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到来方晓己无知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2:52 点击:15813 回复:28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听说我要去伊朗,一位情怀高尚的老兄不屑地说:“为什么你要去那个邪恶国家?到这种国家旅行等同助纣为虐!”
  这老兄真是道德感满满的。只可惜他从未踏足这个国家,也从未接触过一个波斯人。

  9月,我乘伊朗马汉航空班机,到达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64次 发图:106张 | 更多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4:10
  (1)伊朗,波斯美人不是花瓶

  自然桥(Tabi'at Bridge)是德黑兰最大的人行天桥,横跨Modares高速公路,连接美丽的塔加尼公园和阿布-阿塔什公园(Taleghani Park and Abo-Atash Park)。
  自然桥荣获多项国际大奖,是德黑兰一张亮丽的旅游名片。建设这座桥的时候,它那80后的波斯美女设计师莱拉(Leila Araghian)刚满27岁。
  莱拉生于1983年,在德黑兰Shahid Beheshti 大学毕业后,到加拿大UBC大学深造。2005年,22岁的莱拉与同胞Alireza Behzadi合伙创立了迪芭张力设计所(Diba Tensile Architecture)----伊朗第一个从事膜结构建筑的设计所,并亲任设计部经理。自然桥是他们最早中标的项目之一。顺便说一句,梦幻般的北京“水立方”就是膜结构建筑。

  无论嘴上去伊朗目的何等堂皇,见识波斯美人总是正常男人秘而不宣的动因之一。不过欣赏就好了,波斯女子不会拒绝他人的欣赏,但任何冒犯都极度危险。这个国家保护妇女的力度,绝对让心怀不轨者闻风丧胆。
  有人说伊朗保护女性很过头,过头到实质监护的程度,比如强制要求女子戴头巾。

  干预别家女子穿戴当属狗拿耗子。不过一定要寻根问源,看看中东地区那些动辄有数千年历史的浮雕,可知中东人戴头巾的习俗比伊斯兰教的历史久远得多。想探究这习俗的来历?在中东大漠站上几分钟,你一定恍然大悟。
  伊斯兰教确实强制妇女戴头巾。但此举自有其渊源,也有其道理。
  在先知穆罕穆德时代,中东地区行的还是丛林规则。先知本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不得不做一些很具体的规定。在《古兰经第33章53节》就有: “诚信的人们啊! ……你们向先知的妻子索取东西,应当在帷幕外索取,这对于你们和她们的心灵都更洁净适宜。” 一般认为,这是伊斯兰教要求妇女戴头巾的依据之一。
  伊朗穆斯林对妇女戴头巾有个很诗意的说法:女子是珍珠,头巾如蚌壳;蚌壳不是珍珠的牢狱,而是珍珠的守卫。

  保护归保护,强制总烦人。何况人天性爱美,波斯美女亦不例外。现代的伊朗女性,尤其是城镇的和有高学历的伊朗女性,或多或少反感强制戴头巾。于是,色彩靓丽、轻盈飘逸的头巾挂满各地大巴扎,成为年轻女子的首选。更有大胆者还特意露出几络秀发在头巾外,尤显妩媚。那天在设拉子一个普通人家做客,中年女主人就不带头巾接待我们,还毫不讳言说,我出外带头巾那是不得已。
  想想当年文革, “崇尚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成罪,有烫发女子被 的红卫兵抓拿后,当街剃成“阴阳头。”即使如此,女性爱美之心仍然无可阻挡。不信问问老态已露的当年女红卫兵,她有没有挑灯夜缝,把直筒筒的国防绿军装收腰,以显示自己的身段?

  自然桥有3层。这桥非但是人行通道,也是德黑兰人的休闲场所:能走、能坐、能对着远处的雪山喝咖啡。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几个设计师可以把交通要道与休闲观光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这座桥非但功能多样,造型还十分优雅,设计师卓越的几何造诣显露无遗。这波斯美人莱拉,她设计这座桥的时候才26岁。
  站在这座伊朗最长的人行天桥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在桥上嬉戏的儿童,还有坐在桥面的椅子上发呆的老人,以及卿卿我我旁若无人的情侣,我想起了另一位波斯美人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1977-2017)。

  在自然桥落成的同年(2014年),比莱拉大5岁的德黑兰姑娘米尔扎哈尼,由于“对黎曼曲面及其模量空间的动力学和几何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荣获世界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成为迄今为止唯一获此堪比诺贝尔奖的数学大奖的女性。获奖那年,毕业于德黑兰谢里夫理工大学(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米尔扎哈尼37岁,正在哈佛当教授。

  伊朗,这个千夫所指的“政教合一”的国家、这个传说中妇女毫无地位、受尽屈辱和欺压的国家,为什么它的姑娘们有如此成就?
  事实是,我们听来的、从电视和报刊看来的有关伊朗的信息,未必全然正确。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个全球范围的调查,其中小学入学率的女男生比例,伊朗是1.22:1.00,居所有主权国家之首。截至2005年,伊朗65%的大学生和43%的受薪工作人员是女性;自2012年起,伊朗学理工科学生接近70%是女生。这些数据真让我大跌眼镜。

  我从伊朗带回来的画册《卡尚古城(The Ancient City of Kashan)》扉页上,有此书的英文译者、学植物学专业、一脸阳光的波斯姑娘梅赫拉比(Hadi Mehrabi)写给我的题字:“没有伊朗,也不会有我。” 美女梅赫拉比对自己的国家的爱,跃然纸上。一个受女性国民热爱的国家,又怎么会是一个无女权的国家?

  (待续)
  • 南海一夫: 举报  2018-01-08 11:40:54  评论

    情怀高尚的美国人,不就是连中国人能填饱肚子都不屑一顾吗?
  • 两江相汇: 举报  2018-01-08 14:26:58  评论

    你的逻辑充满矛盾。看看你说的:干预别家女子穿戴当属狗拿耗子。保护归保护,强制总烦人。我出外带头巾那是不得已。这个千夫所指的“政教合一”的国家、这个传说中妇女毫无地位、受尽屈辱和欺压的国家,为什么它的姑娘们有如此成就? 如果强制你在生活必须怎么样,不准怎么样,你会认为这是合理的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6:21
  80后的波斯美女设计师莱拉(Leila Araghian),设计自然桥时才26岁。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8:04
  数学天才,波斯美人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1977-2017)。她由于“对黎曼曲面及其模量空间的动力学和几何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荣获世界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成为迄今为止唯一获此堪比诺贝尔奖的数学大奖的女性。获奖那年,毕业于德黑兰谢里夫理工大学(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米尔扎哈尼37岁,正在哈佛当教授。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9:10
  出自26岁80后波斯美女之手的自然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7:59:56
  网络照片:德黑兰自然桥全景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8:00:50
  自然桥有3层。这桥非但是人行通道,也是德黑兰人的休闲场所:能走、能坐、能对着远处的雪山喝咖啡。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8:02:23
  自然桥上,卿卿我我的恋人。哪点像想象中的“政教合一国家”?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8:05:00
  一张宣传画:女子是珍珠,头巾如蚌壳;蚌壳不是珍珠的牢狱,而是珍珠的守卫。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1 18:06:46
  波斯美女,她们大大方方地让我拍照。
  
