙玉本人。第四十一回妙玉二次出场回为妙玉应笔,“妙玉”二字无定性增强有定性削弱,谈的是成窑盅子。第五回所谓“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意为金玉之质的成窑盅子落入泥巴腿子刘姥姥之手,这是借成窑盅子描述妙玉天生洁癖的古怪性格,并非是说妙玉的80後命运。妙玉的这种性格原型,历史上只有倪雲林才有。第二回中,已经交代了倪雲林此人)昨儿上头给亲戚家送粥米去,四五个买办出去,好容易才凑了二千个来。(按:已婚女子分娩,第五天或第七天娘家备米、面、鸡蛋等食品和一块衣料前往抚慰,称“送粥米”,或作送祝米,又称送米、送汤米、送糖米、送米糖、下汤、送乳汁米、看欢喜、吃面、吃大面、做日子)等我那里找去?你说给他,改日吃罢。”
  第六十二回(周宗成烈士墓)
  当下又值宝玉生日[按:六月初二。次日即是贾敬的死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二人相同。因王夫人不在家,也不曾象往年闹热。只有张道士送了四样礼,换的寄名符儿;还有几处僧尼庙的和尚姑子送了供尖儿,并寿星纸马(按:寿星即南极老人星。纸马俗称甲马。汉族民间祭祀财神、月神、灶神、寿星等神祗时所使用的物品)、疏头,(按:向鬼神祈福的祝文)并本命星官值年太岁周年换的锁儿。
  (按:本命元辰太岁疏文
  伏以
  焚香拜请,藉此吉日良时,天张地开,当空结座高台,立案焚香,香烟沉沉,神必降临,香烟升起,神通万里,一心拜请年值功曹、月值使者、日值功曹、时值使者、传香童子、奏事童郎、为沐恩信士 XXX 传奏。
  竭诚奉请斗姆元尊大天尊、周天廿八宿宿主、北斗九皇星主、南斗六星星主、六十花甲太岁大将军、XXX 之本命元辰(XX年)太岁XX大将军、XX(本)年值年太岁 XX大将军
  心香三炷 仰叩鸿恩
  今据
  XXXXXXXXXXXXXXXXXXX(住址), 沐恩信士 XXX 诚心仅藉此吉日良时,敬备香花菓品,清茶并金银财宝等,恭迎 斗姆元尊大天尊、本命元辰贺谔大将军、南北二斗众星主降临,受 沐恩信士 XXX虔心诚敬,叩求神光普照,顺祈镇宅光明,合家安泰,财丰体健,诸事顺意,贵人显助。
  至心拜请,仙圣垂慈,护我灵光,慈亲康寿体健、举家和顺、去厄解难、 永锐 可消灾解病康复、疾患远离、工财两顺,贵人显助。神灵护佑 阖家安泰 灾祸离身 福泽常临
  恭此 上闻
  沐恩弟子 XXX 诚心 三叩上禀
  天 运 XX 年 X 月 X 日 吉 时)家中常走的女先儿来上寿。王子腾那边,仍是一套衣服,一双鞋袜,一百寿桃,一百束上用银丝挂面。薛姨娘处减一等。其馀家中人,尤氏仍是一双鞋袜;凤姐儿是一个宫制四面和合荷包,里面装一个金寿星、一件波斯国所制玩器。(按:萨珊波斯银币。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除夕为尊亲师长辞岁,……阖家团拜,更尽分岁,散黄钱金银锞锭,亲朋友辈来辞岁者,留饮啜,答以宫制荷包,盛以金银锞饰。”)各庙中遣人去放堂舍钱。又另有宝琴之礼,不能备述。姐妹中皆随便,或有一扇的,或有一字的,或有一画的,或有一诗的,聊复应景而已。
  第七十二回(陈大康烈士墓)
  这里贾琏出来笑道:“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 (按:曹家“雪芹”梦稿本《红楼梦》第109回:“只是人自己疑心,所以招出一些邪魔外祟来缠扰。”张问陶《儿女英雄传》第五回:“要是你自己个儿招些邪魔外祟来弄的受了累,那我可全不知道。” 张问陶见过梦稿本。
  凤姐放高利贷是违法行为,太监知情故从中敲竹杠,充当保护伞。凤姐交的保护费称压祟钱,这种压祟钱与贾府发给下人的年终压祟赏钱内祟不同,故称外祟)凤姐笑道:“刚说着就来了一股子。”贾琏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这会子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就好了。”一面说,一面平儿伏侍凤姐另洗了面,更衣往贾母处去伺候晚饭。(按:上文“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一时难去支借”是伏笔,此处“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是应笔。
