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愤怒

楼主:潘西2018 时间:2018-01-01 18:48:08 点击:1191 回复:5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我把自行车往墙边一靠,走进家门,没想到爸爸已经回来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都七点多了。”
  “送完报纸后在比利家玩了会儿。” 我径直往厨房走,想找点吃的。
  爸爸坐在餐桌前说,“过来吃饭。饭菜都凉了。”
  今天可有点怪,爸爸回来这么早不说,还做了顿像模像样的饭。自从妈妈走后,我们经常吃泡面或比萨,也许哪天爸爸兴致来了做一顿饭,接下来好几天我们准吃剩的。今天爸爸做了我最爱吃的烤排骨,不过没有妈妈做的那么好吃。我抬头看看起居室壁炉上妈妈的照片,她在冲我笑。
  “小杰,过几天,玛吉阿姨会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爸爸说。我没吭声,他反而有点局促,顿了一下又说,“你要是不想叫她妈妈的话,叫阿姨也行。”
  我的筷子停在空中,看了爸爸一眼,还是没吱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夹了块排骨继续闷头吃饭。
  “很快就开学了,你也准备准备,别只知道疯玩”。
  我才没有疯玩。这个暑假我跟比利一起送报纸,我们开始挣钱了,这种感觉真好。比利说他想买副魔声耳机,那样打游戏会更过瘾,而我想给自己换辆变速自行车。
  吃过饭,我回楼上自己房间,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发呆。以前夏天妈妈总送我参加各种夏令营,足球啦、游泳啦、法语啦,我最喜欢法语夏令营,因为可以离家去外面住个几天,很好玩的。我学了很多野外生存技巧,知道什么情况下会有危险,知道怎么生火,如何急救等等。今年暑假我这么闲全怪爸爸,他报名太迟,什么都满员了。我只能待在家里,除了送报纸,就跟比利、艾伦他们联网打游戏。今晚我没心思,电脑都懒得开。加拿大的夏天天黑得可真晚,八点半了,太阳还舍不得下山。窗外有棵很大的樱桃树,枝叶繁茂,挡住很多阳光,让屋内比屋外阴凉好多。
  这棵樱桃树是妈妈的最爱。她说当初之所以买下这所房子就是看中了后院这棵大树。每年初夏5、6月间,树上结满红红的樱桃。妈妈架梯子,我爬树,我们一起摘樱桃。妈妈总是心疼好好的樱桃被小松鼠们糟蹋掉。记得有一年,樱桃大丰收,她挑出最好的,分送给邻居们。住在我们右边的费舍先生很高兴,还回送我好几大块巧克力。一年四季,除了冬天,妈妈总喜欢在树下放把摇椅,黄昏后闲暇时,坐在树下想想心事。有一年,樱桃树生了病,把她给急坏了。她请教了好多人,到处打听,甚至打电话去电台热线求助,最后树的病给治好了。爸爸说这棵树是妈妈的宝贝。


