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幽默与感伤——实验小小说四篇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08 20:25:56 点击:1078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幽默与感伤
  ——实验小小说四篇


  ************************************


  诗人创业



  本报讯(记者 洗闲阁 )

  世界金融危机的幽灵依然徘徊,受此影响,国内许多工商行业进入较低增长阶段,市场消费表现低迷。所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为你打开一扇窗”,经创意人员的努力,本市部分行业却有了可喜的繁荣景象。

  昨天,记者获悉,本市一位全国较为知名的诗歌创作从业人员,向一位开发廊的小说家发出邀请函,基于全市的发廊服务指导价格不明确,造成市场供需秩序混乱,特请参加诗人协会组织的“美容美发联合社”,简称“美联社”,以协调解决无序竞争,谋求共同发展之路。又据诗协组织秘书长王不才称,上半年组建的“市治丧协作委员会”,简称“丧会”,目前运行良好,全市各花圈业、丧事乐队业、火葬业、公墓业、治丧道士业人员等相关行业在“丧会”的组织领导下,都已相继步入繁荣,结束了五年来的恶性竞争,缺乏自身利益保障机制的不正常局面。

  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一致认为,诗人不但是最富于想象力的群体,在诗集销售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寻求生存自救的创新之路,而且,一扫人们往日认为诗人一无是处,缺乏经济头脑的恶名,不失为一种值得肯定的创举,也为全国人民创新观念,促进“双文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创新思路。


  ************************************


  初恋



  抽象点说,30年后再见你
  我还是有些感动
  象听见梅花枝
  在飘洒着雪花的安静夜
  轻轻翻腾初放的蕾香

  其实,不管此前或今天
  我的整个故事都与你无关
  就是30年前那个寒冷的教室
  你失落的那一只红色毛线手套
  和我一张情窦朦胧的小纸条
  共同导演的悲剧
  都与你无关
  你仅是被神圣历史惊吓的一个
  太纯粹的受害者
  至今还脱不掉那身黑色的悲伤

  请不要再说对不起,好吗
  纯粹的人没有羞愧
  希望时间缝合你的创伤
  同样,我笨拙的表演
  证明了青春岁月的无辜

  那是高中一年级下半学期的一天,冬日的寒风在教室外凝固成冰,雾霾的天空仿佛预告又一场寒雨即将来临。同学们都穿着厚厚的绵服,双手时时伸到嘴边哈着热气。太冷了,在这南方小城,二十年难遇。

  她是同学们公认的班花,虽然成绩不是拨尖,但活泼开朗,身边总围绕着一群祟拜她的女生,也成了不少情窦初开的男生梦幻中住在城堡里的公主。那时候男女生的交往还被严格封闭,就是从对方身边经过也是小心谨慎,生怕引来惊诧的目光。

  他的目光常常在她身上闪回。他的思维已有些走神。虽然是语文班主任讲课,他也再无法平静专心地听,只是不太清楚这算不算暗恋上了她。

  她似乎不经意回头望了望他,碰掉了一只放在桌边的浅红色绵线编织的手套,是她自己巧手编织的吧,这使他一阵心慌意乱,更坚定了要好好爱护她。

  下课铃声响了,她似乎还没有发现那只掉在地上的手套,匆匆走出了教室。这使他的心产生了一种疼痛,生怕她的手会冻坏了。他悄悄经过她的桌边,没人注意,捡起来赶紧放进自己的裤袋。

  第二节课,他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小心冻坏了手!”签上名字,连同手套装进一个牛皮纸信封内。下课时,他假装从她身边经过,迅速将信封放在她的桌上,奔出教室。但是,这个信封却被另一个多嘴的女生打开了,当他回来,教室已经闹翻了天,人人都用异样的神色打量他。班主任老师迅速将他送交到校长室,她母亲也急切地赶到了学校,严厉地骂他不要脸,学校也做出了严重的警告处分,检查书被张贴在学校醒目的公告栏内。没过多久,她就悄然转学去了另一所学校。

