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青春微笑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04 03:10:00 点击:2187 回复:1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青春微笑


  “ 等伤心开出一朵花,
  等回忆的路坍塌。
  用心中的尺,
  量你的天涯。”

  —— 海雷 《伤心花》

  (喜欢这歌词。可是当回忆的路已经坍塌时,心中是否还有尺。若有,那尺会是怎样的?若非理性之尺,又会有怎样的衡量刻度呢?那时,又如何知道,何处,是你的天涯?)


  
  (图片取自网络)

  1 信

  把早饭放在桌子上,坐好,李晔按了下桌边平板的开机键。听见连串的微信信息进入的声音,李晔滑开了屏幕。几个ID下有小红点,李晔点开了有两条未读信息的张黎的微信。一张照片,上面是一辆停放着的自行车。一行说明:“天暖和了,昨天我骑自行车了。”看发送时间,凌晨3点25分,是李晔的凌晨时间,张黎那里是午后。“昨天?是心情好,才忍不住要说一下吗?”李晔默想。

  吃过早饭,李晔回复张黎:“好。我这儿也不那么冷了,现在2度。不过,这种温度,我还是倾向在室内骑车。”


  2 再会

  张黎是李晔的初恋,很多年没有联系,直到前年夏天的同学聚会。那次计划颇久的聚会,李晔本已表示了不参加。李晔的想法是,刚返回不久,且每次回去该见的同学基本都能碰碰面,便不必去凑热闹了。接近聚会日期,负责策划的同学要求每个人都要最后确定去否。李晔刚在群里说了不去,李晔最好的闺蜜凌诗便发来了让李晔改变决定的消息。

  凌诗发来的信息是:“如果可以,你还是回来一趟吧。我妈妈前几天突然去世了。”
  李晔呆了呆,立即敲回:“好的,我回去。你照顾好你自己和你父亲吧。”
  凌诗继续发来信息:“那天,如往常一样,妈妈早饭后去散步,然后也回到了家,可谁想,过会儿就不行了,到医院也没抢救过来。 …… ”“当时我和赵温钧都在我爸那儿,就一起送我妈去的医院。不然,就我爸自己,真不敢想象我爸会怎么样。…… ”
  李晔:“凌旭赶回去了吗?”
  凌诗:“碰巧凌旭在上海出差,他立即买机票往回赶,也只来得及参加葬礼。”
  ……
  凌诗总结说:“我感觉人生真是太无常了,所以想你还是不要错过聚会。”

  确定了去参加聚会并没有让李晔想起张黎。毕业后张黎似乎避开了所有李晔回去时的同学相聚。但之后的一天,李晔在微信群里询问聚会地的天气,要带多厚的衣服,是否需要带雨伞时,张黎突然跳出来说,外地同学不用带雨伞,当地同学带,并说他带10把伞。李晔诧异,这次张黎怎么一反常态了?
  李晔敲:“怎么会有那么多伞?”
  张黎回:“谁家没个8把,10把伞。你不用带了。”
  李晔敲:“谢谢。”
  李晔知道这次聚会将会见到久不见的张黎了。


  订票时,李晔还是决定先回家看望妈妈。不想让家人觉得太过匆忙,李晔请家人订了比报到时间晚一天到聚会地的票,所以李晔是聚会第二天的中午到。飞机落地时正下大雨。李晔脑中闪过群里伞的对话,不由微笑。接近出口,李晔看见只张黎一个人等在那里。李晔挥手,张黎也挥手。虽多年未见,一眼认出彼此却并不困难。李晔继续向出口走,张黎也走向李晔。聚到了一处,张黎接过李晔的行李箱,说:“你是最后一个。常雍在门口。下雨,他不想停车在远处。”

  这么多年,每到这个城市,接送李晔的通常是常雍。常雍是个平实温暖的人,他是室友隋文颖的丈夫,也是李晔的朋友。几乎每次李晔来,都是住在隋文颖和常雍的家里。常雍总主动睡客房。隋文颖和李晔就霸占了主卧的大床,卧聊至深夜,直到谁先睡了,另一个便不说话了。但也有一次,常雍和李晔在书房聊了几乎一个通宵,仅那一次而已。走出大厅,李晔就望见了等在门口的常雍。李张二人走近的同时,常雍已落下车窗。常雍笑对李晔说:“你这班飞机够准时。快上车。”张黎去把行李放后备箱,李晔坐去了后座。常雍问李晔:“饿不饿?咱们现在去饭店。估计他们吃得差不多了。”李晔说:“没觉得饿。”待张黎也坐好,常雍就把车驰入了雨中。这座夏雨中的城市已让李晔找不到多少熟悉感,好像全中国的城市都越变越像了,现代的大势便是趋同吧,大同小异的都市,街边的树都是一样地整齐,或许趋同只是科技进步的副产品。曾几何时,银杏树何其稀有和珍贵,现时则是许多城市栽种的绿化树。倒是前座久不见的张黎让李晔脑中浮现出了昔日楼房不高的朴实校园,像工人俱乐部的简陋礼堂,水泥台阶的图书馆,红色砖墙的教学楼。听说,它们俱已不存在了。

