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猎 狗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0 23:32:56 点击:1799 回复:5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猎 狗  

  苞谷酒烫热了,酒香回环。装酒的搪瓷缸,在一群烧窑的壮汉手里传递。
  寒冷之中,柴捆源源不断地送到窑上,掀到土坡下的窑口。架柴的汉子,不断把麦秸秆、稻草、茅草塞进哄哄炸响的窑孔。
  农一闲,天一冷,就到范家庙烧窑的时节。范家庙烧砖、烧瓦,也烧水瓮、装粮食的大缸。
  苞谷酒从张王庙镇上打来,掌火的老范头,解下腰间的银酒壶,倒上一壶,搂着咂一扣,烟火色的脸上,开出快慰,哑着嗓子喊窑下的徒弟强子,用火钩钩一钩,看火青了没有。
  强子持着丈二长的火钩,钩了几钩,对师傅范头,信心十足地大喊,还没有,还没有,快了。
  烧窑的关键是掌火。范头小个、精瘦,却因放掌火的本事,多年来,是烧窑的一帮壮汉的头。有不和大家喝搪瓷缸里的苞谷酒,而独享酒壶的权力。
  酒,激起力量,激起豪情。银根敞开衣襟,胡说开张寡妇的屁股。
  银根,银根。窑下和强子正往窑孔里架柴的苗木匠喊,张寡妇的屁股你摸过的啊?她的健美裤儿是不是你买的啊?上次看你拿到卖缸的钱,就往镇上跑。
  岂止是健美裤,我看张寡妇的摇裤,都是银根包办的。石匠春生火上浇油地奚落银根。
  银根一跃而起,扑过去一把按春生在柴捆上。两人憋着劲开始翻滚,直到银根呼哧呼哧地把石匠摁在地上。
  秋生,金根,仲春,强子,木匠拍着手,又喊又叫,翻过来,翻过来,婆娘才睡下边。
  石匠挺起腰,咬着牙,憋着气,要把银根掀下去。终于,腰软下来,没有掀动。大家的喊叫跺脚才停下来。
  说,张寡妇的摇裤哪个狗日的买的?
  我,我买的。石匠开始讨饶。
  哈,哈哈。张寡妇的摇裤石匠买的。所有人都笑起来,除了掌火范头。窑上充满快活的空气。
  银根松开石匠,接过搪瓷缸子,猛喝一口,用袖子擦了擦下巴,顺手把酒缸递给打挺起身的石匠。
  石匠正端着酒缸,张寡妇挑着担子闪着腰身,送饭到窑上来了。
  看着张寡妇黑色健美裤勒出的浑圆肥美臀部,众人一齐看看石匠,呵呵呵大笑。石匠端着酒缸,也大笑起来,笑得裤裆打抖。
  酒,激起力量,激起豪情。也勾引起青菜米饭下的馋虫。强子用筷子头捅了捅银根的腰,抵耳朵上说,昨晚炸狗咋样了?我听到油弹子响了,今早,张妈放鸡的时候,在骂,短阳寿的哟,狗嘴炸裂了。
  银根摇着拿筷子的手,示意强子别再说。
  强子自顾自地嘟哝,要是有条狗腿下酒,就好啰。
  所有人都没有听见似的,面无表情,毫无反应。或者装着没有听见似的吞咽米饭。
  酒饱饭足。狗腿走了,馋虫走了,张寡妇挑着担子也走了。
  银根看着张寡妇馒头一样摇走的屁股,咽了咽唾沫,从坡上斜滑到窑口,往窑孔里猛架柴。
  范头咳嗽两声,哧地划燃火柴,吧唧燃铜烟锅,从斜坡上的路一步一步走向窑口。所有人都从饭后短暂的沉闷中清醒过来,他们知道,火青闭窑的时刻就要到来,这一窑缸,已经到关键时刻,闪失不得。
  强子站在窑顶,协同师傅看掌火。范头呲牙咬着烟锅,双手一手布腰带,眼放精光,举重若轻地手持火钩,正准备钩火。
  狗,有人大喊一声。不知是木匠还是金根。
  强子扭过头,一匹高大的黑狗,正站在他背后,虎视眈眈。
  狗,狗。强子喊起来。强子转过身,用右脚向黑狗踢去。黑狗咧嘴地吠两声,顺嘴在强子的小腿上扯一口。
  打狗,金根一声大喊,手里的柴棍飞了出去,一棍击中狗儿。黑狗嗷叫一声,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银根三步两跳,从窑口蹦到窑顶,拖起一条扁担,追黑狗而去。石匠捞起锄头,秋生拖着柴扒,金根拾起柴棍,连窑口的仲春,都从范头手里夺过火钩,从窑口滑下去,开始围猎黑狗。
  强子撩了撩裤腿,狗牙在右边小腿上凿出四个窟窿,冒血,也冒油珠子。强子一跺脚,拾起地上的柴棍,追了过去。
  回来,快回来,火青了,闭窑了。强子听到师傅在喊。他回头,犹豫了一下。火青了,闭窑了,火青了。范头继续喊。
  强子眼前晃着肥得流油的狗腿。猎狗的人们,根本听不到范头的呼喊。一定要把狗猎到手。
  黑狗咻咻地吠叫着,跑上老堰田。银根挥舞着扁担,对所有围猎的人大喊,老堰田是干田,往下赶,把它赶到水田。木匠一听,回头放开包抄的路,留出缺口。金根跳进干田,张着双手,嚯嚯呐喊。
  黑狗停下来,张嘴拖着舌头,望了望压过来的人群,掉头向让出来的路口跑去。它边跑边张望,脑袋上已经开始滴血,柴棍已经让它受伤。它变得谨慎,又不知所有,跑跑停停。
  让它过小方田,银根又喊。过小方田,上弯刀田就是死路。银根一喊,所有围狗的人都清醒地明白,弯刀田呈新月型,只需要两头堵。
  黑狗跑过小方田,强子一声吼,黑狗奔弯刀田而去。银根双手紧握扁担,逼过去。石匠提着锄头,从另一头逼过来。黑狗向着银根,跑一跑,停下来,掉过头,向着石匠,跑一跑,又停下来。如果它跳到水里,就再也没有逃的可能。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它突然一声狂叫,奔石匠而去。石匠的锄头下手了,黑狗嗷嗷叫着,从石匠的脚边窜出去。
  啊呀,强子失声惋惜地叫起来。
  我打中了它的前腿,石匠喊到。
  黑狗跑了一段,拖着腿慢了下来。
  围过去,把它围到大方田的水里。银根一声喊,大家又清醒过来。仲春,强子嚯嚯喊着包抄过去。黑狗低头,瞅了瞅,它的脑袋,腿上滴着血,望着逼过来的人,害怕了,退到了大方田。如果它勇敢一点,冲上公路,它就跑掉了。后来银根说
  不急,不急,四面围。银根喊到。银根,木匠,石匠,强子,仲春,金根,秋生,一众人四面团团围住大方田。
  包围圈分两层,里面一层逐渐缩小。不要动手,让它下水,只要下水,就死定了。银根喊。众人嚯嚯呐喊着,吓唬黑狗,一步一步压过去,并不急于动手。
  黑狗呜呜哭了几声,伸爪子到水里刨了刨,它跳进水里。冰冷的水激得它快速地游动,向着没人的方向,身后拉开一条血线。
  把它堵回水里,银根喊。仲春和强子,轻而易举地用火钩,戳它的狗头,一下一下,瓮在水里。黑狗挣扎着,向着石匠的方向游去。石匠等它靠近了,用锄头猛击它的脑袋。一击之下,黑狗死了一样,沉到水里。血不断地冒出水面。一忽之后,它冒出水面,缓慢地游向银根。水面拖着血,黑狗游得越来越慢,水田里沁一片殷红。
  黑狗游到田坎,一身狗毛贴身上。它哆嗦哆嗦掉身上的水,正低头舔腿上的伤口,银根的扁担兜头砍了下来。
  众人拖着死狗回到窑上,范头铁着脸,猎狗,猎得好哇!这一窑缸,火早青了,早青了。
  众人这才把狗丢到一边,七手八脚闭窑。封窑口,盖砖,上土,浇水。往常半小时的活,那天十分钟不到就好了。
  强子撩裤腿看了看伤口,又给死狗补两柴棍。边打边说,狗有三条命,粘土就活。
  银根和强子把狗皮剥了,狗肉炖起来。炖香的狗肉,温暖撩人。大家吃着狗肉,喝着苞谷酒,看着范头的脸色,一点高兴不起来。
  七天之后,起窑了。范头逐一敲一地火色过头的缸壁,烟火色的脸上开出花。好啊,好啊。他激动地喊起来。那一窑缸,叩之,有金玉之声,出奇地好。
  苞谷酒又温了起来,酒香回环。
  银根喊,石匠,石匠,来一把试试。
  省你的劲吧,留着摸张寡妇的屁股。这缸买了,给张寡妇买条连裤袜。
  毬想长了,打肚郎皮。
  正闹着,强子颠着腿,从远处跑过来,他嘴里喊着,手里挥舞着。等他跑近了,众人才看清,他的手里,赫然两条狗腿。