作者:小卦I 时间:2017-12-21 18:30:00
  沙发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12-21 20:47:20
  我看了。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7-12-22 00:20:20
  伊朗是政教合一的国家,不太自由,但比朝鲜要好。
  好文章学习欣赏,期待更新!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2-22 00:54:12
  这个国家,不说别的,单电影就叫人感动
  小鞋子
  天堂的颜色
  一次别离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随风而逝
  樱桃的滋味
  麻雀之歌
  等等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12-22 11:06:56
  我又来看,为的是让德黑兰赶走记忆里的慕尼黑。

  伊朗,德黑兰。

  自然桥,波斯美人,莱拉。

  还有男女受教育,工作的性别比例。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5:59:31
  作者:xixiange19631 时间:2017-12-22 00:20:20
  伊朗是xixiange19631的国家,不太自由,但比朝鲜要好。
  好文章学习欣赏,期待更新!
  -----------------------------
  谢谢xixiange19631。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6:02:09
  xixiange19631,这种情况,在北韩恐怕是杀头的罪了:-(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6:04:05
  (2)美丽的里海,它不是海而是湖

  从德黑兰去里海度假胜地,有2个选择:一是东出德黑兰,沿77号公路(Haraz Road)越过厄尔布尔士山脉(Alborz range),北上临海小城Amol。此路山势奇诡险峻,自驾相当刺激,还可以遥望海拔5,609米、世界第十二高峰、休眠火山达马万德山(Mount Damavand)。另一选择是西出德黑兰,沿59号公路(Chalous Road)北上到伊朗最负盛名的滨海旅游城市Chālūs。这条路也要越过厄尔布尔士山脉,但一路植被好于77号公路,景色秀丽。加之路边餐馆商铺林立,是德黑兰人度假里海的首选通道。
  我选择东出、西进德黑兰,这样就能从Amol到Chālūs,沿里海海滨走一遭了。

  里海7000公里的海岸线,多有美丽洁白的沙滩环绕,是沿海5国人民度假休闲的好地方。伊朗境内的里海海滨景色迷人、旅游设施完备,伊朗人又酷爱自驾游,每逢周末和节假日,游客云集。在这个地方,很难相信自己身在“支持恐怖主义的政教合一国家”。

  圆了多年“泡泡里海水”的梦后,我们在沙滩上信步。经过一个公共凉亭,里面坐着两老两少一家子,看似十分悠然自得。见我们走近,他们热情地招呼我们同坐。
  虽是陌生人邀请,毕竟盛情难却。于是我们进了那个小凉亭,坐到了他们铺的羊毛毯上。

  两老是父母,两少是姐弟。四人中当姐姐的姑娘英语最好。她自我介绍自己叫Delnia,是学城市规划的大三学生。
  “我们是库尔德人,住在伊朗西北部的库尔德斯坦省。”她大大方方地说。说话时她的笑靥好迷人。她还告诉我们,父亲是伊朗石油公司的技术人员、母亲做保险、弟弟念中学。因为是假期,全家一起自驾游。

  “喜欢里海吗?”Delnia问。
  “这海真好,美极了,”我由衷地说。
  “不,”她笑眯眯地说,“里海不是海,是个湖,世界最大的湖。”
  说来惭愧,直到这一刻前,我还望文生义地认为里海就是海。

  要一位大三学生告诉我,这里海曾经是地中海的一部分,何羞愧之有?孔老夫子不是提倡不耻下问吗?总之我现在知道了,大约1100万年前地壳运动使这片水域与地中海-黑海分离,形成一个面积37万平方公里内陆湖泊,地理学谓之“海迹湖”。我还知道了,里海是地球最大的地面水体,体积达7.8万立方公里,占地球所有湖泊水的40 ~ 44%。有130多条河注入里海,总径流量达30亿立方米。其中贡献最大的是俄罗斯的母亲河伏尔加河,约为25.6亿立方米。由于注入水基本来自北方,所以里海是北淡南咸的“微咸水”盐湖。

  我们与姐弟俩谈天,英语欠佳的老爸在憨笑,而动作麻利的母亲则招待我们吃新鲜开心果、蜜瓜和黄瓜。
  她带来的蜜瓜真甜,黄瓜真好吃。伊朗蜜瓜之美自不待言。大凡西亚地区,都有极为甜美的蜜瓜。而伊朗的黄瓜,我认为是天下第一黄瓜。我用餐时遇到的外国客人,尤其是欧洲客人,无不交口称赞伊朗黄瓜。伊朗黄瓜味道之美,甚至令我有点主观地认为黄瓜的原产地,非如百度、Wiki等所言是印度,而应该是波斯。理由是在3000多年前的旧约圣经里,如《以赛亚记 1.5》和《民数记11.5》等,都有多处提到黄瓜(Cucambers),也提到占领耶路撒冷的波斯居鲁士大帝,却从未提及印度。
  Delnia妈妈知道我们是第一次吃新鲜的开心果后,非要把余下的开心果包起来让我们带走。多么善良好客的伊朗库尔德人啊!

  库尔德是当今世界唯一人口超过3000万,却没有自己国家的民族。这个民族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国家。居住在不同国家的库尔德人有不同的命运。
  伊朗邻国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被前总统萨达姆屠杀了几十万。而美丽快乐的伊朗库尔德姑娘Delnia领工薪的父母,却有经济能力让这姐弟读书、有闲暇带这姐弟自驾全国游、有心情在自己祖国最美的海滨休闲。同一个民族,只因居住地不同,命运竟是如此迥然。面对这满脸阳光的一家子,我心里不禁唏嘘。

  (待续)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6:05:43
  西出德黑兰,沿59号公路(Chalous Road)北上到伊朗最负盛名的滨海旅游城市Chālūs。这条路也要越过厄尔布尔士山脉,但一路植被好于77号公路,景色秀丽。加之路边餐馆商铺林立,是德黑兰人度假里海的首选通道。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6:06:38
  里海7000公里的海岸线,多有美丽洁白的沙滩环绕,是沿海5国人民度假休闲的好地方。伊朗境内的里海海滨景色迷人、旅游设施完备,伊朗人又酷爱自驾游,每逢周末和节假日,游客云集。在这个地方,很难相信自己身在“支持恐怖主义的政教合一国家”。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6:11:12
  里海之滨,偶遇一家伊朗库尔德人。小伙子手拿的是我送给他的麦田原咖啡。
  比较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库尔德人,伊朗的库尔德人无异生活在天堂。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2 17:07:36
  波斯姑娘梅赫拉比(Hadi Mehrabi)。画册《卡尚古城(The Ancient City of Kashan)》的英文译者。她学植物学(草本类植物),毕业才一年。她的志向是研究和开放伊朗的草本类药物。
  