  凤琏夫妻发财靠的是利息。利息的相对计量单位是%,绝对计量单位则是文,故发个三二百万的财不是三二百万两银子,而是三二百万枚文钱,即三二千两银子 。
  当前文遇到问题,我们需要到前文找答案。前文“放账破落户”说的是利息问题,当前文自然也说的是与利息相关的问题。其超前文则是利息的计量单位问题,计量精度问题。太监要钱动辄以两计,而凤姐生利只能以文计,跟不上太监索取的节奏。《大明律》规定:“凡私放钱债及典当财物,每月取利并不得过三分,年月虽多,不过一本一利。违者笞四十,以馀利计赃,重者坐赃论,罪止杖一百。”)
  第七十七回(王人恩烈士墓)
  话说王夫人见中秋已过,凤姐病已比先减了,虽未大愈,可以出入行走得了。仍命大夫每日诊脉服药,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按:改变剂型,不改变方子。膏药只適合“居家”使用,丸药则可以“旅行”使用,方便凤姐出入行走办理公务)因用上等人参二两,王夫人取时,翻寻了半日,只向小匣内寻了几枝簪挺粗细的。王夫人看了嫌不好,命再找去,又找了一大包须末(按:参芦、参须“上半身通便大补”悖论证明:芦非参芦,须非参须。芦可为芦根,须当为相须配伍。“须”字後加“末”字,方可为与参芦相并列的参须)出来。王夫人焦躁道:“用不着偏有,但用着了,再找不着。成日家我说叫你们查一查,都归拢在一处。你们白不听,就随手混撂。你们不知他的好处,用起来得多少换买来还不中使呢。”彩雲道:“想是没了,就只有这个。上次那边的太太来寻了些去,太太都给过去了。”王夫人道:“没有的话,你再细找找。”彩雲只得又去找,拿了几包药材来说:“我们不认得这个,请太太自看。除这个再没有了。”王夫人打开看时,也都忘了,不知都是什么药,并没有一枝人参。因一面遣人去问凤姐有无,凤姐来说:“也只有些参膏(按:芦根、人参、枇杷叶各一两煎成的粘稠的成药,即《普济方》“芦根饮”)芦须。(按:参膏芦须即配置膏药所用相须配伍的芦根。芦根别称苇根、芦头,与人参相须配伍,雅曰芦须。)虽有几枝(按:配置膏药所用相须配伍的人参,即参须),也不是上好的,每日还要煎药里用呢。”王夫人听了,只得向邢夫人那里问去。邢夫人说:“因上次没了,才往这里来寻,早已用完了。”王夫人没法,只得亲身过来请问贾母。贾母忙命鸳鸯取出当日所馀的来,竟还有一大包,皆有手指头粗细的,遂称二两与王夫人。王夫人出来交与周瑞家的拿去令小厮送与医生家去,又命将那几包不能辨得的药也带了去,命医生认了,各包记号了来。【庚辰夹批:此等家常,细“是”:岂事揣拿得此“皆”(“皆有手指头粗细的”)者?】(按:P1895。芦根治产後吐利,霍乱,心腹痛:芦根、人参、枇杷叶各一两。上捣筛,每服五钱,水一盏半,煎八分,去滓,温服,不拘时。(《普济方》芦根饮)
  《普济方》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方剂书籍,它载方竟达61739首。普济方医方著作。一百六十八卷。明太祖第五子朱橚(周定王)主持,教授滕硕、长史刘醇等编。刊于15世纪初。系明初编修的一部大型医学方书。书中广泛辑集明以前的医籍和其他有关著作分类整理而成。原书今仅存残本,清初编《四库全书》时将本书改编四百二十六卷。
楼主batsbird2008 时间:2017-12-05 00:12:09
  曹家奏折1:
  今商人王惠民采交人参一千二百五十斤,连同库存之特等参六斤十两一钱,头等参二十五斤,二等参二十七斤,上等普通参三十五斤,普通参三百八十七斤二两,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二千三百六十八斤一两五线,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其中除特等参不卖,并将头等参、二等参、上等普通参每种二十斤,及商人王惠民所交人参中之三百零一斤七两四钱留下备用外,再将头等参五斤,二等参七斤,上等普通参十五斤,普通参一千三百三十五斤十两六钱,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人参二千斤,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仍依康熙五十七年例,均交三处织造官员售卖,售出後,著将价银交江南藩库,并将所交银两数目,由织造官员明白奏闻,该藩司亦著呈报户部,呈报後,即由户部按数咨送内库等因,於康熙六十年三月二十五日具奏。(按:分门别类进行统计。同类者总计,不同类而相关联者不总计,单列)
  曹家奏折2:
  查康熙五十三年,交祟文门关监督尚志杰售卖之:二等参每斤银七十二两,上等普通参每斤银六十四两,普通参每斤银四十八两,次参每斤银三十二两;芦须,每斤银七两。(按:芦须(即芦根)因与人参配伍,故经常与人参相提并论,雅称“杂掺芦须”。杂掺即配伍之意。也就是说,待与人参配伍用芦根,称为杂掺芦须,简称芦须;与之相应,人参称参须。这跟供奉五位遮天大王特别是圣诞千秋为四月二十七日、曾做过刑部大司寇范承业的清虚观称为【狱神庙】,配上鲜荔枝才好看的缠丝白玛瑙碟称为【“紫”玛瑙碟】是一样的道理。人参芦根柿霜粥主要治疗痰气交阻型食道癌)
  五十九内务府郎中倭和等奏清茶房太监领内用参须折3: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据查:去年十一月月折内奏闻,二十四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月参须一两,二十八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用参须一两。
  于本年三月二十二日由郎中倭和、员外郎乌勒瑚交奏事治仪正傻子、主事双全具奏。
  奉旨:知道了。此後各处取参,著将芦须搀合发给,若仅给参须,没有力量。再将库存人参,除留二百斤外,其馀著发交曹寅变卖。所得价银,俟伊冬季回京时带来可也。钦此。(按:”去内”之内同“纳”,意为胃纳呆滞。“相须为用互增效”,“须”是後缀,中药配伍术语。芦须、参须是并列关系,二者是相须配伍,也只有相须配伍才能後缀化。)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康熙五十七年正月初三日
  总管内务府奏奏:为请旨事。
  案据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为前事具奏事。是月十九日,奏事六品官双全等,交出郎中尚志杰所奏售卖人参、貂皮价格之汉文折,传旨:著将此交与十二阿哥,查其真假。钦此钦遵。经将商人于廷全、吴谦、张有禄、王万全等传来询问,据称:我等因须先向广储司交银,始能领取人参、貂皮;而由於缺少本银,尚须借银交款,又因在京售卖,一时恐不能完结,而运往外省售卖,又需盘缠运费,因此不能再增价钱等语具奏。奉旨:此项貂皮、人参,若运往南省售卖,有无利益,著问曹頫具奏。钦此钦遵。当经询问曹頫,据称:韶皮现已过时,因南省地方潮湿,不易收藏。若人参送到南省,购买者多,确是有利。惟钱粮事关重要,我若独自承办,深恐不能胜任,拟请派苏州织造李煦,与我共同办理等语。
  既然如此,除将所售貂皮一万五千张,交与尚志杰,依照现在商人所给价格出售外,请将连同芦须之人参一千零二十四斤十两五钱,交与曹頫、李煦、孙文成运往南省售卖。售得之银,若由彼处雇工送交内库,又须耗费工钱,请即交与江南藩库,并著曹頫等将交付藩库银两数目,明白奏闻;该布政司亦应将实收银数,呈报户部;户部据报,按照曹頫等交付藩库之银两数目,送交内库。惟官参运往南省,难免有乘机夹运私参情事,应由臣等将运去之参,亲自监视秤量,装箱加封,由部领凭交付曹頫发出,到南省後,著李煦与孙文成共同监视开箱,此次出售後,若确实有利,此後应售之参,请亦照此交付曹頫、李煦、孙文成售卖。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总管事务.固山贝子胤祹,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董殿邦,交与奏事六品官双全、奏事张文彬、编修齐哷伦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丈奏销档)