  到达大家正在吃午饭的饭店。男生们先拥上来一个个地熊抱李晔,女生笑着围观。熊抱仪式结束,几个女生拉李晔去吃饭。大家已基本吃完。中间一张桌子上除了刚煮好的三盘不同馅的水饺,还留了几样菜给李晔和接李晔的常雍,张黎。三人在围坐着的众人的注视和笑谈中很快地吃完了午饭。


  3 山城

  聚会总难免匆忙。午饭后大家便按计划出发去附近的一个山城了。山城是大家昔年的实习地之一。李晔与张黎都被分到山城实习,其时二人已分手,李晔与张黎的好友王映是实习拍档。可惜后来王映在上海读博时于睡梦中逝去,是班级唯一走了的同学。王映的早逝曾让李晔有强烈的宿命感。毕业后李晔见过的同学不多,王映是其中之一。出来前的那个夏天李晔去烟台开会,顺便去看了王映。王映说他秋天便会去上海读书,可是不久就听到了王映去世的消息。那个笑容羞涩的少年不见了。

  故地总会牵惹出许多过往。可是,在这个不曾真的熟悉的山城里,遥望青春缥渺的身影,除了微笑便还是微笑吧。李晔知道过去和现在,伞和接机只是顺其自然。这些年,李晔习惯了独自亲近大自然。湿漉漉的石径,淙淙的溪流,少见的红杉林,让李晔由衷地感到欣悦。李晔不知道与张黎说什么才合适,也不想去烦恼。所以在山城附近游玩时,李晔不大在意近旁的张黎。加之李晔自动担任了摄影师,拍景拍人地忙活,可谓心安理得。偶尔会听见人说,“见一次少一次。”但也愈接近了圆满,不是吗?

  在山城最后最隆重的晚餐上,李晔觉到了压力,听着大哥大姐的殷殷关切之语,一时竟有些无措。李晔不明白,什么都不可改变,为什么要有多余动作呢?人心的承载力真的很小吗?餐桌旁,凌诗站了起来。凌诗说:“这些年,我和李晔一直联系密切,我认为李晔现在很好。只要她自己觉得好就是好,大家真的不用担心什么。…… ”李晔坐在座位上,双手互相摩挲着,笑望着又站起来保护她的凌诗。有的人之间是有天然的联结。李晔与凌诗并不在同一宿舍,却从大一开始就要好,迄今为止,凌诗到过所有李晔生活过的地方。李晔想起离婚不久,在接凌诗从机场回住处的路上,凌诗讲起有一次碰见李晔过去的同事高书雨,高书雨问凌诗,“李晔幸福吗?”凌诗对李晔说:“那时你刚和我说要离婚。我没告诉她,只说你挺好的。”凌诗继而感慨:“书雨真有意思啊,这样的话也只有她问得出来。”凌诗好似随时随地都会维护李晔。晚餐后,张黎还是把李晔拉到一个角落,问了一连串问题。李晔则作了尽可能让人放心的回答。

  餐后的活动结束后回到旅店,同宿舍的几个人又拥去了李晔的房间。
  江丽说:“一定要和张黎好好谈谈。”
  李晔问:“为什么?谈什么呢?”
  江丽开始坏笑说:“在我们心里吧,你俩从来就没划句号。”
  李晔问:“让我俩这次划个句号?”李晔苦笑:“这句号怎么划呢?”
  江丽故作一本正经地说:“好好谈谈,把话说明白了。”
  李晔问:“是不是我把自己嫁了,在你心里才算明白,才算句号呢?”
  江丽憋不住笑:“那最好了。”江丽又认真说:“你俩如果真在一起了也未必好。”
  李晔不说话,只是笑。大学时期,江丽就表情丰富夸张,善于用眼泪作武器,偶尔实行情感绑架,肆意任性。或许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诚挚没有恶意。不然,大伙儿怎么能容忍她“作”到现在。思绪漫游时,李晔甚至想,若有个女儿,把她养成江丽的样子还是自己的样子好些。
  听见江丽又继续笑道:“你俩都烟火气不足。你像个半仙。他像在神游,…… ”
  李晔笑回:“你才半仙,神游呢。”
  谈笑之间,江丽去她房间取了件长袖连衣裙让李晔试:“是给我表妹买的,买了两件,我能穿,她穿不了,觉得你能穿,就带来了。”
  衣服李晔穿着倒是合身,其他人也说好,让李晔留下,但李晔还是觉得意外和不习惯。自己买衣服,质地、款式、花色,都是自己的选择。在琢磨着是否买时,会考虑已有的衣服,可能的搭配,穿用的场合等等。这不是江歌第一次送给李晔衣服,上次,是多年前,李晔第一次回来探亲,几个人小聚闲逛,江歌坚持付钱买了李晔试的一件镂空花半袖衫。那次江歌说要让李晔看见衣服就想起她。这次也无法拒绝,怎么好不肯“废物利用”呢? 李晔收起了这件本来要穿在“表妹”身上的连衣裙。
  几个人时而高声大嗓,时而窃窃私语,好像回到了共处四载的宿舍般。又热烙了一回,才各自回房休息了。