作者:逻瓦些 时间:2017-12-22 17:44:39
  楼主街拍的美女比那两位女科学家可养眼O(∩_∩)O

  从照片看,伊朗人民过得比电视里看到的伊拉克人民好。
  • 面冷心热: 举报  2018-01-16 09:31:00  评论

    伊朗和伊拉克,大概可以说天堂与地狱之别吧!想起一句老话:宁做太平犬,不当乱世人。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12-22 19:41:00
  跟着心热的人逛伊朗。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7-12-22 21:45:23
  跟着面兄看世界:)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6:54:51
  谢谢楼上各位!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6:59:10
 (3)德黑兰,神圣抗战博物馆

  伊斯兰革命与神圣抗战博物馆(Islamic Revolution & Holy Defense Museum)大门门楣上,波斯文与英文馆名并排。一个与美英势不两立的国家,这也许意味深长。

  “神圣抗战博物馆”是该馆两展区之一,也是比较大的一个。所谓“神圣抗战”发生在1980至1988年,国际上称“伊朗-伊拉克战争”,我国则简称“两伊战争”。伊朗将其定名为“神圣抗战”,是因为他们认定自己是一场侵略战争的受害者,事实也的确如此。此仗之前,虽然伊拉克与伊朗有边界争端,也有教派矛盾:伊朗是什叶派国家,伊拉克虽以什叶派教徒为多,但当时掌权的是逊尼派。尽管如此,两国并无兵戎相见,直到亲美的巴列维国王被推翻,霍梅尼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伊拉克嗜血总统萨达姆借机发动了对伊朗的入侵。
  仗打了8年。伊拉克虽然有苏联与美国的共同支持,还动用了化学武器,却无法取胜。伊朗凭着压倒性的人口,加之视死如归的保家卫国精神与甘为烈士的宗教热忱,虽然缺乏国际支持,还是与侵略者打了个平手。
  有研究估算两方合计死亡60-125万人,其中伊朗的人命损失比伊拉克大一倍。如此惨烈的人命损失,给伊朗留下至今未愈的创伤。战争结束29年了,我到过的每一个伊朗村庄和城镇,首先看到的是竖立马路两旁的本地战殒者画像,所有安葬穆斯林圣贤的神殿(Shrine)也必有纪念所在地战殒者的忠烈堂。

  “神圣抗战博物馆”是2005年招标、近年才建成的战争博物馆。在这个博物馆,我没有看到那种让参观者精神亢奋的“辉煌战绩”与“英勇杀敌”之类的展示。馆内最多的展品是战殒者(其中大多数是士兵)遗物,主要是他们入伍前的日常用品,或生活照、学生证之类。我从未见过一家战争纪念馆如此布展,也没见过一家以战争为主题的博物馆收藏如此丰富的战殒者日常用品。站在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展品前,一个个已化作尘埃的波斯平民百姓,似乎在默默地面对着我。他们是怎么死的?是中了AK-47的子弹?是被苏式T-62坦克碾碎?还是吸入了那个“化学阿里”施放的沙林毒气?
  馆内有一条很科幻的通道。红色的泛光里,穹顶上密匝匝地挂着成千上万的士兵身份识别牌。每一个悬垂的金属牌背后,是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如今他们的灵魂如天上星星一般遥远,却不肯离去。是地上的我们在遥望他们,还是天上的他们在注视着我们?
  展馆里循环播放战殒者尸骨还乡的纪录片。片中一个又一个的母亲、妻子,拂拭遗骸悲痛欲绝的场景,不是催人泪下四字可以描述的。

  这个博物馆的主旨是什么?虽然馆外广场上摆了一些战时用的旧兵器和伊朗制造的各型导弹,馆内还有一个小展区陈列了一些铀浓缩离心机。可是这些东西没给我什么震撼。如果说馆内有什么武器震撼我的话,那是两副墙上挂满的各式地雷。那些地雷都被漆成白色,设计者的寓意非常清楚:地雷是个不分彼此,见人就杀的邪恶武器。
  穷兵黩武不是这个博物馆的主题。这个博物馆展示的是战争的残酷,是被拖入血光之灾的平民百姓的悲哀和无奈,是伊朗普罗大众对和平的渴望。

  (待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02:36
  山路上:进入每一个伊朗村庄和城镇,首先看到的是竖立马路两旁的本地战殒者画像。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山村Abyaneh的神殿忠烈堂。这个不大的偏远山村竟然也牺牲如此多的青年。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04:03
  伊朗名城Qom,大巴扎围绕的两伊战争烈士墓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06:32
  神圣抗战博物馆内部。寓意通往天堂之路。通道尽头是无数战殒者照片。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07:29
  红色的泛光里,穹顶上密匝匝地挂着成千上万的士兵身份识别牌。每一个悬垂的金属牌背后,是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如今他们的灵魂如天上星星一般遥远,却不肯离去。是地上的我们在遥望他们,还是天上的他们在注视着我们?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08:51
  无数平民,被迫参加卫国战争,最终化作尘土。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10:29
  妻子拂拭丈夫遗骸悲痛欲绝的场景,不是催人泪下四字可以描述的。。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11:42
  他还是个孩子,却死在保家卫国的杀戮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17:14:22
  两副墙上挂满的各式地雷。那些地雷都被漆成白色,设计者的寓意非常清楚:地雷是个不分彼此,见人就杀的邪恶武器。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17-12-23 19:58:49
  看起来非常阳光,非常有历史感的国家。好象看过介绍说,伊朗与其它的伊斯兰国家不一样,是古波斯人的后裔——它主要的一个民族。所以它与其它的伊斯兰国家在国家的自我认同上也不一样。

  这样的纪念馆很有特色。

  谢谢面冷兄又写了新的文章,给我们切身描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风景,陌生的人民:)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22:57:36
  对不起,据说是老面的错,漏发了(3)德黑兰,神圣抗战博物馆。现在补上。再“丢失”就真的与我无关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17-12-23 23:08:14
  补上这一段才完整,看的时候还在想面冷兄这帖子写得挺魔幻的,要让人猜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23:16:50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17-12-23 23:08:14
  补上这一段才完整,看的时候还在想面冷兄这帖子写得挺魔幻的,要让人猜
  ----------------------------------------
  因为第26-27楼的文字“丢失”了。这该死的(3)德黑兰,神圣抗战博物馆,正好在那里:-(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3 23:19:24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17-12-23 23:56:16
  我猜是敏感词的提示,让编辑决定要不要删除,而他没看就选择删了——如果是这样,那这编辑太懒了。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7-12-24 00:54:30
  而伊朗的黄瓜,我认为是天下第一黄瓜。我用餐时遇到的外国客人,尤其是欧洲客人,无不交口称赞伊朗黄瓜。伊朗黄瓜味道之美,甚至令我有点主观地认为黄瓜的原产地,非如百度、Wiki等所言是印度,而应该是波斯。理由是在3000多年前的旧约圣经里,如《以赛亚记 1.5》和《民数记11.5》等,都有多处提到黄瓜(Cucambers),也提到占领耶路撒冷的波斯居鲁士大帝,却从未提及印度。
  ————————
  面兄关于黄瓜原产地的想法可能是对的,雅利安人进入古印度的时间约在公元前1500年,学界普遍认为,他们是来自伊朗高原。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可能也将黄瓜带到印度。
我要评论
作者:潘西2018 时间:2017-12-24 04:48:28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前,伊朗社会是一个很世俗化的社会,巴列维统治时期与美国关系很好,伊朗的青年人可以接触到西方世界的开放思想,那时候伊朗是中东地区最现代、最开放的国家。
  

