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恐龙

楼主:指難 时间:2017-12-31 19:30:03 点击:1732 回复:5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恐龙



  还是倒叙吧。瞎老太太说。



  ……那两只鸟儿是黄色的。黄得很明润,黄得很逍遥,黄得就像鸟儿自己的喙角,就像狗剩儿用黄色水彩涂抹在白色的墙壁上又滴了一点点儿红。谁都知道那两只鸟儿在老家叫什么名字,狗剩儿也知道,爷爷早说过。可是她的电脑不会写这个古怪邪乎的名字,甚至拼音字母都模拟不出来,虽说鸟名儿与鸟鸣听起来是一样的。它隔绝在远山太深了,它遮蔽在老林太久了,鸟儿仍发太古的音,发太古的梦。


  她想起家里給狗剩儿养有一只狗,是野狼与狗杂交的第二代。狼犬前腿稍长于后腿,每闻异动却俯首翘臀,作势投跃而抱扑,伴随着一声小鸟拍打翅膀似的狂吠;狂吠发自衷心衷肠,曲曲折折经过腹胸至于喉,冒出参差的犬牙篱笆时,吠声很轻,像侧商调里的入声字,也像小鸟栖枝收翅时的瞬间,仿佛是发声,又仿佛是失声。狼犬既然早已名之曰黄老邪,那两只鸟儿也因此就可以大排行顺着叫作黄小邪和黄亦邪。当然,黄老邪的皮毛几乎是棕色,可是她们总是认为那也是黄色。于是,黄小邪和黄亦邪的毛羽虽然更近于橙色,她们也还是管它叫黄色。


  这多少也有点儿奇怪。 爷爷把鸟儿送给孙子的时候,说。鸟儿的老家离这儿大约386禽里。


  386禽里,是鸟飞的计程,比起水流的道路更近更直接;如果人们坐汽车或者火车需要9127公里,乘飞机需要19个小时;如果步行,需要行走1863公里。之所以有这个差别,因为那儿都是高山峻岭,鸟儿知道捷径,所以距离听起来很近;汽车必须走盘山公路,就很绕远;飞机则必须花上时间等到大雾消散;如果人们沿着山脚下的河道走路,也只能步行1863公里而后不得不止于峻山峭壁也。仔细想象,就知道,鸟儿的老家跟她家之间,仅仅隔着一座山;山上有很多树,树上树下都有很多鸟道,却罕至人迹。


  孙子问爷爷:“你在老家干什么?”爷爷说:“ 我下地干活儿。”孙子问:“鸟儿在老家干什么?”爷爷说:“在山上一瞎老太太手里。”


  孙子说:“那是她们一块儿玩儿呢。”玩儿?不是的,是那个老太太靠鸟儿当口 粮。爷爷告诉孙子说。在他自己也跟孙子差不多大的时候,就看见那个老太太坐在那里,如今整整一个甲子咯,还端坐在那里,身体没有更臃肿,也没有更颓废。头发乱蓬蓬的,缭绕环结,像草丛,像荆棘,像灌木,像禾苗,又像春天焚烧田野的野火野烟,扶扶摇摇的,缈缈袅袅的;脚上穿着绣花鞋,鞋面儿墨绿色,看起来湿漉漉的,仿佛一层肥肥瘦瘦的青苔,上面绣着各种小花儿,疏疏落落的,歪歪斜斜的,疙疙瘩瘩的———瞎老太太作针线的时候失了针脚儿。老太太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背儿和左右扶手都圆鼓囊囊的,看起来就是小山丘,丘上的绣花也像极了松树林子或者橡树老榆树,高高低低的。


  狗剩儿琢磨了很长时间,却怎么也不明白,这个老太太怎么样才能够抓住鸟 儿的,还让鸟儿陪她玩儿。老太太眼睛早瞎了,仅凭借记忆和耐力,她终于摸索到了她现在坐着的地方。爷爷告诉他说。这个地方开始是一条沟,窄窄的,长长的,弯弯曲曲的,起起伏伏的,最后末端就是那把椅子。老太太一旦坐上了椅子,就再也不愿意离开也从未离开,因为她在那儿可以抓住很多鸟儿,当饭吃,多安稳哪,多新鲜哪。鸟儿从山沟的一端起飞,左右是悬崖峭壁,上有茂林乱草,下而激湍深渊,只好一直飞,飞至老太太的椅子旁。老太太就顺手嗯哼抓住了,哇呜张开磨盘大嘴,吃掉。