  三十年或许太长,三十年或许太短。当人生边缘起了一层霉斑时,她通过多方打听,终于寻找到他。此时,她已因肝癌住进医院,生命时日所剩无几。旁边站着她读初中的女儿,悲伤的脸上有着她母亲年轻时的妩媚。丈夫座在左边椅上,神色木纳。他站在病床的右边,双目注视着那张瘦弱、苍白的脸,倾听着她微风轻吹一般,又清晰得令人心酸的简单语句:“对不起,那时候太不懂事——”。

  他依然温柔地注视着她,疼痛在心,嘴角却露出一丝心领神会的微笑,眼里含满热泪。对于四十六岁还单身一人的他,这最初的幸福和最后的宽谅是他生命的全部动力。


  **************************


  写给天堂的信



  亲爱的老爸:
  你在天堂过得还好吗?也不知在天堂的人还会生病不,想来那么高级的地方应该不会吧!如果一切都好,就投一个梦给我,我就好放心了。
  你还在挂念女儿吗?亲爱的老爸,几年来,我时常梦见你一个人在村里生病无钱治,临死时望着我的那双没有眼泪的眼睛,很空洞,也很恐怖,半夜惊醒过来都是一身冷汗。你自已多保重,不要再挂念我。
  我现在真的很好,在一家名字叫“好莱坞”的发廊当小姐,说来你也不懂,简单给你介绍一下工作。
  我们的工作就是在发廊里上班,或者被有的男人叫到宾馆(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不,就是通常说的旅馆,但要比它高级点),将我的身体卖给他,当然不是你想的乡下卖菜那样论斤卖,而是整个卖给他们两个小时,与他们玩耍游戏,价格一般是500块钱,包夜,1000块,还有一些特别有钱的傻逼(这是我新学的一个词,就是我们家乡话哈儿的意思)给2000块,很划算的。当然每个男人都不同,有的男人会很温柔,有的却很凶,更有变态狂拿鞭子抽我,或者硬要我抽他,遇到这种人我们就倒八辈子霉运了,会被折腾得全身又累又痛。但总的来说,工作很轻松,也很自由,老板娘对我们也很好,不象那些黑工厂、黑商店上班十多小时,工资一点点,还经常被克扣。最好笑的是,有的嫖客(这两个字的意思你又懂不,天堂有没有这种人)还很动真情地叫我们宝贝、乖乖、甜甜,只是满嘴酒气、口臭,这也没有什么,我们都能忍受。我现在每月工资可以挣到8、9千上万块钱,相当一个城市里的大干部了,只是胡乱用得多,象衣服啦就经常买,穿不了几天就又扔掉了。我们这职业要打扮漂亮才行,就是吃青春饭。我现在懂事了,也想多存点钱,岁数大了,就挣不了这个钱,干什么职业也没人要,到那时,我想自已在城里买套大房子,变成个城里人,有点存钱,开个什么小店养老。
  呵呵,亲爱的老爸,女儿现在还没有找男朋友,干这职业找真心爱我们的男人很难,我也不去想了,你就死了心要女婿孙儿来照顾我。
  人活着真得放弃很多东西,有些是我们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就潇洒活一回吧!
  不写了,下次再说。
  另问一下,天堂也还有小姐这职业不?我想死了之后,到你那儿还干这工作。
  再见,亲爱的老爸!
  爱你的女儿芳芳。
  200×年×月×日

  这封信是我在整理旧书时,从一本贾平凹冒充色情小说被禁的《废都》中发现,纸张是脆薄的便笺,圆珠笔的色泽已经开始淡化,笔迹幼稚潦草,有几个错别字,我抄上来时改正了。信中有些地方表达得词不达意,在天真与渴望里,有着一种老练的洞察,与我们市侩的俗见有别,可见写信女孩没有读过多少书,却在生活中比我们大多数人更从容。

  记忆没有淡忘。

  其实,写信的芳芳我认识。十七年前,我和老婆下岗失业,就在街边租了一个小门面,以出租盗版影碟和书籍过着低贱的日子。旁边就是那间“好莱坞”发廊,有五六位小姐,生意时好时坏,无聊时便到我店里租借影碟去看,而芳芳是唯一的一个常来租借书籍的人。这女孩也就十七、十八岁年龄,团脸微胖,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常是油腔滑调过来与我搭话,有时丢一个色眼,嘴里笑着说:过来玩一次,也照顾下我的生意行不,打个八折。我那时为生活苦恼,虽然心如猫抓,却根本没有那个色胆,倒也对芳芳有一份亲切的好感,时常在梦中梦到她。后来,市里极力整治色情场所,“好莱坞”随即关门,小姐也都不知去向。

