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河内往事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11 07:17:37 点击:1583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书话小说征文,俺找一个十五年前写过的故事,略加修改,凑个热闹哈。】

  河内往事

  我刚到河内,以前在国内认识的老王为我接风,热心帮我找住处。老王在河内呆了两年,发现越南市场大有发展潜力,于是不顾年迈,请了老师学习越语。他老当益壮,雄心勃勃,决定在河内干一番事业。他看我这个年轻人初来乍到,连连夸我有生意头脑,说得我不好意思。老王带我看西湖周围的酒店,大多设计简陋,灯光昏暗,装修暧昧,服务员都懒洋洋的,对我们的光顾甚为冷漠。我有些奇怪,老王自己也纳闷。有家DRAGON HOTEL,每天三十美金。去房间看了一下,和国内的乡镇招待所差不多,讨价还价,老板只答应长期住可以让到二十五美金,我觉得有点贵,于是就另寻他处。路过湖边一家酒店,老王迈开脚步,低头疾行,嘴里嘟囔说,快走,这是家同性恋酒店,经常出来拉客。我不敢大意,三步并作两步,紧随其后。我们两人行色匆匆,路人纷纷侧目,眼神异样。等到第二天,去了办公室,问女翻译,她红着脸笑了好半天告诉我们,那些小旅店都是钟点房,很少有住宿的。一边的老王显得很尴尬。

  折腾了两三天,终于找了一家eden hotel,算是安顿下来。这里住客并不多,有好几天看不到一两个客户,生意甚为冷清。我住在三楼,房间内有两张床,铺着海绵垫子,人躺上去马上会压个深坑。也没有热水房。所谓的有线电视只有五个频道,全是越语。我只在周末的时候看看球赛,倒替他们省了不少电费。对面好几栋楼正在施工,白天轰轰隆隆声势浩大,到了晚上也不含糊,看门的犬和思春的猫粉墨登场,争相叫个不停,我每晚就这样迷迷糊糊挨到天亮。

  Eden hotel,就是圣经里的那个伊甸乐园,到了夜里,便流莺纷飞。各色的小姐骑着摩托车上门招揽生意。或浓妆艳抹,或素面朝天,或孤冷清高,或狐媚卖骚,或小鸟依人,或丰满挺拔。她们熟练的与客人谈好价钱上楼开房。也有客人让老板介绍小姐,老板乐得坐收渔翁之利,有时甚至主动出击,热情地为住客推荐自己的资源优势,以供选择。我刚来的时候,就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可能老板看我态度甚为冷漠,两三次下来,也就没了热心肠。我也只是照旧白天上班,晚上吃完饭回酒店睡觉。

  有天晚上,我去楼下等服务员送开水。一个小姑娘正坐在门口的reception凳子上等什么人。她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体态匀称,肤色白嫩,眉清目秀,眼睛闪着亮光,嘴唇一抹绯红。一袭吊带蓝裙,外罩红色镂空亮片短衫,长长的发髻挽着花,别着紫色花纹头饰,不经意间些许风致,讨人欢喜。

  酒店没有开水房,热水需要烧几分钟,我就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等候。小姑娘手撑着脸,闭目养神。我听见她哼起了齐豫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我觉得奇怪,待她那一段唱罢,就试着问她:“你会唱中国歌?”小姑娘低着头,听到我的话似乎吓了一跳,她直直的看着我,有些惊奇,眼里慢慢露出欢喜的神情,问我道:“你是中国人吗?”我笑着点头。她有些不相信:“真的吗?”我说:“这怎么会有假,我听不懂越南话,不信你可以问阿谭。”服务生阿谭拎水过来,小姑娘指着我用越南话问服务员:“中国人?”阿谭点了点头。我接了水上楼,在楼梯口回头对她说:“你中国话讲得很好。”小姑娘喊道:“等一下”。她对阿谭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的话,阿谭愣愣的看我,脸上挤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姑娘说完话,蹬蹬几步跑上前拉我上楼,说:“去你房间看看。”然后不由分说拽我就走。

