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青春往事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13 14:38:11 点击:786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青春往事

  不能抗拒 你在风中摇曳的狂野
  不能想像 你在雨中借故掉的眼泪
  你是那年夏季 最后最奇幻的那朵玫瑰
  如此遥远 又如此绝对
  赵传 【男孩看见野玫瑰】

  一

  偶尔会莫名想起一个人,你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这只是片断的时间,而他,仅仅是一个残缺不全的影像,你,为他片刻停留,念头闪过之后,他就消失了,你永远不会把他再和别的什么联系起来。

  爱情存在吗,我不知道。真情永恒吗,我不知道。就像王宁曾经问我永远有多远,时光流转,我还没有找到答案。那些曾经的过往,我一度魂牵梦绕追过的,辗转反侧念过的,身不由己错过的,朝三暮四经过的,游移不定放过的,想入非非觅过的,都已远离,面目逐渐模糊不清,让我怀疑生命中是否真真切切存在过。

  毕业两年后,我的大学寿终正寝,它被吞并,从此消失。记得冬天下雪的时候,我和沈韩杨顾然老牛一起用积雪在篮球场的围墙上堆了 “工大万岁”几个字,谁也没想到,它会这么短命。这是个与时俱进的时代,一切都可以在瞬间改变。所以有人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可不是,两年前,世贸大楼还巍然耸立,谁会预料它会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记得那个夜晚,我正坐在地板上啃螃蟹,晚间新闻图片闪现出世贸大楼被飞机撞击,然后倏忽消失。我大为恼火。这样震惊世界的事件,短短十几秒的图像就敷衍塞责,国家媒体对重大事情的反应未免太迟钝。十多分钟后,王宁的电话打过来,她声音发抖,语无伦次,连连说怎么会这样?太可怕了。她断断续续的向我叙说她所看到的场景。第二天早上,我周围知道消息的许多人都喜笑颜开,有人更引用诗歌抒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却看国人愁何在,漫街欢庆喜欲狂。我不好把这样的反应告诉王宁,只能提醒她自己注意安全。

  我的思绪这时候有些混乱了,不对,应该是更缜密了。以前的生活正清晰地向我层层展现开来。他们原来一直在堆放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我轻轻的拂去上面的尘埃,过去豁然开朗,如同打开一张张发黄的照片。

  席慕蓉在一首诗里写道:含着泪一读再读,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还不至于脆弱到要流泪来用泪水来回忆我的青春。但看到昔日把酒言欢举桌共读的兄弟姐妹纷纷逃也似的娶妻嫁人,恍然如隔世。他妈的,不是我们老了,只是,这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和王宁是在补考概率时认识的。我对我的概率被抓这个小概率事件感觉实在意外,收到学校的补考通知后,春节在家里吃喝玩乐苟延残喘几日,便早早返回学校后临时抱佛脚,翻出沈韩杨的听课笔记,一番囫囵吞枣。为防不测,进考场时我怀里揣了概率课本,腰里别着沈韩杨的笔记,心里才算踏实。

  我本来要找个靠后的座位,好在自己不能恋战的情况下把备战备荒的法宝拿出来,狂抄一气,然后闪人。本校的老师还是有些人情味的,他们会在某些时候高抬贵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按道理,王宁补考过高等数学,也算是过来人,应考经验不至于如此匮乏。但她还是有些后怕,所以看到我当时胸有成竹的样子,如同抓到救命稻草,央求坐在我旁边,说一定要拉她一把。我的准备工作不错,在沈韩杨的笔记本上发现了两道一模一样的试题,所谓吉人自有天相,怪不得算命先生说我命里有贵人相助。我的试卷有一半放在王宁桌子上,她盯着我的试卷走笔如飞,眼神示意我快点。她的身后,还有几个姐妹望穿凤眼,等着从王宁手中接我的纸条。大家同场竞技,又亲密无间,在几大名捕的围追堵截下携手闯关,顺利出线。

  通过补考度尽劫波的王宁对我的帮助念念不忘,她和几个姐妹邀请我吃饭以示感谢。本来补考就让人够难堪的,现在居然还被视为英雄让请吃饭,李白说拔剑四顾息茫然,我没有剑可拔,有些英雄气短,但美女的诱惑无法阻挡,便欣然前往。那次吃饭的主题到最后是几个美女相互计算补考几门功课。有个姐姐当仁不让的占了头把交椅,她总共补考了五门,大家笑她应该推出午门斩首。