  倒不是因为老太太有什么魔法。狗剩儿模模糊糊地想。只是因为山沟太细太长太深,就像喝进嘴里的水,只能咕咚咚咚进了肚子,最后撒尿流到脚下地上。


  鸟儿一旦进入深沟就无法返回,只得一路飞到黑,飞抵老太太身旁,老太太饿了就随时放在自己的嘴中,有时在睡梦中还不闲歇地磨牙大嚼。春天里,河里的冰雪碴子滴滴答答地化开,摧发河边柳芽儿时,爷爷下地春播。路过老太太身边,给了老太太几穗儿谷子。爷爷觉得瞎老太太年年吃鸟肉食鸟蛋容易便秘,天天坐在那儿更容易痔疮,肯定需要吃些五谷杂粮通透肠胃。所以每年雨水节前后总会撒些豆麻谷粱給老太太。


  老太太礼尚往来,这年就给了爷爷两只金鸟儿,还说:“善心金贵的年轻人,你对我很好;我知道你也能善待这金鸟儿。老身再祝你金秋丰收你的喜悦。”爷爷听到老太太说自己是年轻人,抹着自己的花白头发和短胡岔儿笑了,说:“年轻人?我孙子才是年轻人哩。就把这金翅儿送给我孙子吧。”


  孙子又想起一个问题:“那个老太太的老家在哪儿呢?”爷爷说: “我也不知道。我的爷爷告诉过我,他跟你差不多大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就端坐在那里啦,身态端正,就是眼睛早瞎了。”孙子刚刚三岁半,“爷爷”、“爷爷的爷爷”和 “跟你差不多大”等等名词,对他而言简直是玄之又玄,因此他就呆了一回儿又一回儿:看看爷爷,满脸温暖而光明;回看自己的心底,黑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清。只好仍然呆在鸟儿对面,互作凝视而沉思状。


  狗剩儿接过爷爷送的两只鸟儿,先把它们安排在鹦鹉笼子里面,鹦鹉们和黄亦邪黄小邪面面相觑,蹦蹦跳跳地互相寒暄着有失远迎,叽叽喳喳地彼此推让着主客座位,爷爷却说:“撒野惯了,一点也不老实。”孙子问:“爷爷,是说我吧?”爷爷笑了,又笑了,说:“不是不是,你不老实爷爷喜欢;鸟儿不老实爷爷欢喜不起来。”孙子又问为什么呢?爷爷笑说:“我说不出为什么。”


  她花50元钱买来一个竹编鸟笼子,鸟儿在笼子里面欢蹦乱跳。爷爷说:“唉呀呀,笼子花了50元,路费上千块,还花我很多的谷子和工夫,这鸟儿还真值钱哪。”孙子说:“爷爷,你想卖掉鸟儿吗?”爷爷说:“要是卖的话就又不值钱喽。”孙子又发呆了好一会儿,又挠挠耳朵,耳朵里空空的,什么意思也看不清。


  可能因为暖气的缘故,春天尚未完全暖透大地的鸟情花色,鸟儿迅速生了一窝蛋。当天夜里,狗剩儿和她都听见鸟翅膀扑哧扑哧地扇动。迷迷糊糊梦中,她开始以为窗帘没关好,路灯闪耀了鸟儿的眼睛;后来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绒布擦眼镜片,又好像芦苇在风中婆娑。早晨起来狗剩儿立即看见了鸟蛋,躺在鸟吃食的塑料盒子里面。狗剩儿的手指肚儿软软地搭在上面一戳,凉乎乎的鸟蛋一轱辘滚开了,比回撤的小手指一样轻快。然后狗剩儿和鸟蛋们同时咯噜噜咯噜噜地笑了。鸟蛋上布满了一层斑斑的笑纹。


  爷爷说,鸟儿要孵蛋了,得弄个草窝儿。她跟狗剩儿赶紧儿跑到菜市场,寻找草绳子或者麻绳儿。幸运得很,一会儿就找到一根草绳儿,是卖海带的菜贩子丢弃的。海带就是长在草绳上飘浮在海面上的。狗剩儿很奇怪,为什么长海带的地方也会用来生长小鸟儿呢?小鸟儿会看见,它的天空跟海带的大海一样蓝,蓝得深,蓝得广,是草绳子把天和海拴在一起的。


