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旷野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1 09:59:37 点击:1312 回复:5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很不幸,被写进了一篇小说里。

  那位作者很残忍,他让天空扔石板一样下雨,却又不让我带伞。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心想,那大概就是作者的脸吧。

  那位作者让我奔跑,我就赶紧奔跑。跑了半天才发现,原来作者在耍弄我,他铺开个用地平线包围着的旷野让我奔命。

  若不是天空跟我玩深沉,旷野倒也很美,有绿草,有野花。可我现在已经落花流水,连北都找不着了。

  跑啊跑,越跑越难过,脚下一滑,跌了一跤。爬起来再跑,没跑几步,又是一跤。如此几次,想到爬起来也还是跌,干脆趴着不动——这是中国古代一则寓言教我的。

  趴在地上,我感到一块块沉重的“石板”砸在我身上,“噼哩啪啦”砸得粉碎。衣服早已湿透,胶着地贴在身上,皮肤已有了“漏屋”的感觉。我不知道身体里有没有杜甫在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总这样趴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试着动了动,才发现已经浑身酸软,才发现我的跌跤也是那位作者安排的,就连我的趴在地上,也不全是我不想爬起来,而是他让我在最后一次跌跤的时候把腿摔坏了。

  就是这样,那位作者还嫌不过瘾,他就像厨师,把我像面团儿一样尽情蹂躏。他让我身体里的水银柱一寸一寸上升,他让我牙齿打战,他让我像一只剧痛中抽搐收缩的胃。热胀冷缩,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他用的是现实主义方法,这没什么可说。可这么阴冷的天气,他却还要让我出汗,出虚汗。我知道,我是非病不可了。只身一人,腿又受了伤,此时此地,只有大哭一场才能好受些。他却不让我哭,他说要挺住,要坚强。

  我两眼一闭,心想: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今天算完了。

  要是就这么完了,岂不连短篇小说都算不上。那位作者可不想就这样了结我,好在这时他大概觉得雨也下得差不多了,他三下两下把满天乌云撵了个净光,太阳“嘡”地一声像一只烧红了的铜锣挂在了天上。那铜锣烧得着实够劲,都熔了,金黄色的铜液滴滴答答落下来,无论滴落在旷野的什么地方,都“嗤”地冒出一股白烟。如果我不是头晕目眩,如果我的嗅觉还灵敏,我会闻到一种皮肤烧焦的气味。这都是那位作者捣的鬼,他拼命让天地加温,让太阳的火越烧越旺,直到他把一只香烟就着炽热的太阳点燃,他才感到满意。

  虽然那位作者把旷野写得像蒸笼,仍不忘把旷野写得很美,有绿草,有野花,画家来了,会看见花草与阳光的合奏;情侣来了,会看见成双成对的蝴蝶;孩子们来了,会看见羽毛闪亮的小鸟;农妇来了,也可以看见能吃能卖的野菜……能死在这样个地方,倒也不错。的确,我要不行了。

  热胀冷缩,那位作者用的是现实主义方法。我开始胀起来,脸上的皮肤胀得发紧,嘴唇一层层爆裂,面孔喝了酒一样发烫。我在发烧,按那位作者的意图,我若是一支体温表,都要被其中的水银柱胀破了。他让我在半昏迷状态中呼唤着:“水……”他却一滴水也不给我。

  我开始说胡话了,用医生的话说就是“呓语”,高烧烧的。我说了些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有那位作者听得见。我好像在向谁倾诉、表露着什么,我好像在向谁叙述、描绘着什么……祝福,祝愿,嘱咐,委托……

  那位作者的风格是不露声色。他嫌折磨我的肉体不足以满足他的创作欲,他还要折磨我的精神,他让我在昏迷中见到很多很多,他让我在昏迷中做梦。

  梦见佝偻的老父亲,老父亲拖着佝偻的身体,正把院中的积水一锹一锹地往外泼。

  梦见呆坐着的老母亲,母亲看着我忘在家里的雨伞,正在想我。

  躺在热气蒸腾的旷野中,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流下来。

  还梦见几个青年在一棵夏天的树下,或站或坐地在口琴的伴奏声中唱歌。唱“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唱“在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唱《行路人》:

  你是行路人,
  我也是行路人,
  一条漫长的路,
  两颗赤诚的心。
  只有行路人,
  最理解行路人,
  脚下的路越长,
  心中的爱越深。

  那些唱歌的人中有我,也许就是白衬衫扎进腰带里倚树而立的那个吧。

  现在,那些唱歌的人都在做什么呢?

  气温还在上升。

  我梦见我还小,邻家的孩子欺负我,大我几岁的小姐姐用纤弱的身体把我护往。

  我梦见我有千万个兄弟,他们都出来找我,就像寻找一只丢失的羊。

  我哪有那么多兄弟,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小姐姐,我家兄弟几个,我母亲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我。

  最后,我还梦见至今仍藏在茫茫人海中的那个人。我之所以走出家门,我之所以会来到这旷野上,大概就是为了寻找那个人吧……那人像谁呢?像勤劳善良的母亲?像四处寻找我的兄弟?像挺身护卫我的小姐姐?