  4 路途

  随后的一天,是去山城一个著名的景点。晚饭在一个农家乐。饭后,还点起了篝火。李晔不知道这是否同学聚会的通行模式。这一天的路途上,李晔与张黎始终坐在最后一排。张黎解释每次同学小聚他真是碰巧脱不开身。李晔脑中叠现出班长有些夸张的表情:“张黎打电话让我一定和你说,他……”张黎简述他这些年的工作和单位的变迁,提到多次去西藏。李晔好奇地问:“你登过珠峰吗?”张黎说到他母亲的病逝,说到最后的肾功能衰竭。李晔突然明白为什么有次张黎发信息给她,说豆腐吃多了不好。张黎说到他结婚不久因不适应饮食一度胃病很严重。这让李晔有些迷惑和心痛。张黎信中说他有了女朋友的夏天,李晔去过张黎家一次。当李晔注视张黎的眼睛时,李晔心里相信一切都结束了。李晔随后病了一场。李晔记得当时诊脉医生的叹息:“本该是气血正旺的年纪,你却这么虚弱。…… ”那次生病的身体疼痛让李晔理解了“生不如死”。有时,到了家门口,却好像再没有跨过门槛的力气,要靠门站一会儿,才能抬腿走进去,所谓“举步维艰”便是那样吧。那中医与家人相识,告诉家人不可怠慢,家人监督李晔的吃喝休息有一年多。母亲熬了半年的中药,除去早晚,中午还要给李晔带一份熬好的药。路上,李晔只是静静地听静静地想,不大回应张黎的叙述。

  李晔不大理解“围观群众”的喜好让人“同框”。李晔对张黎的妻子几乎一无所知,不想造成张黎妻子的误会和困扰。但后来李晔还是看到了几张李晔与张黎的合照。

  不知道是张黎与室友们有默契还是室友们做了张黎的同谋,回到城里是午饭时间,饭后,隋文颖开车把李晔,张黎和江丽带去了校园。李晔与张黎又走在了变化虽大却仍然熟悉的校园里。大部分时间,隋文颖与江丽热络地聊着什么,而李晔与张黎沉静地走着。近晚,张黎邀李晔去家里住。隋文颖说:“李晔去我家,每次都是这样。”张黎说到晚饭,隋文颖说:“我们订了位,你也来吧。”晚饭前,三人送了江丽去火车站,江丽要去看父母。去到饭店时,常雍已在那里。常雍点了海鲜火锅,菜已摆放在桌上。吃饭时,张黎不时帮李晔递拿调料,食物。虽然李晔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但知道只能那样子,便也不拒绝。