  

  

  
作者:潘西2018 时间:2017-12-24 04:52:45
  伊朗伊斯兰革命(又称1979年革命;波斯语:انقلاب اسلامی, Enghelābe Eslāmi‎)是1970年代后期在伊朗发生的历史事件,沙阿(伊朗君主)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领导的伊朗君主立宪政体在过程中被推翻,阿亚图拉(革命领袖)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成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霍梅尼在1979年12月成为国家的最高领袖。

  伊朗变成这样了:
  

  

  

  


  我要说伊斯兰教真可怕。当然,他们觉得好就行,只要不强迫别人也必须信,和平共处,我没意见。
作者:草木知春 时间:2017-12-24 16:55:01
  谢谢老面的新帖!让我们了解很多不同于以往的关于伊朗的认知。

作者:草木知春 时间:2017-12-24 16:57:20
  @关粉儿 2017-12-22 00:54:12
  这个国家,不说别的,单电影就叫人感动
  小鞋子
  天堂的颜色
  一次别离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随风而逝
  樱桃的滋味
  麻雀之歌
  等等
  -----------------------------
  看过伊朗电影《小鞋子》,非常触动人心!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12-27 13:39:25
  这才是抗战博物馆。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2-27 14:34:33
  @面冷心热 2017-12-23 23:19:24
  
  
  -----------------------------
  呵呵,把我们老面逼成这样:)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02:31
  (4)库姆,清真寺与神殿

  库姆(Qom)是伊斯兰什叶派第二大圣城,有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法蒂玛神殿(Fatima Masumeh Shrine)和伊玛目哈桑清真寺(Imam Hassan Al-Asgari Mosque)是其中的佼佼者。
  法蒂玛神殿与伊玛目哈桑清真寺之间有个大广场。广场地上地下两层,商铺、餐馆林立。商铺中,商品琳琅满目;餐馆里,波斯美食令人垂涎。尤其地下一层,不看商铺上的波斯文字,我恍如置身北上广的购物中心。
  法蒂玛神殿是伊斯兰世界里少有的祭祀女圣人的场所。法蒂玛全名法蒂玛·马苏梅赫(Fatima Masumeh),她是第七代伊玛目Musa al-Kadhim的女儿,第八代伊玛目Reza的妹妹。伊朗什叶派穆斯林有许多关于她的传说,以她命名的神殿也是伊朗最重要的神殿之一。库姆是因她而成为什叶派圣城和学术中心。

  三大宗教对圣贤遗体处理各有一套。佛教最简单:一烧了事。如果遗灰中有舍利子,则珍藏之,绝不轻易示人。基督教在同一个建筑(教堂)里安葬圣贤遗体和举行各种宗教仪式,如弥撒、礼拜、祈祷、唱诗、忏悔等等,故而教堂必是庄严与阴森同在。伊斯兰教则把朝觐、祈祷的场所与安葬、悼念圣贤的场所分开,前者称清真寺(Mosque),后者叫神殿(Shrine)。无论是清真寺还是神殿,无不通透光明、干净整洁。
  伊斯兰神殿外观与清真寺无异,内部装饰有丰富又抽象、美丽且迷人的图案,金碧辉煌却绝不花里胡哨,给人安详与肃穆感。最令我凛然的是,无论大城市的、边陲小镇的、甚至深山或荒漠小村的神殿,必有本地英烈遗照和牌位。这些平民英烈,尽是两伊血腥战争的牺牲者。

  伊朗大部分神殿允许非穆斯林在其职员陪同和导引下参观。如是女性参观者,还要穿上神殿提供的伊斯兰斗篷(Chador),从妇女专用通道进入。
  法蒂玛神殿的守卫很有风度。他们手执状如鸡毛扫、柔软的绿色绒毛棒,礼貌地拦下我们,请我们稍等。几分钟后,来了一位穿制服的年轻人,他笑眯眯地用流利的英语说:“我是神殿导游,我来为你们免费服务。”言毕,很有礼貌地带我们进入神殿广场。
  法蒂玛神殿中间有个喷水池广场,几个不同艺术风格的殿堂环绕着广场。广场鲜见游人,却有无数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什叶派穆斯林,通常成年者神情肃穆,孩童则放肆嬉戏。
  神殿的导游很专业,对神殿的介绍也很到位。由于我们是非穆斯林,按规矩我们只能在神殿广场四周游览,欣赏美轮美奂的神殿,却不能入内。不过这位颇有绅士风度的青年人,并不阻止我在神殿门外往里拍照。我接触的多位伊朗神殿导游都很善解人意,在著名的设拉子Shah Cheragh神殿,神殿导游甚至还拿我的手机,帮我拍神殿内部。

  大广场另一头的伊玛目哈桑清真寺是一座有逾千年历史的清真寺。与法蒂玛神殿不同,它是一座开放式的清真寺,非穆斯林可以自由入内。这个清真寺最让人惊叹的是它恢宏的殿堂。殿堂内光泽如碧玉的大理石柱,配合穹顶和墙壁上那些千变万化的伊斯兰图案,成就了一个天国般的梦幻世界。与其它清真寺一样,无论你是朝拜者还是游客,累了困了都可以在一尘不染的波斯羊毛地毯上躺下,打个盹。清真寺,算得上是最人性化的宗教场所。

  那天我坐在伊玛目哈桑清真寺色彩斑斓的波斯地毯上,抬头望去,冥冥中似看见一位波斯艺术大师,手执一支笔、一把直尺和一个圆规。他先用笔在墙壁点了一下,哦,这就是所谓的“本初圆点”。然后,他用木圆规以这个点为圆心作了一个圆。又在那圆的弧上取一点再作一个等直径的圆。他反复用直尺、圆规与笔,周而复始画啊画。慢慢地,和谐与对称交织的图案布满了伊玛目哈桑清真寺的墙壁和穹顶,有如彩虹入室。大师开始作画的“本初圆点”在哪里?我找不到了。因为从图案中任意一个点出发,你都可以一丝不差地重构全部图案。
  一位穆斯林学者说,“本初圆点”不用找,它无处不在。因为它既预示着真主唯一,也预示着真主在全体穆斯林心中。他说,这就是伊斯兰图案的真谛。

  (待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03:37
  库姆的法蒂玛神殿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08:56
  法蒂玛神殿,来自巴基斯坦的信众。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10:05
  法蒂玛神殿内部,非穆斯林不能入内。但神殿人员没有阻止我拍照。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11:18
  伊玛目哈桑清真寺,非穆斯林也可以入内。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16:55
  伊玛目哈桑清真寺(Imam Hassan Al-Asgari Mosque)外景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18:18
  伊玛目哈桑清真寺的大理石柱、在寺内休息的穆斯林。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24:14
  殿堂内光泽如碧玉的大理石柱,配合穹顶和墙壁上那些千变万化的伊斯兰图案,成就了一个天国般的梦幻世界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25:13
  法蒂玛神殿与伊玛目哈桑清真寺之间有个大广场。广场地上地下两层,商铺、餐馆林立。商铺中,商品琳琅满目;餐馆里,波斯美食令人垂涎。尤其地下一层,不看商铺上的波斯文字,我恍如置身北上广的购物中心。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29:11
  设拉子的Shah Cheragh 神殿内部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7 21:30:19
  设拉子的Shah Cheragh 神殿
  