  前两年某天,我走在街上,背部突然被人拍了拍,转头看见一个漂亮脸蛋,穿着却又比较朴素的女子。正惊悚中,她哈哈笑着说:我是芳芳呀,还认识不?再瞧果然是她,身边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闲聊时得知她离开“好莱坞”后惶恐地跑过许多地方,干过众多职业,最后又回到乡下种田养猪,找了一个腿有残疾,但还能站稳走路的老实巴交男人结婚生子,现在男人就在镇上开一个小饭店,今天是她带儿子来城里玩。我们俩都没有再提当年那段旧事。

  这次意外翻出这封旧信,一时引发我的回忆,却也生出疑问与困惑:想来她是看了什么小说,突发奇想写了这个信,她想表达什么意思?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已经摆脱当年的困境,变得富有而空虚无聊,如果芳芳再次问我玩不玩一次,我还会坐怀不乱吗!



  ************************************


  堕落



  时间犹如一粒无名的种子,坠落在梦中生长。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竟然穿越到了阿拉伯的一个小国家。是旅游还是访问,我也搞不清楚,反正受到了虽然不太热烈却诚挚庄重的接待。

  我独自从大型专机走下来——为什么不率领一个代表团,连随从人员都没有,抬头望了望天空。正是早晨,火红的太阳在沙漠地平线上升起,光芒耀眼,这几乎隐喻了我此行的神圣使命。坐上迎接我的使馆小车,沿破损公路直达预订的宾馆。下了小车,我径直朝宾馆大厅走去,宾馆仆人提着旅行箱紧跟其后。这是一座豪华的宾馆,本市行政长官发奥朴督·买立克·本·买尔旺及其即将上任本市警察局长的儿子和本府其它重要官员站在门前恭迎我的到来。我与他们一一握手、拥抱之后,就走进了我们的住室客厅。我很欣赏这房间的布置,一溜的会议沙发,奶黄色的板壁装饰华丽、整洁。或许好客的主人总知道我喜爱兰草的缘故,房内和窗台很雅致地摆放着四、五处青绿的兰草花盆,使我很不好意思,连连道谢,并不得不在亲切、友好的交谈之中多次提到它那淡淡的幽香和友谊的象征。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真是在傻乎乎做梦,我清醒着呢。只是在午餐后回到房间客厅时,我突然感觉到身心的孤独,一种无名火的情绪。我悄悄避过仆人,将手边的兰草从花盆里拔出,剪断它们的根须,再插进泥土里。干净利索干完后,我才轻松起来。

  即将上任本市警察局长的发奥朴督·买立克·本·买尔旺·哈里发依约在午餐后两小时前来陪同我到外散步。我很遗憾他无法发现有一盆兰草即将短命,也可能它这会儿还依然好看。他也带来了数名随从,这些该不会是秘密警察吧!如果是来保护我与他的人身安全,这不是毫不掩饰地承认了他们的治安太差劲吗?我很想暗自笑一笑,但忍住了。我用那种莫名其妙的身份与他们一一握手,哈里发没有向我谈起更多的话题我们就步行向外走去。此时,下午的太阳灿烂地洒遍这个城市,那些古典,富于宗教思想的建筑和民房象被打败了的士兵一样缺乏纪律的排列着。街道上行人拥挤,都穿着宽大的长袍,头上围扎着长白布,神态亲切而滑稽,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缺乏进取意识的古老民族。