  一个春日的午后,课间休息,太阳暖暖的照着,我从楼下经过,看见王宁穿着绿毛衣,站在教学楼的窗前凝望,我远远向她挥手致意,她怔了怔,看到我,脸上就倏然绽放出如花的笑靥,像是春天漫山遍野鲜花怒放的姿态,温馨亲切又鲜活饱满,极具杀伤力,我的内心瞬间被击中。那个下午,我忽然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学校歌手大赛,王宁报名参加,她穿红衣绿裤白靴,头戴蓝色西部牛仔帽,唱梁朝伟的歌:如果有一天世界已改变,当沧海都已成桑田,你还会不会在我身边,陪我度过长夜。如果有一天时光都走远,岁月改变青春的脸,你还会不会在我身边,细数昨日的缠绵。王宁款款深情,嘴角含笑,双手伸向空中,眼神虔诚渴望,下面观众口哨掌声尖叫喝彩雷动,我和沈韩杨打口哨跟着喊:我会。王宁朝我们这边看一眼,涨红了脸。

  李宗盛在我们那个年代写过一首歌鬼迷心窍:有人问我你究竟是那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是的,彼时彼刻,我中了情花的毒,被塞壬歌声诱惑,决定要和王宁一辈子长相厮守。是命运的安排也好,是她存心捉弄也好,这一切已不再重要,我愿意随她到天涯海角。

  二

  王宁准备考研,买了许多参考书,在男生宿舍楼下大声传呼我,让我帮她送到宿舍。我给女生宿舍楼的大妈送了两瓶矿泉水,这个平日里跋扈叫嚣的老女人面无表情放我上楼。刚上三楼转弯,有个光上身的女生,端了盆水,晃动着两只鸭梨似的乳房和我撞了个满怀,半盆水浇到我裤子上。那姑娘狼狈不堪,哗啦一声,扔盆落荒而逃。王宁吃吃笑笑,眼泪都流出来了,到宿舍还让我给她揉肚子。她脱了外衣,只剩了胸罩,让我脱裤子说要帮我洗。我问她有没有可换的裤子,王宁在衣柜翻找到一条女式宽大牛仔,也还合适。我脱裤子的时候,王宁正看着我,我说没见过换裤子,王宁撅嘴笑道你那么瘦,身上没一点肉,有什么好看的。我伸手过去捏她嘴,王宁往后闪,一下就抓到了她的胸脯上,肉肉的软软的。王宁脸上一抹绯红,瞪眼睛凶我,我说看什么看,不能摸吗?王宁生气地说摸也轮不到你来摸。那该谁摸?我问。王宁笑了,我自己摸。我猛地上前双手搂住她,王宁的眼睛迷乱慌张,呼吸急促,她柔柔的长发有股淡淡的清香,我低头看她微微翘起的嘴唇,禁不住轻轻去吻,她的嘴唇温暖潮湿,舌头柔软甘甜,让我心旌荡漾,不能自持。

  那天下午,女生宿舍楼,我本来还想继续深入,王宁推开我,套上裙子说不能这样,我怕楼下大妈上来敲门。这么一说我也怕了。离开宿舍楼的时候,我穿着王宁的牛仔裤,下面还仍然高高翘起,不得已,找份报纸拿在手里做挡箭牌遮住裤子。

  王宁经常回忆起这件事,每次都能引起她吃吃的笑。她去美国后,给我打过电话,说感谢我和她一起走过的日子,到最后泣不成声。我不喜欢女孩子哭哭啼啼,总觉得大煞风景,跟她的经期一样,婆婆妈妈的让人烦。我问她美国怎么样,她说很好,可就是不快乐。王宁说她宁愿和我在郊外租房子吃街边摊也不想呆在美国。我的心一阵激动,但觉得还是太荒唐,我想起沈韩杨上次在北京逛街没带身份证差点被抓到昌平筛沙子。便劝她安心学习,不要再做梦想,往事毕竟留不住,我們还是在天涯海角各自珍重吧。  