  进了房间,我倒水给她喝。她放下包,摔开鞋,身体后仰,双手撑在床上,两只光脚丫晃来晃去,歪着头看我:“真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中国人。”她接着说一句:“我叫阿英,中国人。”这下该我惊讶了。听她口音里有一点方言,但辨别不出是哪里人。我问她:“你家是哪里的?”她说:“太原。”越南距河内八十公里外也有个城市叫太原。我便问道:“是越南太原吗?”她说:“不是,是山西太原。”“那你怎么来越南了?”我问。她回答道:“我来越南找我父母。”“你父母是越南人?”我觉得有些蹊跷。“是呀。太原家里的是我干爸干妈,我在越南长到九岁的时候,他们带我去中国的。”“哦。”我开始有些相信。她问我:“你什么时候到的越南?”“刚到时间不长。你呢?”“我是春节前过来的。”“那你找到你父母了吗?”“没有,我父母已经去世了。”我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小姑娘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落寞,声音低沉。“你怎么知道的?”我轻声问道。“我干爸干妈在越南做生意,没有小孩,就去孤儿院领养了我。我在越南上到小学三年级,他们带我回中国。”说话间她下了床,去电视底下的冰箱里翻看,拿出一听啤酒。“我在中国又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中文,班里我的年龄最大,能说话的朋友也没几个。上到四年级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就不想再去了。在家里帮我干妈做事情,什么都做。我现在裁缝织衣炒菜做饭都很好,女人嘛,这些东西不会干怎么成?”阿英说到做饭的时候看上去很是心满意足,温柔可亲。她打开啤酒,砰的一声泡沫飞溅开来,几乎撒到我身上,她眼里含笑,盯着我看。

  “你父母去世了,那你来越南找谁?”这个问题有些残忍,但我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好奇。“我干爸干妈有我外婆家的地址和照片。他们去年告诉了我的身世,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老了,如果不把我的身世及时告诉我,怕万一自己死了心里会不安。就这样,我拿着我外婆的照片和干爸干妈给的钱,去五台山拜过菩萨,年前就来越南找我外婆。”“那你外婆找到了吗?”“没有。我按照地址,找到我外婆家,结果他们十几年前就搬走了。外婆周围好多家我都打听了,他们都不知道我外婆搬到哪里去了。我还去过以前的孤儿院,现在那里已经拆掉盖成警察局。”她喝一口的啤酒,低声叹气,“就算找到孤儿院,他们也不会知道我父母的。我记得小时候曾经问孤儿院老师,他们只说我父母死了。但怎么死的却从来不告诉我。可能父母死得很惨,他们不想让我知道吧。”她的语气有些哽咽,神情悲跄,我想会不会因为那场战争,却又不能明说,不禁心生同情。“但我的身世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为什么别人都有自己的父母而我没有?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她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啤酒,捏在手里咯吱吱响。“我一直孤单,没有朋友,也不知道该和谁说心事。十六七岁我就在理发店打工,学了些手艺。十九岁的时候,干爸干妈出钱我自己开一家美容店,招一些小姐,理发洗头美容按摩都有,我从她们那里每人收五十块钱。这样,每天差不多可以收入三百元。有了钱,朋友就多。我和他们唱歌蹦迪喝酒跳舞美容旅游。钱来得快去的也快,花钱如流水。朋友在我有钱的时候就巴结我,围着我团团转骗钱花,等我没有钱了他们都找不见了。我恨死他们这些骗人的家伙了!今年我已经二十三了,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有时候真的想去死。你看我眼框发黑,就是这段时间想生意父母外婆朋友这些乱糟糟的事情,晚上睡不着觉,头疼失眠。”我看她的样子顶多只有二十岁,但她说的这些经历却不由不让我信服,“那你可以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呀。或者可以在广播里打广告找你外婆。”我给她建议。“嗯,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但我外婆就算活到现在也已经快八十岁了,估计也没什么亲人,要不,我怎么会被送到孤儿院。在越南,小孩子最好养活,花不了几个钱,他们肯定觉得我是累赘,不想要才把我送到孤儿院。唉,其实就算找到外婆又能怎样,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她也不能帮我什么,也没什么用,对吧?”她失望中夹杂着无奈。