作者:窗前有棵树 时间:2017-12-28 03:35:04
  游记小说。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03:02
  (5)亚兹德之一:“坎儿井”,此井非井

  伊朗16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无大江大河,年降水量仅250毫米,不到全球平均年降水量1/3。根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文件,伊朗是“严重缺水”的国家。
  偏偏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大陆的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第一波斯帝国),就兴起于此。人类历史上,数得出来的伟大帝国,无不出现在大河流域:如尼罗河的埃及帝国、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的巴比伦帝国和亚述帝国、长江与黄河的中华帝国等等,唯有这波斯帝国兴起于极度干旱的伊朗高原。

  伊朗名城亚兹德(Yazd),荒漠环抱、年平均降雨量只有区区48.3mm、有记录以来最高气温45.6℃,最低零下16℃。然而就在这种条件下,亚兹德的历史居然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亚兹德的千年繁荣,得益于“Qanat”---我们称为“坎儿井”的地下水利工程。
  2016年,UNISCO以“波斯坎儿井(Persian Qanat)”为名,将伊朗仍在使用的11条坎儿井列入世界遗产。考古证据显示波斯坎儿井有3000年历史。最早的文字证据来自公元前七世纪的一份史记,称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在波斯的一次战役中,发现当地有叫坎儿井的水利设施。

  易卜拉欣(Ebrahim – kazemnajand)是伊朗本国培养的考古学家、亚兹德历史文化遗产与考古办公室主任,负责亚兹德坎儿井的保护和开发。易卜拉欣先生业务精通、英语极好、很有亲和力且工作特勤奋,每天最早到办公室的一定是他。
  9月的一个清晨,易卜拉欣先生亲自带我们参观名为“Zārch”的坎儿井。
  亚兹德现存众多独立的坎儿井,大部分因年代久远,建成时间已不可考。而这个北起Fahraj村、南至Zārch村、总长度约90公里、伊朗现存长度第一的Zārch坎儿井,在什叶派第六代伊玛目Jaʿfar al-Sadiq(公元700-765)撰写的史书里有明确的记载。
  Zārch坎儿井在同是列入UNISCO名录的亚兹德老城底下,最深处超过40米。它堪称亚兹德老城的根:没有Zārch坎儿井的水,何来沙漠之城亚兹德?

  易卜拉欣先生带我们从一条约2米余宽的甬道下Zārch坎儿井。他说,这甬道通水力磨坊,是负重的骆驼、马匹等牲口的进出通道,所以宽。到了磨坊后,我们换上长筒水靴,沿狭窄的水道,涉水走入Zārch坎儿井深处。

  易卜拉欣先生告诉我们,建造坎儿井绝非易事:要有能在茫茫大漠找到地下水源的人、要有能在黑暗的地底辨别方向的人、要有能在缺氧的狭小空间长时间工作的人;特别地,要有懂得控制水道坡度的人----水道坡度过小则水流不畅;坡度过大则水流太急,易导致水道坍塌。接着,他带些夸张又自豪的神情说:“知道吗,伊朗坎儿井总长度,等于地球到月球的距离!”
  实际上,波斯“坎儿井”非井,而是一个精妙的地下水利工程:磨坊、洗衣房、工人休息室、取水台、水道、排污道一应俱全。虽说它有通风井、采光井、施工用的竖井,但把来自波斯语kāhrēz(كاهریز)的英文“Qanat”,译为“坎儿”井,实在委屈它了。为从俗计,坎儿井就坎儿井吧。

  伊朗的森林覆盖面积只占国土总面积的6.8%,其余地区都是极度干旱的荒漠。很难想象。没有坎儿井,这片不毛之地怎么会兴起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帝国?怎么能创造出灿烂的波斯文明?又怎么会成长为一个有8200万人口的国家?
  如今,伊朗总人口中,96.2%的人已经用上自来水,亚兹德的Zārch坎儿井也不再用作饮用水源了。虽然如此,它的结构基本完整,水量不大亦不清澈,但无异味,据说还有鱼。在手机电筒的光下,磨坊的地上能看见散落的古瓷器残片。那是青花瓷瓷片,它们虽残破,却倔强地反射着我手机的电光;他们虽无言语,但一定有故事。

  回到办公室,易卜拉欣先生款待我们用波斯早餐。期间我们的话题依然是坎儿井。易卜拉欣先生告诉我们:波斯坎儿井不仅是一个使波斯人能在荒漠从事农耕和定居的地下水利工程,它还是一种文化,一种使波斯人能世世代代持续地、公平地分配和共享宝贵的水资源的文化,一种熏陶出波斯人热情、好客、热爱和平的民族特性的文化。
  “坎儿井是我们这个民族对人类的重要贡献。知道吗,有30个国家在使用我们的坎儿井技术,包括你们的新疆。”

  易卜拉欣先生没说错。据中科院地理所副研究员黄盛璋先生1981年考证,坎儿井确实是1782年(乾隆47年)从西域传入新疆的。

  今天的伊朗以不到世界淡水资源的0.36%,养活了1.1%世界人口。而且96.2%的伊朗人早已喝上处理过的洁净自来水。这个“严重缺水”的国家,在西方列强持续近40年的制裁下,竟然取得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人均GDP18100美元(2016年)的成绩。

  (待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19:37
  易卜拉欣(Ebrahim – kazemnajand)是伊朗本国培养的考古学家、亚兹德历史文化遗产与考古办公室主任,负责亚兹德坎儿井的保护和开发。易卜拉欣先生业务精通、英语极好、很有亲和力且工作特勤奋,每天最早到办公室的一定是他。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20:50
  易卜拉欣给我们讲解坎儿井结构。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21:43
  Zārch坎儿井深处。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22:41
  易卜拉欣先生带我们从一条约2米余宽的甬道下Zārch坎儿井。他说,这甬道通水力磨坊,是负重的骆驼、马匹等牲口的进出通道。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28 09:23:51
  如今,伊朗总人口中,96.2%的人已经用上自来水,亚兹德的Zārch坎儿井也不再用作饮用水源了。虽然如此,它的结构基本完整,水量不大亦不清澈,但无异味,据说还有鱼。在手机电筒的光下,磨坊的地上能看见散落的古瓷器残片。那是青花瓷瓷片,它们虽残破,却倔强地反射着我手机的电光;它们虽无言语,但一定有故事。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28 11:44:30
  原来它是这样的坎尔井,真是没想到。很多东西不到现场总是无法明白其道理。在亲眼见识过都江堰之前,我对历史书上讲的都江堰分沙分水的描述一直无法理解,到那里一看才算懂得。各种媒介传递给我们的伊朗印象,也跟老面看到的如此不同。有一点不懂,上面说过里海这个大湖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水体,伊朗为何还如此缺水?他们不能从里海引水吗?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0 22:23:24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28 11:44:30
  ....有一点不懂,上面说过里海这个大湖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水体,伊朗为何还如此缺水?他们不能从里海引水吗?
  --------------------------------------------------------
  忘忧MM,你可能没注意(2)里的这段话:“里海是北淡南咸的“微咸水”盐湖。”

