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读闲扯《金瓶梅》(第七十回)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7-12-05 21:31:49 点击:735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读闲扯《金瓶梅》(第七十回)


  回目:老太监引酌朝房 二提刑庭参太尉


  小说上回说了,西门庆和夏提刑为早得消息,绕开官僚行政系统,直接派了一名走差,到离京城更近的怀庆府同行林千户那儿打听朝廷年度考核报告。此回开头即接着讲,走差来到怀庆府,林千户便将相关升官邸报封付走差,又赏了五钱银子。上回说走差是跑腿的小吏,这可能是错的,走差或许是社会上稍有门路,专门为人跑路打探消息找外快的,相当于武松当时在酒楼外打死的李外传一类人物,这两种可能很难考证。走差这次承接的也不是官差,纯是私事,应该没有公家报酬,只有两边大人的赏银,但毕竟是为千户们跑腿,多少人不要钱也会乐得屁颠屁颠吧!走差连夜赶回,将加密文件交付两位官府,夏提刑应该是有所担心,或者有所风闻,迫不及待当厅拆开,同西门庆先看了本卫(提刑所属兵部管辖)的官员考察照会。书中节录了这份兵部文档,其中对夏延龄提刑的考评是:“资望既久,才练老成,昔视典牧而坊隅安静,今理齐刑而绰有政声,宜加奖励,以冀甄升,可备卤簿之选者也。”这评语看似漂亮,其实很空洞。对西门庆提刑的考评是:“才干有为,精察素著,家称殷实而在任不贪,国事克勤,而台工有绩,翌神运而分毫不索。司法令而齐民果仰,宜加转正,以掌刑名者也。”对西门庆的评语,我始终觉得颇切实,没有太夸张之处,特别是西门庆在官任上确实没贪——或至少没有大贪,甚至为更好工作,私补打点上级不少,这应该在评语中表扬一下,可惜没有。书中形容二人看罢,西门庆是“心中大悦”,而夏提刑大半日说不出话,“面容失色”,这不同的描写既准确生动,又有举重若轻的神奇反讽效果,是让人惊艳的妙笔。而兰陵笑笑生之所以节录这篇以及后面的工部照会,绝不仅仅是要让我们欣赏中国语文的博大精深,更是要让我们想象这两篇文字背后,各种权贵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各个人物之间的权力与利益交易,以及彼消此长的命运,写活了中国皇权腐败的本质。“夏提刑与西门庆看毕,各散回家。”文字言简意赅,二人各怀心事,确实已经没有什么话说。

  后晌时分,王三官差家人同文嫂拿了帖子儿来,请西门庆在十一日往府中赴席,以表达帮忙惩治小张闲五个光棍的谢意。话虽如此,在收用了林太太之后,再由其儿子送帖感谢,这里面似乎暗伏着兰陵笑笑生讽刺性的恶作剧。西门庆收下,心里不胜欢喜,一厢情愿幻想王三官的漂亮老婆“指日在于掌握”。西门庆打压王三官,是为了收用他老婆,却意外先收用了王三官老妈林太太,此刻新升正千户,更是不忘初心,认为王三官老婆“指日可待”,其得意心态可圈可点。可惜西门庆到死都只是一厢情愿的意淫,同读者一样,始终都没正面见过王三官老婆这个人物,全由他人三言两语的闲聊来刻画,这是世界小说史上塑造得最有魅力的幻像人物。真应了好事多磨,到十日晚夕,突然由东京本卫经历司差人发来照会,晓谕各省提刑官火速赴京,赶在冬节见朝谢恩,毋得违悮取罪。西门庆赶紧第二天在衙门会了夏提刑,各自回家收拾行装,备办贽见礼物,商约早晚起程。西门庆不忘叫来文嫂儿,教他回复王三官,特意说明要上京见朝谢恩,今日不得来赴席。西门庆又分派得力下人贲四和玳安、王经一道跟随,留下春鸿看家(此处突然冒出一个春鸿,并且还身份特殊,应该就是失落的五回中有所交待),再向周守备讨了四名巡捕军人,一齐打点驮装轿马,自己衙门的小排军抬扛。十二日起身,伙同夏提刑一家,两家跟随二十余人,浩荡离了清河县,到了怀西的怀庆府,本想会齐林千户,不想林千户早上东京去了。后面交待,夏提刑曾请托过林千户,可想二人关系匪浅,林千户背景之深,这是《金瓶梅》的“冰山理论”。这时已经是冬天,昼短夜长,“一路天寒坐轿,天暖乘马,朝登紫陌,暮践红尘。”有幸进京参加朝会,千百年来,似乎都是每一个有理想的中国人的梦想,只是现在改为两会制了,乘坐的交通工具也变成了汽车、高铁和飞机,古代是光宗耀祖,现在是为人民服务,此处不多说。