  我们步行在那些不太宽阔的街道,后来又走进一个在中国称之为自由市场的大巴扎。开始我不明白这样一个本应该是充满着混乱和大声嚷嚷的地方怎么会这样秩序井然,人们在相互交易的时候也是那么亲切,充溢着帮助与乐善好施的热情。虽然他们都还相当穷困,这或许在我自以为荒唐可笑的梦中是一个深刻的象征,要理解它,又必须结合我还没有叙述完的故事。一个六十多岁瘦瘦的老人站在一张货滩后面,守卖着几种大人小孩都喜欢面对着祈祷的圣像。我被一种奇怪的现象吸引住了。很多顾客都很有兴致地问着玩具的价格,但问过之后又都默默的走开了,老人那双恳切的目光也丝毫没能留住一、二个买主。我走上去问了价格,发现它并不比白送贵多少,这使我惊讶怎么还卖不出去,就转身问哈里发是何原故?哈里发扯扯发皱了的中山装衣角,拍拍灰白色的长裙裤,直率地说:这纯粹是一个古朴的道德故事,因为老人出于纯粹的天性,他的塑像格外灵验而价格又格外固执低廉,顾客们托耶和华的福,他们的钱虽不多却固执地要提高塑像价格以体现道德的完善,交易市场其实是人类最伟大的道德裁判所,因而买主和卖主在心平气和的商讨下,各抒己见分道扬镳是很平常的不足为奇。

  “喂,哈里发同志,这样不行。”我说。

  我本还想说:这都是什么时代了还死抱着老掉牙的观念不放你们一定在梦幻世界里神游的同时也犬养了无数的懒汉致使你们古老而文明的国家逐步衰落下去。可我没有说。

  “ⅹⅹⅹ”我无法听清哈里发那发音缓慢但吐字纠缠不清的称呼,“我们的人民非常勤劳”,哈里发感动地说。

  “不,不,不。”他的情绪也调动了我,象感冒了鼻子不通似的,我连续粗声粗气说了三个不字,“勤劳不等于做牛做马,他们应该是幸福的,而幸福的人民必然应该是有钱的。你们的人民没有剥削但也没有钱因而必然是不勤劳的。那道德的真诚不过是掩盖懒惰的晃子。”

  在经得哈里发的同意,并在哈里发紧急打电话向他父亲请示了之后,我们向一个青年借用了他们的货摊。这个货摊不大,但货物无奇不有,琳琅满目,如外国佬的旧西装(走私外货已不算是违犯,因国内差不多什么都缺),旧家用电器,男人穿的花衣花裤,女人穿的戴的系的提的围的宽的窄的长的短的圆的方的塑的瓷的布的绸的等等,一个十足中国当代精明商人的杂货铺。我跳上一只高凳,大声疾呼地做着广告。当然,在当时的情景里,我已经隐去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扮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阿拉伯老外。只一会儿,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拥挤得就像草原上的羊群或者树丫上的马蜂窝,面部表情却麻木得他妈的像得了瘟病的死鸡。我大声疾呼,大道理小道理温柔的粗野的全用上了。我就那样不厌其烦的说着,一年、两年、五年,不知道在那情景里时间怎么旋转得那么随意。我站在那儿,一瞬间的感觉,一个时代就过去了。

  终于不知是哪句话启蒙了他们的欲望,人群开始涌动,不仅仅是我的货滩,甚至整个大巴扎都翻天覆地热闹起来。哈里发和数名随从还想努力控制局面,引入一种理性的秩序之中,但最后终于失望,将我从危急中拖了出来。人们大把丢着钞票,胡乱买着东西,市场里一片讨价还价和相互拥挤的叫嚷之声,人们的观念已经发生彻底变化,他们胡乱丢钱买东西就与中国时时发生的抢购风相同,他们讨价还价的奸诈也已经不比中国人太差,有着不谋而合、令人惊恐的相似。

  历史变幻莫测,时间飞速向前流动,这个下午的太阳意外的长久,像一只被雨水浸湿透了的足球,滚动得格外沉重而缓慢。当它终于即将消失,这个故事也即将结束的时候,却又发生了一件令人迷惑的事件。