  (2)
  果然没多久,劳动节长周末,那个玛吉阿姨搬了过来。货车卸家具行李时,家里乱糟糟的看着心烦。我骑上自行车打算找比利、艾伦玩去。可他们都不在家,开学前最后一个长周末,大家都出去玩了。我只好自己去湖边骑车冲下坡玩。
  这是我们这儿小孩最爱玩的一项运动。我们这个小镇,用妈妈的话说“依山傍水”,房子都建在高处。湖边有条僻静的车路, 不太宽但很陡,到最底下还有个急弯,绕着湖边一拐。说是车路,平时很少有车打这儿过。孩子们最喜欢的就是周末时来这条路上比试车技,看谁自行车骑得最好。大家三个一排,肩并肩从最顶上直冲而下,然后来个急转弯,再嗞地一声刹住车。大家比谁用的时间最短,谁刹车最急最稳。后来我们还嫌这样不过瘾,专门派人在下坡急弯处把守,由那人负责出奇不意地喊停,如果谁能根据他的指令立即刹住,谁就算赢。这游戏我玩得最好,大家都佩服我的车技,其实是因为我家离这儿近,我经常来练习的缘故。以前冬天还有些大孩子在这条路上滑冰,但因为路太陡,自打16岁的麦特滑冰冲到湖里去后,家长们都不准孩子冬天在这条路上滑冰了,说太危险。不过夏天在这儿骑自行车他们不管。
  我来回冲了几次,怪没意思的,便把车往地上一倒,坐在湖边一块大石头上,拿小石子打水漂儿。
  “嘿,小杰,你怎么在这儿,不在家里帮忙?”
  我扭头一看,是费舍先生和太太,他俩沿着湖边散步。
  “嘘,你别乱说话。可怜的小家伙。”费舍太太责怪她先生。他们朝我笑笑,走远了。
  没关系。我全知道,我知道玛吉阿姨是谁,她以前是爸爸的女朋友,现在是爸爸的妻子。人人都觉得我小,想瞒着我,其实我不小了,今年14岁。我什么都知道。我见过爸爸在洗手间偷偷接电话打电话,我见过妈妈握着爸爸的手机红着眼睛发呆。


  (3)
  天快黑了,我只好回家。前院草坪上扔着床架、大床垫,还有些杂物。我想轻轻地上楼回自己房间,可还是被爸爸发现了。他俩正在房间里整理东西。
  “小杰,你跑哪去了,一天没见到人影,快过来见见玛吉阿姨。”我正上楼时,他们从房间里出来。于是我见到了这个玛吉阿姨。她穿着新衣服,上面折痕还在,头发跟狐狸一个颜色。见到我,她脸上立刻换上笑容,虽然她不认识我,可搞得跟我很熟似的。
  她说,“嗨,小杰,上哪儿玩去了?”她甚至伸出手想拍拍我肩膀。我侧身闪开,只说了声:“你好。”
  她的脸可真白,嘴唇可真红。妈妈很少用口红,或者涂了也跟没涂一样,绝不会红得这么刺眼。
  我说我就在湖边骑车来着。她眉毛往上扬了扬,转身向爸爸说,“湖边?吃完饭后我们也去湖边走走吧。”她跑到爸爸房间的窗前,朝外望,“真可惜,从这儿看不到湖,不然,风景该有多美啊。”
  我的房间和爸爸房间同一个朝向,中间隔着楼梯间。
  爸爸说,“还是能看到一点的,你从树枝间隙里可以看到湖水。”
  “哪里看得到?都被这棵该死的树遮住了。”她撇着嘴说,“可惜这么贵的房子,却看不到湖景!”
  爸爸吩咐我说,“你先回你房间看看书,我们做好饭叫你。”
  “你喜欢看书?” 她的眉毛高高扬起,兴趣重回到我身上。“都看些什么样的书?”
  “他呀,就爱看那些魔幻、侦探、恐怖小说。让他看点儿名著吧,总说读不下去。”爸爸笑着说。
  “这样啊,正好我带了些书过来,也许有你喜欢的,我给你挑几本。”她说着转身从还堆放在地上的书里,拣了几本递给我。
  出于礼貌,我接过书,转身进了房间,关上门。
  等着吃饭时,我随便翻翻那几本书。有张照片从一本书里掉出来,是她和爸爸的合影。他们穿着厚厚的滑雪服,滑雪眼镜架在头顶,爸爸的手搭在她肩膀上,两人头挨头笑得很开心,背景是高高的雪山。相片上的日期是前年圣诞节时。我试着回忆那时我在干嘛,就是前年,一点也想不起来,那年圣诞没有开心事让我记住,只有妈妈伤心的脸浮上来。
  我把相片放在一旁,翻起书来。书的封面是个留着一撮胡须的瘦小老头,故事一开头这样写道:
  “…….我发誓要报仇…… 我不但要报仇,而且要不受影响地惩罚仇人。如果复仇的人因报仇而惹上麻烦,那仇算没报;如果复仇的人不让仇人知道是谁在复仇,那仇也不算报了。”
  小老头这话说得挺有意思。这时候玛吉阿姨叩叩叩地敲门,叫我吃饭。我合上书,打开门,把照片递给她,“书里有张照片,是你的。”她看到那张照片,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吃饭时,我突然发现壁炉上妈妈的照片不在了,换成了玛吉阿姨的,吃饭的碗碟也换了新的。
  吃过饭,我到地下室去。果然那里有个大纸箱,里面都是妈妈以前的东西,我从里面翻出那个像框,还找到一个弹弓。好久没见过了,那还是我10岁那年妈妈带我回中国看外婆时,在一个地摊上买的。当时妈妈高兴地说,这是她小时候最爱的玩具。外婆说妈妈小时候可调皮了。