  补考完概率后,进入专业课学 宁学业突飞猛进,连续拿了几个学期奖学金,让人刮目相看。我们开始在外面租房。有天王宁领了奖学金,请我出去逛街。我们去钟楼东大街大差市吃小奶糕凉皮肉夹馍喝胡辣汤,又往兴庆宫游园划船,晚上在交大商场吃街边烧烤。回家已经很晚,洗澡冲凉,王宁躺在床边,片刻,我抚摸她的头发,她闭上眼睛。我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面颊,红唇,脖颈,她紧抓床单,身体不安的扭动,我缓缓下移,轻轻含住她粉嫩的乳头,王宁脸色赧红,身体发烫,双手微微颤抖,她呓语呻吟,拼命抓我的头发,嘴里咕哝喊我要,快点给我。我挺身进入,听到哦的一声,似乎饥饿张开的嘴巴一下子被塞满,我们疯狂的亲吻,她的舌尖如蜂蜜饴糖粘连甘甜,身体如水草蔓延纠缠温存纏綿。我们痴迷沉醉,流连忘返,沉迷其中,忘了所有。  

  王宁说她讨厌学校的课程设置,许多无关的科目占据了她大部分时间,那些东西她可能一辈子都用不着,一直让她惶恐不安,提心吊胆,怕考试不能通过,怕再次参加补考。她说她在美国有时候还会被补考的噩梦惊醒,害怕自己拿不到学位证。我安慰她说这不都过来了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人的成长总得要经历些磨难。 那也不应该是这种经历方式,对我,那是一种摧残。王宁说。摧残你到美国,你是否应该感激它。感激你个头,王宁挂断了电话。  

  我们开始毕业设计,答辩。那是大学最后快乐的日子。七月,迎来了香港回归,举国欢庆,校园里却弥漫着离别的味道。我们一起唱过艾敬的一九九七你快点到来吧,以为这个日子很遥远,现在它来了,我们却要分手了。大一的时候我们班去临潼春游。在灞桥,我想起李白的那首千古绝唱的忆秦娥:年年柳色,霸陵伤别。以为告别很遥远,谁知突然就到眼前。苏轼说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难说再见,最伤别离。留言签名合影饭局舞会同乡会社团送行各种名目的聚会纷沓而至,谁也不会拒绝,谁都担心这会是同窗四年最后的晚餐。你不知道以后还有谁会在球场上为你呐喊助威,在深夜里陪你买醉,还有谁会为你的悲伤落泪,还有谁会再关心你绞痛的胃,照顾你安然入睡,还有谁,会跟你认真分析考题的错与对,还有谁,会再跟你探讨真情的可贵。每一次的聚会,都有人撕肠裂肺抱头痛哭,让人黯然神伤无语凝咽。

  王宁考研成绩很好,被厦门大学外文学院录取。她本来打算最后离开,我担心她承受不了,提前给她买了火车票。站台上,她们班的同学合唱周华健的朋友:真爱过,才会懂,会寂寞,会回首,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王宁哭哭笑笑,站台喧哗吵闹,到处都是送别的学子。我的眼睛有点模糊,是的,那些日子,我们再也追不回,再也回不去了。我不敢看王宁的眼睛,怕自己会更加心痛。

  三

  回到大连,父母托关系在一家船公司给我找了工作。公司坐落在繁华的人民路上,白天富丽堂皇,高楼林立,车流穿梭,美女如织。晚上高贵典雅,霓虹闪烁,五彩缤纷,灯红酒绿,又是另外的景象。这一年公司招了十多个大学生,又买了两条船,准备大干一场。我们的货物主要运往日本韩国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部门经理刘菁指导我熟悉业务和操作流程。

  这期间,我曾去厦门找王宁。进入新校园的她兴奋热情,带我去芙蓉湖思源谷南普陀曾厝垵环岛路鼓浪屿,我们吃海蛎煎土笋冻面线糊沙茶面海鲜大排档。更多的时候,我们依靠在海边,看潮水涨落,海鸥飞翔。王宁知道我不能来厦门工作,而她父母也不希望女儿远离,年轻的我们初次面对痛苦的抉择。王宁应该有光明美好的前程,我与她只能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她视线之外。王宁看着夕阳,默默流泪。我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她抱着我放声大哭。回到大连,我给王宁写信说让我们从此相忘于江湖,我会永远记得亲爱的你。王宁回信道:此刻有谁在世间某处哭,无端端在世上哭,在哭我。

  现在听周华健的忘忧草: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是的,忘忧草,忘了就好。真的有这样的一种草么?真的可以忘记么?夜色温柔,天凉如水。我闭上眼睛,以为我可以忘记,眼泪却悄无声息地流了出来。