  《中药七情歌》:相须为用互增效,相使一药助一药;相杀能制它药毒,相畏毒性被制约;相恶配伍功效减,单行无需它药配;相反增毒要记牢,七情配伍真奥妙。“杂掺芦须”中的“芦”是个实义词,指芦根。“杂掺...须”则是通用虚词结构,这种结构口语中可简称为“...须”。在分品级排列人参并统计後附加“杂掺芦须”一项,这就意味着芦根与人参的配伍(“杂掺”)是相须(“...须”)配伍,而非相使配伍,更非其他配伍。曹家奏折中的“杂掺芦须”是一种很讲究、很中医的表达,而《石头记》第七十七回的“芦须”表达则很简练。
  袁隆平高科技杂交稻是秕谷吗?若杂交稻是秕谷,则大葱是增屁香料。“杂(v.)掺芦须”嵌字造词法亚里士多才“骑马倚斜桥”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三段论审“醜”容“错”幽默推理:
  ∑p1•q1/∑p0•q0=∑p0•q1/∑p0•q0×∑p1•q1/∑p0•q1
  相须配伍•杂(v.)掺...须/芦•根=芦•杂(v.)掺...须/芦•根×相须配伍•杂(v.)掺...须/芦•杂(v.)掺...须
  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四(1695)年的张璐《本经逢原》即沿袭首载“参芦”的汉华佗著《华氏中藏经》“不去者吐人”的记述云“参芦能耗气,专入吐剂”。
  若“杂(v.)掺芦须”之芦指参芦,须指参须,则参芦当在去除之列,怎么会“与参须搀合发给”“连同芦须之人参”呢?参芦、参须“上半身通便大补”悖论(芦、须悖论)证明:芦非参芦,须非参须。芦可为芦根,须当为相须配伍。“须”字後加“末”字,方可为与参芦相并列的参须。芦须(相须配伍用芦根)可名配参,配参非参。人参的芦、须悖论(吐人悖论),“芦根•人参”相须配伍——捆绑销售消解(《普济方》芦根饮)。中药材销售天然就是“啤酒•尿布”捆绑销售,美的国《反垄断法》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
  一时,周瑞家的又拿了进来说:“这几包都各包好记上名字了。但这一包人参固然是上好的——如今就三十换也不能得这样的了,但年代太陈了。(按:列藏本写作“八十换”,乃盗改。梦稿本划去“如今就三十换也不能得这样的了,但”旁改为“只是”。程甲本程乙本同是无“三十换”有“只是”,程甲本以“甲辰”本为底,程乙本以梦稿本为底,我们可以推知程甲本此回使用的是参本舒序本,舒序本使用了梦稿本。此处“就”乃“用”意)这东西比别的不同,凭是怎样好的,只过一百年後,便自己就成了灰了。如今这个虽未成灰,然已成了朽糟烂木,也无性力的了。请太太收了这个,倒不拘粗细,好歹再换些新的倒好。”王夫人听了,低头不语,半日才说:“这可没法了,只好去买二两来罢。”(按:人参与芦根是相须配伍的,两者分别称为参须与芦须。芦须在曹寅奏折中叫杂(v.)掺芦须。贾府所用一等人参是用芦根换来的。两者单价比为13:1,换二两一等人参得二十五六两芦根。宝钗说的就是这个兑换比例15:1。“换”并非计量单位。他们谈的既非人参的单价,也非人参的总价,而是人参与芦根的比价,类似于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一只羊=两把斧子”。
  贾府芦雪庐即第四十一回靖藏本批语所谓【“瓜州渡口”】附近盛产芦根。第五十六回探春兴利除弊实行新政後,这些地方有了专人管理、采收芦根,第七十七回贾府用于换人参的芦根就是这么来的。他们是用自产芦根换外面的商品人参。