  “来越南这几个月,我刚开始住在一家酒店,每天八万(越盾)。后来钱花快没了,在酒店里认识一小姐妹,就搬出去和她住。她也是个孤儿。”“他爸妈怎么死的?”“我没有问,因为我也不喜欢别人问我的身世。她和她奶奶生活在一起。他奶奶得那个什么病,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瘫痪?”“哦,对,是脑溢血瘫痪,每天治病需要五百块钱(越盾),我的小姐妹为了给奶奶看病每天出来找生意做。她们住的房间特别小,刚好能容三个人躺下,在河内有这样的地方住已经不错了。”

  “我越南话现在说得还可以,几个越南朋友说可以广州从那边进货,衣服鞋帽袜子童装什么的,发越南这边来卖。后来几个朋友嫌来钱慢,就找路子走私香烟洋酒手机,什么赚钱做什么。他妈的,刚开始第一次第二次都不错,给海关一点钱他们就放行。第三次大家说轻车熟路可以多投点钱,结果海关突然走不通,给钱也不行,还要抓我们,我们吓得全都跑了。东西被没收,我损失七八万,钱就这样打水漂了,他们黑吃黑,你没证据就没办法。来河内前,我在广西凭祥认识了几个越南姐妹,他们没钱租房,我借她们几千块。后来警察抓一夜间全跑光了,搞得我现在也没钱,只好出来临时找生意做。赚点钱就回中国,签证马上就到期,也不能呆。本来今天酒店找和我住一起的姐妹,她看我这几天没钱花,就让我过来了。”“哦。那你以前在国内也干这个吗?”我问。“没有,我在国内从来没有做过。不骗你,我骗你干什么?我曾经在石家庄学过按摩,洗头,你看我的指甲,”她双手伸到我眼前,长长的指甲上涂着亮亮的红色。我被她手里夹的烟呛了一下,“这么长的指甲?”“你知道,用指甲给客人洗头,客人会感觉比较舒服 ,而且洗发精也不会弄疼手指。”“哦,你很专业呀。”“那可不?我在国内就是靠这吃饭的。”她开始躺在床上,两只脚在空中晃,露出裙子底下黑色内裤。

  我去厕所洗脸,阿英跟了进来,一下子搂住我的腰,半天不说话,镜子里的她楚楚可怜,让人心动。我转过身,阿英的眼神忧郁迷离,默默看我,把头埋在我胸前。我抱住她,我们开始相互抚摸亲吻。夜里,我伏在她身上,她粉红的乳头如同新鲜的粉色草莓,让我流连忘返贪婪吮吸,她双腿缠住我,下面很快湿润,随着我用力深入,她浑身抽搐,嘴里发出快乐的呻吟,在我完成最后的释放,她抓住我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一口,疼痛深入到我的骨髓,我看到胳膊上一道红印。

  第二天清晨,我因为要去海防,便早早起床,阿英躺着不肯起来,后来被我连拖带拉,才眯瞪眼睛下床,我给她五十万越盾,并留了电话,让她随时来找我。阿英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问我晚上能不能回来。我不能确定,只让她到时候打电话联系。

  海防是越南北方的一座海滨城市,街道宽阔整洁,小巧精致,没有河内那般喧哗吵闹,行人悠闲自在,浓密的林荫道下,或喝茶饮酒,或静坐闲聊,也有随意在树上钉颗钉子,挂上镜子,镜子下面栓着一块木板,摆上理发的工具,这就是一个理发店了。摊主在另一棵树上绑了网兜,自己躺在里面轻轻晃悠,一副愿者上钩的样子。这样的城市里,主人都很热情好客,我们几次在十字路口徘徊,都会有路人热心地指点迷津,让人心生感激。