  里海是个盐湖,尽管它“比较咸”的南部的的盐度也只有一般海水盐度的1/3,但既不适合饮用,也不能用于灌溉。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0 22:29:39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28 11:44:30
  原来它是这样的坎尔井,真是没想到。很多东西不到现场总是无法明白其道理。
  -------------------------------------------------------------
  我们听惯的传说是中国人,特别是抗英英雄林则徐创造了坎儿井。
  如果不是在伊朗,由伊朗专家带着看了坎儿井,回国又了解了中科院地理所黄盛璋先生1981年的考证和阅读了他的论文,我根本不敢相信,坎儿井到1782年(乾隆47年)才从西域传入新疆的。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0 22:35:49
  设拉子粉红清真寺的波斯姑娘们。看看真正的伊朗青年女子的真实生活。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18:04
  (6)亚兹德之二,美好而高贵的城市

  据维基百科,马可·波罗1272年到访过亚兹德。他在传世之作《马可·波罗游记》中这样描述亚兹德:“这是一个美好而高贵的城市,贸易规模超大……”

  亚兹德这个大漠之城,地下有坎儿井,地面有年代同样久远的蓄水房“阿班巴(āb anbār)”和风塔(bâdgir)。
  阿班巴与风塔是古波斯人的天才创造,是世居伊朗高原的波斯人家家必备的设施。阿班巴与风塔组成相依成趣的建筑组,是亚兹德引以为傲的地标。阿班巴是个圆拱状建筑,下有大水池,蓄来自坎儿井之水;风塔则是矩形柱,出风口设在顶部,有风道联通地面上的进风口。进出风口一低一高,压力差使空气进入风道,通过坎儿井水道和蓄水池,降温后流到各居室,最后从塔顶的出风口排出。用今天的话说,这是个绿色环保的空调系统。
  阿班巴的地下蓄水房也能用作冰窖。大概是有了存冰技术,古波斯人发明了冰淇淋这等美食。于是,在大多数地球人还穴居的年代,他们已经在炎炎夏日里大快朵颐冰淇淋了。
  有了坎儿井、阿班巴和风塔,伊朗高原这个不适合人居的大漠,变为人类家园。亚兹德也得以在大漠中崛起,成为马可·波罗笔下的美好城市。

  至于马可·波罗说亚兹德“高贵”,不知与亚兹德特有的“以家庭为中心”的文化有无关系。据伊朗民政部(Iran's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Civil Registration)统计数据,亚兹德是伊朗离婚率最低的城市。多年来,它的“离婚/新婚”比在10-12%之间,甚至比伊朗什叶派圣城库姆(Qom)还低一半。

  我所认识的中国女性,提到伊斯兰国家无不耿耿于怀其“一夫多妻”现象。殊不知,我大中华与伊斯兰国家在这个事情上,无非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别而已:我们到1930年,才开天辟地有了《中华民国民法 亲属编》第985条:“重婚之禁止:有配偶者,不得重婚,一人不得同时与二人以上结婚”。也就是说,我大中华禁止“一夫多妻”不足百年,还留下两条尾巴:小尾巴是香港,1971年才废止一夫多妻制,目前还有一夫多妻家庭;大尾巴是澳门,一夫多妻至今仍是合法。
  于是乎,中国妇女对“一夫多妻”余恨未消,实属情理之中。
  我虽不至于耿耿于怀,倒是想看看妻妾成群的西洋镜。只是在伊朗走了近5000公里路,大小十几个城镇,根本就没见过什么妻妾成群之事。

  事实上,伊朗虽是伊斯兰国家,但也是“限制纳妾”的国家。从1997年起,伊朗提倡结婚前要签署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婚约。女方可在婚约列明剥夺男方有“一夫多妻和无条件离婚”权利的条款,女方则有启动离婚、分割资产、要求共同抚养子女和获得子女抚养费的权利。虽然男方可以拒绝签署这种约束性婚约,但女方可以用“你不签我不嫁”回击。此外,伊朗法律规定的纳妾条件着实太难:要有正房老婆签署同意自己纳妾的文件、要有本人签署的公平对待所有妻子的承诺,然后还要恭请法庭裁准纳妾。更早地,自1975年起,伊朗人离婚必须经由法庭批准,而非丈夫单方决定。让我们脸上无光的是,以全国计,最新公布的2015年伊朗“离婚/新婚”之比,低我泱泱中华很多。具体数据说出来丢我族面子,有八卦之心就自己查吧。

  家庭与婚姻固然是社会文明程度的度量,但亚兹德的美好与高贵,非仅限于此。

  历史上,亚兹德是拜火教(即琐罗亚斯德教或祆教)名城。今天这个城市虽然整体皈依伊斯兰教,但城内拜火教神殿(Ateshkadeh)的圣火,自公元740年以来,无论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故,从未熄灭过。亚兹德人口中仍然有5-10%是拜火教徒。城郊那个拜火教徒丧葬圣山“寂静塔”也依然神圣,只是古老的丧葬方式已经改为更文明的土葬。
  更令我震撼的是,这个城市有犹太人社区。

  那天清晨我们参观坎儿井回来,一位政府官员听我问起伊朗犹太人的事情,大大方方地说:我带你去看犹太教堂。
  他带我去看的犹太教堂叫Yocheved,它周围是一个不大的犹太社区。这犹太教堂居然坐落在亚兹德最大的Jāmeh清真寺正门前不到200米处。那位官员告诉我,这个犹太教堂受当地犹太人管理,只在他们做礼拜的时候开放。
  我很小心地问他对犹太人的看法,他笑而不语。而同行的一位非官方人士则大大方方地说:我们与犹太人一同生活差不多3000年了。我不在乎他们做我的邻居。
  这老兄看看我,加了一句:至于同以色列的关系,那是政治家的事情。

  伊朗政府虽把以色列定为“敌国”多年了,但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创建人霍梅尼颁布保护伊朗犹太人、给他们平等政治权利的法令仍然在执行。伊朗议会里,一直有伊朗犹太人一个席位。

  站在那个不知有多少年历史的犹太教堂前,听伊朗寻常百姓说“我们与犹太人一同生活差不多3000年了。我不在乎他们做我的邻居。”我再也无语了。何谓高贵?这就是高贵。马可·波罗的判断无误:亚兹德是个美好而高贵的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壮丽的Jāmeh清真寺和近在咫尺的“敌国象征”---Yocheved犹太教堂,我竟然想起了上个世纪,我的哥哥姐姐叔叔伯伯们,是怎么砸菩萨、毁孔庙的。