  清代赵翼(1727~1814)《瓯北集》(1812年出版)卷三十八载有一首《人参诗》,其小序说:“乾隆十五年,余以五经应京兆试,恐精力不支,以白金一两六钱,易参一钱。”又写道:“(乾隆)二十八年(1763),余病服参,高者三十二换,次亦仅二十五换,时已苦其难买。以今较之,更增十余倍矣。”显而易见,赵翼与曹家店盗版制作有关或见识过《石头记》抄本。无论如何,康熙时期成书成本的《石头记》文本是不能用乾隆时期文献记录来解释的。要解释“换”字为量词,须提供康熙时期及其前的文献记录。)也无心看那些,只命:“都收了罢。”因向周瑞家的说:“你就去说给外头人们,拣好的换二两来。倘一时老太太问,你们只说用的是老太太的,不必多说。”周瑞家的方才要去时,宝钗因在坐,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头卖的人参都没有好的。就是有一枝大的,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厢嵌上芦泡(按:体积大质量轻的干芦根)须枝,掺匀了好卖(按:因中药配伍而形成的“捆绑销售”),看不得粗细。我们铺子里常和参行交易,如今我去和妈说了,叫哥哥去托个夥计过去和参行商议说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参兑二两来。不妨咱们多使几两银子,也得了好的。”王夫人笑道:“倒是你明白。就难为你亲自走一趟更好。”于是宝钗去了,半日回来说:“已遣人去,赶晚就有回信的。明日一早去配也不迟。”王夫人自是喜悦,因说道:“‘卖油的娘子水梳头’,自来家里有好的,不知给了人多少。这会子轮到自己用,反倒各处求人去了。”说毕长叹。宝钗笑道:“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的。”【庚辰夹批:调侃语。】王夫人点头道:“这话极是。”
  第七十八回(侯会烈士墓)
  想毕忙至房中,又另穿戴了,只说去看黛玉,遂一人出园来,往前次之处去,意为停柩在内。谁知他哥嫂见他一咽气便回了进去,希图早些得几两发送例银。王夫人闻知,便命赏了十两烧埋银子。又命:“即刻送到外头焚化了罢。女儿痨死的,断不可留!”他哥嫂听了这话,一面得银,一面就雇了人来入殓,抬往城外化人场上去了。剩的衣履簪环,约有三四“百金之数”,(按:“百金”形容昂贵。只有三四样是值钱的)他兄嫂自收了为後日之计。二人将门锁上,一同送殡去未回。宝玉走来扑了个空。【庚辰夹批:收拾晴雯,故为红颜一哭,然亦大令人不堪。上云“王夫人怕女儿痨”,不详。今则忽从宝玉,心中其苦,又模拟出“非是已”悒郁词——其母子至心中体贴、眷爱之情,曲委已尽。】(p1940。“不详“”字样证明第七十七回女儿痨是伏笔。第七十八回女儿痨是应笔。也就是说,第七十七回女儿痨不是王夫人虚言。第六十九回贾母“谁家痨病死的孩子不烧了一撒,也认真的开丧破土起来”证明,晴雯确实是得了女儿痨,王夫人是遵医嘱令将晴雯遗体火化。
  《孟子•告子》:“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宫室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妻妾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所识穷乏者得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 此之谓失其本心。”)
楼主batsbird2008 时间:2017-12-06 20:50:05
  第二十八回(郑磊烈士墓)