  事情处理得很顺利,下午四点就办完。本来我打算在海防住一晚上,但想到阿英,决定还是当天回河内。海防距离河内一百多公里,沿途青山碧水,禾麦葱绿,还有那些素朴典雅的小镇,别具情调的建筑,带着斗笠穿着传统服装骑自行车的女子,一切都让人心驰神往。阿英要是生活在越南,也是这样子吧,我不禁想。

  到了河内,给阿英电话,她问我在哪里?我说还在海防,她似乎有些遗憾。我问她:“怎么了,不高兴?”“我想你。”听了这话,居然让我感动莫名。我说我已经回来了,约她在还剑湖边冷饮店见面,她在电话那端高兴得叫起来。我站在路边等阿英,突然一戴帽子围紗巾女子骑红色摩托车猛地冲到我跟前,差点撞到我腿,我正要发火,抬头看却是阿英。她摘下纱巾帽子,头扎紫色蝴蝶结,淡淡红唇,绿色短裙,眼睛瞪我坏笑,问我怎么回来这么块?我说我也想你呗。“真的吗?那你刚才怎么电话骗我?”“和你开玩笑,想给你惊喜。”“哼!骗我”阿英用纱巾在眼前甩我两下。停了摩托。冷饮店爱么小妹盛西瓜波罗蜜葡萄火龙果荔枝芒果杨桃等各式切碎的水果,加奶油砂糖,上面铺一层雪白的碎冰,阿英坐在小凳子上翘起腿慢慢搅拌,用勺子舀一口笑盈盈伸到我嘴边,满眼柔情蜜意。冷饮店小凳子错落有致,坐满青年男女,相互依靠,微笑低語。吃完冷饮,我们漫步湖边,杨柳依依,青草蔓蔓。远远看去,湖面一片迷蒙,像诗意的江南,不饰雕琢,万种风情尽在,偶尔有水鸟忽地从天而降,叼起小鱼飞走。湖边有开满紫红色白色花的绿树,还有剪成各种动物图案的花坛,老人悠闲的看报,下棋,纳凉,学步小孩晃悠悠离开童车,乐呵呵追逐父母。湖边周围红白相间的建筑全是洋房,掩映在一片翠绿之中。微风拂来,湖面荡起阵阵涟漪,让人流连忘返。

  晚上我们去长诗街新世纪酒吧喝酒跳舞蹦迪,喝了酒的阿英摇头晃脑双手随着DJ节奏舞动,额头渗出密密细汗,青年男女衣着光鲜手握酒瓶围作一圈卖力扭动腰肢。散场时晕乎乎出来在门外吃米粉,街边小摊姑娘抓一把米粉,用漏勺在热汤内罩一下,撒香菜,葱花,西红柿丁,鱼块,牛肉片,五千越盾,拌柠檬青椒鱼露,米粉雪白爽滑,汤鲜味美。

  吃罢饭阿英骑摩托车送我回酒店,我搂着她,头靠在身上,晕晕乎乎,听任她风驰电掣,她身体的幽香让我沉迷。 到酒店,我们冲澡,在浴缸里我们相拥亲吻,给她看昨天晚上咬的牙印,已经深深的嵌入肌肤,隐隐作痛,阿英红着脸笑道:“这样,你就不会忘了我。” 她的红唇热热亲吻我,她的乳房柔柔贴着我,她的双手轻轻滑过我,她的双腿紧紧缠绕我,让我抑制不住冲动,我们在浴室内辗转反侧,缠绵悱恻,肆意放荡。