  狗剩儿于是在花盆里面埋上两三个鸟蛋大小的土豆,上面覆了一层刚刚捡来的稻草麻丝,满怀希望鸟儿从稻草窝儿爬出来的时候,花盆土底也长出一些小鸟儿。爷爷说,那个瞎老太太的每对鸟儿每年可以生好几窝鸟蛋儿,所以她身边总是环绕着鸟群。孙子就想象一群鸟儿盘旋在花盆上,像蜜蜂,像蚂蚁,像土豆。


  她把塑料盒子里面的鸟蛋放进了草窝儿,哪知金翅儿霸道地把鸟蛋啄破,叼到鸟笼外面了,遗憾不能隔着笼子格外踩上两脚。或许,鸟儿担心自己的窝里掺杂进别的鸟种,浪费自己的精力不说,还会破坏自己后代的纯洁性吧?总之,第一组鸟蛋就这样完蛋了。狗剩儿接手了鸟儿淘汰的蛋,收拾进花盆,作了土豆的肥。


  第二窝鸟蛋很快生下来,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孵化,颜色渐渐发黑,鸟儿又从窝里面拖出来,扔了。狗剩儿又埋进了土豆盆土里,又有些怕鸟蛋咬伤了土豆,使劲多埋了一层土。第三窝鸟蛋出来了,雌鸟儿一心一意地孵化;雄鸟儿上上下下地忙乎,一会儿喂母鸟儿吃谷子,一会 儿张开翅膀试图拦挡狗剩儿的棍子或者她放进去的菜叶儿,甚至毫不畏缩地阻挡黄老邪的鼻子和舌头,黄老邪煽翅的声音也套不上近乎。行为幼稚,其情可嘉。时间长了,母鸟身上灰乎乎的,毛发乱蓬蓬的,很像坐月子的女人,慵懒倦怠,嗒然若失,无人我相。雄鸟儿仔细地给母鸟儿梳理羽毛,她嫌它笨手笨脚的,就给端来一盆水,把鸟儿放出鸟笼子,母鸟儿扑楞楞地抖动翅膀,摇头晃脑地梳洗自己的羽毛,一会儿焕然一新,若秀芙蓉新出水状。可惜竟糟糕得很,鸟儿洗澡之后,竟然不回鸟窝儿孵化鸟蛋了。她悄悄地打开一只鸟蛋,蛋黄上已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眼珠儿。却又不得不成了狗剩儿的土豆肥,狗剩儿的土盆里又想象着会多生出几只鸟儿。


  当第四窝鸟蛋生下来,她们总结发扬了前几次的好经验,避免了上几窝的坏教训,配以中庸之道,给鸟儿用温水洗澡,洗澡之后马上空调轻暖风干,赶快放回原封原样的草窝;终于,在杜鹃花烧山布谷鸟啼林的时候,鸟蛋变成了鸟儿,红乎乎的,肉敦敦的,像一颗颗不规则的大粒花生米,又像一枚枚歪草莓。狗剩儿看见了,说:“哇呀,这么多恐龙哎……”然后急忙去拨开花盆的土,却没有发现任何小鸟儿,也没有恐龙,只在碎蛋壳旁多出了几个圆鼓鼓的小土豆儿,挂拉在歪歪的绿色土豆秧子上;一根小手指试探着伸过去,一戳土豆一轱辘,小手就像鸟儿啄食,鸟头迅速地伸进,又迅速地后退。


  狗剩儿迷惑地扫视一眼土豆,再寻思一眉小恐龙,又摸摸土豆,蜷起起小手指,先抱抱她,后歪着脑袋偎上爷爷。“我也不懂。我光知道瞎老太太会养鸟儿。”爷爷挠挠头,再挠挠头,说。“等我回去问问她:



  恐龙从哪里来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指難 时间:2017-12-31 19:38:31


  本来写的是散文,润色成寓言似乎。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7-12-31 19:39:34
  16号征文
我要评论
作者:论金 时间:2017-12-31 19:54:51
  呵呵,我还以为开头这么写:…那两只鸟儿是黄色的。黄得有点绿,绿得有点蓝,蓝的有点发黑,以至于人在不同光线下看出各种颜色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1-01 01:10:34
  :)