  眼看生命即如将断的游丝,我却又被奇迹般地写得清醒了一些。

  “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茫茫的黄沙掠过。……我只有咬紧冷冷的牙,报以两声长啸,不为别的,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我原本以为,那位作者会把我写成那样一只狼。如果真是那样倒也不错:孤独,却充满了深沉;寂寞,却不失一种苍茫天地间的悲壮。

  但我没想到,那位作者竟肆无忌惮地让暴雨浇我,让烈日晒我,让我疼痛,让我发烧,让我做梦,让我口渴,他往死里折磨我。

  一阵风吹来——那位作者这样写道——连风也是灼热的,吹在脸上,像在锅中爆炒过的沙砾;寂静的旷野,无边无际,除了一个又渴又饿、极度疲劳极度衰弱的伤号儿倒在那里以外,什么人也没有;几只食腐兽在四外逡巡,几只秃鹫在远处盘旋。

  死亡的阴影在我心头掠过。年青时,我曾想过几种既能死又不遭罪的方法。比如饮弹,比如吞服大量的安眠药。现在才明白,那都是出于一种对死亡的恐惧,并非真正想死。

  没想到,我的葬身之地竟是旷野。

  让我死吧,死了就一切都解脱了。虽然我不甘心,虽然我感到由衷地难过:哪怕能脱离这片旷野,哪怕能遥遥地看见一点灯火再死,也比现在这样强啊。

  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

  那位作者不想把我写成那样一只狼,却也不想让我就死,他一定知道杰克·伦敦的那篇小说:一个半死的人在荒原上咬死一只狼。若不是怕被人说成是抄袭,没准他也会弄只狼来让我咬。他似乎抱定了一个宗旨:作用力有多大,反作用力就有多大。他坚信人是有潜力的,这潜力只有在非常时刻才能显露出来。他说什么也要把我弄到最靠近死亡的地方,以此看看人的求生意志有多强,他甚至相信精神能战胜一切——他让我忍耐。他一边让我处在半昏迷状态,一边还给我讲故事,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讲《老人与海》,讲《军队的女儿》,讲战争年代有一个士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负了重伤,那士兵凭着顽强的意志,硬是靠着双手,爬回了部队:多少个日日夜夜,一次次昏迷,一次次苏醒;几百里路程,留下了那士兵破碎的衣片和斑斑的血迹。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在那位作者的笔下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我才发现,天早已黑了,星星在天幕上眨眼,空气明显凉爽了许多。那位作者让我从草叶上吸吮了几滴露水,还让我忍着肠胃的抽搐,以顽强的求生意志,嚼食了几片苦涩的青草。最后,他将一个方向指给我,他对我说——你还活着,活着就是机会,你不还有一双手吗?向着希望,你爬,你爬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1 10:13:30
  第18号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烟雨楼台Z 时间:2018-01-01 10:47:21
  写的不错我们都是被一个叫命运的作者书写着。
我要评论
作者:论金 时间:2018-01-01 11:11:10
  the west world ?
  双主线的主宰,老孟很潮。
  我们确实拿“老天爷”——“作者”没办法,可是既然这样干嘛还给我们这点灵性呢?此处有可作为之处。
  • 孟庆德: 举报  2018-01-01 11:17:34  评论

    新年好!外文,不懂啊:)
  • 论金: 举报  2018-01-01 11:47:29  评论

    评论 孟庆德 :老孟,《 The west world 》是部美剧,人工智能,中文西部世界。我以为你看过得此灵感。得闲你瞅一眼。挺有意思的电视剧。腾讯视频有得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01 12:56:11
  新年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1 14:31:04
  非常新颖的视角,竟然是小说中的人物在对作者控诉,好像人类对制造并愚弄他们的上帝控诉。

  这是否也在反讽写故事的人们,少搬弄点俗套,不要太胡说八道?:)
作者:海之声枝江店 时间:2018-01-01 15:03:19
  问好!
我要评论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1 15:15:21
  @石中火 2018-01-01 14:31:04
  非常新颖的视角,竟然是小说中的人物在对作者控诉,好像人类对制造并愚弄他们的上帝控诉。
  这是否也在反讽写故事的人们,少搬弄点俗套,不要太胡说八道?:)
  -----------------------------
  帖子发出的同时,我把解释权放弃了:)
我要评论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1-01 21:11:01
  这是一篇散文诗,亦深邃,亦有灵性。生命的真义大抵在于不顺从,即使是命运,亦不能教他如演木偶戏一般操纵人生。醒来很好,好小说作者与主人公亦可合融为一,达成和解。祝孟兄笔墨精彩,新年快乐!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01 21:32:39
  其实作者也无法完全控制人物!祝福孔老师!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2 09:02:36
  @涉江采芙蕖 2018-01-01 21:11:01
  这是一篇散文诗,亦深邃,亦有灵性。生命的真义大抵在于不顺从,即使是命运,亦不能教他如演木偶戏一般操纵人生。醒来很好,好小说作者与主人公亦可合融为一,达成和解。祝孟兄笔墨精彩,新年快乐!
  -----------------------------
  感谢祝福,新年快乐!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2 09:03:21
  @云石胶 2018-01-01 21:32:39
  其实作者也无法完全控制人物!祝福孔老师!
  -----------------------------
  感谢关注,新年吉祥!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1-02 09:43:48
  有惊艳之感。