  伊朗,在你的土地上,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那么理直气壮的。

  (待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19:08
  阿班巴与风塔是古波斯人的天才创造,是世居伊朗高原的波斯人家家必备的设施。阿班巴与风塔组成相依成趣的建筑组,是亚兹德引以为傲的地标。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22:39
  拜火教徒丧葬圣山“寂静塔”依然神圣。
  
  但是,拜火教古老的丧葬方式已经改为更文明的土葬。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24:28
  历史上,亚兹德是拜火教(即琐罗亚斯德教或祆教)名城。今天这个城市虽然整体皈依伊斯兰教,但城内拜火教神殿(Ateshkadeh)的圣火,自公元740年以来,无论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故,从未熄灭过。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25:10
  亚兹德人口中仍然有5-10%是拜火教徒。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5:26:35
  犹太教堂Yocheved。这犹太教堂居然坐落在亚兹德最大的Jāmeh清真寺正门前不到200米处。这个犹太教堂受当地犹太人管理,只在他们做礼拜的时候开放。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31 15:35:22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28 11:44:30
  ....有一点不懂,上面说过里海这个大湖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水体,伊朗为何还如此缺水?他们不能从里海引水吗?
  --------------------------------------------------------
  @面冷心热 2017-12-30 22:23:24
  忘忧MM,你可能没注意(2)里的这段话:“里海是北淡南咸的“微咸水”盐湖。”
  里海是个盐湖,尽管它“比较咸”的南部的的盐度也只有一般海水盐度的1/3,但既不适合饮用,也不能用于灌溉。
  -----------------------------
  看文不仔细,也没脑子,老年痴呆了。汗……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31 15:42:45
  @面冷心热 2017-12-31 15:18:04
  (6)亚兹德之二,美好而高贵的城市
  据维基百科,马可·波罗1272年到访过亚兹德。他在传世之作《马可·波罗游记》中这样描述亚兹德:“这是一个美好而高贵的城市,贸易规模超大……”
  亚兹德这个大漠之城,地下有坎儿井,地面有年代同样久远的蓄水房“阿班巴(āb anbār)”和风塔(bâdgir)。
  阿班巴与风塔是古波斯人的天才创造,是世居伊朗高原的波斯人家家必备的设施。阿班巴与风塔组成相依成趣的建筑组......
  -----------------------------
  离婚率低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中国解放前离婚率也低呀,好像不能说明什么吧?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31 15:44:53
  这个风塔还挺先进的,我有一次好像看见哪里的楼盘宣传用这种类似的方式保持房间内的恒温。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7-12-31 17:07:13
  作者:忘忧鱼也 时间:2017-12-31 15:42:45
  离婚率低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中国解放前离婚率也低呀,好像不能说明什么吧?
  -----------------------------
  离婚率低的原因确实可能有很多,细究当然是专家的活儿。

  我在文中提到的是,亚兹德的离婚/新婚比,在伊朗城市中最低。这就有意思了。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12-31 21:15:26
  看顶。
作者:草木知春 时间:2018-01-01 15:44:01
  大家新年好!

  老面的新帖和照片很有意思,让俺们大开眼界了 :)

  继续更新吧。。。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35:13
  谢各位!
  大元旦的,我们挺愉快,伊朗却发生了些事情。起因居然是除夕前4天,德黑兰警察总长在鲁哈尼总统授意下,宣布“不再逮捕不遵守伊斯兰着装标准的人士”,改为对其“批评教育”。这个几乎可以说是“划时代进步”的措施,立刻遭到保守人士抵制,他们挑起了多个城市的骚乱。
  骚乱一旦开始,就未必按挑起事端者的想象发展了。如今各种述求纷纷出笼。包括发动骚乱的保守派集团绝无想到的,要求改变政教合一国体的述求。这事恰恰应了岐山先生推荐书《旧制度与大革命》的预言......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36:05
  我们新年快乐,发个“开心果”的帖子,祝大家高兴!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37:30
  (7)看那无边的开心果田,真开心

  从亚兹德(Yazd)到克尔曼(Kerman)走波斯湾高速(Persian Gulf Highway),穿越伊朗中央高原,大约400公里路程。这波斯湾高速,西有扎格罗斯山脉(Zagros Mountains),东有Dasht-e Kavir荒漠(波斯人称大盐漠(Great Salt desert),属于盐碱大漠)和卢特荒漠(Lut Desert 或Dasht-e-Lut,波斯语意为“寸草不生之地”),大部分路段海拔1000余米,路况良好,景色时而壮丽时而苍凉。
  伊朗中央高原荒漠纵横数千里,极端干旱,日间地表温度可达70摄氏度,打个鸡蛋到地上,转眼即熟。缺水、高温和风暴频繁,自古此地基本无农耕。

  所谓自古基本无农耕,说的当然是从前之事。而当我开车到达克尔曼省境内时,高速路两边竟是望不到边的农作物。
  那是开心果林!无边的大漠,居然有延绵百里的农田!田地里,长着一株又一株的开心果树;树上,一串一串火红的开心果挂满树梢!

  考古证据表明,人类食用开心果(Pistachio)超过8000年。文字记载方面,古罗马作家、科学家加伊乌斯·普林尼·塞坤杜斯(Gaius Plinius Secundus,公元 23-79)在其巨著《博物志》(Naturalis Historia)中,不吝笔墨地记载了开心果。
  旧时这种舶来坚果的中国名字很古怪,叫“阿月浑子”。后来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把它译成开心果。这“开心果”可真是个好名字:你看它的彩色果仁,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藏在咧嘴笑的贝壳状薄壳里,好不讨人喜欢;这尤物还风味独特、脆而不硬,尤其适合牙口欠佳的老者食用;对有养生癖者,鸡血十足的消息是,2003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关于每天进食42.5克坚果可以降低心脏病风险的建议中,首推之坚果就是它。你看,这小东西是不是名副其实的“开心果”啊?这翻译,算不算信达雅啊?

  开心果是一种神奇的植物。那一簇一簇的果子,欣欣向荣红得像一团火;它的树叶,虽看似沾点火星就着秋叶,却绝不肯落地;而那密匝匝又十足刚劲的白皮树干,明明在骄傲地告诉天下生灵,沙漠能旱死骆驼却奈何不了我,我才是沙漠之王!
  开心果有包裹着果壳、味如青橄榄的果肉。果子成熟后,果肉与果壳先后自然裂开,露出馋人的果仁。开心果的果壳绝无松仁壳之硬如顽石,用指甲沿裂口轻轻一掰,果壳即分为两半,显出完整的果仁。也许是它产自环境恶劣的西亚地区,天敌寡而无需费时费力进化出坚硬的果壳?

  九月艳阳下,我站在克尔曼省炽热的土地上,遥望那延绵百里色彩斑斓、欣欣向荣的开心果田,竟是难觅农夫身影。谁在浇灌这数不尽的开心果树?