  一个头部被一床破毛毯隐藏起来的乞丐,突然冲到了我先前的货滩前,在众人的惊恐中抢起一只铝盆,边跑边打击着,那发出的声音尖细而响亮。我听到有人大声叫着:“强盗”“疯子”“贼”。那看不见面容的乞丐向前猛跑,在哈里发的帮助下,许多人开始向这个国家第一个强盗、疯子、贼追去,场面像草原上奔跑的马群越来越壮观。乞丐也开始发狂喊:魔鬼来了,魔鬼来了。追去的人群开始用砖头、石块,一切可以顺手的东西做武器,向乞丐扔去。乞丐终于躺在了大街上,人群也赶上来围在周围,目睹整个国家第一次出现的强盗,痛心疾首,不知所措。

  我怀着好奇心,从较远的角落走上去揭开盖在死者头上的破毛毯。瞬间,下午的太阳就像城市突然停电一样隐去了,大地一片昏暗,只听见一片痛悔的抽泣声像风一样刮在城市上空。沉默的人群都已经清晰看见了,被活活砸死的竟是圣主耶稣。耶稣不是死于十字架,或者,至少提前死了一次。



  ************************************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08 20:32:02
  39号征文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08 20:58:32
  [d:赞][d:奋斗][d:赞][d:奋斗]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09 08:56:27
  最后这篇穿越的梦境挺有意思。

  --------------------------------------------------------------------
  沉默的人群都已经清晰看见了,被活活砸死的竟是圣主耶稣。耶稣不是死于十字架,或者,至少提前死了一次。
  -------------------------------------------------------------------

  可你怎么知道他是耶稣呢,耶稣的长相有什么让人一眼认出他的地方?:)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09 10:32:03
  最后这篇穿越的梦境挺有意思。
  --------------------------------------------------------------------
  沉默的人群都已经清晰看见了,被活活砸死的竟是圣主耶稣。耶稣不是死于十字架,或者,至少提前死了一次。
  -------------------------------------------------------------------
  @石中火 2018-01-09 08:56:27
  可你怎么知道他是耶稣呢,耶稣的长相有什么让人一眼认出他的地方?:)
  -----------------------------
  对不起,梦中就是这样呈现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1-09 20:12:23
  [d:花][d:花][d:花][d:赞][d:赞][d:赞]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8-01-10 14:43:11
  写girlie(小姐)的小说,明清“三言两拍”与“海上花”算翘楚,民国时期沈从文、老舍都曲笔写过几篇,最近三十年来,湖南的何顿写得较出色,让咱联想到左拉的《娜拉》,评论界冠以“新写实主义”标签,实际上是“自然主义”派写法,他有本集子叫《青山绿水》,里边那篇《蒙娜丽莎的笑》始见于《小说选刊》杂志,还有篇《我的生活》有印象,与他早期那部《浑噩的天堂》(长篇)一起,以虚构的长沙“黄家镇”为中心展开故事,堪称廿世纪九十年代长沙市井人物的纪实史。
  川军、湘军,俩历史名词在当代的新折射......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10 20:31:02
  看过,不知道说什么。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1 05:31:29
  拱手一揖,感谢支持在下的亲们! 笨牛的脸皮厚,再弱弱滴拉个票,在下发在文学版的完本小说<巫事奇谈>,正在竞选优秀灵异悬疑类小说,请楼主和走过路过的亲们点进去投个票,每个ID每天可以投5票。网站官方承诺,凡坚持投票的ID在活动结束后,可获5个天涯贝(相当5元钱钱),用在文学版块看收费章节。