  (4)
  开学后,我忙起来。每周四我和比利要送报纸。秋天来了,报社要求所有报纸不但要用橡皮筋捆好,还要装在透明塑料袋里,以防报纸弄湿。这更费时间,不过我们还是能当天干完。
  最近,早上出门,空气凉了好多,我也穿上了外套。山坡上,路两边,全是枫树。枫叶开始红了。几场雨后,红红黄黄的叶子掉了一地,有些人行道上也铺着厚厚一层树叶,还没来得及打扫。我最喜欢一路踩过去,听那脆脆的声音。刮风时,树们就大声说话,有点吵。慢慢地,叶子掉光了,树也安静了,只剩下枝丫横在空中,再刮风时,它们没了声音,只有颤抖,也许是太害怕,因为冬天要来了。
  自从玛吉阿姨来了后,爸爸在家的时间多了好多。有时他们一起坐在起居室里看电视,有时他们一起饭后散步。不像以前,妈妈邀他散步、我找他陪我打球,他总说忙。现在他总在家,我却不想找他陪我玩了。
  我有好玩的东西,就是那个弹弓。不送报纸时,我拿上弹弓去找比利和艾伦打鸟玩。可惜天冷了,鸟越来越少。矮树丛里总是躲满了叽叽喳喳的麻雀,它们打算在那里面过冬。我们准备好很多小石子,然后把麻雀们轰出来,我们三个轮着打,看谁手法准,打得多。艾伦打得最好,有一次他打死了7只。我最多的一次,打死了四只。
  那天我拎着几只死麻雀走在路上,正好碰上玛吉阿姨在跑步。
  “这么冷的天你去哪儿?嘿,你手里拎着什么?”
  我说这是我用弹弓打的麻雀,准备送给老约翰喂狗。我给她看最上面的麻雀搭拉着的头,她的嘴张得老大, “噢,天啊。可怜的麻雀,你打它们干嘛?”
  我说,“我们玩弹弓啊。”
  她双手紧紧抱着肩,摇摇头,“天哪。”
  我知道怎么干脆利落地干掉它们。用弹弓打麻雀时,你要瞄准它们的要害部位。我不喜欢听它们被打中后的叫声,也不想看它们的眼睛。它们盯着你,好像是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玛吉阿姨说她简直不相信我能在冬天打到麻雀。我告诉她,只要仔细观察,算好它们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位置,就这么简单。