  新一届国家队在大连集结,备战世界杯外围赛。我们宿舍考入交大管院的顾然亲临金州为国家队助威。这家伙,刚入校时是个球盲,连足球报道都看不懂。在我的熏陶下,渐渐变成了极端狂热分子,什么垃圾比赛也不放过。九三年,我们刚入校,中国队兵败伊尔比德,顾然砸碎了宿舍的玻璃,在楼道里大闹,最后醉倒在厕所水房里,头上碰了两个大包。金州的比赛,完美开局,惨败收场,不提也罢。球输了,刘菁说同学来一趟不容易,派公司车让我领顾然吃海鲜游旅顺逛滨海路圣亚海洋世界观光散心。顾然从此对中国足球彻底失去信心,转而看五大联赛,他说我总算明白有些傻逼永远不值得期待。

  四年后我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目睹于根伟进球,没有一丝的激动,因为顾然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结果了。顾然死于世纪末的一场海难,他本来计划和张莉琪在千禧年结婚。冬天的时候,顾然和导师去青岛一家企业作课题,打电话告诉我还要来大连考察。项目完成后公司请他们去泰山曲阜孔庙济南游玩,从烟台乘船前来大连。气象报道海上风力超过十二级,船驶离港口,狂风呼啸,惊涛汹涌。大船晃晃悠悠,在海上剧烈起伏。先是失火引起了恐慌,慢慢船体倾斜,船舱进水。海上营救的船只接到求救信息,但风高浪猛,始终无法靠近。最后大船倾翻,惊慌失措的人们拼命挣扎,绝望呐喊,凄厉呼救。很快他们被吞没在冰冷刺骨的茫茫大海中。晚上顾然女友张莉琪给我打电话,说顾然就在那条船上,我当时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祷告,希望死神能网开一面。

  后来的报道说许多人是被海水呛死和冻死的,死亡将近三百人,生还二十几人。我和张莉琪沈韩杨还有顾然的家人在烟台见了顾然最后一面。张莉琪抱着顾然的尸体号啕大哭,我看着似曾相识的顾然,这个睡在我下铺兄弟,冬天夜里为买一包烟,跑到很远的小卖店,这个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和我一起喝酒看球聊女人谈理想的兄弟,就这样走了。失去顾然的张莉琪痛苦痛不欲生,不久通过中介办技术移民去了加拿大。她说没有什么值得让她再留恋,我能对她说的唯有祝福。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只能往前走,谁都不能永远生活在痛苦回忆里。二零零一年十月七日,在沈阳看完球赛,我夹杂在兴高采烈的人潮中,想到顾然,黯然心碎,拥挤的人群中再也没人用陕西话喊我的名字。生命的改变,或许总在不经意间,但有些人永远不会死,他依然在你心中的某个角落,深深留下刻痕。 

  我所在的船公司急剧扩张,筹划在北京成立办事处,刘菁给老总推荐我,说让年轻人多锻炼学习。沈韩杨当时住在民族学院备考北大法学院,我正好有闲时间,有事没事就请他吃饭喝酒。其实沈韩杨这个时候还有工作可做的,但这家伙是个吝啬鬼一毛不拔,而且他也知道我比较好客,所以就喜欢利用我的优点。有时候有优点不一定是好事情。

  冬天的时候我去沈韩杨宿舍,这厮蜷缩在被窝听伍佰的挪威森林,后来在歌厅里听他唱这歌,折磨得我差点楼跳。沈韩杨见我进来,艰难爬起,洗脸刷牙照镜子打摩丝,然后熟练的从我兜里掏了两百块钱说先暂时借用。吃完方便面,顺走我一盒烟,他就着急去火车站接人。我在沈韩杨脏乱单薄的床上,听着刺耳的唱片,迷迷糊糊睡去。下午三点,沈韩杨和一个女孩出现在宿舍。

  我们吃饭。在一个小餐厅,热气腾腾,好几对男女围着火锅兴高采烈。沈韩杨和这个女孩不时地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让我觉得自己来的有些不合时宜,但想到这顿饭是自己请客,便没有什么不自在。原来沈韩杨之前就拜会过这个女生。自网络大行其道后,沈韩杨便如鱼得水,他本来就是情场老手,这下有了用武之地,更是肆无忌惮。一次酒后沈韩杨告诉我他和几个女人有过一夜情。临近城市的女人,更是周末座火车住宾馆和他幽会。看着偎依在沈韩杨身边一脸幸福的女生,我觉得所谓爱情真他妈的荒唐可笑。