  冲凉。阿英偎依在我胸前,她湿漉漉的长发带着香味,沁人心脾。“你真好,在外面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爱我。你作我老公好不好?”这话吓我一跳,我还从来没有想这个问题呢。“没什么,你别当真,我跟你开玩笑呢,”阿英捏了一下我的鼻子,“你真可爱。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我不怕别人打我,骂我,就怕别人欺骗我。我从小没什么朋友,谁稍微对我好我都会很珍惜,真心对他。你打我多少下也没什么,就是不能骗我,如果让我知道了,我敢用刀砍你。”她的眼睛乌黑发亮,盈盈透出笑意,但说话的语气却异常决然固执,显得任性绝情。

  “在太原,因为无聊,和朋友一起学会了喝酒抽烟打架。来到河内和别人打了两次。那晚在竹白湖酒吧,和之前合作走私的朋友喝酒,有个家伙喝多了骂我傻逼,被骗了还帮别人数钱。我才明白他们开始就对我设计欺骗。我也喝的有点多,听这话火冒三丈,拿起两酒瓶,在桌子上摔碎,跳起来向他们几个乱砍乱砸,我杀红了眼,酒吧保安也拦不住,几个家伙见我发疯,抱头逃窜,警察过来看我是中国护照也没追究。”阿英说着光脚跳下床,轻快碎步跑到桌边,打开自己的包,取出一盒烟,点燃,躺在床上翘起腿晃悠,嘴里吐出串串烟圈,十分惬意。

  第二天是星期六,晚上我们计划白天一起逛街,顺便去超市买些东西。早上起来,窗外突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刷刷的雨声,如同春蚕在咀嚼桑叶。睁开朦胧的睡眼,我们又开始冲动,抚摸,亲吻,然后相拥着躺下。一会儿,阿英侧身靠着我说肚子疼,躺在床边,我替她按摩肚脐,她闭上眼睛说夜里着凉了,现在舒服多了,让我先去冲澡洗脸刷牙。浴室有点冷,我三两下冲完刷牙,很快阿英也过来了。她问我你冲完澡了吗,我说冲过了。这么快呀。我看着镜子里的阿英,她正拿杯子低头刷牙,脸上一抹白色的泡沫,我搂住她说,看看镜子,你美不美。她抬起头冲镜子笑一下,脸色微红,眼神迷乱慌乱,似乎不好意思。我拍拍她的屁股,赶紧回到床上。阿英出来穿衣服,我奇怪问她怎么这么早要走。她说先过去看一下女友的奶奶,中午再过来。我问她有没有零钱,她大声很快地说有。我本来打算给她五万元打车,转眼一想中午她还过来,就作罢。阿英收拾完毕凑过来亲我一口,戴上帽子说声tam biet再见就匆匆离开。我让她雨停后给我电话,然后接着睡觉。

  十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我以为是阿英打来的,却发现是老王。老王让我去他那里吃饭。每到周末,老王喜欢做些菜找几个朋友吃饭喝酒,我答应他十一点半过去。然后躺在床上翻看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看书中写陈清扬的性欲如风一样捉摸不定,它放散开,就如山野上的风。在交代材料里说她在清平山上被王二重重打了两下屁股,浑身无力,瘫软下来,在那一瞬间爱上了王二,而且这件事情永远不能改变。我突然想,我是不是从前天晚上到现在已经爱上了阿英?

  外面这时候天已经放晴,听得见鸟叫的声音。阿英怎么还没有来电话?我起床穿衣服,想到阿英过来,我们还要去买东西。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啊?!裤兜里的钱少了八百美金。我仔细翻遍所有的口袋,还是没有。不可能,昨天刚取了一千美金,换了两百块越盾,还应该有八百美金。难道,钱是让阿英拿走了?外面雨早就停了,按道理她该过来或者打电话给我,但一直没有消息,是的,她偷了我的钱,跑掉了!我一下回过神来。

