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现场教学

楼主:武汉ABCD 时间:2018-01-01 22:12:29 点击:467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公元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正午,临潼温度不高不低,气象台预报:四十二度。有好事者用温度计测量阳光直射到水泥地面的温度早超过六十五摄氏度。今生有约婚庆公司主持人杨三钢冒着炎炎烈日,赶去人人乐超市买了二斤白皮土鸡蛋,要给教书的老婆和上幼儿园的儿子早点补充营养,手上的鸡蛋刚放到副驾驶的座椅上,手机唧唧呜呜响了起来……
  挂断电话,杨三钢自言自语道:这热的天气,还有人准备给儿子结婚,保准是想抱孙子想得晕了头。话虽然如是说,杨三钢心里还是很高兴,天气就是再热一点,他也不怕,不做事可怎么生活?为了老婆上班和儿子上学方便,去年,杨三钢在新地标温泉公寓买了一套七十平米的学区房,借了一屁股的外债。
  杨三钢在公司门前指定的车位上放好车,拎着鸡蛋跳下来。今天真不凑巧,塑料袋子挂上车门的一角,一斤鸡蛋全部摔碎在水泥路面上,蛋清蛋黄在塑料袋子里涌动着蛋壳流淌。
  吃过午饭路过这儿的装修师傅党政国被掉在脚前的鸡蛋唬得惊呼:”可惜!可惜!”。党政国粗壮的喊声淹没了杨三钢的叹息声。
  杨三钢拍打着双手,挺着一副大肚子,说:”你觉得可惜,自己把那些东西弄走好了!”
  党政国说:”要是有一个新塑料袋子,我真不舍得让这些鸡蛋糟蹋在这儿。”
  杨三钢大摇大摆走进公司大门,与客户客套两句,真的就拿了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出来,递给党政国。党政国捡鸡蛋时,鸡蛋一个个早成了软乎乎的鸡蛋饼子。他用塑料袋盛起这些鸡蛋饼,起身向新地标温泉公寓走去。看着这鲜嫩的鸡蛋饼子,扔掉吧,可惜,拎回去又没有多大用处。自己中午吃了一大碗拉条,喝了两碗面汤,饱到了喉咙眼。这些东西要是放到晚上吃饭时分,早变质了。正在犹豫,偏巧出售沙子水泥的李满囤拉着一车沙子吃力地走了过来,似乎几天没吃饭的蔫熊样子。党政国把手中的鸡蛋饼送给李满囤。李满囤耋着鸡蛋饼,对党政国千恩万谢。 党政国说不用谢,下次买沙子时多送两车沙子。李满囤只是憨笑,并不答应他的要求。
  党政国把鸡蛋饼子送了李满囤,如释重负般回到楼上,慨叹着天气的热,随手脱去身上的背心,光着膀子,大开着门,在房间加工鞋柜。
  骊苑女子中学教师张小曼身穿一袭鹅黄色莲衣裙,手里攥着2017年7月份的《读者》杂志,在楼道照看玩耍的儿子,同时传授北宋诗人汪洙的《神童诗》。
  《神童诗》是一篇影响广泛的启蒙读物,句句千金: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今冬三足用,谁笑腹空虚。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张小曼看着《读者》上的诗句,用标准的普通话读一句,淘气的小孩子口里读一句,脚手一刻也不停下来。小家伙开始上幼儿园,好奇心强,口里读着诗句,这个门口一站,那个门口一探,发现党政国做活的门口有亮光,便高一脚低一脚闯了进去。小家伙看党政国光着膀子干活,觉得好玩。张小曼追赶儿子,脚上的拖鞋踩得地板‘叮咣、叮咣’满楼道作响。作为一名教学经验丰富的人民教师,张小曼不失时机地教育儿子:叫你好好读书,你说三十八度,啥都不奏。你看劳动多么辛苦!儿子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说:”妈咪,这话不是我的发明!这话是我爸爸杨三钢的名言警句。”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用手扶了扶滑落到鼻子尖的红色边框近视镜,一眼一眼瞅党政国,似乎看一头正在奋力拉犁的老黄牛。
  党政国慢下手上的榔头,抬起头,揩去额头米粒大小的汗珠子,望着肌肉丰满,皮肤白皙的张小曼,说:“女先生,楼下李满囤正背水泥和沙子,领娃娃去那儿参观一番,小家伙触动更大,一定能够鼓起他读书的勇气,保准他长大考上清华或者北大。”
  机灵的小家伙能听懂好坏话,他用纤细的手指头轻轻戳了一下党政国湿淋淋的脊梁骨,嘻嘻嘻笑着,说:"叔叔,我的目标是牛津和剑桥。"
  "噢,牛筋和腱鞘。"党政国竖起粗壮的大拇指,在小家伙眼镜前晃悠晃,继续说:你这么个年龄已经用上了眼镜,长大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清华北大毕业,那个牛筋或者腱鞘算个鸟毛。
  小家伙将小嘴凑到党政国耳根,问:"叔叔,你小时候为啥不好好学习?难道你不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我老师是个瞎怂,从小教育我们‘劳动最光荣’。像这大热的天气,我们不是待在凉爽的教室学习,而是跟着老师在太阳低下拾麦穗,撵黄鼠。”
  小家伙甜甜的小嘴嘻嘻嘻笑着,拍着小手说:“撵黄鼠好玩!撵黄鼠好玩!”笑罢,他小手插在腰间,挺着小肚子,学着大人的样子讲话:“我妈咪可是一位光荣的人民教师,她从来没有讲过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小家伙回头望着自己的妈妈,酷样子很像杨三钢的缩写版。党政国看着小家伙,联想到送他鸡蛋饼子的杨三钢,噗嗤一下笑了,唾沫星子溅上了小家伙晕圆的脸蛋。
  张小曼挺着一张蜡纸黄的脸,厚厚的嘴皮子慢悠悠地,操着老陕腔调讲:“普天之下的受苦人,人下人。”
  小家伙听不懂老陕话,更不理解这话的好坏,问:“妈咪,你说啥?”
  张小曼转过脸去,望着走廊的另一头,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小家伙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液星子,一蹦三跳,站在妈妈面前,仰着小脸,小手不停拍打她的双腿,撒娇地问:”妈咪,你说啥嘛?”
  张小曼用手中卷成桶状的《读者》杂志当做戒尺,在儿子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说:啥、啥、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还有颜如玉。
  小家伙猛然绕过张小曼的身体,冲到党政国身边,抹了一把他额头滚动的汗珠,心满意足地跑开了。
  党政国惊得跪倒在地,大喊:”你个碎崽娃子!"
  张小曼骂儿子:”脏死了!脏死啦!”
  张小曼急转身去追赶儿子,撩起的裙摆下露出月白色的拖鞋。党政国发现这个女人套在月白色拖鞋里面的是一双大脚,脚后跟粗糙得像老榆树皮。他不由得叹息:像这样的老师,在学校是怎样教育学生的?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02 01:57:11
  好象长篇小说的一个段落,没读懂想表达的意思。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2 08:13:25
  22号作品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6 22:24:58
  几处可能的错误,二三五条可能是方言,不太懂