  这是投票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16-1704593-1.shtml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1 20:14:44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1-12 09:43:56
  这篇结构上有跳跃之处,为何如此安排,读着不是很懂得。只感觉有电影镜头切换的蒙太奇感,觉得展现于眼前的几种人生状态构成奇异的张力,除呈现出来的经典人生场景,空白处,另存在有时间、空间的深邃沟壑,因没看见而引起联想。
  初恋、给天堂的信与梦境三个片断都写得好,我尤其喜欢“初恋”的最后一段,那个瞬间悲欣交集,寻常的现实生活之下,人物内心深处发生的事如此质朴而优雅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12 10:44:29
  @sound1973 2018-01-10 14:43:11
  写girlie(小姐)的小说,明清“三言两拍”与“海上花”算翘楚,民国时期沈从文、老舍都曲笔写过几篇,最近三十年来,湖南的何顿写得较出色,让咱联想到左拉的《娜拉》,评论界冠以“新写实主义”标签,实际上是“自然主义”派写法,他有本集子叫《青山绿水》,里边那篇《蒙娜丽莎的笑》始见于《小说选刊》杂志,还有篇《我的生活》有印象,与他早期那部《浑噩的天堂》(长篇)一起,以虚构的长沙“黄家镇”为中心展开故事,......
  -----------------------------
  在严肃大刊中,已经不允许登载写小姐的小说。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12 10:51:45
  @涉江采芙蕖 2018-01-12 09:43:56
  这篇结构上有跳跃之处,为何如此安排,读着不是很懂得。只感觉有电影镜头切换的蒙太奇感,觉得展现于眼前的几种人生状态构成奇异的张力,除呈现出来的经典人生场景,空白处,另存在有时间、空间的深邃沟壑,因没看见而引起联想。
  初恋、给天堂的信与梦境三个片断都写得好,我尤其喜欢“初恋”的最后一段,那个瞬间悲欣交集,寻常的现实生活之下,人物内心深处发生的事如此质朴而优雅
  -----------------------------
  谢谢涉江评论,我这几个都是多年前的练笔,闹着玩可以。
  还是涉江的征文更有质感。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9:45:10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9:45:15
  @xixiange1963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8-01-12 21:09:12
  “小姐”这个题材其实有一写,国外许多作品里写妓女的也不少,我曾经想写来着,可没有继续下去。作品拜读了!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12 22:36:05
  @一石三鸟2016 2018-01-12 21:09:12
  “小姐”这个题材其实有一写,国外许多作品里写妓女的也不少,我曾经想写来着,可没有继续下去。作品拜读了!
  -----------------------------
  好象这个题材属于受限。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3 13:44:27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3 22:16:49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4 17:13:53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5 17:34:28
  学习!支持!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6 14:38:09
  学习了,好文笔,为那则通讯笑岔气了,不能细想,越想越搞笑。还有,时代变迁中有些东西一瞬间就碎成渣渣了,谁又能改变,除非每个人都变。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6 19:24:06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16 21:08:51
  @巴山牛_渝 2018-01-16 19:24:06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
  感谢兄的力顶!
楼主xixiange1963 时间:2018-01-16 21:11:17
  @酒醉扶墙走 2018-01-16 14:38:09
  学习了,好文笔,为那则通讯笑岔气了,不能细想,越想越搞笑。还有,时代变迁中有些东西一瞬间就碎成渣渣了,谁又能改变,除非每个人都变。
  -----------------------------
  谢谢阅读,这组拙稿能给朋友带来快乐,我也高兴!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7 03:05:57
  <写给天堂的信>,在下读出的是心酸...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8-01-17 06:51:39
  学习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7 16:39:43
  支持好帖!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8 17:13:09
  顶呀!顶呀!顶好帖!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0 13:14:37
  《写给天堂的信》的末尾“如果芳芳再次问我玩不玩一次,我还会坐怀不乱吗!”
  改成“如果芳芳再问我一次呢?”可以含蓄点:)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0 13:16:47
  几处可能的错误,洗兄好像极少用“像”这个字,我不确定能否通用


  【全市各花圈业、丧事乐队业、火葬业、公墓业、治丧道士业人员等相关行业在“丧会”的组织领导下】
  注:读起来不太舒服,是不是要把“人员”去掉?

  【象听见梅花枝】
  注:象=像?

  【同学们都穿着厚厚的绵服,】
  注:绵服=棉服?

  【虽然成绩不是拨尖】
  注:拨尖=拔尖

  【不象那些黑工厂、黑商店上班十多小时】
  注:象=像?

  【象衣服啦就经常买】
  注:象=像?

  【信中有些地方表达得词不达意】
  注:“表达得”似乎应去掉

  【象感冒了鼻子不通似的,我连续粗声粗气说了三个不字,】
  注:象=像?

  【这个下午的太阳意外的长久】
  注:后一个 的=地

  【突然冲到了我先前的货滩前】
  注:货滩=货摊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20 17:04:19
  顶起来,大家看!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21 17:10:40
  [d:鼓掌][d:赞][d:鼓掌]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