  王夫人又道:“既有这个名儿,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庚辰眉批:写药案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闲文也。丁亥夏,畸笏叟[张英]】宝玉笑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庚辰侧批:只闻名。】人形带叶参,(按:人參,藥名。本作薓。又作“葠”)三百六十两;(按:宝玉自己出一部分银子,只需要王夫人添加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庚辰侧批:听也不曾听过。】(按:《诗经•大明》:“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不通“丕”(pī),大也。“丕”字下横避讳上横而为“不”字,这种避讳发生于上古时期。不足龟即大足龟——鼇(áo) 。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刊汪昂《本草备要》论龟板:“昂按∶《本草》有鹿胶而不及龟胶,然板不如胶,诚良药也。合鹿胶,一阴一阳,名龟鹿二仙膏。大者良。上、下甲皆可用。酥炙或酒炙、猪脂炙,灰用。洗净槌碎,水浸三日用。桑柴熬膏良,自死败龟尤良,得阴气更全也。恶人参。”《神农本草经》:“药有阴阳配合……有单行者,有相须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恶者,有相反者,有相杀者,凡此七情,合和视之。”相恶即两种药物合用,一种药物与另一药物相作用而致原有功效降低,甚至丧失药效。如人参恶莱菔子,因莱菔子能削弱人参的补气作用。龟板恶人参,故知大足龟——鼇(áo)是大鳖而非大龟,宝玉避讳“屄”字而称鳖为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按:《本草图经》:“何首乌......秋冬取根大者,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大何首乌”即“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的何首乌,这是指生何首乌且是整根不切片的,须等上半年,秋冬才能得。
  《淮南子》:“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菟丝。”唐代李贤等注《後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第七十六》:“《博物志》曰:松脂沦入地千年化为伏苓,伏苓千岁化为虎魄(按:即琥珀)。今太山有伏苓而无虎魄,永昌有虎魄而无伏苓。”“茯苓”藏词修辞指琥珀。按照十二经脉中药归经理论,宝玉所用琥珀是归入“胆经”大类“化石”小类的,故称“茯苓胆”。由此可知,“千年”实为两千年,省“两”字。《石头记》中,第二十八回“茯苓胆”、第四十一回“鸡瓜”、第七十七回“芦须”都使用了中医术语後置表达,故十分令人费解。梦稿本“松”字写得变形。列藏本“招”字当是误认己卯本“松”字而致。
  诸盗版在此有各种异文,独程甲程乙与原版相同,故知程本参考了郑藏本)【庚辰眉批:写得不犯冷香丸方子。】【庚辰眉批:前“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己卯冬夜】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庚辰侧批:还有奇的。】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宝钗听说,笑着摇手儿,道:“我不知道,也没听见。你别叫姨娘问我。”王夫人笑道:“到底是宝丫头,好孩子不撒谎。”宝玉站在当地,听见如此说,一回身把手一拍,说道:“我说的倒是真话呢,倒说我撒谎。”口里说着,忽一回身,只见林黛玉坐在宝钗身後抿着嘴笑,用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庚辰侧批:好看煞,在颦儿必有之。】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23:52:10
  @batsbird2008

  刷屏灌水,反复用同样的内容回复自己不同的帖子
  封杀一个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