  30年前,我追在银根叔他们后面,目睹了围猎黑狗的一幕。母亲说,那天闭窑,要我用窑水洗手,治手上的冻疮。
  今年春上,父亲在梨花树下窖了三缸酒。其中一个酒缸,就是那一年烧制。


  齐河

  大幕层层落下。雾,稻草,天鹅绒。黑暗之中,梦开始萌芽,生长。在梦中,每一棵细芽都可以长成参天大树。
  大幕缓缓拉开。一束亮光刷在幕后的白墙上。风吹,鸟唱,电闪雷鸣,草木枯荣。
  芝麻,花生。花生,芝麻……

  顶着烈日的炙烤,我沿齐河行走,去河上游的农机站和小蔫茄子会合,到农机站的拦河堰里洗澡。
  河里的鸭子,热得躲到河边的柳树下,卧在草丛里,缩着脖子睡觉。我捡起石块,袭击那些鸭子。鸭子嘎嘎叫着,扑进河水里。鸭子逃走后的草丛里,卧着一只鸭蛋。我扶着柳条,滑下河岸,把鸭蛋擒在手里。
  阳光之下,我不时松开手掌端详。莹绿的蛋壳上,粘着细草,也粘着细小的鸭毛。我连怎么吃这只鸭蛋,都想好了。
  齐河扭在一片稻田里,稻田里,有秧鸡偶尔咕咚咕咚叫一声。
  时间正是晌午,农机站寂静得像秤砣。机器不响,蝉不鸣。临机房的中药铺里,汤先生的算盘也不响。

  药铺外,汤先生雇人盖了两间鸟巢一样立着的厕所。汤先生写男女二字,贴在厕所门上。到农机站打米磨面的人,到中药铺捡药的人,都上汤先生的厕所。汤先生的厕所里,备有褐色草纸。草纸透薄,残留着压扁的未沤化的稻草。开始的时候,有人拿走。汤先生不声不响地加。后来,汤先生再也没有加过草纸,而厕所里的草纸,再也没有用完过。
  河原来没有名字(即使有,大概也叫七河,或者漆河),有一天,大概是汤先生五十岁的时候吧。汤先生说,这河,就叫齐河吧。齐,修身齐家的齐,齐,有文化而两腿站起来。汤先生这样解释。汤先生叫齐河,就叫齐河吧。从范家庙到张王庙,都管这条河叫齐河。

  小蔫茄子,小蔫茄子。我喊了两声,不见回答,也不见他像往常一样拎着装黄鳝的竹篓从稻田里钻出来。
  天热得四面空空,我走到拦河石堰上,掏出鸡鸡,往河水里撒尿。边尿边用尿的抛物线在河面上画圆圈。尿液激起一片水花。
  正尿得欢,我看到一条大的,泥鳅色的死鱼,从水面上滑过来。我的嗓子眼,被整个太阳堵住,想喊,却喊不出来。
  我一慌,扶着鸡鸡的右手里的鸭蛋掉下来,碎一地蛋清蛋黄。
 