  (5)
  出了件奇怪的事:后院的樱桃树好像生病了。即使是冬天,枝丫光零零的,也能看出它与平时不同,它没精打采的神气我能感受得到。我来到后院,摸着树皮,树在张着嘴出气。绕着树干有一圈裂痕,已不太明显,看来发生有段时间了。树液滴干了,这是树的血。不管是谁干的,他没有用锯子,用的是小刀。那一圈周围都是刮痕。我帮不了这棵树,它在死去。真想痛快地把它杀死,这样它不会站在那里看着我,挣扎着,喘着气。我发现得太晚了。
  我关上窗,拉上窗帘,不敢看那棵樱桃树。爸爸说明年开春后就找人来把树挖走。
  “太危险了,树倒下来会砸到房子的,必须挖走。”爸爸说。
  “真可惜。”玛吉阿姨惋惜地说。我们的视线穿过樱桃树,看向远处的湖。湖面阴沉沉的,没有了夏天时的碧蓝。冬天没有树叶的樱桃树挡不住我们的视线,以后哪怕是夏天湖景也一览无余了。
  不知不觉间,我发现家里好像变了样。以前浅白色的窗帘换成了玛吉阿姨最喜欢的铁灰色;她嫌布沙发不够舒服,现在是整个人能陷进去的大皮沙发。爸爸喝茶时找不到茶叶,家里只有咖啡。家里妈妈的味道越来越淡了。
  我和比利还在继续送报纸。下了好几场雪后,路上,有水的地方结成了冰凌。它们薄薄的,透明的,你把脚放在上面,轻轻一踩,冰凌全碎了,成了冰碴。这是在夜里冻起来的。路边烂泥地里,冰凌一片片,泥地越烂,冰凌塞得越紧。
  路很难走了,多亏比利的哥哥开车送我们,不然一个下午我们真送不完那么多户人家。有两次,他哥哥有事不能帮我们,晚上没能送完所有报纸,害得我第二天天蒙蒙亮就爬起来接着送完再上学。当我走过那个急转弯时,我的靴子踩在黑冰上咯吱直响。你得十分小心,可不能在这上面摔个狗啃泥。人们说黑冰看不见,其实不对。只要你蹲下来,凑近点仔细瞧,能看到那贴着地面的一层薄冰。地面不平微凹处如果有点水,在夜里结了冰,白天又化过一点点,然后又冻起来,反复几次后,黑冰便滑溜得像面镜子。


  (6)
  爸爸要去美国出差一个月。走之前,他把我的手套、围巾、帽子找了出来。因为你要送报纸,长时间在外面,必须穿暖和点,他说。我把手从暖乎乎的手套里抽出来时,闻到了妈妈的味道。睡觉时,我把它们都放在枕头下,每次摸到它们,就好像摸着妈妈的头发,那么柔软、干燥,还有股清香,闻着它们我又闻到了家的味道。
  爸爸也不忘叮嘱玛吉阿姨,冬天来了,开车必须小心,走之前他会给车换好雪胎。
  两周后的星期天一大早,我发现玛吉阿姨在后院里,望着那棵樱桃树发呆。她穿着晨褛,还披着头巾,好奇怪的打扮。几缕头发滑出来,你可以看到有些头发是黑色的,有些又是褐色的,真好笑,因为有时候我看狐狸啊狼啊的尾巴上就是这样一道一道的。
  我轻轻地走到她身旁,她才发现,赶紧往旁边让了一步。
  “天啊,你吓我一跳。一边去,别来烦我!”她说。声音有点发抖,人也不像爸爸在旁边时那般有生气。
  “唉,这鬼地方,”她叹了口气,“这儿的人可真够冷淡的!你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的,”她住了嘴,“算了,算了。”她不想理我,转过身去。我还在盯着她的头发看的时候,她突然又转过头来,开口说话了,语调跟刚才完全不同,
  “等等,小杰,你手里这盒子哪儿来的?”
  “是老约翰给我的,”我说,“上次我给他送麻雀时,看见这个盒子,不大不小,装弹弓和石子正合适。我问老约翰要,他就给我了。”她笑了,连眼睛都亮了。我低头看着盒子,上面是个小天使手握弓箭的图案。
  “老约翰?他住在哪儿?你手上那是个梳齿盒,可能有一两百年历史了。小杰,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
  她的声音很兴奋。
  “把它卖给我,怎么样?”她问。
  我说那是我装弹弓用的,她急切地问我还有没有。她可真是个疯子,我常常看见老约翰把这种盒子劈了扔进炉子里当柴烧,或者用来装螺丝钉之类的小零件,弄得油乎乎脏兮兮的。
  “我可以去问问老约翰,”我说。“他在集市里摆摊卖些旧货老古董什么的。”
  她的眼神简直像看到肉骨头的狗了。
  “什么时候?”
  “星期六一大早。他那儿有好多这种东西。”
  “比如?”她问,接着又说了好多东西的名字:餐具、各种摆设、瓷器、灯具、老古董?我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好多这种东西,”我说,“我还见过刻着中国繁体字的小盒子,老约翰不肯给我。”
  她问我集市在哪里?我告诉她在湖那边,如果走那条僻静的路,开车大概二十来分钟吧。“不过,人们都去得挺早的。”
  “我肯定比他们都去得早,”她说。
  我看着那棵樱桃树,树死了,我没能救它,该为它做点什么了。