  延至晚上,电话陆陆续续招来另外几个同学,我们换了地方继续吃饭。时兴的黄色段子,通过餐桌上的觥筹交错穿插其间,为绝大多数人所引用,用来隐射社会现象。几个同学,已经要读博士了,有人忙着出国,有人正为房子发愁。沈韩杨是为房子发愁最为现实的一个,他晚上不能带这位妹子住宿舍。吃饭的时候我们便一直为沈韩杨筹划,最后总算找到一个可行性方案。沈韩杨把宿舍的被子拿到一个研究所的职工宿舍,在那里临时下榻享乐。夜里我睡在他破烂的宿舍床上,冻得浑身发抖。

  北大法学院毕业的沈韩杨现在是成都名牌律师所的希望之星,曾兴致勃勃地前去厦门海关红楼等地实地学习考察,据说获益匪浅。以沈韩杨的旁门左道,他的所谓获益,定是对权钱美色等交易方式有了更深心得体会。大学时沈韩杨是我们宿舍舍长,这个职务跟封建社会官僚家族的老仆人一样,虽然没什么地位,但还得对主人忠心耿耿尽职尽责。比如赶上卫生大检查,他得忍辱负重,清理垃圾,整洁床铺,还得和宿管科的同学搞好关系,以便及时得到线报,避免宿舍得黄牌被学校罚款。如果因为舍长的疏忽造成宿舍兄弟们的财政损失,那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总之,窝囊的舍长在宿舍里众人皆可辱之,若稍有反抗,大家便齐声怒喝,罚他值日一周,让其深刻反省,面壁思过。几年下来,大家对沈韩杨的成绩还是一致肯定的。一次,宿管科突击检查宿舍,正在打麻将的兄弟们慌成一团。沈韩杨镇定自若,迅速给每人发本书,卷起麻将扔到楼下花坛里。敲开门的宿管科长什么也没查到,悻悻离去。大家都被沈韩杨的处变不惊折服,尊为老大,上烟点火,恭敬致意。更为离奇的是我们宿舍竟然被评过文明宿舍,不仅让我们感到意外,也着实让对面和隔壁的家伙们刮目相看。这不,沈韩杨刚到成都就给我打电话,他笑声爽朗,热情邀我去耍,说领我去夜总会见识大场面,给我找几个美女。嗯,这家伙还算有良心。    

  四

  部门经理刘菁被老总派往日本,负责那边的业务操作和清关,我又回到大连。在北京,我和沈韩杨喝酒话别,沈韩杨同学落寞寡欢,为失去我这个酒肉朋友黯然神伤。我安慰他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可以想办法在大连找女网友,我负责接待,这家伙听了哈哈大笑,和我击掌约定,举杯一饮而尽。

  公司业务运转顺畅,高峰时期,老总通过航运圈的关系又租来五条船,全部用来搞近洋运输。日韩业务迅猛扩张,销售操作运输单证海关商检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白天黑夜加班,周末也不得休息。有天夜里,天际昏黑,海风呼啸,巨浪拍岸,我穿大衣在码头抱胳膊跺脚,哆哆嗦嗦看他们装货。老总和几个朋友过来。他说,这段时间太累,让我休息几天,这边安排别人负责。我落得清闲,回公司和新来的几个小姑娘喝茶上网聊天厮混,倒也逍遥自在。春节的时候,公司每人都领到大红包。

  新年过去不久,忽然有一天,税务局来公司查账,紧接着公安部门介入,老总被控制审查,很快,公司和蛇头组织偷渡的事情被查出。我后来看报道,才知道老总之前就已经做这方面的生意了。他们找造船厂在房间的床底下,机房的电表柜内改建暗舱让偷渡客藏身。有次船到日本港口,偷渡客因缺氧呼吸困难,拼命敲打舱壁,被日方发现暴露。最终公司几条船被银行抵债拍卖,老总判刑十年。电视采访头发花白的老总,没有了昔日的锐意进取庄重威严。想起刚进公司,他给我们描述公司的远景规划,未来好像有个庞大的帝国舰队等着我们去指挥,他就像那个传说中的希腊船王,众星捧月万众瞩目,那时候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暗自窃喜:你小子真有运气啊,要珍惜啊,知恩图报啊啥啥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还记得老总语重心长衷衷教导教过我们,真是绝妙讽刺。