  2014年,伊朗开心果产量达42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50%。伊朗农夫能在世界最干旱的荒漠上,种出世界一半的开心果,除勤劳外,还得益于他们先祖3000多年前发明的Qanats,那个我们叫坎儿井的地下水利工程,以及近些年从“敌国”以色列学来的滴灌技术。
  伊朗农夫,他们非但勤劳,还智慧。

  (待续)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1:10
  无边的大漠,居然有延绵百里的农田!田地里,长着一株又一株的开心果树;树上,一串一串火红的开心果挂满树梢!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1:49
  一串一串火红的开心果挂满树梢!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4:18
  开心果是一种神奇的植物。那一簇一簇的果子,欣欣向荣红得像一团火;它的树叶,虽看似沾点火星就着秋叶,却绝不肯落地;而那密匝匝又十足刚劲的白皮树干,明明在骄傲地告诉天下生灵,沙漠能旱死骆驼却奈何不了我,我才是沙漠之王!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5:07
  2014年,伊朗开心果产量达42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50%。伊朗农夫能在世界最干旱的荒漠上,种出世界一半的开心果,除勤劳外,还得益于他们先祖3000多年前发明的Qanats,那个我们叫坎儿井的地下水利工程,以及近些年从“敌国”以色列学来的滴灌技术。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5:49
  在大巴扎卖开心果的小贩。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1 17:46:45
  旧时这种舶来坚果的中国名字很古怪,叫“阿月浑子”。后来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把它译成开心果。这“开心果”可真是个好名字:你看它的彩色果仁,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藏在咧嘴笑的贝壳状薄壳里,好不讨人喜欢;这尤物还风味独特、脆而不硬,尤其适合牙口欠佳的老者食用;对有养生癖者,鸡血十足的消息是,2003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关于每天进食42.5克坚果可以降低心脏病风险的建议中,首推之坚果就是它。你看,这小东西是不是名副其实的“开心果”啊?这翻译,算不算信达雅啊?
  
作者:小卦I 时间:2018-01-01 23:26:01
  又长知识了。
我要评论
楼主面冷心热 时间:2018-01-03 12:48:05
  (8)伊斯法罕,Naqsh-e Jahan广场的中国大炮

  阿拔斯一世大帝(Shah Abbas I the Great)建于17世纪初、被列入UNISCO世界遗产的Naqsh-e Jahan广场(亦称Meidan Emam广场)位于伊朗伊斯法罕市中心,是游客必到之地。
  Naqsh-e Jahan广场面积8.96万平方米,由长560米,宽160米的二层拱廊围成。它的西侧有高48米的阿里卡普宫(Ali Qapu Palace),是当年皇帝看马球、阅兵和接见外国使节的场所,宫内的壁画和马赛克图案美不可言;东侧有谢赫·洛芙拉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世界最美---至少是最美之一的清真寺,寺内精美绝伦的伊斯兰风格图案与波斯-阿拉伯书法,令人叹为观止;南侧有沙阿清真寺(Shah Mosque,亦称伊玛目清真寺),它是伊朗的国宝级清真寺;北侧有Keisaria门,直通伊斯法罕大巴扎---世界最古老和最大的巴扎之一,它拱形屋顶的长廊大卖场,竟然有2公里长,联通伊斯法罕另一处被UNISCO列入世界遗产、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Masjed-e Jāmé清真寺。
  在步行距离内有如此密集的景点,天下少有。

  2017年正值两伊战争结束30周年,伊朗各地有纪念这场血流成河的“神圣抗战”的活动,Naqsh-e Jahan广场是伊斯法罕纪念活动的中心。
  在沙阿清真寺前的广场上,有个伊朗军方办的“神圣抗战”展览。入口处有波斯文和英文巨幅标语:打倒美国、打倒沙特阿拉伯、打倒以色列。这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口号:与伊朗既无领土纠纷、亦无民族矛盾、更无经济利益冲突,却被列入死敌名单的以色列,从过去的二号敌人降级为三号敌人,而与什叶派伊朗争雄中东的逊尼派沙特,升级为二号敌人。

  历史上,波斯帝国是对犹太人最友善的周边国家。《旧约 以斯拉记1:2-1.5》记载有:“波斯王居鲁士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他建造殿宇;在你们中间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只有他是神),愿神与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无论寄居何处,那地的人要用金银、财物、牲畜帮助他;另外也要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献上礼物。’ 于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族长、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神激动他心的人,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
  波斯帝国创立者居鲁士大帝对犹太人如此宽容,以至于被当时的犹太人奉为弥赛亚(拯救者)。3000余年后的巴列维国王时代,伊朗与以色列的关系仍然十分紧密。在今天的以色列港口城市埃拉特,仍然可以看见空置的巴列维时代的伊朗燃油码头。然而在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之后,以色列竟然被列为美国之后的第二死敌。真是世事难料。

  负责展览的中尉英文很不错,他非常热心地讲解我提出的一堆问题。相谈甚欢之余,我问能否与他合影。中尉正色答曰“按军规不可。”言毕他把我带到一门大炮前,说:“你拍它吧,这是你们中国的大炮,好用得很呢!”
  那是一门中国制造的D30型122毫米口径榴弹炮,一种优良的野战兵器,却非什么稀罕之物。不过碍于中尉的热情,我用手机草草地拍了几张像。随后漫步去阿里卡普宫。

  没料到阿里卡普宫要提前闭馆。因为很快要在它正门前举行“迎接烈士哈贾吉(Mohsen Hojaji)遗骸回乡”大会。
  28岁的哈贾吉是伊朗革命卫队自愿兵,在叙利亚-伊拉克边境一个哨所担任叙利亚军队顾问,对抗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上月(8月)在ISIS一次突袭中受伤被俘,2天后被公开斩首。为了制造恐怖,ISIS把行刑的照片全球散发。而后又将他被肢解的遗体作为交换,通过黎巴嫩真主党还给伊朗。
  这惨案引发全伊朗的悲哀与激愤。因为哈贾吉是伊斯法罕省人,聚集在Naqsh-e Jahan广场阿里卡普宫前的民众,神情尤为悲哀。

  整个会场没有任何哈贾吉“英勇事迹”的展览,却只有他从军前与幼子的合影,以及他的幼子知道父亲遇难后泪流满面的照片。这种悼念英烈的方式,让我想起了德黑兰的“神圣抗战博物馆”。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个让人轻松的场合。不过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我还是很希望能进去参观阿里卡普宫。面对不肯放我一马的守卫,我突然想起了那门D30型大炮。
  我拿出手机,请守卫看大炮的照片,告诉他这是我们中国造的大炮,一门伊朗的“功臣炮”。
  “啊,”那守卫看了大炮照片,招来另一位守卫,指着沙阿清真寺方向,大声说:“我知道这大炮,它就摆在那里!”
  “我喜欢中国,”他说,然后打开已经关闭的铁门,让我们进去。另一位守卫则充当向导,带我们入宫参观。
  一门122毫米口径大炮。30多年后,一个普通的门卫还记得,当年中国是伊朗唯一能获取军火的地方。

  阿里卡普宫门廊有幅波斯美女壁画。据说是波斯大画家Reza Abbasi(1565 – 1635)的杰作。站在画中那位千娇百媚的波斯美女前,脑海中一幕一幕今天在Naqsh-e Jahan广场的经历,尤其是那挥之不去的哈贾吉幼子哀痛欲绝的照片,还有那门D30大炮,我百味杂陈。

  (待续)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