  有关《铁达尼克号》

  在梦里,我总是骑着一匹蹇驴,回到张王庙。(别问我为什么是蹇驴,问了我也不会回答。)
  接着说梦。梦里,张王庙漂浮为一座岛,紧紧锁住我的记忆。我的记忆,不为春风所动。
  同样,在梦里,范家庙也漂浮为一座岛。两座岛间,没有船,也没有桥相通。张王庙范家庙之间往返,只能靠飞,或者乘张王庙放起的风筝。
  我说过,张王庙是没有风的。(别问我为什么,问了我也不会回答。)
  要放风筝,得把张王庙的风箱集中起来,鼓风。铁匠铺旧喷雾器改造的鼓风机除外,这是为保证风的一致性。它们全是鸡毛隔板的木风箱。
  煮饭也需要风箱,所以,张王庙的人,一吃过饭,就忙着把风箱集中起来,把风筝鼓上天,要去范家庙的人,就着坐在风筝上。
  但是,不是每个坐在风筝上的人,都能被顺利地送到范家庙。有时候风鼓歪了,那人就扑通掉进水里。水是玄色的流动水银,只要呛一口,就死得骨头是骨头,皮是皮,肉是肉。
  因此,风箱搬出来,风筝升起来的时候,写墓志铭的也同时搬出来。他们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喇叭花,有白色,有紫色,有蓝色,还有红色。写墓志铭不要钱,但必须买喇叭花,喇叭花是要钱的。
  
  人都死了,买几朵花,也合情合理。所以,那些喇叭花,也总能卖出去。
  范家庙到张王庙,就无需如此大费周章了。范家庙有好些狗,白狗,黑狗,灰狗,黑质白章的花狗。只要吃了范家庙的狗肉,就会慢慢长出翅膀,飞回张王庙就是。
  如此这般,人都集中到张王庙,范家庙荒芜人烟,挤满野狗才对。我说过,张王庙的人死后,需要喇叭花,而喇叭花范家庙才有,张王庙并不出产。好多人冒险从张王庙到范家庙,实际是为贩喇叭花。
  我骑蹇驴,到达张王庙,到达范家庙。(不要问我的驴是怎样在张王庙和范家庙之间穿行的,按理,我的驴该被水银呛死。它不死,又能怎么的!好多谜团,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好在张王庙和范家庙的人,没有好奇心,你给他们解释,他们也会捂住耳朵。混混沌沌地活着,是他们的生存原则。
  
  月镰——月亮恍若麦收时节被磨亮又被割钝了的镰刀——冻在冰蓝的天空一隅。天幕低垂,依托群山,笼盖着张王庙。
  环镇的齐河,在冬夜的寂寥里,疏朗开阔。有人提着灯,从河上游的农机站,穿过菜场,走过河上的石桥,走向张王庙。他的灯,和天上的月同时落在河里。一晃一漾之后,顺坡消失在张王庙错落的屋舍楼房里。

  寒冷之中,我裹了裹衣服,提着手提包,独自一人,走进张王庙,走进张王庙的黑夜,走进张王庙的尘埃和往事。

  那一年,《铁达尼克号》席卷大地。我在张王庙请滦平、洪七公、马山、萝卜干等人喝酒。白酒喝酣了,有人抢出去,买来葡萄酒。葡萄酒买来,有人说要兑雪碧喝。大城市都是这们喝的,萝卜干说。我们笑起来。于是又有人抢出门去,买来雪碧。葡萄酒喝了,我们又喝啤酒。他们喝醉了,轮流用我的手机向在外打工的家人打电话,直到没电。

  有羊,唛地叫一声,又唛地叫一声,再也听不见了。齐河无声,河上游的农机站,像一只立着的火柴盒,孤独、摇摇欲坠。
  风从四面的山,掠过麦田、菜地,涌向张王庙。摇动镇外的老榕树,金声飒飒。有几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吱吱滑过水泥路面,滚到路边的衰草里,摇一摇,卡住了。

  老榕树的斜坡下面,是脱了瓦,漏出椽子的老电影院。酒后的醉里,我和18岁的萝卜干一起看了一场《铁达尼号》。乘着醉,我拉她的手,她缩了缩,最后曲着食指,让我握着。冰海沉船的时候,悲怆肃沉的音乐响起,变幻的光影之中。我看到一张泪流满面的脸,靠过来,抽抽咽咽地轻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回头,我突然看到,滦平、洪七公、马山他们,在放映机下面的大墙边站着,张大嘴看着我们。他们像偷偷跑上陆地,又急欲回到水里的河马。


  重回张王庙

  我以三种方式重回张王庙。
  一,梦回。(梦里,我骑着一匹蹇驴。)
  二,回忆和虚构。
  三,实实在在踏上张王庙的土地。

  这是小说的三种形式。在第一种形式里,我切切实实地借助梦,回到张王庙。也回到去张王庙几里地的范家庙。在梦里,张王庙、范家庙是漂浮的两座岛,徜徉在时间的河里。时间是流动的玄色水银。
  在梦里,张王庙和范家庙都有一些变形。而变形,正是小说的要素之一。我在梦里看到的张王庙,即使在梦里,我也认为是一篇好的小说。
  奇怪的是,梦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张王庙范家庙之间的纽带——齐河。或者,这就回到了第二种情况:齐河,仅仅是我的虚构。虚构,是小说的特质。每篇小说,都在有目的地虚构。
  但是,即便我虚构了齐河,我确实又没有虚构农机站,农机站的中药铺,中药铺的汤先生,汤先生的算盘,算盘拨动时哔啵哔啵的响。
  我六岁的时候,手腕上戴着几颗狗牙。这是强子从黑狗炖熟的狗头上拔下来的。他用木匠的手摇钻,钻上眼,穿起来给我戴上。
  强子,是我舅舅。我舅舅那时候经常骑着自行车,一手掌龙头,一手扶着肩上的丈二长火钩,和范头学掌火。我舅舅那时候像个二杆子,穿花衬衣,留长头发,读《武侠》杂志,跟着杂志练习气功和形意拳。我舅舅放掌火的本事,大概不到家。范家庙窑散以后,我家在村上烧砖烧瓦,就是我舅舅掌的火。那天没有狗的干扰,瓦却烧流了。流了的瓦奇形怪状,敲起来却铮铮有声。
  窑,五行属火。我们村上,有两口窑。一口老窑,现在都还在。一口新窑,用沼气池改的。窑上,火地。可以喝酒,吃狗肉胡说。新改的窑,大约不合风水,闹出过人命,后来就填了。
  这是我的回忆。时间一久,回忆难免变得不确切,但在一些细节上,又纤毫毕现。我很多次,跑到窑上,用窑水洗手治疗我的冻疮。我现在都能看见,我蹲下来,侧着身子,用一只手向另一只手浇水。覆窑的土里,丝丝往上冒白气。