  我心情烦乱,呆坐在床上慢慢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快十一点的时候,我无精打采的下楼,吧台阿谭给打招呼也没注意。酒店门口坐路边摩托xe om去老王那里。还有两位朋友,老王热情地摆出几道菜,拿瓶五粮液共饮,要在平时,我肯定会陪老王多喝几盅。但现在一点兴致胃口也没有,酒到嘴里感觉直发苦。闷闷陪酒吃饭,他们嘻哈逗乐,我强笑敷衍。吃完饭我推说有点感冒着凉先回去休息。老王执意开车送我,说顺便来我酒店和老师学越语。刚吃了他的饭,我不好意思推辞,送别两位朋友和他一起到酒店。

  老师下午三点才过来,老王拿起课本就犯困,说躺床上歇会,很快呼噜声四起。我侧卧床边,想着早上发生的一切。阿英拿钱的时间前后只有三两分钟。我冲凉,刷牙,洗脸,她就是在这个时候,翻我衣兜,发现美金,偷拿出来,然后也跑进浴室装模做样的洗漱,以免引起怀疑。怪不得她当时脸上肥皂沫都慌张的顾不得擦,肯定心情紧张,还故作平静的问我刷没刷牙。等我出浴室她又怕露马脚,很快跟出来,临走前我问她要不要钱的时候,她大声干脆地说不用,我其实这个时候有些意外,但自己太大意而没有觉察,因为想着中午还要和她见面,就没放在心上。事情发生前后连贯起来,这么多破绽,我却没有发现,真是愚蠢。或者,她在昨晚我睡觉时就已经预谋好了?这时候,老王手机响了,是越语老师打来的,老师电话里说她男朋友的父亲突然出了车祸,下午不能过来。老王哦回应一声又躺下继续睡。这期间我打电话给阿英,一直没有回复。这个丫头,真他妈的高明。我不禁骂自己一句。因为老王在房间,我还不好意思打电话找别人帮忙,怕老王笑话。外面起风了,阴云密布,这是越南的雨季,老王的被子还在外面晒着,听见雷声轰隆,他慌慌张张收拾好书本和我告辞。

  我舒了口气,赶紧查看昨晚阿英用我手机拨出的电话,确定了两个号码。然后打电话给我认识的一位学中文的姑娘阿青,让她帮忙联系下阿英。阿青发消息说正在上课,我只好等她下课后再打。我心如乱麻,在房间团团打转,懊悔不堪,把自己骂了个半死。打开冰箱,取出芝华士,倒了半杯,喝一大口,喉咙发烫,苦涩烧心,靠在床头,腿脚发软,只往外呼气。半个多小时后,阿青来电,告诉我那边电话说没有阿英这个人,不认识,还骂她神经病,问我怎么回事,需要她帮忙吗。

  我怔怔发呆,斜靠在椅子上,骂声狗日的骗子,把剩下的芝华士一口干掉,晕乎乎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2003-07-0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2张 | 更多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11 09:12:32
  45号作品
作者:梅柏 时间:2018-01-11 09:48:49
  事了兄的这篇文字写得好。本来期待着一个美好而凄美的结局,可读到末后,却很煞风景。于是想起一句话:任你奸似鬼,也喝老娘洗脚水。;)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11 15:19:37
  @梅柏

  于是想起一句话:任你奸似鬼,也喝老娘洗脚水。;)

  嘿,梅兄這句話可謂點睛之筆哈。

  不知何故文中圖片未能顯示,再試哈。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856370056928793/A/1/m.jpg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504520773113583/A/1/m.jpg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856370056928793/A/1/m.jpg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11 18:06:07
  读过
我要评论
作者:玛雅咖啡 时间:2018-01-13 04:22:50
  不错不错,喜欢这样的故事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14 02:50:16
  @玛雅咖啡 2018-01-13 04:22:50
  不错不错,喜欢这样的故事
  -----------------------------
  嘿,瑪雅兄過訪,俺這貼沒準要火哈。。。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16 23:21:32
  我们应该为了网名先握个手,有这么个朋友我也不用扶墙了,嘿嘿。
  学习了,这个故事很跌宕,刚刚感受到那种单纯的美好,瞬间就被抛入谷底,心哇凉哇凉的,好吧,你成功了。对了,我感觉得开头有些冗长。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1-23 22:20:53  评论

    @酒醉扶墙走 握手問好。此文敘事還算完整,內容實乏善可陳,奈何技只此耳,且聊供兄弟一笑吧。嘿。。。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5 15:09:52
  这就是,爱的代价?:)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5 15:14:50
  几处可能的错误


  【她们熟练的与客人谈好价钱上楼开房。】
  注:的=地

  【热情地为住客推荐自己的资源优势,以供选择。】
  注:资源优势=优势资源?