  【吃过午饭路过这儿的装修师傅党政国被掉在脚前的鸡蛋唬得惊呼:”可惜!可惜!”。】
  注:句号去掉

  【李满囤耋着鸡蛋饼】
  注:耋着?不懂,方言?

  【"噢,牛筋和腱鞘。"党政国竖起粗壮的大拇指,在小家伙眼镜前晃悠晃,】
  注:“晃悠晃”方言?还是去掉一个“晃”,或者加个“悠”?

  【而是跟着老师在太阳低下拾麦穗,撵黄鼠。】
  注:低下=底下

  【唾沫星子溅上了小家伙晕圆的脸蛋。】
  注:晕圆?不懂,方言?还是想写浑圆?但浑圆一般搭配屁股:)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6 22:28:14
  @xixiange1963 2018-01-02 01:57:11
  好象长篇小说的一个段落,没读懂想表达的意思。
  -----------------------------
  洗兄,是成品吧,楼主文笔非常老道
  我寻思大概是讽刺那帮读过几天书,刚脱离了劳苦大众(事实上混得不见得比劳苦大众好多少)反过头来就看不上劳苦大众的二货们
  当然,并不是这么单一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6 22:36:22
  党政国,名字起得有意思:)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4 22:07:49
  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咱这一共三个,就三个,我看到的:熊孩子是怎样养成的。。哈哈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15 18:52:56
  先顶后看。
楼主武汉ABCD 时间:2018-01-22 21:16:37
  @xixiange1963 2018-01-02 01:57:11
  好象长篇小说的一个段落,没读懂想表达的意思。
  -----------------------------
  在这场教学过程中,受教育最深的应该是党政国。他从杨三钢和张小曼一家人身上看到了有文化的城里人对劳动者的蔑视,对劳动的恐惧。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6 22:25:54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