  作为小说爱好者,难免拆解名家的小说。如果我们拆解乔伊斯都柏林人的首篇《THE SISTERS》。神父死后的蜡烛,两姐妹的唠叨,神父活着时抖鼻烟的细节、情节、情绪,都可以在每一篇小说中模仿。乔伊斯除外,他不需要重复自己。他是小说之魔。
  有人认为,卡夫卡是小说之神。(同样的还有爱伦坡。)契诃夫,是小说之王。读小说,尝试着写小说的人,大多都主动或者被动地读过乔伊斯、卡夫卡,或者契诃夫。
  我在这里,妄谈小说。实际上正是我对这次小说征文的构思。我试图走进三十年前,二十年前,十年前,现在的张王庙。我以梦回、以虚构、以脚步走上张王庙,不重要。因为,这三种方式,在一篇小说里,很难分清楚。这也如同,我在写自己的小说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流过大师之作,难辨他我。
  我成不了大师,这是肯定的。(这对一个小说爱好者来说,多少有点沮丧。)我用于写小说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我陷入无休止、没来由的回忆。
  记忆有时候是个甜苹果,有时候是个酸苹果。

  我就是带着回忆,走进张王庙镇的。我在铁达尼克印象里,写过月亮,写过齐河,写过跨过河的灯火。我可以为拎灯的人取个名字——马山。在我的好些小说里,都出现一个叫马山的人。有可能,我就是马山。
  我的提包里,装着一本小说,一袋葡萄干,一双袜子。小说正是乔伊斯的《都柏林人》,我用一张一元的纸币,夹在书里作为书签。我清楚地记得,萝卜干——那个多年前和我一起看《铁达尼克号》的大眼睛、长头发少女——喜欢吃萝卜干和葡萄干,我希望或者期望能在如今的张王庙遇见她。而袜子,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双新袜子。这些都是真的,我没有虚构。
  但是,这又不妨碍我虚构,即使我走在张王庙街上。

  有两个老姐妹,在逗一个孩子。翻手机上的照片,这个,这个是谁,这眼镜。
  爸爸,爸爸。孩子奶声奶气地回答,从嘴里掏出糖块,压向老奶奶。
  小心,莫把姨婆婆的衣服弄脏了。
  这是姨婆婆走人户的衣服。
  啊呀,我出门的时候忘关猪圈门了。鸭子要掉到茅厕里,淹死。
  啊,啊。老奶奶打电话,把猪圈门关一下,鸭子要掉茅厕里。鸡,鸡放出来没有。
  今年天干哦,一冬没有下雨。
  就是,麦子都生虫了,病了。前天才打了药。
  晓得那鸭子,怎么那么笨哦。
  受《长河》的影响,我这样写小说,我能这样写小说。这样写张王庙。

  我叔叔有两个孩子,大的叫大林,小的叫二林。
  大林二林小时候(是很小的时候),我叔叔给他们煮鸡蛋吃,二林说,姐姐的鸡蛋大,他不吃。我叔叔说,院子里有条牛,它下的蛋大,你去守到,下了蛋我给你煮。二林守了一上午,对我叔叔说,牛没有下蛋。我叔叔说,那是它没有动,下午牛要耕田,你继续守到。
  晚上,二林对我叔叔说,牛耕了一下午田,还是没有下蛋。
  只要你等,牛就会下一个很大的蛋。我叔叔说。