  财务让刘菁结束日本的业务回国清算账目。知道张总出事,刘菁电话里语无伦次,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张总不是这样的人啊。我能说什么呢?刘菁从日本飞北京,处理完办事处业务和同学在北京聚会两天,从北京飞大连。晚上我去接机,广播报道飞机晚点,候机室很多人焦急等待,吵吵嚷嚷。后来听见有人大声哭天喊地,捶胸顿足,乱作一团,有人告诉说这趟班机失事坠入大海。我的脑袋像遭什么撞击,一下发呆,听不见任何声音,我傻傻坐在候机大厅,看担架抬走昏厥的人,看围坐一团抱头痛哭的,看靠着墙角不停砸墙的,坐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机场工作人员让我们回家等候消息,有人挥拳过去把那人打得浑身是血。回到家还是睡不着,眼前总是闪现刘菁的身影,想她对我的真诚帮助和热情鼓励,哽咽心痛。很多时候,我们眼睁睁看着悲剧上演却只能束手无策,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珍惜真心爱你的人,珍惜和他们相处的每一时刻。我后来又看王朔的小说空中小姐,读到王眉飞机失事那段,想起骤然离开人世的刘菁,心里发酸,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事故报告说飞机失事源于人为纵火,机上一百多人全部遇难。也有许多所谓内部消息甚嚣尘上,但这些,与刘菁没有任何关系。她,死了。逝者无言,余者默默。我想起部门活动去钱柜唱歌,喝了酒的刘菁脸色红润,一头长发,黑色毛衣,丰满身材,她靠在沙发里,闭着眼睛唱斯卡波罗集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或许有时候生命真如他们说的那样是一张餐桌,上面摆满了杯具洗具餐具还有刀叉。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的同学都知道我所在公司偷渡的事情了。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宣传打击战果,电台电视轮番轰炸密集威慑。远在大洋彼岸的王宁也胆战心惊的打来电话询问,听到我没什么牵连,她的开心让我感动。沈韩杨同学特意表示慰问,说你们公司门路宽广啊,我有个侄子想去日本,帮我想想办法。连消失很久的老牛也想起了我,这家伙就喜欢落井下石,我已经习惯了被他嘲弄。也有些同学添油加醋描述我利欲熏心妄图一夜暴富不惜铤而走险。不过这一切已经与我无关了。我他妈的失业了。这个糟糕的年代,在失望的春天里,我什么都没有,就被无情的踢出去了。

  五

  王宁曾寄给我照片,研究生毕业后她申请到奖学金赴美读博。秋日的午后,这个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女子坐在湖边,一汪碧水清静深幽波澜不惊;茂密森林遮天蔽日葳蕤繁盛。她的身材依然窈窕动人,眼睛依旧深邃明亮,笑容仍然妩媚怡人,这个女子,曾经偎依在我身边,给我唱歌,画素描,剥桔子,和我相拥,与我共枕眠,现在却天各一方。流水它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就在那个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窗外此时竟会传来这样的歌声?我的心在隐隐作痛么,是的。

  我自从船公司被拍卖抵债失业后,刘菁飞机遇难,心情忧郁,觉得干什么都没有意思。父母找人给我介绍对象,见了三次都因为我工作不固定情绪波动大而告吹。浑浑噩噩大半年,不忍心看父母为我操心难过。受围城方鸿渐还有西太平洋大学校友会的启发,我把简历精心包装一番,成了海归人士,居然被猎头公司选中,招聘到一家物流公司做经理。公司在全球都有业务,为了提高自己的三脚猫英文水平,我拷贝若干欧美大片锻炼听力,又花钱找老外一对一突击提高口语,回复邮件一般场合交流也能应对自如。现在我经常坐商务舱出行参加国际会议交流,非常符合我这个国际海运专家的定位,看上去人模狗样,俨然成功人士。

  我和王宁再次相见是十多年后。命运之手虽然不可触摸,偶尔还算仁慈,让人对生活心存感恩。在机场见到王宁的那一刻,我突然有点不敢相信现实。人海中,我们两两相望,她淡淡的浅笑,眼里是欢喜的神色,我微微点头,内心波澜涌动。我们慢慢靠近,轻轻拥抱,相互问好,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

  王宁在美国时,我们一次电话争吵后她销声遁形,失去联系。我曾经无数次找寻她的踪影,却没有一丝痕迹。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我,还是已忘了我,但我心底坚信一定会找到她。山重水复中柳暗花明,在我心力憔悴心灰意冷,以为要失去她的时候峰回路转,我辗转从她以前宿舍同学那里得到她的联系方式,她原来已经和家人回国了!