  饭后常雍送张黎回家。隋文颖与李晔就先回了家。隋文颖的母亲自大学起就和文颖宿舍的人熟识,听见文颖带回了李晔,就出来招呼李晔,问到李晔的母亲弟弟,寒暄了会儿便回房了。隋文颖与李晔去到隋文颖的房间。洗漱时,李晔与隋文颖都没说话。去到床边换床单时,李晔突然说:“反正明天就走了。”隋文颖说:“是啊。”停了停,又严肃地说:“少牵扯好。”李晔笑。见李晔要上床。隋文颖说:“等等。”随后走去窗边拿起了椅子上的几个袋子,说:“我在网上买的衣服,买小了,穿不了。不知道号码的实际大小。网上买东西就容易这样。”隋文颖把袋子放在床上,开始笑:“我姐要,不舍得给我姐。知道你来,怕忘了,聚会之前先找出来了。”大学时,隋文颖家就在学校附近,走20来分钟就到了,宿舍几个人常到隋家混吃混喝,故几人与文颖的姐姐文静也熟识。李晔边取出袋子里的衣服,边问:“文静姐怎么样?”隋文颖说:“她还是那样。她知道你来。不过你明天走得太早,这次见不到了。”这两年隋文颖喜欢绿色调的衣物。袋子里的,除了一件白色绣花半袖衫,其余皆是绿色。一条绿色绣花九分裤,一件绿色镂空花半袖衫,一件绿底小花中式绊扣连衣裙。除了连衣裙其余都是棉质的。隋文颖边帮着李晔试衣服边笑闹着。试到中式连衣裙时,隋文颖说:“真好看。我姐穿不出来这个劲,所以不能给她。”李晔看着镜子,两手向两侧抻着裙摆,说:“这件有些大。”隋文颖说:“好看。”李晔笑。试下来,只连衣裙有些肥,其余的倒都合身。李晔望向隋文颖:“又这么多衣服,成了为我买衣服了。上次带走的,有些我还没穿过呢。”隋文颖说:“懒得退,怪烦的。你能穿,挺好的。”收拾着衣服的李晔突然停顿了下,说:“正好我带的长裤都穿过了,有些脏,明早就穿你的新衣服吧。飞机上最好是穿长裤。”李晔留出了白色半袖衫和绿色九分裤,把其余的衣服放进了行李箱。折腾了几天,俩人都累了,收拾好,不等常雍回来,就睡了。


  5 送别

  第二天早晨,李晔和隋文颖起来时,隋母已经准备好早饭。李晔和文颖望见窗外雾蒙蒙的,就去到窗前向外看,楼下的树只能看到隐约的树梢。文颖说,“没事儿,雾大不影响飞机起飞。我一会儿再睡个回笼觉,常雍去送你。”李晔默笑。

  隋母特意煮了些饺子。李晔不习惯早晨吃饺子,吃了两个就停下来,自己去盛了碗粥。早饭后,常雍和李晔去机场。路上,常雍接电话,问:“你在哪儿?”电话断后常雍对李晔说:“张黎在机场收费站口等了。”接近收费站,就看见张黎正站在一辆停在路边的车旁。常雍把车停在张黎的车后,说:“你别下来。我和张黎说一声就走了。”李晔答应了,向张黎挥手。张黎也挥手。常雍和张黎说了几句就回到车上,说:“我让他跟着我们。”到了机场停车场,常雍先停好了车,二人下车,拿了行李,站路上看张黎找车位,停车。常雍问:“下次什么时候回来?”李晔笑:“明年吧,不过没事不会过来了。”常雍说:“回来就过来吧,这儿人多,我们也好借机聚一聚。不然,一年也聚不上两次。”说话间,见张黎手里拎个袋子走了过来。聚到一起后,张黎问常雍:“你进去吗?”常雍说:“进。”三人便一起去了机场大厅。

  李晔只有随身箱,不需要托运行李。很快办好登机手续,常雍便离开了,剩下张黎与李晔。去安检前,张黎熟练地摘下李晔背的双肩包,并解释说:“在群里看你把常用的杯子摔碎了。给你拿了个杯子,装起来吧。”张黎像是早已想好,麻利地放下背包和手中的袋子,打开手里的袋子拿出个中式礼盒,又打开礼盒取里面的杯子。弓腿半蹲的张黎向李晔举了下取出来的杯子,对李晔说:“麦饭石的。我还有一个同样的。”李晔看着张黎手中的深色盖杯,不知如何作答,好像被张黎一连串的动作晃晕了,任张黎用外面的软袋包裹杯子,再塞进自己的背包。张黎站起来,拿起背包,作势要帮李晔背上背包,李晔向后伸出双臂配合,张黎又停了下来,说:“热了吧,把外套脱了装起来吧。”李晔点头。张黎又帮李晔脱下卫衣外套,大略折了,装进背包,才帮李晔背上。完成了这些后,张黎定位了下垃圾桶的位置,把再用不上的包装盒扔进了垃圾桶。李晔双手搭在胸前的背包带上,看着闲下来的张黎说:“去安检吧。”张黎点头。李晔背着包,张黎拉着包,俩人走去安检区。

  排队时,或许要打破沉默,李晔指了指脱下外套才能看得见的自己身上穿的隋文颖网购的衣服,对张黎说:“这上衣、裤子都是隋文颖的。”张黎一脸不明所以,问:“你穿隋文颖的衣服?”李晔说,“隋文颖网购的,小了,她穿不了。”张黎上下打量了一下,说:“挺漂亮的。”李晔笑。或许是早班飞机少,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到了安检口。李晔与张黎告别。大概两人都不知道是否要拥抱一下,最后笨拙地握了下手。过了安检,李晔向还站在栏杆外的张黎挥手,笑笑,转身去找登机口。