  一日到达东京,进万寿门,西门庆本想往干爹蔡太师相国府里住下,里面有翟管家这个亲家照顾,许多事自然方便许多。不想夏提刑不肯,坚执要投往自己的亲家崔中书家里,西门庆是土,也不好坚持,只得写了拜帖。正值崔中书在家,迎至厅上叙礼相见,茶毕互问尊号,西门庆说贱号四泉,崔中书自称生性愚朴,所以贱名守愚,拙号逊斋。这自然是兰陵笑笑生的讽刺性描写。交浅言简,二人互相说了一番官场客套话,西门庆当晚就吃住在崔中书家中。到次日,西门庆和夏提刑各备礼物拜帖,家人跟随,一早赶住蔡太师府中叩见。这里有官吏“蜂屯蚁聚,挤匝不开”的太师府门前特写,可见明末官僚体制在“陋规”下的惊人腐败现象。二人与守门官吏通融了两包银子,方拿揭帖禀进去。不一时,翟管家出来,假装避嫌,先是见了夏提刑。夏提刑递上太师礼帖,两匹云鹤金段,两匹色段,另与翟管家十两银子。西门庆是财主,又是敬干爹,太师礼帖自然更丰厚一些,一匹大红绒彩蟒,一匹玄色妆花斗牛补子员领,两匹京段——想来中间不乏李瓶儿的遗物,另外送翟管家一匹黑绿云绒,三十两银子。翟管家分付左右把老爷礼都收进府中,上簿籍登记,自己只收了西门庆那匹云绒,其余连同夏提刑钱物都不接受,说道:“岂有此理。若如此,不见至交亲情。”翟管家能做国相蔡太师府管家,其精明世故可见。翟管家同时解释,圣上新盖上清宝箓宫,今日奉安牌扁,老爷主祭,直到午后才散,到家又同李爷往郑皇亲家吃酒,只怕亲家和龙溪(夏提刑名字)等不的,误了勾当,不如遇老爷闲时替二位禀过。西门庆道蒙亲家费心,翟管家得知西门庆住在夏龙溪亲家里。不一时,安放桌席,大盘大碗汤饭点心一齐拿上来,俱是“烹炮美味,极品无加。”如此笼统肤浅八字,与之前崔中书家吃饭描写相仿佛,可见兰陵笑笑生对统治阶级上层之家的日常生活细节不太了解。每人金爵饮酒三杯,二人就要告辞,翟管家款留再饮。西门庆缺少见识,问亲家几时见朝?翟谦只得点拨解释,称亲家已同不得夏大人,夏大人如今是京堂官,不在此例,你如今与本卫新升副千户何太监侄儿何永寿作同僚了,只等你见朝引奏毕,一同好领劄付(任命官契),凡事只会他去。夏提刑听了,五味杂陈,一声儿不言语。这里自然有故事,夏提刑新任京堂指挥,表面是升了官,却比不得有实惠又有实权的地方肥缺,所谓穷京官是也,因此很是失意。

  

  西门庆当初将韩道国女儿送给翟管家为妾,二人交情愈深。翟管家确实对西门庆也不错,当下再指点,教西门庆也不用傻等冬至见朝了,圣上那天回来,又有天下官员上表朝贺,又是排庆成宴,你怎等的了,不如今日先往鸿胪寺报名,明日早朝谢恩,到那日堂上官引奏毕,领了劄付就可以回家了。西门庆感谢指教,临别,翟管家再将西门庆拉到另一侧避净处,埋怨西门庆处事甚是大意:前日我书上告诫,大凡事要谨密,不可使同僚知道,结果如何对夏大人说了,教他央了林真人帖子来,立逼着朱太尉来对蔡老爷说,夏龙溪情愿不管卤簿,仍以指挥职衔执掌提刑三年,而何太监在内廷转央宠安妃刘娘娘,也传旨出来,亲对老爷和朱太尉说,要安侄儿何永寿,两下人情阻住了,教老爷好不作难,不是我再三在老爷跟前维持,总算回绝了林真人一边,不然这事很难撑下去。读到此,我不知道有多少读者忽视了这种细节文字,而这恰恰是整部《金瓶梅》最精华的部分,从而突然让我联想起阅读高阳《胡雪岩全传》时的感受,翟管家或胡雪岩的最优秀之处,不在对官场潜规则的熟悉,最关键是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对人情世故的贴心发挥,否则无论在官场或者商场都很难玩得转,这绝对与道德无关。西门庆不知道朝中人事这么复杂,自己真是孟浪无知,慌忙打躬说道:多承亲家盛情,我并不曾对一人说过,此公(夏提刑)何以知之?事过境迁,翟管家也不追究,只是再次提醒:自古机事不密则害成,今后亲家凡事谨慎些便了。书中一直将这件泄密之事写得晦暗不明,而西门庆直到七十六回画童儿男同事件中方才醒悟,还是当初(六十六回)自己将翟亲家来信在应伯爵和温秀才面前展读,恰在那段时间,温秀才与夏提刑家的同年师爷倪秀才过从甚密,“原来是他把我的事透泄与人”,所以借此将温秀才给开了。