  叙述角度让人意外。语言富有诗意。“讲故事”那段,似是在说遭际对人的塑造打磨,很含蓄。

  :)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2 10:05:42
  @若啬 2018-01-02 09:43:48
  “讲故事”那段,似是在说遭际对人的塑造打磨……
  :)
  -----------------------------
  这个承认:)
  新年快乐!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3 19:33:53
  送图——北方的狼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22:03:56
  总这样趴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试着动了动,才发现已经浑身酸软,才发现我的跌跤也是那位作者安排的,就连我的趴在地上,也不全是我不想爬起来,而是他让我在最后一次跌跤的时候把腿摔坏了。


  那些唱歌的人中有我,也许就是白衬衫扎进腰带里倚树而立的那个吧。


  最后,他将一个方向指给我,他对我说——你还活着,活着就是机会,你不还有一双手吗?向着希望,你爬,你爬吧!
  -------------------
  没有作者。
  一直强调现实主义
  老孟只是在向命运控诉
  不过哀而不伤,东北纯爷们
  不错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3 22:05:15
  例行公事:)挑了几处错误,前两条,尤其是第二条不好说


  【他三下两下把满天乌云撵了个净光】
  注:净光=精光


  【太阳“嘡”地一声像一只烧红了的铜锣挂在了天上】
  注:似乎要用“的”吧,用“地”也能解释过去,在两可的时候或者不确定的时候我一般用“的”:)


  【我梦见我还小,邻家的孩子欺负我,大我几岁的小姐姐用纤弱的身体把我护往】
  注:往=住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4 09:12:16
  @关粉儿 2018-01-03 22:05:15
  例行公事:)挑了几处错误,前两条,尤其是第二条不好说
  【他三下两下把满天乌云撵了个净光】
  注:净光=精光
  【太阳“嘡”地一声像一只烧红了的铜锣挂在了天上】
  注:似乎要用“的”吧,用“地”也能解释过去,在两可的时候或者不确定的时候我一般用“的”:)
  【我梦见我还小,邻家的孩子欺负我,大我几岁的小姐姐用纤弱的身体把我护往】
  注:往=住
  -----------------------------
  例行公事,这个客气了,好像朋友是警察不得不来:)
  我与人商榷,一旦遇到左解释右解释,我知道对方是不肯接受,我就不吱声了。我若解释,似乎也有这种嫌疑,但“精光”似乎多是及人,脱个精光,扒个精光,而“净光”一词也是有的,这有“汉大”支持,我可以小小地坚持一下:)
  “嘡”是象声,后面基本都是用“的”,着一“地”,想一字中既有声而又有动感的效果,效果似乎不太明显。
  护往,关版眼睛贼厉害,我这个我不知看了多少遍了,这个字怎么就没看出来!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04 18:18:27  评论

    老孟,“净光”这词真没怎么见过,所以多怪了,另外还有一个“四外”,第一感觉你可能是五笔输入想写“四处”呢,后来百度一下真有这个词:)
  • 孟庆德: 举报  2018-01-04 18:25:32  评论

    评论 关粉儿:这可能跟我是东北人有关系,东北人口语习惯中的一些词,有的却又不是口语,近日我意外发现,非常东北口语的一个词,却可能跟一个古得没几个人提起的词有关,但还弄不准,所以现在还不敢说:)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18-01-05 23:39:07
  想到一个古希腊神话,说有个人生病了,被病驱赶着一直跑一直跑,跑过了山,跑过了河,真到跑过了身上的病,于是就好了
我要评论
作者:根之韵 时间:2018-01-06 17:27:15
  “看了一眼天空,心想,那大概就是作者的脸吧。"
  哈哈。。。。
作者:根之韵 时间:2018-01-06 17:36:55
  好文收藏了。谢谢孟作家。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6 23:21:19
  新的视觉,新裁剪。很好。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07 11:02:12
  @春江沐雨 2018-01-06 23:21:19
  新的视觉,新裁剪。很好。
  -----------------------------
  谢大姐夸奖!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3 23:37:27
  学习了,一个巨大的隐喻,引发我许多思考。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1-14 08:36:20
  @酒醉扶墙走 2018-01-13 23:37:27
  学习了,一个巨大的隐喻,引发我许多思考。
  -----------------------------
  谢谢,新年好!
作者:四季之人 时间:2018-02-01 02:20:28
  记号~!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2-01 06:07:21
  看过的也记不住,打开读几句知道看过了。
楼主孟庆德 时间:2018-02-01 08:03:33
  @春江沐雨 2018-02-01 06:07:21
  看过的也记不住,打开读几句知道看过了。
  -----------------------------
  我也是,看书记不住。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4 17:46:02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 孟庆德: 举报  2018-02-04 17:54:27  评论

    还有这好事,“有女仳离,啜其泣矣”,那咱们就哭着饮,谢谢啦:)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