  在一个门户网站,她开有博客,网名是我呼唤她的英文昵称,那个夜晚,我读完她所有的文章,知道她的一些故事和经历。她的博客上有张照片,春意盎然的时节,在塞纳河左岸,不远处是巴黎圣母院,她身着绿色风衣,眼睛纯净明亮,嘴角浅浅含笑,这是和心灵完全融合在一起的那种感觉。照片旁边还有几行字:万水千山过的凝艳与明媚,繁华荒芜后的淡然与豁达。我的心被她的笑容刺痛,那是我早已熟悉却又久违的笑容。 

  王宁来我所在城市参加高校评审,她现在是一家名校管理学院的部门主任,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她和老公以海外归国高级人才被引进,工作顺心,生活安逸,家庭美满。来之前王宁告诉我,她老公知道我们的故事,她说约你见面只是为了怀念和告别我们的青春往事。

  好象这次是我们分别后第一次见面?吃过海鲜大餐,在奢华酒店的咖啡厅,王宁问我。很奇怪,我非常确定我们曾经在哪里见过面,可又捕捉不住具体时间,你告诉我是在哪里?王宁喝口咖啡,盯着我,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期待我的回答。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我哼了句邓丽君的歌曲,王宁噗哧笑起来,她用餐巾捂住嘴唇,眼睛有些发红。毕业后我们从没见过面,我只是在夜里无数次梦到你。相爱有默契的人会散发相同的引力,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些事情说起来不可思议,但确实是那么回事。真的吗?她眼里带着疑惑熠熠闪光,如同遥远的挂在天际的璀璨星辰。如果我们当年未曾牵手,这些年来四处飘泊,会不会早就消散在人群中彼此遗忘?王宁问我。你知道当你集中意念给你亲爱的人,时间久了,对方自然就能感应得到。真的么?她瞪大了眼睛。我默然不语,王宁低头喝咖啡,我看见她的眼泪滴落到咖啡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1-13 16:20:29
  50号作品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14 00:05:57
  从题目上看,事了兄和若啬的算姊妹篇:)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14 02:48:32
  @关粉儿 2018-01-14 00:05:57
  从题目上看,事了兄和若啬的算姊妹篇:)
  -----------------------------

  嘿,俺也跟著蹭熱點,將多年前的爛尾樓拿來改造了哈。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18-01-16 23:41:17  评论

    往事系列。看了前一个基本不相信爱情了,看了这个。。。。。歌曲穿插,时代感很强,头脑中有那些音乐的旋律,可以将人带到时光里。这篇比《微笑》张扬噢。
  • 关粉儿: 举报  2018-01-17 11:13:12  评论

    必然还有一篇的——“往事三部曲”:)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18-01-25 18:38:46
  好看:)
作者:最佳传球 时间:2018-01-26 10:37:14
  青春往事,爱与哀愁……

  你事了扶伊去,我看哭有谁怜?
  去TM的,我还是继续装我的麻木不仁好了!

  ————————————————————

  走在风雨中,我不曾回头,只想让自己习惯寂寞
  如果在梦中,没有你没有我,能不能够让自己不再难过
  爱并不会是一种罪过,恨也不会是一种解脱
  爱与哀愁,对我来说,像杯烈酒,美丽却难以承受
  点一根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醒来后依然是我……
  • 事了扶伊去: 举报  2018-01-28 17:55:32  评论

    嘿,愛與哀愁,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 這樣的天氣,適合 紅泥小火爐,青啤大龍蝦。。。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17:12:16
  鲜活的青春
  流畅,不事雕琢
  三和四节把主线王宁宕开,叫人更生期待
  整体来说哀而不伤,当然,有些伤:)