  西门庆千恩万谢,与夏提刑回到崔中书家,一面差贲四到鸿胪寺报了名。次日同夏提刑见朝,正午再到午门前谢恩。出来转过西阙门,就遇一个身穿大红蟒衣,头戴三山帽,脚下粉底皂靴的太监,从御街大声叫住,西门庆只得与夏提刑作别。太监将西门庆一把拉到旁边一所直房内,相见作揖。这里是京城,随便遇着一个都是很牛的人,西门庆还不知是谁,却也慌的倒身还礼不迭。这太监自称是匠作监何沂,在第四宫端妃马娘娘近侍,侄儿何永寿升任金吾卫副千户,接替西门庆原职,“与老大人作同僚”。西门庆自不敢怠慢,赶紧作揖。叙礼毕,让坐,吃茶,又吃饭喝酒,何公公很是热情周到。西门庆还要见官拜部,不便多喝,何公公因请托道:舍侄年幼,望大人看我面上,同僚之间凡事多教导他,常言“学到老不会到老”,天下事如牛毛,孔夫子也只识的一腿,恐有不到处,大人好夕说与他。西门庆道岂敢,学生谨领。何太监见多识广,圆滑老练,自然对西门庆与蔡府关系的背景有相当了然。而西门庆对官场作秀,人情事故有天才,加之历练,精明堪比何公公,也知道何公公能拉来宠安妃刘娘娘与林真人和朱太尉一搏,也是水深得很。于是,何公公貌似请托,却又显示着老者教导的尊容,而西门庆装得像是一个谦谦的学生,骨子里也是通透得很。这段幽默讽刺的情节生动如画。双方又问了住处,西门庆吃了一大杯,告辞起身,何太监送出门,拱手再加叮嘱。

  西门庆出朝门,到兵部遇见夏提刑,同拜了部官,西门庆又到本卫参见了顶头上司朱太尉,递履历手本,缴劄付,又拜经历司并本所官员,办完时已申刻(下午3点至5点)时分。此时夏提刑已经改换了指挥服色,另具手本参见了朱太尉,择日南衙到任。西门庆还在等着,见了夏延龄已改换上司军服,不敢与他同行,夏指挥不肯,一定要同行。二人互相争执谦虚一番,又谈及夏指挥搬东京新家和买卖清河县故宅之事,终究同归到崔中书家。不想,新升副提刑何永寿已经送礼送贴来拜过。西门庆连忙也封礼写礼帖,吃了饭,赶往何家回拜。上司回访,何千户忙出来迎接,只见乌纱皂履,年纪不上二十岁,生的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很正宗的一个小鲜肉。二人厅上叙礼,西门庆令玳安捧上贽见之礼,道:适承光顾,兼领厚仪,又失迎迓,今早又蒙老公公直房赐馔,感德不尽。何千户忙还礼道:学生叨受微职,忝与长官同例,早晚得领教益,实为三生有幸,适间进拜不遇,又承垂顾,蓬荜光生。抄这一大段对话,不仅仅是为大家直观兰陵笑笑生的讽刺文笔,也是提供中华五千年代代相传的礼仪文化,虽然多有表面功夫,相比今天官场的粗暴无耻,可见古人非一无是处,起码多一层敬畏之心,作秀也更有风范。吃茶中间,二人商及明日先与朱太尉进礼,然后大朝引奏,再同众到本衙门领取劄付。约会已定,茶汤两换,西门庆告辞,回到崔中书家,记取翟亲家的叮嘱,并未与夏指挥提及送礼之事。

  

  次日,西门庆依约定,早到何千户家,连同手下人大盘大碗吃了早餐,与何千户同往太尉府。时值朱太尉新加光禄大夫、太保,荫一子为千户,徽宗天子差往南坛祭祀未回,只见黑压压门首,都是送贺礼等候的参见官吏人等。二人下马,寻左近一相识人家坐下等待,差人打听太尉道子响,就来通报。书中描写太尉回程之显赫威严,一连用了两个飞马传报,分付闲杂人远离,始见官吏军士各打执事旗牌传呼,走了半日才远远望见朱太尉的八抬八簇肩舆明轿,悬挂太保牙牌。到宅门首,执事一字儿摆开,喝着肃静迴避,来见官吏黑压压跪在街前,静得无一人声,继而喝声起来,众人一齐应诺,声震云霄。