  (7)
  星期五放学后,我谁也没叫,自个儿用弹弓打了几只麻雀。妈妈说没有好的理由就杀生不好,但我知道麻雀们不会介意的。我有点儿紧张,可我觉得自己这样做没错。
  夜里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我想着玛吉阿姨夜里出来,手里拿着小刀,割开树皮。惊动了矮树丛里的麻雀,它们啁啾着,声音有点哽咽。
  天还很黑,加拿大冬天的夜很长,已经是清晨快六点,外面还漆黑一片。树们很安静,浓雾出来了。我听到那边房间有动静,她起床了。我要比她快。
  这几天天气有点回暖,路边的雪化了些。夜里,路面上结了冰凌。在这个急转弯附近,黑冰像玻璃一样光滑。我拎着几只死麻雀站在路下头急弯处。麻雀们直挺挺地,一动不动。我真为它们感到难过,我知道她也会的。她会为麻雀伤心难过,却不会为树难过,更不会为人难过。
  车来了,车灯远远射过来时,我站在那儿朝汽车举起手里的一串麻雀。我冲她咧嘴笑了,我真不想看她那惊恐的眼神。
  ……
  我接着回家睡觉,枕着散发着妈妈味道的手套围巾帽子,我睡得好极了。哐哐哐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门外站着警长。他问,“小杰,你爸呢?”
  “他去美国出差了,”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警长表情严肃地说,“出事了。”
  我把手套围巾帽子从枕头下拿出来,穿戴好,跟着警长来到出事地点。
  在那条僻静的路上,看得见一条长长的刹车痕迹。一辆拖车正把玛吉阿姨的车从湖里拖出来。车栽进水里,车头都撞变形了。听说救护车赶过来时,那群笨蛋他们自己也差点在该死的黑冰上滑倒。“周六又不用上班,这么黑这么冷,一大早跑出来干嘛。” 拖车师傅一边收拾工具,一边摇着头说,“真是疯了。”
  回家的路上,我一不留神,踩到一坨狗屎。妈妈说,如果你自己不小心,哭是没用的。我四下里看看,在雪堆上蹭了蹭,蹭掉狗屎。这周的报纸全送完了,再过几个月,等夏天来时,我就可以买一辆变速自行车了。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1 18:53:37
  21号征文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潘西2018 时间:2018-01-01 20:40:49
  @关粉儿 2018-01-01 18:53:37
  21号征文
  -----------------------------
  谢谢。欢迎提意见。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01 21:50:19
  新年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02 01:41:52
  很优秀的一篇小说,玛吉的性格、孩子的心理刻画都非常成功,欣赏了!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1-02 12:39:00
  这篇要提:)
作者:论金 时间:2018-01-02 17:26:22
  全是妈妈的影子。心里有些痛。
楼主潘西2018 时间:2018-01-02 21:49:06
  谢谢楼上各位的阅读与鼓励。