  飞机上,李晔回想与张黎在一起时那无法忽视的熟悉感,心里不由五味杂陈。有一刻,舷窗外绚烂的云,反让李晔流下泪来。整个飞行时间并不长。这样一个突然安排的短期旅行,前面还有好多要面对,譬如马上便要面对来接她的家人。李晔从不想叫家人爱莫能助地担心,只好收束心绪。

  回到南方。李晔在班级群里向大家报了平安。在单独给张黎的信息里,李晔说:“谢谢你的伞,也谢谢你的接送。感到很温暖。”“回程的飞机上,我流泪了。只是心疼17,8岁,懵懂无知的我们。”张黎回说:“看到你的话,我也流泪了。”看到张黎的回复,李晔不由微笑摇头。


  6 天涯

  聚会结束,凌诗就近去看望了母亲的一些亲戚。也许那有助于平复母亲去世后她的伤痛。李晔回到家几天后,才有凌诗的微信消息。
  凌诗说:“借你的光,张黎请我吃了顿大餐。”
  李晔说:“怎么是借我的光,你们不是同学?”
  凌诗说:“就是借你的光。还有他夫人。我们三个人。”
  李晔说:“不知张黎怎么想的。”
  凌诗说:“就是啊。他夫人特别好。真是特别好个人。”“我也挺佩服她的。”
  李晔问:“为什么呢?”
  凌诗说:“你算张黎的前女友吧?”“不对,你就是张黎的前女友。”“我可不愿意和赵温钧(凌诗的丈夫)的前女友的闺蜜吃饭,一起谈论赵温钧的前女友。我肯定做不到。”
  李晔问:“赵温钧有前女友吗?”
  凌诗说:“不知道。”
  李晔问:“你们谈论我什么呀?”
  凌诗说:“张黎要知道你怎么样。说要去看你。”“我和他说,不管他怎么看,他都改变不了什么。劝他不要打扰你。”
  凌诗又说:“对了,还吃冰激淋了。就我俩,没他夫 人。”
  李晔想起,那天在校园里,几个人也吃冰激淋了。李晔想,或许,冰激淋,是大家记忆中的一个青春符号吧。 那时,李晔和凌诗都喜欢碧蓝色味道丰富的和路雪。


  八,九个月后,凌诗陪父亲看弟弟,顺便来看李晔。凌诗是第一次来李晔现在寄身的城市,随意看看逛逛,便到了凌诗要去和父亲会合的日子。在送别的车站,凌诗像是想起了忘记交待的什么事情。对李晔说:“我办理签证时和张黎讲过。他说他父亲身体不大好,不敢远行。”李晔笑望着凌诗,说:“是,父母年纪都大了。这样才好。”目送凌诗搭乘的车离开车站,李晔脑中蜂拥出许多的送别,有久远的,亦有新近的。李晔仿佛看见北方灰色寒冷的冬日,张黎站在站台上不断向自己挥手,脚边放着李晔的旅行箱。那次,张黎认为那箱子太重了,就决定留下由他邮寄给李晔。李晔仿佛也看见张黎在毕业季的车站慌乱地寻找已经离开的自己。虽然提前离校的李晔只是后来听同学讲述了那场她不敢面对的混乱离别。李晔想起,即便是提前逃走的那日她一视同仁地没透露给凌诗任何信息,李晔还是没避开凌诗的相送,在火车启动前的十几分钟,凌诗带着面包水果鲜奶几样恰够李晔路途上吃用的东西赶了来。正在倚窗默观他人离别的李晔起身向凌诗招手时,凌诗也正好看到了李晔。奇怪地,那次,俩人都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也许在那时,凌诗与李晔就知道,她们是无所谓分别的。李晔与同学之间相互接送得最多的,就是凌诗了,连带地,凌诗的弟弟和丈夫也常出现于接送之地了……

  转头时,李晔的眼中还是有了泪光。人生是条单行道,无法回头,也不容停留。在各自奔忙的路途上,谁知道何时会有交汇呢?李晔想起,有天凌诗对她说:“下次你回来,提前告诉我,中间咱俩一定去一下日本或者泰国,在那儿聚。”李晔回说:“去台湾吧。我们都没去过。”凌诗说:“都行。去过的地方也总有可看的。”此时脑中冒出这相约,想着与凌诗可期的再见,李晔不由悄悄自语:“可是我又怎么能告诉你。”有的人,因为命运的鬼使神差,因为无法更改的阴差阳错,会一直隐匿在你的生命里,却也一直远遁于你的生活之外。