  我在张王庙街头,碰到我的叔叔银根。他一眼就认出我来,拉着我的手走到茶馆,喊老板上茶。我给他买了一条烟,两瓶酒。喝茶的时候,我引诱他给我讲30年前围猎黑狗的故事。我对他说,我已经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猎狗》。
  我叔叔对小说不感兴趣,他年轻时候,能扛六袋水泥。(100斤一袋。)或者,他也摸过张寡妇的屁股。
  张寡妇,现在仍犹带风韵地生活在张王庙镇上。她抱着孩子,烤着火,和老姐妹拉家常。她的脚边,趴着一条小黑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2-31 00:06:02
  呀,赵四兄来了,2017年最后一天我很想你
  看起来短了一些,量身定做的吗?
我要评论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7-12-31 00:09:01
  好象还没完?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01:21:22
  酒,激起力量,激起豪情。也勾引起青菜米饭下的馋虫。强子用筷子头捅了捅银根的腰,抵耳朵上说,昨晚炸狗咋样了?我听到油弹子响了,今早,张妈放鸡的时候,在骂,短阳寿的哟,狗嘴炸裂了。
  银根摇着拿筷子的手,示意强子别再说。
  强子自顾自地嘟哝,要是有条狗腿下酒,就好啰。
  所有人都没有听见似的,面无表情,毫无反应。或者装着没有听见似的吞咽米饭。
  酒饱饭足。狗腿走了,馋虫走了,张寡妇挑着担子也走了。
  银根看着张寡妇馒头一样摇走的屁股,咽了咽唾沫,从坡上斜滑到窑口,往窑孔里猛架柴。
  范头咳嗽两声,哧地划燃火柴,吧唧燃铜烟锅,从斜坡上的路一步一步走向窑口。所有人都从饭后短暂的沉闷中清醒过来,他们知道,火青闭窑的时刻就要到来,这一窑缸,已经到关键时刻,闪失不得。
  强子站在窑顶,协同师傅看掌火。范头呲牙咬着烟锅,双手一手布腰带,眼放精光,举重若轻地手持火钩,正准备钩火。
  狗,有人大喊一声。不知是木匠还是金根。
  强子扭过头,一匹高大的黑狗,正站在他背后,虎视眈眈。
  狗,狗。强子喊起来。强子转过身,用右脚向黑狗踢去。黑狗咧嘴地吠两声,顺嘴在强子的小腿上扯一口。
  打狗,金根一声大喊,手里的柴棍飞了出去,一棍击中狗儿。黑狗嗷叫一声,夹着尾巴,掉头就跑。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01:42:41
  银根三步两跳,从窑口蹦到窑顶,拖起一条扁担,追黑狗而去。石匠捞起锄头,秋生拖着柴扒,金根拾起柴棍,连窑口的仲春,都从范头手里夺过火钩,从窑口滑下去,开始围猎黑狗。
  强子撩了撩裤腿,狗牙在右边小腿上凿出四个窟窿,冒血,也冒油珠子。强子一跺脚,拾起地上的柴棍,追了过去。
  回来,快回来,火青了,闭窑了。强子听到师傅在喊。他回头,犹豫了一下。火青了,闭窑了,火青了。范头继续喊。
  强子眼前晃着肥得流油的狗腿。猎狗的人们,根本听不到范头的呼喊。一定要把狗猎到手。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02:37:32
  黑狗咻咻地吠叫着,跑上老堰田。银根挥舞着扁担,对所有围猎的人大喊,老堰田是干田,往下赶,把它赶到水田。木匠一听,回头放开包抄的路,留出缺口。金根跳进干田,张着双手,嚯嚯呐喊。
  黑狗停下来,张嘴拖着舌头,望了望压过来的人群,掉头向让出来的路口跑去。它边跑边张望,脑袋上已经开始滴血,柴棍已经让它受伤。它变得谨慎,又不知所有,跑跑停停。
  让它过小方田,银根又喊。过小方田,上弯刀田就是死路。银根一喊,所有围狗的人都清醒地明白,弯刀田呈新月型,只需要两头堵。
  黑狗跑过小方田,强子一声吼,黑狗奔弯刀田而去。银根双手紧握扁担,逼过去。石匠提着锄头,从另一头逼过来。黑狗向着银根,跑一跑,停下来,掉过头,向着石匠,跑一跑,又停下来。如果它跳到水里,就再也没有逃的可能。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它突然一声狂叫,奔石匠而去。石匠的锄头下手了,黑狗嗷嗷叫着,从石匠的脚边窜出去。
  啊呀,强子失声惋惜地叫起来。
  我打中了它的前腿,石匠喊到。
  黑狗跑了一段,拖着腿慢了下来。
  围过去,把它围到大方田的水里。银根一声喊,大家又清醒过来。仲春,强子嚯嚯喊着包抄过去。黑狗低头,瞅了瞅,它的脑袋,腿上滴着血,望着逼过来的人,害怕了,退到了大方田。如果它勇敢一点,冲上公路,它就跑掉了。后来银根说
  不急,不急,四面围。银根喊到。银根,木匠,石匠,强子,仲春,金根,秋生,一众人四面团团围住大方田。
  包围圈分两层,里面一层逐渐缩小。不要动手,让它下水,只要下水,就死定了。银根喊。众人嚯嚯呐喊着,吓唬黑狗,一步一步压过去,并不急于动手。
  黑狗呜呜哭了几声,伸爪子到水里刨了刨,它跳进水里。冰冷的水激得它快速地游动,向着没人的方向,身后拉开一条血线。
  把它堵回水里,银根喊。仲春和强子,轻而易举地用火钩,戳它的狗头,一下一下,瓮在水里。黑狗挣扎着,向着石匠的方向游去。石匠等它靠近了,用锄头猛击它的脑袋。一击之下,黑狗死了一样,沉到水里。血不断地冒出水面。一忽之后,它冒出水面,缓慢地游向银根。水面拖着血,黑狗游得越来越慢,水田里沁一片殷红。
  黑狗游到田坎,一身狗毛贴身上。它哆嗦哆嗦掉身上的水,正低头舔腿上的伤口,银根的扁担兜头砍了下来。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03:14:15
  众人拖着死狗回到窑上,范头铁着脸,猎狗,猎得好哇!这一窑缸,火早青了,早青了。
  众人这才把狗丢到一边,七手八脚闭窑。封窑口,盖砖,上土,浇水。往常半小时的活,那天十分钟不到就好了。
  强子撩裤腿看了看伤口,又给死狗补两柴棍。边打边说,狗有三条命,粘土就活。
  银根和强子把狗皮剥了,狗肉炖起来。炖香的狗肉,温暖撩人。大家吃着狗肉,喝着苞谷酒,看着范头的脸色,一点高兴不起来。
  七天之后,起窑了。范头逐一敲一地火色过头的缸壁,烟火色的脸上开出花。好啊,好啊。他激动地喊起来。那一窑缸,叩之,有金玉之声,出奇地好。
  苞谷酒又温了起来,酒香回环。
  银根喊,石匠,石匠,来一把试试。
  省你的劲吧,留着摸张寡妇的屁股。这缸买了,给张寡妇买条连裤袜。
  毬想长了,打肚郎皮。
  正闹着,强子颠着腿,从远处跑过来,他嘴里喊着,手里挥舞着。等他跑近了,众人才看清,他的手里,赫然两条狗腿。

  30年前,我追在银根叔他们后面,目睹了围猎黑狗的一幕。母亲说,那天闭窑,要我用窑水洗手,治手上的冻疮。
  今年春上,父亲在梨花树下窖了三缸酒。其中一个酒缸,就是那一年烧制。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04:17:02
  齐河

  大幕层层落下。雾,稻草,天鹅绒。黑暗之中,梦开始萌芽,生长。在梦中,每一棵细芽都可以长成参天大树。
  大幕缓缓拉开。一束亮光刷在幕后的白墙上。风吹,鸟唱,电闪雷鸣,草木枯荣。
  芝麻,花生。花生,芝麻……

  顶着烈日的炙烤,我沿齐河行走,去河上游的农机站和小蔫茄子会合,到农机站的拦河堰里洗澡。
  河里的鸭子,热得躲到河边的柳树下,卧在草丛里,缩着脖子睡觉。我捡起石块,袭击那些鸭子。鸭子嘎嘎叫着,扑进河水里。鸭子逃走后的草丛里,卧着一只鸭蛋。我扶着柳条,滑下河岸,把鸭蛋擒在手里。
  阳光之下,我不时松开手掌端详。莹绿的蛋壳上,粘着细草,也粘着细小的鸭毛。我连怎么吃这只鸭蛋,都想好了。
  齐河扭在一片稻田里,稻田里,有秧鸡偶尔咕咚咕咚叫一声。
  时间正是晌午,农机站寂静得像秤砣。机器不响,蝉不鸣。临机房的中药铺里,汤先生的算盘也不响。

  药铺外,汤先生雇人盖了两间鸟巢一样立着的厕所。汤先生写男女二字,贴在厕所门上。到农机站打米磨面的人,到中药铺捡药的人,都上汤先生的厕所。汤先生的厕所里,备有褐色草纸。草纸透薄,残留着压扁的未沤化的稻草。开始的时候,有人拿走。汤先生不声不响地加。后来,汤先生再也没有加过草纸,而厕所里的草纸,再也没有用完过。
  河原来没有名字(即使有,大概也叫七河,或者漆河),有一天,大概是汤先生五十岁的时候吧。汤先生说,这河,就叫齐河吧。齐,修身齐家的齐,齐,有文化而两腿站起来。汤先生这样解释。汤先生叫齐河,就叫齐河吧。从范家庙到张王庙,都管这条河叫齐河。