  猜猜那个"留着一撮胡须的瘦小老头"是谁,那个故事是哪个故事?:-)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5 17:22:50
  文字相当干净,描写也很细腻,赞

  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当然是我眼里的了,14岁的设定太大,这是妈妈眼里14岁的男孩儿,而不是真正的14岁的男孩儿,11岁比较合适吧
  文中两次用头发暗示玛吉阿姨是狐狸精,不好,这让读者感觉到“妈妈的口气”太重。
  还有把玛吉描写得太坏,坏得有点儿过于直接,同样会导致“妈妈的口气”重
  第3节里提示玛吉讨厌那棵树有点儿早,加上一开始关于那棵树的介绍,算上题目,基本就猜到那棵树的命运了,所以不好,应该在那棵树生病的时候再插补
  姑妄言之
  • 潘西2018: 举报  2018-01-05 22:07:03  评论

    11岁就动杀机不太好,年龄还是大点合适。 如果不写玛吉的坏,直接杀人,会显得突兀。但是怎么写,可能有更好的方式。树生病是在之前玛吉来之前,你是想说在树死的时候再插补? 谢谢版主阅读及宝贵意见。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06 01:42:20  评论

    评论 潘西2018:“11岁就动杀机不太好”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与此无关,与道德无关,难道14岁动杀机就好吗?14岁还更成熟呢,怎么会轻易动杀机呢?所以啦,咱们说的就是小说,跟这些无关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5 17:45:58
  几处可能的错误,无关紧要的,除了最后一个

  【不过没有妈妈做的那么好吃】
  注:的=得

  【“很快就开学了,你也准备准备,别只知道疯玩”。】
  注:句号在引号内

  【再嗞地一声刹住车】
  注:地=的

  【不像以前,妈妈邀他散步、我找他陪我打球】
  注:顿号改分号或逗号?

  【我给她看最上面的麻雀搭拉着的头】
  注:搭拉=耷拉
  • 潘西2018: 举报  2018-01-05 22:00:06  评论

    第一个不太同意。“妈妈做的”是个宾语从句。在英语里面可以说 what Mom made。不知这样说得通吗? 其他几处都同意,尤其是把“耷拉”写成“搭拉”不可原谅。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06 01:34:45  评论

    评论 潘西2018:哦,“的”后面省略了“饭”没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7 07:13:46
  干净利落的口语,叙事清楚,很好的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4 21:52:25
  拜读了,我是觉得照片、树、妈妈的东西、爸爸这些元素对孩子的刺激本当足够,但处理孩子的复杂情绪,如被剥夺失去、嫉妒、伤心、痛恨时没能给力的表现出来,导致“杀”的前期铺垫做的不大够,不足以将故事的高潮部分顶上去。。 :)
  • 潘西2018: 举报  2018-01-15 09:20:48  评论

    我以为你前面所说的元素足以表达了你后面所说的复杂情绪,再说,就多余了。留白天地宽,应当读后有余味。可能笔力不够,前期的铺陈仍不够好的缘故。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5 20:23:51
  正好借此探讨一下:孩子的行为,其实不能单纯归结为坏。以前出过件事你有无印象,一个小学生在电梯里对一个2岁的孩子施暴,后来从楼上扔下去。这件事我琢磨了很久,琢磨这个小女孩的心态。你处理好的一点是,男孩心安理得的跑回去睡觉了,他只是觉得像用弹弓打鸟一样满足了自己的某些需要,那么他在看到新妈的照片时,给画上个八字胡,把他爸撕下来和他亲妈粘一块也是正常的。回归来看,文章的重点不在于最后杀人的结果,而在于这个男孩的心理缺失,被剥夺感,不安全感,还有愤怒等。
楼主潘西2018 时间:2018-01-15 22:05:17
  @酒醉扶墙走

  谢谢你,真高兴有文友一起探讨。

  说说我的想法:

  人性是复杂的。我也不知道人性本恶或本善,但是从历史上一些真实案例看,孩子们的邪恶也令人咂舌。

  在我这篇小说中,这个14岁的孩子,半大不小的,他不喜欢玛吉,因为她赶走了他的妈妈。在正常的成人世界里,第三者插足之类的,理智的成人会理解,即使要责怪,也不能光怪第三者,当事人爸爸也很有责任。但我这是小说,这个孩子就只怪玛吉,看到的都是她不好的地方。他不喜欢她,觉得她是个坏人,就动了杀心,为妈妈、为树报仇。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好,所以完事后,还能倒头再睡,甚至说“自己不小心,哭也没有。”

  这是我构思上的一点小想法。

  另:小细节,他并没有给玛吉的相片画胡须。那有胡须的老头,是玛吉借他看的一本书的作者。这算你读贴不仔细:)

  再次感谢你的阅读及讨论,开心!
我要评论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6 22:25:43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作者:江湖上人称老大 时间:2018-02-12 09:48:24
  写得真好,文字好,铺垫也好。有个建议:
  “麻雀们直挺挺地,一动不动。我真为它们感到难过,我知道她也会的。她会为麻雀伤心难过,却不会为树难过,更不会为人难过。”
  这段最后这句去掉好不好?在前期的铺垫中,“她会为麻雀伤心难过,却不会为树难过,更不会为人难过。”这个意思其实已经出来了,小说跟散文不同,藏更重于露,所以这个话让读者感觉到,而不是行文呈现,会更有留白的美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江湖上人称老大 时间:2018-02-12 09:57:47
  感觉标题愤怒不如复仇更合适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09:54:21
  楼主:潘西20182 时间:2018-01-01 18:48:08
  她会为麻雀伤心难过,却不会为树难过,更不会为人难过。
  ------------------------------
  这句,必须要被保留。--所谓、点睛。
  • 江湖上人称老大: 举报  2018-02-14 03:24:42  评论

    评论 投入8th:严肃文学尤其是小说这个文体,跟任何艺术门类一样,是不断发展着的,我刚刚看了征文的不多几个作品,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因为业余带来的遗憾,在写上我也是业余,在看上还比较专业。本文十分专业的水平,您所谓点睛之笔,基本是淘汰的,现代小说至少有一条,用细节,越逼真越好,来呈现
  • 江湖上人称老大: 举报  2018-02-14 03:32:22  评论

    评论 投入8th:而不是把结论陈列出来。作者本文,从技术和控制能力以及运用上,在我看几近没有缺点,所以看到一个小瑕疵,就给指出了。通俗文学,古典文学,点睛之笔都是经常的,但现代的专业的最好不是,还是应该按照专业的逻辑来把握。就是细节,用细节说话,而不做结论不下定语不讲大道理。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10:02:08
  楼主:潘西20182 时间:2018-01-15 22:05:17
  人性是复杂的。我也不知道人性本恶或本善,但是从历史上一些真实案例看,孩子们的邪恶也令人咂舌。
  -----------------------
  邪恶,
  是成人才有的东西。敌意、破坏,不顾一切的。--发自恶感的、面向对方的,又不受外界约束的,没有、不顾规则的。

  小孩子根本没有邪恶。

  有的,
  是自我角度的本能,感受与行动。--类自卫性质的。--就譬如,草原民族部落间的互相征伐。平等的。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10:03:16
  作者:江湖上人称老大6 时间:2018-02-12 09:57:47
  感觉标题愤怒不如复仇更合适
  ----------------------------
  see,立现。哈哈哈
楼主潘西2018 时间:2018-02-13 21:33:38

  @投入8th 2018-02-13 10:02:08
  邪恶,
  是成人才有的东西。敌意、破坏,不顾一切的。--发自恶感的、面向对方的,又不受外界约束的,没有、不顾规则的。
  小孩子根本没有邪恶。
  -----------------------------

  错。小孩子的邪恶太可怕。我只举一个案例。具体细节可以网上查询:

  1993年2月12日,英国发生了一起极其恶劣的凶杀案。两个凶手, 罗伯特·汤普森(Robert Thompson)和乔恩·维纳布尔斯(Jon Venables)在购物中心实施盗窃后,绑架了一名2岁的儿童,将其折磨致死后,把尸体放置在铁轨上,企图伪造火车事故现场。之后公布的尸检报告显示,詹姆斯身上总共42处损伤,颅骨10处骨裂,口腔和肛门内都有电池,眼中有油漆。詹姆斯死后,他们俩还把尸体放到铁轨上,把詹姆斯的头埋入枕木下面的碎石子里,企图伪造詹姆斯死于火车碾轧。2月14日警察发现尸体的时候,真的被轧成了两截。

  还有更恐怖的我就不列举了。我不敢想象那位妈妈的痛苦。

  这是两个罪犯,一脸纯良无害,长得又浓眉大眼,放到现也是还算好看的孩子,那年他们只有10岁。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22:28:21

  潘西2018:
  贴完就后悔了。为什么要跟你争论呢?我的贴子毁了:(
  -----------------------
  哈哈哈,那我要不要接着回呢?呵呵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22:32:08
  文学,是一种现场艺术。
  展示给人,启发于人,乃至教导人。--标准的定义吧。以前的。

  1、本文,展示了孩子的角度。--事件、且有机排列组合。
  2、内容上,孩子有自己的道理。--揭示了大人的愚蠢、自以为是。--所以,点睛不能删除。
  • 潘西2018: 举报  2018-02-13 22:35:18  评论

    这个是同意的。只是,可能点睛得太直白了?更含蓄一点更好?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22:39:29
  楼主:潘西20182 时间:2018-02-13 21:33:38
  错。小孩子的邪恶太可怕。我只举一个案例。
  ----------------------
  结果论,当然孩子少年犯罪。--一般邪恶指什么?侵害他人。--本事件也是的。

  但邪恶,主观意图。--本文中的少年犯,是要凌辱他人为乐?是,则邪恶。否,看看对方能承受到什么程度,就比如切割蚯蚓。则是好奇心过度,不知限度、危害。

  有个奇闻,以前读到,我不知真假。
  两兄弟从小没痛觉。冬天把自己的胳膊放暖气上烤,看什么情况。--当妈的心疼死,但无法有效劝说。因为孩子没认为自己在受伤害、被伤害。
  这是自虐?--非,自娱。

  另,
  10岁,不是我说的孩子范围。或在两可。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22:58:47

  潘西2018:
  这个是同意的。
  只是,可能点睛得太直白了?更含蓄一点更好?
  --------------------------------
  这么说吧,
  现代人读小说,是看电视而不是电影。--随时会换台。

  就你自己而言,有耐心看完5页,再决定是否读完一本30页小说否?

  或者开头抓人,或者让人快速浏览时、抓到人。--本文就是后者,对于我。没这个睛,我不会花时间深入阅读。

  当你成名后,别人慕名而来,自然随你从容布局。--这其实是一种转换,读者已经决定花2小时看你这部电影了。

  现在,首先得让编辑认可。--编辑,一天看多少稿?普通读者,一天多少时间阅读?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2-13 23:08:40

  潘西2018:
  狡辩。
  ------------------
  哈哈哈

  那你就成问题咯。

  原来的话,

  “麻雀们直挺挺地,一动不动。
  我真为它们感到难过,
  我知道她也会的。
  她会为麻雀伤心难过,却不会为树难过,更不会为人难过。”

  文学上,是非常描绘、感受、递进、反转的一个过程。--可以说,最佳微型小说奖。呵呵

  意义上,也是非常后现代、哲学真理的。--真理有限性、冲突性、个人性。--甚至普遍真理、不存在了。

  --所以,特鲁多魔性政治正确、peoplekind。哈哈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