  【她直直的看着我,】
  注:的=地

  【阿谭愣愣的看我】
  注:的=地

  【她的语气有些哽咽,神情悲跄】
  注:悲跄=悲怆?

  【浓密的林荫道下】
  注:林荫道=林阴道 这个错误是我第三次挑了,不过还从没人认同过:)

  【“哼!骗我”阿英用纱巾在眼前甩我两下。】
  注:骗我后面应该有个逗号或者句号

  【老人悠闲的看报】
  注:的=地

  【已经深深的嵌入肌肤】
  注:的=地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
  注:的=地

  【我无精打采的下楼,】
  注:的=地

  【然后也跑进浴室装模做样的洗漱】
  注:的=地

  【怪不得她当时脸上肥皂沫都慌张的顾不得擦,肯定心情紧张,还故作平静的问我刷没刷牙】
  注:的=地

  【这个丫头,真他妈的高明】
  注:的=地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25 17:00:31
  辛苦关粉兄弟,看得真是仔細。

  慚愧自己 “的”“地”不分,汗顏。現在電腦打字,所以一直按默認處理,未曾仔細檢查,以後當嚴格要求。@肖毛 兄。

  【热情地为住客推荐自己的资源优势,以供选择。】
  注:资源优势=优势资源? 似乎“資源優勢”較好?“或浓妆艳抹,或素面朝天,或孤冷清高,或狐媚卖骚,或小鸟依人,或丰满挺拔。”資源廣泛也~~

  【她的语气有些哽咽,神情悲跄】 注:悲跄=悲怆?應該是 悲怆。

  【浓密的林荫道下】 注:林荫道=林阴道 應該是 林阴道。現在估計專家們避免出現陰道一詞,而改為林蔭道?

  【“哼!骗我”阿英用纱巾在眼前甩我两下。】
  注:骗我后面应该有个逗号或者句号 嗯,用感嘆號吧~~


  再次感謝关粉儿兄弟勞心費力,認真糾錯,謝謝。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18-01-25 18:30:01
  这是事了兄亲身经历?写的如临其境呀:)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7 18:04:56
  【这个丫头,真他妈的高明】
  注:的=地
  --------------
  事了兄,这个我挑错了,“国骂”是成语,不能动
  在这个地方“他妈的”相当于非常,“的”是和“他妈”紧密连接的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1-27 20:13:31  评论

    哈哈。关粉兄費心,多謝多謝。。。話說,這種挑錯確實也很費力氣也,而且吃力不討好,所以很佩服关粉兄的認真與細緻還有耐心。
我要评论
作者:批蓑戴笠行走客 时间:2018-01-28 11:18:39
  故事很好,确是事了扶衣去,是为名衍文么?
我要评论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8 20:13:21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我要评论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8-02-08 21:33:53
  有那么点毛姆的味儿,但毛姆讲故事更能设置悬念从容不迫娓娓道来。
  图片上的越南佳丽当是选美大赛的冠亚季军们及总决赛选手,想起有越南血统的Maggie Q,美剧《尼基塔》。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2-09 16:21:58  评论

    問好七三兄。個人覺得此文敘事算是完整,內容實乏善可陳,至於兄所言毛姆大師之設置懸念,哈,奈何技只此耳,現在看來似乎也無啥長進,且聊供七三兄一笑。。。 越南佳麗於中部南部猶盛,絢麗繽紛,美不勝收哈。。。
我要评论
作者:samwang996 时间:2018-02-09 14:43:08
  十年多前,事了扶伊去兄文字功底就很扎实啊。
  架子都有,小说的风韵、氛围和节奏有待加强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2-09 16:31:00  评论