  小蔫茄子,小蔫茄子。我喊了两声,不见回答,也不见他像往常一样拎着装黄鳝的竹篓从稻田里钻出来。
  天热得四面空空,我走到拦河石堰上,掏出鸡鸡,往河水里撒尿。边尿边用尿的抛物线在河面上画圆圈。尿液激起一片水花。
  正尿得欢,我看到一条大的,泥鳅色的死鱼,从水面上滑过来。我的嗓子眼,被整个太阳堵住,想喊,却喊不出来。
  我一慌,扶着鸡鸡的右手里的鸭蛋掉下来,碎一地蛋清蛋黄。
  • 关粉儿: 举报  2017-12-31 09:50:24  评论

    赵四兄,咋又出来一篇,再单开一帖吧,怎么样
  • zhaozhiguowj: 举报  2017-12-31 21:25:01  评论

    关兄,是三篇一套。最后的套不在标题,在最后一篇。这样写想了几天,在书话的地上,班门弄斧,见笑。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12-31 11:19:50
  题目有套儿的,猎狗不是名词,是动词。这篇语言特有激情,酒精含量高~
作者:小书筒 时间:2017-12-31 13:45:14
  @zhaozhiguowj 2017-12-31 03:14:15
  众人拖着死狗回到窑上,范头铁着脸,猎狗,猎得好哇!这一窑缸,火早青了,早青了。
  众人这才把狗丢到一边,七手八脚闭窑。封窑口,盖砖,上土,浇水。往常半小时的活,那天十分钟不到就好了。
  强子撩裤腿看了看伤口,又给死狗补两柴棍。边打边说,狗有三条命,粘土就活。
  银根和强子把狗皮剥了,狗肉炖起来。炖香的狗肉,温暖撩人。大家吃着狗肉,喝着苞谷酒,看着范头的脸色,一点高兴不起来。
  七天之后,......
  -----------------------------
  还是有点黄山看云海,不见大地,迷糊。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7-12-31 23:32:03
  有关《铁达尼克号》

  在梦里,我总是骑着一匹蹇驴,回到张王庙。(别问我为什么是蹇驴,问了我也不会回答。)
  接着说梦。梦里,张王庙漂浮为一座岛,紧紧锁住我的记忆。我的记忆,不为春风所动。
  同样,在梦里,范家庙也漂浮为一座岛。两座岛间,没有船,也没有桥相通。张王庙范家庙之间往返,只能靠飞,或者乘张王庙放起的风筝。
  我说过,张王庙是没有风的。(别问我为什么,问了我也不会回答。)
  要放风筝,得把张王庙的风箱集中起来,鼓风。铁匠铺旧喷雾器改造的鼓风机除外,这是为保证风的一致性。它们全是鸡毛隔板的木风箱。
  煮饭也需要风箱,所以,张王庙的人,一吃过饭,就忙着把风箱集中起来,把风筝鼓上天,要去范家庙的人,就着坐在风筝上。
  但是,不是每个坐在风筝上的人,都能被顺利地送到范家庙。有时候风鼓歪了,那人就扑通掉进水里。水是玄色的流动水银,只要呛一口,就死得骨头是骨头,皮是皮,肉是肉。
  因此,风箱搬出来,风筝升起来的时候,写墓志铭的也同时搬出来。他们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喇叭花,有白色,有紫色,有蓝色,还有红色。写墓志铭不要钱,但必须买喇叭花,喇叭花是要钱的。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06 09:43:59  评论

    这个梦是以出梦的口气写的,没写出梦的感觉,造梦是卡夫卡最擅长的事:)
  • zhaozhiguowj: 举报  2018-01-06 18:53:16  评论

    的确如此,梦的感觉在半梦半醒之间,转瞬即逝。要写出梦的感觉不容易。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01 00:29:15
  人都死了,买几朵花,也合情合理。所以,那些喇叭花,也总能卖出去。
  范家庙到张王庙,就无需如此大费周章了。范家庙有好些狗,白狗,黑狗,灰狗,黑质白章的花狗。只要吃了范家庙的狗肉,就会慢慢长出翅膀,飞回张王庙就是。
  如此这般,人都集中到张王庙,范家庙荒芜人烟,挤满野狗才对。我说过,张王庙的人死后,需要喇叭花,而喇叭花范家庙才有,张王庙并不出产。好多人冒险从张王庙到范家庙,实际是为贩喇叭花。
  我骑蹇驴,到达张王庙,到达范家庙。(不要问我的驴是怎样在张王庙和范家庙之间穿行的,按理,我的驴该被水银呛死。它不死,又能怎么的!好多谜团,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好在张王庙和范家庙的人,没有好奇心,你给他们解释,他们也会捂住耳朵。混混沌沌地活着,是他们的生存原则。
我要评论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05 19:12:17
  月镰——月亮恍若麦收时节被磨亮又被割钝了的镰刀——冻在冰蓝的天空一隅。天幕低垂,依托群山,笼盖着张王庙。
  环镇的齐河,在冬夜的寂寥里,疏朗开阔。有人提着灯,从河上游的农机站,穿过菜场,走过河上的石桥,走向张王庙。他的灯,和天上的月同时落在河里。一晃一漾之后,顺坡消失在张王庙错落的屋舍楼房里。

  寒冷之中,我裹了裹衣服,提着手提包,独自一人,走进张王庙,走进张王庙的黑夜,走进张王庙的尘埃和往事。

  那一年,《铁达尼克号》席卷大地。我在张王庙请滦平、洪七公、马山、萝卜干等人喝酒。白酒喝酣了,有人抢出去,买来葡萄酒。葡萄酒买来,有人说要兑雪碧喝。大城市都是这们喝的,萝卜干说。我们笑起来。于是又有人抢出门去,买来雪碧。葡萄酒喝了,我们又喝啤酒。他们喝醉了,轮流用我的手机向在外打工的家人打电话,直到没电。

  有羊,唛地叫一声,又唛地叫一声,再也听不见了。齐河无声,河上游的农机站,像一只立着的火柴盒,孤独、摇摇欲坠。
  风从四面的山,掠过麦田、菜地,涌向张王庙。摇动镇外的老榕树,金声飒飒。有几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吱吱滑过水泥路面,滚到路边的衰草里,摇一摇,卡住了。

  老榕树的斜坡下面,是脱了瓦,漏出椽子的老电影院。酒后的醉里,我和18岁的萝卜干一起看了一场《铁达尼号》。乘着醉,我拉她的手,她缩了缩,最后曲着食指,让我握着。冰海沉船的时候,悲怆肃沉的音乐响起,变幻的光影之中。我看到一张泪流满面的脸,靠过来,抽抽咽咽地轻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回头,我突然看到,滦平、洪七公、马山他们,在放映机下面的大墙边站着,张大嘴看着我们。他们像偷偷跑上陆地,又急欲回到水里的河马。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05 19:13:51
  重回张王庙