  声色漂亮。

  像透明跳跃的水流。

  流着流着,消没在了松软的土里。

  搜寻,摸出了几个小土豆。
作者:论金 时间:2018-01-01 12:29:18
  也许这就是写作的乐趣。人可以做一回上帝。把我就是现实的理想实现了。不仅仅可以随意安排,还可以随意赋予。鸡生蛋蛋生鸡也能玩儿出味来。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00:43:15
  读了三四遍,热了热身:)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01:18:55
  有味道,只不过不易进入
  或者说太难进入

  用语精致考究,甚至冒着不通的风险:)不是讽刺呵:)
  标点也剑走偏锋,比如大量的分号,话前的句号等等
  老太太当然不是人,我是说根本不是人格化的东西
  只不过是山谷尽头的一处地方,群鸟居住的一处地方,老头在雨水前后种些豆麻谷粱的一处地方
  小孩眼里的恐龙嘛,就是刚浮出的小鸟光秃秃的好似恐龙
  但也照应了开头“它隔绝在远山太深了,它遮蔽在老林太久了,鸟儿仍发太古的音,发太古的梦”,隐约中或与恐龙同宗

  把一件小事写得玄之又玄是本事:)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01:23:33
  “386禽里”那一段似乎没什么必要

  我最大的困惑是第一段“还是倒叙吧。瞎老太太说。”
  倒叙何来呢?不明白


  挑了几处可能的毛病

  【瞎老太太作针线的时候失了针脚儿】
  注:作=做

  【狗剩儿又埋进了土豆盆土里】
  注:第二个土去掉

  【雌鸟儿一心一意地孵化;雄鸟儿上上下下地忙乎,一会儿喂母鸟儿吃谷子】
  注:母鸟=雌鸟 后面也忽而雌鸟忽而母鸟,这个区分似乎没意义

  【黄老邪煽翅的声音也套不上近乎。】
  注:虽然前面介绍过狗叫的声音,但这个“煽翅”有些别扭

  【她们总结发扬了前几次的好经验,避免了上几窝的坏教训】
  注:好坏 似乎可以去掉

  【蜷起起小手指】
  注:多了个“起”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03 10:33:09  评论

    禽里那一段或是全文关键,某常于湖边看船,水上距离和陆上距离不相等,又看一株大树倒地,立地的身高与倒地身长不相等,幼儿时以两指距星距,指间与星间亦不相等,明乎此,则知万法唯心矣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01:31:51
  最后一句“恐龙从哪里来啊”
  似乎你是想到了一句“熊从山那边来”
  这话我还是说出来吧,不然憋得难受,纯属猜着玩:)
楼主指難 时间:2018-01-03 09:02:52


  这是旧作,贴上来时润色过。


  标点和错别字:「煽翅」当为「扇翅」,但是这俩字不能删,有其特别的幽默。还有一个「胡子岔儿」写错了「茬」。「蜷起起」当为「蜷蜷起」。其他地方不用改,「土豆盆土」的第二个「土」是特别添上去的,使读起来有一个别扭劲儿。


  「倒叙」:从表达上确实是倒叙,从历史上看瞎老太太有自伐的嫌疑。我自己也认为「还是倒叙吧」是神来一笔。


  「难入」:386禽里不能删。


  「门罗」:我写这帖子时,是因为我读了另一个大作家的长篇小说,余音萦怀。但不是门罗。门罗令人惊叹,但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




楼主指難 时间:2018-01-03 09:05:52


  粉儿君脑袋瓜子里预藏自己的模式,所以读着难入。。我也确实见过一读而入的人,我觉得神。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09:59:50
  【瞎老太太作针线的时候失了针脚儿】
  注:作=做

  为甚?当然这不是实指,即便如此也得用做嘛,“作”虽古雅,但不对



  【雌鸟儿一心一意地孵化;雄鸟儿上上下下地忙乎,一会儿喂母鸟儿吃谷子】
  注:母鸟=雌鸟 后面也忽而雌鸟忽而母鸟,这个区分似乎没意义

  这个我好像看错了,后面并没有“忽而雌鸟忽而母鸟”,而是一直“母鸟”
  但我认为还是有问题的,第一个“雌鸟”应改为“母鸟”,似乎只有这一处用“雌”?
  你后来都用“母鸟”,大概是想表达鸟的母性渐生,雌性减弱
  但你这划分的这个时间点没有道理,孵蛋的时候就应该有母性了嘛
  总不能说孵蛋的时候还当自己是女人呢,老公喂食的时候就当自己是妈妈了
  没道理没道理