  想必生活中的事了兄是K歌之王,歌词满贯全篇:)
  身边的朋友死于海难,空难,如果是真实的,可真够受的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17:12:35
  @关粉儿 2018-01-14 00:05:57
  从题目上看,事了兄和若啬的算姊妹篇:)
  -----------------------------
  从内容上看也是:)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17:13:26
  好象这次是我们分别后第一次见面?吃过海鲜大餐,在奢华酒店的咖啡厅,王宁问我。很奇怪,我非常确定我们曾经在哪里见过面,可又捕捉不住具体时间,你告诉我是在哪里?王宁喝口咖啡,盯着我,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期待我的回答。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我哼了句邓丽君的歌曲,王宁噗哧笑起来,她用餐巾捂住嘴唇,眼睛有些发红。毕业后我们从没见过面,我只是在夜里无数次梦到你。相爱有默契的人会散发相同的引力,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些事情说起来不可思议,但确实是那么回事。真的吗?她眼里带着疑惑熠熠闪光,如同遥远的挂在天际的璀璨星辰。如果我们当年未曾牵手,这些年来四处飘泊,会不会早就消散在人群中彼此遗忘?王宁问我。你知道当你集中意念给你亲爱的人,时间久了,对方自然就能感应得到。真的么?她瞪大了眼睛。我默然不语,王宁低头喝咖啡,我看见她的眼泪滴落到咖啡里。
  --------------
  她必然比你难。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17:19:00
  几处可能的错误

  【不能想像 你在雨中借故掉的眼泪】
  注:想像=想象 我百度了一下歌词,歌词也是“相像”,奇怪。

  【她断断续续的向我叙说她所看到的场景。】
  注:的=地

  【他们原来一直在堆放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我轻轻的拂去上面的尘埃】
  注:第一个“在”去掉,倒数第二个 的=地

  【李白说拔剑四顾息茫然,我没有剑可拔】
  注:息=心

  【有个姐姐当仁不让的占了头把交椅】
  注:的=地

  【太阳暖暖的照着】
  注:的=地

  【那个下午,我忽然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注:的=地

  【身体不安的扭动】
  注:的=地

  【我们疯狂的亲吻】
  注:的=地

  【在灞桥,我想起李白的那首千古绝唱的忆秦娥:年年柳色,霸陵伤别】
  注:霸陵=灞陵

  【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祷告】
  注:的=地

  【失去顾然的张莉琪痛苦痛不欲生】
  注:“痛苦”去掉

  【更是周末座火车住宾馆和他幽会】
  注:座=坐

  【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
  注:的=得

  【好象这次是我们分别后第一次见面】
  注:好象=好像
楼主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1-28 17:47:33

  @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17:19:00

  几处可能的错误

  【不能想像 你在雨中借故掉的眼泪】
  注:想像=想象 我百度了一下歌词,歌词也是“相像”,奇怪。

  這個。容俺想想哈哈。。似乎“想像”比較適合?@肖毛 兄。

  【她断断续续的向我叙说她所看到的场景。】
  注:的=地
  嗯。第一個“的”當作“地”。

  【他们原来一直在堆放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我轻轻的拂去上面的尘埃】
  注:第一个“在”去掉,倒数第二个 的=地

  嗯。去掉第一個“在”,嘿,俺決定以後少用的地得,哈,此句改為“我輕輕拂去塵埃”,如何?

  【李白说拔剑四顾息茫然,我没有剑可拔】
  注:息=心

  是,拔劍四顧心茫然。

  【有个姐姐当仁不让的占了头把交椅】
  注:的=地

  【太阳暖暖的照着】
  注:的=地

  【那个下午,我忽然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
  注:的=地

  【身体不安的扭动】
  注:的=地

  【我们疯狂的亲吻】
  注:的=地

  【在灞桥,我想起李白的那首千古绝唱的忆秦娥:年年柳色,霸陵伤别】
  注:霸陵=灞陵

  【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祷告】
  注:的=地

  【失去顾然的张莉琪痛苦痛不欲生】
  注:“痛苦”去掉
  對,去掉痛苦,書話無法修改哈。
  【更是周末座火车住宾馆和他幽会】
  注:座=坐
  是,坐火車。

  【一个人哭的稀里哗啦】
  注:的=得

  【好象这次是我们分别后第一次见面】
  注:好象=好像

  對,這句該為“好像”。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這句歌詞應為"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汗顏不已,非常感謝关粉兄的認真糾錯,以後當引以為鑑,多自我檢查,謝謝。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08 20:14:35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