  如此壮观的场面,堪比西门庆参加的蔡太师生日,两两参照,真千古一绝了。好戏还在后面,因有各级官僚各备大礼,治酒庆贺,许多教坊伶官也都在此待令动乐。先是礼部尚书张邦昌、侍郎学士蔡攸(权臣蔡太师儿子),都是红吉服孔雀补子,一个犀带,一个金带,进去拜毕,接着是另几个尚书左右侍郎。其次是皇亲喜国公、枢密使、驸马,都是紫花玉带,唯枢密使坐轿,另两个骑马而来。贺拜毕,方是本衙六员太尉堂官,各家均备有金币礼物,乐声响动,一派箫韶盈耳,两行丝竹和鸣,六太尉各与朱太尉把盏递酒,好个花簇锦筵。酒进三巡,歌吟一套,六太尉方起身,朱太尉亲送出来。再回厅上,管家禀各处官员进见,朱太尉叫左右抬来公案,当厅坐下,令各官依序进见,于是先各勋戚中贵仕宦家人送礼的进见,须臾打发出来,再才是各级本卫(武职)官员挨次进见。西门庆与何千户已经是第五起上,先抬进礼物,管家接了礼帖,铺在书案上,二人立阶下等上边叫名字。西门庆好奇打望,抬头见太尉府正面是五间厂厅,上面朱红牌扁,悬着徽宗皇帝御笔钦赐“执金吾堂”斗大金字,甚是显赫。闲闲叙来,因为不熟悉权贵顶层生活,兰陵笑笑生只能用粗线条勾划,却也不动声色地讽刺了徽宗对权奸的偏信,朱太尉的富贵贪婪,以及西门庆的土鳖心态。待叫到名字,二人应诺升阶,到滴水檐前四拜一跪,朱太尉训话道:那两员千户,怎的又叫你家太监送礼来?兰陵笑笑生借太尉此话,讽刺两名千户是送礼买官所得,而太尉所以认太监之礼,无非也是太监身后有宠妃刘娘娘、端妃马娘娘的势力而已。当然,二位千户的礼要收下,表面的大话还是得讲,朱太尉令左右收下礼物,告诫分付:在地方谨慎做官,我这里自有公道,伺候大朝引奏毕,来衙门领劄付。二人齐声应诺,左右喝:“起去!”二人刚从左角门出来,寻见抬着空担出来的贲四等人,正要走,忽见一人飞马来报,总督京营八十万禁军陇西公王烨,同提督神策御林军总兵官太尉高俅,俱是红玉带八轿而至。西门庆与何千户闪在旁人家门里观看,待各省参见官员涌出来看热闹,尤如风卷残云,又不得见了。这一波澜再起,虽然是虚写,亦见兰陵笑笑生的大手笔,不仅改变了此前一段的平淡,更呈现了朝政群臣的整体精神样貌。

  这一回写西门庆终于得偿所愿,升了正千户提刑官,并且皇恩浩荡,西门庆土进京,参谒了朱太尉隆重的部属升职典礼。小说从小县城写到京城,借朱太尉接见的盛大场面,照应了曾经描写的蔡太师回合,再次反映了国家军政两界高层群魔乱舞,权奸误国,朝政腐败的乱象。同时,《金瓶梅》之人物,上至朝庭权臣,下至市井细民,几无良善之辈,有几个所谓的清官,实际上也几乎都是承欢于上官的机会主义者,却多有一份悲悯之情,可见兰陵笑笑生的价值评判。小县城——东京,市井——国政,从地方到人物的对比刻画,《金瓶梅》由此体现了一种全景式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格局,我们在欣赏全书幽默、生动的市井文字的同时,切不可忘了丰富而深刻地社会批判意识。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2-05 23:28:00
  洗兄,这个系列下了大工夫
  不说别的,至少自己把金瓶梅吃透了,这应该是你最大的受益了
作者:TIANBL 时间:2017-12-06 14:44:48
  @关粉儿 2017-12-05 23:28:00
  洗兄,这个系列下了大工夫
  不说别的,至少自己把金瓶梅吃透了,这应该是你最大的受益了
  -----------------------------
  也是读者的大受益。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7-12-06 18:49:23
  @关粉儿 2017-12-05 23:28:00
  洗兄,这个系列下了大工夫
  不说别的,至少自己把金瓶梅吃透了,这应该是你最大的受益了
  -----------------------------
  @TIANBL 2017-12-06 14:44:48
  也是读者的大受益。
  -----------------------------
  读《金瓶梅》确实大有收获,书中各个主要人物,一方面是性格悲剧,一方面也是社会的悲剧,更是人生无可逃遁的宿命,每每心生慈悲。
  谢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饭后钟声 时间:2017-12-07 13:57:13
  先顶后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