  或许大学真的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为了相遇的。书只要想读总有的读,而相遇,要其时其地不早一步不晚一步才不会错过。大学,就是在一个校园里,以几年为限,让你遇见些生命中至为重要之人。邂逅的人,在岁月的苦乐里,会渐渐变成记忆中一盏盏温暖不灭的灯火。无常的命运里,在某些突如其来黑暗孤单无助的时刻,他们发散出的光亮,会让你看见记忆中真挚无邪的笑容,会让你触摸到记忆里坚定有力的双手。于是,你会微笑,挥手驱散绝望。那晚,李晔在留有凌诗来过痕迹的房间里安静地记周记时,想到张黎,写道:“祝愿细心周到温暖,也固执骄傲倔强的你,在回想起久远的青春时,会微笑吧。”写完,把笔收进笔筒时,李晔无声喃喃:“我们都随生活改变了,但青春没有。”


  全文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6次 发图:23张 | 更多 |
作者: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04 05:53:31
  遥望青春缥渺的身影,除了微笑便还是微笑吧。

  。。。
  • 若啬: 举报  2018-01-04 15:02:00  评论

    :)借某种契机,默默追念下,便是所能做的一切了吧。谢先生。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4 07:52:08
  做饭吃过来看。
  • 若啬: 举报  2018-01-04 15:04:08  评论

    大姐好。您什么时候有空了再读给姐夫听就好。然后告诉我您怎么看,姐夫怎么说。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4 08:16:12
  32号作品
作者:象予独行者_ 时间:2018-01-04 08:58:01
  行云流水。太细腻抓心了。
我要评论
作者:指難 时间:2018-01-04 09:01:35


  青春的诗
  诗的青春

  • 若啬: 举报  2018-01-04 15:11:44  评论

    “像外国小说”,令我有些迷惑。所以将这个发了。就这四字?倒是够简洁。:)
  • 若啬: 举报  2018-01-04 15:20:07  评论

    觉得这个倒算应了你先前的预言。但有些伤感。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4 19:09:36
  看完了,他评价说的很清楚。
  • 若啬: 举报  2018-01-05 01:26:39  评论

    大姐,替我谢谢姐夫啊。”很清楚”在我看是特别高的评价了。我们平时说话也是想要达意,把事儿说明白的。想起你的帖子里,有次姐夫说你把一件事说明白了。:)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4 20:09:48
  祝愿细心周到温暖,也固执骄傲倔强的你,在回想起久远的青春时,会微笑吧。”写完,把笔收进笔筒时,李晔无声喃喃:“我们都随生活改变了,但青春没有。”

  我们俩人看了,微笑的同时还有些伤感。

  细腻。
  • 若啬: 举报  2018-01-05 01:32:35  评论

    :)祝愿大姐和姐夫,长长久久地相守相惜。而对于李晔与张黎,是“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一日,回忆的路终会坍塌,心中无尺,亦不再有天涯。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05 02:01:05
  天涯

  明月

  刀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05 02:06:00
  “
  至此一生
  曾是长风万里的相送
  一步一摇一段回眸中

  得此一生
  是那白驹过隙的相拥
  无影无踪一朝一夕风雨中
  ”
  ———— 《荣耀》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05 02:54:33
  

  

  

  (以上图片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本人只借来一用。)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05 02:56:32
  :)游戏到此结束。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05 08:13:46
  您的贴图,您的回复和前后的诗词,读着越发伤感。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06 12:18:07
  这篇也是字字走心啊,较前一篇,叙事大而明朗,一丝不乱,不愧是记周记的人:)
  前一篇仅记一老者室内,似能闻见老人味,气氛有点难受,也是刚刚好

  其实将主线一连,长篇就可以从这样的短篇里生成,而主线必然是连的,和谐的,因为写作者就是这样的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曹翁写红楼梦何异于是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2:16:31  评论

    :)其实,不知可以说什么。人与物事,总有其轨迹。有时愿力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总会尘埃落定,悄无声息……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43:07
  我用了一个电影的时间看完的
  正好喝了多半瓶的金朗姆
  还真有些湿润,眼睛,呵呵
  满满的友情徜徉其中

  看这次征文作品还是很感动的
  今天尤其感动,下午 ty_郭小米215 的《北木南生》和晚上的《青春微笑》
  我还想提一提 潘西2018
  若啬mm你可以看看她俩的,你的两篇我看完了,她俩的还只看了一篇

  好句子一堆堆的:

  【偶尔会听见人说,“见一次少一次。”但也愈接近了圆满,不是吗?

  听着大哥大姐的殷殷关切之语,一时竟有些无措。李晔不明白,什么都不可改变,为什么要有多余动作呢?人心的承载力真的很小吗?