  我以三种方式重回张王庙。
  一,梦回。(梦里,我骑着一匹蹇驴。)
  二,回忆和虚构。
  三,实实在在踏上张王庙的土地。

  这是小说的三种形式。在第一种形式里,我切切实实地借助梦,回到张王庙。也回到去张王庙几里地的范家庙。在梦里,张王庙、范家庙是漂浮的两座岛,徜徉在时间的河里。时间是流动的玄色水银。
  在梦里,张王庙和范家庙都有一些变形。而变形,正是小说的要素之一。我在梦里看到的张王庙,即使在梦里,我也认为是一篇好的小说。
  奇怪的是,梦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张王庙范家庙之间的纽带——齐河。或者,这就回到了第二种情况:齐河,仅仅是我的虚构。虚构,是小说的特质。每篇小说,都在有目的地虚构。
  但是,即便我虚构了齐河,我确实又没有虚构农机站,农机站的中药铺,中药铺的汤先生,汤先生的算盘,算盘拨动时哔啵哔啵的响。
  我六岁的时候,手腕上戴着几颗狗牙。这是强子从黑狗炖熟的狗头上拔下来的。他用木匠的手摇钻,钻上眼,穿起来给我戴上。
  强子,是我舅舅。我舅舅那时候经常骑着自行车,一手掌龙头,一手扶着肩上的丈二长火钩,和范头学掌火。我舅舅那时候像个二杆子,穿花衬衣,留长头发,读《武侠》杂志,跟着杂志练习气功和形意拳。我舅舅放掌火的本事,大概不到家。范家庙窑散以后,我家在村上烧砖烧瓦,就是我舅舅掌的火。那天没有狗的干扰,瓦却烧流了。流了的瓦奇形怪状,敲起来却铮铮有声。
  窑,五行属火。我们村上,有两口窑。一口老窑,现在都还在。一口新窑,用沼气池改的。窑上,火地。可以喝酒,吃狗肉胡说。新改的窑,大约不合风水,闹出过人命,后来就填了。
  这是我的回忆。时间一久,回忆难免变得不确切,但在一些细节上,又纤毫毕现。我很多次,跑到窑上,用窑水洗手治疗我的冻疮。我现在都能看见,我蹲下来,侧着身子,用一只手向另一只手浇水。覆窑的土里,丝丝往上冒白气。

  作为小说爱好者,难免拆解名家的小说。如果我们拆解乔伊斯都柏林人的首篇《THE SISTERS》。神父死后的蜡烛,两姐妹的唠叨,神父活着时抖鼻烟的细节、情节、情绪,都可以在每一篇小说中模仿。乔伊斯除外,他不需要重复自己。他是小说之魔。
  有人认为,卡夫卡是小说之神。(同样的还有爱伦坡。)契诃夫,是小说之王。读小说,尝试着写小说的人,大多都主动或者被动地读过乔伊斯、卡夫卡,或者契诃夫。
  我在这里,妄谈小说。实际上正是我对这次小说征文的构思。我试图走进三十年前,二十年前,十年前,现在的张王庙。我以梦回、以虚构、以脚步走上张王庙,不重要。因为,这三种方式,在一篇小说里,很难分清楚。这也如同,我在写自己的小说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流过大师之作,难辨他我。
  我成不了大师,这是肯定的。(这对一个小说爱好者来说,多少有点沮丧。)我用于写小说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我陷入无休止、没来由的回忆。
  记忆有时候是个甜苹果,有时候是个酸苹果。

  我就是带着回忆,走进张王庙镇的。我在铁达尼克印象里,写过月亮,写过齐河,写过跨过河的灯火。我可以为拎灯的人取个名字——马山。在我的好些小说里,都出现一个叫马山的人。有可能,我就是马山。
  我的提包里,装着一本小说,一袋葡萄干,一双袜子。小说正是乔伊斯的《都柏林人》,我用一张一元的纸币,夹在书里作为书签。我清楚地记得,萝卜干——那个多年前和我一起看《铁达尼克号》的大眼睛、长头发少女——喜欢吃萝卜干和葡萄干,我希望或者期望能在如今的张王庙遇见她。而袜子,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双新袜子。这些都是真的,我没有虚构。
  但是,这又不妨碍我虚构,即使我走在张王庙街上。

  有两个老姐妹,在逗一个孩子。翻手机上的照片,这个,这个是谁,这眼镜。
  爸爸,爸爸。孩子奶声奶气地回答,从嘴里掏出糖块,压向老奶奶。
  小心,莫把姨婆婆的衣服弄脏了。
  这是姨婆婆走人户的衣服。
  啊呀,我出门的时候忘关猪圈门了。鸭子要掉到茅厕里,淹死。
  啊,啊。老奶奶打电话,把猪圈门关一下,鸭子要掉茅厕里。鸡,鸡放出来没有。
  今年天干哦,一冬没有下雨。
  就是,麦子都生虫了,病了。前天才打了药。
  晓得那鸭子,怎么那么笨哦。
  受《长河》的影响,我这样写小说,我能这样写小说。这样写张王庙。

  我叔叔有两个孩子,大的叫大林,小的叫二林。
  大林二林小时候(是很小的时候),我叔叔给他们煮鸡蛋吃,二林说,姐姐的鸡蛋大,他不吃。我叔叔说,院子里有条牛,它下的蛋大,你去守到,下了蛋我给你煮。二林守了一上午,对我叔叔说,牛没有下蛋。我叔叔说,那是它没有动,下午牛要耕田,你继续守到。
  晚上,二林对我叔叔说,牛耕了一下午田,还是没有下蛋。
  只要你等,牛就会下一个很大的蛋。我叔叔说。

  我在张王庙街头,碰到我的叔叔银根。他一眼就认出我来,拉着我的手走到茶馆,喊老板上茶。我给他买了一条烟,两瓶酒。喝茶的时候,我引诱他给我讲30年前围猎黑狗的故事。我对他说,我已经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猎狗》。
  我叔叔对小说不感兴趣,他年轻时候,能扛六袋水泥。(100斤一袋。)或者,他也摸过张寡妇的屁股。
  张寡妇,现在仍犹带风韵地生活在张王庙镇上。她抱着孩子,烤着火,和老姐妹拉家常。她的脚边,趴着一条小黑狗。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18-01-13 22:21:52  评论