  【她们总结发扬了前几次的好经验,避免了上几窝的坏教训】
  注:好坏 似乎可以去掉

  不能加上“好坏”,不能靠这个增添语句的曲折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10:02:04
  @指難 2018-01-03 09:05:52
  粉儿君脑袋瓜子里预藏自己的模式,所以读着难入。。我也确实见过一读而入的人,我觉得神。
  -----------------------------
  我说的这个进入实际上是说大概读通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03 10:43:46
  误了几字,订正如下:

  禽里那一段或是全文关键,某尝于湖边看船,水上距离和陆上距离不相等,又看一株大树倒地,立地身高与倒地身长不相等,幼儿时以两指测星距,指间距与星间距亦不相等,明乎此,则知万法唯心矣
楼主指難 时间:2018-01-03 12:26:10



  粉儿君,


  「作vs 做]:我印象里,「做」是指向动作和结果。「作」,更强调其中的情态,动机和意向。瞎老太太因此实际上是不能「做针线」的,但不妨碍她有这个动机和想法儿,因此是「作针线」。再看看「做作业」,与「作作业」,是不是也有这种区别呢?自作多情,自做多情;作怪,做怪。等等。


  「雌vs 母」:这个地方本来确实没有注意到。你第一次提起时也没有意识到。现在你追问起来,我仔细回想,当时应该是只看见鸟儿的形象和动作,眼里其实是分不出雌雄的,所以表达出来是无意识的,完全随机无捡择。经过你的追问,我在考虑,以后若遇到类似的情况,是否做更多的变化,如,雌,母,鸟妈,鸟父,鸟夫,鸟妇,等等。


  「好经验vs坏教训」:你的说法是日常习惯,认为「教训」必是贬义的失败的,「经验」必是积极的成功的,其实这不完全是正确用法。正确的意义上,感觉好像经验=教训。







作者:象予独行者_ 时间:2018-01-03 12:59:43
  一直在想,第一句怎么出来的。

  我的理解是,

  恐龙这个念头似乎起于孙子,可孙子得之于鸟蛋,鸟蛋出自鸟,鸟来自于爷爷,爷爷得之于瞎老太太。

  瞎老太太把鸟送于爷爷,爷爷转送孙子,孙子想到恐龙,问诸爷爷,爷爷追问瞎老太太。

  于是瞎老太太才知道恐龙,就说:‘恐龙?这是倒叙吧。’爷爷一想,恐龙这个念头似乎起于孙子.....

  哈,问翁姑娘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06 10:20:13
  这篇讲的是三代人的事,狗剩儿、她、爷爷,叙事者她就是难兄
  “还是倒叙吧。瞎老太太说。”就这一句是倒叙,这一句下面都是与时俱进的,所谓的倒叙就是把结尾挪到了开头而已,造成一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老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的回环,世事莫不如此
  不在这一环中的是瞎老太太,这个瞎老太太吓到我了,如果无所本而是难兄的创造,那这就是个天才的创造,废话,除了天才谁还会创造呢
  “太初有道”,这个瞎老太太就是这么个惊人的东西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18-01-13 22:53:09
  喜欢。
  这句子一张眼就是高级相。
  情节能理顺了,内涵估计就不言自明了,目前还理不顺,只有不明觉厉之感。需要再读几遍。
  禽里那段最喜欢。还有老太太,意象感好强,也许会梦到她。还有小土豆,灵光得很。
  • 指難: 举报  2018-01-22 15:23:20  评论

    诚惶诚恐
  • ty_郭小米215: 举报  2018-01-22 20:28:37  评论

    真的特别喜欢,我看过的征文里最喜欢的了,而且,甚至想模仿写写,捂脸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3 23:10:27
  悬念,没看懂,楼主记得评完分开示我这个愚昧的读者。:)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26 16:10:08
  老师的这篇文章应当放到语文高考试卷中,让考生们做阅读理解!:)[d:呲牙]
我要评论
作者:树懒秋香 时间:2018-02-01 15:42:42
  千万不要放进高考试卷,吓坏我了,多少学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果放这一篇,那要放到多少前进的马蹄。

  服气。如同细木作的活儿,令我震惊。

  禽里,是必须的。在什么场域用什么尺度,比如海里,节,肘,这些海员的度量都是必须的。


  又附,关于恐龙和鸟的关系,考古学已经证明了,所以逻辑没有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4 17:45:41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3-31 22:39:31
  这篇很好的。
  不过我读着时,内心有某个点不是很响应,可能因为写法过于文艺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