  奇怪地,那次,俩人都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也许在那时,凌诗与李晔就知道,她们是无所谓分别的。

  或许大学真的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为了相遇的。书只要想读总有的读,而相遇,要其时其地不早一步不晚一步才不会错过。】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15:33  评论

    :)潘西2018的两篇都读了,第一篇读了多遍。那种内容,感觉很熟悉。《北木南生》没有印象,该是还未读。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31:48  评论

    :)不懂酒。但确定,酒超过一定量,对身体不好。同时也赞同,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44:49
  确定了去参加聚会并没有让李晔想起张黎
  ------------
  这是不可能的

  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16:38  评论

    :)不解释。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13 02:38:21  评论

    评论 若啬:不可能的,不管你解释不解释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48:19
  因为太过于纪实,所以这里面肯定有很多密码,我是这么认为的,比如:

  但也有一次,常雍和李晔在书房聊了几乎一个通宵,仅那一次而已。

  聚到一起后,张黎问常雍:“你进去吗?”常雍说:“进。”三人便一起去了机场大厅。

  此时脑中冒出这相约,想着与凌诗可期的再见,李晔不由悄悄自语:“可是我又怎么能告诉你。”有的人,因为命运的鬼使神差,因为无法更改的阴差阳错,会一直隐匿在你的生命里,却也一直远遁于你的生活之外。


  ……

  等等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19:06  评论

    :)有些遗憾又看到你敲出的“纪实”二字。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13 02:42:46  评论

    评论 若啬:遗憾何有?可以把它当做是最淳朴的赞美嘛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49:34
  题目非常棒:)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50:15
  正如椿兄说的,上一篇中规中矩,这篇字字走心,呵呵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52:39
  以旁观者而言

  张黎这人虽然不坏,但没什么意思了。不好意思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53:37
  你是真不用 她 他 它 啊:)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26:33  评论

    :)也许是习惯了直呼其名。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16 09:29:09  评论

    这是对人的尊重。“必也正名乎”,称呼一讲究,就是春秋笔法,粉儿一会儿椿兄一会儿椿椿,玩得也挺溜:)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54:29
  【待张黎也坐好,常雍就把车驰入了雨中】
  注:驰=驶

  【江丽就表情丰富夸张,善于用眼泪作武器】
  注:作=做

  【又热烙了一回,才各自回房休息了。】
  【大部分时间,隋文颖与江丽热络地聊着什么】
  注:热烙?热络?应该保持一致吧?



  :)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35:49  评论

    :)多谢了。很想避免此类问题,但还是如此。
  • 若啬: 举报  2018-01-13 01:41:57  评论

    驰=驶,毫无疑义。用词错误。 “作武器”,是想表达“作为武器”。这里,我不确定。热络和热烙,相信应该保持一致。感觉热络更通行和书面化,热烙,在我有些口语化。倾向取用“热络”。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3 00:55:23
  回程的飞机上,我流泪了。只是心疼17,8岁,懵懂无知的我们。
  -----------
  这儿的年龄有些问题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3 03:42:18
  脑中跳出了这部电影:

  

  

  不知为什么,它会挤出来。

  关版看过吗?若没看过,倒不会像“leaving”那样意外。这个不怎么有名。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3 03:50:11
  

  
  要找枚书签用,结果又都放了回去。怕不小心落在外面。

  脸谱的书签是在帝都与某人逛街时买的。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3 03:53:22

  
  ——————
  前几天去的书店有个袖珍书书架,觉得可爱就拍了拍。今天便用它作结吧。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3 04:06:34
  "Nothing Is Worth More Than This Day.": Finding Joy in Every Moment Paperback – Apr 5 2016
  by Kathryn Petras (Author),‎ Ross Petras (Author)

  

  Product details
  Paperback: 396 pages
  Publisher: Workman Publishing Company (April 5 2016)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0761186085
  ISBN-13: 978-0761186083
  Product Dimensions: 7.6 x 2.5 x 12.7 cm
  Shipping Weight: 295 g
  ______________
  以上内容取自亚马逊。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13 15:12:49
  如果要由这篇联想一部电影,我想是杨德昌的《一 一》
  叙事节奏非常吻合:)
  • 若啬: 举报  2018-01-15 23:34:51  评论

    :)先感谢下。昨晚看了这部2小时53分钟的电影。知道杨德昌的名字,但没看过他导的任何影片,虽然几年前有人推荐《悲情城市》时也一并推荐了他的影片。想来当时《一一》还难以看到。这次我开始搜时有大量评论和几分钟的片段,后来才百度到“土豆”的完整电影。
  • 若啬: 举报  2018-01-15 23:44:51  评论