    离开多久了,小黑狗都转世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的思念都在文章里。
我要评论
作者:小说读者 时间:2018-01-06 00:11:52
  这个文字好,感觉是练过的。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06 19:16:01
  好久没有写字,也没有写小说了。感谢上面各位的回复。

  我喜欢小说,是因为在小说中,我是自由的。小说可以让人起飞,在低空滑行,看过客红尘。
  在书话,也读到一些好小说。理徇先生的《张有粮》印象非常深,特别是最后那句“都那么穷了,修庙干什么”(记得不准,大概如此)。田桥的几个小说,也非常好。记得一篇叫《杜鹃花》的小说,故事非常棒。可惜他的《渭河》没有连载完。我看渭河这样的小说,完全在看他怎么叙事。敢写这样的小说,多少有些野心。可惜,没有写完。
  雷立刚的几个小说也好,可惜,他的小说太急切而叙事散乱—这可能和他指着靠小说成名成家有关。
  有个久不来书话的网友,名字忘记了,写过一篇《自行车驶过1983的黑夜》《我姥姥抽袋烟》,文中的气息和呼吸特别好。要把小说写到有呼吸,是很难的。
  高卧东山君,有一段时间也写了不少小说。故事好,语言也好,可惜细节过于雕琢。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06 19:24:39
  书话的小说之最,当数35公里的节气系列。文字氤氲。有人称之为扫地僧。
  当然,书话也有郑作,张亦晖老师这样的正经小说作者。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地下丝绒兄,他强调小说的趣味和试验性。
  所以,看到丝绒兄把游戏都卸了,我就决定写上面这篇小说。并且,等待丝绒兄的佳作。。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7 22:19:20
  赵四兄,粗读了一下,到12楼算是完结对吧,也就是【他们像偷偷跑上陆地,又急欲回到水里的河马】
  我必须都编辑到主帖里,不然评委不好看,务必明示。
我要评论
作者:杨峰瑞 时间:2018-01-07 22:45:15
  @xixiange1963 2017-12-31 00:09:01
  好象还没完?
  -----------------------------
  写到张寡妇,怎么变成打狗了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08 09:07:45
  酒,激起力量,激起豪情。银根敞开衣襟,胡说开张寡妇的屁股。
  银根,银根。窑下和强子正往窑孔里架柴的苗木匠喊,张寡妇的屁股你摸过的啊?她的健美裤儿是不是你买的啊?上次看你拿到卖缸的钱,就往镇上跑。
  岂止是健美裤,我看张寡妇的摇裤,都是银根包办的。石匠春生火上浇油地奚落银根。
  银根一跃而起,扑过去一把按春生在柴捆上。两人憋着劲开始翻滚,直到银根呼哧呼哧地把石匠摁在地上。
  秋生,金根,仲春,强子,木匠拍着手,又喊又叫,翻过来,翻过来,婆娘才睡下边。
  石匠挺起腰,咬着牙,憋着气,要把银根掀下去。终于,腰软下来,没有掀动。大家的喊叫跺脚才停下来。
  说,张寡妇的摇裤哪个狗日的买的?
  我,我买的。石匠开始讨饶。
  哈,哈哈。张寡妇的摇裤石匠买的。所有人都笑起来,除了掌火范头。窑上充满快活的空气。
  银根松开石匠,接过搪瓷缸子,猛喝一口,用袖子擦了擦下巴,顺手把酒缸递给打挺起身的石匠。


  ----
  这段屁股与干架合写很有时代感
  王小波写得更直白,一男的被另一男的干翻在地,明显感到骑在他身上那人的那杆枪顶着他,忘了是哪一篇了
  其实那时代女的也玩得挺疯,在这儿贡献一个从前听到的事例:那也是个冬天,下过大雪没事干闲聊天,生产队几个女的被一个习惯嘴上占便宜的男的给聊火了,合力把那男的按倒,解裤带松裤腰,用大铁锹铲了一铲雪丢在裤裆里,这一切都在嘻嘻哈哈中进行,不过据说留下个后遗症,那男的从此不举:)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1-17 20:20:43
  @关粉儿 2018-01-07 22:19:20
  赵四兄,粗读了一下,到12楼算是完结对吧,也就是【他们像偷偷跑上陆地,又急欲回到水里的河马】
  我必须都编辑到主帖里,不然评委不好看,务必明示。
  -----------------------------
  请集中到主帖子。13楼。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6 23:53:22
  赵四兄,我读完了,很强悍,赞。
  写梦的那一段我接受起来有些困难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6 23:54:11
  我一慌,扶着鸡鸡的右手里的鸭蛋掉下来,碎一地蛋清蛋黄。
  -------------
  其实可以右手扶鸡,左手拿蛋。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6 23:58:02
  几处可能的错误

  【解下腰间的银酒壶,倒上一壶,搂着】
  注:扣=口?

  【它变得谨慎,又不知所有,跑跑停停。】
  注:不知所有=不知所以

  【这缸买了,给张寡妇买条连裤袜。】
  注:第一个 买=卖

  【有羊,唛地叫一声,又唛地叫一声,再也听不见了】
  注:唛=咩? 前者我查了查,好像不能当叫声用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6 23:58:45
  @zhaozhiguowj 2018-01-06 19:24:39
  书话的小说之最,当数35公里的节气系列。文字氤氲。有人称之为扫地僧。
  当然,书话也有郑作,张亦晖老师这样的正经小说作者。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地下丝绒兄,他强调小说的趣味和试验性。
  所以,看到丝绒兄把游戏都卸了,我就决定写上面这篇小说。并且,等待丝绒兄的佳作。。
  -----------------------------
  @地下丝绒
我要评论
作者:苏守黑 时间:2018-01-28 10:39:33
  精彩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4 17:45:20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作者:风林舞破 时间:2018-05-03 04:50:47
  顶
作者:风林舞破 时间:2018-05-03 04:52:44
  老赵,你还在天涯啊。我都十年没来了。加我微信聊,哈哈
楼主zhaozhiguowj 时间:2018-05-04 20:35:08
  @风林舞破 2018-05-03 04:52:44
  老赵,你还在天涯啊。我都十年没来了。加我微信聊,哈哈
  -----------------------------
  偶尔在。谢谢
作者:风林舞破 时间:2018-05-04 23:42:13
  哈哈,天涯居然还没黄。你上知乎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