    多謝山姆兄點評。閱兄之眾妙莊嚴一文,頂禮膜拜,俺的所謂文字功底實愧不敢言。至於兄所謂之“风韵、氛围和节奏有待加强”,哈。朽木不可雕也,蓋為此次書話徵文湊熱鬧一哈,鄙陋不堪亦無妨,也可供批判用麼。。。
我要评论
作者:samwang996 时间:2018-02-09 19:51:43
  事了兄雅量,我的文字粗糙的很,还是兄之文字古雅精炼。我都不记得最后一次写小说是什么时候了。曾经想以乔伊斯为榜样写个深圳人(白先勇台北人应该也受其影响),一字也写不出来,已经有人出了深圳人。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2-10 05:28:21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504520773113583/A/1/m.jpg

  街邊女子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856370056928793/A/1/m.jpg
  水上超市
  http://laiba.tianya.cn/laiba/images/369045/12090566030320192491/A/1/m.jpg
  下龍灣

  
  還剑湖


  試著再貼圖哈。
作者:小说读者 时间:2018-02-10 10:36:59
  似乎应该写的更长一点。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2-22 13:35:02  评论

    問好小說讀者兄,新春吉祥 萬事如意。就故事而言,也就只能這樣了吧?太長則類似臭婆娘的裹腳哈。。。
我要评论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18-02-15 20:39:16
  以下文字十天前本应发在这儿的,两次上传未果,今天重写一次:
  大约四年前,咱请人装修一间旧房子,粉刷匠姓王,是一36岁左右的小个头精干男子,住在距城区至少三十公里的乡间。工余闲聊,他老婆来电话,语音语调有点怪;他为我干这粉内墙工作按标准程序是三道,约需两天,逢秋季天雨,可能要耗用两天半。按规矩活干完了才拿薪酬,但那天电话后他向我预支了两百元钱。原因很简单:家里老婆催要生活费了。他平时爱搓点麻将,输的日子较多。他告诉我,老婆是柬埔寨人,约摸七、八年前他在广东打工时,以旅游组团方式过境闪婚,付了女方家数万元RMB,中介也敲了一小笔。女人比他小十岁,读过高中;他将手机里的女人照片亮给我,模样不错,标准的南亚女性特征:眉骨高、眼眶深、苗条、肤色深一点。嫁过来生了一子一女,绿树成荫,学普通话与本地方言虽说不算地道,但能听懂,算聪明人了。

  但是,结婚数年下来,中国的绿卡、身份证遥遥无期。每隔两年,他得前往北京柬驻华使馆为女人续签居留证,也是一笔不大不小的开支。

  国人娶洋妞,廿年前的“移民文学”早有反映,像《娶个外国女人作太太》,相对的是《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廿年后的今天,随着国运昌盛,普通中国人被外国女子看中,也算一种骄傲。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男丁匮乏,张竞生在法国、比利时,杨宪益在英国,以及季羡林在徳国,均被洋妞青睐青眼有加。客观因素占有一定的影响力。

  娶法国女子的国内当下名流,前有姜文,后有刘烨。

  最后讲桩旧闻:郭沫若的妻子郭安娜,是一日本女子,当年两人相恋时,郭安娜的父亲,一日本商人,听说女儿想嫁一中国人,冲她吼:“你若嫁给支那pig,就断绝父女关系!” 相对应的是蒋百里、周作人,都娶的日本女子。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2-22 13:32:18  评论

    問好七三兄,新春吉祥。兄所講故事頗有意思。提到娶妻,除卻演藝圈文藝界,嘿,得提下辜鴻銘老先生。華裔諾獎獲得者如丁肇中崔琦朱棣文錢永健也都娶外國嬌娘。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2-19 09:27:51
  事了兄还有机会去海防吗?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