    这片子最让我惊叹的是它的摄影或者摄影效果。可是搜了半天也没搜到摄影。或许得自己去仔细看下影片最后的字幕。再,是影片的场景。几乎所有的场景都很琐细,家居,办公室,等。日本那段,交织纵伸的锈色铁轨在视野中停留了那么久;此外,还有不少叠加的背景。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14 20:23:15
  又看。
  • 若啬: 举报  2018-01-16 00:55:43  评论

    :)大姐,看您的“又看”。想起看到您写的一些过往了。“不辛苦 不困难 何必渴望 我们越过爱情的海洋 会庆幸终究没放弃退让 在繁华的岸上把 沿途的泪光 都埋成了宝藏” 这是一首叫“爱情的海洋”里的歌词。您可以找这首歌听下。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5 23:15:32
  也回想起那个时候,闪光的素年 :)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6 01:11:17

  

  

  

  

  

  
  ——————————
  诠释下琐细。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16 09:16:42
  这两年隋文颖喜欢绿色调的衣物。袋子里的,除了一件白色绣花半袖衫,其余皆是绿色。一条绿色绣花九分裤,一件绿色镂空花半袖衫,一件绿底小花中式绊扣连衣裙。除了连衣裙其余都是棉质的。隋文颖边帮着李晔试衣服边笑闹着。试到中式连衣裙时,隋文颖说:“真好看。我姐穿不出来这个劲,所以不能给她。”李晔看着镜子,两手向两侧抻着裙摆,说:“这件有些大。”隋文颖说:“好看。”


  ----
  这段试衣的描写抚平了我早先的某种探索欲,红楼梦里对于衣物不厌其烦的描写也正是小说的肌理所在

  我曾在公交车上听两个女生交谈,谈的是长发,说睡觉的时候怎么对待,在理发店里做头发的时候又是什么情形,我听得也是如梦初醒,心想,这么宝贵的事情怎么可以在公交车上闲抛闲掷呢:)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16 09:24:53  评论

    《一一》的布景和摄影也尽有这样的心思。日本电影在这方面可能特别讲究,所以连它的动画片也显得真实。由物可以见人,真就这样营造出来了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16 09:33:23  评论

    评论 巷底臭椿:《一一》这部电影举手投足间让人觉得贵气,若啬这篇也有此感,《一一》讲生死聚散尽在日常,若啬这篇也有此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1-18 03:46:27
  “人但凡有心,又岂能不伤呢?”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18 09:20:42  评论

    “吾所以有大患,为我有身,及我无身,吾有何患。故贵身于天下,若可托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若可寄天下。”《老子》第13:)
  • 巷底臭椿: 举报  2018-01-18 09:28:08  评论

    评论 巷底臭椿:夫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佛家则觉悟有情,这颗可以受伤的心对于三教而言都是接引所必须的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1-23 11:18:08
  文章起头儿,像个科幻小说。呵呵
我要评论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1-23 16:19:40
  不知何故,这篇点开两次都没有读下来。记号。明天读
  • 若啬: 举报  2018-01-24 10:42:31  评论

    :)谢尝试来读。任其自然才好。
  • 若啬: 举报  2018-01-24 10:45:17  评论

    很喜欢你的文字。每次读你的文,都感觉去了《诗经》的时代,虽然那个时代在我的脑子里是极模糊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投入8th 时间:2018-01-24 11:26:18
  作者:涉江采芙蕖9 时间:2018-01-23 16:19:40
  不知何故,这篇点开两次都没有读下来。记号。明天读
  -----------------------
  就是读不下去呗。呵呵
我要评论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6 22:27:45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2-14 02:33:42

  
  ————
  图片取自网络,GuShang摄。
我要评论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2-14 02:43:56

  
  ————————
  图片取自网络。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6-03 10:48:28
  

  
  

作者:一衣风雨 时间:2018-06-03 21:24:11
  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从不后悔......

  看完忽然想起这首歌。文字细腻而柔软。

  若啬,第3节《山城》后面的倒数第二段“江丽”错打成“江歌”了,许是太关注江歌案所致吧。

  • 若啬: 举报  2018-06-03 23:24:45  评论

    :)写这征文时,正是“江歌”案庭审的前后,周围有人对其有兴趣,总捉住讨论。哈,这算给自己的错误找个理由。妳读得真细。后来发现了这个错误。因为是征文,过了可修改时间,就没提了。关版发现了另一篇的同类错误,却没找出这个。猜妳能发现或与妳的好习惯有关。
  • 若啬: 举报  2018-06-03 23:27:53  评论

    顺便说句。上面的是渡鸦,被称为“长羽毛的大猩猩”。是人工孵出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05 00:59:30
  欣赏!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7-07 02:46:43
  
  
作者:吕家严 时间:2018-07-07 08:45:07
  问好若啬!祝夏安!
楼主若啬 时间:2018-08-08 14:30:46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